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十四章 春风频吹玉门关
四月底,孔钜及吴云瞧过黄河两岸贫民之后,他们同情之下;立即直接去见知府白必善表明购田供农民耕种之事。

 白知府当然起身一揖表示敬意。

 他们商量不久,白知府立即行文各衙公告此事。

 不出三天,六千余名地主携地状及让渡书赶来,白知府立即召集他们及介绍孔钜夫妇和他们见面。

 孔钜宏声道:“我有心协助五、六十万贫民自给自足,其方式便是购买各位闲置的田地,请各位出价吧!

 白知府立即道:“且慢!本官知道各位担心水患而闲置这些土地,如今有孔庄主做有意义之事,不许各位抬价。”

 “遵命!

 “你们自行将价格写妥,本官认可之后,再行易。”

 “遵命!”

 如此一来,孔钜又买到“起廉”田地啦!

 他们只花八百余万两银子,便买下难以估算的土地,地主们离去之后,白知府立即设宴款待他们。

 膳后,白知府道:“本官已按庄主的意思召集妥工人及建材,五、六十万贫民亦已经抵达各工地,明便可动工。”

 “谢谢大人!”

 “客气矣!本官明陪庄主赴现场吧!”

 “谢谢大人!”

 “庄主这份空前善举,本官必会奏呈圣上褒扬!”

 “别惊动圣上!

 “理该如此!庄主歇息吧!

 下人立即带孔钜二人入客房。

 孔钜搂著吴云喜道:“姐姐!咱们成功啦!”

 “不错!阿钜!咱们尚未在官衙内快活吧!”

 “哇!好点子!

 “来呀!”

 二人立即搂吻著。

 衣衫立即纷飞著。

 不久,二人一点燃战火,使畅玩著。

 人的响曲回一个半时辰方始结束,白知府夫妇听得暗暗咋舌,不由暗叹自己“不够力”啦!

 翌上午,白知府和孔钜夫妇合搭一部车,便驰往现场。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一下车,便受到热烈的,白知府介绍过孔钜二人,贫民及工人们便声雷动。

 他们逗留一阵子,便赶往他处。

 接下去的七天,他们沿著黄河两岸瞧着各地人群在赶工搭屋及除去田地之杂草,他们不由大喜。

 他们—一勉励各地贫民,方始返衙。

 时光飞逝,一晃便又过了一个半月。

 孔钜及吴云每天来回于各地工地。

 如今,不但新屋建成,田地已经播种。

 贫民们不但有屋可住,更有全新的家具及衣衫,每户更领到二十两银子,乐得他们连睡中也在喊“叩谢孔庄主”哩!

 这天上午,他们一入衙,便见白知府含笑道:“圣上已经赐匾褒扬,金匾如今该已悬在贵庄,可喜可贺!

 “谢谢大人!”

 “此外,圣上已准这些田地之收成作物免赋税三年,亦即,贫民在未来三年之作物不必扣税金,他们必可改善生活。

 “大好啦!圣上真是仁心爱民呀!

 “当然!听说庄主另在武汉三城购地,且在武汉买下近二千间店面,是吗?”

 “是的!此举是为了安定民心!”

 “新任西湖巡抚吴大人已向圣上奏明此事,圣上特准庄主的这些田地及店面永远免赋!”

 “谢谢!那位吴大人大名是…”

 “如舜!他已复官,听说庄主出力不少?

 “是的!他是家岳!”

 “啊!失敬!失敬!

 “不敢当!这些贫民偏劳大人照顾,今后若需要勤劳,请通知。”

 “是!是!

 “这些地状资料可否托大人经营?

 “本官因意效劳!”

 “谢谢!我们该告辞啦!

 “恭送!”

 “请留步!

 不久白知府恭送他们出衙。

 他们方始欣然搭车离去。

 沿途之中,他们随兴的在车上及客栈行乐,两人更恩爱啦!

 这天上午,他们一入武汉城,便赴巡抚府。

 吴如舜一听他们来访,立即快步出

 “爹金安!”

 “哈哈!贤婚嘉惠六十万黄河贫民很好!请!”

 “请!”

 不久,三人已入书房,立听吴如舜低声道:“圣上除恩准我复官之外。尚勉我重建水军,今后,恕我无暇赴凤凰山。”

 “我会陪津妹及孩子来看你。”

 “很好!眼前有一条财路,那就是通过大船运此地之粮食至苏杭销售,再将苏杭特产运返两湖销售。

 “吾原本和杭州徐员外等一百五十人合作此事,如今,他们已无信心,贤婿不妨物人选在两地经营。”

 “这…我已自足呀!

 “此举有一倍的利润,而且可以使两区之百姓享福,你若不愿赚太多,可以降价。于万别失去此机会。”

 “这…”吴云道:“好!不过,我们欠人手,可否透过官方协助?

 “不妥!大内最忌官商合作,你们不妨将城内之二千余人派出一百人至杭州雇人办理此事,千万别失去机会。”

 “好!

 “吾和船家甚,他们会全力支持此事。

 是!

 “此外,大内已同意整建两湖各种文物及交通,此举可在半年内完成,再不出一年,武汉三城必可再现荣景。

 “吾已经以你的名义买下田地、店面及房舍,目前已经由两湖的二十一万户贫民在耕种、经营及居住,地状皆在此。”

 说著,他已由柜内捧出四大包。

 孔钜道:“爹太厚爱我啦!

 “这些钱财取自凤凰教,该作正途。”

 “谢谢爹!

 “大内已视你为传奇人物,吾有心结合你的财力逐步透过全国各衙为你购田地安置贫民,你同意吧?”

 “同意!”

 吴云道:“这二十千万两银票,请收下吧!

 “好!吾近内便进行此事,你们安心吧!”

 “是!”“此外,我再透一件事,大内左相祝百福系凤凰教之人,不过地已无心为凤凰教做事,我正设法挖出他的财物。”

 “凤凰教可真行哩!”

 “不错!当年凤凰教之重要干部皆一时之优秀,其后人必然不凡,所幸如今已灭,否则,天下必。”

 “爹何必再挖出左相之钱呢!

 “这些年来各地所劫之财物有一半由他保管,他又贪心的污朝银,此人若不除迟早会危及大内。”

 “他用那么多钱,往那儿藏呀?

 “他皆以化名分存各家银庄,我正在查。

 “爹在此地,如何查呢?

 “龚冲在查!

 “鬼剑吗?”

 “是的!她早已找上我,我已经将她安排入大内。”

 “危险吗?”

 “不会!她足以应变!

 “她会不会危害大内?

 “不会!有子万事足,她会回你的身边。”

 “是!

 “左相之财物估计逾一百千万两银子,我若挖出它们,必会和你配合济助全天下的贫民,俾他们早自立自足。”

 “爹真伟大!

 “唉!我的前半生沾血腥,该稍作弥补。”

 “我会支持爹!

 “谢谢!改再叙吧!

 孔钜二人立即携走四个大包袱。

 不久,马车一停在酒楼门前,一名小二立即来道:“恭大爷!

 孔钜含笑一下车,小二忙改口道:“参见主人!”

 “免礼!辛苦哦!

 “应该的!请!

 立见银庄掌柜过奔边道:“主人金安!”

 “你好!待会再叙吧!

 “是!”孔钜二人一人酒楼,小二们便纷纷行礼,孔钜含笑还礼之后,边走边含笑询问他们的近况。

 小二们亦—一回答著。

 不久,掌柜和管理人徐三快步来行礼,孔钜亦含笑还礼。

 孔钜一入厅,便见一名酒客前来下跪道:“谢谢庄主!

 “哇!请起!

 “在下董忠来自黄河左岸沟仔集,蒙庄主浩思安置家父母及宗亲们七百余人,特来叩谢!

 说著,他立即叩头。

 孔钜上前扶起他道:“看你的人品,似在经商?

 “是的!在下和六百余名同乡以马车运货销售于各地。

 吴云道:“阿钜!谈谈杭州之事!

 “对了!先坐下来吧!

 “是!请!

 众人一入座,孔钜立即道:“两湖之粮食至少有七成出自我的田地我有意将它们售往杭州,再运杭州特产返回两湖销售。

 “当今西湖巡抚吴大人乃是家岳,他同意我由水道运货,你们可愿代我在两区销售这些物品?”

 “可是,据小的所知,此宗生意一直由杭州富户所经营。”

 “他们已经退出,家岳为了嘉惠两区的百姓,特地吩咐我执行此事,可是,我一时欠缺人手,请各位协助。”

 “此乃小的鸿福!

 “谢啦!你们目前每月赚多少?

 “每人约四十两左右。

 “好!我每月各以一百两银子雇用他们你来负责,我月支你五百两银子。

 “不!太多啦!

 “无妨!你就和徐掌柜连络及结帐吧!

 是!不知自何时开始?”

 “船只皆已备妥,你把人一找齐,立即可以开始。

 “好!三内必可会齐。”

 “好!所有的费用皆由徐掌柜负责。”

 “是!小的告退!

 “很好!好好干吧!

 董忠立即行礼退去。

 孔钜笑道:“我正愁找不到人,正好遇上他,太好啦!”

 吴云含笑道:“鸿福齐天呀!”

 “或许吧!”

 “先入内一叙吧!

 三人便向后行去。

 不久吴云二人向徐三代著相关事宜及交给他一千万两银票。

 他们又返前厅用过膳,方始步入银庄。

 立见掌柜率众出

 孔钜含笑—一和众人招呼,方始入内厅。

 掌柜立即道:“这段期间,共计贷出五百六十五万两银子,其余十二家银庄亦贷出数百万两银子。

 “那些人借钱呢?

 “嘉陵江之采金商人,他们皆有土地作保。”

 “采金?行得通吗?”

 “他们是采金世家,颇有把握哩!有这批人借贷,每家银庄每月皆有丰厚的利钱收入,请主人放心!

 “很好!可有人存钱?”

 “没有!城民仍未恢复信心!

 “随他们吧!”

 吴云递出一叠银票道:“收下这二千万两银票吧!

 “是!”三人又聊了不久,孔钜二人便先后赴十二家银庄了解生意及各交给他们二千万两银票,供他们放胆行事。

 黄昏时分他们便入另外一家酒楼用膳。

 膳后二人便和管理人及掌柜聊著。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返房歇息。

 翌起,他们逐一走过每家店面及为下人打气,经过接连三天的视察之后,他们发现生意已经稍有起

 这些店面的生意已经稍有赚头啦!

 那些管理人不但接来家属。而目也能完全掌握生意,孔钜二人欣慰之下频频为他们打气及指示著。

 这天中午,吴如舜率水军及巡抚府内之二百名重要官员在酒楼和孔钜、吴云会餐,此事迅即传遍全城。

 城民这才明白孔钜是吴大人的贤婿哩!

 这一餐,孔钜特别安托徐三等七百余人在旁作陪,同时,他也将他们介绍给官员们,方便后经商。

 这一餐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方始欣然散席。

 孔钜及吴云又吩咐徐三及另外八人一阵子,方始返房歇息。

 翌上午,孔钜二人直接出城不久,孔钜便抱她飞掠于山中。

 晌午时分,他便已经抵达庄前,立见群童喊爹及大娘来,孔钜及吴云立即欣然—一抱过群童。

 不久,诸女已含笑联袂来,吴云陪著孔钜和她们招呼之际,她乍见吴惠津的脸,她不由为之一怔。

 没多么,她趁著和孔钜入房沐浴更衣之际.她立即低声道:“阿钜,你今晚带津妹入地搞定她。”

 “怎么啦!”

 “她‘火’大啦!”

 “就是那一方面呀!

 “不错!别忘了此事!

 说著,她立即返房沐浴。

 没多久,孔钜二人已陪家人欣然用膳啦!

 膳后,他们边尝水果边叙述济助黄河居民之经过。

 诸女不由又喜又敬佩著。

 不久孔钜又率小们赴黄家拜访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也赴陈员外家拜访,这是孔钜诸人首次来访,陈员外夫妇不由大为欣喜。

 由于陈员外济助黄河居民一百万两银子,所以,孔钜特别报告他助黄河居民搭屋耕种之事。

 陈员外呵呵笑道:“你此种大善心蒙圣土赐金匾褒扬,此乃本城开城以来之首宗,城民皆额手称庆哩!

 “亲家也该算上一份矣!

 “九牛一矣!听说你又安置二千余万两济贫民啦!

 “正是!这是协助贫民自立自足之根本大策,家岳目前复官,我今后会透过他逐步的协助全国的贫民。”

 “佩服!你如何支应这些财力呢!

 “目前尚不成问题,万一后有所需要,我会出售武汉之店面及武汉三城之良田,因此,财源不成问题!

 “佩服!

 “客气矣!我原本只是一位守墓人,如今已拥有贤良子,我已不再贪恋财物我会全力济贫。”

 “佩服!吾可否再略尽心力?

 “谢谢!本城对外道路宜拓宽整平,此事偏劳亲家吧!”

 “哈哈!行!明即可动工!

 “我代表城民们向亲家致谢。”

 “客气矣!

 他们又叙良久方始在落时分返回庄中。

 众人立即欣然沐浴著。

 浴后。他们便享用团圆餐。

 膳后孔钜问道:“婉君,爷爷及常老尚未返回呀?”

 章婉君答道:“他们入京啦!”

 “他们怎会入京见?

 “爷爷只在函中提及他们回味京都盛景。”

 孔钜忖道:“他们会不会去协助她呢?”

 他立即含笑道:“他们有兴致哩!其实,我打算过些时,带你们及孩子们到各地去玩,好不好?

 群童立即先叫好。

 诸女亦含笑点头。

 吴云瞧过诸女道:“目前,妹子们皆无害喜的现象,咱们何不带侍女们出游,她们也可以沿途照顾孩子哩!

 孔钜点头道:“好呀!大家意下如何?”

 诸女立即欣然点头。

 群童立即鼓掌叫好。

 孔钜含笑道:“咱们先准备马车及行李,改再出发吧!”

 “好呀!”

 众人立即将话题转向出游之事,吴惠津及吴云、吴氏和南宫夫人立即提出点子,因为,她们以往较常出游哩!

 良久之后,诸女方始携群童返房歇息。

 孔钜又陪吴氏及南宫夫人聊了一阵子,方始赴吴惠津之房,只见她的房中另有三张,每张上皆有侍女陪婴歇息。

 “津妹!出去走走吧!

 她立即欣然跟出。

 不久,孔钜陪她步到墓园屋前道:“你知道爹复官了吧?”

 “知道!他透过县令送来函,而且,上次送匾前来之钦差大人亦提及此事,真该谢谢你和云姐之协助。”

 “应该的!爹已替我辟妥财源及购田地安置贫民哩!

 他立即扼要叙述著。

 “爹真的有心赎罪啦!

 “对!姐姐和我决心好好配合他安置全天下的贫民。”

 “这是一份史无前例的大善举,即使大内也办不到哩!

 “的确耗财哩!

 “够吗?”

 “够!我已先交给爹二千万两银子哩!

 “爹会充分运用他的职权配合你!

 “谢谢!你初来之时,我对你之失礼,恕谅!

 “别如此!换了我,根本不会让人入门!

 他轻搂她道:“谢谢!

 “钜哥!谢谢你带给我及爹重生的机会!

 “别如此说,咱们入地吧!

 “嗯!

 二人一入房,便由榻下进入地

 不久,他搂她靠坐在前壁前道:“我冷落了你啦!

 “你忙著行善呀!”

 “谢谢你的体谅及照顾孩子。”

 “应该的!

 “我答应过爹,我要带你及孩子们去看他,咱们此次出游,就多在武汉留几天,让你陪陪爹!

 “谢谢!

 “陪陪我好吗?”

 <龙在天>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