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
第十章 飙倒四个小流氓
沈月涵也知道‘瓜’是啥,她哪受过这种侮辱,当时就火冒三丈,回过身狠瞪了那说话人一眼,凌寒也回转过身来,开始以为说谁呢,一看才发现对方居然冲着局座出的亵渎之词。

 “大白天你们耍什么氓?太无了。”沈月涵冰着脸斥道。

 “哈…你不无领了个小白脸儿晃啥?哥儿几个才是真男人,家伙大着呢,而且很持久的哦,哈…哇,兄弟们看看,人家那两个妞妞多大的个儿?这小白脸儿可有吃了。”

 说话的家伙是个秃头斜眼的混混,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一脸横,额上还有一片明显的刀疤,和他一起的三个也是歪瓜裂栆,此时都拿筷子敲着碗笑着,他们刚才就偷看沈月涵有点忍不住了,几杯酒下肚之后胆子越来越大,目光越来越,眼见美女要走,实在是弊不住了。

 沈月涵此时气的脸儿都白了,凌寒却伸手拉着她手臂出了门,她却以为凌寒是怕事想拉她走,这晴天白的还怕这几个社会渣子把自已怎么样了吗?谅他们也没那胆子“你别拉我。”

 这一刻她认为凌寒不象个男人,如果自已是他女人…唉,文质彬彬的小男人到底是懦弱呀。

 凌寒仍旧保持着笑,对沈月涵变冷瞪他的眼神也无视,笑道:“局座,你站远,别溅身上血。”言罢,在沈月涵发怔的当儿推开门就走了进去,一手起个门边那桌子的啤酒瓶子就上去了。

 他不是过去砸,而是直接手将瓶子出去的,也就三米多距离吧,四个家伙见‘小白脸’去而复返又了酒瓶子,要干?他们第一个反应就是站起来准备开战,哪知酒瓶子飞了过来。

 ‘砰’,接着又是“啊”的一声惨叫,酒瓶子直接在秃头脸上就炸开了,血当时就了出来。

 小馆子里当下大,几桌子客人慌乱的纷纷夺门而逃,‘噼哩啪啦’一顿响,挟杂着哀号和惨叫声与女人们的尖叫声,桌椅全翻,碗盘四飞,凌寒的手脚可谓毒狠,酒瓶子砸中那个秃头时趁他三个同伙一呆之际,双手同时又起了两个酒瓶子,给左右俩家伙就开了瓢。

 两个家伙被自已的血糊模了双眼,最后一个见事不对想跑,给凌寒一脚踹在股上,当场摔了个狗啃屎,凌寒手脚真是太快了,出脚的同时手就抓了一把木椅子,那家伙刚给踹倒倒,木椅子‘喀嚓’一声砸在了他的背上,也不知用了多大的劲,就一下把椅子就打散架了。

 回过身的凌寒又是一拳,砸在那个秃头眼眶上,‘啊’惨叫声中,凌寒又一脚兜出去,正中对方裆,秃头呜咽一声捂着自已的宝贝儿就栽翻在地上了,左边那个头冒血的还想爬起来,却被凌寒兜面一脚踢的仰摔出去,再爬不起来了,剩下那位刚站起来,又吓得自已蹲下去了。

 “大哥,哦不,爷爷,别打了,孙子错了,”捂着冒血的头一眼全是惧,你妈的,混了十年社会,没见过这么狠这么身手不凡的角色,四个人呀,倾刻间全趴下了,这也太厉害了呀。

 分开人群进了门的沈月涵简直让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不能置信的看着手里还握着一条凳腿儿的凌寒,这家伙正一脸狠相拿着凳腿儿朝那个没趴的发威呢“跪好,唉,这就对了,乖啊。”

 刚才还布局合理的小餐厅一转眼就变成狼藉一片,桌散椅倒,地上还躺着三个血人。

 “亲爷爷,我再也不敢了,我给您磕头了,我再也不混了,呜…。”那家伙吓破胆了。

 凌寒手里的凳腿儿快矗到他鼻子上了,那家伙想躲没处躲,已经给顶在墙边了。

 “出来混也不擦亮你的狗眼?这年头儿谁是好惹的?你他妈的是不是吃屎长大的?”

 沈月涵怎么没想到气质文雅的凌寒在不到一分钟左右就摆平了四个孔武有力的汉子,而他一点伤没有,只是身上溅了不少血,刚才还被自已小瞧的小男人居然勇猛至此?天哪!

 突然凌寒身后趴着的那个动了,而且动的很快,手里还起个东西“凌寒,小心身后。”

 凌寒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以为是缩在店里面没来得及跑的客人,哪知是那个让椅子砸翻的家伙“你妈,老子和你拼了。”好小子也狠,手里半个酒瓶子一下捅在了凌寒股蛋上。

 ‘哦’凌寒一咬牙第一时间反击,在沈月涵掩嘴惊呼时他手中的凳腿儿就砸在那家伙脸上,轻脆的鼻梁骨断裂声传来,听的人骨悚然,膝盖再猛抬,撞在那家伙骨上,闷闷的一声响,八成骨也裂了,最后凌寒撮手成刀削在他脖子上,那家伙直接撞在墙上后又软绵绵又滑在地上晕过去了,跪着的那个这刻自已就躺在地上装死了,腿一直抖擞着,裆都了。

 凌寒回过头朝他唾了一口,能吓的出来也不容易呀,这号人也混?真他妈的够烂的。

 此时股上的痛疼让他不由也龇牙咧嘴瞪着眼,就这一眨眼的功夫腿就让血浸透了。

 沈月涵这时跑过来“你要紧不?”扭头看他的身后,右边部的子都烂了,血糊了一堆,她抬头朝凌寒道:“赶快去医院吧,店老板,快报警,打电话叫救护车来,别出了人命。”

 沈月涵可不是小女人,也见过世面的,所以她还能在这种场合站稳,其实她心里也怕。

 …

 医院里,沈月涵在楼道来回渡步,下午的会是参加不了啦,给副局长鲁有智打了手机,让他主持会议,并宣布昨天局委的商议出的决定,综合股拆撤,人员并入行政办,一切复旧。

 县刑警队的张玉祥此时也站在楼道里,对这位县政府曾经的办公室副主任他可不陌生,心里暗骂那几个小子不知死活,刚劳改释放还没俩月就惹上了这位姑,活该继续进去坐。

 “沈局,有不少证人也录了证词,事件真相我也查清了,凌寒是见义勇为,又是自卫反击,这种敢于和社会败类斗争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这样的有为青年局子里要给表彰的。”

 张玉祥深知刚上任审计局的沈月涵后面有项县长这大靠山,不趁这个机会拉下关系就笨了。

 沈月涵心说,这个张玉祥还是很有眼色的“张队长,这个事影响太坏了,一定要严惩。”

 他们这边说话的功夫,有个医生过来朝张玉祥道:“张队,几个伤者抢救后都没有生命危险,不过有两个伤的重,鼻梁骨全断了,有一个骨也碎了,最轻的那个了16针。”

 “好,知道了马医生,麻烦你了。”张玉祥客气的朝医生点头。

 “应该的,张队,救死扶伤嘛,呵…你忙着,”马医生又朝沈月涵笑了笑才走,转过身心说这女人是谁?连刑警队的张中队长都对她那么客气?现在的人呀,尽不显山不水的。

 这时沈月涵的手机响了,她一看号码忙接通“项县长…。”

 “月涵,我在县医院,你在几楼呢?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项雪梅的声音张玉祥都听到了。

 晕了,县长也来了?这沈月涵不得了呀,听说上任县长亲自送的,现在这点事县长又来看?

 这就让张玉祥望着沈月涵的眼光有点变了,难怪外面传闻说沈月涵是项县的亲信呢。  m.vJuxS.Com
上章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