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九章 盗贼惨遭恶报应
这天上午,长耳公向孔钜报告水贼及飞虎盟劫船杀官军之事,吴云微微一笑道:“老天有眼!吴如舜够受的啦!

 “其子死于该役!

 “太好啦!报应也!”

 “听说南宫世家主人及其子和八百名高手皆死。”

 “晤!金阮二人如此强大吗?”

 “非也!金飞虎先暗算南宫世家也。”

 “晤!看来他们已经计划甚久哩!”

 “此役必会打破均衡,江湖将多事矣!”

 “常老,咱们该出去否?

 “不宜!俟霸拳介入再说吧!

 “也好!咱们毕竟太少人啦!”

 “别急!时势造英雄,霸拳一介入,各派必有反应,咱们先观其变再介入,届时必可获得各派之支持。”

 “高明!”

 “南宫山一死,南宫世家必会邀独孤、宇文及幕容三大世家出面,尤其身为南宫夫人大哥之字文杰必不会坐视。

 “四大世家一会合,金阮二人必会遭受重创,霸拳必会在那时趁机收他们,如此一来,各派必会介入。”

 “看来正该对诀啦!”

 “不错!以霸拳之实力,任何门派皆难以抵挡,彼等一掌握优势必会趁机号召各黑道帮派,此种趋势不容忽视哩!”

 “有何良策对何呢!”

 “庄主及时出面,必可阻其锐势,必会承受超强的压力,不妨先让四大世家去伤脑筋吧!”

 “若采取后策,能挽颓势吗?”

 “可以!届时正是庄主大展雄风之机会。”

 “好!不过,目前会不会有人来找咱们”

 “颇有可能!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咱们,届时见机行事吧!”

 “好!”孔钜道;“我倒有一个主意,我单身去消灭水贼,如何?”

 长耳公道:“可行!不过,庄主得隐秘身份,以免引来霸拳。”

 “好!”吴云道:“别急!阿钜!你得提防水贼们之毒物伎俩!”

 “我知道!我理该不惧毒吧?”

 “啊!我怎忘了此事呢?好!我陪你去!”

 “好!”吴云一离去,长耳公立即道:“庄主果真急公好义,佩服!”

 “不敢当!我不忍太多人受苦呀!”

 “庄主仁心侠胆,必有福报!”

 “谢谢!”

 二人又聊了不久,吴云取剑前来道:“阿钜!咱们该启程啦!”

 “好!”二人返房更衣及戴上面具,便向诸女辞行。

 不久,二人佩上宝剑,使联袂离去。

 二人一入山区,孔钜便抱她飞掠著,凤凰山位于湘西,孔钜直接飞掠于山崖涧间,午后时分,二人已近贼窝。

 吴云指向远处道:“它便是太湖,水贼依湖畔山而居,颇获地利,咱们待会就由山上下去吧!”

 “我自己下去吧!”

 “也好!我伺机入内纵火,俾惊扰他们。”

 “行!”

 二人服下灵药,便默默运功。

 未申之,吴云带路而下,不久二人已听见回声,二人沿途悄悄宰了六处岗哨人员,便隐在远处。”

 此时,阮金正在率众进行庆功哩!

 美酒及女人助兴之下,人人边吃豆腐边畅饮著。

 吴云带孔钜塔入山寨之后,她遥指居中之二人道:“他们必是阮必达及金飞虎,你盯紧些!”

 “好!”“此地约有四千人,你必须痛下杀手、而且尽量杀人多之处,以免他们发暗器或施展诡计。”

 “好!”“我会随时告警!”

 “好!咦?右侧那些人怪怪哩!”

 “在那边?”

 “右下方那片林中有人哩!

 “太远啦!我们去瞧瞧吧!

 “好!”两人向右一绕,便小心的前进。

 不久,吴云低声道:“是南宫世家及宇文世家的人,他们的动作快的哩!咱们先让他们出手吧!”

 “他们只有四百余人,行吗?”

 “他们必有几成把握,咱们静观其变吧!”

 “好!”山寨内的欢乐气氛随著一名女子之尖叫声而引起高吭,只见一名女子被撕去衣衫,尖叫地闪躲著。

 哈哈笑声之中,附近男人立即纷纷撕衣及揩油。

 不久,女子已经一丝不挂啦!

 别的男人们立即抓的吃豆腐啦!

 没多久,别的女子也被男人们剥光及吃豆腐啦!

 女子们尖叫不已啦!

 男人们更亢奋啦!

 就在亢奋及混乱之中,四百余名南宫及宇文世家的高手扣飞镖等暗器,立即疾向男人们。

 惨叫声中,不少人挂彩啦!

 南宫及宇文联军立即振剑扑来。

 阮必达哈哈笑道:‘美人啊!你们来得真快呀!弟兄们!活擒女人,痛宰男人,谁先擒人,那人便归他先玩!”

 “是”

 男人们抓起地面的兵刃立即扑去。

 文们立即惊慌的逃入屋中。

 阮必达及金飞虎各喝一壶酒,便抓起兵刃行去。

 吴云低声道:“他们快不住啦!上!”

 “先宰金、阮二人吧!”

 “正是!”孔钜提足功力,立即飞掠而去。

 他一掠即远达九十余文,只见他朝一名男子的头上一跃,便扑向阮必达二人,立见二人吼道:“拦住他!”

 人群便呐喊地扑来。

 孔钜翻身挥剑一砍,立即有六人被砍成二段,附近之人只觉寒劲迫体,吓得立即倒向地面。

 孔钜一见奏效,立即施展“莫干六招”只见宝剑通体泛光,剑尖更吐出五丈余远的森寒剑气。

 剑气所扫之处,不是人体切半,便是兵刃削断,加上“莫干六剑”的幻人招式,孔钜的四周立即血纷飞。

 惨叫声中,六十余人立即被斩成块

 那群人只觉耀光泛寒,乍见血纷飞,不由大骇!

 他们慌乱外退,孔钜使攻向金、阮二人。

 金、阮二人退得更快,口中却一直喊道:“上!上呀!”

 那群人不上反退,人人争相逃避啦!

 孔钜一近金、阮二人,立即挥创猛砍。

 金、阮二人根本不敢抵抗,使滚向地面。

 众人纷躲,他们这一滚去,便被踩了不少下,只见他们扣住手下之脚,边掷向孔钜边向外滚去。

 孔钜边砍边追,不久,他又砍了六百余人,不过,却让金阮二人滚入南宫及宇文世家拼闹之现场。

 孔钜担心误杀别人,立即收招猛追。

 金阮二人立即在人群中砍狠杀著。

 二人混水摸鱼之下,连自己人也照宰不误啦!

 孔钜见状,他也砍一通啦!

 他又宰了二十三人,终于一剑砍下阮必达的左小腿,阮必达刚惨叫一声,金飞虎已经将阮必达推向孔钜。

 他却趁势向外飞掠而去。

 孔钜一挥剑,便将阮必达砍成四段。

 他一弹身,便飞出八十余文,金飞虎一见孔钜已经飞落向前方,他吓得立即扑向向右侧之人群。

 孔钜一落地,便又飞掠而来。

 他尚未落地,便挥剑猛砍,附近之人立即又血纷飞。

 金飞虎连滚带爬闪躲一阵子之后,他终于掠近林缘,他回头一见孔钜尚在人群中,他立即松口气。

 倏见心口一疼,他一回头,便见一名陌生人站在身前,对方之利剑正好穿心而过,他不由一晃道:“你是…谁?”

 来人便是吴云,只见她一挥左掌,立即劈碎金飞虎的脸蛋儿,她一拔剑,便将尸体抛向远处的人群。

 人影一闪,南宫山之女南宫长雅疾挥宝剑,立即将尸体砍成二十四段,立听她尖叫道:

 “爹!你们安息吧!”

 说著,她又冲入人群拚斗著。

 吴云倏见一批人掠向山寨,她立即喝道:“屋里!”

 孔钜一抬头,立即掠去。

 他一掠地,便转身追杀那些人。

 那些人原不辖人质自保,如今一遇到超级煞星,他们不但吓得,更是纷纷滚地逃去。

 孔钜立即全力砍杀著。

 吴云喝道;“屋里之人快逃!”

 那群女子果真惊慌的由右侧门逃入林中。

 孔钜宰光那批人,立即又扑入人群扑杀著。

 只见他似蚊龙翻腾,宝剑剑虹疾挥之下,血便带著惨叫声纷飞,各种兵刃更是立即粉碎。

 他利用此机好好的练习杀人啦!

 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一丝心软,他似煞星报飞掠及来回屠杀,山贼们则似杂草般任他宰割。

 翻掠之中,他颈上之金链倏断,金片便问后飞去,他只知专心宰人,根本不知道金片已经落地。

 此时的吴云正在包银票哩!

 山赋们冒险拚命劫来之银票已经被她找到,她不客气的打包,同时送到山寨后之林中了。

 山贼们的士气已经“跌停板”他们只知道逃。

 孔钜猛杀著。

 南宫及宇文世家联军亦猛杀著。

 不久,吴云一见情势、立即喝道:“走吧!”

 孔钜一收招,便疾掠向山上。

 南宫山之立即喝道:“恩公请留步!”

 孔钜一弹身,便加速掠去。

 吴云提著两大包袱,便背对著他。

 他妥宝剑,便顺势抱起她。

 他纵掠五次之后,已经消失于山顶。

 南宫夫人摇头叹道:“奇人也!

 南宫长雅探手道:“姑!这是由他颈上落的!

 “孔钜!咦?我好似听过此名哩!”

 “娘!会不会是凤凰城那位大善人?

 “问!正是!正是!”“娘!听说那人年轻,他会有此修为吗?”

 “咱们改一探吧。”

 “是!”众人又扑杀良久,方始掠入山寨。

 南宫山等八百余人之死,使南宫世家既伤元气,又缺钱,所以,他们不客气地入内搜刮著财物。

 天一黑,他们埋妥自己人之尸体,便偕财物及伤者离去。

 此时的吴如舜尚在返武汉途中,他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反正他已经捞了不少钱,他打算引咎辞官啦!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泊岸用膳不久,便见六名差爷跨骑驰来,那来人尚未下马,便喊道:“禀大人!贼寨已破!”

 吴如舜惊喜地起身道:“当真?”

 “的确!龚大人飞西报讯,请大人返回现场善后。”

 “怎么回事?”

 “据报是南宫、宇文二大世家人员所破。”

 “可能吗?”

 “龚大人已在追查中,随时必有回报。”

 “好!通知龚大人派人先去清理现场,本官立即赶去。”

 那六人道句:“遵命!”立即驰去。

 吴如舜一见形势尚可挽回,立即率众上船。

 他们轮以掌力催舟,破晓时分,他们一接近山贼寨,便见一名官吏率五百余人接著。

 “免礼!”

 “禀大人!一共有三千二百余具残缺不全之尸体。”

 “查清案情否?”

 “据受迫来此之女子们供称,除四百余名南宫及宇文世家人员之外,有一名中年人杀人如割草,这些人多是他所杀。”

 吴如舜喔了一声,立即上前探视尸体。

 他一见碎之剑痕,不由暗涑。

 他瞧了良久,立即道:“尔等听著!封锁消息,本官必须对大内有所代,你们明白本官的意思吗?”

 “明白!遵命!

 “你们听著!水军受重创,本官必须浮报山贼人数,此三千余人就代表一万五千人,你们记妥否?”

 “记妥!”

 “湖面之货物通知杭州商人前来运走吧!

 “是!”“集中埋尸,同时焚毁贼寨!”

 “遵命!请大人暂入城中歇息吧!”

 “好!此地交给你啦!”

 说著,他已率那六名心腹自去。

 ***阳光普照,孔钜陪长耳公在广场瞧着一、二千人练武不久,他立即上前指点一批人改进他们的剑招。

 此时,南宫夫人母女和二十名南宫世家高手抵达凤凰客栈,她们出声询问孔钜,小二立即道:“他是小的之姑爷。”

 “晤!不知他居何处?”

 “半山之孔家庄,你们为何要找姑爷呢?”

 “有些私事请教!”

 “你们就沿山路上去,车辆亦可以上去。”

 南宫夫人递出一锭银子,便率爱女上车。

 不久二十名南宫高手已护送马车来到孔家庄前,吴云乍见南宫世家人员之服装,她立即心中有数。

 她便吩咐待女准备待客。

 同时,她吩咐诸女准备客。

 此时,在广场练武之人皆自动停止及注视著南宫世家之人,孔钜乍见南官夫人母女下车,他立即和长耳公去。

 长耳公呵呵笑道:“夫人,久违啦!”

 “参见常老!”

 “免礼!夫人!此乃敝庄庄主!”

 孔钜含笑道:“在下孔钜参见夫人!”

 南官夫人母女倏地下跪,南官夫人更含笑道:“叩谢恩公!”

 孔钜忙闪开道;“别如此!别如此!

 南宫长雅托出金片道:“请思公收回!”

 孔钜神色一变,便向颈上摸去。

 长耳公呵呵笑道:“庄主先请夫人及姑娘起来吧!

 “二位,请!请!”

 说著,他立即上前取回金片。

 南宫夫人道:“铭谢恩公协助复仇。”

 孔钜立即一阵犹豫。

 长耳公含笑道:“庄主何不邀夫人及姑娘返家详述!”

 “好!夫人!姑娘!请!”

 “请!

 不久三人一踏入墓园,便见吴氏含笑道:“夫人久违啦!”

 “啊!吴夫人!你怎在此地?”

 立见吴虹含笑行礼道:“参见夫人!”

 “啊!阿虹!你更标致啦!

 “谢谢夫人夸奖!’.孔钜便含笑介绍五位娇

 南宫夫人一听怒剑之孙女也嫁来此地,不由心中一震。

 她们入厅就座之后,吴氏立即道:“夫人节哀”

 “唉!南宫世家垮矣!

 “不!犹有东山再起之时

 “外子及小犬皆已遇害,八百名精英更全毁呀!

 “此乃劫数,看开些!往后的日子尚漫长咧!

 “是!夫人皆知外子遇害吧?”

 “是的!小婿一获讯,便赶赴太湖除恶,适逢夫人协助,终于顺利除害,太湖一带安定矣!

 “此役全仗令婿大力相助也!

 “理该如此!夫人今前来,有何措教?

 “特来谢恩及归还金片!”

 孔钜脸红地道:“谢谢!在下太粗心了!”

 “庄主剑艺通玄,佩服!

 “不敢当!”

 “吾久仰庄主善名,想不到庄主会是剑道高手,又有一批精锐在此,不知庄主作何大事?

 “不敢!在下对付霸拳。

 “晤!听说霸拳已有五万余人,不可不慎!

 “只需各派众志成城,霸拳必灭!”

 “难!莫干神剑已加深各派之芥蒂矣!

 “危急之事、各派必会合作,请夫人放心!

 “但愿如此!区区心意,只求报庄主浩恩于万一,请笑纳!”

 说著,他立即取出锦盒。

 “不妥!贵庄之遗族持恤哩!

 “实不相瞒,吾人已由贼寨取走不少的财物矣!

 “且供贵庄东山再起吧!

 “吾人已有准备,请庄主务必要笑纳!”

 吴氏含笑道:“阿钜!收下吧!”

 孔钜道过谢,方始收了锦盒。

 南宫夫人道:“敞庄尚有三百余名高手,庄主否?”

 “之至!”

 南宫夫人召入二名青年道:“尔等速返在带来众人,顺便通知宇文世家。”

 是!”吴云道:“请代外子保密!

 南宫夫人会意地道:“勿对他们密!

 那二人立即行礼离去。

 吴氏道:“阿钜!你带这些弟兄去歇息吧!”

 孔钜立即带那十八名高手及车夫人庄定居。

 南官夫人道:“吴夫人!小妹来此之前,已经决定以小女报答恩公,如今又有阿虹诸女作伴,请惠予成全!”

 “云儿,你们意下如何?”

 五女立即含笑点头。

 南宫长雅立即脸红地低头。

 南宫夫人道:“小妹希望他们在百内圆房。

 “可以!不过,不便再行婚礼哩!”

 “当然!此外,后若有多子,请赐一子承续南宫世家香火。”

 “没问题!阿虹所育之六子,便有二子姓吴矣!”

 “谢谢!谢谢你们!

 吴<龙在天>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