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十章 漫天血雨弥江湖
怒剑一出大门,立即掠向山下。

 他一下山,立即返客栈更换衣衫及戴上年轻人面具,他留下一锭银子,立即毫不停顿的连夜南下。

 他决定要去通知孔钜来对付鬼剑啦!

 且说“鹰爪王’率众一近两湖巡抚府,立即被隐在民宅之人发现,那人在房中疾吹竹哨之后,立即离去。

 鹰爪王一见迹,立即振吭喝道:杀!他的四千名手下立即由四周近。

 两湖巡抚游有二千名驻军,四周民宅内又有六百余名吴如舜之心腹;此时,他们已经身而出。

 军士搭弓箭,却奈何不了这批黑道人物。

 那六百名心腹以飞镖施袭,倒是伤了三百余人。

 不过,他们一底,立即遭受围攻。

 鹰爪王留下二千人,便率众扑杀向巡抚府。

 此时,吴如舜之曾玉梅已率爱女吴惠津各背一个包袱率八名高手由后门匆匆的离去了。

 不久,她们乍被发现.立即遭到围攻。

 曾玉梅母女双手疾毒针,立即伤了数十人离去。

 可是,她们刚掠过一条街,立即又被二百余人截住。

 她们疾毒针。

 不久,毒针一耗光,剩下的七十余人立即扑来。

 曾玉梅边放边道:津儿!你先走!

 “娘小心!”

 母女仗剑疾攻之下,曾玉梅虽然挨了两剑,却已送走爱女。

 她立即咬牙跟著突围。

 不久,又有二百余人攻来。

 立听一人叫道:“她是狗官之,留活口!

 “是!

 众人立即围攻而去。

 她已经挨了二剑,鲜应直之下,元气大损,她已砍杀一百余人之后她终于被一名中年人制倒。

 “嘿嘿!美的哩!很好!

 中年人一夹起她,便制开她的牙关。

 不久,他已挟她掠入巡抚衙。

 此时的吴如舜已被鹰爪王攻得守多攻少,军士们更是死伤遍地,他已经被六十余人堵住退路。

 中年人挟人一掠入,立即道:‘徐爷!狗官之已经抢到!

 “很好!玩给他看!

 “是!”“裂…”声中,曾玉梅迅速的被剥光。

 “嘿嘿!细皮的!真美!”

 他一宽衣,立即破门而入。

 那六十余人便鼓掌叫好著。

 鹰爪王嘿嘿笑道:“尔等轮翻她!”

 说著,他立即嘿嘿连笑着。

 那群人立即鼓掌欢呼著。

 那名中年人顶更剧啦!

 鹰爪王正在得意之际。

 倏见吴如舜招式一变,宝剑鬼魅般疾翻绞之下。

 鹰爪王的右掌已被切下。

 他乍见断掌,不由怪叫一声。

 他不敢相信的为之一怔!

 吴如舜趁势扬剑,便砍下他的右臂。

 鹰爪王啊了一声,便竭力闪躲。

 那六十余人惊慌的立即扑来。

 吴如舜上前一剑,立即戳人鹰爪王的心口,他顺势一掌劈破鹰爪王的面门,立即拼剑砍向右侧之人。

 他在情急之下,已经全力突围啦!

 剑光大盛之下,他刚宰了十一人,使砍向中年人。

 中年人早已吓得爬起身。

 吴如舜一近,他便光股的掠去。

 吴如舜顺手一挥,立即杀掉爱

 他弹身一追,便见十余人出飞镖。

 他刚扫出飞镖,便见数百人近。

 他顾不得追那中年人。

 只见他在半空中连连翻身,便逃去。

 呐喊声中,黑道人物纷纷包围著。

 各种暗器更是纷纷来。

 吴如舜力道一竭,便掠落地面。

 四周之人立即又攻来。

 他振剑疾攻,骇人的招式迅速的重创附近之入。

 倏见二名中年人边攻边道:“狗官!你是凤凰教余孽!”

 吴如舜不吭半句的猛攻,立即砍下对方的右臂。

 那人踉跄疾退,便撞倒六人。

 吴如舜趁机扑前疾攻,立即砍开一道缺口,不过,对方立即连人带剑的冲来.当场便是一阵混乱。

 惨叫声中,三十余人已经伤亡。

 不过,吴如舜又挨了一剑及被撞退入内。

 他一咬牙,再度猛攻。

 他的鲜血被功力一摧,更加速啦!

 不过,他在挨了三剑之后,已经冲出人墙啦!

 黑道人物呐喊的猛冲而来。

 厉喝声中,吴如舜的十三名心腹联决扑来。他们只攻不守的由外猛攻,立即造成一阵混乱。

 没多久,吴如舜已经突围而出!

 那十三名心腹却遭到包围啦!

 吴如舜沿途又扑了一百余人,方始掠踏屋脊逃去、没多久,他一逃出城立即逃入山区。

 黑道人物们一见鹰爪王已死,立即纵火焚烧巡抚府。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带伤者及鹰爪王的尸体离去。

 这一役立即震惊了武汉城哩!

 此时的孔钜正在和吴云及长耳公在厅中低语,因为,他们已经在方才接获飞函告知宇文世家被灭之事。

 长耳公道:“四大世家今夜恐怕会全灭。”

 吴云道:“都怪他们拖延时间,他们若早来此,便不会有事。”

 孔钜道:“霸拳正式出击啦!”

 长耳公点头道:“不错!咱们该小心啦!”

 吴云道:“他们由北方南下,武当派恐怕危险啦!”

 “不错!咱们先静观其变吧!”

 吴云道:“可否请三位道长先联络昆仑派?”

 “不妥!他们早已离昆仑派。”

 快见一名青年抱入信鸽道:“泰山派出事啦!”

 长耳公立即匆匆由鸽脚取下字条。

 立见“快刀和鬼剑灭泰山派;怒剑和鬼剑下月此约战于太湖贼寨。”

 长耳公叹口气,便送出字条。

 吴云瞧过字条,立即问道;“鬼剑是谁?”

 “他叫龚冲,其剑招诡异,其彩虹剑惑人眼神及削金截玉,难怪怒剑奈何不了他而另约时地决战。”

 “他可能要请阿钜对付鬼剑、”

 “正是!阿钜!你得准备啦!”

 孔钜点头道:“好!”长耳公道:“连泰山派也同时垮,霸拳莫非全面出击啦!”

 “不可能!他不会过于分散兵力!”

 长耳公点头道:“若是如此,他志在炫耀及号召人手。”

 “正是!各派可要紧张啦!”

 “的确!各派为了莫干神剑伤了不少的元气,泰山派及四大世家今夜一垮,他们即将睡不安稳啦!”

 “活该!谁叫他们要自鸣清高。”

 “但愿他们能够捐弃前嫌,早携手合作。”

 “走着瞧吧!”

 “夫人宜持平和心,覆巢之下,无完卵矣!”

 三人又坐了不久,南宫、慕容及独孤三大世家被灭之消息陆续送达,长耳公连连叹息,不由又起早烟。

 孔钜道:“姐姐!该怎么办?”

 “别慌!不胜正,先让他们臭一阵子吧!歇息吧。”

 三人便各自返房。

 没多久,长耳公前来敲门道:“鹰爪王死于两湖巡抚府。”

 孔钜便和吴云匆匆启门来。

 立见字条写道:“鹰爪王率众焚毁巡抚府,吴大人杀鹰爪王离去,吴夫人遭污而死,彼辈已经北上。”

 孔钜咬牙道;“太无法无天啦!”吴云含笑道:“太好啦!他终于遭到恶报啦!”“姐姐大幸灾乐祸了吧?’“吴狗官作恶多端呀!”“算啦!咱们该怎么办?”静现其变吧!”

 立见南宫夫人母女入内道:“发生何事?长耳公立即送出所有的字条。南宫夫人一见宇文世家被灭,不由掉泪。

 立见吴氏诸女纷纷入内。她们见过字条,立即忧形于。长耳公劝道:“各派必会早联手,大家放心吧!’吴云点头道:“不错,大家去歇息吧!众人立即各自返房歇息。

 ***第七天下午吴如舜终于进入雁山,他刚抵达半山,倏听一声脆喝道;“爹!

 其女吴惠津已经出现。

 他不由宽容道:“津儿!”

 “爹负伤啦!

 “还好!

 “娘呢?

 “她已经仙逝!”

 她立即溢出泪来。

 “大家在吗?

 “在!大家皆已准备复仇!”

 “别急!暂避其锋吧!”

 立见一名老者率八名中年人掠来,吴如舜立即拱手道:“参见发老。”

 “如舜!你不要紧吧?”

 “恐怕得调养个把月。”

 “先返内再叙吧!”

 “请!”

 不久,他们已经进入中,立见沿途不仅有大小会口皆站著不少人行礼,吴如舜亦—一还礼。

 他们一入宽敞中。便见一名老者跌坐在蒲团上道:“你回来啦?

 “是的!属下无能,全军覆没矣!

 “财物呢?

 “皆化名存于银庄内。”

 “详述经过吧!”

 他立即仔细叙述鹰爪王率众来袭之事,不过,他略去爱受辱之事,以免爱女更加伤心。

 “玉梅受辱否?”

 “这…的确!”

 “吾已风闻此事,你们父女节哀吧”

 “是!”“据马骏他们探知,长耳公及海天三道等二千余人一直在凤凰山练武,为首之人叫做孔钜,他们皆尊他为庄主。

 “吾你们父女去见见孔钜及施予美人计及财物惑,只要那批人肯和吾人结盟吾人必可多三分胜算。”

 “是”

 “你是否以‘勾心剑招’突围?

 “是的!当时已被人认出属下的来历。”

 “此事牵涉太广,孔钜那批人若获知,恐不愿合作矣!

 “可否由小女前往哀求协助复仇?”

 “这…得让他们相信令嫒不知你之出身哩!”

 吴惠津正道:“属下可以办到!”

 “好【!明便启程,马骏诸人会在城外候你。”

 “是!”“他们若肯协助,你就请他们会合各派对付霸拳。”

 “是”

 “你所携运之出物就送给他们吧!”

 “是!”“记住!你是在为吾人行事及为令堂复仇!”

 “是!属下不敢变节!”

 “很好!你们父女谈谈吧!”

 说著,他立即不语。

 吴惠津便陪吴如舜进人一处山道:“爹有何指示?”

 “全力以赴!不惜代价!”

 “是!”吴如舜突然以左手食指在左掌心写道:“方才之言系反面之词,吾教必无法重见天,你就跟了孔钜吧!”

 “吾之玉章埋于关帝庙大香炉中,你先去取出它;再赴正菜银庄领走那三千万两或票,暂由你保管。”

 他立即又故意道:“时局颇,沿途小心!”

 她应句是,立即写道:“龚老拟对孩儿有染指之意。”

 他轻轻点头,故意道:“你一定要哀求孔钜协助你!”

 “是!爹先疗伤吧!”

 “好!”此时的孔钜正在单独和怒剑研究鬼剑的招式,良久之后,怒剑低声道:“你得使用莫干神剑啦!”

 “是!”“吾担心会迹引来更多的麻烦哩!”

 “有可能的!怎么办?”

 “不妨施这贴猛药,或许可以加速号召各派来此地。”

 “爷爷我公然现身啦!

 “正是!

 “好!我已经久候这一刻啦!

 “好!和大家谈谈吧!”

 孔钜立即去邀来诸女及长耳公。

 他们细谈良久,便由长耳公召集众人于孔家庄。

 不久,孔钜持莫干神剑前来,只见他正道:“咱们已经在此久候出击?各位皆知霸拳逞凶之事吧?

 “知道!

 “目前,各派尚无明显的联手行动,我为了促成此事,决定走一著险棋,首先,请大家注意它!”

 说著,他徐徐拔出莫干神剑。

 剑光耀眼生辉,众人为之愕然。

 孔钜道:“它便是引起数十万人追夺及十余万人拚死之莫干神剑,其实,它早已自行潜入此地而被我所获。

 “我将以它宰掉鬼剑,然后公然现身,各派早前来会合及共商大事,各位同意否?

 “尊命!

 立听无沙子道;“庄主得提防霸拳夺剑。”

 “当然!我足以自保,我只担心家属,所以,我请大家勿让外人接近此地,我若出战,更盼各位加强戒备!

 “遵命!

 无沙子道:“贫道三人愿负责此事!”

 “谢谢三位道长,各位尚有何意见?”

 众人立即一阵沉默。

 “大家按既定进度练武吧!”

 说著,他立即离去。

 他一返家,吴云便带他入地道:“阿钜!自今天起你多服池内之灵药及练剑,你一定要保持最佳之体能。”

 “好!

 “此外,你多和神剑亲近,培养默契!

 “我了解!”

 她为他捞起二样灵物,他立即服下运功。

 她立即取剑入前掘坑埋妥整箱的银票。

 她又妥加掩饰掩埋处,方始离去。

 她一上房,长耳公立即道:“为了预防霸拳在贼布陷阱,老夫打算先派五百人赴现场监视。”

 “再加派五百人,他们必会趁机追杀的。”

 “好!老夫就挑精英,咱们一战而红!

 “对!这些银票交给大家吧!”

 说著,她便送出一卷银票。

 长耳公收妥银票,立即离去。

 吴氏陪南宫夫人一入内,吴氏立即道:“云儿!届时你就陪孔钜赴太湖此地由我们防守,不会有事的!

 谢谢!以阿钜的轻功,半便可以返回此地,大家放心!”

 南宫夫人道:“鬼剑凶名昭著,迄今尚无败绩,小心些!

 “放心!阿钜曾以‘乾坤九剑’章爷爷,如今,他已练成“莫干六剑’,其威力至少已经增加十倍。”

 “太好啦!

 近陆续有宇文等三大世家昔日外出人员前来投靠,可否安置他们住进庄内,再集中练招式?

 “理该如此!今后若有类似状况,请你们直接作主!

 “好!你真能干哩!”

 “不敢当!今后必须面对各派,尚盼大家合心度过一切!

 “当然!

 “雅妹已经有喜,宜调养身子!

 “当然!

 吴云取出二叠银票,便交给她们道;“请代为做主。

 “好!”“莫干神剑一出现,必会引来数十万人,我正在策划‘四两拨千斤”

 之计,俾摆压力,届时二位休惊!”

 “可否详述内容?

 “可以!俟霸拳率众来此之时,阿钜会直接冲杀,然后故意失手让“追风剑’古金义夺走神剑。”

 “高明!追风剑必会离霸拳吧?

 “正是!霸拳和他一拼,咱们便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高明!

 “万一有变,阿钜可以仗恃彩虹剑应变,请放心!

 “很好!

 他们又叙了一阵子,立见长耳公率众前来,她们立即代表孔钜勉励他们一番及含笑送他们离去。

 这五百人一下山,立即雇车离去。

 此时的霸拳正在接待前来投效之三个帮派领袖,他一见自己的计划已经奏效,他立即愉快的聊著。

 此时的丐帮帮主洪浩正正在少林寺会见掌门人白云大师,两人忧心重重的谈著合作之事及如何保持密切连络。

 ***又过了七天。这天上午;吴惠津肩负包袱,一身素服的沿山路前进,立即有二人分别在前后监视著。

 吴云乍获讯,立即透视者。

 立听南宫夫人道:“她是吴如舜之女吴惠津。”

 “晤!时隔半个月;她才来此地,究系何事?”

 “据传吴如舜是凤凰教余孽,咱们得提防她。”

 “当对!请亲家母出面见她吧!”

 “也好!”不久,南宫夫人一走出墓园,远处的吴惠津乍见到她,立即低头忖道:“有她在此,我可能更方便行事啦!”

 她立即边走边培养哀戚的情绪。

 没多久,她一走近,立即下跪道:“参见夫人!”

 声音一个,泪水立即滴落。

 南宫夫人道:“姑娘别行此大礼,清起!”

 “鹰爪王率众袭击巡抚府,先母遇害,家父重伤幸逃,久闻孔庄主仁善侠义,恳请夫人代为引见!”

 “抱歉!小婿外出!”

 “小女子愿意等候!”

 “请起吧!”

 <龙在天>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