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三章 洞房风光多旖旎
晌午时分.孔钜及吴云、吴虹在黄员外夫妇及吴氏主持下顺利地定亲,府中之下人们纷纷上前行札。

 孔钜脸红的连连答谢著。

 不久,众人依序入席.黄员外含笑道:“岁月催人老,昔年庭幼婴今已经定亲,大家为此项大喜干杯吧!”

 “干杯!”

 众人便欣然干杯。

 孔钜率二女向黄员外一下跪,孔钜含泪道:“员外先养小的.再育小的,如今又主持小的终身大礼,永铭肺腑。”

 说著,他立即恭敬叩头。

 黄员外含笑扶起孔钜道:“阿钜,委屈你窝在山上啦!”

 “理该报答员外浩恩。”

 “很好!吾就以墓国右侧那二顷地赠你吧!”

 “啊!小的承受不起呀!”

 “哈哈!这是你忠心勤快之回报,管事。”

 管事立即欣然递来一个大红包。

 黄员外含笑道:“此乃地状,收下吧!”

 “是!叩谢员外!”

 “哈哈!免礼.坐!”

 “谢谢员外!”

 众人立即欣然用膳。

 膳后,孔钜三人便在众人祝福下离去.黄员外之信手拆开吴云之礼盒,她不由啊了一声。

 因为,盒中铺著红绒布,布上摆著两颗拳头大小的明珠.以她的眼光,她立即知道它们不是凡物。

 黄员外上前一瞧.不由一怔!

 “老爷,这份礼太重了吧?”

 “的确,吾瞧瞧!”

 此二珠乃是吴云取自凤凰教之遇宝,吴云为了报答黄员外养育孔钜而送此重礼,立即震住他们。

 以黄员外的眼光也只知道此二珠远逾平常的明珠,他并不识得它们的来历.他们不由对吴云刮目相看。

 孔钜一返家,立即专心练掌,吴虹瞧了一阵子之后,吴云陪她一出来,她立即道:“姐姐,这是何招式?”

 “盖世掌招,是我无意中自路边摊所购哩!”

 “姐姐练成否?”

 “尚未.我仅悟出九招,尚余三招哩!”

 “阿钜练多少招啦?”

 “一招!”

 “什么?第一招便如此非凡呀?”

 “正是!此招一练成,便足以自保。”

 “约需练多久呢?”

 “以阿钜的功力及努力.约需三年。”

 “快的!”

 “不错!咱们得让他专心练掌。”

 “小妹会听姐姐的安排。”

 “很好,首先,你带一瓶灵药回去服用,我希望你育个壮宝宝。”

 吴虹立即脸红地点头。

 “妹,你修练剑招吧?”

 “是的!”

 “好好练吧!三年后,咱们陪阿钜为你娘家复仇。”

 “谢谢姐姐!”

 “客气矣!我另备一瓶灵药供娘服用,你顾便携走吧!”

 “谢谢!”

 不久.吴虹已经欣然携走二瓶药。

 吴云立即又入厅指点孔钜练掌。

 黄昏时分,她潜入地,便以盆端回一株老参。

 她吩咐孔钜吃完成参及返房运功,她便开始炊膳,半个时辰之后,她唤醒孔钜,二人便欣然用膳。

 孔钜收过老参.便夜练功著。

 不知不觉之中,一年已逝,接著,元宵控节已到,这天中午,孔钜和二女便在黄员外夫妇及吴氏主持下完成拜堂大典。

 黄员外请来城内之名绅及县令,共同为三位新人祝福著。

 酒过三巡,只见县太爷道:“昨夜有位无名氏送二万两现银至本官的公堂,留书指明购米济助本城贫民哩!”

 黄员外唔道:“难得哩!”

 “是的!本官一大早便办完这件事,今午又来喝喜酒,真令人喜悦。”

 “恭贺大人行善矣I”

 “不敢当.阿钜,你可否据实答一句话?”

 “请大人明示?”

 “山上有鬼否?”

 “小的未曾遇上哩!”

 “此项传闻已传十余年.真是糟蹋风凰山之胜景也!”

 黄员外含笑道:“宁可信其有,毕竟已有上千人吃过亏哩!”

 “嗯!看来阿钜是有福之人哩!”

 “当然!否则,他怎能享齐人之福呢?”

 众人立即哄堂大笑。

 孔钜三人便脸红地向众人敬酒。

 这一餐足足耗了一个多时辰,方始散席,孔钜三人送完贺客,又向黄员外夫妇行过礼,方始联袂上山。

 他们一返家,便见长耳公含笑坐在厅中,桌上更是摆著一桌佳肴美酒.孔钜立即道:

 “久远啦!”

 “呵呵!赶很早不如赶得巧,老夫方才欣闻你今‘做大人’,特定了这桌十两佳席.坐呀!”

 吴云递出一锭银子道:“岂有客人出钱之道理。”

 “呵呵!有理.小费十五两,谢啦!”

 “请!”

 四人一入座.吴云立即含笑道:“阿钜,你以前每天所服之灵药都是常公所赠,先谢谢他吧!”

 “常公,谢啦!”

 “呵呵!干!”

 四人立即欣然干杯。

 长耳公挟菜道:“你们方才一定没有吃,来呀!”

 四人立即欣然用膳。

 良久之后.长耳公望着吴虹问道:“吴添胜与你有何渊源?”

 “他老人家乃是先祖。”

 “唔!听说府上毁于酒魔,是吗?”

 “是的!家母挨了一记摧心掌,险些没命。”

 “酒魔的确够猖狂,他目前正在徐州招兵买马.各派皆在注意他的发展.你们暂时别去复仇。”

 “是!”老夫和令祖因较技而结友,可叹的是老夫无力助你们矣!”

 “铭谢常老!”

 “慢慢来,自古以来,不胜正,酒魔迟早必道恶报…

 “是!”“阿钜,你好似有奇遇哩!”

 “是的!全仗姐姐安排!”

 “呵呵!你真有福气,很好!”吴云举杯道:“敬您老!”

 “叼阿!好:恭喜你呀!”

 二人立即欣然干杯。

 长耳公又道:“目前大家已经对凤凰遗宝暂时失去兴越,听说,莫干神剑在昆仑山出土,大家全赶去送死啦!”

 吴云道:“莫干将又出土啦!”

 “是的!近半年来,昆仑山顶每逢朔望便紫气冲天.大家研判是莫剑将出土,人人皆夺它哩!”

 “天下不得安宁矣!”

 “是呀!这一、二十年来,大家为了寻找凤凰遗宝已经失和,如今为了争夺莫干神剑,势必大动干戈哩!”

 “在劫难逃,随他们去巴!”

 “是呀!咱们喝咱们的酒吧!干!”

 四人又欣然举杯。

 长耳公一直喝到天黑.方始哼歌离去。

 吴云三人换上便服.二女立即收拾餐具。

 孔钜入房运功一阵子.立即开始练掌。

 吴云和吴虹低语一阵子,便由吴云入内道:“阿钜,歇息吧!”

 孔钜立即欣然入内沐浴。

 浴后,他一返房,便见吴云门而立,他刚一笑,她已经搂住他而且送上香吻,他立即一阵亢奋。

 她又吻又摸,不久,他已经火气旺盛啦!

 二人匆匆宽衣,立即上战场。

 初出茅庐的他似菜鸟般由她引导入“人生大道”然后在她的导下亢奋地骋驰动著。

 人的响曲立即打破夜之寂静。

 他的勇猛带给她前所未有的舒畅,那立即欣然合著.邻房的吴虹奉命担任后援,此时己听得漾。

 一个时辰之后,她已经难熬的在房内徘徊著。

 她不时自抚双啦!

 她不时夹紧腿啦!

 吴云乐得香汗淋漓,又过了一阵子之后,她方始道:“虹妹在邻房,去吧!”

 他道句好.立即匆匆离去。

 吴虹早己换袍等候,方才一听话声,立即上榻备战,孔钜正在兴头上,立即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闯入区。

 “啊…阿钜!”

 吴云立即道:“阿钜,轻些,慢些!”

 “阿虹,对不起!”

 他立即小心冀翼地前进著。

 良久之后,吴虹已能适应,立即欣然出征。

 孔钜憋了良久,立即欣然冲刺!

 房中又是炮声隆隆啦!

 吴云立即放心的沐浴净身啦1

 子初时分.吴虹呻连连的哆嗦著。

 孔钜却罢不能地冲刺著。

 吴云立即道:“阿钜,意,懂吗?”

 没多久,孔钜的甘泉已经送给吴虹啦!

 吴虹搐良久,方始闭目养神。

 孔钜一见榻的血迹及汗水,不由心生不忍。

 “阿虹,对不起!”

 “无妨,我先歇息啦!”

 说著,她一翻身,立即入眠。

 孔钜却亢奋净过身,久久仍然无法入眠啦!

 时光飞逝,十月十五一大早,各地百姓正在祭拜水官大帝之时,吴虹在一阵努力之后,一举生下两个儿子。

 为她接生的吴氏乐得不由全身发抖道:“二丁!二子呀!”

 房外的孔钜立即兴奋地奔入房中。

 吴氏含笑道:“你先出去,云儿来帮忙吧!”

 孔钜只好退出房外啦!

 吴云立即入房为二婴沐浴著。

 吴氏为爱女洗清秽血,便喂她服药。

 不久,吴云含笑招入孔钜,他立即欣然入内抱子。

 他在笑哈哈的左顾右盼双子。

 吴氏含笑道:“虹儿恐怕无法照顾二子哩!”

 吴云含笑道:“娘来帮忙吧!别为店里忙碌吧!”

 孔钜道:“是呀!娘来帮忙,此地颇多空屋呀!”

 “好吧!”

 四人立即大喜!

 吴云立即宰配十全大补炖著啦!

 山上添了二婴,立即更加热闹啦!

 午后时分.黄员外夫妇送礼及亲自前来道贺啦!

 他们来回抱著可爱的双婴久久不想离去哩!

 黄昏时分.他们方始欣然离去。

 吴云低声道:“娘可否帮忙?”

 “好呀。什么事?”

 “今夜子时.娘帮忙搬些黄金入县衙吧!”

 “啊!今年元宵之无名氏就是你呀?”

 “不!是我们三人!”

 “伟大,佩服!”

 “总得庆贺阿钜添二子呀!”

 “是呀!今夜出发吗?”

 “是的!我已备妥黄金,咱们来回挑几趟吧!”

 “好!好!”不久,吴虹在吴氏指点下,左右开弓的哺育双子啦!

 半个时辰之后,四人使在吴虹榻前欣然用膳。

 膳后,孔钜又去练掌,三女则欣赏著双婴。

 子初时分,吴氏和吴云各挑著黄金迅速掠去,不出半个时辰,县衙内已多了二万两黄金及一封信。

 翌一大早,此事立即轰动全城。

 贫民们扶老携幼的赴县衙领黄金啦!

 孔钜有子万事足,他立即以继夜地练掌。

 岁暮时分,震撼天下黑白两道的莫干神剑果真在子初时分破土冲天飞起,各种捕具立即出动。

 剑虹如丈的无坚不摧.迅即朝西方飞去。

 西方乃是浩瀚大草原,数十万人拚命追去啦!

 神剑在天空疾飞一夜,便够世人掠行三天三夜,它似在逗他们般每隔几天,便在夜晚飞翔天空。

 全天下的江湖人物如痴如醉地追著啦!

 所有的人皆抛下正事专心追剑啦!

 三月初暖花开午后时分,吴氏入城购物,吴云一邀,孔钜立即宽衣和她在榻上行乐著。

 如今的孔钜已被调教成为“上高手”两人便在上畅玩各种花招.邻房的吴虹亦漾的备战著。

 一个多时辰之后,吴云足地道:“虹妹,来!”

 吴虹立即披袍羞赧入内。

 吴云一披袍,便入吴虹房中沐浴。

 不久.她愉快地照顾酣睡的双婴,他们只是五个月,却壮得似八九个月.因为.吴虹天天进补呀!

 她的双经过哺儿.更加丰,此时在摇晃中滴连连,她却亢旧的玩乐.根本无暇兼顾它们。

 半个时辰之后,吴氏在吴虹呻中返回,她乍听炮声及呻声,她识趣的放下物品,便去巡祖坟墓。

 良久之后,孔钜方始欣然致赠“纪念品”

 吴虹却舒畅地搐呻不已哩!

 时光飞逝,一晃十月十五在二童学步及牙牙学语之中来临,一大早,县衙内便又出现二万两黄金及一封信。

 贫民们便在轰动中欣然前往领取黄金。

 一千八百余户贫民经过这三次济助之后,家家户户大为改善生活,人人早晚祈拜神明保佑这位无名氏大善人啦!

 响午时分,黄员外夫妇欣然备礼前来祝贺啦!

 二童乖巧的依孔钜之吩咐向黄员外一叩谢,二人不由大乐。

 他们聊了良久,便留在山上用膳。

 膳后,他们又聊了良久.方始欣然离去。

 孔钜正在修练第八招,立即专心练习著。

 深夜时分,吴云入地取来二株老参,便吩咐孔钜服食运功,没多久,孔钜已经欣然入定。

 吴云忖道:“阿钜的进度提前三个月之久,明年此时,我便可以陪他出去历练,届时就先拿酒魔开刀吧!”

 她立即又入地清点珍宝。

 她在这些时之中,已经陆续在武汉及襄出售二箱的珍宝,她已经在该二城买下难以估算的良田啦!

 她以“吴矩”名义买田,另在二城之十二家银庄各存下十万两黄金.同时吩咐佃农租金存入银庄中。

 不久.她已连夜挑走二十六种珍宝啦!

 此事只有吴氏在无意中发现,她便单独放在心中。这一夜,吴云一离去.吴氏按捺不住地潜入地

 不出半个时辰,她由风凰教主的留字恍然大悟啦!

 她恭敬地在墓前跪拜之后,立即翻阅诸箱。

 不久.她已经瞧见那些秘笈,她小心的瞧过三册剑招之后,她忍住内心的亢奋.便带它们返房抄录著。

 翌晚上,她悄悄放回秘笈,便专心研究著。

 日子平静的消逝,翌年元月九午时时分,吴虹又顺利的分娩两子,吴氏兴奋的报喜之后,便和吴云为婴沫浴。

 不久.孔钜率二于入内瞧双婴及吴虹啦!

 整个山上又是喜气洋详啦!

 当天晚上,吴氏又和吴云送二万两黄金入县衙及留言离去。

 天一亮.贫民又奔相走告地赴衙领黄金啦!

 黄员外获讯之后,他正在欣喜,只听黄夫人道:“老爷,你有否发现一件凑巧之事,只要阿钜有喜事.无名氏便济贫哩!”

 “夫人认为是他们在行善?”

 “嗯!老爷认为呢?”

 “对呀!前后四次皆太凑巧了吧?”

 而且,我吩咐管事查过,咱们的银庄每隔一阵子,便有陌生人持官方银票在黄昏来兑换走黄金.它们又集中出现在县衙哩!”

 “晤!那陌生人是同一人吗?”

 “相貌不同,身材却差不多!”

 “吩咐下人下回多注意些!”

 “对!”

 他们津津有味的讨论著。

 有恒为成功之本,经过他们注意半年之后,他们终于认出是吴云在兑换黄金,而且每次皆在夜晚送上山。

 他们便暗暗放任心上。

 中秋时节,吴云又赴武汉、襄售完三十二种珍宝。然后改赴武昌购妥良田及在八家银庄各存入八十万两黄金。

 她费了二天时间,方始安排三千余名佃农存租金入八家银庄。

 她顺途绕到徐州许家堡,她监视三天之后,确定堡中只有一些小角色任防守.她明白酒魔己带人去追莫干神剑啦!

 她便纵火离去。

 北风正疾.火势一发不可收拾,不出半个时辰,酒魔的老巢已被烧光.吴云却已在四十余里外啦!

 此时,酒魔正在二、三十万人群之前方疾掠著.因为,莫干神剑在点苍山上空再度出现啦!

 它便在昆明一带飞翔著。

 它已经由早期的高空飞翔变为低空飞翔,可是,它的速度疾逾闪电.所以,众人仍然捉不到它。

 累的是众人经过这种长期的,劳心劳力地追逐之后,每人的体力不但大量消耗,肝火也特别的旺盛。

 所以,只要莫干神剑消失数天,便会有人火大的互拼啦!

 互拼双方之师门及亲友逐加大的打斗,所以,如今的武林每天皆有人在火并,每天至少有百余人哩!

 重节上午,吴云含笑返家,吴氏便含笑接她。

 她入内卸下面具及换上衫裙.二童已经边叫“大娘!”边行礼.乐得她左右开弓的抱著他们亲吻著。

 两包糖果更是立即送入他们的手中。

 不久,她又去见过正在学步的另外二童及又大腹便便的吴虹.她立即低声道:“娘,绝了虹妹的生育吧!”

 “她就是舍不得,她嫌阿钜单传,希望多生些儿子哩!”

 “我看她这胎又是双子,她该歇息了。””我再和她谈谈!”

 “我会告诉阿钜。”

 “对了,你也该有喜讯了吧?”

 “我遍寻良医,今生注定是无后嗣。”

 “叫虹儿过继二子给你吧!”

 “不必,反正大家皆往在一起嘛!”

 “你真豁达,对了!你在忙些什么?”

 “出售珍宝.另购田地收租金,这是长远之计!”

 “你真贤慧。”

 “娘.你是否入过地室,我留下的暗记曾被人破坏哩!”

 “不错!我只抄三册剑招.无妨吧?”

 “无妨,那是全天下在寻找之凤凰遗宝,外不得!”

 “我知道,我也未告诉虹儿哩!”

 “对!大家小心些!”

 “你今后有何计划?”

 “我此次烧了酒魔的老巢,他一定会大怒,俟阿钜练成盖世掌招之后,我俩陪他去宰掉酒魔吧!”

 “好!这是我唯一的心愿矣!”

 “阿钜已经承受凤凰教主的功力,他的修为随时可以贯通生死玄关,他明年一定可以宰掉酒魔。

 他的唯一缺点便是缺少实战经验,所以,咱三人得研究联合替他喂招之道.俾弥补他的缺失。”

 “有理,我的剑招颇有进展,咱们一起配合吧!”

 二人立即返房研究著。

 午时时分,她们四人正在用膳,山顶倏地闪现耀眼的光辉,立见莫干神剑在山上疾飞三匝。

 “咻!”一声,它已探得贮蓄老参等灵物之凹池气息,只见它由山顶疾入土中,立即疾穿而下。

 不久.它已入凹池内,立见它平贴于池中之水晶棺中。

 这些浸泡百年之至宝,立即使它陶醉啦!

 它一动也不动地泡著。

 它的每分每丝细己润泡得茫酥酥啦!

 它整个的陶醉啦!

 此时,二十余万名江湖人物尚在一百余里外哩!各派掌门人及黑道之“大哥大”们只知它飞去的方向,却不知它在何处?

 他们更不知道它是由向山顶入地下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一追入凤凰城,立即探听落。

 城民们皆在重午时祭拜或用膳;根本没人发现莫干神剑,何况他们惧怕这些陌生人,便纷纷躲入屋中。

 不久.便有人饥渴的先行用膳啦!

 城内的酒楼及客栈立即爆啦!

 不少人却在城内外及凤凰山寻找著。

 吴云诸女一被惊动,立即通知孔钜停止练掌。

 她们便在屋内陪著孩子及聚著。

 黄氏墓园替他们挡掉所有的江湖人物,那些人不甘心地顺便在山上寻找风凰教的遗宝,不出半个时辰,遍山皆是人啦!

 不出半个时辰,便有十余人因为言语冲突又勾起前仇,他们分成两派一砍杀,他们的亲友立即拔刀相助。

 不出半个时辰,便有三万余人在山上拚斗,死伤之人亦迅速增加.黄氏墓园内更由山上滚入三百余具尸体。

 吴氏制止四童,她们便默守于屋中。

 黄昏时分,酒魔等三十余名大哥大们率同各派掌门人赶来,他们一阵叱喝之后,拚斗方始逐渐地结束。

 接下去,双方之人便自行疗伤及挟走尸体。

 立见二百余人掠入墓园挟走所有的尸体。

 孔钜早已由吴氏的指点瞧见酒魔,他只牢记对方的长相,并不吭半句。

 深夜时分,山上重归寂静,吴云低声道:“他们为了争夺莫干神剑而天天在火并,听说迄今已死了九万余人。”

 “近内,他们可能会在这附近,所以,阿钜,你就住进地练掌,上面就由我们三人招呼吧!”

 “好!”不久,他们全力炊膳,便迅速用膳。

 膳后,吴云道:“阿钜,你入内之后,先吃一株老参再运功吧!”

 孔钜立即欣然入内。

 不久,他一入内,便见池内亮晶晶的,他上前一见到水晶棺内之宝剑,他怔了一下,立即掉头离去。

 不久,他带著吴氏及吴云来到池旁,吴氏口气道:“宝剑择主,阿钜,它该是你的啦!”

 “我…真的吗?”

 吴云点头道:“不错!它是你的啦!阿钜,你听著!”

 她立即吩耳低语著。

 不久,孔钜以指尖掐破左手食中二指指尖.只见他蹲在水晶棺旁,立即并妥双指疾戳上剑叶。

 鲜血乍沾剑叶.莫干神剑立即一震。

 孔钜一使劲,两股鲜血便疾而出,只见他来回的在剑叶上下搽抹一遍,它立即乖驯的不动啦!

 吴氏喜道:“阿钜,快抓剑柄。”

 孔钜一捉剑柄,立即起身。

 吴云哇了一声道:“太完美啦!阿钜,再抹一次血。”

 孔钜立即将血搽过剑叶之两侧。

 “阿钜,放下,它若不动,便是你的啦!”

 孔钜一置剑.它果真一动也不动。

 “天呀!太好啦!”

 吴氏喜道:“云儿,可否让阿钜练剑。”

 吴云点头道:“可以,我原本打算先宰酒魔,再让阿钜练剑,不过,我不赞成让阿钜在目前使用神剑,以免成为公敌。”

 “有理!”

 吴云道:“阿钜,先让神剑在此,我会在山下找剑鞘来配它,你忙吧!”

 孔钜拾起一株老参,立即坐下服用著。

 不久,二女见他入定,方始欣然离去。

 孔钜运功一个多时辰.立即起身练掌。

 他已经练全盖世掌法,此时刚进补.立即欣然练著。

 他练了一个多时辰之后,更入佳境的忙碌著。

 破晓时分,孔钜的四周已经漾出密集的力道,地上的莫干神剑倏地向上起,立见它疾向孔钜。

 耀眼光芒乍,孔钜不由吓了一大跳。

 他一偏头,森寒的剑气便贴颊而过。

 他刚吓出冷汗,它又掉头来。

 “干!神经病,什么鸟剑嘛!”

 他一旋掌,立即拍去。

 神剑被劈得向左一偏,便疾而去。

 可是,他刚过孔钜右侧一尺余外,倏见剑柄向外一移,剑尖已经疾向孔钜的后脑,他急忙立掌如刀的斜切而去。

 潜劲一冒,神剑便向后退去。

 不过,它立即更迅速地来。

 一人一剑便纠不清的转动著。

 设多久,吴云送饭菜人内,乍见此景,不由一怔1“姐组.快帮忙!”

 “怎么同事?”

 “我也不知道,我整夜练掌,它却没有动、方才却突然来.我如何的赶也赶不走它哩!怎么办,”

 “别慌.我瞧瞧!”

 “姐姐,我怕震断它或震塌内哩!”

 “你别太使劲,你尽量闪躲吧!”

 “好!”一人一剑又追斗良久,吴云恍然大悟道:“阿钜,你流汗了吧?”

 “是呀!”

 “你的汗味扯动剑上的血味,它已溶入你的味道啦!”

 “真的呀!我该怎么办?”

 “简单,你设法握剑柄再轻抚剑身即可。”

 “真的呀?”

 他反身踏步,立即握住剑柄。

 他伸手一摸剑叶.它果真不再颤动啦!

 “哇!姐姐,真灵哩!”

 “格格!它喜欢你啦!”

 “真的呀?它险些要我的命哩!”

 “它在逗你玩啦!泡它入池吧!”

 孔钜立即将剑泡入池中。

 吴云递来巾道:“其实,有它陪你玩,你较易进步哩!”

 “有理.不过,它又快又寒,可怕哩!”

 “这样才会有进步呀!”

 “有理!我该如何再和它玩呢?”

 “简单,你先抚剑再向外一抛,即可也。”

 “真的呀?姐姐懂得不少哩!”

 “不错,我走过不少地方,看过太多的事啦!”

 “果真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别哄姐姐啦!用膳吧!”

 二人席地而坐,立即用膳。

 膳后.吴云道:“阿钜,阿虹将在年底分娩,她可能又会生二子,我不忍心她再生下去,你意下如何?”

 “我也不忍心,有解决之法吗?”

 “有!娘会施术除去她的生育能力。”

 “太好啦!今后由她先,你殿后,你便可以生子啦!”

 “不!我自幼负伤,已无法生子。”

 “啊!治不了吗?”

 “是的!我已看开,咱们只须在一起,六个孩子也是我的孩子呀!”

 “对!他们一直认你为大娘哩!”

 “是呀!所以,你别担心。”

 “好!那些人走了吗?”

 “他们尚在山上找哩!”

 “真无聊呀!这把剑有何了不起呢?”

 “格格!你其是人在福中不知福,有它相助,可以削断对手的兵器及妨碍他的招式,所以,大家拚命抢它哩!”

 “可是,大家尚未看到它,何必拼呢?”

 “他们以前有过节,如今一起结账呀!”

 “有理,他们会拼多久?”

 “不一定,由他们去吧!你好好练吧!”

 说著,她已收走餐具。

 孔钜入池取出莫干神剑边走边摸道:“好兄弟,我可以陪你玩.你可别戳,否则,我一火大,便要将你劈断。”

 不久,他将它抛出,便蓄势以待。

 果见它立即掉头来。

 他叫句:“好兄弟!”立即挥掌闪身。

 一人一剑便在内玩著。

 晌午时分,吴云携食物进来,她一见状,立即含笑道:“阿钜,猛攻它几招,好好的下马威。”

 “行!”

 他一使劲.盖世掌招立即猛攻不己!

 他攻出六招,莫干神剑便被劈得团团转啦!

 他探手接住剑柄,便摸剑道:“服了吧?”

 “格格!让它洗个吧!”

 孔钜便抛入池。

 “阿钜,你进步不少哩!”

 “不错!顺手多了,那些人又拼了吗?”

 “半个时辰前又有四千余人在山上拼哩!目前正在扩大之中.别理他们,狗咬狗,一嘴,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也好!”二人便欣然用膳。

 “阿钜.我在上午研究过剑招,你可以施展乾坤九剑,这是教主的绝招,你就好好修练吧!”

 “好呀!他似乎特爱九哩!”

 “不错,九者久也,他不是想金刚不死吗?”

 “是呀!人可能不死吗?”

 “很难!只要今生过得愉快,即可也!”

 “对!姐姐,我该做些什么事?”

 “先宰掉酒魔,再回来练剑吧!”

 “好!不过,酒魔一直在追剑,如何面对别人宰他哩?”

 “我会以函邀他来送死。”

 “有理,他不知道老巢被焚吗?”

 “他当然知道,不过,他为了得剑,暂时忍了下来,我届时以‘焚巢人’出函相,他一定会气呼吁地来送死。”

 “姐姐真高明!”

 “其实,你更聪明,你只是缺少经验而已!”

 “不!我希望姐姐一直指点我及陪我。”

 说著,他已搂她人怀。

 “阿钜,别污此圣地。”

 “我总可以亲一下吧!”

 她微嗯一声,便闭上双眼。

 他立即欣然搂吻著。

 良久之后,他方始松道:“真妙!”

 “阿钜.我今夜在前陪你吧!”

 “好呀!”

 “不过.你可别太凶喔!”

 “安啦!我会努力练习收发自如啦!”

 “很好!”她立即欣然收走餐具。

 孔钜又回味不久,便走向凹池。

 候见寒光疾闪,莫干神剑已经由池中来,孔钜向后疾退,立即蓄劲道:“好兄弟,你生气啦!”

 寒光暴闪,它便疾而来。

 孔钜便含笑逗它玩著。

 它加速翻腾.寒光如轮猛攻著。

 孔钜立即专心战著。

 此时的酒魔及大哥大们又喝止众人,立见他吼道:“走!它一定不在此地,别在这个鬼地方火并啦!”

 众人一收招,立即又开始善后。

 黄昏时分,除了三千余名伤者留在城内客栈养伤之外,其余之人已经连夜离去,夜空却仍弥漫著血腥。

 吴云溜出去挑了近百支剑.便抱入地

 她一见孔钜和神剑在斗,她立即含笑道:“歇会吧!”

 孔钜探手扣住剑柄,便抚剑道:“失礼啦!别生气啦!”

 “阿钜,赏它三滴血。”

 孔钜立即掐指滴下三滴血。

 剑身果然不再轻颤啦!

 她递鞘供他试套一阵子,终于套合,他便放它在地下。

 二人立即欣然用膳!

 “姐姐.那些人走了吧?”

 “不错!今天又死了八千余人,山皆是血哩!”

 “恐怖的,这些人真傻哩!”

 “是呀!酒魔已带走众人,不过,尚有三千余人留在客栈养伤。”

 “真无聊!”

 “阿钜,这批人足可证明人心之贪婪,面对这种形势,宜有自保的能力,你是一家之主,更是坚强承担一切。”

 “我懂,我会努力。”

 “咱们到前去聊吧!”

 二人便互搂而去。

 不久,二人在亲吻中欣然宽衣。

 温存之中,她已张腿弓身躺下。

 他一弯双膝,便搂叩关。

 二人便欣然玩著。

 二人已经是玩家,即使没有,他们也以不同姿势畅玩,足足过了一个半时辰,她方始哆嗦地求饶。

 他又冲刺不久,便注入甘泉。

 “喔!妙哉!”

 “姐姐,我办到了,我成功了!”

 “是呀!妙透我啦!”

 “姐姐真人。”

 说著,他已轻抚体。

 她轻抚他的结实膛,不由轻吻著。

 二人立即爱抚温存著。

 良久之后,她方始春风面的带走餐具。

 他愉快的走近凹池.便打算吃老参进补,倏见寒光暴闪,莫干神剑已经闪电般疾向他。

 “哇!怎么啦?”

 他刚放松,乍遇紧张.立即落后下风。

 它却毫不停顿地猛攻著。

 他撑了一个多时辰,潜力被发,立即步步反攻,足足又过了一个多时辰,他方始掌控大局。

 他立即边攻边道:“好兄弟,稳著些,别气嘛!”

 莫干神剑果真沉稳的飞旋不已!

 孔钜越玩越顺手,他体中的潜力逐次发之后,他不但不累,反而更亢奋,他立即不停地进攻著。

 莫干神剑未曾遇过此状况,立即欣然进攻。

 一人一剑便玩个不停。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