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十章 漫天血雨弥江湖
怒剑一出大门,立即掠向山下。

 他一下山,立即返客栈更换衣衫及戴上年轻人面具,他留下一锭银子,立即毫不停顿的连夜南下。

 他决定要去通知孔钜来对付鬼剑啦!

 且说“鹰爪王’率众一近两湖巡抚府,立即被隐在民宅之人发现,那人在房中疾吹竹哨之后,立即离去。

 鹰爪王一见迹,立即振吭喝道:杀!他的四千名手下立即由四周近。

 两湖巡抚游有二千名驻军,四周民宅内又有六百余名吴如舜之心腹;此时,他们已经身而出。

 军士搭弓箭,却奈何不了这批黑道人物。

 那六百名心腹以飞镖施袭,倒是伤了三百余人。

 不过,他们一底,立即遭受围攻。

 鹰爪王留下二千人,便率众扑杀向巡抚府。

 此时,吴如舜之曾玉梅已率爱女吴惠津各背一个包袱率八名高手由后门匆匆的离去了。

 不久,她们乍被发现.立即遭到围攻。

 曾玉梅母女双手疾毒针,立即伤了数十人离去。

 可是,她们刚掠过一条街,立即又被二百余人截住。

 她们疾毒针。

 不久,毒针一耗光,剩下的七十余人立即扑来。

 曾玉梅边放边道:津儿!你先走!

 “娘小心!”

 母女仗剑疾攻之下,曾玉梅虽然挨了两剑,却已送走爱女。

 她立即咬牙跟著突围。

 不久,又有二百余人攻来。

 立听一人叫道:“她是狗官之,留活口!

 “是!

 众人立即围攻而去。

 她已经挨了二剑,鲜应直之下,元气大损,她已砍杀一百余人之后她终于被一名中年人制倒。

 “嘿嘿!美的哩!很好!

 中年人一夹起她,便制开她的牙关。

 不久,他已挟她掠入巡抚衙。

 此时的吴如舜已被鹰爪王攻得守多攻少,军士们更是死伤遍地,他已经被六十余人堵住退路。

 中年人挟人一掠入,立即道:‘徐爷!狗官之已经抢到!

 “很好!玩给他看!

 “是!”“裂…”声中,曾玉梅迅速的被剥光。

 “嘿嘿!细皮的!真美!”

 他一宽衣,立即破门而入。

 那六十余人便鼓掌叫好著。

 鹰爪王嘿嘿笑道:“尔等轮翻她!”

 说著,他立即嘿嘿连笑着。

 那群人立即鼓掌欢呼著。

 那名中年人顶更剧啦!

 鹰爪王正在得意之际。

 倏见吴如舜招式一变,宝剑鬼魅般疾翻绞之下。

 鹰爪王的右掌已被切下。

 他乍见断掌,不由怪叫一声。

 他不敢相信的为之一怔!

 吴如舜趁势扬剑,便砍下他的右臂。

 鹰爪王啊了一声,便竭力闪躲。

 那六十余人惊慌的立即扑来。

 吴如舜上前一剑,立即戳人鹰爪王的心口,他顺势一掌劈破鹰爪王的面门,立即拼剑砍向右侧之人。

 他在情急之下,已经全力突围啦!

 剑光大盛之下,他刚宰了十一人,使砍向中年人。

 中年人早已吓得爬起身。

 吴如舜一近,他便光股的掠去。

 吴如舜顺手一挥,立即杀掉爱

 他弹身一追,便见十余人出飞镖。

 他刚扫出飞镖,便见数百人近。

 他顾不得追那中年人。

 只见他在半空中连连翻身,便逃去。

 呐喊声中,黑道人物纷纷包围著。

 各种暗器更是纷纷来。

 吴如舜力道一竭,便掠落地面。

 四周之人立即又攻来。

 他振剑疾攻,骇人的招式迅速的重创附近之入。

 倏见二名中年人边攻边道:“狗官!你是凤凰教余孽!”

 吴如舜不吭半句的猛攻,立即砍下对方的右臂。

 那人踉跄疾退,便撞倒六人。

 吴如舜趁机扑前疾攻,立即砍开一道缺口,不过,对方立即连人带剑的冲来.当场便是一阵混乱。

 惨叫声中,三十余人已经伤亡。

 不过,吴如舜又挨了一剑及被撞退入内。

 他一咬牙,再度猛攻。

 他的鲜血被功力一摧,更加速啦!

 不过,他在挨了三剑之后,已经冲出人墙啦!

 黑道人物呐喊的猛冲而来。

 厉喝声中,吴如舜的十三名心腹联决扑来。他们只攻不守的由外猛攻,立即造成一阵混乱。

 没多久,吴如舜已经突围而出!

 那十三名心腹却遭到包围啦!

 吴如舜沿途又扑了一百余人,方始掠踏屋脊逃去、没多久,他一逃出城立即逃入山区。

 黑道人物们一见鹰爪王已死,立即纵火焚烧巡抚府。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带伤者及鹰爪王的尸体离去。

 这一役立即震惊了武汉城哩!

 此时的孔钜正在和吴云及长耳公在厅中低语,因为,他们已经在方才接获飞函告知宇文世家被灭之事。

 长耳公道:“四大世家今夜恐怕会全灭。”

 吴云道:“都怪他们拖延时间,他们若早来此,便不会有事。”

 孔钜道:“霸拳正式出击啦!”

 长耳公点头道:“不错!咱们该小心啦!”

 吴云道:“他们由北方南下,武当派恐怕危险啦!”

 “不错!咱们先静观其变吧!”

 吴云道:“可否请三位道长先联络昆仑派?”

 “不妥!他们早已离昆仑派。”

 快见一名青年抱入信鸽道:“泰山派出事啦!”

 长耳公立即匆匆由鸽脚取下字条。

 立见“快刀和鬼剑灭泰山派;怒剑和鬼剑下月此约战于太湖贼寨。”

 长耳公叹口气,便送出字条。

 吴云瞧过字条,立即问道;“鬼剑是谁?”

 “他叫龚冲,其剑招诡异,其彩虹剑惑人眼神及削金截玉,难怪怒剑奈何不了他而另约时地决战。”

 “他可能要请阿钜对付鬼剑、”

 “正是!阿钜!你得准备啦!”

 孔钜点头道:“好!”长耳公道:“连泰山派也同时垮,霸拳莫非全面出击啦!”

 “不可能!他不会过于分散兵力!”

 长耳公点头道:“若是如此,他志在炫耀及号召人手。”

 “正是!各派可要紧张啦!”

 “的确!各派为了莫干神剑伤了不少的元气,泰山派及四大世家今夜一垮,他们即将睡不安稳啦!”

 “活该!谁叫他们要自鸣清高。”

 “但愿他们能够捐弃前嫌,早携手合作。”

 “走着瞧吧!”

 “夫人宜持平和心,覆巢之下,无完卵矣!”

 三人又坐了不久,南宫、慕容及独孤三大世家被灭之消息陆续送达,长耳公连连叹息,不由又起早烟。

 孔钜道:“姐姐!该怎么办?”

 “别慌!不胜正,先让他们臭一阵子吧!歇息吧。”

 三人便各自返房。

 没多久,长耳公前来敲门道:“鹰爪王死于两湖巡抚府。”

 孔钜便和吴云匆匆启门来。

 立见字条写道:“鹰爪王率众焚毁巡抚府,吴大人杀鹰爪王离去,吴夫人遭污而死,彼辈已经北上。”

 孔钜咬牙道;“太无法无天啦!”吴云含笑道:“太好啦!他终于遭到恶报啦!”“姐姐大幸灾乐祸了吧?’“吴狗官作恶多端呀!”“算啦!咱们该怎么办?”静现其变吧!”

 立见南宫夫人母女入内道:“发生何事?长耳公立即送出所有的字条。南宫夫人一见宇文世家被灭,不由掉泪。

 立见吴氏诸女纷纷入内。她们见过字条,立即忧形于。长耳公劝道:“各派必会早联手,大家放心吧!’吴云点头道:“不错,大家去歇息吧!众人立即各自返房歇息。

 ***第七天下午吴如舜终于进入雁山,他刚抵达半山,倏听一声脆喝道;“爹!

 其女吴惠津已经出现。

 他不由宽容道:“津儿!”

 “爹负伤啦!

 “还好!

 “娘呢?

 “她已经仙逝!”

 她立即溢出泪来。

 “大家在吗?

 “在!大家皆已准备复仇!”

 “别急!暂避其锋吧!”

 立见一名老者率八名中年人掠来,吴如舜立即拱手道:“参见发老。”

 “如舜!你不要紧吧?”

 “恐怕得调养个把月。”

 “先返内再叙吧!”

 “请!”

 不久,他们已经进入中,立见沿途不仅有大小会口皆站著不少人行礼,吴如舜亦—一还礼。

 他们一入宽敞中。便见一名老者跌坐在蒲团上道:“你回来啦?

 “是的!属下无能,全军覆没矣!

 “财物呢?

 “皆化名存于银庄内。”

 “详述经过吧!”

 他立即仔细叙述鹰爪王率众来袭之事,不过,他略去爱受辱之事,以免爱女更加伤心。

 “玉梅受辱否?”

 “这…的确!”

 “吾已风闻此事,你们父女节哀吧”

 “是!”“据马骏他们探知,长耳公及海天三道等二千余人一直在凤凰山练武,为首之人叫做孔钜,他们皆尊他为庄主。

 “吾你们父女去见见孔钜及施予美人计及财物惑,只要那批人肯和吾人结盟吾人必可多三分胜算。”

 “是”

 “你是否以‘勾心剑招’突围?

 “是的!当时已被人认出属下的来历。”

 “此事牵涉太广,孔钜那批人若获知,恐不愿合作矣!

 “可否由小女前往哀求协助复仇?”

 “这…得让他们相信令嫒不知你之出身哩!”

 吴惠津正道:“属下可以办到!”

 “好【!明便启程,马骏诸人会在城外候你。”

 “是!”“他们若肯协助,你就请他们会合各派对付霸拳。”

 “是”

 “你所携运之出物就送给他们吧!”

 “是!”“记住!你是在为吾人行事及为令堂复仇!”

 “是!属下不敢变节!”

 “很好!你们父女谈谈吧!”

 说著,他立即不语。

 吴惠津便陪吴如舜进人一处山道:“爹有何指示?”

 “全力以赴!不惜代价!”

 “是!”吴如舜突然以左手食指在左掌心写道:“方才之言系反面之词,吾教必无法重见天,你就跟了孔钜吧!”

 “吾之玉章埋于关帝庙大香炉中,你先去取出它;再赴正菜银庄领走那三千万两或票,暂由你保管。”

 他立即又故意道:“时局颇,沿途小心!”

 她应句是,立即写道:“龚老拟对孩儿有染指之意。”

 他轻轻点头,故意道:“你一定要哀求孔钜协助你!”

 “是!爹先疗伤吧!”

 “好!”此时的孔钜正在单独和怒剑研究鬼剑的招式,良久之后,怒剑低声道:“你得使用莫干神剑啦!”

 “是!”“吾担心会迹引来更多的麻烦哩!”

 “有可能的!怎么办?”

 “不妨施这贴猛药,或许可以加速号召各派来此地。”

 “爷爷我公然现身啦!

 “正是!

 “好!我已经久候这一刻啦!

 “好!和大家谈谈吧!”

 孔钜立即去邀来诸女及长耳公。

 他们细谈良久,便由长耳公召集众人于孔家庄。

 不久,孔钜持莫干神剑前来,只见他正道:“咱们已经在此久候出击?各位皆知霸拳逞凶之事吧?

 “知道!

 “目前,各派尚无明显的联手行动,我为了促成此事,决定走一著险棋,首先,请大家注意它!”

 说著,他徐徐拔出莫干神剑。

 剑光耀眼生辉,众人为之愕然。

 孔钜道:“它便是引起数十万人追夺及十余万人拚死之莫干神剑,其实,它早已自行潜入此地而被我所获。

 “我将以它宰掉鬼剑,然后公然现身,各派早前来会合及共商大事,各位同意否?

 “尊命!

 立听无沙子道;“庄主得提防霸拳夺剑。”

 “当然!我足以自保,我只担心家属,所以,我请大家勿让外人接近此地,我若出战,更盼各位加强戒备!

 “遵命!

 无沙子道:“贫道三人愿负责此事!”

 “谢谢三位道长,各位尚有何意见?”

 众人立即一阵沉默。

 “大家按既定进度练武吧!”

 说著,他立即离去。

 他一返家,吴云便带他入地道:“阿钜!自今天起你多服池内之灵药及练剑,你一定要保持最佳之体能。”

 “好!

 “此外,你多和神剑亲近,培养默契!

 “我了解!”

 她为他捞起二样灵物,他立即服下运功。

 她立即取剑入前掘坑埋妥整箱的银票。

 她又妥加掩饰掩埋处,方始离去。

 她一上房,长耳公立即道:“为了预防霸拳在贼布陷阱,老夫打算先派五百人赴现场监视。”

 “再加派五百人,他们必会趁机追杀的。”

 “好!老夫就挑精英,咱们一战而红!

 “对!这些银票交给大家吧!”

 说著,她便送出一卷银票。

 长耳公收妥银票,立即离去。

 吴氏陪南宫夫人一入内,吴氏立即道:“云儿!届时你就陪孔钜赴太湖此地由我们防守,不会有事的!

 谢谢!以阿钜的轻功,半便可以返回此地,大家放心!”

 南宫夫人道:“鬼剑凶名昭著,迄今尚无败绩,小心些!

 “放心!阿钜曾以‘乾坤九剑’章爷爷,如今,他已练成“莫干六剑’,其威力至少已经增加十倍。”

 “太好啦!

 近陆续有宇文等三大世家昔日外出人员前来投靠,可否安置他们住进庄内,再集中练招式?

 “理该如此!今后若有类似状况,请你们直接作主!

 “好!你真能干哩!”

 “不敢当!今后必须面对各派,尚盼大家合心度过一切!

 “当然!

 “雅妹已经有喜,宜调养身子!

 “当然!

 吴云取出二叠银票,便交给她们道;“请代为做主。

 “好!”“莫干神剑一出现,必会引来数十万人,我正在策划‘四两拨千斤”

 之计,俾摆压力,届时二位休惊!”

 “可否详述内容?

 “可以!俟霸拳率众来此之时,阿钜会直接冲杀,然后故意失手让“追风剑’古金义夺走神剑。”

 “高明!追风剑必会离霸拳吧?

 “正是!霸拳和他一拼,咱们便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高明!

 “万一有变,阿钜可以仗恃彩虹剑应变,请放心!

 “很好!

 他们又叙了一阵子,立见长耳公率众前来,她们立即代表孔钜勉励他们一番及含笑送他们离去。

 这五百人一下山,立即雇车离去。

 此时的霸拳正在接待前来投效之三个帮派领袖,他一见自己的计划已经奏效,他立即愉快的聊著。

 此时的丐帮帮主洪浩正正在少林寺会见掌门人白云大师,两人忧心重重的谈著合作之事及如何保持密切连络。

 ***又过了七天。这天上午;吴惠津肩负包袱,一身素服的沿山路前进,立即有二人分别在前后监视著。

 吴云乍获讯,立即透视者。

 立听南宫夫人道:“她是吴如舜之女吴惠津。”

 “晤!时隔半个月;她才来此地,究系何事?”

 “据传吴如舜是凤凰教余孽,咱们得提防她。”

 “当对!请亲家母出面见她吧!”

 “也好!”不久,南宫夫人一走出墓园,远处的吴惠津乍见到她,立即低头忖道:“有她在此,我可能更方便行事啦!”

 她立即边走边培养哀戚的情绪。

 没多久,她一走近,立即下跪道:“参见夫人!”

 声音一个,泪水立即滴落。

 南宫夫人道:“姑娘别行此大礼,清起!”

 “鹰爪王率众袭击巡抚府,先母遇害,家父重伤幸逃,久闻孔庄主仁善侠义,恳请夫人代为引见!”

 “抱歉!小婿外出!”

 “小女子愿意等候!”

 “请起吧!”

 “夫人可否协助一事!”

 “抱歉!吾只是暂居此地,做不了主!”

 “请夫人劝孔庄主铲除霸拳那批人,小女子不但愿献薄产,更愿舍身为婢,恳请夫人玉成!”

 说著,她放下包袱,便将它打开。

 立见一叠叠的银票整齐的列妥。

 南宫夫人摇头道:“小婿闲散已惯,不愿介入江湖漩涡。”

 “久仰孔庄主在此养兵多年,如今霸拳横行,正是有志之士奋起之良机,请夫人劝孔庄主顺势而为吧!”

 “抱歉,此地之人皆应世之,大家只盼自保,决不会主动出击。”

 “霸拳若称尊,此地必难幸存,夫人三思呀!”

 “不胜正,各派必会解决此事。”

 “各派元气已损,决难抵挡。”

 “抱歉!吾不便介入此地之事。”

 “请夫大代为向孔庄主进言!”

 “抱歉!”

 吴惠津立即哭泣的叩头哀求。

 南宫夫人一阵心软,便回头望去。

 此时,吴氏已和诸女站在远处,南宫夫人这一回头.吴云立即前来道:“我是孔夫人,你起来说话!”

 “请夫人赐助!

 “你如何证明诚意?”

 “夫人小女子如何证明?”

 “首先,你据实以告,令尊是凤凰教之人吗?

 “是的!不过,家父只是承袭武功,并无野心!

 “明人不说暗活,令尊和天娇堡勾结之事,瞒得了谁?”

 “的确!不过,那只是牟财方式之一。”

 “令尊为何牟财?

 “家父不想久居仕途,故预留后路”

 “你们至少捞了数十千万两银子,你们花得完吗?

 “恕家父贪心!

 “凤凰教尚有多少人?

 “小女子不详!

 “少来!令尊必是该教重要份子。

 “即或如此,家父并未告知小女子。”

 “推得干净的,好!我就直接切入话题,你要我们助你复仇吗?”

 “是的!小女子愿献财及献身。

 “不必!你也知道霸拳之实力,本庄有多少胜算?”

 “贵庄若会合各派,必胜!”

 “问题是,各派肯合作吗?

 “亡齿寒,他们该有共识。”

 “错了!迄今尚无一个门派来此。”

 “各派或许尚不知贵派!

 我可以收留你,希望你自爱!”

 “小女子尚有栖身之地,只恳求,贵庄协助复仇!

 “好!再过十八天,外子将在太湖和鬼剑决战,届时必有霸拳的手下介入,你届时可以杀些人仇!

 “谢谢!

 “我先道出丑话,你若危及本庄,你会很修!

 “不敢!小女子若有危害贵庄之心,天地不容,愿遭天打雷劈!”

 她含泪发誓,众人为之涑容。

 南宫夫人上前扶起她道;”入内歇息吧!”

 “谢谢夫人!请笑纳!”

 她说著,她已推出包袱。

 南宫夫人便望向吴云。

 吴云道:“它们值多少?

 “五千六百余万两银子。”

 好!本庄二千余人愿意协助你逐渐复仇,若有一人殉难,你赔二万两银子.若有一人负伤,你赔一万两银子如何?”

 “是!谢谢夫人!”

 吴云立即上前提走包袱。

 南宫夫人便陪吴惠津走入客房。

 不久南宫长雅人内道:“津妹节哀吧!”

 “谢谢!恭喜姐姐觅得如意郎君!”

 “谢谢!津妹,你得说实话,你不会害我吧!

 “不会!小妹可以发誓。”

 “令尊有何打算?

 “先养伤再图复仇。”

 “令尊不打算复官啦!”

 “不可能!朝廷必然已在缉拿家父啦!

 “霸拳害人不浅!

 吴惠津立即低头拭泪。

 南宫母女便低声劝慰著。

 此时的吴云已入地,她一见孔钜莫干神剑在练招,寒虹吐如斗,她立即一阵欣喜。孔钜收招道:“姐姐有事吗?

 “吴如舜之女吴惠津方才来找你!”

 “这…怎么会呢?”

 她立即叙述经过情形。

 “姐姐,她会不会有诈呢?

 “雅妹会一直陪她,我们就带她去太湖吧!

 “好呀!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

 “对!你练得顺手吧!”

 “太完美啦!它已成为我的右手啦!

 “很好!把招式些,我久仰鬼剑之大名我想瞧瞧他的庐山真面目,这一切得仗你来完成啦!

 “没问题!包你满意!

 “我会在近先陪她赴太湖,你提前一天单独前往吧!”

 “好!”“雅妹已经有喜,你真行哩!

 “名师出高徒,我把她搞定啦!

 “去你的!闷不闷?我陪陪你吧!”

 “好呀!

 他上前一楼,立即吻上樱

 她紧搂著他及厮磨著身子。

 两人的衣物立即迅速被“三振出局”

 不久,他抱起她边走边玩啦!

 她边耸动边道:“阿钜!你的技术更妙啦!”

 “名师出高徒啦!

 “南宫长雅媚不媚?

 “稍嫌保守及生涩!

 “婉君不错吧?”

 “嗯!火辣辣的!”

 “虹妹呢?”

 “柔中带媚.别有风味!

 “珠妹呢!

 “她们渐亢奋,渐有味道啦!”

 “我呢?”

 “既媚又柔,既又香,完美之至!

 “讨厌!会哄人家哩!”

 他轻吻右一下,道;“真人!

 “婉君之峰更美吧!”

 “嗯!既丰又富弹!”

 “燕瘦环肥任你玩,你真幸福!”

 “全是姐姐所赐呀!

 “算是咱们合作之成果呀!我下来吧!

 “行!

 她一下来;立即背对他及双手按膝。

 他搂著高翘的圆,便大开杀戒。

 “阿钜!这招真过瘾!

 “的确!尤其你配合得真妙哩!

 她立即欣然摇

 “好姐姐!妙哉!”

 二人立即欣然玩著。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尽兴的靠在壁旁,只见她轻抚他的膛道:“阿钜!你才是真正的男人!”

 “姐姐!你真媚!妙哉!

 “吴惠津承自曾玉梅。她更媚。”

 “会吗?”

 “吴如舜御女有方,曾玉娇更是为他著,她会自己找男人既,更有报复他之意思。

 “所以,吴如舜及曾玉梅所生之女,最媚啦!我自承比不过她,你后体会之后,再告诉我吧!

 我不敢碰这种带刺玫瑰!

 “放心!她搞不了鬼,我倒希望你早点搞定她,届时,她必会死心塌地追随你,你我皆平安矣!

 “如此有效吗?”

 “当然!你没听过饮食男女吗?

 “有道理的!”

 “譬如,咱们玩过之后,如今不是舒畅吗?”

 “的确!”

 “宰了鬼剑之后,再搞定她吧!

 “嗯!”两人又温存良久,她方始离去。

 他入内服下灵药,便专心运功。

 时光飞逝,这天晚上,孔钜向吴氏诸女行过礼,立即佩剑上山,没多久,他便已经飞掠于群山之间。

 他沿途畅通无阻,子初时分,他刚掠近毕顶,便见吴云和吴惠津由毕顶的一块石后站起来。

 他一上前,便按住吴云道:‘姐姐!我来啦!

 “好弟弟!你比吾预估提前到达哩!

 “我也是天一黑就启程呀!

 “是否因为没有抱我之缘故呀?

 “对!抱了你,我心猿意马的。

 “讨厌!听听双方状况吧!

 “好呀!”

 她牵他掠下不久,立即止步过:“快,董风打算率四千人隐在湖面船上及林中他们已经演练三遍啦!

 “目前,他们皆在城内待命,鬼剑则一直单独住在鸿运客栈,他已经抵达六天,却一直未曾出面。

 “咱们之人皆在城中,明夜便由你率大家陪爷爷赴战,届时由你表I明歌为泰山派复仇先行出战肥厂好!

 “丐帮洪带主亲率二名长老及一百余名高手于今天下午八城,看来他们有意欣赏这场世纪大决战。

 “此外,各派大约束了三千八,所以,法文技,咱们可以获胜,同时,可以刺黑白两道涌向凤凰山。”

 “很好K“记住!活抢电剑!”

 “安啦!你一定可以瞧见他的鬼睑!”

 一很好2去会合大家吧n“好呀!”

 三人使联袂掠去。

 不久,她们一抵达进客栈;便见一名高手来,孔钜含笑道句“辛苦!便和二女直接入内。

 立见长耳公含笑来道:“庄主来得真早哩!

 “一路畅通无阻嘛!

 “吾方已备妥;明再就吧!”

 “请!

 孔钜一返房,便携吴云上榻歇息。

 一夜无事,翌天亮,孔钜便和众人用膳。

 膳后,他一入隔壁客栈,便见怒剑和其余之人在品茗,他向怒剑行过礼,立即入座品茗著。

 “阿钜!鬼剑已潜练六天,你今好好准备吧!

 “好”

 “其余之事不必你心!

 孔钜立即返房运功。

 长耳公所安排之前锋立即启程赴现场。

 时光在紧张之中消逝,文中时分,孔钜在怒剑及长耳公左右相陪下,率领剩下的八百名高手及二女启程。

 他们从容掠行,子初时分,他们一近贼寨,立见己方之人一批批的出现,他们便顺利的接近贼寨。

 立见鬼剑单独坐在贼寨旧址之一块石上,那把彩虹剑则扩放于双膝上,孔钜立即深深口气。

 怒剑沉声道:“咱们走吧!”

 二人一弹掠,立即落于鬼剑身前十丈处。

 怒剑沉声道:“鬼剑!吾来也!

 “嘿嘿!你怕啦?否则为何带来助手?

 “呵呵!吾来介绍一下,他叫孔钜!孔老夫子之孔,金巨钜,他是凤凰城孔家庄庄主儿。今天替泰山派索债!

 你我之战呢?

 “孔钜若败,老夫自行了断!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姓孔的!你答应啦!

 孔钜点头道:“不错!本庄主若败,必自行了断!

 “嘿嘿!你一败,彩虹剑必削你首级!”

 哈哈!那是不可能之事,来吧!”

 怒剑转身一掠,便落于长耳公身旁。

 倏见湖面船上黑影纷落,不久,快刀已率三千人掠落于怒剑诸人之前方五十余丈,山上更是亦纷纷掠来黑衣人。

 不久,四千名黑衣人一就位,快刀便嘿嘿笑着。

 孔钜口气道:‘可以动手了吧?

 鬼剑一耸一眉,便飘落于孔钜身前六丈处,只见遮睑之出二股寒光,显见他的功力非比寻常。

 他徐徐拔剑,彩虹剑立即泛出七彩光芒!

 孔钜点头道:‘好好看!”

 “嘿嘿!它不但好看,而且好厉害!亮剑吧!”

 孔钜哈哈一笑,立即高举剑鞘末端,他的指尖微微一扣,莫干神剑由剑柄率先飞上夜空。

 虹光大闪,夜空立即大亮!

 孔钜喝句:“好兄弟!去吧!说著,他已指向快刀。

 莫干神剑一翻身;立即向快刀诸人。

 鬼剑鸣句:“莫干神剑!”居然弹身追去。

 他一探左掌,便抓住莫干神剑剑柄。

 却见它加速飞去,鬼剑立即落空。

 快刀诸人早已经冲来夺剑,却见它疾而下,立即穿过一人之右及另外二人之左

 它又过二人之手臂便又疾入人群。

 它便似蛟龙翻般飞旋于人群之中。

 惨叫声便和呐喊声织著。

 众人挥动兵刃砍它下来,那知,那些兵刃不是反而被削断,便是伤了自己人,而且立即被附近之人推倒。

 他们一心在剑,根本忘了霸拳这号人物啦!

 快刀更是挥刀猛砍自己人及扑向莫干神剑。

 他快,神剑更快,一人一剑便追逐著。

 它伤人,快刀跟著砍人,现场更啦!

 电剑一掠入,更是猛砍自己人,孔钜透视鬼剑的招式,不由暗赞道:“够快!够罩!果真不凡!”

 却见吴云掠来道;“阿钜!你为何改变行动?

 “它在剑鞘内自动,我便先让它玩玩!

 “也好!鬼剑抢不走它吧!

 “它该会自行闪避!

 “好!我去叫大家小心!”

 说著,她立即掠去。

 不久,快刀及鬼剑已经叉接近莫干神剑,R见它迅速的折转剑身,立即飞入右前方的人群之中。

 那群人立即争相抢剑。

 快刀及鬼剑叱喝著先行砍人啦!

 现场更加的混乱啦!

 此时,远处站著不少各派之人,丐帮帮王洪浩正更是肃容而立,二位长老则劝众人别介入抢剑。

 半个时辰之后四千名黑衣人只剩下二千三百人,快刀及鬼剑更是已经先后拼过三次,再继续追夺莫干神剑。

 孔钜靠坐在一块大石上愉快的看戏哩!

 又过了一个时辰,快刀已率八人围攻鬼剑,剩下的三百余名黑衣人则在追夺莫干神剑,它却更诡异的翻腾著。

 快刀已被鬼剑砍了二剑,所以,他含恨带人攻鬼剑。可是,鬼剑的确名不虚传,他又迅速宰掉三人。

 而且他又迅速的向快刀攻了六剑。

 快刀一个闪失,便被砍下左臂。

 惊呼声中,黑衣人拚死决向鬼剑。

 鬼剑挥剑如电,凶残的砍人。

 快刀狼狈的掷刀捂住断臂处,便掠离现场,倏见莫干神剑一掉头立即向快刀。

 快刀吓得转身便逃。

 他方才拚命追神剑,如今它自动送上门,他反而怕啦!

 莫干神剑加速飞,便透向他的背心。

 他一闪避,便向右掠去。

 它一折身,更加速追来。

 快刀又闪了不久,他的手下们一掠近,立即猛砍向它。

 快刀松口气,便由人群中掠出。

 倏见七彩虹光一扫;他不由叫道:“救命呀!

 “呀!字方出,他的首级已经飞出。

 鬼剑嘿嘿一笑,便扑杀向黑衣人。

 虹光大盛,黑衣人哭嚎的散逃啦!

 他们一逃近怒剑身前,立即吓得向后转。

 果剑冷冷一哼立即追杀著。

 没多久,除了八十余人逃入湖中之外,现场已经只剩下鬼剑。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