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十五章 善有善报金如山
阳光普照,长耳公的三十名手下跨骑护送三十部马车浩浩的离开凤凰城,车上之人除了孔钜一家人外,尚有陈员外及黄员外夫妇。

 他们已经多年未曾出游,如今为了要去看黄河贫民耕种及安居,他们也凑热闹的出游啦!

 沿途之中,他们边欣赏名胜古迹边尝各地之土产,他们虽然前进甚缓,他们皆玩得身心愉快。

 中秋时分,他们在江边吃月饼及尝水果同时欣赏城内之各种庆祝活动,尤其群童皆乐得猛拍手。

 孔钜之大名使他们所到之处皆造成轰动,不少人为了瞧孔钜而被踩失靴或推倒,他们却毫无怨言。

 因为,孔钜之俊及随和,加上美若天仙的娇们和俊秀群童,使他们大开眼界及啧啧叫奇称赞哩!

 八月底,上午,他们终于进入武汉城,立见徐三诸入一起在城门口接他们,众人立即欣然招呼著。

 他们一入城,便见人群增加不少,不久,他们瞧见自己店中的生意皆不错,他们便愉快的步入酒楼。

 他们先安置妥行李,方始沐裕更衣。

 当他们重入酒楼,便见吴如舜含笑端坐,孔钜立即率众上前招呼行礼,吴如舜便笑哈哈的连连叫好。

 不久,他—一抱著吴惠津所生之二子及一女,状甚愉快。

 美酒及佳肴一上桌众人便欣然取用。

 没多久,人群疾拥到大门前,立即阻住街道,几名军士入内行礼道:“禀大人!庄主!

 城郊众人求见庄主!”

 吴如舜含笑道:“他们便是受惠之贫民。

 孔钜立即欣然外出。

 城民立即推挤的下跪叩谢。

 孔钜忙道:“免礼!我心领啦!”

 “谢谢庄主大恩大德!”

 “别客气!日子好多了吧?”

 “是的!作物已收成,谢谢庄主!

 “很好!好好利用前三年改善生活吧!

 “谢谢庄主助我们安居、耕种,又派人代售作物,小的们决心呈五成收入给庄主,请庄主笑纳!

 “不妥!我必须一视同仁,前三年,一切收入皆归你们,第四年起,按规矩拆分,你们别再坚持吧!

 “是!谢谢庄主!”

 “你们得补补身子,留个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对不对?

 “对!谢谢庄主!

 “此外,多让孩子识字,如何?

 “迄今!吴大人为小的们设了二十家学塾,孩子们天天识字”

 “很好!这些人后若有人为官,才会照顾百姓!”

 立即有人哭道:“庄主太仁慈啦!”

 不少人不由为之掉泪。

 “别如此!大家用膳否?

 “小的已经用膳,谢谢庄主!

 他们抱拳一揖,方始离去。

 孔钜松口气,立即入厅。

 吴如舜含笑道:“他们今秋收成不错,作物已存入谷仓,每户至少存了二百两银子,明年必会更好!”“全仗爹多照顾他们。”

 “客气矣!吾已透过江西府衙安置四十余万贫民耕种,你那二千万两银子已经用完,吾另在银庄取走四百余万两。”

 “谢谢爹!姐姐!”

 吴云立即送出一个锦盒道:“这二十千万两银子偏劳亲家。”

 “哈哈!很好!吾可以大展鸿图啦!目前,各府衙皆已经安排妥安置贫民之事,就只待这笔财物啦!”

 吴云立即又送出一个锦盒道“这九千万两银子一并偏劳亲家。”

 “好!有这二批银票,足矣!

 黄员外捧杯道:“亲家爱民,敬您!

 “哈哈!咱们首次聚吧,敬你!”

 二人立即欣然干杯。

 不久,陈员外也来凑热闹,三人便欣然畅饮著。

 一个多时辰之后,吴如舜邀孔钜人房低声道:“左相之八名心腹已经被章老及常老掌握,近便可行动!

 “龚冲仍在大内吗?”

 “是的!她已经控制左相的心腹,她可能会杀掉左相这批人。”

 “会不会惊动大内?

 “她会让他们无疾而终。”

 “很好!恶人该遭恶报。”

 “圣上已近七旬,听说他明年初便会退让,太子对你颇具好感,你若有意入仕,我可以代为推荐!

 “不!我不喜欢!

 “也好!

 “如何移转左相那批财物呢?

 “他皆以化名存钱,目前已掌握住印章及存单,此事必可顺利解决。”

 “如何运用它们呢?”

 “边陲地区仍有上百万的贫民,可以运用一部分的财物,其余的部分则留在你那儿.别再存人官方银庄。”

 “好!”“龚冲会处理此事,你安心吧!”

 “好!。”

 “我在前些时配合武当山上的各派高手围剿二百余名黑道人物,剩下之小角色已经不足为患。”

 “太好啦!

 “各派有意各自返山,不过,却为了莫干神剑之归属而拖至如今。”

 “他们还不死心吗?”

 “正是!人之贪婪,真可!”

 “武当派有史册作依仗,各派岂能抢剑。”

 “各派基于死伤惨重,要求轮保管神剑。”

 “莫名其妙!无聊!

 “其实.你若收回它.他们才会死心!”

 “不妥!”我不让各派恨我!

 “你可以引导神剑飞回凤凰山呀!”

 “不妥!我不喜欢介入此事,让各派自作自受吧!”

 “也好!你们此次畅游天下吧?”

 “是的!爹怎会知道?”

 “各衙已呈报此事,你目前是大红人呀!

 “说笑矣!我只是想陪子们畅游。”

 “对!畅游可增加阅历及开拓心。”

 “是的!”

 “府中尚有事.我得走啦!”

 “爹!我今夜陪津妹及孩子们宿衙中吧!”

 “好呀!我铤喜欢那三个孩子哩!”晚膳后,我再陪他们去吧!”

 “好!”不久.二人一入前厅,吴如舜向众人致意,立即离去。

 孔钜便陪众人出游。

 不久,他们搭船游江,群童乐得张望不已!

 黄昏时分,他们方始返酒楼用膳。

 立见酒楼已经停止对外营业,那二千余人陪家属们在厅中恭,孔钜诸人立即欣然入座用膳。

 这一膳,宾主皆而散。

 立见十三位银庄掌柜捧帐册前来报到,孔钜和吴云仔细问过之后,孔钜立即含笑道:

 “你们会赚钱的。”

 “全仗主人仁善声誉,使城民争相存钱,借贷之人亦增。”

 “很好!从下月初一起,每人加薪一倍。”

 “谢谢主人!

 “吴大人若需用钱,全力配合。”

 “是!”他们又叙了一阵子,方始离去。

 孔钜向诸女道:“每家银庄每月平均嫌十五万两银子哩!

 黄员外及陈员外不由咋舌。

 孔钜又道:“我托七百余名黄河人经销两湖粮食及杭州特产,每月皆赚六百余万两银子,我该多赏他们。”

 陈员外啊道:“天呀!阿钜,你每月可入帐将近八百万两银子哩!

 “不错!若再加上一千八百余家店面之收人,更可观!”

 “天呀!我原本担心你会因为一直安置贫民而缺钱,想不到你居然如此神通广大,天下之首富非你莫属啦!

 “谢谢!我只要有钱,天下的贫民迟早会有钱。”

 “果真是善有善报。”

 倏见徐三带二十名陌生中年人进来道:“在下求见!”

 “徐三!快人座吧!”

 “是!禀应主!他们乃是蒙您浩恩之黄河乡亲代表,他们因为作物滞销,恳请庄主大力协助。”

 “哇!白大人无法解决吗?”

 立见一名中年人上前行礼道:“在下黄源敬禀在主,由于田地肥沃,今秋户户大丰收,白大人无法全部收购矣。”

 徐三道:“禀任主!黄河两岸之作物颇合北方居民之口味,黄大叔他们也愿意运往该处销售,却不知该怎么办哩!”

 “你稍候!姐姐该怎么办?”

 吴云道:“黄源!你们有多少人力?

 “在下至少可以动员十万人。

 “好!我支持你们自由黄河两岸至京城的各县城购买店面、仓库及各种工具,你们能在各县城销售作物否?

 “能!”

 “约需多少银子?”

 “在下不懂哩!”

 “这样吧!我先交给你们二千万两银票,你们一边派人回去买下所有的作物,一边派人置作物吧!

 说著她取出锦盒,立即取出两大叠银票。

 黄源立即似扛山般抖著双手接下银票。

 孔钜道:“徐三!你调一些人协助大家吧!”

 “是!”“各位尚有问题否?

 黄源道:“小的不知何时可以归还这二千万两银子哩!”

 “别急!一批批的还,你就交给徐三吧!”

 “是!

 徐三道:“禀庄主!可否把北方特产运销往南方?

 “人力够吗?

 “小的可以找乡亲协助。

 “好!

 吴云立即又取出一叠银票道:“这五千万两交给你吧!

 “天呀!夫人太信任小的啦!”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们放手经营吧!

 “是!

 黄员外道:“吾有一个促销之法,那就是以货易货,你们把黄河作物向北方商人换回特产销向南方,必有差价可图。”

 众人不由叫好!

 孔钜道:“徐三!通知大家,自下月起,每人月薪加一倍。”

 “谢谢庄主!

 “好好的干!别让外人瞧不起“黄河郎’!”

 徐三诸人立即激动的应是。

 不久,他们联袂行礼而去。

 陈员外叹道:“你们之魔力真令人叹为观止。”

 孔钜含笑道:“我相信人本善,我不负人,人必不负我。”

 “佩服!”

 黄员外道:“黄河人一向坚毅耐劳,阿钜,你用对人了,我敢预估黄河人至少会二十万人销售南北货,你必是最大受惠者。”

 “只要他们舒适,我便满意啦!”

 “咱们中原地大物博,却受限于天气、地形及交通而使南北货无法畅其,致造成一小部分的暴富。

 “今后,你透过黄河人大通南北货交流,南北方的百姓不仅有口福,而且可以吃到便宜物品,这份功德真是无限。”

 “不敢当!

 吴云含笑道:“各地贫民所耕种之作物因而可以顺利销售哩!”

 “对!对!

 “此外,南北货皆以武汉三城为中枢站,此举必可带动此三处的繁荣,咱们的田地及店面,便可以迅速增殖!

 黄员外叹道:“云儿!你的眼光令人佩服!

 “不敢当!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孔钜便带吴惠津及三位侍女抱婴搭车离去。

 不久,他们已住进吴如舜的官衙中。

 孔钜立即叙述徐三诸人来访的经过。

 吴如舜点头道:“好点子!吾会函请各衙协助黄河人,因为,此举颇益各地贫民耕种作物之销售哩!

 “是的!

 “吾立即吩咐师爷行文各衙!”

 说著,他立即离去。

 吴惠津立即吩咐侍文哄孩子人眠。

 传女一离去,吴惠津立即道:“钜哥!你真令人佩服。”

 “有钱便有胆即使赔光,也无所谓!

 但愿天公作美,风调雨顺,五谷丰收。

 对!只要天公作美,大家便可富裕度。”

 “钜哥!我真想去黄河瞧瞧他们哩!

 “不急!咱们一路玩上去吧!

 “钜哥!待会陪陪我,好吗?

 他立即搂她道:“会不会吵了爹呢?

 “我正是要爹放心!因为,他一直担心没有男人能足我!”

 孔钜关妥门,立即搂吻著吴惠津。

 不久,二人已经展开搏战吧!

 他的猛冲带给她舒畅。

 她的收放使他大乐。

 二人便彼此奉献著。

 足足过了二个时辰,两人方足的收兵。

 吴如舜暗暗墟口气,立即走到壁前。

 壁上悬著其曾玉梅之画像,他轻抚画像出道:“玉梅!津儿已有美满的归宿,你含笑九泉吧!”

 他立即爱意的痴立著。

 此时的大内宫,侍卫仍然刻板的来回巡视著,两道人影似闪电般由外掠入之后,立即迅速的穿掠著。

 就在传卫们疏忽及眼花之中,他们已近左相府后,立见一名侍女迅速的开启后门,那二人一闪入,后门立即关上。

 只见右侧之人低声道:“彼八人已处死,尸体已化尽。”

 侍女略一点头,立即低声道:“我已取得印章及存单;府内共有一百二十三人,他们皆已服下药,放心制死他们吧!

 “好!

 三人立即分途行进。

 不久,他们出入一间间的房中,昏睡之人便迅速被制上死

 不到盏茶时间,持女一挥手,那二人便各携走一个小包袱。

 侍女迅速的换上侍卫制服,立即飞掠于各角落,只见她迅速的引燃事先摆妥的衣物及干柴,立即掠向后方。

 火势冲天而起,立即惊动大内。

 呐喊声及锣声立即响著。

 侍女大方的沿途呐喊及指向左相府,她便在众人惊慌奔行之中,混水摸鱼的离开大内了。

 她一出来,立见那二人送来衣衫。

 她闪到暗处,便迅速扮成中年书生。

 不久,她包妥侍卫制服,使和那二人离去。

 不久,他们已消失于林中。

 天一亮,他们扮成中年人,分速前往八家银庄领走左相辛苦揩油大半生所累积下来的全部银子。

 他们吩咐店家开出一张张的一百万两黄金银票,以免占空间。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一会合,立即打扮成青年。

 他们买妥干粮,立即沿山路掠去。

 他们如此大费周章,意在避免遭人循线查到,黄昏时分,他们已经在洛酒楼的上房中取用酒菜。

 “谢谢常老及章爷爷的协助。”

 “客气矣!恭喜啦!”

 “谢谢!我的心愿已了矣!

 此三人正是鬼剑、怒剑及长耳公,他们经过详细的计划及监视,终于造成昨夜的圆行动,如今,他们庆贺著。

 大内侍卫及九门提督辖下的军士及差爷们却分别在大内各宫殿大肆搜索凶手,以免今夜再出事故哩!

 整个大内人心惶惶啦!

 圣上更是紧张的匆匆退朝躲回宫中啦!

 这是一件无头公案,侍卫统领及九门提督奉旨限期破案,他们在内宫搜了一天之后,便赴宫外搜索。

 由于大内严密封锁左相府府毁人亡之消息,城民根本不知内情,人人自动安分守己的各干本行及减少外出啦!

 那八家银庄在不知情之下,当然未对官方或外人道出今早被领走巨银之事。

 鬼剑三人便顺利的完成此事。

 他们大大方方的搭车南下,不出十天,他们便发现不少地方有大批工人在赶工,他们好奇的上前一问,便获悉孔钜在助贫民自立自足。

 他们一近马车,怒剑立即低声道:“吾有此孙婿,不虚此生矣!

 长耳公含笑道:“不错!小弟有幸追随庄主,亦不虚此生矣!

 单独坐于一车的鬼剑立即含笑回想和孔钜在一起之时刻,她越想越思念老公,不久,她催车夫赶路啦!

 沿途之中,他们频频换车及探听孔钜之消息,这天中午,他们终于在潼关四方酒楼看见孔钜诸人。

 鬼剑激动的立即下车。

 她赏过车夫,便气定神。

 二老一下车工人使联袂入内。

 此时的孔钜正在陪家人享用潼关特产,他乍见三人,他怔了一下,立即低声道:“姐姐,他们好似爷爷他们哩!”

 吴云乍见之下,立即含笑点头。

 倏见章婉君之次于指著正在行来的怒剑,牙牙叫著。

 章婉君立即道:“爷爷!

 怒剑呵呵一笑地上前一抱起孩童,立即摘下面具道:“好小子!你居然认得曾爷爷呀!

 太好啦!呵呵!”

 孔钜上前握著鬼剑的右手低声道:“好妹子!辛苦啦!”

 “还好!我先入房更衣!

 “好!后院全是咱们的!

 鬼创立即欣然离去。

 长耳公摘下面具便笑呵呵的向众人招呼著。

 黄员外斟酒道:“亲家公!常老!润润喉吧!

 二老呵呵一笑,立即干杯。

 孔钜便率诸敬二老。

 二老立即欣然干杯。

 怒剑呵呵笑道:“老弟!无三不成礼,咱俩回敬大家吧!”

 “呵呵!行!

 众人立即欣然干杯。

 孔钜立即为二老挟鱼道:“尝尝鲜鱼吧!

 二老立即欣然用膳。

 良久之后,鬼剑一身女装,仪态大方的前来,吴云及吴惠津立即她坐于孔车的左侧及备妥餐具。

 她立即举杯道:“故大家!”

 众人立即欣然干杯。

 由于不少酒客皆在注意他们,他们便寒暄的用膳。

 膳后,鬼剑邀孔钜及吴云人房。她立即取出一包银票道:“大事已毕,这些银票就交给你们统筹运用吧!

 吴云低声道:“超过一百千万吧?

 “多出四千余万,那家伙真狠”

 “你让他无疾而终啦!”

 “不!先昏、制死,再全部烧死。”

 “不会惊动大内吗?

 “那是他们的事,他们找不到线索啦!

 “就怕这些银票留下线索!”

 “放心!可透过武汉银庄处理呀!”

 “高明!你是如何完成的?

 “我先透过吴如舜混入左相府任侍女我每夜暗查之下,一有进展,我便赴武汉透过吴如舜找来二老。

 “二老替我在外监视之后,终于查出那八名心腹及相关资料,所以,我们才顺利的完成这一行动。”

 “辛苦啦!”

 “能够顺利了结此事,再苦也值得。”

 “凤凰教全部肃清啦!

 “不!还剩下吴如舜!”

 “他已有心赎罪!

 她立即叙述吴如舜透过官方力量结合孔钜财力已经在各地进行安置贫民之工作,而目已经有不少的成果。

 鬼剑点头道,”不错!沿途各地皆有贫民及工人在赶工建屋及辟田,他若有心赎罪我会放过他。”

 “他即使有心作恶,也成不了气候。”

 “嗯!我放心啦!你们怎会来此?”

 “阿钜陪大家出来玩,顺便北上会合你。”

 “对!天下已太平该出去走走!”

 “池儿及秋儿已能走路,你明起多陪陪他们吧!

 “好!谢谢你们照顾他们。”

 “客气矣!阿钜!陪陪妹子吧!”

 说著,她立即含笑离去。

 孔钜立即搂住鬼剑道:“好妹子!辛苦你啦!”

 她紧搂著他道:“我一听见你安置贫民,我便夜赶来.我爱你!”

 “我也爱你!

 四片儿立即粘住啦!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呼呼的宽衣。

 不久,二人已在榻上兴风作啦!

 饥渴的她立即放的发著。

 他立即努力冲刺,俾及早足她。

 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她方始汗下如雨的哆嗦著,他边冲边道:“好妹子!多为我生些孩子好吗?

 “好!好!好!

 她立即呻的承

 他又冲刺良久,方始注入甘泉。

 “晤!好!钜哥…”

 “好妹子!”

 两人立即温存著。

 ***翌上午,他们沿著黄河边前进,他们所到之处,不但官员接,百姓们更是夹道,贫民们更是下跪叩谢著。

 他们足足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方始游遍黄河两岸,这天黄昏,他们一返回酒楼,黄员外不由叹道:“吾不虚此生矣!

 陈员外道:“的确!人果真本善呀!

 孔钜点头道:“对!望着田里的作物及他们的脸色,真令人欣慰。”

 吴云道:“的确!当时的蜡黄病瘦神色已经消失,野草杂生的土地已多了新屋及作物,真令人欣慰也。”

 长耳公问道:“如此多作物,卖给谁呀?”

 孔钜含笑道:“先和北方的商人换货品,再售向南方,如今,已有十八余万名黄河人在各地担任此项工作。”

 “庄主英明也!

 “不敢当!此乃大家通力合作之故。

 “黄河人发啦!”

 “我也希望他们好好把握这三年发财。”

 “一定的!庄主真是万家生佛呀!

 “不敢当!

 他们刚聊不久,便听一阵步声行近,立见吴虹入内道:“黄源带不少人前来。

 孔钜立即含笑出。

 只见黄源和一百余人当场下跪道:“参见庄主!

 “别如此多礼!请起!

 “是!

 他们一起来,黄源立即道:“北方渐寒,小的由北方带来一些御寒衣靴敬献庄主,尚祈庄主勿加拒绝!

 “好!谢啦!”

 众人立即搬箱入内。

 孔钜问道:“一切还顺利吧?”

 “出奇的顺利!官方及各地商人皆以公道价格易货,北方之货更是畅销于南方,大伙儿有干劲哩!

 “很好!作物不再滞销吧?

 “供不应求哩!还得向两湖调货哩!”

 “很好!各地贫民正在搭屋及播种,明年起,你们可有的忙,你们不妨多找一些人来帮忙,他们的薪水由你们做主吧!”

 “是!目前已有不少各地贫寒青年加入此一工作,庄主如今一吩咐,小的可以放心的雇用他们,谢谢庄主!

 “客气矣!原则上别赚暴利!

 “是!禀庄主!各种物品之价格至少比别人原先之售价低二成,这才是物品畅销的主要原因。”

 “很好!咱们薄利多销吧!

 “禀庄主!平均约有八成的利润。”

 “太多了吧?”

 “再降下去,原先之商人恐怕会抗议哩!”

 “这…”吴云道:“俟各地贫民作物上市之后,再降价一成吧!”

 “是!所赚之钱扣除开支,皆已送入汉十三家银庄中,请庄主放心。”

 “很好!过年前,你替我赏给每人二百两银子,你们主事者各赏二千两银子。

 “是!谢谢庄主!此份帐册,恭请钧阅。”

 说著,他已递出一本小册。

 孔钜匆匆一翻,立即道:“这是大家的心血,谢谢你们。”

 “不敢当!此乃庄主之善报,黄河人永志此恩。

 “客气矣!”

 “不打扰矣!小的告退!

 “天寒地冻!吩咐在外的弟兄们保重。”

 他们立即应是离去。

 诸女立即启箱取出皮祆、靴、帽、袜瞧着。

 黄员外却好奇的和陈员外翻阅帐册。

 不久,二人脸色一变,双手连抖。

 长耳公上前一瞧,不由也神色一变。

 孔钜苦笑道;他们在这二个月便为我赚过五千余万两银子,真吓人!

 长耳公笑道:“这才是真正的善报。”

 陈员外道:“明年再增加销售量,每月至少赚三千万两,一年就…”

 天呀!”

 孔钜道:“我一定要他们降价,让大家吃得更便宜。”

 “对!对!

 不久诸女送来男人的皮物。孔钜诸人立即试穿著。

 没多久,群童笑嘻嘻的一身皮饰入厅啦!

 长耳公笑道:“这是大内富者之皮物,这批黄河人有心的。”

 孔钜笑道:“是呀!咱门可以畅玩北方啦!

 众人又叙良久,方始歇息。

 翌起,他们继续北上畅玩著,北方风光加上冬景和凤凰城完全不同,他们畅玩之下,一直到十二月十方始入京。

 他们稍歇一夜,翌便畅玩京城名胜古迹,当天晚上,他们更是在天桥逛了三个多时辰。方始返客栈歇息。

 倏见小二带来一名老者道:“禀大爷!有人求见!

 那老者上下打量孔钜,双膝却渐渐下跪。

 孔钜闪身上前扶起他道:“别如此!请坐!”

 “访问您是孔庄主吗?”

 “是的!”

 “庄主大名为钜吗?”

 “是的!”

 “请庄主瞧瞧此画!”

 说著,他已由皮祆内出一张纸。

 他将纸一摊开,赫见一名童婴,孔钜刚一怔,黄员外却迅速凑前一瞧道:“夫人,你快来瞧瞧!”

 黄夫人上前一瞧不由怔道:“这便是幼时的阿钜呀!

 孔钜不由一怔!

 老者一掉泪,立即下跪。

 “老爷子,请起!

 “不!老奴该死!老奴该死!

 说著,他涕泪零的痛哭叩头著。

 孔钜忙上前扶他入座道:“老爷子…”

 “不!老奴承担不起公子此句称谓!

 “这…”长耳公上前道:“老兄弟!别激动!有话慢慢说吧!”

 “好!好!老奴苟活至今,也该说啦!

 说著,他便取中拭去涕泪。

 长耳公端来热茶道:“顺口气吧!”

 “谢谢l老奴姓朱,单名明,老奴自幼便因为家贫卖身于金陵孔家,四十六岁那年随主人赴金陵知府任所。

 “主人只有一女,她名为纤纤,她不但美若天仙,而且文武全才,金陵之青年才子皆慕名提亲主人及姑娘却不为所动。

 “其中一名公孙虎之富家子弟为了娶姑娘,竞安排了人老奴赌博,老奴不该贪小便宜而涉入赌局“不出半年老奴便已经债台高筑,公孙虎使持借据老奴安排姑娘和他私会,老奴岂能完成此事,使终不敢外出。

 “就在此时,京城来了一位贵人,主人及姑娘不但对他备加礼遇,姑娘更经常和他在花前月下相会,终于以身相许。

 “那贵人留了一个多月,便返京,姑娘却明珠暗结而心急,不出半年,主人调赴武汉接任两湖巡抚,老奴迫不及待的跟去上任。”

 “主人屡任不久,姑娘已分娩一子,为了避免外人批评,使由老奴之和老奴在外抚育,那知…那知…”

 说著,他又涕泪零。

 孔钜急问道:“那孩子便是我吗?

 “是…是的!”

 孔钜不由大喜的问道:“你那主人及姑娘目前在何处?”

 “这…”朱明望向厅中之久不由犹豫。

 鬼剑和吴云却迅速的到外面巡视一遍。

 二女一入内,孔钜立即道:放心!他们皆是自己人”

 朱明立即低声道:“主人便是当今右相孔义!”

 众人不由一怔!

 吴云急问道:“姑娘呢!”

 “当今太子殿下之正宫。”

 “啊!当真?

 “千在万确!太子殿下将于下月一登基,姑娘便是皇后。”

 “啊!这…,孔钜目瞪口呆啦!

 长耳公问道:“接下方才之话题吧!”

 “好!就在少主六、七个月之际,公孙虎找上老奴及再度以借据老奴安排姑娘和他私会,他更当场带走践内及少主!

 众人不由面现紧张。

 “老奴跪求又拉扯,反遭一阵毒打,公孙虎诸人一走,老奴只好向主人请罪,主人当场急得派人追去。

 “那知,公孙虎诸人躲在船上,内随他们离去四天之后,突在晚上遭遇水贼浩劫,内在惊慌之中,便破窗抱少主投湖。

 “内稍谙水性,她带少主上一条小舟,立即逃去,那知却被水贼掷刀穿腹而坠湖,俟她醒来,已被一名渔人救返家中。

 “内人急托渔夫赴衙报案,那知主人已在前一天奉旨赴京城上任,老奴奉命留下寻人,因而在第五天会见渔夫。

 “老奴禀报新任大人派兵前往现场,却遍寻无人。这二十余年来,老奴无颜见主人及姑娘,便在此

 “近月来,老奴常听少主助贫民自立自足及少主朝北游来,老奴便在此地守候,天可怜见,老奴终于等到少主啦!

 说著,他不由又掉泪。

 孔钜急问道:“遵夫人呢?

 “她早在十年前别世”

 黄员外道:“当年,吾游庭湖,在一条小舟上发现孔钜,我曾在岳守了三天,又托人代访方始返家哩!

 “唉!全怪老奴太心急,只知到处找人,却没有遇上获悉此事之人少主能够健在,老汉稍告慰矣!

 吴云问道:“你那少主身上有何特征?

 “少主颈悬一条锁片上镌‘孔钜弥月’四字,那是主人所赠。”

 “另外呢?

 “少主背脊中央有七粒小红痣,它们呈现星状,据姑娘在无意中告诉主人,京城那位贵人的背脊中央亦有同状之七粒小红痣。”

 孔钜直觉的向背脊一摸。

 诸女一起点头。

 众人因而确定孔钜的身份啦!

 不过,大家又面临孔钜该不该认祖归宗之问题,因为,太子殿下即将登基,此事会不会有所影响呢?

 朱明道:“少主该伺机见见主人。”

 “这…我…

 怒剑道:“此事扯及颇广,宜多加考虑。”

 朱明立即无言以对。

 吴云问道:“公孙虎那批人呢?”

 “听说已被水贼杀死!

 “报应!杀得好!”孔钜道:“朱明!你就和我们在一起吧!”

 “不!老奴无颜!

 “别如此说!我至少帮助数百万人,岂可让你再呢?

 “老奴叩谢少主!

 说著,他又含泪叩头。

 长耳公扶起他道:“入房更衣吧!

 “谢谢!”

 二人立即行入房中。

 孔钜叹道:“想不到我会有此种身世。”

 怒剑道:“过些时再认祖归宗,先让太子殿下登基吧!

 “是!”众人又聊了一阵子,方始返房。

 吴云和孔钜一返房,立即低声道:“阿钜!明年起,你便是太子哩!”

 “别如此说!我只希望当个平凡的百姓。”

 “当然!你可以私下见见右相,再由他安排你和亲娘见面。”

 “好!咱们要候在此地吗?”

 “是的!咱们了结此事,你也可以安心啦!

 “对!”

 “今后,你在民间多做善事,亦在协助生父呀!

 “对!”

 “运功吧!你方才激动的。”

 “的确!这一切来得大突然啦!

 “是呀!大家皆怔住哩!

 孔钜叹口气,便服药运功。

 吴云却含笑忖道:“想不到我的老公是皇帝之子哩!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