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四章 夜夜春宵乐淘淘
十月十五,养伤的三千余名江湖人物已经快要走光,孔矩却仍然夜在地和莫干神剑拆招著。

 一人一划如今已经颇有默契哩!这天上午,吴氏含笑入城参加祈安祭典,因为,凤凰城有不少城民被江湖人物前些旧子之火并吓病,大家认为有必要祈安。

 十月十五乃是水官大帝圣诞,凤凰城民便以水神为祭拜的对象,家家户户为了展示诚心,皆送来丰盛的祭品。

 吴氏将祭品控妥之后,便入水神庙祭拜。

 不久,她遇上黄夫人搭二女前来祭拜,她们便在旁鞠著。

 已韧时分,六名高僧及六名道土联诀步上祭台,县太爷和黄员外在八名仕绅陪同下亦踏上主祭及陷祭之位置。

 城民见状,纷纷持香肃然站在祭台下。

 不久,高僧道土开始诵经,祭典正式开始。

 城民们恭敬而立及随著高僧们行礼著,此种肃穆情形却引来养伤江湖人物的不屑冷笑哩!这批人一共有十三人,他们是酒魔的手下,信们分别在拚斗中断臂或负了重伤.如今尚未痊愈哩i他们知道城民今祈安之的,他们在笑他们迷信哩!他们起初只是冷笑.随后便聊天的冷讽热嘲著。

 城民们心中很火大,却不敢惹这批凶神恶煞哩5吴氏不屑宰这些小虾米,更不愿意因为宰他们而引来酒魔诸人,所以,她一直保持著冷静。

 响午时分,祈安功德已毕,城民纷纷淮备离去。

 黄员外道:“请大家多备纸钱,下午未中时献给水神吧:““是城民结伴离去,那十三名黑道人物却低语著。

 不久,他们瞧见跟著黄员外离去的黄家姐妹,立听一人道:。哇I大xx子,我喜欢,赞1”

 “妈的!双腿夹这么紧,一定尚未开苞。”

 “哇!股扭得更人哩“哈哈纤细的皮肤[我真想哩他们边瞧边吃豆腐,二女又羞又怒,却不敢吭声的低头快行,黄员外召来八名家丁亦快步离去。.那十三人却边笑边叫的跟去。

 吴氏见状,立即付道:“看来得歼灭他们。”

 她立即勿匆上山。

 不久,那十三人跟著黄员外一家人来到庄前,黄员外诸人似逃难般匆匆入庄,家丁更是立即锁上大门。

 他们正在上,那十三人却已经掠墙而入。

 黄员外吓得立即道:“珠儿,你们先回房。”—二女便匆匆弃去。

 嘿嘿声中,二人掠跃三下,立即挡住二女。

 只见他们一探爪,立即各控上二女的峰。

 二女尖叫一声,立即叫骂著。

 黄员外急道;。各位别如此,拜托g”

 那二人一楼二女,便又嗅又吻著。

 二女立即按扎地尖叫著。

 黄员外吼道:“上:“

 三十余人立即抡拳或捉扑去。

 另外十一人嘿嘿连笑去,他们虽然伤势末愈,只见他们施展几招便将那三十余人图揍在地上。

 立见另外十九名庄丁呐喊地持奔来。

 门房更是启门喊道:“救命!来人呀I”

 黄府位于闹区,街上的行人甚多,加上黄员外乎因为人不错,所以,立即有一大批人迅速的由大门冲入。

 那十三人见状,立听为首之人叫道:“杀慑猴!”对!给他们死!”

 那十一人抓起木,立即化入招式。

 只见他们挥、戳、削、切不已,而且专攻心口及印堂,没多久,便有四十二人倒地惨死或者吐血呻著。

 其余之人果然立即吓退出大门。

 “谁开的门.跪下2”

 门房吓得立即跟著人群逃掉。

 一人上前关妥大门.立即道:“大干一场吧!”

 “好!”他们上前踢挥不久,家丁们已经全被制倒,此时,二位黄姑娘已经被那二只锗哥“吃”

 得衣衫不整啦!她们又哭又叫,早已泪面。

 立见一人叫道;。干!别叫她们哭啦!”

 “井哥的意思是—”—。.”

 “你不会喂她们,快活丹’呀?干“是!是二人各取出一粒红药丸,便硬入二女的口中。

 为首之人姓井单名勇,他走到员外身前道:“听著,我们只是玩玩而已,绝对会留下她们的小命。”

 “求求你们别如此,我…我送尔们钱:“嘿!你既使不送,我们也会拿走啦!进去斑吧”我。—.....”砰一声,井勇已经一扫上黄员外的右肩‘他原本被刺住道.此时一摔落地,立即按折左

 他不由哎哎叫疼不已I井勇上前道:“拿不拿?”拿i饶…饶命g”

 “带路I”东西太多,我又断了手呀I”

 井勇回头道:“拉十人上来立即有十名家丁被解开道及押来。

 井勇便押著黄员外入内。

 攸听敲门声道:“开门,我是叶捕头,开门:“井勇嘿嘿一笑,立即喝道:“给他们死[”

 剽下十人立即择掠去。

 他们一掠出去,便扫向扬投及军土。

 军土们立即挥刀截奋勇地进攻著。

 一.那十人凶大发的配攻之下,军士立即伤亡惨重,不过,立即有一余名青年奋勇的扑去。

 现场立即成一团。

 不久,孔矩及吴云跟著吴氏掠到.吴云匆匆一看现场;立即道:“娘.此地得由咱们解决哩!”对i敌我泥杂,阿矩的窜力会误伤自己人.““不过,如何数人呢?”

 “这样吧!我对付外面,你们入内。”

 “也好孔矩便和吴云人内。

 此时.黄承殊二女已经被剥光.那二人正在宽衣,吴云一打手势,只见她双手抓起二锭银子,立即掷去。

 那二人正在淮备快活.不朗之下,二人的后脑及后颈已被银于砸中,只见他们顿了一下,便向前仆去。

 吴云疾掠上前,立即拉起二人。

 她反手先后疾接二人之心口及捂住他们之口,立即顺利宰掉他们。

 吴云一瞄二女,不由叫糟。

 此时的二女已经被媚毒催得剧不已!她们的嗣体更是泛汗理1攸听井勇1喝6道:“搬!

 快搬!”

 吴云低声道:“你先解开夫人及她们的道。”

 说著,她立即掠人大厅。

 孔矩方才乍见二女的嗣体,早已避开眼光,此时乍听吴云吩付他为二女解开道,他不由伤脑筋啦!因为,男女授受不亲呀!却听黄夫人道:“阿矩,快救我孔矩立即上前为她解开道。

 黄夫人一起来,便奔来瞧着爱女,他乍见她们的下体汩汩益出腥物,她立即掉泪道;。

 苦命的孩子呀二女却叫道:“热1好热!好热呀!”

 此时的井勇正在仓库内指挥庄丁搬出一箱箱的财物,黄员外似被猫捉住之老鼠,乖乖地跪在他的右佃。

 吴云口气,立即掷出银子及扑去。

 井勇乍听异响,直觉的立即向右一闪及抓向黄员外‘吴云双掌疾按,立即将他劈浓而去。

 她滑身上前,右足一踢,立即踏上井勇的“太阳

 井勇惨叫一声,立即飞去。

 吴云谅前补上一脚.立即踩上“檀中“。

 并男惨叫一声,立即了结罪恶的一生!黄员外叩头道;。铭谢救命大恩g”

 “员外请起,先善后吧!”

 “外面那些人”——”另有他人处理,员外请先来瞧瞧令援。”

 “小女怎么啦?”

 “令嫒被歹徒强迫服下媚药.若不能在一个时辰内和男人结合,将会吐血而亡.员外先来瞧瞧实况吧。天呀1会有此事?”

 他勿勿步出,正好看见黄夫人在哭,二女却连喊“我要———我要孔矩则低头站在远处。

 他立即止步道;。夫人冷静些“啊:老爷,珠儿及环儿疯啦厂他匆匆一瞥二女,立即向吴云道:“可有良策?”

 “令授若已有对象,速请他们来合体吧“没有呀!小女二人之眼界太高呀!咦”

 攸见吴氏掠墙而来,黄夫人立即道:“妹子,快来呀[”

 吴氏掠前道:“怎么回事?”

 “珠儿二人疯啦!怎么办喔?。

 说著.她不由放声大哭[吴云立即传音道:“她们中了媚毒,交给阿矩吧5!”

 吴氏听得不由暗喜1她故意上前一瞒,便皱眉道:“令援二人皆中了药,必须速早找男人解决,否则,她们会吐血而亡。”

 黄夫人立即放声大哭。’黄员外上前道:“请二位代拿主意,吾心已吴氏低声道:。

 员外若不嫌弃,阿矩可以代劳。

 “同意,吾完全同意。”’’“夫人意下如何?”j’黄员外立即上前向夫人低语著…

 黄夫人怔道:“珠儿及环儿要居小呀?咱仍有何面子了?”

 “夫人,今之事已损颜面,先救人呀“老爷做主吧!”’吴云上前道:“我和阿虹平列大房。令援两人都如此黄夫人不由化泣为喜道:“谢谢[”:黄员外忙道:“快救人吧吴云狭起二女,道:。请夫人带路。”

 黄夫人立即和她行向房中。’:?吴氏道:“阿矩,你全听见了吧?”…i孔矩脸红地道:“是的[愚婿惶恐之至。’非也!大家后必会知道真相,员外西年救你你今救二位姑娘.你今后善待她们稗报答员外养育大恩。”:;:“是!我该如何做?”’“先行礼吧!”

 孔矩一趴跪,立即叩头行礼。::“黄员外扶起他道:“先救人吧!”

 吴氏道:“对!阿矩,云儿会指点你,去巴、;—“是!””

 孔矩一走,吴氏立即道:“那十三名歹徒已死不过‘城民及差爷死了不少人,员外宜善恤遗属及收拾现场’“当然.吾会妥善处理,这些下人怎么办?”

 “我来救他们吧说著,她立即上前解开家丁的道。

 不久.黄员外立即下令购棺及通知官方及死者遗属,另外一批家丁则搬出一包包的银子准备慰问及抚恤。

 没多久.黄员外持银票去见县太爷啦!吴氏便指挥著家丁。

 且说孔矩一入内,立即看见二女并躺在榻上,黄夫人正在拭泪,他立即上前道:“姐组,我该如何救她们呢’““你先向夫人行礼吧!”

 黄夫人忙道:“免!免孔矩立即下跪叩头。

 黄夫人扶起他道:“快救人吧!”

 “是吴云道:“请夫人先吩咐下人配二帖‘十全大补汤’备用。

 黄夫人立即匆匆离去。

 吴云低声道:“阿矩,她们体中之媚药必须仗尔清理出,所以.你别太早有意,你得撑二个时辰左右哩[”

 “好“你先宽衣吧!”

 说著,她的双掌已按上黄承珠的腹部。

 她火上加油的催功不久.黄承珠已是汗出如浆,她立即道:“阿矩!上来吧记往!用力,别太早有意。”

 “我懂!”

 他一上阵,立即乘风破而入。

 他立即努力地“治水”啦!吴云坐在一旁注视黄承环的反应啦!盏茶时间之后,黄承环经不住“快活丹”催,她虽然被制住。哑

 及。麻灾”肌却不停地搐著。

 她的双股更是赤红如火哩!吴云立即道:“阿巨,来陪她。”

 孔矩立即“转台”啦!‘吴云立即并起右手食中二指“代工”的出没于黄承珠的下体。

 房中立即炮声隆窿啦!一个多时辰之后.黄承环在搐之中出体内的媚毒,吴云立即道:“阿矩,过来吧孔矩立即接著黄承珠活动著。

 吴云一启门,立即看见黄夫人道:“怎么样?”

 “二姑娘已经毒,补汤呢?”

 “阿秀.端汤来!”

 立见侍女迅速地端来一大碗汤。

 吴云端汤人房立即含入口中再汉人黄承环的腹中,不久,她已经渡完药及将对方制昏。

 不久.她吩咐侍女送浴具到门口,她使端它们入房。

 她小心地为黄承环净过身,便在伤口上药。

 不久,她仔细地为对方著装。

 一切就绪之后,她捧著美人儿出房.立见黄夫人道:“谢谢[云儿,谢谢你们救了环儿的命。”缘份吧!多让她歇息,明晨她会自己醒来。”

 说著.她已抱人进入对面房中。

 她安置妥当之后,立即迅速返房,立见黄承珠在哆嗦之中,下体出不少物,她立即道:“阿矩,行啦!”我的妈呀!”‘”

 “乖孩子.格格g”

 “我可以———那个吗?”

 “可以呀他又冲了十来下,便注入甘泉。’“阿矩.辛苦你啦厂、\i“小事一件.我好—。—好———”

 “很舒畅吧厂“嗯好的哩厂“这是正常现象,你先净身吧!我去端补汤。”

 说著.她立即欣然启门。

 不久,她已将补汤渡人黄承珠的腹中,此时.孔矩已经净身穿衣.她便含笑道:。好好地在椅上运功吧说著,她便启门端人浴具。

 没多久,她已顺利地为黄承珠沫浴及穿衣,她一开门.六位侍女立即迅速人房更换被褥及抬走浴具。

 黄夫人含笑道:“谢谢你们“客气矣.咱们出去吧二人一出房,立即入客厅。

 此时黄员外已经和吴氏在大厅低语,黄夫人一人内.立即春风面的。广珠儿及环儿皆没事啦黄员外喜道:“谢天谢地!”

 “善后之事皆已办妥,遗属体谅咱们也是受害人,他们已经顿走尸体及银子,咱们明再去慰问吧“好[大人也体谅此事矣!”

 “唉[这批人真是无法无天哩厂“亲家母担心他们的朋友会来寻仇哩!”

 “天呀!上回那些人会来呀!”

 “不错!因为,此讯已传开了呀膳后,二人挑担步行一阵子,便又抄人林中,6:没多久,二人己在林中飞掠著。

 此时的江湖人物瞎猜之下,一路北上哩2d翌响午时分,他们终于进入武昌城,吴云先带孔矩入客栈淋浴及用膳,燃后,二人著著实实地上榻酣睡。…

 入夜之后,二人跳担来到万里银庄,掌柜一见到吴云,立即陪笑道:“吴爷.请!快请!

 久候矣广一不久.二人已入一间毫华房中掌柜迫不及待地拿起一宝,立即嘻堕道奇。i吴云斟了香若道:“人呢?”

 “他们已候多矣“近外头甚,土地跌价了”

 “跌了一成左右。”

 “不!二成半I”““这·....·武昌是大城呀‘“好!告诉他们,比上次价格折二成吧厂“是!你稍候。”

 说著.他立即匆匆离去。”

 吴云低声道:“此人是武昌富户之一,他嗜好珍他另有八十三名同道亦嗜珍宝,我便以珍宝买他们的田地。”’。为何要如此做呢?”

 “田地会涨价,平时也可以收租呀!”

 “有理!谁帮你收租呢?”

 “佃农自己会存入银庄,我让他们占些便宜,他们便乐透啦“姐姐真行!”

 “小事一件,你待会别说话吧!”

 没多久.八十余人兴奋地提包袱而入,吴云立即迢:“自己挑吧[。

 她此次带来二百余种珍宝,那些人立即欣然桃选著。

 吴云早巳在每样珍宝原价,加上她一向“不二价“,所以,没多久,便有一人魏了二种珍宝及递出包袱内之地状及让渡书。

 吴云拨算盘不久,立即成

 她取出玉章盖妥田,便将包袱交给他那人却兴奋地抱宝离去。

 他们已经易多次,所以,他们依序易.子中时分,夜已深,那些人却兴奋地留下地状及让汲书携宝而去。

 吴云整理妥地状,便送给掌柜六干两银子。

 不久,他们已挑地状返客栈。

 二人互视一笑.便服药运功著。

 翌起,那八十二人带他们去见租田地之佃农代著。

 三天之后,他们已经大功告成,只见吴云特地状存入万里银庄,便拿著一张存单愉快地和孔径离去。

 他们在这三天之中,已经由旅客交谈中获悉江湖人物北上,于是,他们雇一部车.便愉快地北上。

 两人依偎中,她便低声指点著江湖经验。

 第四天中午,他们正在酒楼用膳突听一名青年人边跑边喊道:“大家小心.凶神恶煞掉头来啦!大家小心。h不少酒客立即匆匆离去。

 吴云召来小二道:“怎么回事?”

 “大爷不知道此事呀?近几年,全天下的江湖人物皆在追一把宝剑,他们边追边互杀,有不少百姓也受灾殃哩[”他们不是北上了吗?”

 “是呀g他们在前天经过此地.如今又掉头回来,大爷先避避吧2”

 “无妨.我们会见机行事,喝茶gll”

 她立即递给小二一块碎银。”

 小二连连道谢,方始离去。

 吴云二人从容用过膳,便返房歇息o黄昏时分,果见江湖人物蜂拥而入,小二们立即紧张地侍候著。

 他们抛出一锭锭的银子及连连催促,小二及掌柜们只好来回奔跑著。

 吴云和孔矩坐在邻街窗旁之座头上.他们边吃边看,不久,他们终于看见酒魔率近干人沿街掠来。

 吴云一使限,便低头瞧着。

 不久,酒魔诸人已经进入左前方之四海酒楼,吴云轻轻点头之后,她放一锭银子在桌上,便和孔径离去。

 他们出城之后,孔矩立即振吭减道;。神剑吴云立即也喊道:“神剑呀!”

 二人互视一笑,便疾掠向林中深处。

 他们这一喊,立即有不少吆喝同道的掠来。

 一传十.十传百.二十余万名江湖人物似抓狂般纷纷掠来,孔矩立即故意惨叫一声,立即引来更多的人。

 他们却跃上枝桠间蹲伏著。

 没多久,已有八人先行掠来,他们毫不停顿地超前掠去,随后而来之人担心落后太远,更拚命的边去。

 不久,酒魔那批人也掠过去了,孔矩二人挨人翻中断之际,他们又迅速掠下树,再联诀迫向前方人群。

 不久.他们已混在人群啦!那批人东张西望,看天又望地,孔矩二人却边郊游边看好戏哩!众人似无头苍蝇般在山区及林中奔驰不久,孔矩及吴云突然朝附近的黑道人物一阵疾劈,便劈死三十余人。

 他们这一劈立即带来人人自危,没多久,另外六处亦有人在饼斗,孔矩二人却突围而出,疾掠向远处。

 那群黑道人物追了不久,便被仇家截杀啦[不久,酒魔怒吼道:“住手.妈的I打什么打吴云二人立即循声掳去。

 不久,他们已瞧见酒魔扯嗓大吼,他付近之八百余人亦跟著大吼,吴云立即低声道:

 “狠拼一场,如何?”

 “行[”

 “你开道吧“行!”

 ’厂孔矩提足功力悄悄向前,立即疾攻出盖世掌招。

 回旋力道当场劈飞八人。

 惨叫声中,那群人不由一怔’。孔矩却趁机又宰掉十八人哩1怒吼声中.附近之人立即攻来。

 孔矩只好朝前冲,而且全力攻出盖世掌招“砰…”声中,他又宰了二百余人.不过,他也挨了二掌。

 ?不过,他的护体功力使他只是步伐微,根本未受伤哩!他反而趋势朝前冲,不久,他已被一批人挡住。

 这批人乃是酒魔身边之高手,只见他们联手劈攻之下,孔矩终于被震退.不过.那批人已有七人负伤哩!孔矩稍退即进,仍然全力猛攻著。

 轰隆声中.掌劲四渲及回卷不已。

 惨叫之中,周遭之人首当其冲的吐血飞出或裁倒啦孔矩虽然挨掌或挨剑,却夷然无伤哩!酒魔瞧至此,不由又怒又惧啦!他的手下们纷纷冲前,却更迅速地惨叫飞出,因为,凤凰教主的功力化入盖世掌招中,其回旋力道可谓无坚不摧哩[吴云由远处逐渐绕向酒魔的背后,没多久,酒魔的手下纷纷上前冲,他的背后已经空无一人啦!吴云便隐在树后等候著。

 此时,在别处拚斗的江湖人物在八股黑道人物有心趁黑夜消灭异己之际.拚斗的场面更加的烈啦!—“他们以大吃小,得手之后,再继续吃小,所以场面更加混乱啦I孔矩拼得额上旨汗,汗一粘上,面具便不太好受,他的狠劲一发出来,他立即吼道:“酒魔!来吧“小于I你是谁?”

 “焚你老巢的人。于!给他死众人果真怒吼地扑杀著。’孔矩已经杀红了眼,立即全力拚斗著。:他边攻边感谢莫干神剑,因为,它的快攻使他习惯于快攻.而且功力足以不停地动员,所以,他边攻边向酒魔推进。

 又过了半个时辰,酒魔一看自己的身前只剩下一百余人,他心知有人“阵前逃亡”他再不攻,他不逃便会死。

 所以.他准备出手啦吴云见状,立即欣然扣著两把匕首。

 不久.酒魔逮到机会,立即闪身掠扑。

 吴云双手疾扬,比首已疾而去。

 酒魔果真不凡,他在隆隆掌劲声及惨叫声之中.仍然发觉身后有暗器近.他立即反手向后劈去。

 吴云便是希望他如此做,她在出匕首之时,已经全力扑来,而且也扣劲以待,此时,立即疾劈而出。‘盖世掌招之最后一招“寿与天齐”一卷出,酒魔的后立即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立听他哎嗜一叫。‘他心知要命.立即吐血顺势前扑。

 那知.孔矩早已和吴云约妥,酒魔刚叫出声,孔矩便全力冲去,他立即被砍了一剑及挨了一掌。

 不过“寿与天齐”已经疾劈而出。

 酒魔原木朝前疾掠,他乍见自己去,立即失声一叫o“轰一声.他的心口已挨了二掌。

 限前金星疾旨.鲜血更猛吐不已!他的身子立即被劈飞向后方。

 吴云顺手一掌.便劈碎酒窿的脑瓜子。

 酒鹰一死,他的手下们立即一哄而散。

 吴云急上前道:“要紧否?”

 “还好l”

 “先走吧二人立即掉头掠向山上。

 沿途之中,他们避开拚斗之众人,没多久,他们已经掠过山顶,吴云略一张望.立即朝蓟掠去。

 不久,她已停在一块大石前,立见她取出灵药道:“坐著孔矩一坐下,她立即为他衣及止住剑伤之血。

 她又递给他一把灵药道:。快运功吧[”

 孔矩一下药,立即气连功。

 吴云便在另守护著。

 丑初时分,二人立即由山径南下。

 沿途之中,他们一直在山上以野果及清水维生,十一月一晚上,他们终于顺利地潜回凤凰山上之木屋。

 两人一宽衣,立即匆匆休浴。

 浴后,二人便人地凹池中喝水运功。

 凹池之灵药果真神效,孔矩的伤口因为沿途飞掠而久久无法合口,天亮之后.伤口不但已合,更是只见浅栈剑疤…阿矩,自们成功啦[”

 “是呀!容易哩“格格1换了别人,根本只有送死哩:““有姐姐之安排,安矣!”?“少哄我啦!阿矩,咱们还是撤回来吧!”

 ‘好呀!我喜欢此地哩!”

 “嚷!神剑呢?”

 孔矩朝水晶棺下方一摸,便连躇取出它,他轻轻将它拔出来,立即抚剑道:“好兄弟,咱们久远啦2h。阿矩.你可以练剑啦!”

 “剑招会强过掌招吗?”

 “会!乾坤九招配上它,可以加速宰人。”好1我要宰光天下的坏蛋。”

 “让它泡泡水,咱们该去黄家啦!”

 “好呀厂二人离返房,立即欣然换衣。

 二人又酒米入国.方始联诀下山。

 不久她们一入黄家,便受家丁们的热烈,家丁们的一句句“姑爷!”更是叫得孔矩脸通红。

 他们一近厅口,便见吴氏和黄员外夫妇含笑来.四童则各由一名侍女牵来.立听他们连连唤爹。

 孔矩先向黄员外三人行礼,便一一抱著爱子嗅吻著。

 不久.吴虹陪黄承珠二女出来,孔矩唤句:“阿虹便欣然前,立见黄家姐妹脸红地点头致意。

 “珠妹,环妹,你们好I””

 “你好黄员外哈哈笑道:“坐[坐呀黄夫人道:“你们用膳否?。

 吴云摇头道:“我们刚返回。”

 黄员外便欣然招呼他们用膳。

 腊后.孔矩道:“我们已在九天前趁夜杀了酒鹰及他的不少手下,只剩下一、二百名没

 用的家伙逃掉啦!。

 吴氏喜道:“谢谢你们!”

 “娘[这些时没人来打扰吧“没有1好似没人知道此事哩!”

 “太好啦!”

 “阿矩,亲家打算弹补请客,你意下如何?”

 “好呀黄员外含笑道:。后天下午宴客巴!”

 “是!对了!爹,我可否返居山上?”

 “这…也好,住得下吗?”

 “可以!尚有四间空房哩“好!夫人,你派二位伶俐侍女去侍候他们吧[”

 黄夫人立即含笑点头。

 黄员外道:“阿矩,我已将一半的土地及店面过到你的名下,今后,你们安稳的生活,别太担心他事。”这…。·太多了吧!该留给大哥。”

 “够矣I你别再客气啦“谢谢爹娘!”哈哈[小事一件啦[上回若非你们搭救,我们连命也没有啦!”

 “那批歹徒夏可恶。”

 他们又叙一阵子,下人们便协助他们橙行李上山。

 他们一上山,小樱及小桃立即去炊膳。

 吴云赏过那些下人,他们便欣然离去。

 吴云便和吴氏陪黄家姐妹人房整理行李。;孔矩又巡视过坟墓,方始返房运功。

 午后时分.他们便欣然用膳。:膳后,立且管事前来道广,禀姑爷,老爷决定在墓园右侧空地兴建座庄院.工人们已在动工矣[”’“啊[谢谢‘他立即和管事欣然前往。‘那五百余名工人皆是人,他们立即向孔矩恭喜著孔矩连连道谢,便和他们聊著。

 不久.他便返房运功。

 那些工人却哼歌于活哩!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