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
第六十八章 两个新来的副乡长
【今天第三更了,兄弟们多支持!】

 凌寒领着他们三个上去见沈月涵的时候,龙田乡也开始热闹起来。

 凌家除了老四凌之北出事不在之外,另三个兄弟全在,老大凌之东是正处级干部,二老之南、老三之西都是副处级的干部,如今老父去世了,他们自然要向单位打个招呼请几天假。

 就是这个招呼打出了麻烦,在这个特殊时期,他们本来想低调治丧,可是被下属们知道这事后,谁能不表示一下意思?于是,快十一点的时候,龙田乡涌进了好多车,几乎是上海大众桑塔纳的天下,其中也不乏广本、丰田之类的轿车,除了三兄弟各自的下属和好友之外,还有一些关系户和企业的头头儿们,略统计一下,开入龙田乡的车少说有三十几部。

 整个凌家那条巷子是人山人海,热闹的让全村人目瞪口呆,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呀。

 赶巧今天安秀蓉来龙田乡报道,男朋友陈煜陵亲自送她上任,结果就撞上了这闹腾腾的场面,车到了龙田乡正路上,陈煜成颇感诧异“哟,龙田乡这是出什么事?这阵势不小?”

 安秀蓉美眸转,也瞅得有点眼花,未几他们的本田车在路口人多的地方放缓了速度,陈煜成一眼看见了老同学凌涛,只是他披着一身孝衣,顿时就明白了,听说过他爷爷得癌症的事。

 安秀蓉也认识凌涛“煜陵,那不是凌涛吗?他们家什么人去世了?难怪这么热闹。”

 “他爷爷,前些时他和我说过,老头儿是癌症,你稍等两分钟,我下去打个招呼。”陈煜陵也不会在凌涛面前托大,他是清楚凌家的关系的,凌母是常务副市长陆彬的表妹,凌父是市税务局局长,级别和自已的父亲一样,都是正处团,象他们这一拔公子,被称为‘团少爷’。

 陈煜陵的白色广本在路上缓行也比较剌眼,尤其前面助手度坐着一位优雅无比的美女,不惹眼才怪呢,说起安秀蓉的背景也是很让人吃惊的,几年前退下来的市委书记安世奎是她爷爷,如今是市人大主任,安秀蓉是经济研究生,毕业后在国外呆了一年半,两个月前才回来,实际上和陈煜陵确定交往也是近期的事,双方家长很,陈的父亲又是安世奎的老下属。

 这次安秀蓉磨着爷爷说要下乡锻练,重头起步,老爷子吃不住孙女的软磨硬泡,本来说这事让陈煜陵父亲就能解决,安秀蓉却坚决不同意,自已只答应了老妈试着和陈煜陵处一处,万一有了结果,后就不好见人了,让别人说自已是靠男朋友家的关系怎么怎么样,多难听呀。

 安老爷子没辙,于是就想起了新江县的项雪梅,便恬着老脸给她打了个电话。

 巧的是龙田刚捋了两名副乡长,项雪梅正在考虑调谁去当副职,当下就应诺了安世奎,这才有了今天安秀蓉上任龙田乡副乡长的一幕,他们没到会这里碰上凌涛家的这种事。

 下车寒暄了几句,陈煜陵就说“我送秀蓉过去,返回来找你聊,”凌涛点了点头,他也暗自羡慕陈煜陵这小子好命,能找这么个绝靓女,要是自已勾上能孙行长的女儿,那就不会让陈煜陵专爱于前了,想到这里不由心头火热,想想老妈说的也对,应该让天逊给介绍一下。

 不说凌涛在这做着美梦,陈煜陵在乡政府门前停下车时,一眼就看见了院里的奥迪,不由一惊,好家伙,这龙田乡不得了呀,正厅级别的座驾奥迪A6这里也有?还是崭新没牌招的。

 “呵,秀蓉,你们这地方藏龙卧虎啊,在新江A6可是市长和书记大人才敢坐的车,我也不是买不起它,但我不敢坐呀,不知是不是凌涛他们家的,怕在街上碍眼才开来这的。”

 安秀蓉没说话,秀眉蹙了蹙,陈煜陵就这毛病,爱说个大话,二十六七的人了,一点不稳重,他那个皮包公司无非也就玩点空手套白狼的招儿,要不是他爸爸的人际关系,他…

 想到这心下就有点犹豫了,看来自已和老妈说的‘试交往’是完全明智的,不能被表相所惑呀,不得不承认队煜陵是个很帅很有气质和风度的男人,但时不时表出的浮燥却很差劲。

 下车之后她对陈煜陵道:“煜陵,你回吧,别管我了,有事打手机吧。”

 “哦,我估计我今天也走不了,凌涛家这种事,我遇上了能躲吗?你忙你的吧。”

 看着陈煜陵调头走了,正要进去时,一辆中巴车停在乡政府门前,一个高大的青年跳下车走了过来,戴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一脸书卷气,脸色白净,颇为惹眼的说。

 仅只看了一眼,安秀蓉就先扭身进去了,那白净眼镜男也跟了进来,此时,林怀恩正从楼门厅出来,看见一前一后两个陌生人进来,微微一怔,看衣装也不是本乡人“二位是…。”

 “哦,我是来乡政府报道的安秀蓉…。”

 “我是来报道的展明华…。”

 二人这么一说,感觉也巧了,不由对望了一眼,微微朝对方点了下头,以后是同事了嘛。

 林怀恩一听这俩名字,顿时神色就放正了“原来是二位副乡长呀,快请,快请。”早上县里就打来了电话,说几个要去乡政府报道的人中午前会赶到,果然全到齐了。

 昨天被县纪检委带走了三个人,今天就给补来了五个,这速度和效率真是相当高呀。

 …

 凌寒送了顾月娥三人进沈月涵办公室之后,就朝蒋芸打了眼色,领着她回了自已办公室。

 一进门就朝蒋姐姐股上煽了一记狠的,的蒋芸娇一声抱着丰就逃。

 “你咋那么狠心呀?掐黑我这么大一块。”凌寒用手比划着,俩眼瞪着。

 蒋芸吐了吐舌头,噘着嘴着自已给他煽疼的股蛋,嗔道:“唉哟,这下算扯平了吧?”

 凌寒往沙发上一坐,没好气的道:“蒋姐姐,不能凭白掐人吧?你有什么证据啊?”

 蒋芸乖乖在他身侧坐下,柔顺的道:“人家不是没找见吗?”

 凌寒心说,让你找见我还混个呀?,嘴上道:“本来就没的事,你以为我没见过女人啊?”

 蒋芸美眸成一道儿,出一缕光,突然拉近了二人脸的距离,娇脆脆的道:“你少和我摆凶样,是不是心虚了?别让姐姐我抓到你的尾巴,不然,把你两颗小丸挤出来吃了。”

 凌寒头皮不由的一麻,这妞儿是比张小娟还狠,想当年自已和苏靓靓在校园小树林里一次吻被她恰好看到,结果当晚被这狡女骗到宿舍玩了一场‘丝袜恋’,给整的很凄惨。

 “我倒是有点想法,可人家沈大书记当我是个也没长齐的小子哦。”

 “喂,她连你没都知道啊?你还敢在这装?”蒋芸一把捏住凌寒腮邦子盯着他的眼。

 这是凌寒唯一一点缺陷,囊没发育健全,下边没长半“嘿,我就是这么比喻嘛。”

 可惜没在这家伙眼里看出什么,其实凌寒紧张的背心都渗汗了,还好抵住了她的眼神攻势。

 蒋芸松了他的脸蛋,顺势上凌寒的脖子,噘着碰了碰他的“人家昨晚没睡好啊。”

 凌寒心说肯定和沈姐姐聊了很久“你进里面去睡,我一会要开会,有新人来报道的。”  M.VjUXs.COM
上章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