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龙在天 下章
第十八章 十美伴龙渡今生
黄昏时分,孔钜吁口气便飘落地面,他一见二位公主玉体横陈酣睡,他立即飘到口张望着。

 立见吴云四女含笑在口不远处烤

 他穿妥衣衫,立即掠去。

 他一跨步,身子便似流星出,他的意念一动,身子便落在烤架旁,立见他顺手撕了一块送入口中。

 吴云含笑道:“苗女果真多情吧。”

 孔钜脸红的道:“还好!”“你已达天人合一了吧?”

 “应该如此。我已在中飘飞半个晚上哩!”

 “怎会如此呢?

 “我不明白,她们各陪我喝半碗怪,我打了两个响,便全身轻若羽飘飘起,我运功不久,便能离地哩!”

 “我问过布政司,他说那是苗女自幼便配妥之补药,它和落红一喝下,不但补身,而且男女的感情永远不会有变。”

 “奇妙的,她们的确混过落红。”

 “恶心的!”

 “不会呀!甘甘甜甜的。”

 “你真是不简单哩!”

 “少糗我啦!太上皇呢?”

 “他正和十八位峒主在喝酒叙哩!”

 “很好!”“苗人的日子太落后贫穷啦!咱们得好好济助他们。”

 “好呀!吩咐徐三他们多送些粮食吧!”

 “对!算是聘礼吧!”

 “姐姐又在糗小弟啦!”

 “阿钜,姐姐很赞成这段良缘,它不但可以维系汉苗之和睦,而且正好凑成十全十美的十美图哩!”

 “谢谢姐姐!”

 “苗女多情,你别玩疯啦!”

 “不会啦!我的功力越来越佳呀!”

 “说得也是,你真是有福之人哩!”

 “谢谢!”

 倏听吴虹抚著手中之莫干神剑道:“姐姐,阿钜既然已经天人合一.神剑又会自行飞翔.可否试试驭剑。”

 吴云双目一亮道:“对呀!我怎忘了此事呢?”

 孔钜双目一转,点头道:“对!我尚记得驭剑口诀,我试试吧!”

 他立即低头沉思著。

 四女却喜不自的互视微笑着。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孔钜肃容持剑,他一拔剑,便以双手握住剑柄及弹掠向上方,刹那间,他已起三十余丈高。

 四女立即兴奋的仰头望去。

 寒虹乍闪于夜空,立即折向北方。

 孔钜已经聚足功力,他已似一枝枯麦杆,只见一人一剑朝北方夜空疾而去,刹那间,便消失于峰后。

 吴虹啊道:“成功啦!

 吴云喃喃自语道:“奇才!天意!天意!”

 “姐姐,阿钜会折回吧?”

 “会!让他玩玩吧!”

 “姐姐,听说驭剑可以瞬息千里,阿钜岂非可以迅速抵达京城啦!”

 “啊!他可能会回去看看妹子及孩子。”

 “太好啦!若真能如此.阿钜可以随时返京,我们也可以多陪陪太上皇到江南畅玩.他似乎颇怀念江南哩!”

 吴云低声道:“的确!若非他好玩,朝政岂会大呢?”

 “的确,我看大内的人在去年被阿钜修理得极不习惯的,我真想换掉他们这批只会阿谀不会做事的家伙。”

 “算啦!尚有二代人在上面哩!等阿钜登基之后.咱们再整顿吧!”

 “对!这些人吃喝民脂民膏,却不务正业.真可恶!”

 “慢慢来!快焦啦!”

 四女立即以刀创尝著。

 此时的孔钜已经飞过泰山上空,他因为速度太快,一直眯眼,此时乍见泰山,他怔了一下,气机一岔,身子便一晃。

 他急忙气定神,便继续飞去。

 他一试便成功,此时,他一见已过泰山,便打算返大内,于是.他的双手微微使剑,剑尖斜而下.孔钜便斜下飞去。

 不久.他已经接近京城外.他立即沉劲掠去。

 只见他一收左手,右手己将神剑挥向右侧。

 立见寒虹削下一株树干及树枝。

 孔钜一翻身,便飘落地面。

 他吁口气,忖道:“太完美啦!很好!

 他将神剑归鞘,立即沿林掠去。

 不久,他已经仗剑步向城门。

 他遥见二位军士持立,另有二军士则持刀在附近巡视.他暗暗嘉许之下,立即含笑朝前行去。

 一位军士乍见他,立即下跪道:“叩见太子殿下!

 另外三名军士立即也跟著下跪喊道:“叩见太子殿下。”

 孔钜含笑上前道:“平身!”

 “谢太子!

 “下次值勤时,宜以军礼行礼!

 “遵旨!

 “辛苦你们啦!”

 说著,他立即含笑入内。

 此时刚入夜不久,不但街上行人如织,各家店面亦甚为热络,不少城民认出孔钜,立即恭敬行礼。

 孔钜—一答礼,不久,他已来到朝阳门前。

 二位军士立即执行礼道:“参见太子殿下!”

 “平身!辛苦啦!”

 说著,他立即步入大内。

 沿途之中,不时有侍卫行礼,孔钜一见他们如此尽职,他愉快的一一还礼,良久之后,他方始接近太子殿。

 立见殿前二位侍卫行礼道:“参见太子殿下!”

 “平身!

 孔钜一入内,宫女便先行奔来行礼。

 接著,鬼剑诸女已牵子出。

 孔钜含笑打过招呼,便将神剑交给鬼剑。

 他立即欣然—一抱过诸童。

 不久,他一入内,四女便带他逐房瞧着酣睡的八名男婴,他愉快的一一轻抚小脸,方始陪诸女入他的房中。

 “大内没事吧!”

 鬼剑含笑道:“风平静,吏政更上轨道,钜哥怎会突然回来?”

 “我驭剑回来的。

 “什么?你已经能驭剑啦?

 “是的!我昨夜已达天人合一!

 “天呀!恭喜!

 章婉君急问道:“钜哥如何突破的?”

 “我昨夜奉太上皇之旨娶苗族二位公主,我和她们合体,又按苗族习俗喝了半碗体,便突破瓶颈啦!

 “恭喜!

 “谢谢!虹妹提及驭剑,我静悟一个时辰,便开始试练,那知一试便成功,而且刹那间便飞过泰山,我便返宫一趟。”

 “果真是瞬息千里,太好啦!

 “是呀!”

 鬼剑道:“据母后表示,各地百姓皆热烈你,是吗?”

 “的确!二位太上皇后感动得频频拭泪哩!如今的贫民已能自立自足,尤其黄河贫民更是令人感动。

 “他们每天自动派上万人修堤,而且还自愿送粮食给青海、西康及苗族之人,这份爱心真令人感动。”

 “他们受你之感召呀!”

 “的确!此外,咱们的店面、银庄及南北货销售,每月至少可以赚入九千余万两银子哩!”

 “天呀!太吓人啦!”

 “明年起,各地贫民之作物一起收成,收入会更吓人,所以,我规定明年物品降价一成,接下去一年亦各降一成。”

 “对!咱们吃。百姓喝汤。”

 “我只希望薄利多销,大家皆有好日子可过。”

 “是呀!

 “我打算见见父皇及母后,我先净身吧!”

 说著,他立即入内。

 诸女立即为他张罗全新的衣靴。

 没多久,他客光焕发的向皇上及皇后行礼,皇上惊喜道:皇儿怎会突然返回,莫非有事?

 “父皇放心,儿臣因为练成驭剑飞行之术,方才意念一动,便由苗族直接返大内,前后只费半盏茶时间哩!”

 “太神奇了!你岂非已变成剑仙。”

 “不敢!太上皇目前正和苗族十八位峒主品酒,儿臣敬禀一事。

 “说呀!”

 “奉太上皇旨谕,为和睦汉苗,儿臣已于昨夜娶二位苗族公主。”

 “哈哈!很好!大喜也!

 “谢谢父皇恩准,儿臣再禀出巡之经过。

 他立即择要叙述著。

 皇上含笑道:“各衙皆呈奏你视察之经过,他们皆认同你之出巡及表达万民同心,肤甚欣慰。

 “谢谢父皇,儿臣今夜将返苗族,父皇可有指示?

 “太上皇昔年曾三游江南,你陪他畅游江南吧!

 “遵旨!儿臣若有急事,会随时返大内禀报。”

 “很好!”“对了!儿臣已经自行调凤凰城县令曹金揆至两湖巡抚任参事,遗缺由家岳之独子黄承德接任。”

 “很好,朕准你自由任免及奖惩各地官吏。”

 “谢谢父皇,此外。黄河人自动修堤,宜年拨十万两银子配合。”

 “准,你各赏给十九门派一百万两银子,他们已经联名呈递效忠文,肤甚欣慰,很好!

 很好!”“此举在于安抚他们及稳定武林,以免恶分子再茁壮”

 “高明!你若经费不足,可以向各地银庄调支。”

 “谢谢父皇,儿臣每月收入颇丰。”

 “很好!趁著年轻多历练些,朕有意在十年内退位。”

 “不要,父皇正值英年矣!

 “联亏欠你母后太多,朕要陪她到处走走。”

 “父皇可以出巡呀!

 “毕竟有所不便,你之才华及魄力皆远优于朕,朕该早让贤。”

 “万万不可!

 “此乃十年后之事,来再叙吧!

 “遵旨!母后可有指示?

 “干宁宫之梅正在盛放,二位太后一向爱梅,你方便携去否?”

 “好呀!儿臣立即去采梅。”

 “很好!顺便代吾二人向太上皇三人请安。”

 “遵旨!

 孔钜一出宫,立即前往干宁宫。

 不久,他摘下二小截含梅之细枝,便以盒包妥而去。

 他便返太子殿陪娇们取用宵夜。

 膳后,他又陪她们聊了一阵子,便携盒及神剑离去。

 此时已是亥初时分,大内一片寂静,宫内却仍然热闹,孔钜不愿惊动城民,他立即绕向栖霞山上。

 他一上栖霞山,便随山的枫红而心情一畅,他以布条将小盒绑在背上,他一气,便默默调匀功力。

 不久他一拔神剑,立即掠向夜空。

 他的功力和神剑一会会,立即疾向南方的夜空。

 地面之人乍见此景,尚以为是流星曳空哩!

 不久,他已经掠落吴云四人身前六、七十大处,四女立即欣然掠来。

 他将剑归鞘,便交给吴虹。

 他又取下小盒!立即启盒道:“母后旨谕赠送它们给二位太后哩!

 吴云含笑道:“母后真细心.我该多学学。”

 “先去见太上皇吧!”

 “他们已人,走吧!”

 孔钜双手各搂黄家姐妹的纤,便携她们陪吴云二女掠去。

 不久,他们一到口,侍卫立即行礼。

 孔钜一答礼,使率四女入

 只见太上皇三人正坐在内品茗,他一见到孔钜,立即道:“太子跑那儿去啦?孤险些醉矣!呵呵!”

 “孙臣返大内采梅呀!

 说著,他各进一株梅给二位太后。

 “天呀!真的是宫内之雪梅哩!

 太上皇怔道:“太子莫非会飞?”

 “正是!孙臣驭剑返京。”

 “真的有此神技呀!

 “是的!父皇及母后向太上皇及太后请安哩!

 “呵呵!很好!大内没事吧?

 “风平静,父皇请太上皇畅游江南。”

 “呵呵!好!孤正有此意哩!

 “孙臣诸人必会随侍!

 “很好!孤不虚此行矣!对了,苗族十八位峒主已经写妥效忠文,孤已吩咐他们送府衙转呈大内。”

 “太好啦!

 “此乃太子娶二位公主之故,今后,每月加送五万两粮食给他们吧!”

 “遵旨!”

 二位公主方才春风面的向孤敬酒,太子真行呀!”

 孔钜立即一阵脸红。

 “呵呵!孤酒后胡言矣!你们去歇息吧!

 孔钜五人立即行礼退去。

 不久,吴云陪孔钜步向二位公主的山道:“据布政司表示,你今夜仍得陪她们,她们助你不少,你就搞定她们吧!”

 “好!改天陪你!”

 “老夫老啦!去吧!”

 孔钜含笑掠入中。

 立见二位公主欣然来拉他入座。

 二女便热情的递酒及食物给他。

 孔钜来者不拒的享用著。

 不久,二位公主铺妥兽皮,立即大方的宽衣。

 孔钜正在欣赏她们的体,她们又上前为他宽衣。

 不久三人已经搂躺在兽皮上,大公主一翻身,立即纳客驰骋著,二公主却自动来左,孔钜立即著。

 没多久,二女已嗯啊叫啦!

 孔钜边摸边抚体,愉快的享受著。

 不久二公主一催促,大公主立即欣然让贤。

 二公主一上马,立即放驰骋著。

 孔钜便在大公主的体上大作文章啦!

 时光飞逝,二女轮玩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她们乐得全身哆嗦及香汗淋漓之后,孔钜便搂著二公主冲刺著。

 没多久,二公主茫酥酥的投降啦!

 孔钜立即搂著大公主冲刺著。

 他一冲再冲大公主呆啦!

 孔钜又冲了不久,方始注入甘泉。

 大公主搐不久,立即人眠。

 孔钜为她们盖上兽皮,立即在旁运功。

 半个时辰之后,他又在内飘游啦!

 翌一大早,他便收功入内池中净身。

 浴后,他穿妥衣衫,立即出

 立见吴云四女在远处朝他招手,他立即掠去。

 他一落地,吴云便递来一块,他便欣然享用。

 吴虹递来酒壶道:“尝尝吧!甘醇哩!

 他立即连喝三大口酒。

 吴云道:“此地多山、多树又多瘴疠之气,的确不易大规模的耕种,不过,却有不少的特产哩!”

 孔钜道:“让他们留著吧!大内每月济助五万两,配合黄河人之济助,他们的日子会逐渐好过些,是不是?

 “嗯!若换成我,宁可自力更生。

 “民族有异,慢慢来吧!

 “也好!咱们何时启程?”

 “依他们的风俗及太上皇的意思吧!姐姐有何不适吗?”

 “我不喜欢他们所养之蛊,恶心的哩!

 “好!我会及早离去!”

 五人便默默取用烤及饮酒。

 半个多时辰之后,孔钜突听一阵怪叫,他不由一怔!

 吴云问道:“怎么啦?”

 孔钜指向远处道:“似有牛鸣,又似有羊叫,咦?还有车声哩!”

 倏听一阵阵螺声,立听各山传出欢呼声,接著,苗族男女迅速的奔出外,便沿著斜坡一直奔去。

 孔钜掠上空一瞧,立见人、马、羊、牛、车井然有序而来,他凝神一瞧,便发现徐三和黄源率先行来。

 他会意的立即落地道:“徐三他们送牛、马、羊及粮食来啦!”

 吴云含笑道:“这批黄河人细心及能干哩!

 “不错!我去接他们吧!”

 说著,他已破空掠去。

 吴虹含笑道:“钜哥已成陆地神仙啦!”

 吴云含笑道:“的确!

 且说孔钜后发先至的掠落在徐三及黄源身前,立见二人下跪行礼道:“参见太子殿下,小的另送苗族一批牲畜及粮食。

 “很好!辛苦啦!

 “应该的!

 “你们破费了呀!

 “此乃凤九大县城上百万百姓出资所购,小的率众义务送来而已。”

 “哈哈!原来如此,很好!”立见苗人们欣然奔近,只见他们向孔钜下跪,便叩头以土语致谢,孔钜愉快的哈哈一笑,立即指向群商。

 他们立即上前牵走牛、马、羊。

 接著,他们上前搬运粮食啦!

 不久三位公主陪十八位峒主笑呵呵前来,官员陪他们一上前,立即率他们向孔钜行礼道:“谢谢大王厚赐。”

 “此乃凤九大县城百万百姓所赠。”

 官员立即翻译著。

 他们立即欣然点头。

 官员道:“此批牲畜一繁衍,他们可安度不少年。”

 “很好,今后,大内会另送五万两银子之粮食。”

 官员立即翻译著。

 他们立即下跪叩谢著。

 孔钜道:“快叫他们起来。”

 官员立即吩咐他们起身。

 不久,他们便邀孔钜一起返,孔钜边走边向官员道:“我何时可以走?”

 “太子随时可以启程,不过,十八位峒王似有意宴请大家,太子可否<龙在天> m.VJuxS.Com
上章 龙在天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