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十二章 血雨再掀鬼神嚎
黄昏时分,凤凰山上的孔家堡便举行庆功宴,两千余人共聚于广场,美酒及佳肴伴著欢笑声足著众人。

 这一餐持续一个半时辰,方始散席。

 孔钜和黄承珠人房哄睡孩子,便又去见黄承环。

 不久,他带二女一返房,他立即含笑道:“这阵子,我忙于外界及练武,谢谢你们照顾这个家及孩子。”

 “钜哥客气矣!

 “你们把孩子带得又健康又可爱,谢谢你们。”

 “客气矣!”

 “你们还记得咱们结缘那一次吗?”

 二女立即涩然点头。

 “咱们今夜再回味一次,好吗?”

 “嗯!”孔钜一宽衣.二女便去关妥门窗。

 不久.黄承珠首先宽衣上塌。

 孔钜一搂住她,便送上香吻。

 没多久.她果真饥渴的自行客入内。

 他立即欣然出征。

 她果真急的顶不已!

 人的响曲立即合奏著。

 黄承环听了不久,便难受的自行宽衣。

 她越听越夹腿不已啦!

 突听孔钜道:“环妹!来!”

 她一掀幔,便见他已仰躺在一旁。

 她会意的立即上前跨坐著。

 黄承珠低声道:“妹!别难为情!”

 黄承环果真脸红的“开船”啦!

 孔钜轻抚承珠的丰道:“今后,我不会再冷落你们啦!”

 黄承珠一趴身.便送上香吻。

 孔钜在二女合作之下,便欣然玩著。

 一回生,二回,二女越玩越起劲啦!

 孔钜巡回于二具体.越玩越乐啦!

 良久,良久之后,二女一足.孔钜也足啦!

 他便搂著二女人眠啦!

 翌起,他果真在白天入地运功及练剑,夜晚则陪吴云四女行乐.有时也陪章婉君及南官长雅共眠。

 他享尽齐人之福,身心皆畅之下,剑招更成啦!

 眨眼间,便过了一个月,这天上午,以少林、武当及丐帮三派掌门人为首的十八帮派掌门人率领二干余人来访啦!

 海天三道、长耳公及怒剑便陪吴云接见他们。

 只见武当掌门人冠元子道:“请章老施主先参阅敝派史册!”

 说著.他已捧出一本厚册及摊开。

 怒剑上前一瞧,便道:“云儿!你瞧瞧!”

 吴云上前一瞧,立即想道:“莫干神剑曾在三百五十年前落入武当手中一年余,看来他索剑,哼!算他倒霉。”

 她立即问道:“请道长直叙来意!”

 “请孔庄主赐还莫干神剑!”

 无沙子忙道:“请三思!”

 “敝派非取剑不可!”

 吴云立即道:“小女子去请外子吧!”

 “请!”

 吴云离去不久,便在地会见孔钜。

 她一道出经过,孔钜立即道:“武当自己找死哩!”

 “各派或许会协助他,交给他吧!”

 却见莫干神剑在孔钜的手中自行震动,孔钜立即道:“好兄弟!别如此!你别让我为难呀!”

 它立即安静下来。

 吴云柔声道:“好兄弟!过些时,你可以再回来呀!”

 孔钜道:“对!对!你!”

 立见它轻震一下,便自行安静下来。

 “阿钜!上去吧!”

 孔钜将剑归鞘,立即上来。

 不久,他一入厅,众人立即起身。

 孔钜拱手行礼,方始入座。

 武当掌门人冠元子忙道:“请庄主成全,敝派必会在史册记下您的功德。”

 “贵派足以保住它吗?”

 “各派皆已同意聚集敝派,一方面护剑:一方面对抗绿林。”

 “好!请收下吧!”

 说著.他立即找出莫干神剑。

 众人双目倏亮。

 孔钜将它归鞘,便捧给冠元子。

 冠元子恭敬一礼,方始受剑。

 他们又坐了不久.便联袂离去。

 无沙子叹道:“吾道将少一擎柱矣!”

 怒剑沉声道:“宝物自会择主,由他们去吧!”

 无沙子道:“庄主!贫道三人久离昆仑,颇想暂归一段时。”

 “谢谢三位道长之协助!”

 “不敢当!贫道三人获益良多矣!”

 吴云取出一叠银票道:“有劳道长代为作些功德。”

 “无量寿佛!功德无量!”

 他立即恭敬收下银票。

 三人入内整理行李.立即飘然离去。

 怒剑道:“阿钜!你再去练剑吧!武林浩劫仍得仗你善后!”

 孔钜立即应是离去。

 长耳公叹道:“武当自己引火上身矣”

 他摇摇头,立即迳自返房。

 怒剑却去广场指点他人练剑哩!

 此时的鬼剑正单独端坐在霸拳的宝座上忖道:“糟糕!我的月信已经拖逾七天,我真的有喜啦!我该留下孩子吗?”

 “目的正值收入马之际,我又不开身,看来我得通知爷爷再派一批人前来协助我,否则,我该作何抉择呢?”

 她立即陷入沉思啦!

 她在沉思,吴惠津也在沉思道:“孔钜果真是位不可得的男人,我就依爹的吩咐,死心塌地的留在此地吧!

 反正霸拳之死;教主会把功劳记在我的头上.除非他再派人来找我,否则,我就安份的留在此地吧!”

 她立即思忖该如何进行?

 响亮婴啼声中,章婉君在午时顺利的分娩二位儿子,他们不但又由又壮。两只虎目更是又圆又亮哩!

 众人瞧得又奇又惜著。

 怒剑有了后代,愉快的连笑着。

 孔钜更是频频向贺客致谢。

 没多久,黄员外夫妇及子媳前来道贺,现场更热闹啦!

 黄承珠及黄承环之子更是上前喊著“爷爷!”!’黄员外夫妇乐得来回抱孩子,久久舍不得放下哩!

 章婉君一举双子,同时对章、孔二家有了代,不由大喜。

 不久,孔钜搂著她情话绵绵著。

 没多久!一批批的城民前来道贺,孔钜立即欣然接见著。

 足足忙了大半天之后,当天晚上,大家欣然加菜庆贺著。

 孔钜陪众人喝了不少的酒,良久之后,他方始返房。

 却见榻沿之锦幔深垂,他以为是吴云或阿虹在逗他,所以,他稍加漱洗,立即宽在上前掀开锦幔。

 赫见吴惠津赤身体仰躺于榻上,而且含笑望着他,她那人的笑容及体立即使他心儿一

 不过,他仍然为之一怔!

 她立即举臂道:“谢谢庄主杀了霸拳!”

 孔钜牵她坐起道:“你决心留下来啦?”

 “是的!我会与此地共存亡!

 “万一他们吩咐你任务,你怎么办?

 “我会抗拒如果不成,我会自尽。”

 “你可以据实以告,我会处理!”

 “好!”“你不后悔!”

 “不怨不悔!”

 “好!自现在起,你是我的第七位室,我平视你们。”

 “谢谢!”

 他吻上樱,她便顺势躺下。

 吴云没有说错,吴惠津果真更媚,她的双不但温润,不久更是著,莲舌更是挑捻不已!

 孔钜玩得暗喜;便热情以对。

 不久,他的双沿颈而下,使落在双上。

 她的双既丰又富弹,而目形状甚美,孔钜爱不释手的来回及抚摸它们,心儿亦随之亢奋。

 体内之酒一催捉,他更兴奋啦!

 没多久,他翻身上船,使徐徐入湖。

 湖内宽敞,他那“巨无霸”首次未曾“全垒打”啦!

 却见她一吻上他,便自动旋

 湖内立即逐渐的收缩。

 没多久,它又逐渐的松弛啦!

 孔钜首次尝到此种妙趣,立即大乐。

 他一翻身,便让她在上面自由发挥。

 她果真一直吻著他及弛缩下体。

 她秉承父母的特殊体质,加上曾玉梅之调教,此时一派上用场,她越施展越有信心,他却越觉妙趣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舒畅连连的轻哆嗦。

 她也是妙趣连连的轻抖著。

 他一翻身;立即驰骋著。

 她受用的眉开眼笑啦!

 她放合著。

 两人回光反照船发著。

 良久之后,她搐的呻著。

 他再冲不久立即欣然注人甘泉。

 她喔了一声,立即搐不已!

 “你没事吧?”

 “没…没事!唔!”

 “妙透了!津妹!”

 “我也一样!”

 “今后,咱们共同追求美满人生吧!”

 “嗯!”二人温存不久,便足的入眠。

 第二夜起,吴惠津也纳入吴云四女的“轮班”啦!这一夜,吴云陪孔钜玩乐之后,使春风面的松口气。

 “姐姐!真妙理!”

 “她一定更妙吧?”

 “的确!”

 “我瞧她今天似重生般容光焕发,你真行!”

 “别如此说!全仗你的调教哩!”

 “她有何特长?”

 他立即低声叙述著。

 “喔!她学全款女玄功啦!阿钜!你真有福气!”

 “我该如何搞定她呢?”

 “海底捞针!”

 “如何捞?”

 她立即低语著。

 “哇!姐姐!你真是万能哩!”

 “格格!你可别喜新厌旧喔!”

 “不敢!”

 二人立即欣然温存著。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人眠。

 日子便在规律及欢乐中飞逝,一晃便又过了六个月,这天晚上,南宫长雅一口气顺利分娩两子啦!

 南宫夫人乐得掉泪啦!

 南宫长雅则漾著足的笑容。

 不久,孔钜率诸女入内,他瞧过孩子之后,含笑道:“娘!烦你和雅妹择一子承续南宫世家的香火吧!”

 “谢谢!谢谢!”

 吴云递出二盒灵丹道:“每餐后服用三粒,祝你青春永驻!”

 “谢谢姐姐!”

 “客气矣!好好歇息吧!

 诸女又祝贺不久,方始离去。

 孔钜一返房,吴云立即入内道:“再雇三位侍女吧!

 “好呀!房间够吗?”

 “目前尚够,后年再扩建吧!”

 “好呀!”

 “津妹有喜多久啦?”

 “半年吧!怎么回事?”

 “她的腹部太大了,我得留心些了!”

 “你担心什么?”

 “她若一添三婴,怕会失血过多呀!”

 “可能吗?”

 “若是一胎双婴,便是婴儿太大,危险的。”

 “该怎么办?”

 “我会和娘商量此事,你的剑招进展如何?”

 “更具威力了,对了!是否有人在争夺莫于神剑?”

 “没有!三十名高手夜守著,苍蝇也飞不过去呀”

 “鬼剑为何按兵不动?”

 “她利用神剑已聚集二万余人,不过,她为何一直接兵不动呢?”

 “各派有多少人?”

 “八万余人。”

 “二比八,她当然不敢动啦!”

 “她可能在候各派分散或自行抢夺神剑吧?”

 “对!各派不可能永远聚在一起。”

 “若真如此,你正好可以练至巅峰。”

 “难的!我越练越觉变化繁复呀!”

 “这是好现象;表示你更进啦!你别贪功,持续练习吧!”

 “是!”“你还记得武汉那些良田吧?”

 “记得!你打算出售啦?”

 “有此打算,因为,各聚集在武当山,刺该地更加繁荣,杭州的富商已经自动抬价,咱们可赚十倍矣!”

 “真可怕!”

 “你若怕,我就别卖啦!”

 “不!卖掉吧!”

 “好!我明就启程,我大约会在二个月后返回,因为,我打算顺便去瞧瞧各派及鬼剑,你决定今后的行动。”

 “好呀!”

 “到地陪陪我吧!”

 两人立即欣然入地

 不久,两人已在前接吻著。

 两人皆是“玩家”又是默契十足,不久,两人便畅玩各种花招。

 “姐姐!你更美啦!”

 “又来啦!我快老啦!”

 “瞎说!你既无皱纹,又无白发呀!”

 “开玩笑的啦!我开心,又会补身,所以,岁月未曾留下痕迹,倒是你改变不少,你越来越具威仪哩!”

 “会吗?我未曾板过脸呀!

 “此事与板脸无关,它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气质,你的修为越深,这种威仪越强烈,你今后必是一方之霸。”

 “我不希望如此,我只希望大家和和乐乐。”

 “天下事分分合合,目前正是转折点,今后必会先有一场浩劫,再由你出面善后,届时会支用不少的钱哩!”

 “尽量花吧!”

 “当然!”

 两人使畅玩著。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足的歇兵。

 “阿钜!右侧铜箱中,放著不少银票,它的地下另有更多的银票,你随时可以支用它们我不会有异议。”

 “交给娘她们吧!”

 “我已各交给她们一百万两银子支用生计啦!”

 “既然如此,找也用不上啦!”

 “备而不用吧!尤其,我此次得外出二个月哩!”

 “你得小心些!”

 “安啦!我是老江湖啦!”

 二人又温存良久,方始返房净身歇息。

 此时的鬼剑默默的躺在另处房中沉思著。

 她在确定自己有喜之后,正值四处奔波收黑道人物之际,她为了维持功力及体能,她每皆大量进补著。

 如今,她只剩十余天便要分娩,她望着高隆如牛腹之腹部,她清晰的感受二位胎儿在腹中动,她不由又喜又忧。

 她在三个月前,使因为勒不平腹部而借故来此待产,此地正是和凤凰城以凤凰山相隔的双塔城。

 她住在一对朴实年轻夫妇之家中,她以三百两银子获得他们同意让她待产,她便每平静的等候分娩之时刻。

 那知,胎儿大得令她害怕,她在考虑该不该见孔钜啦!

 她仔细考虑一一夜之后,她在这天晚上提著包袱悄悄离开农舍便沿凤凰山后山小心的一步步登山。

 一个时辰之后,她一接近孔家庄,便被一名青年拦住,此时的她早已易容为相貌普通之少妇,对方根本不认识她。

 她立即道:“我叫高氏,有事饮见孔庄主。”

 “抱歉!明再来吧!”

 “我确有急事?”

 “庄主已歇息,抱歉!”

 她扶著腹部,立即哎吆一叫。

 双膝一屈,她已侧坐于地上。

 “你…你怎么啦?”

 “我…我可能临盆啦!啊!啊!”“你忍著些!我去请人来!”

 说著,他立即匆匆掠去。

 鬼剑微微一笑,暗暗嘘口气。

 不久,吴氏率二名侍文快步而来,她乍见妇人之特殊腹部,她立即上前为鬼剑切脉道:

 “别慌!别慌!”

 鬼剑附耳低声道:“我是鬼剑,我要见庄立!”

 吴氏忍住惊愕,扶起她道:“先入内歇会吧!”

 “谢谢大婶!”

 二位侍女立即由两侧扶她而行。

 不久,吴氏送鬼剑躺于她的榻上,立即去找来孔钜。

 孔钜一入内,鬼剑立即传音道:“你真害人不浅!”

 “啊!是你!抱歉!我害了你!

 “你快找人替我擦擦身子!”

 “好!你别慌!”

 不久,吴氏及南宫夫人已经同时入内,二人同时各执一腕脉不久,两人不但锁紧眉梢,脸色也现庄重。

 不久,二人一收手,使联袂离去。

 鬼剑急道:“怎么回事呀?”

 孔钜劝道:“我出去请教一下!”

 不久,孔钜一会合二妇,吴氏立即低声道:“她怀有两子,胎儿太大,即使没有生命之危,元气也会大伤。”

 “可有良策?”

 “难!她不该过度进补呀!”

 南宫夫人道:“她比津儿还严重哩!”

 “真的无法解决吗?”

 “恕我们能力有限》”

 “我去<龙在天>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