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十七章 苗女自古最多情
孔钜荣封太子兼左相之消息在七天之内,便由全国各地县衙以红榜张贴在大街小巷醒目之处。

 凤凰城民首先欢呼!全国贫民额手称庆!

 凤人为之腾!

 吴如舜干得更加起劲啦!

 这天上午,孔钜和吴云及鬼剑进入大公主寝殿中,二女吩咐不久,大公主使只穿著宽袍仰躺在榻上。

 吴云及鬼剑便盘坐在榻沿。

 孔钜便将双掌轻按在二女的“命门

 侍文立即放下榻上之纱幔。

 吴云和鬼剑互视一眼,立即轻轻点头。

 孔钜的功力便徐徐注入。

 二女便透过双掌各为大公主疏理脉。

 今便是大公主”天葵(月事)”来临之第二天,她的体质正值真空期,所以,二女选在此时来行功。

 不出半个时辰大公主的下体已溢出秽血。

 吴云一接她的口,她立即吐出一口黑血。

 二女又行功不久,便轻轻点头。

 孔钜一收功。便步向孔纤纤道:“禀母后!大功告成矣!

 “太好啦!辛苦你们啦!”

 二女一收功,使扶大公主喂药。

 她们又为她净体,方始制她入眠。

 二女便捧著沾秽血及黑血之中块到孔纤纤面前,孔纤纤感激的一一握过她们的柔荑,方始吩咐她们入座。

 孔纤纤低声道:“会不会影响她的生儿育女?”

 吴云低声道:“保证胎胎添丁”

 “太好啦!太好啦!”

 禀母后!可否俟太子熟悉左相业务后,利用出巡的机会返乡一趟?

 “可以呀!皇上也希望太子出去瞧瞧贫民之安置情形。

 “好!原则上,端节一过,咱们便离京!

 “可是,冲儿届时尚未分娩呀!

 鬼剑羞涩的道:“只有云姐四人陪太子出去。”

 “好!好!孩子们留著吧!

 “遵旨!

 孔纤纤含笑道:“你们一来,大内便由悲转喜,今后,吾朝必可再创光辉的一页,未来的朝政得仰仗你们啦!

 “请母后多指点!

 “好!好!

 孔钜三人又叙了不久,立即返回太子殿。

 孔钜一入书房,便见兵部及吏部尚书率六位官员在等候,他上前翻开案卷便向他们请教著。

 晌午时分,他留八官在殿内用膳。

 膳后,他和八官在花园散步道:“各衙及各军以前皆有陋习,我打算给大家三个月的改过期间。

 “端节一过,我将视察各衙及各军,我不希望惩罚任何一人,不过,我希望你们要转达此事。

 “遵命!”

 “当今天下四海承平,吾军正好扎基,每位军士宜强身!

 “遵命!”

 “饥寒生盗贼,贫民安置工作是当前重点工作,中原地区已上轨道,西北边陆地区宜开始进行。

 “皇上已经赐下九千万两进行此事,相关官员宜责成各衙参考中原各衙积极安置贫民哩!”

 “遵命!”

 人生短暂,能多为百姓及后代子孙造福,是件好事,大家把握之!

 “是!

 “辛苦八位啦!”

 “不敢当!下官告退!”

 八官立即行礼退去。

 孔钜便返回房中运功。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经进入书房研阅案卷。

 没多久他携一卷前往右相府请教著。

 右相阅过卷,立即道:“左相以前为了牟私利,案卷皆具缺失,太子若发现不妥,不妨予以改革,俾端正朝风。”

 “我该如何进行呢?

 “简单!依法行政,朝律严密,若依律行事,万无一失!

 说著,他已送出朝律。

 他便仔细的解说著。

 接下去的十天,孔钜天天研朝律,在右相的指点之下他逐渐的将朝律溶入工作中,官员们不由战战兢兢行事。

 这天上午,他又和吴云及鬼剑顺利为二公主疏理脉,他陪母后叙了不久,便又返书房批阅文卷。

 他为了早熟悉业务,他皆参与各项文卷,而且,他瞧得十分仔细,遇有不清楚之事,便去请教右相。

 不知不觉之中,清明时节已到,孔钜已经熟悉各项业务,这天上午,他率群参加内宫的祭大典。

 典礼完成之后,太上皇庄容道:“太子入宫使孤深惭数十年执政之轻忽,如今,吏治已渐上轨道,皇儿宜持续之。

 遵旨!

 “太子确定于端节后出巡乎?”

 是的!”

 孤亦同行!”

 遵旨!”

 孤不惊动各地,轻车简从吧!”

 “遵旨!

 “太子跟孤来一趟!

 孔钜立即含笑行去。

 不久二人一入御花园,太上皇立即道:“近来,不少官吏向孤反映你的公正及敬业,孤甚欣慰。

 “他们担心你在旧卷内找出他们的缺失甚至是罪状,所以,孤希望你昭示他们,既往不咎,如何?

 “遵旨!

 “此外你有八位夫人,后,你若登基,却只能立二位皇后,虽然尚有一、二十年之时间,你必须先有所打算!

 “遵旨!她们已自行推立吴云及龚冲为东西宫。”

 “难得!孤放心矣!你认为朝政有何需要改革之处!”

 “我早已经逐渐改革,大家渐习惯依法行政矣!

 “很好!孤立你为左相,果真是招妙棋!

 “谢谢太上皇的栽培!

 “此外,接朝律,皇上可拥有二位皇后及嫔妃,因此,皇上后若纳后或嫔妃,你们宜以平常心对待之。”

 “遵旨!

 “孤在位二十三年,每年皆因于人祸及天灾,加上人谋不臧,朝库常吃紧,如今因你之故而大为改观,甚盼你们戮力以赴,造福百姓。”

 遵旨!

 二人又叙不久,方始入内。

 时光飞逝,一晃端节已过,翌上午,孔钜率吴云,吴虹及黄家姐妹陪太上皇及二位太上皇后离京。

 随行的三十位侍卫皆以便服随行。

 他们在皇上率领文武百官恭送下离去,沿途之中各皆恭恭送,孔钜则仔细的巡视衙务及军士。

 沿途之中,贫民们皆自动列队送及表达由衷的谢意,孔钜—一垂询他们的生活状况及瞧着他们的田地。

 此外他更瞧着由黄河即所主导的各地作物销售情形。

 八月十三,他们一进入边关,立见万民夹道恭,孔钜笑哈哈的站在车辕上朝众人挥

 手致意著。

 当天中午,他们便在一户贫民家中用膳。

 太上皇往视著菜肴及房内之一切,频频欣慰的点头。

 更令太上皇欣慰的是黄河居民自动挑砂加厚及加高河堤,他在两岸瞧了十天,天天皆有上万人在自动义务补堤。

 太上皇不由叹道:“太子已替吾朝争取到民心矣!

 “太上皇一直厚助他们呀!

 “不!孤明白也!那二十万名黄河人受雇于你,他们的收入一丰足,便带动此地作物之销售,他们一富足,便会自动保家。”

 “正是!”“首年,孤常征调民夫修堤,却未见成效也。”

 “如今河堤已固,百姓可安居也。”

 “正是!别忘了陪朕去凤瞧瞧!

 “遵旨!”

 十五天之后,他们一抵达凤,便受到三十余万人的,不分男女老幼,每人皆自动跪在路旁恭著。

 孔钜忙掠下车道:“请起!太上皇心疼矣!

 众人又叩过头,方始起身。

 孔钜便陪太上皇及二位太上皇后沿途瞧着城民。

 不久,太上皇瞧着整齐的道路,房舍及刚秋收过之田地,他连连赞赏之余,方始入县衙接见县令。

 县令道:“今年秋收创凤开城以来之新纪录,每户至少收入二百两银子,本衙也收入三万余两银子。”

 “咦?尔不知已经免赋三年吗?”

 “启禀太上皇,这三万余两银子系太子昔年所辟之公田,其收入支应学塾及本城的各项建设。

 晤!原来如此!足够否?

 “估计可余一万三千余两银子。

 “很好!妥善规划运用吧!

 “遵旨!”

 孔局问道:“附近八大县城情况如何?

 “皆丰收一倍以上,除了留供一部份自用外,皆已经销售完毕,昔日之贫寒情况,已经一扫而空矣!

 “很好?未再现蝗虫吧!

 “没有!百姓已知随时灭虫之重要。”

 “很好!多督促军士强身及衙役勤快。”

 “遵命!”

 “孩童皆入学塾吧!”

 “是的!成绩甚佳!

 “很好!出去瞧瞧吧!

 他们便欣然外出。

 晌午时分,他们便随兴的入一家民宅用膳,立见左邻右舍端来饭菜,太上皇便欣然享用著。

 ***这天上午,孔钜诸人一进武汉城,便见吴如舜率领军士及衙役在前列队接,城民则自动列队于后。

 太上皇一见军士旗帜鲜明及精神,不由大喜!

 不久,他们一入巡抚府,呈如舜立即报告两湖之情景,孔钜依公行事的问了不少问题,吴如舜亦—一回答。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出去巡视。

 立见万民欢呼不已!

 孔钜一见贫民们夹道欢呼,立即含笑挥手。

 不久,他瞧见他的店内人员列队欢呼著,孔钜含笑挥手之余,更连连慰问他们之辛劳,不由令他们大

 晌午时分,他们便入民宅用膳。

 膳后,他们搭船出湖,吴如舜立即指挥水军对抗著。

 大小船只穿梭,军士呐喊的攻守著。

 太上皇含笑道:“很好!兵强将威矣!”

 一个多时辰之后,太上皇犒赏一百万两银子,吴如舜立即叩头接受。

 黄昏时分,孔钜率诸人入酒楼用膳,膳后,董忠取来一份帐册,孔钜仔细阅过之后,不由哈哈一笑。

 孔钜低声问太上皇道:“全国之物价较去年又降一成,百姓存钱之金额较去年增加二倍,足见贫民已获安置。

 “很好,这些店面没有亏损吧!

 “尚有六成利润,我每月可收人利钱二百五十余万两,销售净利一千八百余万两,实在令人意外。”

 怎会如此呢?

 货虽已畅其,原先立暴利却不宜急降,加上贫民耕种之作物甚多,厚利又多销,致有此现象。”

 原来如此,明年可以再降吧!

 是的!明年再降一成,原则上,我订下三成的利润。

 很好!天下更富足矣!

 “正是!太上皇不知有否发现沿途道路既宽又平,这全是百姓们自动修补之功效也。”

 “很好!很好!”董忠低声道:“近三月以来,洽购太子店面及良田之人甚多,价格亦已逾五倍的利润,太子有意出售否?”

 “可以!先售良田,保留十三家银庄及二百家店面供你们经营。”

 “是!

 “所获之利润放入银庄内,今后,我若需支用,会通过吴大人。”

 “是”

 “你们的月薪随著利润而自行调升吧!

 “足矣!足矣!

 “别客气!大家辛劳大半生,也该享些福!

 “是!禀太子!武当山的各派已聚达一万余人,他们因为无法解决神剑之事,他们恳请太子收回。”

 “他们怎肯如此?

 “形势比人强,他们顿悟矣!

 “好!他们尚有十八派吧!

 “连同泰山派,共有十九派。”

 “好,你替我准备十九张一百万两银票,我明早去见他们!

 “遵命!”

 吴云道:“你另备二百张十万两银票吧!

 “遵命!”

 董忠一离去,太上皇又和大家聊了一阵子,便返房歇息。

 吴云和孔钜一入房,立即道:“你知道我为何准备那二百张银票呢?

 “姐姐打算赏给边陲地区吧!”

 “鬼灵!”

 他搂她入怀道:“这一切全是姐姐所赐!

 “彼此沾光啦!”

 “太上皇愉快的哩!

 “不错!他最怕没钱,如今,大内金山银海,百姓又如此富足,他一定会后悔他太早退让啦!

 “人各有命,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啦!”

 “他种烂树哩!

 “算啦!他是长辈呀!

 “我只是凸显老公之能力呀!

 “算啦!百姓的眼睛雪亮啦!

 “各派如此上路算他们还有救啦!

 “对!否则,我才懒得赏他们哩!

 “阿钜!陪陪我吧!

 “行!你别叫得太凶喔!

 “讨厌!说不定是你在叫哩!

 二人立即欣然宽衣。

 不久,二人便正式开战啦!

 人的响曲立即打破夜的寂静。

 足足过了一个半时辰,二人方始欣然收兵。

 翌上午,他们一抵达武当山下,便见十九位掌门人率长老们跪于山门前接,孔距立即道:“免礼!请起!”

 “谢太子!”

 “各位见见太上皇!

 “参见太上皇!”

 “平身!

 “谢太上量!

 孔钜一瞄山景,立即道:“武当壮观重现,很好!请!

 “请!

 各派掌门人便陪侍孔钜诸人上山,沿途之中,各派弟子侍立于山道两侧,孔钜使沿途含笑点头。

 不久,众人一入大雄宝殿,孔钜立即上香及添下二十万两银票。

 接著,十九位掌门人恭孔钜入三清殿,不久,他们停在本晶台前,立见武当掌门人道:“恭请太子收回神剑!”

 “好!很好!”他立即踏前一步道:“好兄弟!回家啦!

 一声龙之后莫干神剑不但自动出鞘,而且向上出。

 孔钜哈哈一笑便平伸出右掌。

 莫干神剑一折身便平落在他的右掌上。

 各派掌门人心服口服的行礼啦!

 武当掌门人更是立即自箱内取出剑鞘。

 孔钜将剑归鞘,便抛给吴云。

 他正向十九位掌门人道:“如今四海承平,甚盼各派今后发扬武学,在下敬赠各派一百万两银子,祈笑纳!”

 “谢谢太子厚赐!

 十九位掌门人立即天喜地的收下银票。

 没多久孔钜诸人便在各派掌门人恭送下离去。

 他们一返城,立即欣然入酒楼用膳。

 膳后,他们便又启程南下。

 沿途之中,他们瞧见富庶的情景及贫民显著的改善生活,太上皇一比一愉快,行程亦顺利进行著。

 这天上午他们一进凤凰城,立即受到疯狂热烈的接,城内之青年们抬起孔钜,立即边欢呼边将他向上抛去。

 城民们更是欢呼连连。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入衙听取简报。

 孔钜含笑道:“县令在任内负责尽职,居功甚伟,自明年一起调至两湖巡抚府担任参军一职。”

 县太爷喜出望外的立即叩谢。

 孔钜又道:“所遗一职,由黄承德接任,黄员自即起屡任见学。”

 在旁陪同的黄承德当场怔住啦!

 黄员外一提醒,他方始上前叩谢。

 孔钜含笑道:“德弟!我破例引在你任官,终此一生,你一直留任此地,我希望你发挥

 财力及抱负造福乡亲。

 “遵命!”

 “爹送给我之财物全数奉还,你放手行事吧!”

 “遵命!”

 “妥善培养令郎,他们后为大内效劳!

 “遵命!”

 “请起!

 “谢谢太子!

 孔钜含笑向黄员外道:“谢谢爹替我管理武汉之店面。”

 “乐意效劳!

 “原则上,未来之三年逐年降低物价一成,俟降至三成之后,便维持不变,天下万民能够丰衣足食。

 “遵命!”

 三城之良田及一千七百余家店面已在销售中,今后只留十五家银庄及一百家店面,偏劳爹多费心!

 遵命!

 各地贫民所耕种之田地在期三年之后,便会自动缴田税入银庄,请爹督导十二位负责人及掌柜注意此事。”

 “遵命!”

 “未来若遇任何天灾,一律停收税金及协助对方。”

 “遵命!

 “本城没有贫民了吧?

 “没有,吾已将田地售给他们他们更富足矣!

 “很好!今后由德弟来治理此地,大家必会同心协力共创本城矣!

 “我到山上走走,你们聊吧!”

 说著,他已率诸女及太上皇夫妇离衙。

 不久,他们一<龙在天>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