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八章 男人四十一条虫
合该两湖的佃农发财,在天娇堡及两湖巡抚吴如舜暗中策划之下,他们所种之米不但不再滞销,价格也上涨一成。

 他们目前多缴半成的地租,且多雇人播种著。

 这年秋天,西北地区因为干旱而缺粮,西湖巡抚吴如舜一获讯,立即以孔钜名义全部买下西湖的粮食及待价而沽。

 不出半个月大内派来铁差大人展开赈灾,那位钦差大人首先代吴如舜无限价又无限量的购粮。

 这宗易,吴如舜狠心地坑公家二千余万两银子他望着一车车及一船铅的粮食被运走,他真是乐透啦!

 事了之后,他派心腹持孔钜玉章领走那笔巨银啦!

 经此一来,两湖一带之田地立暴涨啦!尤其孔钜所买的那些良田更是有行无市因为,买主找不到卖主呀!

 吴如舜一见时机成,立即以那笔巨银透过心腹介入哄抬田地之价格,不出半年,曾玉娇所买的田地净赚一倍的出售啦!

 她目睹三秀所送回来之大包银票,她终于笑啦,因为,有了这笔钱,她已经可以弥补遗失之三千万两黄金啦!

 她立即小心的藏入地下密室。

 杭州那些富户一见粮价波动如此剧烈,他们便将这一年来所赚的钱投向两湖田地,而目,他们购良田。

 孔钜顿成他们的大卖主啦!

 那些良田至少已经涨了四倍啦!

 吴云明知此事,却无动于衷地在西湖盯著曹玉娇。

 人心真怪,越买不到的物品越珍奇,杭州那些富户居然悬赏购武昌、武汉及襄的良田而又又自动抬高价钱哩!

 不但如此,更有不少佃农肯付钱向孔钜的佃农借种粮食哩!

 两湖巡抚吴如舜一直密切注意这种趋势,因为,他认为孔钜该出面啦!

 翌年夏天。两湖的粮食大丰收,数十万农户雇工欣然收割之后便被杭州的富户们送入谷仓之中。

 八月十三晚上,一阵雷电加之后,大雨倾盆而下。

 这场雨下了一个晚上,迄天亮后,始稍歇一阵子。

 接下去,大雨便忽停忽下的延续十天,长年失修的黄坷河岸终于决堤,两岸地面立即成为泽国。

 屋舍冲毁无数!

 人畜随波而,终致淹毙!

 这场近百年来之大浩劫立即震惊大内,圣旨一颁下,各地积极展开赈灾,粮食便成为头一宗必需品。

 杭州富户们一见良机难得,立即如粮不售民间及通知曾玉娇。

 透过曾玉娇及两湖巡抚吴如舜之撮合,粮价以高出市价三倍售给官方,富户们获两倍利润,吴曾二人则获一倍。

 这是一场吃定官方的易!

 曾玉娇分得五成的利润,便欣然返堡。

 那知,她一返堡,便见总管率诸女下跪请罪,因为,她藏在地下密室的十五千万两银票不翼而飞啦!

 她当场险些气得吐血啦!

 她不甘心地入地下密室一瞧,立觉心口一疼。

 这一气,她气出病啦!

 此时的吴云已将银票送人铜箱中哩!

 她愉快地依面额一叠叠的束妥之后,她仔细一清点,不由暗喜道:“有这二十九千万两银票,够啦!

 她锁妥铜箱,便含笑返房。

 立见孔钜和无沙子在厅中挥剑拆招,无尘子及无石子则在旁注视,她立即愉快的返回房中。

 不久,孔钜一退无沙子,无尘子立即上前接招。

 孔钜便又施展凤凰教破解昆仑剑招之招式,无尘子方才观察一阵子,此时立即全力拆招。

 他们的昆仑剑招经过这段时之改良已经增加不少的威力,可是,他接招不久立即陷入下风。

 因为,他的功力大逊呀!

 他立即竭力的施展各种招。

 孔钜正是要出他们的箱本领及学习他们的反应,所以,他一,无尘子终于撑不住啦!

 无石子喝句:“接招”立即攻来。

 孔钜立即旋身接招。

 不久.无名子又被得额头现汗啦!

 孔钜一见已没有什么新招,立即收招道:“承教!

 无石子嘘口气,立即收招。

 无沙子问讯道:“施主莫非已贯穿生死会关?

 “正是!”“佩服!施主真是奇才也!

 “不敢当!歇会儿吧!

 四人立即入座品茗。

 不久,海天三道返回孔家庄客房一起研究对策,孔钜一入房,吴云立即按住他,而且献上香吻。

 “姐姐快哩!”

 “不错!放眼天下,唯独你能挫败海天三道,我真欣喜!”

 “全仗姐姐之栽培呀!”

 “不!全仗咱们的共同努力!

 “有理!姐姐这阵子在忙什么?

 她立即附耳道:“我一直在盯天娇堡,我又盗回不少的银票啦!

 真的?姐姐似乎对天娇堡‘感冒’的!”

 “不错!咱们出去谈吧!

 二人便联袂离去。

 不久二人停在墓区,她口气,立即道:“我来自天娇堡!”

 “当真?

 “阿钜!你早就猜到了吧?”

 “是的!你对天娇堡太啦!”

 “的确!我原本有个美满的家,曾玉娇中意我,使安排人手杀死我的家人,再故意现身救我及杀光那些凶手。”

 哇!够狠!姐姐如何知道的?”

 “我跟了她之后,她陆续以此种手法收三百余名女子入堡。”

 “真狠!她为何要找如此多的女子?”

 “她要利用我们杀人及捞财,我十八岁那年,因为拒绝陪一位富户上,事后被十个男人轮暴”

 “哇!真可恶!”

 “事后,我屈服的为她杀了二十三人及接了三年的男人,后来,我带一笔财物进出她的控制,便易容准备重新生活。

 “可是,我所遇的人事皆是污秽,所以,我曾经放过。一直到我遇上你,我才找回自我,阿钜,你不会嫌我吧?

 孔钜搂她道:“苦了你啦!忘了那些事吧!”

 “不!我要她灭亡!

 “你已偷了她的不少财物呀!算了吧!

 “她已经和吴如舜利用杭州的一百五十名富户赚钱,如果不早除掉她,便会有更多的人倒霉。”

 “如何下手呢?”

 “她每月皆出来玩男人再杀男人灭尸,我要你把她搞死。”

 “这…有此必要吗?”

 “有!在她死之前,我会现身,让她悔恨而死。”

 “如此一来,你就心满意足了吗?

 “不错!

 “好!咱们何时下手?

 “再过三个月吧!目前先避避风头。

 “好!”“阿钜!你真好!谢谢你!

 “别如此说,咱们已是夫呀。”

 “阿钜!陪我入地玩玩吧!”

 “好呀!

 两人便欣然入地

 只见她打开铜箱道:“这二十九千万两银票,完全来自天娇堡,可见曾玉娇已经造了多少孽呀!

 “的确!咱们如同支用它们呢?

 “格格!傻瓜!慢慢享用呀!”

 “对!对!”

 “阿钜!我的心结已开,我很愉快!”

 说著,她立即宽衣。

 那体一出现,他立即欣然宽衣。

 不久,她蹲在他的前,便欣然“品箫”

 “喔!姐阻!别如此!脏哩!

 “阿钜!它会比以前的我脏吗?”

 姐姐!忘了那些吧!

 她将左脚搁在箱上,媚笑道:“阿钜!来吧!”

 他上前一兜,便欣然入内。

 “阿钜!我去瞧过章婉君,她瘦了!她一定害相思啦!”

 “这…怒剑呢?”

 “他的气也不佳,他们一定因你而冷战。”

 “我害了他们!

 “别如此想!咱们改天去拜访一次,你当面求亲吧!

 “怒剑会同意吗?

 “临机应变吧!

 “好吧!

 “我打算再加盖几个房间哩!

 “好呀!孩子一年比一年多,房间太少了哩!”

 “珠妹及环妹已经各为你生下六子,她们可以歇息了吧!

 “好呀!提过此事,她们却要再生哩!”

 “我来提吧!”

 “谢谢!

 她一转身,双手立即按箱的翘起圆

 他欣然贴,立即快攻著。

 “好阿钜!妙哉!”

 “姐姐!你这儿真美!

 “的确!它们又圆又富弹吧!

 “是呀!震得真哩!”

 “格格!多震一阵子吧”

 两人立即畅玩著。

 时光飞逝,两人利用地形地物畅玩著各种花招,良久之后,吴云尽兴地哆嗦道:“好阿钜!妙哉!”

 “姐姐!撑一下!”

 “好!

 他立即猛冲著。

 没多久,他方始在她的搐中注入甘泉。

 “幄!好…阿钜!

 “姐姐!真妙!”

 “嗯!”九月二十七晚上,孔钜抱著吴云飞掠过群山及断壁,破晓时分,两人已经重回怒剑的庄院前。

 吴云将礼盒交给孔钜;便含笑敲门。

 侧门一开,老者乍见孔钜,立即大喜道:“参见公子!”

 “免礼!久违啦!请通报一番!”

 “请稍候!.老者匆匆掠人,便见章婉君入厅道:“爷爷!一定是他来了,我昨夜梦见他来了,真的!真的呀!”

 怒剑沉声道:“即使是他来了,他看见你这模样,他会喜欢吗?”

 章婉君一摸触及头发,立即匆匆入内。

 怒剑忖道:“罢了!来人如果是孔钜,吾也有台阶可下啦!”

 立见老者入内行礼道;“禀主人!孔公子求见!只有一位女子同行!”

 “带他们进来吧!

 “是!

 不久,孔钜二人已经入厅,立见孔钜递盒行礼道:“参见章老!”

 “免礼!坐!

 “谢谢!章老!她是内人吴云!

 吴云含笑道:“禀章老!小女子代表三位妹子来提亲,请成全。”

 “孔钜,当真如此?

 “是的!在下于此蒙浩恩,愿以至诚善待章姑娘。”

 “吾并无丰硕的嫁妆喔!”

 “在下并非那种人!”

 “你为何聚集一、二千人在凤凰山?

 “霸拳在北方积极扩充势力。各派却忙于复原,万一霸拳作,在下愿意率这批同道对抗他。

 “然后,你就称霸天下啦!”

 “不!在下不是那种人!”

 吴云含笑道:“章老何不瞧瞧礼品?

 “吾心领!你们携返吧!

 “章老不反悔?

 “吾一向不受礼!

 吴云拆开礼盒,便拿起盒中之剑。

 他递出剑柄道:“章老识得它否?”

 怒剑乍见“莫干”二字,不由全身一震。

 他向后一,厅中立即闪现耀眼光芒,他口气;眯眼注视一阵子之后,他方始徐徐将剑归鞘!

 吴云道;”此剑已落入阿钜手中多年,他若有野心。早就迸发了,请章老务必要成全这段良缘!

 “婉君!”

 章婉君立即应声入内。

 “婉君!说句实话,即使孔钜后万劫不复,你也不后悔吗?

 “是的!

 “孔钜!即使刀斧加颈,你也不会为恶吗?

 “是的!

 “你们行礼吧!

 二人立即下跪磕头。

 怒剑嘘口气道:“行啦!你们走吧!”

 孔钜怔道:“爷爷不同行?

 “吾又非嫁妆!”

 “我不是此意,我想孝敬爷爷啦!

 “心领!吾要去瞧霸拳在搞什么花样,满意了吧?”

 “满意!爷爷保重!”

 “呵呵!好小子!细心的!走吧!”

 三人向怒剑行过礼,立即离去。

 不久,三人已经共搭一车驰去啦!

 ***十月八上午,一百五十位富户联袂来访,曾玉娇经过这段时的疗养已经痊愈,她便含笑接待他们。

 “此乃这宗易之帐目及分红,请庄主笑纳!

 “谢谢!咱们做一笔易,如何?”

 “请堡主指示。”

 “吾这三百名手下喜欢你们,你们如果愿意,只要付十万两银子便可以带走一人,如何?”

 “行!太好啦!

 那一百五十人求之不得地立即各付出二十万两银票。

 不久,三百名女子已经跟他们离去,曾玉娇狞笑道;“你们别怪我大狠,是那位飞贼我的!”

 她立即将银票送入密室中。

 原来,她为了“补帐”狠心的安排这招美人计,不出一个月,三百名女子已经先后替她盗回三十余千万两银票啦!

 富户们虽然怀疑她们,却找不到证据,他们只好逐渐疏远诸女,诸女乐得清闲,便专心的练武啦!

 且说孔钜三人搭车返回凤凰山,便见墓园内又多了新屋,立见吴氏率诸女及诸童出来接他们。

 诸童更是齐声向章婉君行礼道:“参见五娘!”

 章婉君便脸红地送给群童小点心。

 接著,她向吴氏诸女行礼著。

 吴氏便和诸女欣然陪她入新居房中。

 不久,吴云陪章婉君步入地,她将莫干神剑泡入池中,立即取出二种灵药道:“服下运功吧!你得补补!”

 “谢谢云姐!”

 她服下灵药,立觉热,她立即专心运功。

 吴云目睹她入定之后,方始欣然上去。

 不久她和孔钜步人墓园旁,她立即低声道:“你从今夜起,多陪陪婉君,她得早为怒剑添个曾孙!”

 “好!”“让她舒畅些,俾一举双子,懂吗?”

 “懂!是否让一子姓章?

 “对!怒剑原已归隐,他肯为你复出,你得多为他设想。”

 “好”

 婉君颇健美,又久居火之处,她在那方面的韧力必然很强,你今夜就在地搞定她吧。”

 “搞定?姐姐何时变成如此野啦!”

 “格格!祝你房愉快!”

 “那儿才是真正的房哩!”

 “是呀!她已经入定,天黑之后,你送入酒菜,再搞定她吧!”

 “行!我何时搞定你呀!”

 “我早就被你搞定啦!

 说著,她已先行步向大厅。

 孔钜望着山下之城景,喃喃自语道:“阿钜啊!阿钜!你实在大幸运啦!你一定要好好把握这一切呀!”

 他怔了一阵子,方始返屋运功。

 黄昏时分,他端著酒菜进入地,便将酒菜放在前,他一步入后,便见章婉君羞赧地起身。

 “婉君!你对此地好奇吧?”

 “嗯!”“此地乃是凤凰教主在百年前练成金刚不死身之场所,池内之灵药更是上百种罕见的灵药。”

 “我和云姐在搭屋挖基时由地里冲出来之香气入内发现他,接著,我们瞧见上面这些字。”

 章婉君立即抬头望去。

 不久,她低声道:“天不从人愿,凤凰教主如今在该坟下吧!”

 “是的!在云姐的安排下,我收凤凰教主的所有功力,所以,我们有义务为他立坟供他安眠此地。”

 “对!莫干神剑怎会在此地?”

 “我也不知道它在何时抱入水晶棺中,我以血喂过它,它常陪我练剑,更显现剑身之“莫于六招’哩!”

 “你好大的福份呀!”

 “是的!我知福,我一定会为善的!”

 “其实,爷爷早就答允咱们的事,他只是因为那二千余人及你的脸上有霸王之气概,他不愿介入,所以才退去。”

 “霸王之气?真的吗?”

 “真的!爷爷颇谙相人术,绝对不会看错。”

 “我真的会为恶呀!”

 “不!所谓霸王之气乃是领袖也!一方之霸也,并非恶徒也。

 “太好啦!我也不相信自己会为恶呀!”

 “你今后有何计划?

 “长远而言,消灭霸拳及恶徒,目前在此加强武功。”

 “你上次对付爷爷的招式出自乾坤教主吗?”

 “正是!如今,我又练成‘莫干六式’,它比乾坤九剑强过十倍”

 “啊!你岂非天下无敌啦!”

 “或许吧,咱们先用膳吧!请!”

 不久,二人席地而坐,立即取用酒菜。

 三杯下肚之后,她羞赧的道:“你不会嫌我大痴情吧?”

 孔炬搂她入怀道:“我负你太多矣!”

 “我不知自己对你用情那么深,所以我返家之后,终似行尸走,脑瓜子一片空白哩!”
<龙在天>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