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一章 采花双盗遇淫女
“风吹马尾千万线,雨溅冠一朵花。”

 仲夏时分,天气酷热难忍,午后的一场大雨使不少人在欢呼之余,纷纷返屋拭雨及欣然交谈著。

 此地乃是湘西凤凰城,提起凤凰城三字.它比湘西的起尸还要有、名,因为,凤凰城以前有一个凤凰教。

 凤凰教主吴凤凰内外兼修,雄才大略,她不但创造凤凰教霸业,而且令凤凰城跟著闻名于全国各地。

 可是,在一百年前.吴凤凰神秘失踪半年后,凤凰教因为分崩离析而瓦解,不出三年,凤凰教也烟消云散了。

 如今的风且城已成为一座宁静的古城.凤凰山仍然似一只凤凰.山上之林木仍然翠绿人,可惜,没人前往观赏。

 因为,风凰山昔年乃是凤凰教盘踞之处,它的机关埋伏时隔百年,仍然伤了不少的游客哩!此外,黑白两道之人经常在夜晚近凤凰山搜寻吴凤凰神秘失踪之蛛丝马迹,因为这是百年来之最大奇事。

 其实,这些人志在寻找凤凰教主之财物,因为,凤凰教昔年以豪富及武功闻名,却无人发现该教的财物落民间呀!所以,大家趁夜寻找著。

 这些黑白两道人物为了避免百姓前来凑热闹,他们只要发现有百姓上山;立即扮鬼施展武功吓退百姓。

 所以,百姓及游客如今已经不敢上山啦!

 尤其入夜之后,即使悬赏或打赌,也没人敢上山哩!不过,唯独一人例外,他姓孔单名矩,他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他一直住在凤凰山半山木屋。

 他的任务是整理黄氏墓园。

 风凰城之人至少有八成姓黄,城中之大小店面更是黄姓之产业.其中之首富便是黄员外黄百河。

 孔矩所看管之黄氏墓园便是黄百河列祖列宗安眠之地,他的月薪五两银子,不过,却须自理三餐。

 五两银子是份高薪,可是.除了孔矩之外,没入敢来端这份饭碗.因为,大家皆被“鬼”吓坏啦!孔矩是黄百河的一名管事在十七年前陪黄百河游庭湖时所拾回,当时孔矩是名幼婴,单独浮沉于一条小舟上。

 黄百河当时一念慈悲,便携返庄中抚育。

 当时孔径的衣物皆是上等货,颈上更悬著一块“孔矩弥月”金锁片,显然他的出身不俗,却不知道遭何变故。

 孔矩眉清目秀,逢人便笑.颇获黄百河之喜爱,所以,黄百河指定娘好好地将他抚育长大。

 孔矩三岁那年,黄百河便让他陪三位子女识字。

 孔矩天资过人,过目不忘,而且常能举一反三,授课夫子喜获高足,经常私下地为他“恶补”不少常识。

 孔矩自知卑微及承恩过多.所以,他不但侍候黄百河之独子及二女,他更经常协助各种打杂工作。

 大年前.黄百河因为墓园常有鼠兽进去破坏,他便派人上山住守,可是,却没有一人敢上山哩!

 孔矩义不容辞地上山啦!他每天认真地巡视每座坟墓.而且仔细地整理著,竖年蠢清明上午,黄百河率族人上山扫墓.他瞧得大为欣赏。

 孔矩的月薪便在那时涨为每月五两银子。

 而且,黄百河还派人为他辟菜及园供他种菜及养,他的日子也过得更愉快及扎实啦!

 他每除了勤快工作之外,便是看书,这些年来,他的银子皆透过那位教书夫子为他买来各种书册。

 如今,他已有六百余册藏书啦!此时,外面又风又雨,他凭窗阅书不久,有感而发地对著风雨唱出“风吹马尾千万线.雨溅冠一朵花”

 突见窗外人影一闪,立听一句脆声道:“马仔来啦!”

 “啊!你…”那是一张陌生的年轻女子脸孔.事出突然,孔矩立即啊然起身。

 那女子却掀起纱窗道:“方便避雨否?”

 “门在右侧。”

 女子道句:“谢啦!”便放下纱窗。

 孔矩立即快步前去启门。

 他一开门,那女子便含笑门而立,她的一身绸缎衫裙经雨水一冲打,已经透得遮不住侗体青光。

 孔矩第一眼便看见那两座峰,他乍见那峰顶两粒花生米,他的心儿一阵剧跳,立即低头退向右后方。

 女子大方一笑.立即入内。

 女子向木屋内一瞥.立即道:“方便烤衣否?”

 孔矩道句:“方便!”立即去引燃灶内之柴块。

 不久.他立即低头返房。

 那女子大方地下衫裙,便站在灶前烘衣。

 她除了那套衫裙外,便未穿片缕,那雪白的侗体及玲珑曲线毕无遗,可是.她却毫无难为情。

 她边烘衣边瞧着整洁的炊具及厨房,她不由暗暗点头。

 她仔细的烘干衫裙,立即穿上。

 她又弯烘干秀发,便又卸下小蛮靴烘著。

 不久,她连脚也烘过,方始穿靴。

 她吁口气,立即道:“烘妥啦!我可以入房否?”

 “请!”

 她一入房.立即望向柜内之书册。

 她又望向整洁的寝具,便望着孔径道:“你一人在此地?”

 “是的!”

 “你叫何名字?”孔矩?”

 “格格!胡扯,你既然恐惧,为何与死人为伴?”

 “姑娘误会矣!在下承续一代至圣先师之姓,矩乃金巨也!”

 “孔矩!孔矩!矛盾的姓名!”

 “会吗?何意也!”

 “孔姓代表斯文,矩代表金巨又是俗奥之物也。”

 “非也!非也!金居五行之首,又有巨为伴,代表浩大也!吾中原文化原本浩大渊博也!”

 “格格!说得好,你的肚子有不少的墨水也!”

 “不敢!雨已歇,姑娘若无他事,请!”

 “我如此令你厌恶吗?”

 “非也!孤男寡女不宜久处一室也!”

 “你怕我会吃了你?”

 “非也!吾遵礼也!”

 “酸透啦!我不怕你非扎,你没信心否?”

 “不!在下担心雨势会再降,故建议姑娘及早下山也!”

 “你这张嘴真灵,又下雨啦!”

 孔矩向窗外一瞧,立即暗怔!

 那女子朝榻沿一坐,道:“你不想知道我的芳名吗?”

 “萍水相逢矣!”

 “我叫吴碧石。”

 “吾必死?这———”

 “格格!你想到那儿去啦!吴碧石乃口天吴,金碧辉煌之碧,宝石之石;并非吾必死啦!”

 “哈哈!你我之名字皆有意思哩!”

 他这一笑,她立即暗呼道:“够帅!似此种人品,为何独居坎区?莫非他是世外高人乎?”

 她立即含笑道:“你该多笑.真好看!”

 “你笑得更美。”

 “格格!真的吗?”

 “哈哈!真的啦!”

 两人立即又互视一笑!“喂!孔矩,你为何住此地”

 “我受雇在此整理坟墓。”

 “真的?”

 “我何必骗你呢?”

 “似你这种人品,怎么可能役呢?”

 “不!它非役,黄员外有心要孝顺列祖列宗.我身受员外浩恩,能够成全他的孝心,我颇为愉快!”

 “你打算一辈子在此?”

 “是呀!”

 “太埋没了,不行!”

 “谢谢姑娘之鼓励,人生在世何其短暂,但求心安理得,何需在乎贵,请姑娘勿再干扰在下。”

 吴碧石若有所思地点头道:“知足常乐矣!”.“正是!”“你没听过此山常闹鬼吗?”

 “听过,鬼乃人死后所化.我一生末得罪任何人.更未做过亏心事,即使鬼找上门,我亦会以礼相待。”

 “鬼若伤害你呢?”

 “不会啦!我已在此住了将近二年.却未见上鬼哩!”

 “你谙武吗?”

 “什么意思?”

 “你会不会轻功?它便是飞檐走壁之功夫?”

 “我懂,那是书中所说之炼气修武人士吧?”

 “正是!你练过吗?”

 “没有!”

 “为何不练?怕?不会?”

 “不!我不想练,因为,不论靠练它强身健体或成仙,皆违乎自然原则.绝不会有好下场。”

 “晤!谁如此说的?你自己目睹啦?”

 “不!我个人之研判而已!”

 “好!我好好的和你研究一下.雨已歇,走!”

 说著.她已先行起步。

 只见她顺手在厨房壁上取下柴刀,便向外行去。

 不久,孔矩跟著她停在墓园外的一株枯树旁.立见她含笑道:“你皆以枯树及枯枝为柴吧?”

 “是的!我宁可买柴,也不砍伐一株树。”

 “天地一体.人木同生,你很慈悲,请问.你如何化此树为柴?”

 “先以锯锯倒,再锯块,最后以斧劈。”

 “约需半天吧?”

 “半天又一个时辰!”

 “你若练武,只须仗此刀.便可以迅速完工。”

 说著,她蹲在树头旁,便灌注功力于柴刀。

 她一挥刀,只听“卡!”一声,柴刀已削过树头。

 她一站起来.便侧弯由下往上的挥刀连砍.一阵卡卡连响之后,枯树化为一段段的纷落地面。

 只见她熟练地挥刀疾砍.她不但砍主干.而且砍叉枝,没多久,那株枯树已成为一段段啦!只见她朝地面一蹲及顺势扳立一块柴,接著,她“咻…”的疾速挥刀由上向下砍,然后,她轻轻一推那块柴。

 立见那块脸盆圆之柴块已成为三十二块手臂之柴,孔矩不由自主地叫道:“等一下!”

 “有何指教?”

 “你如何办到的?”

 “我练过武。”

 “真的只有此种原因吗?”

 “真的!想练了吧?”

 “会不会有害处?”

 “不会,它可以使你力气加大,身体强健,轻易砍柴.此外,凡需用力使劲之处,它皆可协助你…

 “既然如此好,历代以来,为何重文轻武?”

 “很简单。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练武是一件长期的工作,尤其开始练之时更是不大好受。

 有钱人或皇帝肯练吗?他们当然没有这个耐心及不愿吃这种苦,因为,他们忙著醇酒美人享乐人生呀!他们如此做,必然要别人认同,所以,他们重文轻武,他们甚至丑化武者为贪婪,残暴之

 你不妨留意一下,多少案子是由武者所犯?练武的人是不是真的很坏?他们的为人处事如何?”’说者,她吁口气.便又继续劈柴。

 孔矩却专心地回想她的方才之话。

 他一向好奇,如今乍听到这种迥异传统的论调,他立即根据自己的学识及周遭事物进行鉴定。

 不到半个时辰,他尚未理出思绪.吴碧石已经劈妥所有的柴块,立见她含笑起身道:

 “怎样!”

 “你——…你的裙沾了土浆啦!”

 “格格!小事一件,我对你的想法较感兴趣,想练武了吗?”

 “不!我尚未下定决心,而且也缺明师呀!”

 “我可以授你劈柴功,的!”

 说著,她已忍不住先行一笑。

 “谢谢!我先考虑一番吧!”

 “也好!我明天才听消息。”

 站顺手将柴刀抛钉于一块柴上,便含笑起步。

 他目送她离去之后,不敢相信地摸柴堆道:“哇!貌美娇的她居然会如此罩,真行!”

 他立即返柴房取箩前来装走柴块。

 黄昏时分,他热妥饭菜,又煎个蛋,立即取用著。

 膳后,他洗净餐具,便在房内徘徊著。

 他一再的思付吴碧石之每句话,她劈柴之动作更迅速闪现他的脑海,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口道:“我要练武!”

 “很好,吾授你!”

 此句话突然出自窗外,而且低沉展耳.孔矩不由一怔!

 纱窗一扬,一颗发脑瓜子已经出现.那张老脸有一双眯眯鼠目,中央是一块红通通的鼻头。

 咧笑的海口内呈现二排大黄牙,不由令孔矩皱眉。

 “呵呵!小伙子.快拜师吧!”

 “唰!”一声.纱窗一开.一位矮胖老者已经掠入。

 他朝椅上一坐,立即张腿道:“拜师吧!”

 孔矩一见他那件黑得发出油光的污衣,颇想赶他出去,可是他一向敬老尊贤.所以,他忍了下来。

 他立即作揖道:“参见你老!”

 “呵呵!好礼数,不过,拜师者三跪九叩也!”

 “抱歉!在下并非拜你老为师!”

 “晤!你拜何人为师?”

 “你老必不认识她,多言何益!”

 “不!老朽自称“长耳公”罕有不识之人也!”

 说著.他拨开发,果然现出一对长耳朵。

 “异相!你老果真是有福之人!”

 “呵呵!小伙子,你谙相术呀!”

 “不敢!在下曾阅过三册相人术,小有心得而已!”

 “呵呵!别把话题扯远,令师何人?”

 “吴碧石,她是一位姑娘!”

 “是她!不行,小伙子,你绝不能拜她为师。”

 “为什么?”

 “她—唉!总之.你不能拜她为师啦!”

 “你老何不详述,让在下心服口服也!”

 “好!老夫问你.你拜明师或贼师?”

 “赋师?她是贼吗?”

 “不!她并不是贼.不过,她对你有害!”

 “可否列举事实?”

 “老夫一向不喜欢背后论别人是非,更不会为了收你为徒而批评她,这样吧!你别拜她为师,也别拜老夫为师,如何?”、“你老果真磊落.不过.在下仍难信服。”

 “伤脑筋,这样吧!小伙子.你先观察一阵子.如何?”

 “行!”

 “小伙子,千万别和她上呀!懂吗?”

 “不会啦!在下守礼甚严呀!”

 “还有!夜晚千万别外出,即使听见什么,也别外出。”

 “在下一向夜不出门。”

 “很好!熄烛歇息啦!”

 立见他一挥右手,烛火立灭。

 他一耸肩,便出窗外。

 孔矩在星月下乍见他飞出去,不由一怔!纱窗一关,窗外已经寂静。

 孔矩吁口气,便行向桌旁。

 立嗅一阵油臭味,他一嗅味道来自椅上.立即取巾拭椅。

 良久之后,他方始入厨房沐浴净身。

 一切就绪之后,他一上榻,便想着长耳公及吴碧石。

 戌初时分,他一翻身,便闭目眠。

 此时的吴碧石已经在凤凰客栈一间上房内酣睡,突见纸窗被一只手指戳破,手指一逝,一只小钩已经戮入。

 小钩挑旋不久,窗栓已经被挑开。

 纸窗缓缓的被推开,便见两张脸迫不及待地探入及张望向榻上酣睡的那张死人脸孔哩!右侧之人拉开身旁之人.道:“看什么看?干活啦!”

 二人先后入内,立即敛步前往榻前。

 他们一近榻前.立即同时下手。

 右侧之人取巾捂住吴碧石之嘴,同时侧身顶住她的双肩,左侧之人迅速绑住她的双脚,便取出布袋。

 不久.两人已经欣然抬走布袋。

 没多久,他们一进入荒宅,立即拉出她。

 左侧之人按上左道:“老大,大xx子,够劲!”

 “妈的!抢什么嘛!”

 “老大.你先玩.我先过瘾嘛!”

 “好啦!”

 二人立即迅速地将她剥光。

 “老大.这马仔如此多,必然够劲哩!"“不错,我先来!"说著.他已经匆匆衣。

 不久.他已经霸王硬上弓地玩著。

 另外一人则摸.忙得不亦乐乎。

 没多久.那名老大已经哆嗦趴在侗体上.另外一人早巳剥去衣物,立即道:“老大,赏给小弟,拜托!”

 “好啦!催什么催?”

 说著.他已起身靠坐在一旁。

 另外一人一上马.便横冲直撞著。

 那老大闭目回味不久,突然叫道:“不对,她莫非死啦?否则,她为何一动也不动.而且也没有叫半句呢?”

 “不会吧?身子没冷呀!"“叭叭!”二声.二人的右额立即红肿。

 吴碧石一起身,便上前踢上二人的右胁道:“妈的!你们这二也配采花呀!干!玩死你们。”

 立见她制住二人之哑,便按上他们的“促

 不久.她跨在老大身上畅玩著。

 只见她旋如飞,双掌飞快按著他的腹大,没多久,她在歪歪之中勾走一条小命啦!、、她微微一笑,立即跨上另外一人。

 不久.她又把那人玩死啦!

 她冷冷一哼!便穿上衫裙离去。

 不久,她一返客栈,便锁窗上榻运功著。

 这一夜,她在入定中打发啦!天一亮,她吩咐小二送来热水,使欣然净身。

 不久,她用过膳,便<龙在天>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