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五章 喜事连连乐无穷
北风呼号,更添黑夜的恐怖孔钜却在榻上搂著黄承球又吻又爱抚,没多久,她便已经呼吸急促。

 她自从上回中了媚毒放之后下体又裂又肿,虽有灵药治疗,她仍然挨了五、六天,方始复原。

 所以,孔钜方才一搂她,她立即紧张。

 孔钜早已获吴云指点所以,他温柔地挑逗著。

 不久,他更是来回地

 没多久,她亢旧地急着。

 她那体更是扭著。

 孔钜一见水到渠成,立即欣然上船。

 他缓缓滑入,她不由暗暗放心!

 他缓缓行动,她更放心啦!

 盏茶时间之后,她尝到甜头的自行扭动啦!

 孔钜久盼此刻,立即欣然出征。

 人的战鼓声立即飘出啦!

 她乃是千余小姐,养尊处优之下,不但细皮而且作曲线玲珑,尤其那对波霸双更是人。

 没多久,孔钜贪吃地边边玩著。

 双管齐下,她迅速地美啦!

 她的羞涩全失,她放地发啦!

 房内更加的热闹啦!

 他也开始变换花招让他更乐啦!

 终于,她乐得胡说八道啦!

 搐之中,她尖叫不已!

 她自幼便受礼教约束,如今在舒畅下完全解放,她叫啦!

 孔钜却难为情地立即吻住双哩!

 没多久,她乐得瘫痪啦!

 他又玩了不久,便注入甘泉。

 “阿…钜…”

 “珠珠,累了吧?”

 说著,他便要下马。

 她却抱背道:“不累!”

 “你发了不少汗,舒畅吧?”

 “嗯!”“真抱歉,那批歹徒害你跟了我。”

 “别如此说,我很足,你是位大善人、大英雄呀!”

 “不敢当,我今后会善待你。”

 “谢谢!你别为我分心,你多多练武,俾保护爹及我们。”

 “行!”

 二人聊了很久,方始下榻沐浴。

 他轻抚红肿的下体,反而泛出足的笑容哩!

 不久二人换妥被褥,立即欣然入眠。

 翌起,便由吴氏在房中指点孔钜练剑,如今的吴氏已经有了颇高的剑术素养,所以她用心地指点著。

 武学乃是万同宗,以孔钜的“盖世掌法”修为来练剑,尤其练凤凰教主之剑,他立即因熟悉而迅速进入状况。

 他的牛脾气一发作,立即夜练剑。

 这天中午,他们一起到黄家庄,立见贺客云集而且纷纷前来道贺,孔钜立即笑嘻嘻地连连道谢。

 席开八十桌,大厅摆著十二桌,只见县太爷及城内名绅皆济济一堂,孔钜诸人一入座,喜宴立即开始。

 只见县太爷起来道“各位如果不健忘,该记得本城有一位无名氏大善人曾经五次济助贫民。

 众人立即含笑点头。

 县太爷含笑道“这位大善人便是新郎倌阿钜”

 众人不由一怔!

 因为孔钜乃是一位下人,那有此种财力呢?

 孔钜牵著吴云起身道:“真正的大善人乃是践内,在下的岳家小有积蓄,内承继它们,便暗中行善。”

 县太爷立即率先鼓拿。

 孔钜及吴云立即点头道谢。

 只见县太爷举杯道:“大家干杯吧!

 “干!

 她接连喝了四、五十桌酒,却仍然面不改,众人不由敬佩!

 湘人一向热情,对于酒友更是热情,吴云已获得众人肯定啦!

 这一组一直闹了将近二个时辰。方始结束。

 送走贺客之后,黄员外含笑道:阿钜,没醉吧?

 “还好,姐姐挡了不少酒!”

 吴云含笑道:“本城之人太热情了!”

 g他们又聊了良久,方始上山。

 孔钜一退房,立即上榻运功,因为,他未曾喝过如此多的酒他体中之功力已被酒气得鼓不已哩!

 他运功半个时辰,方始稳住功力。

 不久,它们已经自行在林中运转,孔钜体中之酒气一被出,不但房生香,他的脸部亦是整个血红。

 吴氏入房一瞧,不由一怔!

 她注视不久,立即离去。

 不久,吴云跟入房中立即注视著。

 没多久,她面泛喜地牵吴氏入厅道:“阿钜的功力随时可以贯穿生死玄关,今之现象便是受酒之影响。”

 “他已破身,尚能贯穿生死玄关呀?”

 “不错,他的体中各脉已经全部足功力,只要有外力发,它们必会迸出,咱们由他自行运功吧!

 “妹,他的悟性奇高,练剑进展甚速哩!”

 “当然,掌格及剑招皆出自同一人呀!”

 “有理!”

 “我今夜即将送宝离去,此地偏劳娘啦!”

 “放心!一喜破万灾,此地不会有事啦!你喝了不少酒,先歇息吧!”

 说著,她立即含笑离去。

 吴云服过药,立即练功。

 天黑之后,她入地整理妥珍宝,立即挑走。

 孔钜又运切一阵子,立即起身练剑。

 从那天起,他在吴氏指点下,夜苦练剑招,家中及店面之事皆由黄家姐妹负责,她们已是手,当然胜任愉快。

 时光飞逝一晃又过了一年,黄家姐妹皆各顺利产下一子,吴虹又分娩二子之后,果真由吴氏绝了她的生育能力。

 吴云在这段期间中分批顺利售光珍宝,如今,武汉三大城之所有良田已经全部归入“吴钜”的名下。

 各家银庄中更是分别有四、五十万两黄金的存额。

 此外,佃农们在连连丰收之下,不但准时存入租金,而且还自动多缴吴云却不在乎这些小钱哩!

 此时,江湖人物追夺莫干神剑的热度已经逐渐消失,因为莫干神剑已经有一年余没有出现呀!

 此外,江湖人物在这一年之中,经过有心人布局屠杀之下,至少死了十万人,而死者涵盖黑白两道哩!

 所以,大家多已返回门派歇养啦!

 那批有心人便在北方暗中扩充势力啦!

 吴云完全不理这些,因为,她已经达到预期的目标她开始配合吴氏指导及协助孔钜练剑啦!

 如今的孔钜已经练热乾坤九剑,不过,以后仍待加强,他便每天上午和吴氏及吴云入地拆招著。

 每天下午,他便以指待剑和莫干神剑拆招著。

 这天晚上。长耳公笑呵呵地前来,吴云正在逗二童,她乍见长耳公,立即向二童道:

 “快向常爷爷行礼。”

 “参见常爷爷!”

 “呵呵!乖孩子,有赏!

 立见他由背包取出一个小包,赫然是尚温的圈圈饼,二童欣然行礼道谢立即抱著小包去见吴虹啦!

 长耳公含笑道:“恭喜啦!一切皆入佳境啦!

 “托您老之福…”

 “呵呵!小卡司,是你们宰了酒魔?

 “是的!你老聪明!”

 “小卡司啦!除了你们,谁敢动他呢?

 “谢啦!江湖近况如何?

 “平静了!不过,这是风雨前的平静。”

 “为什么?

 “你们本家吴万明在开封扩充势力啦!

 “霸拳吗?”

 “正是,他在这些年之中,利用大家追夺莫干神剑之际铲除异己酒魔一死,他已经掌握大半的线林。

 “如今,他在老巢开封暗中以女及金银收绿林高手及敲诈店家和富户,他已非昔日阿蒙啦!”

 “各派知道否?”

 “不知道,他们即使知道一时也不会过问,因为,他们也累啦!”

 “这倒是一件隐忧哩!

 “岂止隐忧,他是大患哩!”

 “常老有何良策?

 “避为上策矣!”

 “覆巢之下无完卵哩!”

 “难得你有此观念,咱们可以谈谈!

 “请!”

 “吾有六百余名好手,他们告担心霸拳之壮大;老夫带他们来此,你先安置他们,他们会再去找同道来此。”

 “可以,左侧之新庄院至少可以住二千人。”

 “太好啦!老夫明去邀他们来此。”

 “!”

 “你是否吴钜?

 “您老怎会问此事?”

 “有人向老夫探吴钜,老夫由那人所提供之资料研判是你。”

 “资料?”

 “吴钜买下武昌三大城之良田,并已在各银庄存下四、五十万两黄金他的资金来源全仗出售珍宝。”

 “老夫怀疑你已经取得凤凰遗宝,因为,你一直占住此地,老夫亦在武昌瞧过三种珍宝之类品及图样。”

 “您老可真有心哩!

 “不!是那人有心。”

 “那人是谁?”

 “你先回答老夫吧!”

 “您老愿意保密否?”

 “愿意!”

 “好!不错,我化身吴钜出售凤凰珍宝购田及存黄金。”

 “你为何要加此做?”

 “珍宝便是要供人欣赏把玩,它们已埋没上百年,该出去透透气呀!”

 “你为何购良田?”

 “保值呀!这几年因为江湖人物大举到处追夺莫干神剑搞得人心惶惶及地价低廉,我正好捡便宜货呀!”

 “有眼光,稳赚!”

 “谢啦!届时请您老喝几株。”

 “行!不过,你已引来那人的注意,今后会有不少麻烦哩!”

 “那人是谁?”

 “两湖巡抚吴如舜。”

 “好大的官他为何注意此事?”

 “吾怀疑他是吴凤凰之曾孙。”

 “啊!吴凤凰不是没有后代吗?”

 “不!他有一位红粉知己,她是西湖船娘,她曾替他生下一子,吴凤凰秘密安置他们母子往在洛。”

 “吴如员若是吴凤凰之曾孙,年纪也不小吧?”

 “四十出头,他是由富户所孝敬之珍宝中认出三样珍宝,他派人送那三样珍宝及图样来测验老夫。”

 “吾辨识之后,他以三万两黄金托老夫找吴钜老夫不愿得罪他只好答应以一年为期寻人明年六月底将届一年哩!”

 “您老如何向他代?”

 “很简单,找不到!”

 “这不是根本解决之策呀,他一定早已派人布线候我啦!”

 “当然,你不妨暂别理也”

 “我原本就打算不在三年内再赴武昌三地。”

 “呵呵!高明,他非急死不可。”

 “他谙武吗?”

 “文武双全哩!他是以武状元任官,历经御林军及水军,如今掌管两湖,他后的发展未可限量哩!”

 “他会不会打算重振凤凰教?”

 “老夫也不明白老夫已密派十人盯住他及他的下人,一有动静,他们便会通知。”

 “提起通知,咱们可否建立飞鸿通联?”

 “可以!老夫目前便以此种方式通联。”

 “看来您老有不少的手下哩!”

 “呵呵!不多啦!一、二百人而已!”

 “不简单难怪你会消息灵通。”

 “呵呵!小卡司啦!对了,阿钜呢?”

 “他在练剑!”

 “看来他是后的天下第一高手哩!”

 “此事得仗您老的成全啦!”

 “呵呵!彼此合作吧!”

 二人又聊了一阵子,长耳公方始离去。

 吴云望着远处脸上不由泛出神秘笑容。

 暖花开凤凰山的夜既美又寂静,孔钜和吴云却在地内翻云覆雨的畅玩,因为,孔钜的剑法在今夜有了重大突破。

 二人畅玩之下,良久方始足地安静下来。

 “阿钜,你那宝贝更强了哩!”

 “姐姐,你也更媚、更人呀!

 对了!我得告诉你一件事长耳公陪一千三百余名志同道合之人已经住进庄院他们将协助咱们做些有意义之事哩!

 “好呀!养得起他们吗”

 “安啦!咱们至少可以让一百万人享受一辈子。”

 “天呀!真的呀?你可别唬我哩!”

 “格格!你别担心此事,明夜上去陪陪虹妹三人吧!”

 “好呀!她们近况如何?”

 “有子万事足她们更美、更快乐啦!”

 “这全是姐姐所赐。”

 “不!这全是你的福气,若非你挖到此地,岂有今。”

 “有理!凤凰教主可真会躲哩!”

 “的确,他是绝顶聪明之人,可惜,他没有这个命,反而让我们坐享其成咱们得好好感谢他哩!”

 “是呀!”

 “虹妹已在教孩子们识字地用心的,你多陪陪她。”

 “好!我要不要去见那一千余人?”

 “要!明起.便由他们陪你练刻,他们的招式来自不同的帮派而且他们的身手皆不赖你有得玩啦!

 “太好啦r’二人叙良久方始互拥而眠。

 翌上午,孔钜和吴云一步入新庄院的大门,便见二名青年来,吴云立即道:“阿钜,见过二位李大哥。

 “二位李大哥好!”“参见庄主!

 “庄主?”

 吴云含笑道:阿钜,大家已拥护你为庄主啦!

 “真的呀!

 呵呵笑声之中,长耳公已经掠来。

 孔钜立即含笑道:“参见常老。”

 “呵呵!庄主休折煞老夫矣!”

 他立即回头道:“大家快来见任主吧!”

 众人立即欣然掠出。

 宽敞的广场,立即井然有序地站人,长耳公先介绍二十一名领袖人物,再由各领袖人物介绍自己的人。

 孔钜一直客气地拱手招呼著,良久之后,吴云含笑道:“庄主正在进剑招,因此,请大象好好地陪庄主练剑。”

 “是!”说练就练,立即有一名中年人送来二把剑。

 孔钜道过谢,立即取剑。

 二人一拉开架式,中年人立即抢攻。

 剑风呼呼,招式既疾,大道又猛,果真不愧为好手,孔钜不敢轻敌的,立即攻出乾坤九剑之首招“浑沌未明”

 剑尖似虹而出立即切入中年人的左,中年人啊了一声,竭力向外一仰,孔钜亦急忙收招。

 中年人踉跄一步,方始稳住身子。

 孔钜忙持剑行礼道:失礼!”

 “不敢,庄主高明!”

 立见一名领袖仗剑掠来道:“在下请益!

 “请!”

 对方一闪身,便攻出三招。

 孔钜扬剑又改,立即封住对方的剑招。

 他为了保留对方的颜面,他故意一缓身对方果真立即抢回光线而且又攻来猛烈的三招。

 孔钜使保留功力的采招著。

 当他攻到第五招对方已经自行上剑招,孔钜一收招,对方吓出一身的汗,却又不敢相信的怔住啦!

 长耳公含笑道:庄主之招式果真深奥,不过,庄主之火候稍嫌不足因而无法沿对手之招式而化。

 庄主不妨聚劲于少,剑尖暂勿灌足功力,如此一来必可见招拆招及周圆美满,谨供庄主参考。”

 受教!前辈!请!

 那位领袖一气立即攻来。

 孔钜按照长耳公的指点施展不久,果真顺利地攻守著,众人皆是行家立即聚会神的观察孔钜的招式。

 如此一来,孔钜顿时成为教官。

 那位领袖攻守半个时辰之后,便因为持续面对强大的压力及耗损功力而立即喝道;独孤兄,请!

 另外一位领袖独孤泉立即振剑攻来。

 独孤泉的招式专走偏锋,而且速度甚快,孔钜接了六招之后暗叫过瘾之余,立即继续攻守著。

 长耳公见状立即安排二人准备接阵。

 没多久,另外一人喝句接招,便由左侧切入。

 独孤泉见状,便收招退去。

 他一会合原先之领袖,两人便专心研究孔钜的招式。

 晌午时分,孔钜又先后和二人拆过招立所吴云道:“歇会吧!

 孔钜立即含笑收招。

 长耳公呵呵道:“庄主进步甚多,可喜可贺!

 “铭谢常老指点。”

 “不敢当,庄主不妨控匀力道,因为庄主的力道常随著情绪而变化,若遇强大对手,恐会吃亏!

 “是!”吴云含笑道:先用膳吧r二人立即欣然返家陪诸女用膳。

 膳后二人陪家人稍歇,便返房运功。

 末初时分,他们一进庄院,便见众人已在练武,独孤泉更是和六名领袖来道:“参见庄主及夫人。”

 “各位免礼!”

 “在下先陪庄主拆招吧!”

 “行!”

 独孤泉送来一剑,使和孔钜拆招。”

 他们七人在方才研究过孔钜的招式,此时由独孤泉先攻,其余之人边观边低声研究如何对付。

 不久,另外一人已经持刀攻来。

 此人出自太极门,一套刀招既猛又生生不息地攻向孔钜,孔钜见状心中不由大喜,不过,他仍然控制自己的情绪及力道。

 长耳公含笑向吴云道:“庄主真聪明!

 “他就缺少似常老这样的明师。”

 “不敢!怒剑才是适当人选。”

 “怒剑章扬吗?”

 “不错!

 “他的确是剑道高手,他肯协助吗?”

 “你也明白他的怪脾气老夫也没有把握!

 “不!您老一定有法子,指点一下吧!

 “他一生嗜剑,若能以剑挫败他,或许有望。”

 “太好啦!您老认为阿钜该在何处向他挑战?”

 “端节吧!多让庄主磨练一阵子。”

 “好!谢谢您老之指点。”

 “你们此次外出,不妨去一趟‘天娇堡’。”

 “天娇堡?那批娘子军不好惹理!”

 两湖巡抚吴大人之夫人便是曾玉梅!

 啊!真的呀?您老…”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明白吗?”

 “明白,我们一定会去天娇堡。

 “顺便把天娇三秀娶回来。”

 “啊!有此机缘吗?

 “有!她们曾夸下海口,只要能挫败她们之联手,便够格娶她们,若能御女一个时辰,便是她们的老公。”

 “怪女人!

 “别怪她们,曾玉娇本身便是历经沧桑之人,记住,把三秀娶回来老夫便有办法发挥。

 “好吧!

 此时的孔钜又接战第三名领袖,此人双手持钓,招式繁复的施展著,孔钜仍然沉稳地攻守著。

 这天下午,孔钜便连败七名领袖。

 他愉快地告别众人,便返家用膳。

 膳后,他抱著儿子陪四女叙著。

 良久之后,诸童先后入眠,孔钜便带吴虹返房道:虹妹我只知道练武却劳你带六个孩子,谢啦!

 她立即搂他道:“我愿意!”

 他轻吻樱道:“谢谢你,虹妹!”

 “阿钜,你的双仍然如此炙热呀!

 我对你的情,永远不变。”

 喔!好阿钜!

 四片儿立即粘住啦!

 两人边热吻边爱抚著对方。

 两人的衣衫便似垃圾般被抛掉啦!

 不久她翻身上马道:“阿钜,别笑我。

 说著,她已经放动著。

 此时,无言胜有言,他干脆以她的双封住目己的嘴,他边边爱抚著她那更成人的体。

 良久之后,她微地向内一躺,他立即回身上马。

 他边攻边附耳低声道:“阿虹,对不起,我冷落你啦!

 “别如此说,我现在好多了。”

 “前阵子很难受吗?

 “嗯!空虚的,又又那个。

 说著,她不由脸通红。

 他爱怜的吻她及冲锋啦!

 一波又一波的猛攻使她舒畅。

 一番又一番的舒畅使她胡言语著。

 终于,她在哆嗦中呻及呢喃著。

 他锦上添花的再冲一阵子,方始注入“强心剂’,立见她呻地道:阿…钜…我好美…好美喔!”

 他便爱怜地温存著。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欣然入浴歇息。

 翌起,他在白天和那群剑道高手拆招夜晚则轮陪四位娇,四女得到滋润,心花怒放的更而啦!

 孔钜见状,更放心地拆招啦!

 瑞节时分,黄家姐妹再传有喜,孔钜欣喜地陪她们享用粽及水果,然后再去陪长耳公诸人。

 当天晚上,孔钜和吴云扮成一对中年人由山道离去,他们连夜飞掠于山区破晓时分,他们已经抵达祝融峰峰下。

 祝融峰属于衡山山系,听说火神曾在该处歇腿,因而得名,其实,它孕藏大量的刚气息,才是它正名之因。

 吴云和孔钜住入一家客栈,立即用膳。

 膳后,两人便服药运功及歇息。

 天黑之后,二人沐过浴,便默默用膳。

 膳后,吴云低声道:“我再把行动内容说一遍,你如果没记或另有疑问你可得要立即问明白。”

 “好”

 她立即低声叙述著。

 不久,孔钜点头道:“记住了,不过,姐姐多了一样“’!

 “这是最后一招,它叫做“美男计’,因为,怒剑有一位义孙女,她是他的唯一亲人,亦是唯一可以影响他之人。”

 “你不担心凤凰山上又多了一位女人吗?

 之至,人越多,福气越多。

 “行!这是你说的啦!别黄牛喔!

 “安啦!走吧!

 二人便联袂佯作外出散步。

 没多久,二人已经飞掠于祝融峰山径两人刚掠近半山,便看见山道远处有一座在院,岔道入口处更立有一块招牌。

 招牌上赫现“非请勿入”四字。

 孔钜一止步,立即摘下面具。

 吴云收下面具道:“先挑战再求技,必要时施展美男计。”

 孔钜微微一笑,便步入岔道。

 这条岔道是一条鹅卵石走道,除了两条车轮痕迹之外,便是蹄印,大部份地方皆长厚厚的青苔,足见罕有外人徒步进入。

 孔钜专挑青苔而行,他踩在润厚的青苔上,心中一想起要向怒剑这位顶尖高手挑战,立即一阵亢奋。

 不久,他来到一扇本门前,他由木门之漆光明亮,便知道有专人在保养于是,他立即敲门道:“挑战者驾到,开门!

 宏亮的嗓音配上语气,连他自己也满意哩!

 “刷!一声,一名老者已经掠门而出,只见他一拧便飘落在孔钜左侧三丈外,孔钜立即喝道;‘好身手.不愧为怒剑。”

 “哼!有眼无珠小于,吾乃敝上之仆也!

 “你只是仆人呀!”

 “哼!小子,瞧你相貌堂堂,想不到你也学那些家伙利用挑战而成名敝上没有心情陪你,你趁早离开吧!

 “哈哈!有眼无珠的下人,你太低估我啦!

 “哼!你虽有一些功力,能有何作为呢?

 “哼!你究竟要不要通报!

 “先过老夫这一关吧!”

 “好!出招吧!”

 “哼!小辈,你出招吧!”

 说著他已经攻出“盖世掌招”

 老者大意轻敌,不到三招,他已经狼狈地连退,孔钜哈哈一笑,收招道:“服了吧!你可以开门或入内通报了吧?

 “你…你是谁?

 “孔钜,孔老夫子之孔,金巨之钜,记下了吗!

 “哼!稍侯!

 “刷!一声,老者立即掠门而入。

 不久,老者即开侧门道:“请吧!

 “哈哈!你的动作真快哩!”

 说著,他已昂首而入。

 老者匆匆关门,立即率先掠去。

 孔钜匆匆一瞥,便见前院是细石广场,既无花本,也无凉椅,而且连任何一样摆设也是看不见哩!

 他跟著老者沿第一排房舍右墙角掠入,便跟著折入后院,立见一名老者坐在不远处的八角亭中央。

 老者一掠到亭前,立即欠身道:禀主人,挑战人孔钜到。”

 “宣读规矩!”

 “是!孔钜,听著,挑战之人必须先在亭后铁椅坐一个对时,若中途离去,视同挑战失败,必须绝四肢。”

 孔钜不由抬头向后瞄去。

 别急,你待会可以看个过瘾其次,若挑战失败,必绝四肢。”

 “坐过铁椅,便可以挑战吗?”

 “不错!来吧!”

 说著,老者已沿凉亭右侧行去。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