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十一章 邪女却是大浪娃
寒光大盛,莫干神剑已经飞向孔钜。

 孔钜哈哈一笑,便举鞘行去。

 他故意以鞘末遥指自己的心口,莫干神剑如果稍偏,便会入他的身上,吴云急叫道:

 “阿钜!小心!”

 “哈哈!姐姐安啦!孔家庄庄主孔钜不是省油灯啦!”

 “刷!一声,莫干神剑已经归鞘。

 孔家庄高手们立即鼓掌。

 鬼剑嘘口气道:“高明!

 “哈哈!明夜再比吧!

 “不!你我易剑再比,吾胜则获剑,如何?

 你耗了不少功力,稳败啦!

 不见得!

 立见他由宽袍取出六支长针,立即入头顶“百会’及腹五处大,孔钜乍见这种自杀手法,不由一怔!

 怒剑沉声道:“鬼剑!你怎会凤凰教之六绝手法!

 “嘿嘿!吾乃凤凰教主座前右长老之曾玄孙高仲也。”

 “晤!很好,请吧!”

 孔钜心中一凛;立即凝功以待。

 鬼剑顺手以剑光扫起一把剑,它使飞向孔钜。

 他将彩虹剑归鞘便拾起一剑掠去。

 孔钜潇洒的抓剑;便将莫干剑鞘正在地上。

 他踏前六步,便含笑而立。

 鬼剑一落地,便将彩虹剑抛到莫干神剑右侧。

 却见莫干神剑自行出且落附近之大石上,孔钜哈哈一笑道:“男女接受不亲,好兄弟!有风度!”

 鬼剑却失声叫句:“你…”他的嗓音原本低沉,如今却脆甜哩!

 孔钜怔道:“你是母的!”

 “往口!你才是公猪!”

 “哈哈!你若胜,便取走莫干神剑,是吗?

 “不错!”

 “你若败呢?

 “任凭处置!

 “当真?

 “吾一向重诺!”

 “好!很好!来吧!”

 鬼剑口气,立即扑来。

 八朵剑花更是先行涌至。

 孔钜信手挥出“莫干六招”之第一招,不但立即挥碎剑花,而且直攻鬼剑的印堂及左右肩井

 鬼剑闪身出招,剑风飒然而近。

 孔钜立即全力放出莫干三招。

 二人飞旋,已经贴身飞攻著。

 倏听鬼剑啊了一声,孔钜不但已经扣住她的右腕,利剑更已经搁上她的左颈,她不由一抖。

 孔钜以剑拍住她的左右“肩井”立即拨开她的发,立听她叫道:“住手!我已服输,不得羞辱我!”

 “哈哈!你忘了任凭处置啦!”

 “你…”他小心的拂退发,立见一张苍白的脸。

 吴云一掠来,立即朝鬼剑的下摸去。

 “住手!你干什么?”

 “格格!尔乃孔夫人,吾要瞧瞧尊容!”

 “住手!你不够格!”

 孔钜立即由她的颈下卸起一张面具。

 立见一张冷的脸孔,吴云立即道:“阿钜,我喜欢这位妹子。

 “你的意思是…”

 “搞定她。”

 “现在吗?

 “不!回去再说!”

 “我先带走她吗?”

 “正是!顺便带走双剑吧!”

 “好!”孔钜立即上前佩妥莫干神剑及彩虹剑。

 吴云朝鬼剑道:“好妹子!再见啦!”

 说著,她已掠向湖边。

 孔钜解开她的道,道:“拔针吧!”

 鬼剑使默默拔下六长针。

 孔钜抱起她,便掠向山上。

 他一掠即远近九十余文,鬼剑不由神色一悚。

 她原本一直身和孔钜保持距离,过了半个多时辰,她一见孔钜掠涧如平地,她不由心服口服啦!

 孔钜却似端著菩萨般一直飞掠而去。

 且说怒剑率众前行不远,便见丐帮帮王洪浩正来道:“章老幸会!

 恭贺章老获乘龙快婿!”

 “不敢当!

 “令婿来自凤凰城吗?”

 “不错!”

 “今婿如何获莫干神剑的?

 “请当面询问吧!抱歉!

 他一启步,众人立即纷纷让道。

 不久,他们已经扬长而去。

 洪浩正便率众上前掩埋尸体。

 且说孔钜一路飞掠,天亮不久,他一抵达墓园前,立见南宫夫人率诸女来道:“阿钜,恭喜凯归!

 “不错!阿虹!替我卸下二剑!

 “好!”吴虹立即上前卸下二剑。

 孔钜道:“信鸽到否?”

 “早已到了!你真是福将也!大伙儿已启程矣!”

 “很好!替我准备二份浴具及漱洗品吧!”

 “好”

 孔钜抱鬼剑一入房,侍女立即送入浴具及漱洗品,孔钜关妥门窗,立即道:“先好好的净身吧”

 鬼剑立即转身。

 孔钜漱洗过,便自行沐浴。

 鬼剑却默默沐浴著。

 不久,孔钜取巾为她拭发上之水道:“何谓任凭处置?”

 “任你杀割!”

 “我要你陪我‘春风过玉门关’!”

 “随你吧!”

 他一吻上后颈,立即轻著。

 她又又酥,身于不由一抖!

 她未曾让任何人沾身,更何况是男人呢?如今,她为了信守诺言,她只好克制的任由他去揩油。

 他吻不久,便抱她上榻。

 他吻上樱,立即轻著。

 她摊开四肢及闭目任由他揩油著。

 孔钜面对这位一向杀人不眨眼,如今却乖驯若绵羊的女人,他的心中充征服之快,于是,他更温柔的逗著。

 她那又又丰的双便成为他努力的重点。

 良久之后,她呼吸急促啦!

 她的体微扭著。

 玉门关内更汩出潺潺溪啦!

 他吻住樱,立即贴上体。

 她自动分张粉腿,他便顺势入关。

 不久他已经逆而入啦!

 倏觉关口一紧。

 他刚一怔,她已经按上他的背心“命门

 她那纤掌更是立即按过他的”麻。”

 她一偏口,附耳冷峻的低声道:“你只有两条路可走,其一我光你的功力,其二,你为凤凰教效忠。”

 “凤凰教有何值得我效忠?

 “凤凰教养兵三千余,吴如舜之,尚不配为护法,可见吾教素质之高,实力之强哩!”

 “你在教中是何身份?”

 “教主是家祖!”

 “教主的武功强过你吗?

 “当然!我全是他调教出来的。”

 “光凭三千人,无法成大事!”

 “放心!霸拳和各派一拼,本教必获利,我视你为人材,你若肯合作,我会陪你,你更可保有家人。

 “令祖目前在何处?”

 “你别过问,他们随时会来见你!

 “你昨夜一败,霸拳若采守势,各派又按兵不动,你将怎么办?”

 “你可以号召各派消灭霸拳。”

 “难!黑白两道即将来此夺莫干神剑矣!”

 “你正好可以它请各派合作。”

 “你好似全替我安排好哩!”

 “我是临时起意,若有不周延,你可以提出来。”

 “你当然不周延!”

 说著,他已按住她的双肩。

 “你…你没受制?”

 “抱歉!我的功力已贯穿生死玄关,区区制奈何不了我!”

 “我…”

 “咱们先玩吧!”

 说著,他立即挥戈疾冲。

 裂疼之下,她不由肌搐。

 别怪我太狠!这是你食言之教训。

 你别如此!我有折衷方案。”

 他立即徐徐前进道:“说吧!”

 “莫干神剑借我一个月,我给你一千万两黄金,如何?”

 “作何用途?”

 “我要宰掉霸拳。”

 “你办得到吗?”

 “我自有办法!”

 “难!你已杀了快刀,他不会再信任你!”

 “你助我宰掉他,我再给你一千万两黄金。”

 “这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请帮此忙,银票就在我黑袍中。”

 “行!你好府陪我玩一次,如何?”

 “一言为定!”

 “你不会再搞鬼吧?”

 “不会!我发誓!”

 “算啦!我再相信你一次吧!”

 说著,他立即为她解

 她果真立即顶二下。

 他立即道:“别急!当心疼啦!”

 “无妨!来吧!”

 “行!”

 他立即欣然出征。

 她果真旋合著。

 不久,她的“关口”发挥妙用,他每次冲入之时,她立即锁往“关口”而且疾速旋一圈,然后再开启关口。

 “哇!妙哉!你常玩此招呀?”

 她探手朝下体一抚,便送上沾血之手。

 “失礼!我不是此意,我…”

 “别说啦!玩吧!”

 两人立即默契十足的玩著。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舒畅之下关口无法顺利控制啦!她干脆放松关口及不停的旋转圆

 他舒畅之下,立即驰骋著。

 又过了一个时辰,她舒畅的哆嗦著。

 他立即趁胜追击的横扫千军。

 没多久,她搐的哎叫不已!

 他立即展开最后的冲刺。

 我…别…伤…吾…身…啊!”她在哎叫之中,汗下如雨啦!

 终于,她悠悠昏啦!

 他又冲不久,立即注入甘泉。

 他未曾如此舒畅过,立即趴在着。

 不久,她悠悠醒来,不由呻出声。

 “你真美!”

 “我…你在吾…体中啦?”

 “呜!到此一游,该留些纪念品吧!”

 “吾…若…有子,怎么办?”

 “我爱孩子!生呀!”

 “不!我尚有任务!”

 “别紧张!不会这么巧啦!”

 “我若有喜,一定要掉!”

 “不行!太残忍啦!”

 “暂别提此事,让吾起来吧!”

 他立即扶她起来。

 她踉跄走到黑袍旁,立即取出一个小瓷瓶。

 她仰首蹑服瓶中之药,立即坐入浴盆运功。

 不久,浴盆内之水结成冰状,孔钜不由一怔。

 她却叹气道:“你毁了我的二成功力,否则,盆水早就结冰啦!”

 “安啦!我负责宰霸拳啦!”

 她取出一个小包。立即出四张银票抛来。

 “哇!你富有哩!

 “盼你守信用!”

 “安啦!我随时可以陪你出征!”

 “今夜启程吧!”

 “太快了吧?你不歇息吗?”

 “时间宝贵!”

 “好吧!先净身吧!”

 二人立即迅速沐浴。

 浴后,孔钜吩咐侍女送入酒菜,便陪她取用。

 膳后,二人便各在椅上运功。

 孔钜稍运功半个时辰,便已经复原,他一见她的白中透红脸孔,他心知她尚在入定,他立即上榻闭目养神。

 天黑之后,她一收功,他便含笑道;”复原了吧?”

 “尚差一成五的功力哩!”

 “慢慢来吧!用膳吧!”

 说著,他便吩咐侍女送入晚膳。

 膳后,孔钜和她一入厅,便见诸女皆在座,孔钜立即道:“我陪她去宰掉霸拳,我会立即返回。”

 南宫夫人道:“据报,霸拳已获讯,小心些。”

 “我知道!阿虹,剑呢?”

 吴虹立即入房取来二剑。

 孔钜和她各佩妥剑,立即联袂离去。

 不久,他抱起她,立即飞掠而去。

 她闭上双眼;便抱著他的背部及贴入怀中。

 他愉快的全力飞掠著。

 寅卯之,大地一片黝暗,孔钜乍见山下城墙灯光,立即止步道;“到否?”

 她一睁眼;立即道:“佩服!你方便立即动手否?”

 “方便之至!”

 “我知道密道,走!”

 说著,她已率先掠下山。

 不久,她已经进入郎山皇陵,只见她熟练的停在一处大坟右侧,立即朝石龙口中之圆石一按。

 “轧…”声中,石龙右侧已出现石阶。

 她侧身一站道;“勿踏双数石阶!”

 说著,她已先行下去。

 孔钜跟行不久,便见入口处自动合上,前方却是一条七尺高三尺宽之黝暗通道。

 二人皆目能夜视,立即一前一后的掠去。

 不久,她先挥挥手,再缓下速度。

 孔钜缓速不久,使跟著她折入一条岔道。

 二人又前行不久,她已经停在尽头处。

 只见她朝石阶角踢了三下,上方立即现出缺口。

 她率先一掠,孔钜跟著掠出,便发现置身于院中。

 她朝前方一指,立即矮身行进。

 孔钜边走边瞧、便见远处有人靠在墙角打瞌睡,她朝对方一措,反而直接行向左前方了。

 孔钜会意的掩上前。立即捂口及折扣上他的颈项。

 那人双目一凸,迅即”嗝

 孔钜沿墙而行,便见她已停在一处窗外。

 他一走近,她立即传音道:“我破窗,你杀人,他尚在右侧榻上。”

 他立即轻轻点头。

 她一扬双掌,窗扉立即应声而破。

 孔钜一掠人,榻上已传来喝声及掌劲。

 他向右一闪,立即找出莫干神剑扫去。

 骇呼声中,立听碎一声。

 鬼剑一掠入,立即道;“他已破墙入邻房!”

 说著,她已率先掠去。

 孔钜见状,立即朝前一劈及疾掠而去。

 “砰!一声,墙壁刚倒,他已先行掠入。”

 立见霸拳疾劈来六拳及喝道:“来人呀!”

 孔钜扬剑破去掌劲,立即锰攻出“莫干六剑”霸拳挣扎四招之后,全身已被砍成两段。

 鬼剑立即道:“干得好!速挡来人!”

 孔钜一听有人破门而入,立即去。

 立见三名中年人先行进入,他立即全力攻出莫干六剑。

 剑虹如电,迅即绞碎二人。

 不过,立即又有八人由窗口掠入。

 孔钜又宰掉那人,便扑向那八人。

 他尚未接近,剑虹便已砍断二人之脚,他一掠近,抡剑疾扫之下,剩下六人立即被砍断。

 不过,人立即由门口及窗口涌入。

 孔钜抡剑疾挥,左掌一阵猛劈,不但宰了四十余人,更骇退窗外之人,他立即放向门口之人。

 他提足功力之下,莫干神剑一直出十五、六丈之剑虹,它们闪绞之下,人体便似纸张般碎断著。

 不久,鬼剑背著一个大包袱闪来道:“走!窗外!”

 孔钜会意的疾攻向窗外。

 他猛挥神剑,迅即冲出窗外。

 窗外之数百人立即喊杀的扑来。

 孔钜吼句杀,使全力挥剑。

 他一直砍向右侧,鬼剑则砍向左侧,没多久,他们一共宰了二百余人,不过,立即又有一千余人扑来。

 鬼剑喝句:“右!”立即追向孔钜。

 双剑联攻之下,立即似扫落叶的宰人。

 倏听房内传出怒吼道:“总把子已死啦!”

 众人立即怒吼的扑来。

 孔钜哈哈一笑,全力扑杀著。

 鬼剑亦步亦趋的跟著大开杀戒。

 半个时辰之后二人已经进到右侧墙前,立见鬼剑奋力一劈,青石厚墙立即被劈塌大半截。

 “点子要逃啦!”

 “杀呀!”

 “给他们死呀!”

 怒吼声中,他们已经抓狂般扑来。

 孔钜吼句走,便掌剑加的猛攻。

 鬼剑又宰了二十一人,使冲出墙外。

 却见墙外又有数百人喊杀堵来,鬼剑立即猛冲。

 孔钜见状,立即边吼边砍著。

 剑虹暴闪,大量的噬人命。

 掌力如山,血纷飞著。

 没多久,他便已宰了五百余人。

 其余之人正在骇退,孔钜立即掠出墙。

 他朝右侧人群一攻,鬼剑便砍向左侧。

 喊杀声中,又有不少人由<龙在天>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