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七章 女人四十一头狼
孔钜和黄员外一到凤凰客栈前,便被城民热烈著,孔钜便含笑—一和他们握手招呼著。

 不久,他们一入厅,便见酒客们前行礼著。

 孔钜—一招呼之后,含笑道:“各位今少吃些,留著明午吃大餐呀!

 众人立即哄然一笑。

 孔钜含笑道:“明午,大家一定要来喔!”

 “一定到!一定到!”

 孔钜挥手致意,便望向掌柜。

 掌柜立即行礼道:“禀员外!姑爷!三位老神仙在楼上!

 黄员外含笑道:带路

 三人沿梯而上。

 孔钜一瞥现场。

 便望着怒剑一怔!

 怒剑立即端酒杯啜饮及望向街上。

 立见掌柜道:“禀员外!姑爷!便是这三位老神仙!

 黄员外忙一揖道:“三位老神仙金安!

 “不敢!幸会!这位是…”

 孔钜含笑拱手道:“在下孔钜,忝沾至圣先师之姓,小名金巨钜。”

 “好人品!幸会!

 “在下有幸得睹三位老神仙,喜甚!”

 “不敢当!贫道三人小号‘海天三道’,一向在昆仑修道,此番因事路过贵地,欣睹各位如此礼遇出家人,喜甚!

 “三位老神仙仙风道骨,令人景仰矣!”

 “不敢!

 “在下练剑多年,三位老神仙可否指点一二?”

 “不敢当!相见即是有缘施主有何疑问?

 “剑即道,道即剑,何意也?

 “晤!施主修为不俗矣!此六字系修心养气之诀。它源出武当,曾发扬于昆仑,可惜如今已失传!

 “承教!在下受二招式所惑,可否指点?”

 “请!”

 孔钜一并右手食中二指,便以指代剑的施展出破解昆仑派招式之最后二招,海天三道瞧得为之动

 怒剑双眼一咪,便望向孔钜。

 海天三道原本是昆仑派弟子,他们在四十年前适逢昆仑派长老争夺掌门大位,他们不愿介入,因而觅地静修。

 他们凑巧在室获得昆仑第十八代掌门人遗留之秘笈及灵物,他们潜修二十年之后,其成就已经超越昆仑派。

 他们与世无争,仍在潜修剑道,上回,莫干神剑尚未由昆仑山出土,便被他们先行感应出它的存在。

 他们立即去见昆仑掌门及建议他率弟子早离去,以免卷入争夺莫干神剑之漩涡而蒙劫哩!

 哪知昆仑掌门反而积极部署,如今昆仑派已经折损三分之二人员及元气,正在昆仑山复原哩!

 海天三道此番受昆仑掌门多次恳求他们终于决定前来凤凰山,因为,莫于神剑自从在凤凰山附近消逝之后,迄今未再出现呀!

 且说,海天三道乍见眼前青年此二式足以彻底摧毁昆仑派招式甚至也足以击败他们,他们当然震惊啦!

 孔钜一见他们如吴云所料之惊骇,立即道:“请三位老神仙指点。

 无沙子立即正道:“施主可否赐知此二招来历?

 “在下巧拾秘笈修练而成。

 “施主方便易地详叙否?”

 “方便!请!

 “请!”

 孔钜向黄员外行过礼,使陪海天三道离去。

 怒剑立即道:“丫头,你失了魂啦?

 “没…没有!”

 “丫头!他似在拉拢三道哩!

 “有吗?

 “唉!丫头你一见了他,便失了魂啦!

 “没有啦!”

 “算啦!丫头!吾必须重新评估你和他之事。”

 “啊!为什么呢?

 “他引来如此多高手,上次去找吾,如今一遇三道,又积极拉拢,吾研判他颇具野心吾不愿介入这种圈子。”

 “不会啦!不会啦!”

 “多观察一阵子吧!

 “咱们目前要不要跟去?”

 “不妥!返房歇息吧!”

 二人立即默默离去。

 且说孔钜陪海天三道,立即道:“在下有心为武林保存一股正义力量,故由常老召集千余人在此。”

 无沙子道:“长耳公吗?

 “正是!”“此老正不分,施主宜小心!”

 “承告!三位老神仙不妨去瞧瞧他们!”

 “不妥!贫道三人罕和外人来往!”

 既然如此!请三位老神仙直接入寒舍吧!

 “请!

 不久,他们一入黄氏墓园,吴氏便率四女及诸童接,孔具钜即含笑道:“她是家岳母,她们是内及小犬!

 三道立即含笑颔首。

 孔钜道:“我要和三位老神仙在厅中详述,勿让外人接近!

 说著,他已陪三道入内。

 侍女立即送来香茗及行礼退去。

 孔钜含笑道:三位老神仙,请!

 无沙子正道:贫道承受不起老神仙三字!

 无尘子接过:“施主不妨以道长相称呼!“是!请三位道长先品茗吧!”

 “请!”

 四人立即轻松地品茗。

 不久孔钜道:“在于一直嫌方才那两招太过于走险锋,请指教!

 无沙子正道:“请施主正式施展一遍!

 孔钜立即返房取来利剑及施展那两招。

 那套破解昆仑派之招式一共有八招,吴云存心海天三道留下,所以,她吩咐孔钜只是先施展三招而已!

 孔钜一施展完毕立即又施展二次!

 海天三道脸色凝重的沉思啦!

 孔钜便默默思忖那八招。

 他经过这些时研阅秘笈及练习之后,他的阅历颇广,他思忖不久便发现那八招破招本身也有缺点哩!

 他立即专心思忖著。

 海天三道一直认为自己的招式乃是顶尖,如今被这两招一破,他们的信心及尊严险些粉碎,他们不由大急。

 所幸他们修心养多年,没多久,他们已镇定的思忖著。

 不知不觉之中,天色已黑,立见吴云率侍女送入素斋道:“三位道长辛苦啦!请先用膳吧!

 三道向厅外一看,立即起身致意。

 不久,孔钜已陪三道用膳。

 膳后孔钜提出那二招之缺失,三道不由大喜。

 他们好似在黑夜发现明灯般立即构招而入。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认为孔钜之招可行,于是,他们正式和孔钜商讨进一步破解之道,孔钜亦趋机发问。

 吴云在房中听得眉开眼笑啦!

 吴氏及吴虹亦心花怒放啦!

 这一夜,孔钜和海天三道一直谈剑啦!

 天一亮,海天三道因为已有心得,立即起身朝阳嘘气。

 吴云人内道:请三位道长先入客房漱洗再用膳吧!

 “打扰!”

 侍女一带路,三道便含笑离去。

 吴云传音道:“常老已经安排妥,你今午陪三道回去参加喜宴,他们会面之后,就由常老负责接待他吧!

 孔钜立即轻轻点头。

 “你俟机再提出五、六招,俾榨出他们之华。”

 “好!”“我待会先陪虹妹她们三人及孩子赴黄家,娘及侍女会留在此地。”

 “好!”吴云立即含笑而去。

 不久孔钜便陪三道用膳。

 膳后,他们在屋外稍加散步。

 此时的山下城中城民们好似自己在办喜事般参与著黄陈二府之喜事各种“阵头“已经在暖身啦!

 孔钜含笑道:“本城罕遇如此盛况,请三位道长今午赏脸!”

 “好!施主是否瞧见蛛网上之蜻蜓?”

 说著,他已指向右下方。

 孔钜果然瞧见墓园栏杆有一面蛛网,网上粘著一只挣扎的蜻蜓,蜘蛛则趴在网中央等候著。

 孔钜道:“人虽为万物之灵,却比不上此蛛哩!这面八卦真完整哩!”

 “的确!人类之智慧皆已被名利、贪婪及自私所蒙蔽矣!

 “在下深有同感前年,各派二、三十万人在此追寻莫干神剑,导致自相火并,十足证明人之贪婪、自私及凶暴!”

 “的确!贫道三人深以为悲!

 无石子问道“施主瞧过它吗?

 “没有!它为何如此值得大家拚命呢?

 “它削金切玉,斩铁如泥,各种兵又皆难挡其一击,加上它身具戾,更会助长持剑者之威,所以,大家肯为他拚命。”

 “若无招,亦大打其威力!

 “听说剑身有一套莫干剑招,颇具威力哩!

 “真的呀?”

 “不错!”

 无沙子道:“施主,咱们再来研究招式吧!”

 “好”

 四人立即入厅开始演练招式及研究著。

 已中时分,吴氏走到厅口道:“吉时将届哩!

 孔钜含笑道:“好!三位道长稍歇吧!

 说著他立即返房换上新衫。

 不久,他已陪海天三道下山。

 长耳公在广场瞧得暗喜啦!

 没多久,孔钜四人一入黄家,便受到黄员外夫妇之,他们一入厅,黄员外立即道:

 “恳请三位老神仙福证!

 三道立即欣然颔首。

 孔钜便陪他们在证婚人座位上研究剑招。

 贺客一批批前来,厅内外欢笑连连,孔钜四人却毫无所碍地研究著。

 晌午时分,新郎倌黄承德在浩浩阵头陪同下,跨马花轿入内,孔钜和三道便陪黄员外夫妇出厅。

 花轿一停,喜娘扶下新娘便依礼入厅。

 女方之亲友们依序入内,众人便纷纷入座。

 县太爷更笑哈哈地和海天三道坐上“证婚人大座。

 孔钜则陪娇们坐在观礼席。

 鞭炮声及乐声之中,新人依礼拜堂。

 不久,大礼二兀成,鼓声、雷声及鞭炮声立即大响。

 新人一进入房,管事便邀众人入席。

 孔钜便陪海天三道行向凤凰客栈。

 全城之人皆是贺客,每家客栈及酒楼皆设酒菜,除了凤凰客栈之外,城民可以自由自在地入内享用酒菜。

 所以每张脸儿皆是笑呵呵的!

 不久,孔钜陪海天三道一入凤凰客栈大门便见掌柜行礼入。

 立见厅中之人皆站在桌旁鼓掌著。

 三位中年人更是上前行礼道:“参见师伯!”

 三道乍见三人,立即神色激动,因为,此三人亦是看不惯昆仑派而自行离去之昆仑弟子三道一向关心他们呀!

 三道立即各拉住一人询问近况。

 三人立即叙述孔钜之抱负及他们前来投效之目的。

 不久孔钜便邀他们六人及长耳公坐上素席。

 孔钜起身道”难得有此机会与大家共聚,大家亦罕与三位道长共聚虽是荤素有异,大家该皆欣喜吧?

 “是的!”

 “武林同源,万归宗,咱们在此地证明彼此并无门户之见,大家皆有共同目标,今何妨畅饮及叙!

 “是!

 长耳公呵呵笑道:老夫正式宣布一件秘密,酒魔死于庄主之手。”

 众人不由一怔!

 孔钜含笑道:“正是!先岳是凤吴添胜,酒应屠杀先岳一家人又作恶多端,在下特地消灭他及其手下!

 众人立即热烈鼓掌。

 长耳公又道:目前,咱们仍需采取守势强化实力,除非有人来犯,咱们决不出征,至于后之行止,则视大局而定。”

 孔钜补充道:“无论形势如何变,除恶是咱们之宗旨,在下绝对不会利用各位谋私利,因为,以在下之财力及家况,没必要如此做!

 众人立动热烈鼓掌。

 长耳公道:“各位敬敬庄主吧!

 “敬庄主!”

 孔钜使和众人干杯。

 孔钜立即又斟酒道:“大家来敬敬最有正义感的三位道长!”

 海天三道忙道:“不敢当!”

 众人立即举杯道:“敬三位道长”

 三道便以茶代酒陪众人干杯。

 不久,众人立即欣然取用酒菜。

 孔钜先敬过三道,便逐桌的敬酒。

 众人已对他心服口服,立即谦诚地敬酒著。

 海天三道看在眼中默默放在心中。

 隐在对面平安酒楼楼上之怒剑爷孙亦默默瞧着。

 孔钜却专心地由衷地敬著这批同道。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刚返座,黄陈二府尊长已陪新人们前来敬酒,陈员外更是抗议道:

 “阿钜!大家皆要见你啦!

 “哈哈!别急!恭喜亲家!亲家母!

 “哈哈!很好!咱家玉芹今后得靠你们照顾啦!

 “客气矣!众人皆知令嫒系本城三大才女之一呀!

 “哈哈!另外二位才女已成为尊夫人啦!”

 “不敢!别耽搁时间!请!”

 说著他已陪他们入内。

 孔钜举杯道:“大家谨以此杯酒互道贺意及敬意,如何?

 众人立即欣然举杯。

 陈员外干杯道:“请各位暂时让让贵在庄主,城民们吵著要见他哩!

 众人立即欣然道清。

 孔钜便欣然陪新人们入对面酒楼。

 他向城民们敬过酒之后,倏见他托起一坛酒,便抛向楼上怒剑的座位,怒剑便在城民怔视之中托住它。

 孔钜哈哈笑道:“改再叙吧!”

 说著他便又跟新人们离去。

 章婉君正启口,怒剑已拍开泥封捧坛灌酒。

 不久,他一喝完酒立即起身下楼。

 章婉君一直跟到城外,方始道:“怎么回事?

 “吾在他的身上看见霸主之气概,你若嫁他,在他称霸前之血腥拚斗之中,若有意外吾岂会放心!

 “不!人家已经择定他,虽死无憾!

 “你可有为吾著想?

 “爷爷可以怡然安享晚年!”

 “真是女大不中留!

 章婉君下跪道:“爷爷别生气!人家跟你回去吧!

 别吾!让吾再考虑数吧!”

 说著,他已行入林中。

 章蜿君便默默的跟去。

 此时的孔钜正在一家家的敬酒哩!他的剑道大有进步、海天三道又甚合作,他在愉快之下,哈哈连笑的畅饮著。

 黄员外及陈员外不知内请他们认为阿钜赏他们的脸哩!

 这一场喜宴,一直延伸到黄昏,方始散席,城民们不但省下晚餐,而且还包了不少的剩菜,每人皆乐透啦!

 男女双方之尊长当然乐啦!

 孔钜愉快的陪海天三道进入孔家庄,便由那三名昆仑弟子安排三道各入一房歇息孔钜便欣然返家。

 他一返家,立即向吴云道:姐姐!来!

 吴云一见他牵自己入地她以为他行乐,立即著心漾。

 那知,孔钜直接入内四地;便捞起莫干神剑。

 “阿钜!怎么回事?”

 “三道说剑身有剑招哩!

 “真的呀?”

 二人注视良久,却毫无所见哩!

 孔钜不由轻抚剑身道;”好兄弟!那些招式到那儿去啦?

 那知它仍然一动也不动。

 吴云道:“算啦!或许只是误传;或者已被前手之火毁掉剑招,你已经练成乾坤九剑,不必再贪心啦!

 “有理!

 他立即放剑入池。

 她依偎入地的怀中道:“三道肯留下,你真行哩!

 他立即搂她道:“全仗你这位女褚葛妙安排呀!”

 “格格!小事一件啦!

 “对了!我赠怒剑一坛酒哩!

 “我听说过了,怒剑二人如今尚在城外林中伤脑筋哩!

 “为什么呢?

 “他们似在考虑去留,随他们去吧!有了海天三道.用不上怒剑啦!”

 “他的剑道修为强过三道哩!

 “我承认!不过,他只是走偏锋,你要学三道之正宗剑道。”

 “有理!我和三道一聊,便获益不少哩”

 “对!你先前之所学并未构成系统,今后,你可以透过三道综合归纳各种招式,假以时,你必可以自创高招。”

 “对!我有此信心!

 “阿钜!据常老的手下表示,两湖巡抚吴如舜又去天娇堡,我研判她们已发现失去那箱银票。

 “那笔钱必是他们后活动之重要财源,他们会商之后,必然会展开各种行动,咱们宜冷静旁观。”

 “是!”“此外,你得伺机套问三道为何来此?

 “是!

 “你彻夜未眠,又喝了不少酒,咱们改天再玩吧!

 “好!

 “池中尚有一株老参,你吃了它吧!”

 孔钜立即吃下老参及在池畔运功。

 吴云瞧了不久,便含笑离去。

 子初时分,孔钜正在天人合一之中,倏见莫干神剑由池中出,孔钜一收功,立即扬掌道:“好兄弟!你又想玩啦!

 却见它一翻身,剑身便平落而下。

 孔钜伸手一接,立见剑叶呈现密密麻麻的细小篆字地凝神一瞧,立即道:“好!好兄弟!谢啦!”

 他立即来回瞧着及背诵著。

 不出盏茶时间,字迹渐淡,孔钜立即迅速扫视著。

 不久,字迹倏逝,他立即闭目回忆著。

 莫干神剑却自行入池中哩!

 一个时辰之后,孔钜开始演练“莫干六招啦!

 那是一套浩又迅雷般招式。以孔钜的功力及剑道修为,他练了一个多时辰仍然甚为吃力,可见它之艰奥啦!

 倏见吴云前来道广:啊钜该上去啦!

 “姐姐!它自己展现莫干六招哩!

 “真的呀!它真是你的好兄弟!你抄了否?

 “我记下了!它比乾坤九剑强上十倍哩!”

 “天呀!真的呀?

 “你瞧瞧!

 他立即一招招的施展著。

 吴云瞧得芳心狂跳激动的道“太好啦!这才是正宗的、古典的剑道,你今后就空多练吧!

 “好呀!我有数处不明白,可否请教三道?

 “可以呀!千万别让他们学全啦!”

 “我知道!

 二人立即欣然返房漱洗著。

 不久,他陪家人用过膳,便在厅中思忖莫干六剑。

 没多久海天三道联袂前来,孔钜便和他们研究剑招。

 不出半个时辰,无沙子和孔钜演练招式啦。

 二人在攻守之间各有获益,立即欣然研究著。

 此肘的天娇堡堡主曾玉娇在大厅和一百五十人聚,这一百二十三人正是杭州的富户及各行业之领袖人物。

 曾玉娇含笑道:“各位对吴大人之计划有何意见?

 立见一人道:“大人肯开放水道供吾人运用,吾人全力支持。

 其他之人立即纷纷附和著。

 曾玉娇言道:“谢谢各位的支持,俟各位安排妥,即可行动!

 “堡主放心!吾人一定会安排妥当,至于吾人所需缴之五十万两银子,明目皆可送至贵堡,请放心!”

 “很好!

 她的纤掌立即脆拍三下。

 立见一群女子披著纱袍由屏风后鱼贯而出,她们的身材及面貌虽然有异每张睑儿旨挂著媚笑哩!

 此外,每件纱袍里面空无片缕,燕瘦环肥的身材一览无遗也。

 她们多达三百人,她们沿著男人们身前走一遍之后,立即列队俏立著;每位男人立即坐不安稳啦!

 曾玉娇含笑道:“各位尽兴吧!

 说著她便先行离去。

 男人们纷纷上前各挑走二女。

 不久,男人们已经各在房中畅享齐人之福。

 这些女子既美又媚,二女花招百出的玩乐之下每位男人死去活来地连叫过瘾,临走之际,更留下大把的银票。

 这正是天娇堡的秘密武器也!

 翌一大早,他们便迫不及待地送来五十万两银子供作保证金,然后,他们迅速回去安排经商事宜。

 曾玉娇便召来三位少女道:“依计行事!

 三女立即取银票返房。

 不久,她们易容为中年人联袂离去啦!

 她们沿途换车的前进著,这天下午,她们一到武汉城郊,使付过车资,直接幸作去欣赏美景。

 天一黑,她们便进入一座独立庄院,立见一名中年人在厅中接见她们,她们亦迅速地取出银票。

 中年入低声道:册上之地目及地主资料甚为详细,你们一定要在一个月内买走这些地,俾配合大人之行动。”

 “没问题!

 “内厅有酒菜!恕吾先走!”

 说著,他立即匆匆离去。

 三女入内厅用过膳,立即翻阅资料。

 良久之后,三女方始运功歇息。

 翌上午,她们根据资料分途购买田地,这些田地皆逊于吴云所购之良田,其中更有三分之一荒废著。

 她们耗了五天,便顺利完成易。

 接著,她们雇车前往武昌购地。

 不出八天,她们又完成目标。

 她们立即又往襄购地。

 不出七天,她们又完成目标啦!

 她们重返武汉会见中年人,便出地状及让渡书。

 翌上午,她们便搭车返天娇堡。

 三天后杭州的各种土产透过六百条大船运往武汉、武昌及襄,该三城之食米及各种土产则运往杭州。

 这是前所未有之创举,因为,不少的特产经过陆路运送到目的地之后,多已震毁,所以,价格甚为高昂。

 如今,水军开放水道,物品运送到该四处。既快又完好,加上价格便宜一成,立即造成强烈的购买行动。

 不到一个月,那一百五十名富户便又进入天娇堡立见一人递出一张及一个锦盒道:“帐目及红利皆在此!

 曾玉娇直接瞄向下方的盈余数目,她不由暗喜道:“三百二十七余万两银子,太好啦!

 实在太好啦!”

 她立即一瞥收支之帐目。

 不久,她含笑道:“咱们合作愉快吧?

 “正是!第一宗易已顺利完成,可否立即进行第二波易!

 可以!趁著人气正旺,密集进行吧!

 “好呀!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堡主可否…嘿嘿!”

 曾玉娇立即含笑拍掌三下。

 立见三百名女子仍然披袍媚笑而出。

 那群富户兴奋的双眼猛吃冰淇淋啦!

 不久,他们各搂二女入房享受啦!

 曾玉娇召那三位少女入书房,立即低声道:“第一宗易已经成功,你们开始监视大湖三蛟,你配合吴如舜之行动。”

 “是!

 “若有霸拳之人介入,宜小心!

 “是!”不久,三女又易容离去。

 曾玉娇含笑收下银票,使入厅等候。

 不久,男人们尽兴地陆续离去,曾玉娇嘘口气,便默默品茗。

 不久,三百名少女联袂送来男人们的赏钱,曾玉娇出一半之后,立即平均赏给诸女,诸女立即欣然返房。

 曾玉娇叹口气,忖道:“我不是已变成老鸨了吗?吴如舜,你把我坑惨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时光飞逝,一晃又过了半年,黄家姐妹又分别生下一对儿子之后,如今又已有二个月的身孕,孔钜实在有够罩。

 新建的两座庄院已经完工,长耳公等一千九百余人便舒畅居住著。

 孔钜经过和海天三道研究半年,他的剑道素养及反应已经超越三道,他的莫干六招更是已经练成。

 海天三道本身也是进甚多,所以,他们继续留著。

 吴云在这段期间内,多在监视天娇堡,曾玉娇却毫无所悉,因为,她已经被财富冲昏了头啦!

 由于富户们全力调购物资加上水军的配合,近两个月来,曾玉娇每个月皆分红四百余万银子,而且尚有增加的趋势。

 富户们大赚之余,使大方的赏给天娇堡的马仔们,曾玉娇因而多了一笔不小的收入,所以,她每天皆是春风面啦!

 这天晚上,她又和总管溜出去“吃腥”啦!

 吴云目送她们离去,使潜入堡中。

 她先搜曾玉娇的密柜,结果只搜到一百余两银票。

 她潜入书房一搜,果真获到所有的二千余万两银票,于是,她不客气地带著它们离堡,再连夜出山道离去。

 一个多时辰之后,曾玉娇一返房,便欣然沐浴。

 她今夜玩过三个男人,不久,她已欣然入眠啦!

 翌晌午时分,她愉快地醒来,立即又沐浴净身。

 不久,她凭镜梳发及自怜著。

 良久之后,她方始著装用膳。

 膳后,她习惯性地散过步,方始返房坐功。

 当天晚上,她一时心动,便打开密柜。

 赫见银票已逝,她不由暗叫不妙!

 她再入书房,果见银票不翼而飞!

 她气得连叫:“来人呀!”

 总管入内一瞧,立即知道又出事啦!

 她刚上前,曾玉娇立即尖叫道:“查!速查内贼!外贼!”

 整个天娇堡立即人仰马翻啦!

 此时的孔钜搂著吴虹爱抚及热吻著,吴虹更是亢奋地卸去衣物及扭动人的体。

 “阿虹!你更美啦!”

 “胖了哩!”

 “正好!它们盈盈一握!真美!”

 说著,他已握抓上在

 “阿钜!你更俊了哩!

 “有吗?

 “的确!武功练得不错了吧?”

 “嗯!每皆在进步,可是,武海浩瀚,我仍得努力呀!

 “当然!阿钜!先进来吧!

 “你想念它?

 “嗯!别取笑人家嘛!”

 他立即宽衣及破门而入。

 “喔!好充实喔!阿钜!它更犀利哩!”

 “真的呀?你怕不怕?

 “不怕!求之不得哩!

 说著她已自行顶著。

 他边出征边道:“阿虹!你比以前大方哩!

 “别取笑人家嘛!”

 “我一想起咱们之初识,又想起如今,我真足!”

 “我更足!你一直在照顾我哩!

 “别如此说!那六个小家伙也够你忙的!

 “不会啦!他们懂事的!又有娘及侍女协助,我并不忙呀!

 “侍女如果忙不过来,再找几个吧!

 “珠妹及环妹亦有此意,二位侍女却忙得愉快的,所以,我们就经常赏她们,你别为此事担心吧!

 他立即欣然驰骋著。

 “阿钜!我最喜欢如此!真妙呀!

 两人立即畅玩著。

 此时的怒剑却在房中顿足叹息,因为章婉君自从上次返家之后,便闷闷不乐,他如果不发言,她根本终不吭半句。

 怒剑知道症结在于孔钜,可是,他仍不同意此事。

 他在矛盾之中,频频失眠及叹息啦!

 这一夜他又失眠啦!

 孔钜和吴虹又畅玩良久,方始双双人眠。

 吴氏望着身旁酣睡的二孙,她足地笑啦!

 只有那二位侍女望着身旁的二位小少爷,却辗转难眠哩!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