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十三章 香车美人够销魂
“炮竹声中除旧岁”

 除夕夜武当山四周轰轰连响。

 山下的城民们以为他们在放鞭炮,其实,他们在挨炸药。

 龚氏双煞率那五千余人利用四个多月的时间偷偷制造妥炸药,此时正由四周疾炸而入哩。

 群豪在睡梦中被骇醒。

 立即一阵惊慌。

 立听各派掌门人及长老们吼道:“持火把!拼啦!

 群毫一咬牙,立即有不少人引燃火把掠出。

 可是,炸药密集而来,他们立即被炸碎。

 黑道人物边炸边掠。

 不久,群豪聚集处纷纷被炸。

 一万三千余人更是迅速的惨遭炸死了。

 不过立即有不少人冒死持火把冲出。

 他们一逢黑衣人,立即掷出火把不久便有一些炸药被引爆,九百余名黑衣人更是自作自受的被炸碎。

 龚氏双煞立即吩咐众人掷出所有的炸药。

 轰轰声中,屋倒向碎。

 没多久便又有八千余名群豪阵亡。

 龚氏双煞便率四千余人扑杀而入。

 各派掌门人及长老研判三清殿不会挨炸,所以,他们一直率精英守在三请殿,如今立即战。

 四千余名黑道人物便对抗九千余名各派高手。

 龚氏双煞更是被八位掌门人围攻。

 这是一场硬碰硬的拚斗,双方由子丑之一直拼到天亮,仍然有四千余人疲乏的力拼著。

 龚氏双煞虽然劈死十三位掌门人,却已经负伤,加上连番的拼闹,他们已经有些吃不消啦!

 他们的手下只剩下一千八百余人,正在和二千五百余名群豪力拼,不过,双方的格式已,力道也减弱啦!

 围攻龚氏双煞的五位掌门人及四位长老见状,立即召出在三清殿护剑的一百六十人。

 这一百六十人之中,便有八人拚死扑向龚氏双煞,因为,他们要为他们死去的两位掌门人复仇呀!

 龚氏双煞见状,立即突围。

 可是,那八人死拼之下,虽然迅速死了六人,垄氏双煞也受了不轻的伤,五位掌门人及四位长老立即加入拼阖。

 一千八百余名黑道人物见状,立即开始突围。

 群豪岂甘放他们逃去,立即猛攻著。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终于被七百余名黑道人物逃向山下,一千三百余名群豪立即一路追杀下去。

 此时的龚氏双煞不但又负伤,更是已近枯竭他们又挣扎不久,立即被剑砍成为酱啦!

 群豪松口气,立即先行歇息。

 晌午时分,他们方始收拾现场。

 黄昏时分,那一千余人只剩下九百余人回来,据他们表示,只剩下二百余名黑道人物逃掉,群豪不由松口气。

 吴云瞧到此地,使含笑掠向山上而去。

 天黑之后,第四只信鸽飞入孔家庄不久,孔钜便瞧见飞函,他一见龚氏双煞已死;使默默送出字条。

 怒剑及长耳公瞧过字条,便见努剑由柜内取出上次之三张字条及今之字条交给孔钜道:“告诉她吧”

 孔钜便默默离去。

 他一返房,便见鬼剑含泪坐在榻旁,二婴则在榻上安睡,他的心中一阵不忍,立即上前搂住她道;”你知道啦!”

 “今天来了四只信鸽,对吗?”

 “对!令祖已死!只剩下二百余人逃逸。”

 “被你言中了!

 “各派只剩下一千九百余人。”

 “你可以称尊了。”

 “不!我决无此意,亦不会如此做。”

 “我该怎么办?

 “忘了过去!安居此地吧!”

 “莫干神剑呢?

 “尚在武当,它是不祥之物,别沾它。”

 “雁山及各地银庄尚存不少钱,我得领出来。”

 “不急!没人去争。”

 “不!吴如舜会领光它们。”

 “他尚在人世吗?

 “一定!他必已先行逃逸。”

 “时隔多,他早已领光了,算啦!

 “我不甘心呀!”

 “算啦!我富可敌国呀!

 “陪我出去走走吧!

 孔钜便陪她步向山上。

 不久二人停在山顶,立见她道:“凤凰教垮啦!

 “别再想这些了。”

 “我若未有孩子,便不会有此后果。”

 “不一定啦!天意渺渺,人力岂可挽天呢?

 “你要永远留在此地吗?

 “是的!你也留下吧!

 “我得出去走一趟才放心!

 “我陪你!

 “不!我自己去!”

 “好吧!不过,别再动干戈,让鬼剑二字消失吧!”

 “我答应你!不过,你得应允一件事。

 “说吧!

 “让仓儿姓龚,好吗?

 “好”

 “谢谢”

 他搂著她道:“干嘛如此客气呢?

 “我已无牵挂了!”

 “你…你不会去劫莫干神剑吧?

 “不会!我更会将彩虹剑抛入深潭!

 “对!对!”

 “我打算立即离去。”

 “我盼你早归!”

 她轻嘿一声,立即掠下山。

 不久,她在孔钜目送下,携行李掠向山下。

 孔钜暗暗一叹,便返回房中。

 立见吴虹来道:“她走啦?”

 “是的!她要出去看看。

 “但愿她不会惹事。

 “她已经答应我,对了,仓儿今后就胜龚吧!”

 “理该如此!我们会善待他们。”

 “谢谢!”

 孔钜嘘口气;便在椅上运功。

 ***一月二十三晚上,九门提督袁千健正在书房阅卷,倏听窗外传出:“罪官吴如舜求见提督!

 袁千健立即沉声道:“进来吧!

 纸窗一开,立见一位中年人掠入。

 只见他摘下面具,赫然是吴如舜,他先将一个锦盒及一卷纸放在桌沿,立即低头下跪道:“恭请提督代呈奏折一份。”

 “你究系何意?

 “罪官当衙毁获生,便暗中策划运用各派消灭黑道人物,侥幸于除夕奏功,斗胆恳求圣

 上恩准复官。”

 “圣上震怒之至,岂肯依你!

 “罪官由黑道巢搜出八千万两银子,愿意捐献,提督若肯协助,区区一百万两黄金,敬请笑纳!

 说著,他跪行到桌前,便取出一叠银票放在桌上。

 袁千健一瞄银票,双目倏亮。

 他沉不久.道:“八千万两银票在盒内吗?”

 “正是!”袁千健打开锦盒,立见盒的崭新银票,最上面那张银票更是一百万两银子,他立即合上锦盒。

 “好!本官明早朝,代你试试吧!

 “谢谢提督,罪官在关洛客栈天字房侯佳音。”

 “此事不宜入第三人耳中。”

 “当然!

 “你仍返两湖否?

 “正是!罪官愿戮力重建水军。”

 “好!你下去吧!”

 “叩谢提督!

 他行过礼,立即离去。

 袁千健迫不及待的拿起银票,便清点著。

 不久,他收妥银票,便打开奏折。

 他闯过之后,立即沉思。

 良久之后;他振笔恭缮奏折啦!

 一个时辰之后,他大功告成,方始上榻歇息。

 寅中时分,他便起来漱洗及著装。

 不久,他担锦盒及二份奏折搭轿离去。

 没多久,他已和文武百官各肃立于金銮宝殿两侧。

 不久,皇上随内侍入殿,文武百官立即下跪行礼。

 “众卿平身!

 谢万岁。

 “众卿可有事启奏!

 立见右相孔义上前行礼道:“启奏圣上,凤蝗灾已经扩大,八万灾民流离失所,亟待安置,可否赈灾?”

 “这…不是已在去年秋天赈灾二百万两银子吗?”

 “是的!蝗虫过多,严重损坏作物矣!”

 “灭蝗工作为何推行不力?

 “灾区百姓多已外迁,人力不足矣!”

 “哼!为何不多动员邻近县城百姓支援?”

 “各县城已有初步灾情,正在积极灭蝗之中。

 “不会再动员他县城百姓吗?

 “遵旨!

 倏见左相祝百福上前下跪道:“启禀圣上,吾朝为黄河决堤赈灾及修堤已经投入巨银不宜再耗资安顿凤灾民。

 孔义忙道:“人命关天矣!

 “古人有云,灾区百姓必多懈怠,彼辈该受教训。

 “不妥!

 “右相不宜忽视朝库虚之现象。

 “这…”袁提督一见圣上皱眉,立即上前道:“启禀圣上,微臣有财源。”

 圣上双目一亮,立即喔了一声。

 袁提督打开奏折念道:“微臣敬禀圣上,前两湖巡抚吴如舜昨夜求见微臣表明其戴罪立功之意…”

 “免议!哼!

 “启禀呈上,吴如舜敬献八千万两银子!

 圣上及朝文武百官立即为之耸容。

 袁提督开启锦盒道:“启禀圣上,八十张一百万两银票在此。”

 “奏明!

 “遵旨!吴如舜昔日在不得已之下擅离职守,便积极策划各派消灭黑道人物,幸于今年除夕奏功。”

 “确有此事吗!”

 “千真万确!这些银票取自黑道巢,他若无心为圣上效力,大可逍遥今生,恳请圣上准其复职。”

 “众卿可有高见?

 左相立即道:“启奏圣上!可否责成吴如舜先消灭凤蝗灾及安置灾民,再视其绩效,决定是否准其复职。”

 “准卿所奏!袁卿!

 “微臣在!

 “吴如舜目前在何处?

 “关洛客钱天字房。”

 “好!朕赐旨一则,袁卿代朕宣达。

 “遵旨。”

 “众卿若无事启奏,退朝!

 “万岁!万万岁!

 圣上一离去,左相立即低声向袁提督道:“让吴如舜知道本相今保荐他之心意,勉他戮力以赴!”

 “遵命。”

 “你快去御书房领旨吧!”

 “遵旨!”

 不到一个时辰,吴如舜已随一名军官进入提督府书房,袁提督立即低声道:“左相保你,你详阅圣旨吧!

 “谢谢提督!”

 他立即下跪摊开圣旨详阅。

 不久,他起身道:“谢谢提督!罪官立即进行此事。”

 “毋负圣意!祝你顺利!

 “谢谢提督,罪官告退!”

 说著,他立即行礼离去。

 他一返回客栈,便戴面具搭车南下。

 沿途之中,他不停的换车夜赶路,这天下午,他终于抵达凤凰城,他一下车。立即松口气。

 他人客栈漱洗更衣之后,立即单独上山。

 不久,他透见孔家庄广场众人练武情形,立即缓步前进。

 没多久,他瞧见吴红诸女陪小孩在墓园内散步,他乍见吴惠津,心中立即浮起一阵暧及欣喜。

 他摘下面具,立即行去。

 吴惠津乍见老爹,立即惊喜。

 南宫夫人乍见吴如舜,立即皱眉。

 吴惠津乍见她的神色,喜悦立散。

 她立即低声道:“我可否去见家父?”

 “好吧!盼他匆伤害大家。”

 她立即低头行去。

 “不久;她在墓园前上吴如舜,立即下跪道:“爹金安!”

 “快起!你还好吗?”

 “很好!孩儿已有二子及一女。次子姓吴。”

 “很好!他是厚道之人。”

 “爹今来此之意是…”

 你知道黑白两道二度火并之事吧?

 “知道!”

 “吾自悔前半世之罪,愿以后半世赎罪,此次透过袁提督代呈奏折恳求复职,俾为百姓及朝廷做些事。”

 “圣上准否?

 “圣上旨谕吾先赴凤灭蝗灾及安置灾民,视成效再议吾复职之事,吾来请大家协助,你代转吾意吧!”

 说著,他已递出圣旨。

 吴惠津阅过之后,道:“爹稍侯吧!”

 “无妨!

 吴惠津搭旨会见南宫夫人及诸女,立即详述经过及递出圣旨,南宫夫人立即仔细瞧了。

 不久,她低声道:“雅儿!你去请阿钜及云儿入庄一叙。”

 南宫长雅立即快步离去。

 南宫夫人携旨入孔家庄,便低声告诉怒剑、长耳公及海天三道。

 他们刚瞧过圣旨,孔钜已和吴云抵达。

 南宫夫人再述一遍,便递出圣旨。

 吴云二人阅过之后,无沙子立即道:“贫道见过不少的凤灾民,蝗灾情况的确十分的严重。”

 吴云道:“阿钜!你意下如何?

 “先救灾民吧!”

 “吴如舜之动机呢?”

 暂别理此事,任凭他一人,也搞不了怪啦!

 “好!咱们研究吧!”

 “我去请他进来吧!”

 “也好!”孔钜掠到吴如舜面前,立即下跪道:“参见岳父大人!”

 “免礼!请起!

 “请入厅共商灭蝗救灾事宜!”

 “谢谢!请!

 二人一走,远处的吴惠津不由喜极而泣。

 孔钜二人一入厅,吴如舜使向众人行礼告罪。

 怒剑正道:“吾等可以不计前嫌你今后若有不轨,否必会了结你,届时,津儿也不敢怨吾。”

 “晚辈誓死赎前罪!

 “好吧!你有何主意!”

 “先搭屋济物安置灾民,另雇灾民返乡协助灭蝗,灭蝗工作则由焚田先灭幼虫,再借重贵庄人员灭大蝗。

 “各位认为可行否?

 长耳公道:“灭蝗宜先洒药,吾有一药方,可派六百人治途配妥运去,除蝗之后,再焚化,必可一劳永逸。

 “至于安置及雇用灾民之事颇为可行,可另派一千人分工办理,此事得由你率大家出面处理。”

 “遵命!在下有二千万两资金,请全权处理!”

 说著,他已取出一个锦盒。

 长耳公出一叠银票,便退回锦盒道:“明早启程吧!

 “谢谢!”

 “请庄主召集大家吧!”

 说著,他已先行出厅。

 不久,众人一集合,孔钜便陪众人出厅道:“各位!明起,咱们要赴凤协助灭蝗及安置灾民。

 “家岳此次奉旨执行此事,请大家鼎力支持,现在请常老和大家研究分工事宜,咱们明启程!

 “是!”孔钜便和吴云陪吴如舜返墓园会见众人。

 不久,吴如舜人房瞧着吴惠津一胎生下的二子及一女,他那欣喜之神情,使众人暗暗放心。

 没多久,孔钜诸人便陪吴如舜用膳。

 膳后,吴如舜邀孔钜外出,他立即取出一个锦盒道:“我由凤凰教各地取得不少的财物,你收下吧!

 “爹留供安置灾民吧!

 “我另有安排!收下吧!

 “爹复官之后,好好治理百姓及济助贫民吧!”

 “也好!贤婿今后有何计划?

 “做些类似明进行之善事。”

 “贤婿不收回莫干神剑啦!”

 “算啦!它是不祥之物。”

 “贤婿之智慧及器度令我愧然!

 “别如此说,你来更可嘉惠万民哩!

 “但愿我有此机会!”

 二人又聊了一阵子,吴如舜方始入客房歇息。

 吴云和孔钜会见怒剑、长耳公及海天三道,立即道:“我和阿钜明早先赴杭州洽构两湖一带之粮食,各位不必再购此物。”

 长耳公含笑道:“如此一来,大家可以全力配药灭蝗啦!”

 无沙子道:“贫道三人不愿杀生,就在此留守吧!”

 吴云含笑道:“太好啦,其余的人可以总动员啦!

 长耳公点头道:“不错!只需兵分十路,必可迅速灭蝗。”

 吴云递出银票道:“此次外出,大约要逗留数个月,烦常老代为保管及支用这些银票,供大家过得比较舒适些。”

 “夫人设想周到矣!”

 “谢谢,此外,若有必要,焚毁破旧之建筑物,我会雇工重建!

 “好点子!这是一劳永逸之措施哩!

 “的确!不过,我担心灭蝗药被火一烧会冒毒烟哩!

 “夫人安心!决不会有此事,而且也不会危及土质。”

 “太好啦!我原本担心毒烟会飘到邻县去伤人哩!”

 “不会!此药乃是古方,老大使用多年矣!
<龙在天>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