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六章 熊熊地火练奇功
孔钜跟著绕到亭后,便见亭后三十丈处有一张通体黝黑之铁椅它状似太师椅,却黑得泛出油光哩!

 铁椅周遭五尺径圆内不但寸草不生,也没有半粒细石,孔钜一见老者止步他立即跟著止步道:“就是它吗?”

 “正是!你若下跪请罪,尚可以离去。”

 孔钜哈哈一笑立即掠去。

 “叭!一声!他不但张腿入座,双手更搁在椅臂,他将部向后一滑,使逍遥地靠在冰凉的椅背上面。

 倏听“轧…”连响,他的双腕已被椅背下方冒出的铁环扣住,他刚啊了一声.双脚脚踝及部已经被铁环扣上。

 他刚哇一叫,颈项也被铁环扣住啦!

 立见老者平静行来。

 “吐!下

 “放心,此乃预防你中途逃去,只需你坐过一个对时老夫自会为你解开它们,同时好好侍候你一个时辰。

 “你别黄牛,否则,我会不客气喔!

 老者道句放心,突还如铁椅遥控一掌,只听“砰!一声孔钜已经连人带椅的向后滑去。

 立见铁椅方才所立之地面向上一翻一块厚铁板便翻落前方,接著,六块厚铁板亦迅速地回落在前一张铁板上。

 孔钜正在发怔倏觉前方冒出热气。

 他直觉地D气,老者已闪到椅后劈椅前进。

 “砰!一声,铁椅已掉入七块原铁板翻起之处,孔钜啊了一声,已经连人带椅地向下坠落,刹那间,他只剩下肩部以上部位在外侧。

 他震了一干,铁椅一停妥,便觉热气疾冲而上。

 他烫得啊了一声,立即叫道:“坑人嘛”

 “小子,我若是你,我会运功撑下去。

 “好!明夜再和你算帐。”

 说著,他已烫出一身的汗。

 他疾催功力四肢之铁扣已被震断。

 “小子,你敢毁宝椅。”

 孔钜一气便盘腿运功扳断颈上及上之铁扣道:“安啦!我明夜一定会教训你,你准备准备吧!

 说著,他已经催动功力。

 亭中老者起身一瞄,立即离去。

 不久,他已步入厅中,立见一位同样面貌及装之老者含笑道:“好久没人来送死了这小子死定啦!”

 爷爷,人家有些不忍心哩!

 说著,立见此人摘下假发及面具,赫然出现一张浓眉大眼,琼鼻及樱女子,她正是章婉君。

 婉君,她很帅吗?

 不是啦!人家十三年前瞧过那人被烤焦之后,迄今仍很难受,此人年纪轻轻;武功又不赖,人家才不忍心嘛!”

 不!这是吾立规矩近三十年来,已经超渡了十八人,这小子算是第十九人;若吾心软今后随时会有人来此地烦吾哩!”

 章婉君立即低头不语。

 婉君,你怎么不说话啦?

 “人家难过爷爷又不肯改变规矩,人家能说什么呢?”

 谈谈你此次游庭之感想呀!

 “算啦!人家没此心情,改天再说吧!

 说著,她立即离厅。

 此老者正是惊动武林,震动万教的“怒剑”章扬,他一生未曾对任何人有过笑容唯独对这位义孙女笑得出来。

 因为,他自幼便事事不如意,长大练武之后,更常吃败仗,等到他练成绝技之后,他为了端架子,当然一天到晚板脸啦!

 只见他喝完那杯香茗,便向后行去。

 立见老者来道:“参见主人!”

 “那小子怎样啦?

 “尚在撑著。

 “他若能撑过明午就升高三尺吧!

 “是!

 怒剑朝孔钜一瞄倏地双眼一咪,老者立即神色一变因为,他追随主人甚久他知道这正是主人出招的前兆。

 怒剑双目倏了,神光立即暴

 老者征了一下!

 原来,怒剑已由孔钜的白皙脸色发现有异,他注意之下便发现孔钜的修为已经进入返璞归真啦一他暗叫不可思议,便继续瞧着。

 不出一个时辰他发,立即入亭就座注视孔钜。

 此时的孔钜因祸得福啦原来凤凰教主昔时被吴云转注入孔钜体中的功力此时已经由沉淀于骨炉中逐渐的活跃出来。

 他天生九龙体,上周曾被功力冲开绝脉而导致七孔溢血,如今,绝脉周遭的碎膜已经开始松弛啦!

 这些碎膜一直阻碍孔钜功力之顺利运转,这正是他迟迟无法实通生死亡关的原因,如今即将“热”而解啦!

 孔钜浑然不知这些道理,他只知道他运功不久,便不再烫疼,他为了撑一个对时当然不停地运功啦!

 破晓时分;第一道阳光一上孔钜的印堂怒剑不由心地一顿的忖道“这不是五气朝元了吗?

 他不敢相信的眼。

 亭外老者立即入内行礼道:禀主人,您要漱洗否?

 “下去!下去!

 是!”“稍候,请姑娘来一趟!

 老者立即雁是离去。

 不久,章婉君一身女装前来,不过,她戴著大圆帽,帽沿更垂著二重黑纱,因为,她不肯让人瞧见她的真面目。

 她早已向老者探听孔钜,如今打老远的瞧见孔钜的俊脸蛋儿,她那古井般心田立即一阵震,她的步伐亦一

 怒剑见状,心道:“小丫头动心啦!这…此子是谁呢?当今武林有谁配调教出如此杰出的弟子呢?他是何目的o”

 他开始伤脑筋啦!

 章婉君一入亭,立即低声道:“爷爷有何吩咐?

 “仔细瞧瞧他、”

 她求之不得地立即注视著。

 不久怒剑起身问道:“用膳吧!”

 章婉君依依不舍地移开视线,便默默跟去。

 怒剑漱洗之后,立见老者前来行礼道:“请主人用膳!

 他一入侧厅,便见章婉君起身相

 二人一入座,立即用膳。

 膳后,怒剑入厅道:谈谈感想吧!

 “爷爷他已快要贯穿生死玄关啦!

 “还有呢?”

 “此人之来历及动机皆可疑。”

 “还有呢?吾之胜算如何?”

 “爷爷莫非失去信心啦?

 “不错!吾默察过他的鼻息除非吾以经验及把式取胜,否则,吾今夜只有五成的胜算,甚至会更低。”

 “爷爷万一落败岂非砸了英名””

 “长江后推前我必会归隐,倒是你,得预作安排!

 “不要,人家要、永远陪爷爷!

 “痴!”

 “若无爷爷,人家岂有今呢?”

 吾已逾七旬,来已不多,你别负青春。”

 “不!人家一定要陪爷爷。”

 不行!他若无问题.你便跟他走。”

 章婉君下跪道:恕婉君抗命!

 “痴,你越如此吾越牵挂,今夜越少胜算矣!

 输就输往后之日子反而清静,何必在乎呢!

 “不!此子乃吾今所见之奇才,你别失去他。”

 “万一他有阴谋,人家也要跟他走吗!

 “吾会清楚。”

 “其实他一定是好人。否则,他岂能扭过地火。”

 “呵呵!好丫头,你真会演戏。”

 “才不是哩!他即使是好人也得明白他的目的呀!

 “行!你问他吧!

 不要,人家不是厚脸皮啦。

 “行吾来问,不过,你得出点子呀!”

 “好嘛!人家立即去想点子嘛!

 说著她已经翩翩离去。

 怒剑暗乐道:“这丫头思啦!”

 夜深人静,地火仍然由怒剑后院地下涌出,孔钜体中之功力及老参已经完全被蒸发而出,夜空立即飘出异香。

 怒剑和章婉君已经在亭中看了一整天,他们方才回去用过膳,便又入亭观看,此时更是脸的愕怔及惊喜。

 只见她低声道:“此乃千年古参之味道。”

 嗯!他的来头一定不小。”

 爷爷该准备接受挑战了吧?”

 “不必,他至少尚须入定半天”

 “为什么呢?”

 “他体内沉淀之补药刚发出来,他尚需进一步淬化。”

 “爷爷!他会一气呵成的贯穿生死玄关吗?”

 “不错!今后,他天下无敌矣!

 “他若是败类,怎么办?”

 “丫头。你忘了自己说过的话吗?败类经得起地火吗?”

 “讨厌!爷爷专会扣人家!

 “丫头。去搬一坛白干来吧!

 章婉君立即含笑掠去。

 不久,她以右手托著一大坛酒行来怒剑一接过酒水.立即沉声道:“年轻人,渴了吧?

 吾赏你一坛酒。

 说著,他的右掌已按向坛底。

 坛口之泥封向上飞去,酒箭已经带著酒香去孔钜一张口。酒箭立即入。

 章婉君低声道”他一张口真气岂非出啦!

 怒剑脸笑容地摇摇头,并不吭半句。

 不久,坛内之酒已光,怒剑便含笑注视著。

 孔钜一合口立即又催动功力。

 立见他的顶门“天灵”冲出道蒸气,章婉君不由失声道:“爷爷,他…”话一出口,她立即警觉地住口。

 怒剑方才亦一阵惊喜,此间反而平静的道:“别大惊小怪。”

 章婉君立即轻轻点头。

 不久,孔钜的全身一直冒出酒气,而且滚滚向上涌出,章婉君瞧得目瞪口呆,一颗芳心更是剧跳不已!

 她简直爱死孔钜啦!

 怒剑更是双手握拳,咬牙忖道:“吾诀不能和此子为敌!

 两人在此激动,孔钜的体中更是激动,因为,由于酒已经使孔钜的功力再度添增活力,而目是强劲的活力。

 他体中之杂质便被活力排而出,化为热气飞逝啦!

 良久之后老者前来行礼道:“禀主人,一个对时已届,是否…”

 “你来得正好,你好好准备明午招待孔钜吧!”

 老者立即应是退去。

 天终于亮啦!孔钜的周身不再冒出热气,他的脸色亦白里透红,他的功力已经成的溶合运转著。

 怒剑吁口气道:“行啦!”

 “啊!爷爷天亮了哩!”

 “你累了吧!回房歇息吧!

 “不!不累!

 不行!别太亢奋,你至少得返房运功。

 她应句是立即依依不舍离去。

 怒剑口气,便在椅上运功。

 隐在远处山上的吴云瞧到此刻,便欣然离去。

 此时的孔钜全身舒畅,而且功力通天下地般畅通无阻他心知自己已经贯穿生死玄关,他不由一阵暗喜。

 不过,他心知目前是最重要的时刻,他在目前运功一个时辰足以抵上后运功一天,所以,他更专心地运功。

 不久,他已入天人合一之飘渺境界,那些足以烫死人之地热高温反而变成微风宜人的气息哩!

 晌午时分,章婉君前来一瞧,不由眉开眼笑。

 怒剑收功一瞧,便指向前面。

 不久两人已经返厅,立见章婉君道;‘爷爷,他已贯穿生死亡关哩!”

 “不止,他已天人合一啦!

 “何谓天人合一!

 “来去如风,水火不侵兵刃难损。”

 “真的呀!他岂非天下无敌啦!

 “颇有可能,他目前会持续运功,别去干扰他”

 好,爷爷要和他此剑吗?

 “当然要,吾一生苦无对手呀!太好啦!

 “爷爷人家之事?”

 “什么事呀”

 “讨厌!讨厌啦!”

 “呵呵!你希望吾帮什么忙呢?”

 “讨厌!讨厌啦!”

 说著她已经睑通红地离去。

 怒剑睑一沉,立即沉思著。

 孔钜足足入定十天,仍无动静,章婉君盼夜窥迄今她甚至经常单独在夜晚偷偷去看孔钜哩!

 这天晚上,一阵雷电加之后,大雨立即洒下,章婉君注视孔钜良久,她按捺不住地去敲怒剑之门。

 立听怒剑在房内道:“沉著些,老天有意考验他,不会有事啦!”

 她立即脸红地返房。

 没多久,雨势渐歇,由于方才大雨灌入地热槽内,此时热气滚滚冲上孔钜便似置身于“三温暖”中。

 他却夷然不动地入定著。

 半个时辰之后大雨再下,而且持续二个多时辰,地热和雨水之下,孔钜的全身已经完全被笼罩了。

 天亮之后,雨势已歇,章婉君迫不及待地前来现场,立见孔钜似一朵莲花般冉冉地向上飘起。

 目睹奇景的她,不由大自暴瞪。

 风一吹,孔钜周身的衣衫便似棉絮般飞落他的全身一,章婉君正好瞧见他的下体了。

 她脸红的立即转身离去。

 孔钜的衣衫早已在他坐上铁椅被地热蒸烘,又被他的功力挤成为碎片,如今一青光,他根本不知道。

 此时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达到天人合一的平衡状态,他被热气一冲出,晨风又一吹,他方始醒来。

 他乍见自己在上空不由一怔。

 他向下一瞧,便发现自己的体。

 他一脸红身子便下飘。

 倏听一声:“接住!一条长巾已由窗口来。

 孔钜探手一抓,便包住下体。

 他一伸足,便站在地上。

 怒剑沉容前来道:“你通过初试了!

 我…谢谢您老赐酒!

 “小事一件,屋内有新袍你先净体穿上,俟你用膳及歇息之后未时在前院比武吧!

 “是!

 立见老者快步前来道:“公子请!”

 哈哈!你要侍候我一个时辰吗!

 “遵命!

 免!你下山替我买一套衣靴吧!

 “孔公子,它们皆已在客房候您。

 哈哈!果真不赖章老,谢啦!”

 说著,他立即行去。

 不久,他一入房便见房内甚为华丽而且也摆妥浴具及新衫,他立即含笑道:“不错!很好!”老者陪笑道:小的在对房恭候公子吩咐!”

 很好!

 老者立即行礼退去。

 妈的!礼多必诈我得小心些!

 他有过“坐霸王椅”的经验,所以,他小心的检查浴具及新衫.良久之后,他方始欣然沐浴。

 浴后。他已有饥意,立即迅速穿上内外衣及靴袜。

 他活动手脚道哇合身哩!有眼光!

 房门一开老者已经陪笑道:小的已在对面房内备妥美酒、佳肴及水果,此地由小的善后请公子用膳。”

 你没在酒菜掺东西吧?

 小的不敢,公于若有不适。小的愿意自裁谢罪。”

 孔钜哈哈一笑,立即离房。

 他一步入对面房中,便见桌上摆著三汤、八菜及一壶酒和六盘水果,他不由晒笑道:

 “哇!他们在喂猪呀?

 他一入座,立即遍尝佳肴。

 不久,他已在他最喜欢的”龙凤八珍汤内舀出一个小油包!他好奇地打开一瞧立即瞧见一个小纸团。

 他一拆开纸团,立见:“孔钜可喜可贺,要她,我仍在客栈候你,云。

 他不由暗乐道“哇!姐姐既然同意,我便可以放手做啦!

 他碎字条便和汤入腹中。

 不久,他欣然用膳。!

 半个时辰之后,他愉快地道:“我吃啦!”

 老者立即人内陪笑行礼道:请公子返房歇息小的会请您参加比武。”

 很好!”他一返房,立即和衣躺下。

 他坐了十余天如今一躺子,便欣然摊开四肢。

 不久他已经悠悠人眠啦!

 一个时辰之后,老者敲门道:请公子准备赴前院比武。

 孔钜呼口气,立即站在榻前整理衣衫。

 不久,他一入前院,便见怒剑冷立不动,老者刚平捧两把剑陪立于一旁,他立即停在怒剑的六丈处。

 怒剑一抬掌,便遥遥一按再翻掌一招,老者手中立两把剑立即迅速地飞向孔钜及怒剑了。

 孔钜喝句:“好手法!立助抓向剑柄。

 他一抓住剑把,剑鞘便继续朝前飞去。

 只见他旋剑挥动三招,剑路不但倒飞而来,而且准确的套上剑身,孔钜便含笑轻抚著剑鞘。

 怒剑沉声道:“你只需支撑盏茶时间,便算你胜,你若负伤或身亡,咎由自取,吾甚至会让你曝尸荒林中。”

 孔钜点头道;”同意,你若败呢?

 “你莫非另有所求?

 “不错!我希望您老指点剑招三天。

 喔!太矛盾了吧?

 “不矛盾,我即使胜您老,亦需要再进。”

 “吾不同意!

 “为何不同意?

 “败将岂配指点胜者?

 “非也!术各专攻矣!

 “这样吧!先比武吧!

 “也好请!

 “出招吧!

 “小心啦!

 刷!”一声,孔钜疾闪而去,乾坤九招更是火攻而出,耀眼的剑芒伴著窒息般气劲立即疾卷而去。

 怒剑振剑疾砍猛削,立即突破剑劲。

 孔钜喝句。”不赖!”立即续攻。

 怒剑以攻止攻,立即似奔雷般攻来,他的招式既疾,力道又猛,大开大阖,浩瀚之气立即疾卷而出。

 孔钜喝句:“高明!便放出八成功力。

 当他攻到第九招,怒剑已经把式微孔钜存心以利用怒剑的招式加强自己的应变,所以他便以六成功力攻出第一招。

 怒剑疾攻六招,果然扳回劣势。

 不过孔钜立即以七成功力攻出第六招。

 两人便闪电般攻守著。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仍然不分上下,倏见怒剑的招式一变武当派的九宫剑招”居然已经由他的剑上出现啦!

 孔钜早已由秘笈学过破解“九宫剑招“之招式,他疾放六招之后,怒剑不但落居下风,而且连连后退。

 孔钜进不久,怒剑又攻出自己的“奔雷八式”

 孔钜以六成功力“放水’不久,怒剑便稳住局面。

 没多久,他又攻出点苍派的“灵鹫剑稻”孔钜接了二招之后,立即见招破招,不久怒剑又连连后退啦!

 怒剑只好又施展出“奔雷八招’。

 孔钜当然又“放水”啦!

 怒剑有心探孔钜之底,所以,他虽然连连被破招,却仍然配合“奔雷八式”依序施展各派的招式。

 黄昏时分他已经施展完各派招式,他不但—一被孔钜破解,而且一次比一次迅速的被破解,他不由暗急啦!

 此外,他接连拚斗二个时辰,后力已经有些不继呀!

 孔钜却仍然适可而止的怒剑出招,如今,他已经发现怒剑有些吃不消,故是,他立即将功力降为五成。

 又过了一阵子,怒剑喝句:“住手!便向后掠去。

 孔钜哈哈一笑,使反手抛出利剑。

 卡!一声,利剑已经入斜于地面之剑鞘中。

 怒剑呼口气道:“吾服输矣!”

 谢啦!您老愿意指点否?”

 “你需要吾指点什么?

 “如何身剑合一?

 怒剑立即皱眉不语。

 孔钜道:“在下虽然侥幸获胜,却只是全仗招式及功力,您老的剑道素养的确值得在下仰慕及学习…。”

 “你我非亲非故,吾何必如此做?”

 “在下如何和您攀亲结故?

 “晤!你急于练剑道哩!

 “不错!

 为什么?

 “此乃习武者之至高目标呀。”

 “此亦是除恶及行恶之利器。

 “在下似是行恶之徒吗?

 知人知面不知心。

 “有理!罢了!在下打扰!

 说著,他一拱手,便离去。

 怒剑怔了一下,道:膳后再走吧!

 “心领!告辞!

 说著,他已掠向夜空。

 章婉君见状,不由急掠出来。

 怒创见状,急道:“站住!”

 孔钜见状,不由暗笑!

 他站于墙头,道:您老有何指教?”

 怒剑道:吾依你,你娶吾义孙女…。”

 章婉君立即脸红地止步。

 孔钜摇头道:“抱歉!在下已有四及八子!

 章婉君全身一震,立即注视孔钜。

 怒剑怔道:“真的?

 “的确,在下来自湘西凤凰城,您老可以去求证告辞!

 说著,他已掠去。

 章婉君全身连抖,她努力的克制,泪水却仍然溢滴而下,只见她以双手一捂脸,立即匆匆奔返房中。

 怒剑脸色一沉,却望着夜空沉思著。

 且说孔钜一掠即远达八十余丈,他刚再掠起,倏见一锭银子由右后方疾而来,他立即止步接住银子。

 人影一闪,吴云已扮成中年人掠来。

 “姐姐怎么来啦?

 “我放心不下呀!戴上吧!

 说著,她已执面具为孔钜戴上。

 “姐姐,你知道我改变方式了吧?

 知道!高明,这叫做擒故纵他们一定会去凤凰城探听你,他们一探听,你便又多了一位娇啦!

 “谢谢你的支持!

 “你已贯穿生死玄关了吧?

 是的!起初,我险些被骇坏啦!

 这叫做因祸得福,你真有福气。”

 “全仗姐姐的支持及协助。

 “免了吧?咱们返客栈吧!

 “好!

 两人便联袂掠下山。

 不久二人一返回客栈,吴云立即吩咐小二送浴具及酒菜。

 不久,他们已经沐过治及欣然用膳。

 膳后她留下一锭金元宝,便和孔钜外出散步。

 没多久,他们便掠入山区只见他搂著她的纤便横抱而起,她欣然一笑,便将双手搭上他的肩背。

 他一掠即逾八十丈,而且越掠越快她不由笑道:这才是真正的疾逾闪电阿钜,咱们天亮便可以抵达西湖啦!”

 “真的呀?

 错不了你识得路否?”

 “朝东南方前进吧!

 “不错!

 孔钜身轻似棉的飞掠前进,他的功力起转越顺利,速度也越来越快,他只要发现对崖有落脚处,立即掠去。

 他便在崖、峦间飞掠著。

 一向胆大的吴云见状,不由也频频提醒他小心哩!

 破晓时分,他们已经掠近杭州城,吴云一跃落地面,立刻低声道:“跟著赶集的小贩们入城吧!”

 二人便含笑行去。

 没多久,他们一入城,立即入客栈漱洗及用膳。

 膳后,二人便运功歇息。

 午后时分,二人赴前厅用过膳,使雇车赴西湖。

 西湖胜景驰名全国,马车一入西进,使沿湖畔大道缓缓前进,孔钜二人掀起布帘,便愉快地欣赏胜景。

 西湖甚广,一个多时辰之后,马车一经过雷峰塔,吴云便指著远处林木中之琉璃瓦庄院。

 孔钜明白该处便是天娇堡,他立即沿途注视著。

 不久,他已由岔道口瞧见远处的宏伟庄院,吴云立即低声道:“堡外不会有人守门的人在门后。”

 “咱们今夜去瞧瞧吧!”

 “也好!

 二人任由马车驰了一周入城之后,使联袂下车。

 吴云打过赏,便和孔钜返同客栈用膳。

 膳后,二人在房内散步不久,使上榻运功。

 末初时分,杭州街上已经空无一人,嚣闹一消失,连野犬也消失不见,不久,孔钜已和吴云联袂出城。

 吴云在前抄捷径而掠,不久,二人已近天娇堡,立见吴云指向右前方之树干道:瞧见那细线否?若碰上,它堡内立即知道。‘“真的呀?”

 “它另有一条引线埋在地下再由墙下入堡,线端及响铃一起系在壁上外人只要碰到它,便会牵响铃声”

 “高明,不过,等她们闻铃声赶来之时,对方已离去呀!”

 “不!此线浸过麻药,可以困人盏茶时间。”

 “哇!厉害,咱们避开它吧!”

 “小事一件,来!

 她一牵他,使贴线掠去。

 眼前景物倏变,立即一片黝暗。

 她一止身,立即低声道:咱们已入阵式之中,这是一门深奥的知识,我以后再告诉你,你别吭声,我会带你走。

 说著,她便牵他忽左忽右,倏前忽后地走动著途中,她又牵他掠过六条线,孔钜方始再见到景物。

 孔钜乍见自己已在高墙前便回头望向身后。

 只见林中景物依旧,根本没有暗处。

 吴云却在方才一停身便侧颊贴耳于地面聆听著。

 不久,她朝上一指,便靠入他的怀中。

 孔钜会意地抱起她,使飘墙而入。

 她向左侧一指,他便撑飘向左侧。

 不久,他已听见急促的声及“战鼓”声,他一听有人在“玩’。他刚怔了一下,她却朝前方一指,他只好飘去。

 没多久,他已停在一棵树旁,她一滑落地面,便贴树瞧去,立见两位妇人全身赤的互搂及扭顶著下体。

 只见她们的下体似有一,两人扭顶之中,状甚销魂。

 吴云立即附耳低声道:“上面之妇人便是天娇堡堡主曾玉娇,下面之妇人是总管钟玉彩,别出声。

 二人瞧了一阵子,二妇方始逐渐由扭项改为动著。

 良久之后,上面之妇人一爬起,立即由下体拔出一

 她向外一仰躺,立即喔了一声。

 二妇四肢一张,妙处立即尽现。

 孔钜一阵脸红,立即闭目。

 只听外侧妇人道:滋味不错吧?

 “嗯!堡正不逊须眉矣!”

 全是姓吴的坑吾,如今,他逍遥哩!”

 他也是为了大局呀!

 “算啦!他已享尽荣华富贵他忘了这些啦!

 “不会啦!他前天不是才陪二堡主来见堡主吗?”

 “哼!他们越恩爱,我就越火大!

 “唉!昔年也是堡主成全他们呀!

 哼!吾只是客套,他们竟一口答应真可恶!

 为了大局忍著吧!咱们得探听吴钜哩!”

 别理地,他自己判断错误,致使二十顷良田被吴钜以低价买走如今一涨价,就让他好好的懊恼吧!

 “他也是在为大局筹款呀!咱们只需找出吴钜再加以控制,数千万两黄金使落入咱们的掌中啦!

 “人海茫茫如何找呀?

 “杭州多殷商及富户,咱们可以多方面寻人。

 “你去搞吧!吾没兴趣!”

 “堡主别闹情嘛!

 “改再叙,难得今夜轻松一下,别坏了心情。”

 “是!霸拳结盟之事,堡主决定否?

 “算啦!吾没兴趣!

 “可是,姓呈的希望本堡接近霸拳,再以女及药物控制他呀!

 “谈何容易,霸拳岂是省油的灯。

 “三秀一出马,必可建功。”

 “不行!不能如此糟蹋她们。”

 “养兵千,用于一朝,堡主在她们身上投下无数的心血呀!

 “不!吾对姓吴的寒透心啦!吾在必要时会让她们离去。

 “别如此呀!她们一走,本堡便无接班人呀!

 “散了吧!吾寒透心啦!

 “改再谈吧!”

 “玉彩,你想不想男人?

 “这…想!

 “咱们出去随便个男人玩玩吧!

 “堡主方才不是已尽兴吗?”

 “差远矣!全是姓吴的坑惨吾矣!

 “属下代劳吧!”

 “算啦!火气越磨越旺,你若不走,吾自己出去。”

 “好吧!

 二妇立即匆匆起身著装。

 不久,二人戴上妖治少女面具,立即启门离去。

 吴云低声道句:“别动!便跃窗而入。

 她小心地开启木柜夹层,立即搬出一个小箱。

 她开箱一瞧,立即夹箱掠出。

 她向外一指,便靠入孔钜的怀中。

 孔钜会意地抱起她,便向外飘去。

 不久,二人一出墙外,她便一手夹箱,一手牵他行去。

 良久之后,二人走出阵式,她便向城内一指。立即靠入他的怀中,他会意的抱起她,便闪电般飞掠而去。

 没多久,他们已经返回客栈,她追不及待的打开小箱立即取出一叠叠崭新的银票,再迅速清点著。

 良久之后,她欣然在桌面写道:“这三千万两黄金银票乃是官方银庄出具,咱们今后可以在各地银庄领用。”

 “不过,她们一发现失窃,必会通知官方银庄注意银票之主,所以,咱们先让她们空着急两三年吧!”

 孔钜立即轻轻点头。

 “要不要看她们玩男人?

 “免啦!

 “咱们明早再从容离去以免引起客栈人员之怀疑!

 说著,她已收走小箱。

 二人相觑一笑便上榻歇息。

 此时,正有四名中年人由城郊摇头叹息返城,这四人刚刚从赌场输光而返,他们同是天涯“扛郎’,彼此叹息而行。

 倏见前方林中走出二名女子,他们吓了一跳,立即止步。

 二位女子一拉开上衫,便各出一对丰的Rx房,此四人怔了一下不敢相信地急忙双眼。

 二名女子格格一笑,便走向右侧林中。

 她们边走边衣,那四人立即快跑前进啦!

 她们虽然踩著碎步,那四人却久久追不上,良久之后,她们抛掉衣物便已经粉腿大张地躺在草地上。

 二位中年人立即端快跑前进。

 他们一入阵地立即冲锋陷阵。

 二女立即放合著。

 另外二人慢了一步,只好在旁观战啦!

 没多久,一名中年人呼呼地哆嗦著,只见那女子将他推开,便朝站在一旁的男人一招手对方立即欣然上阵。

 没多久,最后一名男人也上前接战啦!

 “赌场失意,情场得意,那二名过之中年人便躺在地上回味著。

 他们赌了大半夜,此时又玩了一场,便累得躺在草地连瑞啦!

 没多久另外二名男人皆已发,只见二名女子朝他们的背心一按及捂住他们之嘴,他们便成为枉死鬼。

 另外二人刚一怔,已经各被一具尸体砸中。

 二名女子上前如法炮制,鬼门关便又多了二位枉死鬼。

 二女互视一笑立即倒下化尸粉。

 当她们穿妥衣物之时四具尸体已化成黄水啦!

 她们微微一笑,便联袂离去。

 凤凰城久违啦!孔钜及吴云在破晓时分由山上返回家门便见吴氏和吴虹在院中练剑,二女乍见有人,立即收招。

 孔钜迫不及待地立即摘下面具道:“娘阿虹!”

 二女立即欣然来。

 吴云摘下面具,便迳自入内。

 不久,她已将那箱银票放入地中,她俩便由凹池捞出三种灵物送入口中之后,便坐在凹池旁专心的练功。

 孔钜刚和吴氏二人聊了几句,便见黄家姐妹含笑出来孔钜一见她们的隆凸腹部,不由泛笑招呼著。

 二女便欣然前来招呼著。

 孔钜问道:“又在盖房子啦!

 吴氏含笑道:“常老打算加建两座在院供后使用。”

 “好呀!

 “阿钜,你似已贯通生死玄关啦!

 “不错,说来有意思的。”

 他一入厅,便喝口香茗及叙述向怒剑挑战之经过。

 吴氏听得心花怒放道:“怒剑必会来探听。”

 “由他去吧!此地没事吧!”

 “又有三百余人前来投靠他们天天练武哩!

 “很好呀!大家更安全啦!

 “是呀!亲家更放心啦!

 “不错!

 “你先去漱洗,再用膳吧!”

 孔钜立即入房沐浴及漱洗著。

 不久,吴虹入内为他著装及梳发道:“亲家在八天前过四十五岁生日时,曾经在庄院宴请常老及大家,热闹哩!”

 “我真失礼哩!

 “无妨,亲家不会计较此事,常老送了不少灵药要供孩子们培元固体,你若遇上他,再当面致谢吧!”

 “好!他太照顾咱们啦!”

 “德弟将于下月十五成亲哩!

 “太好啦!新娘是陈姑娘吧!

 “正是!他们可谓门当户对矣!”

 “太好啦!届时一定够热闹。”

 “当然!

 倏听“爹!”爹!唤声,便见四童已经联袂入内行礼,孔钜笑呵呵地上前抱著他们嗅吻著。

 “不久?黄家姐妹与二位侍女已抱入四童。

 孔钜便—一上前抱著四童。

 他逗了良久,方始陪诸女用膳。

 膳后,他便提食盒进入地

 吴云闻香一收功,孔钜使搂著她道:用膳吧!”

 “陪我吃一些吧!

 二人便欣然用膳。

 “阿钜,自今起,你在地练剑,同时研阅凤凰教主破解各派之招式吧!”

 “好!包括掌、指功吗?

 “当然,这些秘笈必是他汇合无数人之心血而成,你已经由怒剑身上得到证实,今后更应该积极进。”

 “行!”

 膳后,她便抱食盒离去。

 孔钜果真到铜箱旁翻阅秘笈,这些秘笈乃是凤凰教主昔年选定五百人针对各派秘笈提出破解之招。

 这五百人之中有三百八十七人是教外之武林高手他们分别在软之下终于汇聚完成草稿。

 凤凰教主亲自校正及补充之后,他也不对外宣布,他将秘笈封存于地,打算在他金刚不死时,出来吓武林人。

 如今全部便宜孔钜啦!

 孔钜乍获此宝,立即一头钻进去啦!

 他除了用膳之外,一直专心研读及练习秘笈之招式,吴云也知道他正值重要关头,所以,她们也不去干扰他。

 这天下午,长耳公来见吴云道:“怒剑爷孙只距本城六十里。

 吴云含笑道:“他们终于沉不住气啦!

 “呵呵!让他们自己去探听吧!

 “不错!黄亲家将于大后天中午娶媳妇,他已为大家准备了席次,已中时分,带大家一起去道贺吧!”

 “没问题,又可以喝喜酒啦!

 “顺便展现大家供怒剑瞧瞧!

 “正是!对了!老夫上次所提吴如舜今年曾赴杭州之事,昨天又传出他再到杭州之事,莫非天娇堡出事啦!

 吴云忍住暗笑道;会吗?或许另有他事吧!

 “不!两湖水军正在训,若非急事,吴如舜不会离开,吾一直怀疑他有问题,这一次非搞清楚不可!”

 “小心些,他们皆不好惹哩!

 “放心,吾这些手下稳得很,庄主有何进展啦!

 “突飞猛进,进千里!

 “很好!庄主后必是一代宗师。

 “得仗您老持续支持哩!”

 “呵呵,老夫乐意沾光矣!

 “谢谢!江湖现况如何?

 “大家已经不再为莫干神剑发疯,霸拳又添了三千余人,目前已南下至滇川收高手,他后必为祸江湖”

 “无妨,他反而为阿钜造势。

 “不错!庄主只需消灭他们,必可稳坐龙头宝座。

 “呵呵!是呀!对了,武汉三城的地价涨了一倍了。有人发财了!

 吴云低声道:“我要赚十倍。

 天呀!可能吗?”

 “你瞧我的吧!

 “老夫拭目以待!

 “这是一场世纪豪赌我稳胜,对方会不会输得很惨,全看我的高兴”

 “别把百姓拖下水。

 “放心,安分守己的人足以承受。

 “夫人是曾老,宜适可而止,老夫告退。”

 说著,他立即离去。

 吴云双目连眨,立即陷入沉思。

 黄昏时分怒剑及章婉君扮成一对中年父子进入凤凰城,二人在街上及凤凰河畔逛了一阵子,方始住入凤凰客栈。

 二人浴后,便入前厅用膳,立见黄府管事正在向掌柜道:“姑爷他们将在你这儿招待山上那些人,好生准备佳肴吧!”

 “是!早就安排妥啦!”

 “此乃少爷大喜之宴,难得姑爷肯拨空前来,别失礼!”

 “是!下人皆已训练妥当。”

 “很好!我走啦!

 说著,管事立即离去。

 立见一名酒客向正在送来佳肴之小二道:“阿德,你们公子娶陈姑娘,听说你们员外要摆一千桌,真的吗?”

 “的确,届时请周大爷来喝喜酒。”

 “哈哈!一定来,我只是不明白为何要设宴一千桌呢!

 “山上的英雄便有二百桌呀!

 “原来如此,对了,那批人一天到晚挥刀舞剑,干什么呀””

 “他们准备保护咱们啦!周大势或许没有注意到本城已经好久没有劫盗事件,全仗他们在保护呀!”

 “真的呀?是阿钜养他们还是黄员外?

 “是小的之姑爷。”

 “阿钜便是阿钜,什么‘小的之姑爷’嘛?”

 “不!他值得敬佩!

 “少来,一位没人要的弃婴,又是看守坟墓的人有何出息呢?

 “周大爷可能有误会矣!

 “算啦!下去吧!

 小二立即应是离去。

 立见中年人身前之青年道:“大叔阿钜济助贫民之事,众所皆知,你何必因为小臣未娶到黄姑娘而不悦呢?”

 “哼!天下之便宜皆让他占尽啦!

 “人各有命,他的确样样比小侄行呀!

 “哼!我怀疑他济助贫民之财路。”

 他那大房是位富家千金呀!

 “别提她,我看不惯她那走路模样。”

 二人便默默用膳。

 怒剑一人听至此,便继续用膳。

 不久掌柜亲自张贴公告于大门口及厅中,公告言明凤凰客栈为了招待黄陈喜事之贺客,将于后天停业一天酒客们陆续八厅,他们瞧过公告,皆含笑入座。

 他们谈来谈去,话题皆是这一段门当户对的婚约。

 怒剑二人膳后,立动返房交谈著。

 四上午,他们便沿著山道登上凤凰山,他们透见黄氏墓园及“孔家庄”立即心中有数的行去。

 此时,三万余名之人正在孔家庄旁空地搭建庄院他们边干活边哼歌,因为他们每天多领二成的“加班费”呀!

 此外,他们能为孔钜建庄,心中也很呀!

 怒剑二人并未多看工人们几眼,因为,他们已经瞧见那些在孔家庄广场拆招之人们以及那批人之招式。

 怒剑站在一块大石上,注视他们。

 章婉君低声道:“爷爷,这些人的武功路子颇杂哩!”

 “嗯!的确,它们至少涵盖了三十个派别,”

 “他们怎会在此地?

 “多看一阵子吧!

 他们便默默瞧着。

 此时的吴云亦在黄氏墓园的房中凭窗注视怒剑二人,她的脸上却漾著神秘又得意的笑容。

 良久之后,怒剑二人一登上山顶立见怒剑道;百年前凤凰教在此地称尊天下,它的风水果真颇佳哩。”

 “爷爷,山下之凤凰城依山环水真美哩!”

 “不错,四周之良田更是规划周延哩!

 “爷爷,山之孔家庄是他之庄院吗!

 “不一定,咱们慢慢看吧!”

 “爷爷那些人方才所说之阿钜,是不是他?

 “别急,慢慢看多听吧!

 “嗯!”他们又赏景一阵子,使步向工地。

 他们利用喝水之机会,便和歇息中之工人们聊著。

 没多久,山上送来点心,工人们立即欣然取用。

 怒剑问道:“孔任主为何一再建庄院呢?

 “孔庄主好客,此地预留来招待客人呀!

 “孔任主之客皆似目前在中之人吗?

 “不一定啦!

 章婉君沉声问道:“孔庄主之大名为钜吗?”

 “是的!你也听过庄主之大名呀?”

 “是的!听说他常济贫哩!

 “是呀!以前一直以无名氏将黄金或白银送入县衙,再留信请县太爷济贫他至少已支用十万两黄金哩!”

 “难得!他富有哩!

 “不!他娶了三位富家千金之故。”

 “他有多少房室呀?

 “四个她们皆亲如姐妹,真难得!

 “她们如何定尊下呢?”

 “庄主皆视她们为正室,并无尊下之分呀!

 “难得的!”

 “尝尝点心吧!

 “谢谢!不饿,听说孔庄主原是弃婴,是吗?

 “的确,他是黄员外由庭拾回,当时,他只有数月大随著一条小舟单独漂流,幸亏员外救了他。”

 “他为何没姓黄呢?

 “他的身上有块金牌,上面用著『孔钜弥月’四字呀!”

 “原来如此,你怎知此事?

 “员外早在二十年前便悬赏托本城及庭附近之人代为寻访庄主的身世,可惜,迄今仍无消息。

 “在主自幼便在员外府中长大,员外让他识字他也勤快的,所以,他们才能结成今的善缘。”

 “大叔口仁德,想必是本城之善人。”

 “不敢,本城没有恶人啦!你可以去探听呀!”

 “凤凰原本吉祥,你们住在凤凰城真有福气。”

 “哈哈!说得好,咱凤凰城原本有一千余户贫户,经过庄主的济助,我又提拔他们来干活,如今没有贫民啦!

 “可喜可贺大叔功德不小。

 “哈哈!不敢,我只是向庄主学习而已。”

 “见贤思齐,不简单。

 “哈哈!小事啦!

 “隔壁那些人是庄主雇的吗?

 “不!不!他们全是自动前来,他们不拿一文钱哩!”

 “他们为何来此?

 “庄主之济贫引来他们,如今,他们在保护本城哩!

 “你们何须保护呢?

 “前年,有数千万人在山上找什么神剑,结果天天杀来杀去,最后留下一些人在此养伤,那知那些人杀了不少老乡哩!

 他立即叙述那十三名黑道大物入黄家劫杀之经过。

 “原来如此,这些人伟大哩!”

 是呀!这些时先后又有三百余人自动前来所以,庄主夫人才决定多盖两栋庄院,俾大家住得舒适些。

 “原来如此庄主要养这些人吃力哩!

 “不会啦!员外把一半家产送给庄主,大夫人又有不少的陪嫁,听说她还在别处存了不少的黄宝哩!

 “真的呀?大夫人叫何芳名?

 “吴云吧!她为人和气的,遇事最具魄力,大小事皆由她做主,另外三位夫人皆心服口服,庄主真有福气哩!

 “她是本城人吗?

 “不是,听说她是洛人。”

 “晤!她和庄主如何结缘呢?

 “她来此游览,才结识庄主,庄主在守墓园哩!”

 “晤!她真是慧眼识英雄哩!

 “对!大家都如此说此外,她有旺夫运,庄主才会成功哩!

 “有理庄生有福气。”

 “对!抱歉!我得去干活啦!

 “请!

 不久他们在郊区向贫民们探听孔钜啦!

 他们耗了一个多时辰,他们由男女老幼口中所听见的孔钜皆是仁善,肯干的大好人,他们便默默离去。

 不久,他们返回客栈前厅用膳倏见三名老道士联袂入内,怒剑双目神光一闪即逝立即以模写出“海天三道’。

 章婉君双目一亮,立即轻轻点头。

 不久,三名老道一入座,上听一人道:“半席素斋。”

 “是!请三位老神仙稍候。”

 “不敢!小施主为何有此一说?

 “咱们黄员外一再吩咐小的诸人要如此称呼老神仙。

 晤!黄员外?是哪位?

 “本城首富呀!咱们少爷明午成亲,老神仙莅临。

 “恭喜!贫道三人只是路过而已,不便久留。”

 “是!小的先告退!

 老道递出一锭银子道:“余下之钱供小施主喝茶吧!

 “不可!不可!小的该供养老神仙呀!

 呵呵!贫道心领,下去吧!”

 “千万不可,小的告退!

 说著,小二立即快步离去。

 立听右侧老道低声道:“由小看大黄员外必不凡,吾人不妨逗留一

 嗯!好!

 不久六道素菜及白饭香茗已经先后送来,立见掌柜前来道:“二位老神仙尚需添加菜肴否?”

 “足矣!

 “员外欣闻三位老神仙莅临,此刻已动身来此,请三位老神仙慢用。”

 “惊动员外,罪过。”

 “客气矣!三位老神仙慢用。”

 说著他立即行礼退去。

 原来奉命监视怒剑之六人在发现此三名老道之后,立即指点掌柜及小二,然后去报告长耳公。

 长耳公一告诉吴云,便建议让孔钜认识三道。

 此时,孔钜正由吴云梳发及吩咐著。

 不久,他已入黄家向黄员外低语者。

 黄员外含笑点点头,使和孔钜出门。

 远处的吴云不由暗笑道:“海天三道一留下,怒剑就傻住啦!”

 她便含笑跟去。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