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十六章 身世大白喜连连
十二月廿五中午,大内内宫突然传出哭声,值此太子殿下即将于五天后登基之际,乍来哭声,颇不寻常。

 原来,太子殿下正宫孔纤纤唯一之子在方才突然全身发烧而昏,御医越急救,他越是全身搐。

 终于,他七孔溢血而气绝。

 哭声正是出自孔纤纤呀!

 她只生一子及二女,他的后半生全仗此子在数十年后登基,如今,他一死,她岂能不伤心呢?

 太子殿下摇头一叹,使劝慰她。

 不久,皇上和二位皇后前来,他们乍见此状,不由伤心!

 整个大内立即罩上哀伤。

 不少人更萌生不祥之感。

 其实,死者亦和孔钜同为“九龙体”此种体质之人因为结,若加以疏通,练起武功,可谓事半功倍。

 孔钜当年收凤凰教主功力时之吐血及七孔溢血,便是被充沛的功力冲开脉之结,事后再入定合。

 他这位老弟可没有如此幸运,表面上,他英健壮,脉之料结随著长期之养尊处优累积更为浑厚。

 如今,气血一,内腑再一冲,御医急于救人大量施药之下,他的一条小命当然就呜呼哀哉”嗝”啦!

 右相闻讯之后,更是连连叹息啦!

 宫外之人完全不知此事,孔钜更是正在陪家人享用大餐哩!

 京城不但人多及名胜多;各种稀奇古怪料理更是不计其数,怒剑及长耳公在前些时早已经遍尝佳肴。

 如今,他们每天安排不同的料理,众人不由大叫过瘾。

 值此冬天,他们还吃得头汗哩!

 膳后,众人立即人上房泡温泉啦!孔钜刚宽衣入池,鬼剑已经含笑入内及宽衣道:

 “这种日子够逍遥哩!

 “的确!此地胜过凤凰城哩!

 “其实,你该长居此地。”

 “你是指那件事吗!”

 “是的!这是天伦,不过,眼前别急著决定!”

 她一褪底,立即步入池中。

 他一入池,使以左手搂她,及左手轻抚右道:“真美!

 “钜哥!我又有喜啦!”

 “我知道!它更圆哩!

 说著,他便轻捻头。

 她靠入他的怀中道:“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会变得如此温驯,因为,我原本不可一世。

 我根本不打算嫁人。”

 “缘份吧!”

 的确!以你我昔日的立场,若非缘份,根本不可能结合。”

 “对!秋儿及池儿好似怪怪的哩!”

 “对!他们的体质强过其他孩童,更具一股傲气哩!

 “将来不会变坏吧?”

 “不会!傲气只要出于自信心,便可无妨,只要他们一三岁,我便要为他们筑基,孔家的孩子一定是一级。”

 “很好!虹妹那些孩子好似筑基了哩?”

 “对!他们的基业扎实,颇理想的哩!”

 二人便泡在温泉中聊著。

 此时的孔纤纤站在爱子的灵堂抚棺拭泪。不久,殿下前来劝道:“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别让孩子不安于九泉。”

 她立即拭泪跟著返房歇息。

 由于要讨个吉利,孔纤纤之子在除夕下午便入葬,她忍住悲伤,打起精神准备明陪殿下登基的事宜。

 此时的九门提督袁千健刚参加葬礼搭轿返回提督府前,立见师爷来低声道:“禀提督,孔钜在衙内候您。”

 “孔钜?安置贫民之孔钜吗?”

 “是的!他呈献白银九千万两恭贺圣上登基哩!”

 “此人之功力真吓人,仁心亦超人,带路!”

 说著二人立即行向侧厅。

 二人一入厅,孔钜立即起身道:“参见大人!

 “啊!啊!”袁提督脸色发白,全身发抖,双膝不由向下跪去,因为,孔钜和刚刚入葬之太子长得像的哩!

 其实,孔钜因为练武之故,他比太子稍高,更多了一股威严,也因为他有这股威严,立即慑服袁提督。

 他尚以为太子显灵哩!

 孔钜忙下跪道:“不敢当!”

 “参…参见…”

 袁提督吓得一直叩头,却说不出话哦!

 孔钜只好跟著叩头道:“不敢!不敢!”

 师爷怔了一下,便去请来袁夫人。

 袁夫人乍见孔钜,她尖啊一声,立即下跪道:“太子!恕罪!您不怪臣妇擅受贿赂关税!恕罪!恕罪!”

 孔钜忖道:“她怎会将我误认为太子呢?莫非娘另生一子,而且已逝,哼!她如此招供,可见此官也是一名狗官!”

 他立即起身及扬掌朝桌脚一

 整张桌子立即向上飘起。

 袁夫人尖啊一声,立即吓昏。

 袁提督吓得自行招供啦!

 师爷更全身发抖的招供啦!

 孔钜板著脸,立即—一记下罪状。

 不久,他顺手一拂;罪状及笔砚已飞落袁提督的面前,立见他抖著右手签下歪七扭八的姓名。

 接著,他又按下指印。

 师爷立即也跟著签字画押。

 孔钜一招手,罪状立即飞入他的手中。

 师爷一发抖,立即啦!

 孔钜沉喝句:“自行请罪!”立即起身。他起桌上的大红包,使飘向门外。

 袁提督吓得立即啦!

 良久之后,他匆匆返房沐浴更衣,立即上折自陈罪状。

 黄昏时分,他携奏折向老皇帝请罪啦!

 老皇帝乍见洋洋洒洒的罪状,不由震怒道:“来人呀!

 二名侍卫立即奔入道:“恭聆圣谕!

 “押到金殿外斩首,公布罪状!抄九族!”

 “遵旨!

 不久,大批侍卫已经出动。

 袁提督不但被斩于金殿前,罪状更贴于石柱上,文武百官闻讯而来,每人皆暗吓不已,因为,他们多少做过亏心事呀!

 即将于明登基的殿下一赶入御书房,立见老皇帝恨恨的叙述袁提督的罪状,因为,他一直器重袁提督呀!

 殿下问道:“启禀父皇,他为何会自行认供呢?”

 “这…对呀!尤其择在此时认供,更显不凡!

 “可否派吏部尚书前往提督府了解真相?

 “准!

 不久,吏部尚书秦明炯已经奉旨匆匆离去啦!

 此时的孔钜已在客栈会合众人,他递出袁振督的罪状,立即低声叙述在提督府侧厅所发生的每件事。

 努剑道:“别生气!自古以来皆有贪官及清官,他们既然误认你,反面更证实你的身世这是一件好事呀!

 孔钜嘘口气道:“还要不要献红包?

 “留待后吧!用膳吧!”

 不久,他们又开始享用大餐啦!

 此时的秦尚书正在提督府询问师爷,师爷自知必死,所以,他一五一十的招出太子显灵的每样“奇迹”

 不久,他更在侧厅指陈每样奇迹。

 秦尚书吩咐随员—一记下,立即进一步搜查袁提督的各种项品。

 良久之后,他一上轿,袁提督在京城之所有亲人全部被侍卫押走,其他县城之亲人则由各衙办理。

 秦尚书一返御书房;立即向老皇帝及殿下报告“太子显灵”之事,老皇帝听得又怒又伤心,立即喝道:“斩!”

 不久,袁提督的千余名亲人全部挨斩啦!

 老皇帝叹道:“朕在位之最后一,居然发生此二件大事,足见朕失德又失修,皇儿明登基后,宜引以为戒!

 “遵旨!

 “文武百官必然亦有污迹,你不妨宣布既往不咎,以安他们之心,今后,盼你多下些心血经营朝政及福庇黎民。”

 “遵旨!儿臣可否请教一事””

 “准!”

 “儿臣久仰孔钜安置天下贫民之事,听说他目前在京城,儿臣可否召他人宫详询,俾作为进朝政之参考。”

 “准!联也想瞧瞧他!

 “谢父皇!”

 “下去歇息吧!明一早便要登基哩!

 “叩谢父皇栽培!

 “罢了!下去吧!

 “遵旨!

 不久,殿下一返殿,孔纤纤立即问道:“怎会突发此事呢?

 “唉!真是触霉头。”

 “非也!此事提前发生,乃是吉事,皇上正好可以整顿前政!

 “说得好!朕心之乌云已拔散矣!”

 他立即叙述袁提督入宫请罪及秦尚书所述“太子显灵”之事,纤纤口道:“当真会有此种事情吗?

 “或许吧!皇儿必然会默庇朕。”

 “这…太不可思议啦!”

 “歇息吧!明早卯时便要登基哩!

 “遵旨!

 此时的孔钜搂著章婉君正在榻上行云造雨,章婉君不仅比以前更成美丽,榻上之热劲更是增加不少。

 孔钜立即欣然玩著各种花招。

 良久之后,他播种完毕,方始温存著。

 “钜哥,今夜必会孕子矣!

 “真的呀?

 “嗯!前些时因为孩子尚小,事情又多,加上又要出游,所以,我们姐妹私下服药,如今,咱们可以返乡无牵无挂矣!

 “仲妹已有喜哩!

 “是的!似她这种优秀身子,该多生些子女哩!

 “你也一样,冒儿及辉儿既壮又聪明哩!

 “谢谢!只要你喜爱,我会一直生下去。”

 “再生四个吧!我不希望太耗你们的身子。”

 “钜哥放心!我们会为你保养身子。”

 他轻抚左道:“不错!它们更美啦!

 “嗯!钜哥也得保重身子。”

 “我天天在为你们服药运功哩!

 “谢谢钜哥!”

 两人又温存良久,方始净身歇息。

 翌辰时,朝阳门前炮声雷动,军士及衙役们到处张贴皇上登基之大喜讯,不过此番并没有循例减赋三年。

 因为,大内也在叫穷呀!

 城民却循例跟著军士欢呼著。

 孔钜诸人正在用膳,立即出来凑热闹。

 不久,舞龙舞狮各种庆典阵头在大街小巷穿梭著。

 孔钜诸人坐在楼上靠窗座头,便一览无遗的欣赏著。

 庆祝活动由上午一直延伸到黄昏时分,方始暂歇。

 天一黑,孔钜诸人便跟著人群来到朝阳门前广场,只见军士们早已经以绳及人墙围在四周。

 不久,礼部一位官员一下令,军士立即燃放烟火。

 “咻…’声中,烟火在夜空绽放著美景,孔钜那些子女跟著城民欢呼,每只小手皆鼓得又红又肿啦!

 黄承珠低声道:“钜哥,咱们后也可以放这种玩意儿吧?”

 “可以呀!不过,得先知道如何做它们哩!”

 “问问常老,他一定知道!

 “行!”

 他们足足欣赏一个多时辰,烟火一停放,他们仍和城民舍不得离去哩!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携子返客栈,立见长耳公抱著二童道:“拜托你们饶了常爷爷好不好?咱们以后再玩吧!”

 吴虹立即道:“别皮!”

 二童立即笑嘻嘻的下来。

 长耳公呵呵笑道:“他们吵著要放烟火哩!”

 孔钜道:“常老知道如何做烟火吗?

 “知道!不过,材料一直由官方严管哩!”

 吴云道:“各派不少人死于炸药哩!

 长耳公道:“凤凰教自行掘采硝石研粉配成炸药,这是砍头之罪哩!

 咱们也可以这种方式做成烟火哩!”

 “好!咱们返家再做吧!”

 群童立即欣然跟侍女返房。

 怒剑道:“阿钜!可以进行那件事了吧?

 “好!有劳爷爷!

 “小事一件,吾对那一带的环境太了解啦!”

 长耳公道:“小弟也进去逛逛吧!”

 “!”

 孔钜立即由颈上摘下锁片交给怒剑。

 朱明摘下左手中指之戒指道:“此戒乃是主人昔年所赠。”

 “很好!阿钜!你先去守候,他们随时会前往哩!”

 “是!

 孔钜便和鬼剑闲步离去。

 不久,二人沿著寂静的山道而上,他轻搂著她的纤,她立即靠上他的肩头,此时,无声远胜有声矣!

 不久,两人已步入路侧的枫亭,他便搂她而坐。

 “钜哥!人生如梦,对不对?

 “的确!我这一生,更是如梦似幻,好妹子,我该留下来吗?”

 “看情况,千万别破坏此地之和睦。”

 “我喜欢凤凰城,我却又割舍不了亲情。”

 “你是情中人,上苍安排你这种际遇,对你及朝廷而言,皆是好事。尤其能铲除黑白两道之人,更是好事。”

 “全仗你之辛苦介入。”

 “别如此说!我迄今至少宰了三千人,上次分娩前,我担心我会遭到恶报而亡,今后,我得多做些善事哩!

 “我的济贫功德皆有你的一份。

 “谢谢!”

 两人便轻声聊著过去及未来。

 此时的怒剑及长耳公已经潜入右相府中,他们小心的潜入右相的房中,便将一封信放在桌上。

 二人望着榻上的二人,立即互一点头。

 不久二人已经悄然离去。

 寅末时分,右相孔义习惯性的起,孔氏亦习惯性的下榻为他备漱洗品,她便走到桌旁引燃烛火。

 赫见信封写著:“敬呈爷爷”四字。

 她怔了一下,立见左下角写著较小的“孔钜”二字。

 “老…老…老爷!”

 “怎么啦?”

 “您…您…瞧…瞧瞧!

 右相上前一接信,便见封口未合。

 他一出信纸,赫见金片及金戒,他不由啊道:“夫人!它不是钜儿之金锁片及朱明之金戒指吗?”

 “啊!真的哩!

 二人各拿一物,抖著手来回瞧着。

 不久,右相拆信阅道:“爷爷膝下:不孝孙钜儿于八天前巧遇朱明,据其口述及与家岳湘西黄员外对照昔年拾获不孝孙之经过,已初步证实不孝孙的身份。

 经进一步检视不孝孙背脊之星状七粒红痣,不孝孙苦零之身世终于大白,可谓苍天有眼也。

 不孝孙原本先向爷爷会面,却又担心会误了登基大事,故不孝孙一直熬忍至今,始致呈此函。

 此刻,不孝孙已在西山口枫亭守侯,不孝孙会在该处连续守候三天,爷爷若有隐情,亦不必勉强。

 从今以后不孝孙仍将持续安置天下贫民,纸短情长,烦爷爷及代向慈母问安!谨此!敬叩!

 金安!

 孔钜叩头”

 右相唤句夫人,不由呜呜而哭。

 孔氏立即大哭不已!

 立见管事匆匆敲门道:“爷!夫人!出了何事?”

 右相拭泪道:“备二轿!”

 “遵命!

 右相折妥信,又将金片及戒指送入信封低声道:“夫人待会趁上朝之际,携此函去见纤纤,并吩咐她立即去西山。”

 “好!妾也可以去吧?”

 “好!你们别逗留太久,吾一下朝,会易服前往。”

 “是!”“苍天有眼,吾孔义一生公忠体国,总算有善报矣!”

 “是!全儿之死曾使妾心灰意冷哩!

 二人立即迅速漱洗著。

 不久,右相已经先行上朝。

 孔氏替右相挑妥便服,便开始打扮著。

 没多久,她亦搭轿离去。

 没多久,她已经进入内殿会见孔纤纤,她立即低声道:“克制些!”

 孔纤纤倒出金片及金戒,便一怔!

 她拿起金片一瞧,立即道:“娘…”

 “克制些!”

 她立即抖著双手阅信。

 喜出望外之下,她的泪珠纷纷滴落信纸,孔氏立即低声道:“我先陪你去见他,你爹退朝再去。”

 “且候孩儿更衣!

 她立即快步入内。

 没多久她们母女共搭一轿,匆匆离去。

 轿夫沿途快步而行,二娘却仍嫌太慢,孔纤纤低声道:“苍天有眼,我一定要好好弥补钜儿!

 “听说他富可敌国哩!”

 “是的!皇上一直想见他,太上皇亦有此意哩!

 “太好啦!咱们可以邀他人宫!”

 “对!

 天一亮,宫轿正好接近枫亭,孔钜二人立即起身。

 孔纤纤由窗口望见亭内之人,她立即追不及待的下轿,激动之下,她不但泪下如雨,那封信更手而落。

 孔氏更是口唤道:“钜儿!”

 孔钜平静一转身,鬼剑一掀衫,立见背脊现出星状之七位小红痣,孔纤纤唤句:“钜儿!立即扑前抱住他。”

 孔钜双目一,便徐徐下跪道:“娘节制些!”

 “钜儿!娘对不起你!娘对不起你<龙在天>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