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十七章 苗女自古最多情
孔钜荣封太子兼左相之消息在七天之内,便由全国各地县衙以红榜张贴在大街小巷醒目之处。

 凤凰城民首先欢呼!全国贫民额手称庆!

 凤人为之腾!

 吴如舜干得更加起劲啦!

 这天上午,孔钜和吴云及鬼剑进入大公主寝殿中,二女吩咐不久,大公主使只穿著宽袍仰躺在榻上。

 吴云及鬼剑便盘坐在榻沿。

 孔钜便将双掌轻按在二女的“命门

 侍文立即放下榻上之纱幔。

 吴云和鬼剑互视一眼,立即轻轻点头。

 孔钜的功力便徐徐注入。

 二女便透过双掌各为大公主疏理脉。

 今便是大公主”天葵(月事)”来临之第二天,她的体质正值真空期,所以,二女选在此时来行功。

 不出半个时辰大公主的下体已溢出秽血。

 吴云一接她的口,她立即吐出一口黑血。

 二女又行功不久,便轻轻点头。

 孔钜一收功。便步向孔纤纤道:“禀母后!大功告成矣!

 “太好啦!辛苦你们啦!”

 二女一收功,使扶大公主喂药。

 她们又为她净体,方始制她入眠。

 二女便捧著沾秽血及黑血之中块到孔纤纤面前,孔纤纤感激的一一握过她们的柔荑,方始吩咐她们入座。

 孔纤纤低声道:“会不会影响她的生儿育女?”

 吴云低声道:“保证胎胎添丁”

 “太好啦!太好啦!”

 禀母后!可否俟太子熟悉左相业务后,利用出巡的机会返乡一趟?

 “可以呀!皇上也希望太子出去瞧瞧贫民之安置情形。

 “好!原则上,端节一过,咱们便离京!

 “可是,冲儿届时尚未分娩呀!

 鬼剑羞涩的道:“只有云姐四人陪太子出去。”

 “好!好!孩子们留著吧!

 “遵旨!

 孔纤纤含笑道:“你们一来,大内便由悲转喜,今后,吾朝必可再创光辉的一页,未来的朝政得仰仗你们啦!

 “请母后多指点!

 “好!好!

 孔钜三人又叙了不久,立即返回太子殿。

 孔钜一入书房,便见兵部及吏部尚书率六位官员在等候,他上前翻开案卷便向他们请教著。

 晌午时分,他留八官在殿内用膳。

 膳后,他和八官在花园散步道:“各衙及各军以前皆有陋习,我打算给大家三个月的改过期间。

 “端节一过,我将视察各衙及各军,我不希望惩罚任何一人,不过,我希望你们要转达此事。

 “遵命!”

 “当今天下四海承平,吾军正好扎基,每位军士宜强身!

 “遵命!”

 “饥寒生盗贼,贫民安置工作是当前重点工作,中原地区已上轨道,西北边陆地区宜开始进行。

 “皇上已经赐下九千万两进行此事,相关官员宜责成各衙参考中原各衙积极安置贫民哩!”

 “遵命!”

 人生短暂,能多为百姓及后代子孙造福,是件好事,大家把握之!

 “是!

 “辛苦八位啦!”

 “不敢当!下官告退!”

 八官立即行礼退去。

 孔钜便返回房中运功。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经进入书房研阅案卷。

 没多久他携一卷前往右相府请教著。

 右相阅过卷,立即道:“左相以前为了牟私利,案卷皆具缺失,太子若发现不妥,不妨予以改革,俾端正朝风。”

 “我该如何进行呢?

 “简单!依法行政,朝律严密,若依律行事,万无一失!

 说著,他已送出朝律。

 他便仔细的解说著。

 接下去的十天,孔钜天天研朝律,在右相的指点之下他逐渐的将朝律溶入工作中,官员们不由战战兢兢行事。

 这天上午,他又和吴云及鬼剑顺利为二公主疏理脉,他陪母后叙了不久,便又返书房批阅文卷。

 他为了早熟悉业务,他皆参与各项文卷,而且,他瞧得十分仔细,遇有不清楚之事,便去请教右相。

 不知不觉之中,清明时节已到,孔钜已经熟悉各项业务,这天上午,他率群参加内宫的祭大典。

 典礼完成之后,太上皇庄容道:“太子入宫使孤深惭数十年执政之轻忽,如今,吏治已渐上轨道,皇儿宜持续之。

 遵旨!

 “太子确定于端节后出巡乎?”

 是的!”

 孤亦同行!”

 遵旨!”

 孤不惊动各地,轻车简从吧!”

 “遵旨!

 “太子跟孤来一趟!

 孔钜立即含笑行去。

 不久二人一入御花园,太上皇立即道:“近来,不少官吏向孤反映你的公正及敬业,孤甚欣慰。

 “他们担心你在旧卷内找出他们的缺失甚至是罪状,所以,孤希望你昭示他们,既往不咎,如何?

 “遵旨!

 “此外你有八位夫人,后,你若登基,却只能立二位皇后,虽然尚有一、二十年之时间,你必须先有所打算!

 “遵旨!她们已自行推立吴云及龚冲为东西宫。”

 “难得!孤放心矣!你认为朝政有何需要改革之处!”

 “我早已经逐渐改革,大家渐习惯依法行政矣!

 “很好!孤立你为左相,果真是招妙棋!

 “谢谢太上皇的栽培!

 “此外,接朝律,皇上可拥有二位皇后及嫔妃,因此,皇上后若纳后或嫔妃,你们宜以平常心对待之。”

 “遵旨!

 “孤在位二十三年,每年皆因于人祸及天灾,加上人谋不臧,朝库常吃紧,如今因你之故而大为改观,甚盼你们戮力以赴,造福百姓。”

 遵旨!

 二人又叙不久,方始入内。

 时光飞逝,一晃端节已过,翌上午,孔钜率吴云,吴虹及黄家姐妹陪太上皇及二位太上皇后离京。

 随行的三十位侍卫皆以便服随行。

 他们在皇上率领文武百官恭送下离去,沿途之中各皆恭恭送,孔钜则仔细的巡视衙务及军士。

 沿途之中,贫民们皆自动列队送及表达由衷的谢意,孔钜—一垂询他们的生活状况及瞧着他们的田地。

 此外他更瞧着由黄河即所主导的各地作物销售情形。

 八月十三,他们一进入边关,立见万民夹道恭,孔钜笑哈哈的站在车辕上朝众人挥

 手致意著。

 当天中午,他们便在一户贫民家中用膳。

 太上皇往视著菜肴及房内之一切,频频欣慰的点头。

 更令太上皇欣慰的是黄河居民自动挑砂加厚及加高河堤,他在两岸瞧了十天,天天皆有上万人在自动义务补堤。

 太上皇不由叹道:“太子已替吾朝争取到民心矣!

 “太上皇一直厚助他们呀!

 “不!孤明白也!那二十万名黄河人受雇于你,他们的收入一丰足,便带动此地作物之销售,他们一富足,便会自动保家。”

 “正是!”“首年,孤常征调民夫修堤,却未见成效也。”

 “如今河堤已固,百姓可安居也。”

 “正是!别忘了陪朕去凤瞧瞧!

 “遵旨!”

 十五天之后,他们一抵达凤,便受到三十余万人的,不分男女老幼,每人皆自动跪在路旁恭著。

 孔钜忙掠下车道:“请起!太上皇心疼矣!

 众人又叩过头,方始起身。

 孔钜便陪太上皇及二位太上皇后沿途瞧着城民。

 不久,太上皇瞧着整齐的道路,房舍及刚秋收过之田地,他连连赞赏之余,方始入县衙接见县令。

 县令道:“今年秋收创凤开城以来之新纪录,每户至少收入二百两银子,本衙也收入三万余两银子。”

 “咦?尔不知已经免赋三年吗?”

 “启禀太上皇,这三万余两银子系太子昔年所辟之公田,其收入支应学塾及本城的各项建设。

 晤!原来如此!足够否?

 “估计可余一万三千余两银子。

 “很好!妥善规划运用吧!

 “遵旨!”

 孔局问道:“附近八大县城情况如何?

 “皆丰收一倍以上,除了留供一部份自用外,皆已经销售完毕,昔日之贫寒情况,已经一扫而空矣!

 “很好?未再现蝗虫吧!

 “没有!百姓已知随时灭虫之重要。”

 “很好!多督促军士强身及衙役勤快。”

 “遵命!”

 “孩童皆入学塾吧!”

 “是的!成绩甚佳!

 “很好!出去瞧瞧吧!

 他们便欣然外出。

 晌午时分,他们便随兴的入一家民宅用膳,立见左邻右舍端来饭菜,太上皇便欣然享用著。

 ***这天上午,孔钜诸人一进武汉城,便见吴如舜率领军士及衙役在前列队接,城民则自动列队于后。

 太上皇一见军士旗帜鲜明及精神,不由大喜!

 不久,他们一入巡抚府,呈如舜立即报告两湖之情景,孔钜依公行事的问了不少问题,吴如舜亦—一回答。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出去巡视。

 立见万民欢呼不已!

 孔钜一见贫民们夹道欢呼,立即含笑挥手。

 不久,他瞧见他的店内人员列队欢呼著,孔钜含笑挥手之余,更连连慰问他们之辛劳,不由令他们大

 晌午时分,他们便入民宅用膳。

 膳后,他们搭船出湖,吴如舜立即指挥水军对抗著。

 大小船只穿梭,军士呐喊的攻守著。

 太上皇含笑道:“很好!兵强将威矣!”

 一个多时辰之后,太上皇犒赏一百万两银子,吴如舜立即叩头接受。

 黄昏时分,孔钜率诸人入酒楼用膳,膳后,董忠取来一份帐册,孔钜仔细阅过之后,不由哈哈一笑。

 孔钜低声问太上皇道:“全国之物价较去年又降一成,百姓存钱之金额较去年增加二倍,足见贫民已获安置。

 “很好,这些店面没有亏损吧!

 “尚有六成利润,我每月可收人利钱二百五十余万两,销售净利一千八百余万两,实在令人意外。”

 怎会如此呢?

 货虽已畅其,原先立暴利却不宜急降,加上贫民耕种之作物甚多,厚利又多销,致有此现象。”

 原来如此,明年可以再降吧!

 是的!明年再降一成,原则上,我订下三成的利润。

 很好!天下更富足矣!

 “正是!太上皇不知有否发现沿途道路既宽又平,这全是百姓们自动修补之功效也。”

 “很好!很好!”董忠低声道:“近三月以来,洽购太子店面及良田之人甚多,价格亦已逾五倍的利润,太子有意出售否?”

 “可以!先售良田,保留十三家银庄及二百家店面供你们经营。”

 “是!

 “所获之利润放入银庄内,今后,我若需支用,会通过吴大人。”

 “是”

 “你们的月薪随著利润而自行调升吧!

 “足矣!足矣!

 “别客气!大家辛劳大半生,也该享些福!

 “是!禀太子!武当山的各派已聚达一万余人,他们因为无法解决神剑之事,他们恳请太子收回。”

 “他们怎肯如此?

 “形势比人强,他们顿悟矣!

 “好!他们尚有十八派吧!

 “连同泰山派,共有十九派。”

 “好,你替我准备十九张一百万两银票,我明早去见他们!

 “遵命!”

 吴云道:“你另备二百张十万两银票吧!

 “遵命!”

 董忠一离去,太上皇又和大家聊了一阵子,便返房歇息。

 吴云和孔钜一入房,立即道:“你知道我为何准备那二百张银票呢?

 “姐姐打算赏给边陲地区吧!”

 “鬼灵!”

 他搂她入怀道:“这一切全是姐姐所赐!

 “彼此沾光啦!”

 “太上皇愉快的哩!

 “不错!他最怕没钱,如今,大内金山银海,百姓又如此富足,他一定会后悔他太早退让啦!

 “人各有命,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啦!”

 “他种烂树哩!

 “算啦!他是长辈呀!

 “我只是凸显老公之能力呀!

 “算啦!百姓的眼睛雪亮啦!

 “各派如此上路算他们还有救啦!

 “对!否则,我才懒得赏他们哩!

 “阿钜!陪陪我吧!

 “行!你别叫得太凶喔!

 “讨厌!说不定是你在叫哩!

 二人立即欣然宽衣。

 不久,二人便正式开战啦!

 人的响曲立即打破夜的寂静。

 足足过了一个半时辰,二人方始欣然收兵。

 翌上午,他们一抵达武当山下,便见十九位掌门人率长老们跪于山门前接,孔距立即道:“免礼!请起!”

 “谢太子!”

 “各位见见太上皇!

 “参见太上皇!”

 “平身!

 “谢太上量!

 孔钜一瞄山景,立即道:“武当壮观重现,很好!请!

 “请!

 各派掌门人便陪侍孔钜诸人上山,沿途之中,各派弟子侍立于山道两侧,孔钜使沿途含笑点头。

 不久,众人一入大雄宝殿,孔钜立即上香及添下二十万两银票。

 接著,十九位掌门人恭孔钜入三清殿,不久,他们停在本晶台前,立见武当掌门人道:“恭请太子收回神剑!”

 “好!很好!”他立即踏前一步道:“好兄弟!回家啦!

 一声龙之后莫干神剑不但自动出鞘,而且向上出。

 孔钜哈哈一笑便平伸出右掌。

 莫干神剑一折身便平落在他的右掌上。

 各派掌门人心服口服的行礼啦!

 武当掌门人更是立即自箱内取出剑鞘。

 孔钜将剑归鞘,便抛给吴云。

 他正向十九位掌门人道:“如今四海承平,甚盼各派今后发扬武学,在下敬赠各派一百万两银子,祈笑纳!”

 “谢谢太子厚赐!

 十九位掌门人立即天喜地的收下银票。

 没多久孔钜诸人便在各派掌门人恭送下离去。

 他们一返城,立即欣然入酒楼用膳。

 膳后,他们便又启程南下。

 沿途之中,他们瞧见富庶的情景及贫民显著的改善生活,太上皇一比一愉快,行程亦顺利进行著。

 这天上午他们一进凤凰城,立即受到疯狂热烈的接,城内之青年们抬起孔钜,立即边欢呼边将他向上抛去。

 城民们更是欢呼连连。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入衙听取简报。

 孔钜含笑道:“县令在任内负责尽职,居功甚伟,自明年一起调至两湖巡抚府担任参军一职。”

 县太爷喜出望外的立即叩谢。

 孔钜又道:“所遗一职,由黄承德接任,黄员自即起屡任见学。”

 在旁陪同的黄承德当场怔住啦!

 黄员外一提醒,他方始上前叩谢。

 孔钜含笑道:“德弟!我破例引在你任官,终此一生,你一直留任此地,我希望你发挥

 财力及抱负造福乡亲。

 “遵命!”

 “爹送给我之财物全数奉还,你放手行事吧!”

 “遵命!”

 “妥善培养令郎,他们后为大内效劳!

 “遵命!”

 “请起!

 “谢谢太子!

 孔钜含笑向黄员外道:“谢谢爹替我管理武汉之店面。”

 “乐意效劳!

 “原则上,未来之三年逐年降低物价一成,俟降至三成之后,便维持不变,天下万民能够丰衣足食。

 “遵命!”

 三城之良田及一千七百余家店面已在销售中,今后只留十五家银庄及一百家店面,偏劳爹多费心!

 遵命!

 各地贫民所耕种之田地在期三年之后,便会自动缴田税入银庄,请爹督导十二位负责人及掌柜注意此事。”

 “遵命!”

 “未来若遇任何天灾,一律停收税金及协助对方。”

 “遵命!

 “本城没有贫民了吧?

 “没有,吾已将田地售给他们他们更富足矣!

 “很好!今后由德弟来治理此地,大家必会同心协力共创本城矣!

 “我到山上走走,你们聊吧!”

 说著,他已率诸女及太上皇夫妇离衙。

 不久,他们一接近孔家庄,便见怒剑及长耳公率众接,孔钜欣然介绍双方认识,便步入庄中。

 没多久,他们便在庄中欣然用膳。

 膳后,太上皇三人在客房歇息,孔钜便率诸女入墓园。

 他们以感恩的心情绕过墓园,便步入地

 首先他们在凤凰教主墓前跪拜。

 其次,他们吃过池内之灵药,便步向前

 吴云取出剩下的五包银票,她们便联袂行出。

 不久孔钜和四女在厅中聊著。

 没多久,怒剑和长耳公含笑前来,立见怒剑再道:“婉君又添二子哩!

 “是的!再择一姓章吧!”

 “不!足矣!。

 “爷爷要入大内否?”

 “不,吾已中意此地矣!

 “也好!莫干神剑交给爷爷吧!”

 “不!你让它入大内沾沾官气吧!

 “也好!”吴云送出一包银票道:“爷爷笑纳吧!”

 “免啦,吾尚有一百余万两银子哩!”

 “也好!后若有所缺,迳向黄亲家洽取吧!

 “没问题!阿钜!你鸿福齐天,后若登基,宜持续目前之作为,俾嘉惠百姓及多植些福田。”

 “是!

 长耳公道:“老夫二人曾赴西北边陲瞧过,他们的日子已经改善不少,你们此番前往,必会备受。”

 “太好啦!常老这些弟兄们成家了吧!”

 “呵呵!蒙本城姑娘不弃,个个皆已成家!”

 “帮他们买些店面吧!”

 “黄员外早已各赠他们一家店面矣!”

 “很好!我放心啦!”

 “太子面面俱到,仁心令人敬佩!”

 “不敢当!我只希望人人快活。”

 “呵呵!没问题啦!”

 怒剑道:“据吾二人研判,青康藏高原及苗区之人因为多是山地,而且土地贫瘠无法全面耕种,一时难以改善生活。

 “黄河人已在康定建立妥作物换及销售处,不过,因为藏民缺钱又缺作物,可能得济助他们哩!

 孔钜点头道:“没问题!我会先办此事!”

 “其实,每年只需付出五、六十万两子,便可使他们温啦!”

 “没问题!我一直赚钱多,尽量资助他们吧!”

 “你好似金母,钱越花越多哩!”

 “哈哈!我也用不懂哩!”

 吴云含笑道:“武汉三城之良田及武汉店面之出售,若以五倍利润来算,便有三百余千万两银子之收入哩!”

 众人不由为之咋舌。

 “明年起,各地贫民之作物若全部加入销售,即使降价一成,每月至少有二千七百余万两银子之收入。

 “若再加入每月之三百余万两银子利钱收入,每年便可以累积三千余千万两银子之收入,够吓人吧?”

 众人不由咋舌及点头。

 吴云又笑道:“大后年起,各地之田租以每年二次收成来估算,每年约逾一百千万两银子哩!”

 说著,她不由格格一笑。

 怒剑道:“天呀!如何花这些钱呀?”

 吴云道:“天有不测之风云,若有天灾及人祸,随时可以济助。”

 “佩服!”

 “不敢当!我只担心有钱买不到粮食,如今,各地皆在增产,除非是同时天诛地灭,否则,百姓足以安泰百年。

 “的确!你真具有眼光!”

 长耳公道:“存粮会不会太多?

 “可能会!所以,此次返京之后,会通令各衙建粮仓存放余粮,此外,边关之守军亦必须屯储军用粮!

 “有理!你好似面面兼顾哩!

 “尽量吧!一切诉诸天意吧!

 “苍天必会垂佑,因为,有史以来,罕有如此清明的吏治及关心民生福扯之大内,本朝足以屹立千秋万世啦!”

 “常老功不可没!

 “不敢当!老夫只是吆吆喝、跑跑腿而已!

 “客气矣!若非大家在此屯军,必无今之局面!

 “其实,凤凰教主亦功不可没!”

 “当然!我们会永远怀念他!

 怒剑道:“阿钜!你尚在练武否?”

 “每空练一个时辰。”

 “很好,吾希望你多活些,百姓才更有福气。”

 “谢谢爷爷的祝福,今后,爷爷你们常入官玩。”

 “没问题,吾得多逗逗曾孙子哩!

 “正是!

 ***青康藏高原既高又荒凉,不过,居民之热情却不逊于各地之人,因为孔钜诸人未到,家家户户便收到二个月的粮食。

 孔钜和太上皇便被他们奉若天神。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进入粮食经销处,立见徐三和黄源率众下跪于门前,孔钜立即扶起他们道:“免礼!”

 “谢谢太子再造大恩!”

 “别如此客气!我去过黄河两岸,大家愉快的。

 “全仗太上皇及太子浩恩!”

 “客气矣!苗区之粮食也送达吧?”

 “是的!已经在半个月前交给各户。

 “很好,今后就定期济助他们,一切费用由我负责。

 “禀太子!黄河乡亲们有意行此善事,请惠予成全。”

 “负担太重吧!”

 “不重!每户只需提缴十斤,便可完成此项功德,大家蒙太子协助,始有今,请太子允大家有回馈之机会。”

 “好!替我转达谢意。”

 “遵命!”

 太上皇道:“黄河两岸居民有此心意,该区宜永远停赋。”

 “遵旨!”

 徐三诸人立即下跪叩谢。

 不久,徐三又道:“禀太子!为了劳逸平均,目前已经以武汉为中心向四周设立粮物换及转销据点。

 “此举可避免长途运粮既省人力,又增时效,试行至今效果颇佳,大家皆感方便,请太子准予持续实施。”

 “准!今后准各位随时探行改进措施。”

 “谢谢太子。”

 吴云道:“切忌遭人从中套利!”

 “遵命!目前已由官衙担任监督,颇不易发生弊端。”

 孔钜点头道:“很好!辛苦你们啦!

 “应该的!若无太子,黄河人尚在水深火热之中矣!

 “不敢当!大家今后同心协力造福天下百姓吧!

 “遵命!”

 “贵乡亲自动补堤,太上皇和我皆表欣慰。”

 “应该的!此乃维系子子孙孙安全之凭借呀!”

 “的确!孩子们皆上学塾吧?”

 “是的!人人皆勤奋向学!”

 “很好!我希望来年能够看见黄河人入仕。”

 “遵命!”

 他们又叙了一阵子,方始欣然用膳。

 膳后,他们便深入民间查访著。

 他们一直在西藏逗留半个月,方始离去。

 除夕当天,他们一入亩区,便见各族之人穿著传统服装追随众官前来行礼表达由衷的谢意。

 当天中午,苗人举办传统的祭天大典,祈求国泰民安,孔钜诸入愉快的穿著土著服装随众人跳舞著。

 黄昏时分,祭典一结束,立即烤食猪、牛、羊祭品。

 接著,苗人在歌舞中度著。

 没多久二名苗族公生前来向孔钜邀舞,孔钜笑嘻嘻的跟著跳舞,苗人们立即疯狂的呐喊及高歌者。

 吴云立即向官员问道:“此二位苗族公主乃是苗人心目中之圣女,她们一邀舞,太子又允舞,她们已是太子的人啦!

 “这…。”

 “苗人多情却多疑,自古以来一直是各朝代安抚之对象,太子若娶她们,苗族必然永远臣服矣!

 太上皇含笑道:“的确!很好!很好!

 吴云四女没话可说啦!

 二位公主大喜之下一直不让孔钜返座的接连歌舞,孔钜心情愉快的跟著她们的舞步抬手投足啦!

 亥初时分,苗族十八峒主联袂出声,歌舞立停。

 他们一走近孔钜,立即下跪基里咕噜说了一大串。

 官员急忙陪太上皇上前道:“禀太子!苗族十八位峒主代表全苗族宣誓永远效忠之意,请您扶起他们。

 孔钜立即上前扶起他们。

 不久二位老者各牵一位公主下跪又说了一串土话。

 官员立即道:“他们以二位公主献呈太子,太子宜含笑各吻她们印堂一下,仰长期安抚苗族之人。”

 “她们要跟我走?”

 “是的!为为妾或为婢,由太子决定!”

 “这…”太上皇含笑道:“收了吧!”

 孔钜立即含笑牵起二女及各吻印堂一下。

 苗人立即声雷动。

 鼓声立即大响。

 男男女女立即前来歌舞著。

 官员道:“禀太子!他们在祝福您们,此舞将持续到天明,请太子牵二位公主和苗族之人一直舞。”

 孔钜便牵二女跳舞著。

 苗人们更亢奋啦!

 太上皇便愉快的返座取用烤

 孔钜跟著二女跳了半个时辰的舞,他便已经知道其中舞步,而且更发现她们擅长扭及摆,全身更柔弱无骨。

 于是,他跟著她们扭啦!

 她们见状,立即欣然边扭边将上身向后仰,孔钜不但向后仰,背部更是贴近地面仰扭不已!

 二位公主目泛异彩,更加的倾心啦!

 苗族男女瞧得尖叫不已啦!

 不久,孔钜原式向右拧翻二下,便仰身陪二公主扭身。

 二公主亢奋一叫,立即扭得更起劲!

 不少苗族男人立即围来鼓掌唱歌著。

 孔钜便似柳叶般来回翻拧身子。

 他结合各派武功招式,花招百出的扭摇身子,苗族青年男女在大开眼界之余,人人纷纷围来唱歌扭身欣赏著。

 二位公主乐得使出浑身解数啦!

 她们似蝴蝶飞舞不已啦!

 孔钜结合轻功,来回飘闪于她们之间啦!

 苗人们如痴如醉的呐喊啦!

 足足又过了一个多时辰,二位公主香汗淋漓,面如桃花的牵起孔钜,便欣然奔去,苗人们立即纷纷让道。

 他们亢奋的歌唱祝福孔钜三人。

 不久,孔钜已被拉入室中,只见大公主呼呼的搂住孔钜,身子使不停的厮磨,衣衫亦纷纷滑落。

 孔钜为了汉苗百年好合,立即吻上粉颈。

 二公主立即上前为孔钜宽衣。

 不久孔钜已搂著大公主躺上兽皮,只见她热情的宾纳客之后,体立即似蛇般扭动不已!

 孔钜首次遇上这种妙趣,立即亢奋的冲刺著。

 不久,大公主已经落红汩汩,二公主取来一碗绿,立即趴在一旁点点滴滴的将落红及分泌物接入碗中。

 没多久,一碗已盛,她便欣然放在一旁。

 大公主已经尝到妙趣,立即奔放的发著。

 她的温润体立即使孔钜畅然前进著。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大公主已经怪叫连连。

 她的体在搐中,汗水溢滴不已啦!

 二公主见状,立即亢旧的接

 她翻身上马,立即驰骋著。

 大公主眯目回味一阵,二公生又以土语催地接落红。

 她便起身入内深处端来半碗绿

 不久,她便笑咪咏接著二公主的落红。

 没多久,碗已盛,她便置碗于一旁及躺下歇息。

 二公主正在亢奋,立即抓狂般动著。

 孔钜一见双颤抖人,立即边边把玩,二公主火上加油的怪叫连连,体更是扭不已啦!

 良久之后,她方始呼吁的缓速。

 孔钜一翻身,立即大开杀戒。

 异族美女带给他莫大的刺,他一冲连冲之下,二公主也在怪叫声中,达到极端的足啦!

 她搐的呻著。

 十八位峒主在口听至此,只见巫师低语一阵子,他们立即足的离去,从那刻起,苗族果真百年未再犯中原。

 孔钜又冲刺一阵子,方始注入甘泉。

 二公主却歇斯底里的哭泣哩!

 孔钜又吻又爱抚一阵子,她方始平静下来。

 却见大公主端来那个碗,她先喝完半碗便含笑递给孔钜,孔径二话不说的立即仰首喝完。

 大公主心花怒放啦!

 不久,二公主唱完半碗体,孔钜亦喝光剩下的体。

 二位公主足之下,立即贴睡在孔钜的两侧,孔钜却觉腹中一阵热气滚滚,只见他连排二记响,全身顿然一轻。

 他的心中一动,立即起来运功。

 二女却足的悠悠睡著啦!

 孔钜运功一个时辰之后,全身倏地向上一浮,他忍住惊喜的继续运功,身子便一直悬于地面三寸高之处。

 不知不觉之中,东方发白,苗族青年欢呼一阵子,便返歇息,孔钜的身子却似鹅般在内飞来飞去啦!

 二位公主在狂又大之下,仍然呼呼大睡哩!

 苗族之人更是个个欣然畅睡著。

 已中时分,吴云不放心的单独接近口,她乍见孔钜盘身在内飞来飞去,她惊喜的险些叫出来。

 她暗暗口气,立即含笑退去。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