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八章 男人四十一条虫
合该两湖的佃农发财,在天娇堡及两湖巡抚吴如舜暗中策划之下,他们所种之米不但不再滞销,价格也上涨一成。

 他们目前多缴半成的地租,且多雇人播种著。

 这年秋天,西北地区因为干旱而缺粮,西湖巡抚吴如舜一获讯,立即以孔钜名义全部买下西湖的粮食及待价而沽。

 不出半个月大内派来铁差大人展开赈灾,那位钦差大人首先代吴如舜无限价又无限量的购粮。

 这宗易,吴如舜狠心地坑公家二千余万两银子他望着一车车及一船铅的粮食被运走,他真是乐透啦!

 事了之后,他派心腹持孔钜玉章领走那笔巨银啦!

 经此一来,两湖一带之田地立暴涨啦!尤其孔钜所买的那些良田更是有行无市因为,买主找不到卖主呀!

 吴如舜一见时机成,立即以那笔巨银透过心腹介入哄抬田地之价格,不出半年,曾玉娇所买的田地净赚一倍的出售啦!

 她目睹三秀所送回来之大包银票,她终于笑啦,因为,有了这笔钱,她已经可以弥补遗失之三千万两黄金啦!

 她立即小心的藏入地下密室。

 杭州那些富户一见粮价波动如此剧烈,他们便将这一年来所赚的钱投向两湖田地,而目,他们购良田。

 孔钜顿成他们的大卖主啦!

 那些良田至少已经涨了四倍啦!

 吴云明知此事,却无动于衷地在西湖盯著曹玉娇。

 人心真怪,越买不到的物品越珍奇,杭州那些富户居然悬赏购武昌、武汉及襄的良田而又又自动抬高价钱哩!

 不但如此,更有不少佃农肯付钱向孔钜的佃农借种粮食哩!

 两湖巡抚吴如舜一直密切注意这种趋势,因为,他认为孔钜该出面啦!

 翌年夏天。两湖的粮食大丰收,数十万农户雇工欣然收割之后便被杭州的富户们送入谷仓之中。

 八月十三晚上,一阵雷电加之后,大雨倾盆而下。

 这场雨下了一个晚上,迄天亮后,始稍歇一阵子。

 接下去,大雨便忽停忽下的延续十天,长年失修的黄坷河岸终于决堤,两岸地面立即成为泽国。

 屋舍冲毁无数!

 人畜随波而,终致淹毙!

 这场近百年来之大浩劫立即震惊大内,圣旨一颁下,各地积极展开赈灾,粮食便成为头一宗必需品。

 杭州富户们一见良机难得,立即如粮不售民间及通知曾玉娇。

 透过曾玉娇及两湖巡抚吴如舜之撮合,粮价以高出市价三倍售给官方,富户们获两倍利润,吴曾二人则获一倍。

 这是一场吃定官方的易!

 曾玉娇分得五成的利润,便欣然返堡。

 那知,她一返堡,便见总管率诸女下跪请罪,因为,她藏在地下密室的十五千万两银票不翼而飞啦!

 她当场险些气得吐血啦!

 她不甘心地入地下密室一瞧,立觉心口一疼。

 这一气,她气出病啦!

 此时的吴云已将银票送人铜箱中哩!

 她愉快地依面额一叠叠的束妥之后,她仔细一清点,不由暗喜道:“有这二十九千万两银票,够啦!

 她锁妥铜箱,便含笑返房。

 立见孔钜和无沙子在厅中挥剑拆招,无尘子及无石子则在旁注视,她立即愉快的返回房中。

 不久,孔钜一退无沙子,无尘子立即上前接招。

 孔钜便又施展凤凰教破解昆仑剑招之招式,无尘子方才观察一阵子,此时立即全力拆招。

 他们的昆仑剑招经过这段时之改良已经增加不少的威力,可是,他接招不久立即陷入下风。

 因为,他的功力大逊呀!

 他立即竭力的施展各种招。

 孔钜正是要出他们的箱本领及学习他们的反应,所以,他一,无尘子终于撑不住啦!

 无石子喝句:“接招”立即攻来。

 孔钜立即旋身接招。

 不久.无名子又被得额头现汗啦!

 孔钜一见已没有什么新招,立即收招道:“承教!

 无石子嘘口气,立即收招。

 无沙子问讯道:“施主莫非已贯穿生死会关?

 “正是!”“佩服!施主真是奇才也!

 “不敢当!歇会儿吧!

 四人立即入座品茗。

 不久,海天三道返回孔家庄客房一起研究对策,孔钜一入房,吴云立即按住他,而且献上香吻。

 “姐姐快哩!”

 “不错!放眼天下,唯独你能挫败海天三道,我真欣喜!”

 “全仗姐姐之栽培呀!”

 “不!全仗咱们的共同努力!

 “有理!姐姐这阵子在忙什么?

 她立即附耳道:“我一直在盯天娇堡,我又盗回不少的银票啦!

 真的?姐姐似乎对天娇堡‘感冒’的!”

 “不错!咱们出去谈吧!

 二人便联袂离去。

 不久二人停在墓区,她口气,立即道:“我来自天娇堡!”

 “当真?

 “阿钜!你早就猜到了吧?”

 “是的!你对天娇堡太啦!”

 “的确!我原本有个美满的家,曾玉娇中意我,使安排人手杀死我的家人,再故意现身救我及杀光那些凶手。”

 哇!够狠!姐姐如何知道的?”

 “我跟了她之后,她陆续以此种手法收三百余名女子入堡。”

 “真狠!她为何要找如此多的女子?”

 “她要利用我们杀人及捞财,我十八岁那年,因为拒绝陪一位富户上,事后被十个男人轮暴”

 “哇!真可恶!”

 “事后,我屈服的为她杀了二十三人及接了三年的男人,后来,我带一笔财物进出她的控制,便易容准备重新生活。

 “可是,我所遇的人事皆是污秽,所以,我曾经放过。一直到我遇上你,我才找回自我,阿钜,你不会嫌我吧?

 孔钜搂她道:“苦了你啦!忘了那些事吧!”

 “不!我要她灭亡!

 “你已偷了她的不少财物呀!算了吧!

 “她已经和吴如舜利用杭州的一百五十名富户赚钱,如果不早除掉她,便会有更多的人倒霉。”

 “如何下手呢?”

 “她每月皆出来玩男人再杀男人灭尸,我要你把她搞死。”

 “这…有此必要吗?”

 “有!在她死之前,我会现身,让她悔恨而死。”

 “如此一来,你就心满意足了吗?

 “不错!

 “好!咱们何时下手?

 “再过三个月吧!目前先避避风头。

 “好!”“阿钜!你真好!谢谢你!

 “别如此说,咱们已是夫呀。”

 “阿钜!陪我入地玩玩吧!”

 “好呀!

 两人便欣然入地

 只见她打开铜箱道:“这二十九千万两银票,完全来自天娇堡,可见曾玉娇已经造了多少孽呀!

 “的确!咱们如同支用它们呢?

 “格格!傻瓜!慢慢享用呀!”

 “对!对!”

 “阿钜!我的心结已开,我很愉快!”

 说著,她立即宽衣。

 那体一出现,他立即欣然宽衣。

 不久,她蹲在他的前,便欣然“品箫”

 “喔!姐阻!别如此!脏哩!

 “阿钜!它会比以前的我脏吗?”

 姐姐!忘了那些吧!

 她将左脚搁在箱上,媚笑道:“阿钜!来吧!”

 他上前一兜,便欣然入内。

 “阿钜!我去瞧过章婉君,她瘦了!她一定害相思啦!”

 “这…怒剑呢?”

 “他的气也不佳,他们一定因你而冷战。”

 “我害了他们!

 “别如此想!咱们改天去拜访一次,你当面求亲吧!

 “怒剑会同意吗?

 “临机应变吧!

 “好吧!

 “我打算再加盖几个房间哩!

 “好呀!孩子一年比一年多,房间太少了哩!”

 “珠妹及环妹已经各为你生下六子,她们可以歇息了吧!

 “好呀!提过此事,她们却要再生哩!”

 “我来提吧!”

 “谢谢!

 她一转身,双手立即按箱的翘起圆

 他欣然贴,立即快攻著。

 “好阿钜!妙哉!”

 “姐姐!你这儿真美!

 “的确!它们又圆又富弹吧!

 “是呀!震得真哩!”

 “格格!多震一阵子吧”

 两人立即畅玩著。

 时光飞逝,两人利用地形地物畅玩著各种花招,良久之后,吴云尽兴地哆嗦道:“好阿钜!妙哉!”

 “姐姐!撑一下!”

 “好!

 他立即猛冲著。

 没多久,他方始在她的搐中注入甘泉。

 “幄!好…阿钜!

 “姐姐!真妙!”

 “嗯!”九月二十七晚上,孔钜抱著吴云飞掠过群山及断壁,破晓时分,两人已经重回怒剑的庄院前。

 吴云将礼盒交给孔钜;便含笑敲门。

 侧门一开,老者乍见孔钜,立即大喜道:“参见公子!”

 “免礼!久违啦!请通报一番!”

 “请稍候!.老者匆匆掠人,便见章婉君入厅道:“爷爷!一定是他来了,我昨夜梦见他来了,真的!真的呀!”

 怒剑沉声道:“即使是他来了,他看见你这模样,他会喜欢吗?”

 章婉君一摸触及头发,立即匆匆入内。

 怒剑忖道:“罢了!来人如果是孔钜,吾也有台阶可下啦!”

 立见老者入内行礼道;“禀主人!孔公子求见!只有一位女子同行!”

 “带他们进来吧!

 “是!

 不久,孔钜二人已经入厅,立见孔钜递盒行礼道:“参见章老!”

 “免礼!坐!

 “谢谢!章老!她是内人吴云!

 吴云含笑道:“禀章老!小女子代表三位妹子来提亲,请成全。”

 “孔钜,当真如此?

 “是的!在下于此蒙浩恩,愿以至诚善待章姑娘。”

 “吾并无丰硕的嫁妆喔!”

 “在下并非那种人!”

 “你为何聚集一、二千人在凤凰山?

 “霸拳在北方积极扩充势力。各派却忙于复原,万一霸拳作,在下愿意率这批同道对抗他。

 “然后,你就称霸天下啦!”

 “不!在下不是那种人!”

 吴云含笑道:“章老何不瞧瞧礼品?

 “吾心领!你们携返吧!

 “章老不反悔?

 “吾一向不受礼!

 吴云拆开礼盒,便拿起盒中之剑。

 他递出剑柄道:“章老识得它否?”

 怒剑乍见“莫干”二字,不由全身一震。

 他向后一,厅中立即闪现耀眼光芒,他口气;眯眼注视一阵子之后,他方始徐徐将剑归鞘!

 吴云道;”此剑已落入阿钜手中多年,他若有野心。早就迸发了,请章老务必要成全这段良缘!

 “婉君!”

 章婉君立即应声入内。

 “婉君!说句实话,即使孔钜后万劫不复,你也不后悔吗?

 “是的!

 “孔钜!即使刀斧加颈,你也不会为恶吗?

 “是的!

 “你们行礼吧!

 二人立即下跪磕头。

 怒剑嘘口气道:“行啦!你们走吧!”

 孔钜怔道:“爷爷不同行?

 “吾又非嫁妆!”

 “我不是此意,我想孝敬爷爷啦!

 “心领!吾要去瞧霸拳在搞什么花样,满意了吧?”

 “满意!爷爷保重!”

 “呵呵!好小子!细心的!走吧!”

 三人向怒剑行过礼,立即离去。

 不久,三人已经共搭一车驰去啦!

 ***十月八上午,一百五十位富户联袂来访,曾玉娇经过这段时的疗养已经痊愈,她便含笑接待他们。

 “此乃这宗易之帐目及分红,请庄主笑纳!

 “谢谢!咱们做一笔易,如何?”

 “请堡主指示。”

 “吾这三百名手下喜欢你们,你们如果愿意,只要付十万两银子便可以带走一人,如何?”

 “行!太好啦!

 那一百五十人求之不得地立即各付出二十万两银票。

 不久,三百名女子已经跟他们离去,曾玉娇狞笑道;“你们别怪我大狠,是那位飞贼我的!”

 她立即将银票送入密室中。

 原来,她为了“补帐”狠心的安排这招美人计,不出一个月,三百名女子已经先后替她盗回三十余千万两银票啦!

 富户们虽然怀疑她们,却找不到证据,他们只好逐渐疏远诸女,诸女乐得清闲,便专心的练武啦!

 且说孔钜三人搭车返回凤凰山,便见墓园内又多了新屋,立见吴氏率诸女及诸童出来接他们。

 诸童更是齐声向章婉君行礼道:“参见五娘!”

 章婉君便脸红地送给群童小点心。

 接著,她向吴氏诸女行礼著。

 吴氏便和诸女欣然陪她入新居房中。

 不久,吴云陪章婉君步入地,她将莫干神剑泡入池中,立即取出二种灵药道:“服下运功吧!你得补补!”

 “谢谢云姐!”

 她服下灵药,立觉热,她立即专心运功。

 吴云目睹她入定之后,方始欣然上去。

 不久她和孔钜步人墓园旁,她立即低声道:“你从今夜起,多陪陪婉君,她得早为怒剑添个曾孙!”

 “好!”“让她舒畅些,俾一举双子,懂吗?”

 “懂!是否让一子姓章?

 “对!怒剑原已归隐,他肯为你复出,你得多为他设想。”

 “好”

 婉君颇健美,又久居火之处,她在那方面的韧力必然很强,你今夜就在地搞定她吧。”

 “搞定?姐姐何时变成如此野啦!”

 “格格!祝你房愉快!”

 “那儿才是真正的房哩!”

 “是呀!她已经入定,天黑之后,你送入酒菜,再搞定她吧!”

 “行!我何时搞定你呀!”

 “我早就被你搞定啦!

 说著,她已先行步向大厅。

 孔钜望着山下之城景,喃喃自语道:“阿钜啊!阿钜!你实在大幸运啦!你一定要好好把握这一切呀!”

 他怔了一阵子,方始返屋运功。

 黄昏时分,他端著酒菜进入地,便将酒菜放在前,他一步入后,便见章婉君羞赧地起身。

 “婉君!你对此地好奇吧?”

 “嗯!”“此地乃是凤凰教主在百年前练成金刚不死身之场所,池内之灵药更是上百种罕见的灵药。”

 “我和云姐在搭屋挖基时由地里冲出来之香气入内发现他,接著,我们瞧见上面这些字。”

 章婉君立即抬头望去。

 不久,她低声道:“天不从人愿,凤凰教主如今在该坟下吧!”

 “是的!在云姐的安排下,我收凤凰教主的所有功力,所以,我们有义务为他立坟供他安眠此地。”

 “对!莫干神剑怎会在此地?”

 “我也不知道它在何时抱入水晶棺中,我以血喂过它,它常陪我练剑,更显现剑身之“莫于六招’哩!”

 “你好大的福份呀!”

 “是的!我知福,我一定会为善的!”

 “其实,爷爷早就答允咱们的事,他只是因为那二千余人及你的脸上有霸王之气概,他不愿介入,所以才退去。”

 “霸王之气?真的吗?”

 “真的!爷爷颇谙相人术,绝对不会看错。”

 “我真的会为恶呀!”

 “不!所谓霸王之气乃是领袖也!一方之霸也,并非恶徒也。

 “太好啦!我也不相信自己会为恶呀!”

 “你今后有何计划?

 “长远而言,消灭霸拳及恶徒,目前在此加强武功。”

 “你上次对付爷爷的招式出自乾坤教主吗?”

 “正是!如今,我又练成‘莫干六式’,它比乾坤九剑强过十倍”

 “啊!你岂非天下无敌啦!”

 “或许吧,咱们先用膳吧!请!”

 不久,二人席地而坐,立即取用酒菜。

 三杯下肚之后,她羞赧的道:“你不会嫌我大痴情吧?”

 孔炬搂她入怀道:“我负你太多矣!”

 “我不知自己对你用情那么深,所以我返家之后,终似行尸走,脑瓜子一片空白哩!”

 “苦了你!我该早提亲!”

 “不!你若太早提亲,爷爷不会同意,因为他隐居太久,他也厌倦透江湖,他不愿意我和他再步入江湖。

 “我此番害了他啦!”

 “他和霸拳尚有一笔帐未了,他也想解决它。”

 “他胜得了霸拳吗?”

 “伯仲之间!”

 “爷爷太疼我啦!”

 “爱屋及乌吧!”

 “谢谢!我一定会善待你!”

 “敬你!”

 二人便欣然干杯。

 二人又用膳良久,便在内散步。

 “婉君!爷爷没有亲人了吧?”

 “是的!”

 “你辛苦些!只要你生个儿子,就让他姓章吧!”

 “啊,谢谢!爷爷若知此事,一定会很高兴!”

 “理该如此!”

 “爷爷此次外出,会召集一些老友共襄盛举的!”

 “太好啦!我真的会成为霸王哩!”

 “海天三道尚在否?”

 “在!”

 “有此三道强过整个昆仑派类!”

 “他们的确很罩哩!”

 他们聊了一阵子之后,孔钜搂著她道:“此地清静,颇宜咱们尽兴!”

 她立即羞涩的宽农。

 那对丰一迸现,孔钜立即亢奋。

 他跟著宽衣不久,两人便躺在地上。

 他立即吻上樱及爱抚体。

 不久,她已亢奋地扭动体。

 他含上右,立即轻抚左

 她亢奋地不由抚摸地的背部。

 不久,他泛舟逆入湖,使温柔动。

 处子落红汹汹溢出,她亦逐渐合著。

 他便及挥戈进攻著。

 中迅即回响曲。

 吴云料得不错,她不但韧强,而且热情奔放,那健美的体乐得孔钜忘形的驰骋著。

 她既尝甜头,亦放合著。

 隆隆炮声因而回不已!

 孔钜一见她如此骁勇,立即放心的征伐著。

 几度往,她在哆嗦中退却著,他却更放的冲刺。

 不久,她不由自主的呃啊叫著。

 她那对大眼,因而凄啦!

 她汗下如雨的呻啦!

 终于,她在搐中频叫‘钜哥”啦!

 孔钜又冲刺不久,便欣然注入甘泉。

 “钜…哥!”

 “好婉君!你真人!

 “我不大懂这些,别笑我!”

 “表现甚佳矣!

 二人立即温存著。

 经过孔钜一个月的辛勤耕耘,章婉君终于传出喜讯,孔钜便放心的和吴云准备赴天娇堡啦!

 十一月十四晚上,孔钜抱吴云连夜飞掠,天尚未亮,他们便已经抵达杭州,于是,他们便先行投宿。

 他们沐浴用膳之后,立即一起运功。

 黄昏时分,二人用过腾,立即赴西湖。

 他们抄捷径前进不久,便接近天娇堡,吴云仔细观察过那些细线,她便含笑牵孔钜前进。

 不久,她已顺利来到墙前,孔钜默听不久,低声道:“前院有二人在巡视,她们目前已经向后行去。”

 “好!抱我进去吧!”

 孔钜不但抱她掠墙而入,更迅速飘到曾玉娇房外远处的海棠树后,二人一隐身,立即发现曾玉娇在房中徘徊。

 如今的她不但已经由三百名弟子替她窃回三十余千万两银子那一百五十名富户更在大前方又送来红利四百余万两银子。

 她已经不缺钱,她只在担心两件事。那就是她一直达不到那名窃贼,此外,她已经好久没有出去发啦!

 此时,她正在设计两全其美的方法。

 因为她每次出去,该窃贼便会来,她在这段期间内故意出去六次,那窃贼却一直没有现身呀!

 吴云观察不久,使指向外面。

 孔钜抱起她便向外飘去。

 不久,她和孔钜掠上一株槐树,便低声道:“她若外出,皆会经过此地,我们就在此地享受夜景吧!”

 “好呀!”

 “阿钜,你终于把婉君搞定啦!”

 “但愿她一举双子。”

 “没问题啦!你是‘神手”呀!”

 “可惜,我无法把你搞定!”

 “痴!曾玉娇早已废了我的生育能力啦!

 “真可恶!”

 “阿钜!她若出来,你一定要搞昏她!

 “她的瘾头不小哩!

 “安啦!她招架不了一个半时辰啦!”

 “好!我不会让你失望!”

 “她必会和总管出来,那女人一向是帮凶,我会亲手宰掉她,事后堡中之人一定会出来找她,我再进去偷物。”

 “还有财物可偷吗?”

 “一定有!这女人鬼得很,她一定会另找财路。”

 “好!咱们就守株待兔吧!”

 他便搂她入怀及低语者。

 这一夜,两人白等了,不过,却甜蜜得要命。

 两人便踏著晓返回客栈用膳歇息。

 接连七天,他们皆枯守著,这天晚上亥中时分,他们一听见衣袂破空声音,二人立即原式不动地闭住呼吸。

 刹那间,吴云已瞧见曾玉娇及总管易容掠过树下,她微微一笑正开口,孔钜立即捂住她的口。

 不久,又有三位青年掠近,吴云不由暗道侥幸。

 她们俟三位青年远去,方始飘下树。

 孔钜抱著她,便边听边跟去。

 以他的功力,已可听见百丈由之蚂蚁爬动,所以,他一直顺利地掌握那五人之动态,不出一个时辰,他已住著绕西湖一圈。

 吴云低声道:“不对!她们似在引敌!”

 “我知道!她们停停走走哩!”

 “小心些!”

 又过了一个时辰,孔钜二人方始目送那五人进入天娇堡,立听吴云道:“仍回原处守候,她们可能会再出来!”

 孔钜便抱她飘往那棵槐树。

 不久,他飘上树,便搂她坐上枝桠问道:“她们为何会再出来?”

 “没多久,便有前来赶集的小贩,她们方才已经查了两遍,此时再出来,一定没有外人来干扰她啦!”

 “高明!”

 “她们若出来,我会潜入堡中,你独玩她,再宰总管。”

 “好!”不出盏茶时间,果站又有一人掠过树下,吴云一瞄那人,立即附耳道:“她便是曾玉娇,咱们一起去会会她吧!”

 “会不会再有人跟来?”

 “不会!她一向,此番必出来玩男人!

 “我拦住她,别让她害人。”

 “也好!出城再进行,因为,此地有不少庄院哩!

 他便抱她跟去。

 不久,他果真跟著她绕入林中深处,只见她向四周一瞥,使宽了男衫及面具,不久,她著肚兜及亵啦!

 她掠前一阵子,使趴在林沿一株树后。

 此时的孔钜已经单独回到附近的一株树后没多久,远处已经传来交谈声及步声,她立即含笑站起。

 孔钜十指连弹,她涑然一震,便向左翻去。

 孔车再弹右手五指,两缕指风已经制倒她。

 他上前制住她的“哑”便挟她入内。

 不久,他已瞧见吴云站在曾玉娇的衣衫旁,他上前放下人,立见吴云上前将一粒红九入她的口中。

 吴云一摘面具,冷峻地道:“妇!还记得我吴云吧?盗你财物的人便是我,送你归地府之人也是我!

 说著,她已站到一旁。

 孔钜匆匆宽衣,立即卸下她的底

 此时的曾玉娇已经滚滚,她明知自己必死,可是,媚毒已催使她只知道发体中之不适。

 孔钜以“力拔山河”气概大冲特冲啦!

 吴云一著天色,立即道:“我去一趟!”

 说著,她立即离去。

 孔钜搂著成体,却毫无快,没多久他一指将她戳死,再挖以她的化尸水化去她的尸体及衣物。

 他嘘口气,便跃上树等候。

 破晓时分,吴云没有出现,倒是那位总管掠来,孔钜心知她来找曾玉娇于是,他立即将功力聚于双掌。

 总管一掠到现场,立即注视地面的痕迹。

 不久,她发现土痕,立即蹲身挖。

 孔钜双拿一劈,潜劲一涌至,立听轰一声。

 总管啊了一声,当场粉身碎骨。

 一声很好之后,吴云已由远处掠来。

 二人拾妥碎,便以化尸水化掉。

 “阿钜!另外三人必是三秀,她们随时会出来,我先去树上守候,你去买些干粮送来给我吧!”

 “好!”二人分途前进不久,孔钜已买妥干粮及一壶酒。

 没多久,他一会合吴云,两人便欣然用膳。

 膳后,吴云立即靠在他的怀中歇息。

 孔钜注视一个上午,仍未见人由树下通过,他纵目瞧了一阵子之后,吴云方始眼道:

 “她们没来呀?”

 “没有!”

 她们或许走大道?她们或许不知曾玉娇去向而在堡中守候咱们今晚再进去瞧一趟吧?

 “好呀!”

 二人立即取用剩下之干粮。

 不久,孔钜便在树上运功,吴云则注视四周。

 一个时辰之后,孔钜一收功,吴云立即运功。

 天黑之后,二人便联袂前进。

 不久孔钜便又抱她入天娇堡,只见堡内一片黝暗,不过,孔钜却听出有四人在前后院巡视。

 他立即低声指出四女之位置。

 “阿钜!设法除去这四人,来!

 两人便联袂来到右墙角。

 二人守了不久,吴云一听步声渐近,她向孔钜一比手势,她倏地闪身出现,巡夜女子果真直觉的怔然止步。

 孔钜闪身弹指,吴云更补了一指。

 那女子搐一下,便颓然倒下。

 吴云接住尸体,便入树影下。

 二人利用花木作掩护,不到半个时辰二人不但宰了另外三名巡夜女子,而且潜入曾玉娇的房中。

 吴云小心的搜索,孔钜刚运功默察四周的动静。

 不久,吴云又由地下密室搬出二大包银票,她向外一指,孔钜便抱她飘出,没多久,他已经飘飞于山区之中。

 破晓时分,孔钜一掠近墓园,使见三名中年人掠来,他急忙道:“是我!孔钜!”那三人立即止步。

 吴云一跃下,孔钜立即摘下面具道:“三位辛苦啦!”

 “不敢当!

 孔钜二人掠入墓园,便见诸女来。

 吴云立即提包袱入地

 孔钜忙问道;“没事吧!”

 “没事!”

 “待会再叙吧!

 说著,他便返房漱铣及沐浴著。

 浴后,他便陪诸女用膳。

 膳后吴云道;“我和阿钜出去宰了二位魔女,待会将再度外出,烦各位妹子好好的守住此地。”

 “好!

 没多久孔钜二人便又易容由山上离去。

 “阿钜!咱们仍得回去天娇堡,我要找吴如舜的证据。”

 “好呀!

 他抱起她立即飞掠而去。

 时值冬天,山区人兽罕至,孔钜便放心的飞掠著。

 天一黑,两人又进入杭州,二人购妥干粮,便前往天娇堡。

 此时的天娇堡只剩下三秀及八名少女,她们已经在白天出去找了一天,可是,她们仍然找不到曾玉娇及总管。

 昨夜死了四人,又失去两包银系,使三秀深以为忧,如今夜又来临,她们累了一天仍然得轮巡视。

 吴云二人用过干粮,便又飘入堡中。

 孔钜已经听出前后院各有一人在巡视,二人合力暗杀之下没多久,鬼门关便又多了二条冤魂。

 “阿钜!听听此地尚有多少人!”

 孔钜便边走边运功默听著。

 不久地低声道:‘前面有三人后面有六人,后面六人的功力不强,前面三人的功力不错哩!

 “她们睡啦!

 “是的!

 “前面三人必是三秀咱们先宰后面六人。”

 “好!

 不久,二人潜到后栋,使听出六女分别在六个房内酣睡,吴云内外瞧了一遍,便知道门窗皆已经锁妥。

 她带孔钜走到通道,立即沉声道:“有警!集合!”

 立听一阵穿衣声及开门声,六女边穿衣边冲出来,孔钜二人立即疾劈双掌的将她们送入鬼门关。

 “姐姐!那三人来啦!”

 “三秀本不错!我来劝她们,万一不行,再宰掉她们。”

 “好!

 吴云立即摘下面具及站在尸旁。

 且说三秀闻声掠来,她们一到厅口,立即止步。

 吴云道句:“是我!吴云!便和孔钜行去。

 二人一入厅,吴云便引燃烛火及和孔钜各坐一椅,三秀注视不久,立即仗剑一步步地向内行入。

 吴云含笑道:“曾玉娇及总管皆死于我手,尔三人本不错,我有意和你们一叙,坐下吧!

 大秀道:“吴云!凭你也配杀堡主吗?

 “我当然不配!不过,他配!

 “他是谁?

 “你们不必知道!”

 三秀倏地弹身疾掠,三支剑已疾放向孔钜。

 孔钜双掌疾拍,立即退她们。

 吴云立即道:“杀!”孔钜闪身劈掌,功力已经全部扫出。

 他刚施展到第四招盖世掌招,便劈碎大秀,二秀及三秀正在惊慌孔钜的掌力一阵疾扫,便了结她们。

 吴云立即赴三秀房中搜索著。

 不久,她已搜出不少财物,便赴曾玉娇房中及书房搜索。

 此番,她又搜出一批财物,便去搜索总管房中。

 不久,她搜出不少的书信。不过,信中皆是暗语,而且没有具名,她心知派不上用场,她立即纵火焚堡。

 火势刚扬,孔钜已抱她飘去。

 孔钜连夜飞掠,天亮不久,他便又赶返家中。

 他来回赶路,立即服药运功。

 吴云送财物入地,便用膳歇息。

 如今的她不但复仇,而且发财。更有一位体贴的老公,她已经没有丝毫的憾事,所以,她愉快的歇息著。

 此时的天娇堡附近围了不少的人,因为,吴云所纵之火借由风势之助燃而向堡外四周蔓延出去。

 所幸军民通力合作,西湖之水又甚多,所以,火势没有进一步的扩散如此一来,城民皆知道此事啦!

 那三百名女子先后获悉此事,便赶来此地,她们乍见堡毁人亡她们不敢相信的完全怔住啦!

 此时,十具烧成焦炭之尸体加上残肢断臂已经摆在堡门前供人辨认,差爷们正在火场搜索著证物。

 不久,那三百名女子退到远处商量往后的日子啦!

 她们认为曾玉娇已死,否则,不会堡毁人亡,她们为了自己后的日子,她们决定各自携些钱返故乡啦!

 此时,那一百五十名富户聚在一起会商,因为,曾玉娇一死,他们今后便不必给她分红,他们更可以捞财啦!

 可是,他们又担心吴大人会切断合作关系,所以,他们的话题一直围绕于如何和吴大人搭上关系?

 他们讨论到晌午时分,方始返家。

 膳后,那三百名女子立即在各府分别向富户表明离意。

 富户求之不得地立即付出银子打发这些瘟神。

 这些女子苦了数年,此番领得银子,便返乡嫁作人妇啦!

 杭州这一百五十名富户在翌上午,便直接赶往武汉,因为,两湖巡抚衙设在武汉,他们要俟机见见吴大人呀!

 他们急,吴如舜更急,因为,天娇堡一垮,他好似失去一条胳臂呀!

 何况他也担心有女子被密呀!

 所以他在获讯之后,一直很小心的行事。

 这天上午,他获知杭州一百五十富户联袂入城之事,他稍加研判之后,立即指派心腹去探听富户们之来意。

 一个半时辰之后,那名心腹回来奏明富户们之来意,吴如舜一听又有财路,他立即指点心腹如何行事。

 黄昏时分,心腹带回来三百万两银票,吴如舜不由大乐。

 他赏给心腹二万两银票,便欣然人书房清点银票。

 他少了天娇堡这个助臂,他必须再觅合作对像啦!

 可是。天娇堡一垮,他似乎对始走霉运,半个月之后,杭卅富户们之二百条货船全部被太湖水贼押走啦!

 而且是连人带货全部押走。

 水贼们只放走一人,那人报信至杭州之后,富户们一看水贼勒索六百万两银子,他们不由又怒又怕!

 于是,他们立即向官方报案及派人报告吴如舜的心腹。

 吴如舜获讯之后忖道:“这批水贼一定知道富户们和天娇堡合作之事,天娇堡一垮,他们才敢下手哩!”

 他立即调动水军及派人先饬令水贼投降。

 接著,他搭轿前往城郊的南宫世家。

 南宫世家当今之主人叫做南宫山,他有一子及一女,吴如舜亦有一女及一子,南官山有意樊亲。所以,他一直支持吴如舜。

 不久,两人一会面,吴如舜便道出水贼洗劫及请求支援之事。

 南宫山一口答应,二人便商量行动细节。

 当天晚上亥初时分,南宫山父子率领八百名南宫世家高手离庄,因为,他们打算沿山路赴太湖袭击水贼。

 那知,水贼的同伴早已在城中盯著吴如舜;所以,南宫山诸人刚离去,便有一只信鸽由一家民宅冲天飞去。

 没多久,信鸽已飞落山区之密林中一名青年一接住信鸽,立即掠到一群人面前道:“禀总把子!信鸽来了!”

 “念出来!

 “是!南宫山父子受吴狗腿子之邀已率八百人入山。”

 “嘿嘿!阮当家果真行!准备干活啦!”

 是!

 人群向外掠动不久,三千余人已经各就各位啦!

 这批人正是飞虎盟成员,这盟之老大金飞虎此次和水贼合作,打算控制住水道这条大油水路哩!

 他们研判南宫世家会介入,所以,他们在此守候著,一把把的淬毒飞镖及强弩已经在枝叶后蓄势待发啦!

 没多久南宫山诸人由远处出现立即掠来。

 他们料不到会有暗算,他们只知赶路的默默掠前著。

 一直到他们听见“咻…”声!,他们才叫糟,南官山拔剑吼道:“小心!”

 飞镖及强矢似雨水疾而来,动作稍慢的人立即“中奖”由于它们皆淬过剧毒,所以,中奖之人迅即“嗝

 南宫山挥剑如轮他刚当过第一轮匕矢,倏听爱子之惨叫声,他一回头,便看见爱子中了三箭及二镖他吼句:“青儿!”立即掠来扶他。

 倏听“咻!”连响,他顾不得扶尸,立即转身挥剑疾扫。

 飞虎盟之人依地形分成两批暗算,立即了结四百七十名南宫世家高手,成果可谓十分的丰硕。

 南宫出痛失爱子,立即掠前砍杀。

 另外三百三十人亦奋勇扑前。

 金飞虎嘿嘿一笑,便挥刀拦住南宫山。

 姓金的!南宫世家与你何仇?”

 南官山!你为何夜行呀?”

 你与水贼合作啦?

 嘿嘿!不错!聪明!

 “畜生!看剑!

 “嘿嘿!吾早就想掂掂你的斤两啦!”

 二人立即在林中斗著。

 飞虎盟之人以十倍兵力之优势,加上熟悉地形,即使南宫世家的剑招了得,他们仍然占了上风。

 他们的气势越来越盛,南宫世家高手只好采取守势。

 却见他们亡命般一起冲杀而来,南宫世家的高手虽然宰了二三人,自己却也惨遭撞倒或砍伤哩!

 这是一场典型的“人海战术”!

 不出一个时辰,三百三十名南宫世家高手皆已经阵亡,飞虎盟则折损了九百七十五人及负伤一、二百人。

 金飞虎目间笑道:“南宫山,你自行了断吧!”

 “住口,吾非拉你垫底不可!”

 “做梦!”

 立见六名青年挥刀连人冲来。

 金飞虎嘿嘿一笑,立即退去。

 南宫山果真了得识见他掌剑攻之下,立即宰了四人及退二人,不过,立即又有八人连人带刀的冲来。

 南宫山立即又全力进攻著。

 可是,人的体力有限,对方却一批批的密集冲来,半个时辰之后,南宫山一个闪失右小臂已被砍断。

 欢呼声中,又有十人攻来。

 南宫山一向仗右手挥剑,如今断臂失剑,而且血如注,他匆匆挥动左掌及问避不久,便又挨了六刀。

 金飞虎嘿嘿笑道:“很好!斩了他们父子之首级吧!

 “是!

 二颗首级一被砍下,其余的尸体立即被化尸水化掉。

 伤者留下歇息,其余之人则跟著金飞虎由山道掠去。

 第四天下午,吴如舜父子亲率水军浩浩进入太湖,立见水贼们”

 布妥大小船以待,吴如舜立即暗惊。

 湖面甚广水贼以扇形而待,分明随时可以包抄而来,吴如舜不知南宫山诸人已殁,他研判水贼在虚张声势。

 所以他立即沉声道:“上!”

 号兵立即吹动号角。

 官船便在官军喊杀声中冲击。

 嘿嘿笑声之中,金飞虎及水贼首领阮必达各站在船首。

 吴如舜乍见他们,立即神色大变!

 水贼们灵活地攀掠上船桅立即张弓猛

 官军见状,立即持盾防守著。

 飞虎盟弟子趁机由水舟疾驶而来。

 这些小舟由水贼们舟,他们一近官船,立即施展轻功掠上船,一阵刀剑疾砍之下官军立即惨叫不已!

 吴如舜父子见状,立即由指挥船出征。

 他们带著三百余名亲信分成二批前往拦截,水军校尉们亦呐喊的指挥官军对抗,现场一片混乱。

 阮必达指著吴如舜之子道:“他叫吴宏域;只要宰了他,狗官一分心,咱们便可以好好的宰他啦!

 金飞虎嘿嘿笑道:“行!上!

 二人弹身疾掠,又在半空中翻身二次,立即掠上官船。

 两人便挥刀抡剑地攻向吴宏域。

 吴家的心腹见状立即拚死守护著。

 金飞虎二人攻杀一阵子,却久久无法得手,两人一火大,立即召来手下展开凶猛的人海攻势。

 水贼及飞虎盟人员立即喊杀的冲去。

 冲杀及推挤之中,现场立即大

 吴宏域刚被推退到舷角,金飞虎及阮必达已经弹空扑来,他在大吓之下,立即转身掠向水面合该他该死,此时正有一批水贼舟来援,他们一见是吴宏城跃出大船,强矢及飞镖立即去。

 吴宏域匆匆挥剑,身子已挨了二镖。

 他刚啊了一声,便觉全身一冷,神智亦一昏。

 他又叫了一声,便又中了六镖。

 “扑通!一声,他一坠湖,立即“隔’。

 吴如舜在另外一条船目睹爱子惨死,不由大怒。

 他挥剑砍杀六人之后,使掠向金飞虎二人。

 金、阮二人嘿嘿齐笑立即掷出二具尸体。

 吴如舜一翻身反而踏尸加速掠来,金、阮二人见状,再也笑不出来,于是,他们匆匆后退道:“上!”

 他们的手下立即又喊杀的冲去。

 吴如舜果真了得,只见他以嘴咬剑,双掌一阵疾劈之后,那充沛、浑厚的掌力立即劈死七十余人。

 其余之人更是撞退到远处哩!

 金阮二人见状,立即退到另外一条船上。

 两人隔船指挥;手下们便又攻向吴如舜。

 吴如舜又劈攻一阵子倏觉后力不继,不由暗暗叫糟,他匆匆一瞥四周,便见水军们尚无败象。

 而且,他的心腿也掌控住六条船哩!

 他又疾劈一阵子,便掠向远处。

 他沿船疾掠,不久,他已会合心腹。

 他立即匆匆服药。

 金、阮二人商议不久,便率众攻向吴如舜之船。

 不久,六百余人已在船上火并。

 金阮二人合攻吴如舜,他们虽然以逸待劳,招式及火侯却远不如吴如舜,没多久,二人已见著状。

 所幸他们的手下不时拚杀向另如舜,他们始能歇口气。

 天黑时分,二十一条官船已经著火,水贼及飞虎盟人员士气大振的呐喊之下,继续打杀其余的官军。

 吴如舜的六名心腹见状,立即匆匆备小船。

 天一黑,官军更加迅速的伤亡著,吴如舜一见大势已去,他又猛攻一阵子,立即腾空掠向湖面。

 他一入小船,六名心腹便以掌劈向湖面。

 小船如飞驰去,水贼们的飞镖纷纷落空。

 金阮二人却嘿嘿笑道:“杀干净呀!

 “是!

 官军们吓得纷纷跃入湖面。

 却见强矢及飞镖疾,官军立即纠纷成为活靶。

 吴如舜的心腹们又拚杀不久便纷纷掠入湖中。

 他们先潜入深处,便游向他处,良久之后,他们爬上小舟,立即狼狈的结伴舟离去啦!

 水贼们又追杀一个多时辰;方始纵火焚官船及尸体。

 金、阮二人便愉快的班师返山庆功啦!

 吴如舜一上船,便铁青著脸,因为,此役一败,他不知能否保住官位,加上失去唯一之于他怎能不难过呢?

 一向春风得意的他陡遭打击,他茫然啦!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