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十二章 血雨再掀鬼神嚎
黄昏时分,凤凰山上的孔家堡便举行庆功宴,两千余人共聚于广场,美酒及佳肴伴著欢笑声足著众人。

 这一餐持续一个半时辰,方始散席。

 孔钜和黄承珠人房哄睡孩子,便又去见黄承环。

 不久,他带二女一返房,他立即含笑道:“这阵子,我忙于外界及练武,谢谢你们照顾这个家及孩子。”

 “钜哥客气矣!

 “你们把孩子带得又健康又可爱,谢谢你们。”

 “客气矣!”

 “你们还记得咱们结缘那一次吗?”

 二女立即涩然点头。

 “咱们今夜再回味一次,好吗?”

 “嗯!”孔钜一宽衣.二女便去关妥门窗。

 不久.黄承珠首先宽衣上塌。

 孔钜一搂住她,便送上香吻。

 没多久.她果真饥渴的自行客入内。

 他立即欣然出征。

 她果真急的顶不已!

 人的响曲立即合奏著。

 黄承环听了不久,便难受的自行宽衣。

 她越听越夹腿不已啦!

 突听孔钜道:“环妹!来!”

 她一掀幔,便见他已仰躺在一旁。

 她会意的立即上前跨坐著。

 黄承珠低声道:“妹!别难为情!”

 黄承环果真脸红的“开船”啦!

 孔钜轻抚承珠的丰道:“今后,我不会再冷落你们啦!”

 黄承珠一趴身.便送上香吻。

 孔钜在二女合作之下,便欣然玩著。

 一回生,二回,二女越玩越起劲啦!

 孔钜巡回于二具体.越玩越乐啦!

 良久,良久之后,二女一足.孔钜也足啦!

 他便搂著二女人眠啦!

 翌起,他果真在白天入地运功及练剑,夜晚则陪吴云四女行乐.有时也陪章婉君及南官长雅共眠。

 他享尽齐人之福,身心皆畅之下,剑招更成啦!

 眨眼间,便过了一个月,这天上午,以少林、武当及丐帮三派掌门人为首的十八帮派掌门人率领二干余人来访啦!

 海天三道、长耳公及怒剑便陪吴云接见他们。

 只见武当掌门人冠元子道:“请章老施主先参阅敝派史册!”

 说著.他已捧出一本厚册及摊开。

 怒剑上前一瞧,便道:“云儿!你瞧瞧!”

 吴云上前一瞧,立即想道:“莫干神剑曾在三百五十年前落入武当手中一年余,看来他索剑,哼!算他倒霉。”

 她立即问道:“请道长直叙来意!”

 “请孔庄主赐还莫干神剑!”

 无沙子忙道:“请三思!”

 “敝派非取剑不可!”

 吴云立即道:“小女子去请外子吧!”

 “请!”

 吴云离去不久,便在地会见孔钜。

 她一道出经过,孔钜立即道:“武当自己找死哩!”

 “各派或许会协助他,交给他吧!”

 却见莫干神剑在孔钜的手中自行震动,孔钜立即道:“好兄弟!别如此!你别让我为难呀!”

 它立即安静下来。

 吴云柔声道:“好兄弟!过些时,你可以再回来呀!”

 孔钜道:“对!对!你!”

 立见它轻震一下,便自行安静下来。

 “阿钜!上去吧!”

 孔钜将剑归鞘,立即上来。

 不久,他一入厅,众人立即起身。

 孔钜拱手行礼,方始入座。

 武当掌门人冠元子忙道:“请庄主成全,敝派必会在史册记下您的功德。”

 “贵派足以保住它吗?”

 “各派皆已同意聚集敝派,一方面护剑:一方面对抗绿林。”

 “好!请收下吧!”

 说著.他立即找出莫干神剑。

 众人双目倏亮。

 孔钜将它归鞘,便捧给冠元子。

 冠元子恭敬一礼,方始受剑。

 他们又坐了不久.便联袂离去。

 无沙子叹道:“吾道将少一擎柱矣!”

 怒剑沉声道:“宝物自会择主,由他们去吧!”

 无沙子道:“庄主!贫道三人久离昆仑,颇想暂归一段时。”

 “谢谢三位道长之协助!”

 “不敢当!贫道三人获益良多矣!”

 吴云取出一叠银票道:“有劳道长代为作些功德。”

 “无量寿佛!功德无量!”

 他立即恭敬收下银票。

 三人入内整理行李.立即飘然离去。

 怒剑道:“阿钜!你再去练剑吧!武林浩劫仍得仗你善后!”

 孔钜立即应是离去。

 长耳公叹道:“武当自己引火上身矣”

 他摇摇头,立即迳自返房。

 怒剑却去广场指点他人练剑哩!

 此时的鬼剑正单独端坐在霸拳的宝座上忖道:“糟糕!我的月信已经拖逾七天,我真的有喜啦!我该留下孩子吗?”

 “目的正值收入马之际,我又不开身,看来我得通知爷爷再派一批人前来协助我,否则,我该作何抉择呢?”

 她立即陷入沉思啦!

 她在沉思,吴惠津也在沉思道:“孔钜果真是位不可得的男人,我就依爹的吩咐,死心塌地的留在此地吧!

 反正霸拳之死;教主会把功劳记在我的头上.除非他再派人来找我,否则,我就安份的留在此地吧!”

 她立即思忖该如何进行?

 响亮婴啼声中,章婉君在午时顺利的分娩二位儿子,他们不但又由又壮。两只虎目更是又圆又亮哩!

 众人瞧得又奇又惜著。

 怒剑有了后代,愉快的连笑着。

 孔钜更是频频向贺客致谢。

 没多久,黄员外夫妇及子媳前来道贺,现场更热闹啦!

 黄承珠及黄承环之子更是上前喊著“爷爷!”!’黄员外夫妇乐得来回抱孩子,久久舍不得放下哩!

 章婉君一举双子,同时对章、孔二家有了代,不由大喜。

 不久,孔钜搂著她情话绵绵著。

 没多久!一批批的城民前来道贺,孔钜立即欣然接见著。

 足足忙了大半天之后,当天晚上,大家欣然加菜庆贺著。

 孔钜陪众人喝了不少的酒,良久之后,他方始返房。

 却见榻沿之锦幔深垂,他以为是吴云或阿虹在逗他,所以,他稍加漱洗,立即宽在上前掀开锦幔。

 赫见吴惠津赤身体仰躺于榻上,而且含笑望着他,她那人的笑容及体立即使他心儿一

 不过,他仍然为之一怔!

 她立即举臂道:“谢谢庄主杀了霸拳!”

 孔钜牵她坐起道:“你决心留下来啦?”

 “是的!我会与此地共存亡!

 “万一他们吩咐你任务,你怎么办?

 “我会抗拒如果不成,我会自尽。”

 “你可以据实以告,我会处理!”

 “好!”“你不后悔!”

 “不怨不悔!”

 “好!自现在起,你是我的第七位室,我平视你们。”

 “谢谢!”

 他吻上樱,她便顺势躺下。

 吴云没有说错,吴惠津果真更媚,她的双不但温润,不久更是著,莲舌更是挑捻不已!

 孔钜玩得暗喜;便热情以对。

 不久,他的双沿颈而下,使落在双上。

 她的双既丰又富弹,而目形状甚美,孔钜爱不释手的来回及抚摸它们,心儿亦随之亢奋。

 体内之酒一催捉,他更兴奋啦!

 没多久,他翻身上船,使徐徐入湖。

 湖内宽敞,他那“巨无霸”首次未曾“全垒打”啦!

 却见她一吻上他,便自动旋

 湖内立即逐渐的收缩。

 没多久,它又逐渐的松弛啦!

 孔钜首次尝到此种妙趣,立即大乐。

 他一翻身,便让她在上面自由发挥。

 她果真一直吻著他及弛缩下体。

 她秉承父母的特殊体质,加上曾玉梅之调教,此时一派上用场,她越施展越有信心,他却越觉妙趣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舒畅连连的轻哆嗦。

 她也是妙趣连连的轻抖著。

 他一翻身;立即驰骋著。

 她受用的眉开眼笑啦!

 她放合著。

 两人回光反照船发著。

 良久之后,她搐的呻著。

 他再冲不久立即欣然注人甘泉。

 她喔了一声,立即搐不已!

 “你没事吧?”

 “没…没事!唔!”

 “妙透了!津妹!”

 “我也一样!”

 “今后,咱们共同追求美满人生吧!”

 “嗯!”二人温存不久,便足的入眠。

 第二夜起,吴惠津也纳入吴云四女的“轮班”啦!这一夜,吴云陪孔钜玩乐之后,使春风面的松口气。

 “姐姐!真妙理!”

 “她一定更妙吧?”

 “的确!”

 “我瞧她今天似重生般容光焕发,你真行!”

 “别如此说!全仗你的调教哩!”

 “她有何特长?”

 他立即低声叙述著。

 “喔!她学全款女玄功啦!阿钜!你真有福气!”

 “我该如何搞定她呢?”

 “海底捞针!”

 “如何捞?”

 她立即低语著。

 “哇!姐姐!你真是万能哩!”

 “格格!你可别喜新厌旧喔!”

 “不敢!”

 二人立即欣然温存著。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人眠。

 日子便在规律及欢乐中飞逝,一晃便又过了六个月,这天晚上,南宫长雅一口气顺利分娩两子啦!

 南宫夫人乐得掉泪啦!

 南宫长雅则漾著足的笑容。

 不久,孔钜率诸女入内,他瞧过孩子之后,含笑道:“娘!烦你和雅妹择一子承续南宫世家的香火吧!”

 “谢谢!谢谢!”

 吴云递出二盒灵丹道:“每餐后服用三粒,祝你青春永驻!”

 “谢谢姐姐!”

 “客气矣!好好歇息吧!

 诸女又祝贺不久,方始离去。

 孔钜一返房,吴云立即入内道:“再雇三位侍女吧!

 “好呀!房间够吗?”

 “目前尚够,后年再扩建吧!”

 “好呀!”

 “津妹有喜多久啦?”

 “半年吧!怎么回事?”

 “她的腹部太大了,我得留心些了!”

 “你担心什么?”

 “她若一添三婴,怕会失血过多呀!”

 “可能吗?”

 “若是一胎双婴,便是婴儿太大,危险的。”

 “该怎么办?”

 “我会和娘商量此事,你的剑招进展如何?”

 “更具威力了,对了!是否有人在争夺莫于神剑?”

 “没有!三十名高手夜守著,苍蝇也飞不过去呀”

 “鬼剑为何按兵不动?”

 “她利用神剑已聚集二万余人,不过,她为何一直接兵不动呢?”

 “各派有多少人?”

 “八万余人。”

 “二比八,她当然不敢动啦!”

 “她可能在候各派分散或自行抢夺神剑吧?”

 “对!各派不可能永远聚在一起。”

 “若真如此,你正好可以练至巅峰。”

 “难的!我越练越觉变化繁复呀!”

 “这是好现象;表示你更进啦!你别贪功,持续练习吧!”

 “是!”“你还记得武汉那些良田吧?”

 “记得!你打算出售啦?”

 “有此打算,因为,各聚集在武当山,刺该地更加繁荣,杭州的富商已经自动抬价,咱们可赚十倍矣!”

 “真可怕!”

 “你若怕,我就别卖啦!”

 “不!卖掉吧!”

 “好!我明就启程,我大约会在二个月后返回,因为,我打算顺便去瞧瞧各派及鬼剑,你决定今后的行动。”

 “好呀!”

 “到地陪陪我吧!”

 两人立即欣然入地

 不久,两人已在前接吻著。

 两人皆是“玩家”又是默契十足,不久,两人便畅玩各种花招。

 “姐姐!你更美啦!”

 “又来啦!我快老啦!”

 “瞎说!你既无皱纹,又无白发呀!”

 “开玩笑的啦!我开心,又会补身,所以,岁月未曾留下痕迹,倒是你改变不少,你越来越具威仪哩!”

 “会吗?我未曾板过脸呀!

 “此事与板脸无关,它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气质,你的修为越深,这种威仪越强烈,你今后必是一方之霸。”

 “我不希望如此,我只希望大家和和乐乐。”

 “天下事分分合合,目前正是转折点,今后必会先有一场浩劫,再由你出面善后,届时会支用不少的钱哩!”

 “尽量花吧!”

 “当然!”

 两人使畅玩著。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足的歇兵。

 “阿钜!右侧铜箱中,放著不少银票,它的地下另有更多的银票,你随时可以支用它们我不会有异议。”

 “交给娘她们吧!”

 “我已各交给她们一百万两银子支用生计啦!”

 “既然如此,找也用不上啦!”

 “备而不用吧!尤其,我此次得外出二个月哩!”

 “你得小心些!”

 “安啦!我是老江湖啦!”

 二人又温存良久,方始返房净身歇息。

 此时的鬼剑默默的躺在另处房中沉思著。

 她在确定自己有喜之后,正值四处奔波收黑道人物之际,她为了维持功力及体能,她每皆大量进补著。

 如今,她只剩十余天便要分娩,她望着高隆如牛腹之腹部,她清晰的感受二位胎儿在腹中动,她不由又喜又忧。

 她在三个月前,使因为勒不平腹部而借故来此待产,此地正是和凤凰城以凤凰山相隔的双塔城。

 她住在一对朴实年轻夫妇之家中,她以三百两银子获得他们同意让她待产,她便每平静的等候分娩之时刻。

 那知,胎儿大得令她害怕,她在考虑该不该见孔钜啦!

 她仔细考虑一一夜之后,她在这天晚上提著包袱悄悄离开农舍便沿凤凰山后山小心的一步步登山。

 一个时辰之后,她一接近孔家庄,便被一名青年拦住,此时的她早已易容为相貌普通之少妇,对方根本不认识她。

 她立即道:“我叫高氏,有事饮见孔庄主。”

 “抱歉!明再来吧!”

 “我确有急事?”

 “庄主已歇息,抱歉!”

 她扶著腹部,立即哎吆一叫。

 双膝一屈,她已侧坐于地上。

 “你…你怎么啦?”

 “我…我可能临盆啦!啊!啊!”“你忍著些!我去请人来!”

 说著,他立即匆匆掠去。

 鬼剑微微一笑,暗暗嘘口气。

 不久,吴氏率二名侍文快步而来,她乍见妇人之特殊腹部,她立即上前为鬼剑切脉道:

 “别慌!别慌!”

 鬼剑附耳低声道:“我是鬼剑,我要见庄立!”

 吴氏忍住惊愕,扶起她道:“先入内歇会吧!”

 “谢谢大婶!”

 二位侍女立即由两侧扶她而行。

 不久,吴氏送鬼剑躺于她的榻上,立即去找来孔钜。

 孔钜一入内,鬼剑立即传音道:“你真害人不浅!”

 “啊!是你!抱歉!我害了你!

 “你快找人替我擦擦身子!”

 “好!你别慌!”

 不久,吴氏及南宫夫人已经同时入内,二人同时各执一腕脉不久,两人不但锁紧眉梢,脸色也现庄重。

 不久,二人一收手,使联袂离去。

 鬼剑急道:“怎么回事呀?”

 孔钜劝道:“我出去请教一下!”

 不久,孔钜一会合二妇,吴氏立即低声道:“她怀有两子,胎儿太大,即使没有生命之危,元气也会大伤。”

 “可有良策?”

 “难!她不该过度进补呀!”

 南宫夫人道:“她比津儿还严重哩!”

 “真的无法解决吗?”

 “恕我们能力有限》”

 “我去和她谈谈!

 “她当真怀了你的孩子?”

 “嗯!若依时间推断,更加正确!”

 “好!我会设法解决此事,你先安慰她吧!”

 “好!谢谢娘!”

 不久,孔钜一入房中,再含笑道:“到我的房内一叙吧!”

 说著,他提起包袱及扶她下榻。

 没多久,他已扶她躺于自己房内之榻上,立见他道:“你腹内的孩子太大,你是不是服用大多的补药?”

 “不错!我那阵子颇忙,必须仗进补维持体力。”

 “由于孩子太大,分娩时较吃力,甚至会因为失血太多而影响你的功力,所以家岳母二人正在设法协助你!”

 “不必!只要你协助,我便可以安度此厄。”

 “好!我该如何协助你?”

 “届时,你配合我行气运功,必可迅速分娩!”

 “好!你指点吧!”

 她的双掌朝腹部一按,便仔细解说著。

 不久,他轻抚她的腹部小心的行功。

 她气配合不久,立即轻轻点头。

 他一收功,立即问道:“顺利的哩!”

 “不错!届时你吩咐二人接孩子把!”

 “好!此举真的不会耗很太多的功力吗?”

 “约会折损二成的功力。”

 “这…你岂非无法夺剑啦?”

 “你怎知我要夺剑呢?”

 “若非如此,你为何号召二万余人。”

 “你关心我哩!”

 “不错!你今天肯来,我很高兴!”

 “为了你、我、孩子及本教,我才来此地,满月之后,我会再离去。”

 “别如此!不胜正呀!”

 “抱歉!我身不由己!”

 “一年之约期将届,万一你我兵戎相见,怎么办?”

 “你有此心,我已足,同时各依立场行事吧!

 孔钜侧搂她道:“别如此!你为孩子想想吧!”

 “有你照顾他们,我放心!”

 “不行!你得安排一个两全之策!”

 “难!真的很难!否则,我不会作此决定。”

 “不管!我要留下你!”

 “唉!别如此!我不能如此自私!”

 “我不管!我要关住你!”

 “别如此!目前尚有我在镇那二万余人,我若久久不回去,他们一散胡作非为,后果不堪设想。”

 “令祖会出面的!”

 “别我,好吗?”

 “告诉我,你们要做到何种程度?”

 “我们要让江湖似百年前尊敬本教。”

 “若凭此种方式,行得通吗?”

 “我们别无选择。”

 “不!你办得到!”

 说著,他已抱起她。

 “你要带我去何处?”

 “让你改变心意之处。”

 说著,他趴入塌下,便打开入口之木板。

 不久,他已抱她来到凹池旁,他立即指向上方之刻字,她乍见之下,不但全身一震,双目亦熠熠生光。

 不久;她嘘口气道:“你获得教主之功力啦?”

 “正是!他已长眠此地!”

 说著,他已牵她至坟前。

 二人便默默下跪叩头。

 不久,她起身道:“你之财物得自此地吧!”

 “是的!我已售光珍宝。”

 “你便是吴钜呀?”

 “正是!”“高明!真高明!”

 “你肯改变主意了吧?”

 “这…论理,你承续教主的功力,你该是教主,可是,家祖已掌位多年,相关职位亦有人任职。

 “而且,大家决定以财力及武力争取尊荣;如今更已经蓄势将发,即使爷爷和我也无法反对及阻止。”

 “教主他希望你们如此做吗?”

 “这…”“你好好考虑吧!”

 “你可知教主潜修玄功后,本教精英为何一起中毒而死吗?因为,这是教主的安排。”

 “哇!他为何要如此做呢?”

 “或许是教主修功失败,心灰意冷之作为吧!”

 “既然如此!大家该恨凤凰教呀!”

 “其实,大家皆恨本教,却又想利用本教扬名。”

 “你已道出事情的源,你何必再步入死胡同呢?”

 “家父母早逝,家祖费了不少的心血才培植我,我唯有以身相报,所幸我已有你之爱及留下孩子,我不虚此生啦!”

 “不妥!你若在此时回头;可以陪爷爷来此养老,你若再一意孤行你和爷爷必然身败名裂,对不对?”

 “不!各派必败!”

 “二比八,你如何获胜?”

 “两军对诀,不全以人数多寡定胜负,不过,你放心!我不但守密,而且不会让此地受损。”

 “不!即使你们获胜,我也会身消灭你们。”

 “何苦呢?谁称尊,皆和你无干呀!”

 “不!我相信凤凰教主不允许你们如此做。”

 “这…”“时间尚多,你仔细考虑吧!”

 说著,他已经抱起她。

 不久.他一抱她近房,便见吴惠津单独由椅前站起,孔钜立即道:“津妹!坐下,别太劳累!”

 “钜哥!我得和她谈谈!”

 “这…”鬼剑道:“你忘了自己的出身啦?”

 “不敢忘!我甚至可能比你大一辈!”

 “此言何意?”

 “令祖挟势破先母童贞;先母和家父成亲之后,仍然多次被侍候令祖,我会不会是令祖之女?”

 鬼剑立即皱眉。

 吴惠津义道:“你放心!我乃是家父之女,因为,令祖早已没有生育能力,这是他修练赤神功之后果。”

 “你知道不少哩!

 “彼此!令祖那批人贪财又贪,更做了不少的损事情,你有幸和钜哥在一起,你可别失去机会。”

 “我不能忘恩!”

 “你在为虎作怅!”

 “我…”

 “你我皆即将为人之娘,多为孩子设想吧!”

 “你背叛本教啦!”

 “霸拳已死,我已完成任务啦!”

 “你为此事出过力吗?”

 “令祖吩咐我策动钜哥杀霸拳,霸拳的确死在他的手中。”

 “你不为令尊设想啦?”

 “先母之死已令家父彻悟,他随时会离去。”

 “你们太现实啦!”

 “良禽择木而居,我们已经寒心啦!

 “你…?”

 孔钜忙道:“够啦!别伤和气!给个面子吧!”

 鬼剑立即低头不语。

 孔钜道:“津妹!谢谢你的规劝!她会参考的!

 吴惠津道:“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三天前,家父路过此地,指示他人转告我,他已暗令祖诸人北上啦!”

 鬼剑抬头道:“为何如此做?”

 “不详!不过,显然令祖已经准备行动啦!

 鬼剑摇头道:“不可能!时机不对!

 吴惠津正道:“自古以来,一直不胜正!

 说著,她立即离去。

 孔钜扶她躺上榻道:“先分娩再说把!

 “不要!我目前情绪不稳,你今夜陪我吧!

 “行!”

 他一宽衣,便搂住她。

 只听她道:“你如问使她变节的?”

 “这是她的抉择,我一切由她自己作主。”

 “她一向忠贞呀!”

 “令祖真的污了她之母?”

 “我承认!”

 “换了我,决不会效忠令祖!

 “这…本教弟子一向不重视男女之事。”

 “曾玉娇甚恨吴如舜哩!

 “啊!原来是你毁了天娇堡?

 “不错!三秀也是死于我的手中。

 “我早该想到是你,我不该为你怀孩子。

 “不!是孩子救了你,否则,你迟早必死于我的剑下。”

 “我…我…”

 “好妹子!别再三心二意啦!回头吧!

 “让我好好考虑吧!

 “好吧!”

 他们便各自合上双眼。

 不久,孔钜已经人眠,她望着他的脸忖道:“多么令人动心的男人呀!我该抛弃爷爷吗?”

 她陷入矛盾啦!

 良久之后她方始入眠。

 翌一大早,他一醒来,便注视她。

 快见她睁眼,他立即吻上鼻尖道:“早!

 “我打算今午分娩,我上午得运功,你安排相关事宜吧!

 “好,先漱洗吧!

 说著他立即开门。

 立见侍女送入漱洗具及早膳。

 孔钜陪她漱洗便共同用膳。

 膳后他便扶她在房内散步。

 不久,她便躺在榻上运功著。

 孔钜去会合吴氏及南官夫人,便低语著。

 没多久,二妇已经吩咐下人准备啦!

 孔钜一直坐在榻前运功,晌午时分,鬼剑嘘气道:“可以啦!”

 孔钜立即唤道:“娘!有劳你们!

 吴氏及南宫夫人一入内,六位侍女立即迅速送入热水、澡盆、衣衫药品,然后再带上房门而去。

 吴氏便上前为鬼剑宽去下裳。

 不久,鬼剑一运功,腹部便轻抖著,孔钜双掌轻按上她的腹部,立即配合婴儿的动渡入力道。

 没多久污血一涌出,关口立即开启。

 吴氏轻柔的上药,立即在旁待命。

 不出盏茶时间,一婴的头部一出现,便迅速滑出,吴氏托住他,立即含笑道:“添丁!

 恭喜也!”

 说著,她立即捏开脐带及轻拍婴

 嘹亮之婴啼立即传出。

 南宫夫人一见另一婴亦出现头部,立即上前接生。

 刹那间,她抱婴道:“又添丁!恭喜!

 说著,她立即整理脐带。

 吴虹和黄家姐妹及章婉君立即迅速入内为婴净身。

 嘹亮的婴啼声中,鬼剑不由溢出泪水。

 孔钜柔声道:“定神!小心些!”

 她一气,便配合孔钜渡入的功力运转著。

 吴氏俟秽血尽之后,立即出指止血。

 不久,她已退到一旁。

 南宫夫人由侍女手中接过药计,立即行来。

 孔钜一收掌,鬼剑亦气沉舟田的坐起上半身。

 南宫夫人便喂她喝下药汁。

 不久,吴虹及章婉君各抱一婴到榻前,只听吴虹道:“妹子,他们壮似四、五个月大,恭喜你啦!

 “谢谢!”

 “你先哺,免得身子不适,对孩子也有益处。”

 “好!

 吴氏陪孔钜走入墓园,她立即低声道:“哺子之后母爱会使她的人生观改变,你这阵子多陪她吧!

 “好!”“她的裂伤颇深,多为她上药吧!”

 “好!

 “婴儿哺之后,就由我来带,你别心!

 “谢谢娘!

 “只要稳住她,那批人便作不了怪啦!

 “当然!

 此时的鬼剑双各由一婴,奇妙的感觉加上可爱之儿子,果真使她出十分罕见的足笑容啦!

 吴虹及章婉君见状,更安心啦!

 不久双婴一入眠,二女便抱走他们。

 孔钜立即入内道:“好妹子!辛苦啦!

 “谢谢你助我渡过此厄!

 “客气矣!净身吧!

 说著,他已抱她坐入澡盆。

 他为她洗净长发及背部,便换妥榻上之被褥。

 不久,他抱她上榻,便喂她服药。

 没多久,她足的入眠啦!

 孔钜吩咐侍女清理现场,便在榻前运功。

 一个多时辰之后。二婴一哭,便被送入房中。

 孔钜便笨拙的托双子哺

 不久,双婴一人眠,便又被抱走。

 孔钜立即端著十全大补炖喂她。

 她吃了不久,他便吃完剩下之物品及陪她歇息。

 经过接连七天的哺子,鬼剑更加疼爱双子,她不但春风面及胃口大开,她更自动继续哺育双子啦!

 此时的吴云扮成吴钜的模样在银庄会见那一百五十名杭州富户,立见掌柜掀起壁前长桌上之黄巾。

 一叠叠的地状及让渡书立即呈现出来。

 富户们坐不安稳啦!

 双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立即易。

 吴云拿著玉章一件件的盖著,同时清点银票,足足过了二个多时辰,所有的易方始完成。

 富户们等不及吃饭,立即欣然离去。

 吴云赏给掌柜二十万两银子,便另外以孔钜的名义存下三千万两银子,同时将吴钜户下的存金移入孔钜名下。

 没多久,她取走存单立即离去。

 她继续前往其他的银庄,依样画葫芦的为孔钜存钱,黄昏时分,她终于完成武汉城内之”转帐”行动。

 她用过膳,立即提两包巨额银票离去。

 她沿山路连夜赶路,天亮不久,她已进入武昌。

 她用过膳,便继续为孔钜存钱。

 午后时分,她一完工,立即用膳。

 膳后,她便雇车驰往汉

 马车连夜赶路,翌午前时分,她终于进入汉,她赏给车夫二千两银子,便又开始为孔钜存钱。

 天黑之后,她全部大功告成啦!

 她住入客栈,立即欣赏那叠存单。

 不久,小二进来浴具及晚膳,她便欣然沐浴及用膳。

 膳后,她换妥衣衫,另戴年轻人面具,立即溜之大吉。

 不久,她已在东街的金龙客栈上房歇息啦!

 此时的武当山,群豪刚用过膳,便循例散步。

 良久之后,六万余人进入武汉城庄院及客栈内歇息,二万余人则守在武当山,三十名高手更守在三请观四周。

 轰动武林七、八百年的莫干剑便静静躺在殿中央之水晶柜中;另有八人则盘坐在它的四周。

 不久,十八位掌门人循例来瞧过它,便联袂向后行去。

 他们刚走过天井不久,倏见左侧丹房内疾掷出十包黑物,只见它的上端火花闪闪,硝烟一时大作。

 立听见多识广的丐帮帮主喝道:“炸药!”

 说著,他已先行掠起。

 却见屋顶又掷来三十包黑品,他直觉的挥掌一劈,只听”轰“一声,一包炸药当场爆炸。

 附近的炸药立即一起被震爆。

 地面的十包炸药更是一起引爆。

 十八位掌门人不论闪避快慢,当场被炸死。

 立听一阵惊呼及喊叫声。

 人影穿掠,叱喝连连。

 那三十位在三请殿守护莫干神剑之人立即堵住四侧入口,殿中之八人更是贴站在水晶柜旁。

 此时;在丹房及屋顶掷出炸药之人早已翻掠落现场外,立见他们迅速朝四周掠来之人群掷出炸药。

 轰轰声中,立即惨叫连连!

 血纷飞之中,硝烟和灰尘立即弥漫著。

 四周之人惊慌四避,那群凶手立即掠向三清观。

 叱喝声中,便有飞镖向他们。

 他们迅速闪避,同时掷出炸药,立即又炸死一批人。

 此时,城中不少民宅纷纷掠出黑衣人,只见他们朝群豪居住的庄院及客栈和酒楼凶残的掷入炸药。

 群豪刚被山上的爆炸声引在一起商量,炸药此时一掷入,立即造成不少人为之伤亡。

 惊呼声中,群豪已散向四方。

 他们找上黑衣人,立即拼闹著。

 整个武汉城立即杀声震天。

 武当山的四周山上更是早已掠出黑衣人,只见他们逢人便掷出炸药,立即迅速通入武当派。

 此时的那批刺客用炸药开道,已经炸塌三清殿的石壁,不过,他们立即受到一阵飞针的攻击。

 这批飞针出自三名守殿之高手、当场死四人,其中一人刚引燃炸药而来不及掷出;便在原地引爆。

 这一引爆,现场便是轰轰连响。

 凶手们背上之炸药纷纷引爆,他们立遭报应的炸碎。

 守殿高手们松口气,便召集众人前来守殿。

 却见大百余人联袂掷出炸药,群家大骇之下,纷纷出飞镖及利剑,此招也挡了不少的炸药哩!

 这些炸药在半途爆炸,立即使黑衣人暂避。

 其余的炸药一飞近,立即有一百余人弹身扑去,只见他们疾劈双掌,当然引爆那些炸药,不过,他们也阵亡啦!

 群豪当场为之涑容。

 不少人抓著火把结队冲出去不久,他们一见黑衣人便掷出火把,没多久,多处炸药已经被引爆啦!

 不少黑衣人当场被炸死啦!

 其余的黑衣人愤怒的引燃所有的炸药,立即掷去。

 轰轰声中,群豪便又死了不少人。

 使听山顶传来一声喊杀,黑衣人立即弹身扑来。

 山顶更是疾掠出一千余人,这批人身法迅疾,为首之二人正是二位相貌相似,脸色血红之老者。

 他们正是龚龙及龚仓,他们是一对兄弟,龚龙更是鬼剑之祖,亦是凤凰教现任教主。

 他们以财一批各派弟子变节之后,他们便先送入炸药,然后再安排今夜这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这些炸药是他们以半年的时间秘密制成,其威力在今夜一发挥,十八位掌门人及四万余人已被炸死。

 龚氏双煞率领心腹一掠近,立即大开杀戒。

 他们的凌厉掌招及剑招,立即迅速进著。

 尤其龚氏双煞的刚掌力联手之下,更是所向无敌,不出半个时辰,他们二人已经冲入三清殿。

 殿中之八百余人立即奋勇抵抗。

 六十四人则守在水晶柜四周。

 各派未曾料到会败得如此惨,所以,严戒任何人沾上莫干神剑,即使十八位掌门人也不准碰。

 如今,有人打算获剑离去,立即被众人反对。

 所以,他们只有苦守著。

 所幸的又过了半个时辰,六千余人由城内赶回来,他们分出二千人入殿,其余之人则加入拚斗的行列。

 龚氏双煞猛攻迄今,至少已经宰了八百人,可是,他们反而被冲撞出来,气得他们咬牙全力猛攻。

 殿外之正决斗更是烈,伤亡人数亦增著。

 不久,正双方人员陆续由城内赶回广场,迅即加入拼闹。

 群豪尚余三万七千余人,黑道则只剩一万一千余人,不过有了凤凰教这批高手,双方一时仍然难分高下。

 各派幸存之长老边攻边整顿阵容,加上十五名长老联袂对付龚氏双煞,形势逐渐对他们有利。

 双方又拼闹半个多时辰,龚氏双煞因为疲乏而突围离去,立见他们边掠向山上边厉啸著。

 剩下的八千余名黑道人物立即展开突围。

 群豪立即全力扑杀著。

 盏茶时间之后,五千余名黑道人物狼狈逃去,各派长老立即喝回众人,再抢救已方之伤者。

 群豪只剩二万九千余人,众人忍悲清理著山上及城内的尸体。

 天亮时分,龚氏双煞会合那五千余人,立即掠入山区隐匿。

 肃杀场面立即个消云散!

 群豪清理妥尸体,方始返山歇息。

 哀伤之气息迅即弥漫著。

 这一段,正双方一共死了七、八万人,尤其十八位掌门人及各派不少精英一死,更使各派大伤元气。

 往后的日子之中,各派自推新任掌门人,继续守护莫干神剑。

 吴云在天亮不久,便听见这件惨事,她立即雇车赶去。

 孔钜在此时坐在孔家庄大厅和怒剑及长耳公瞧着长耳公的手下以飞鸽自武汉城内送来的第三件飞函。

 长耳公道:“恕老夫未曾通报前二件飞函!

 “罢了!在劫难逃,今后该怎么办!

 “老夫之六名手下若没有估算错误,黑道只剩下七千余人,各派尚有三万余人,黑道不会在短期内有所行动。

 “各派为了守护莫干神剑及避免被各个击破,必然会继续守在武当山,江湖必可呈现短暂的平静。”

 “是的!

 “唉!太惨烈啦!”

 “是的!世事变化太剧啦!

 “的确!

 “咱们仍要守著吗!

 “是的!目前尚非庄主出面善后之良机。”

 “好吧!”

 “暂勿让她获讯!以免节外生枝。

 “当然!

 三人又商量一阵子,孔钜方始返房陪鬼剑。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