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
第180章 危急时刻
萧泰领着人赶过来的时已经快夜里10点了,20多辆军用大卡车出现在中条区,让黑夜还游在大街上人都心惊不已,他们看出了中条区的严打不是口头上摆的一句话,也不是以前那种严打所以比拟的了,连部队都调来了,可见区委区政府的决心,更多的人心中窃喜,中条的天要清明了。

 折腾到十二点时,中条东西两个出境口和车站全换上了武装特警,总算是把劳累了数的区干警们替下来了,几位区领导们也跟着一顿忙活,过了十二点之后大家才回去休息,凌寒则与萧泰在区公安局坐镇,除了上岗的近百人,其余的武装特警队员都抓紧时间休息,随时等候新的情况。

 夜朦朦胧胧的,凌寒就和萧泰两个人坐在楼门厅的台阶上闲聊,他们谁也睡不着,们俩的女人现在都混在一起,在执法厅,靓靓就要回来了,庄静宜是暂时回不来的,这个女人比较执着。

 “凌寒,中条的事又折腾的不小啊,我就发现呀,你到了哪哪不得安宁,呵…”“中条隐有一套规则,不破开这条规则,谁也走不进来,中条区也会继续混乱下去,我无非就是那个挑战规则的人吧,把姓联的收拾掉,中条的天就渐渐转晴了,街上游的小混混们根本不值一哂。”

 王定山入沟之后一直没来过电话,凌寒嘱咐过他,能解决的自已解决,不要轻易打电话回来,一但打电话回来,这边就会认为他处理不了。而派出更强大的力量,这一点凌寒向王定山有过代的。

 所以他在等王定山的电话,这个电话再打来那就是最后的行动要揭幕了,一切予示着要收尾。

 “凌寒,年底我可能要和静宜结婚了,你和靓靓什么时候办呀?你这家伙…我看不好说呀。”

 “嘿…我啊…近两三年不会结婚地吧,除非政治需要,这个案子一结,中条区要搞大建设的。我会很忙的,总是要做出些成绩的啊。这么年轻的官,不是很有做为的话,想再升就难了呀…”

 “你现在就副处了,我看这个事结束还有挂常委的可能啊。邹阿姨又是准丈母娘,能不提拔你?”

 “那倒是,不提拔别人也会提拔我的吧,哈…我吧也不是非要多大的官,只要给我一定地权限能办事就行,这方面来说,没权力就有制肘了,别人可能会嫉妒你,然后制约你。官场很复杂的。”

 萧泰笑了笑“你天生就是吃这行饭地。我不行啊…呵,对了,这案子好象进入最后时刻了吧,要不要我把支队的两架武装直升机调过来?那玩意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更适用于山区侦察行动。”

 “哦?你们新市支队很牛的啊,都配备空中力量了吗?以前好象没听说呀。”

 “是地,也是今天4月份给配备的,主要新江支队是支特殊支队,你以为我窝在这里做什么?新支年底就要调走了,两年的特训结束了。这支队伍是要入京的。以后咱哥俩见面的时候不多了。”

 凌寒也为他高兴“入京好啊。有更广阔的发展机遇嘛,难怪你想要结婚呢,原来是这样啊。”

 直升飞机调过来的时候已经两点半了,零辰三点时,凌寒才和萧泰在一间房中休息下来。

 王定山带着三十多名干警入到狼牙沟最里面的时候都零辰多了,一路上果然发现了面子团的人,小有接触之后,活抓了几个,其它地都跑了,这些家伙们手里全有火,不敢小他们的。

 等王定山他们赶到后,金涛率领地工作组已经筋疲力尽了,从中午到晚上他们都没有吃饭,饿的都有点腿软了,想走呢走不了,山沟里也没人招待,这群人就堆在车边,电话都打不出去,想打手机得往高处站,起码也要爬上某个小山头,信号屏蔽的相当厉害,金涛的锐气挫尽,垂头坐在车里。

 联靖的身材很瘦小,体重不会超过110斤,身高也就165公分左右,今天他累的很惨,带着几个心腹翻山越岭走了20多公里的路,他知道,再不离开狼牙山的老窝,自已就要被活擒了。

 那边交给罗公子这个笨蛋处理吧,他和重伤的牛太子都没有利用价值了,让他们最后在狼牙沟发挥余热好了,前半夜接到消息,说姜淑秋被请去了市局喝茶,联靖就知道自已已经被盯上了。

 而且警方能挖出姜淑秋来,这说明他们已经彻查了自已的一切,现在只是在等自已落网,明天一早狼牙沟地两位快疯地公子会导演一出好戏,然后吸引开警方的注意,那时就是逃越警戒线地一刻。

 紫杏沟是另一条沟,沟里早有车等着联靖了,而且还是一辆旧型号的2020吉普警车,两个三十多岁穿着警服的男子诡诡崇崇的站在车边不时的看表,衣服穿在他们身上不是襟长就是袖短,明显是搞来的别人的衣服,坐进车里的时候,联靖才算松了一口气,他急匆匆剥掉衣服换上了一袭警服…

 “老板…我们的人收到最新消息,有二十多辆军车开进中条区了,应该是武警部队也给调来了。”

 联靖鼻子,眼眸一缩,看来武警明天要封山了,不知道有没有让自已逃脱的机会?

 另一个人也道:“老板,西边的路卡也换上了武警的人,怕是我们要这样子过去也会受到检查的。”

 “妈的,老子管不了这么多了,明天狼牙沟一闹腾起来,我们就瞅机会走,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老板,陈哥的意思是先去他家躲着。明天让他老婆出来打探消息,其实我觉得您要再躲几天的话,风声一松您就有机会跑了,我们几个可以到外围接应…他们不可能一直戒严下去地…”

 联靖下浮燥的情绪,半晌才点了点头“嗯,我们去老陈家,他那里还是比较安全的…”

 老陈是紫杏沟派出所的副所长,这几年不知沾了联靖多少光。虽然住在沟里,但没人不知道老陈家是有钱人。都说派出所的人日子好活,这话也不假,老陈就是个典型的代表,这些天严打他也心惊不已。万一联靖落网,自已就完蛋了,想办法把他送出去无疑能继续享受这种奢侈生活。

 最早联靖在紫杏沟开矿的时候,他老婆就以会计的身份进矿工作了,他甚至怀疑老婆被姓联的搞过,婆娘虽说三十几岁了,可也是沟里地一朵花,后来吃了联靖不少好处,对这些他也不怎么在乎了。有了钱在外面花天酒地夜不归宿那是常事,家里的黄脸婆再有姿也不及外面那些年轻漂亮地呀。

 联靖到了陈家时已经零辰2点半了。^^^^他打发老陈去派出所探听最新的情况去,然后就把老陈的媳妇摁在炕上…越是到了最绝望的关头,人地某些情绪也会变得疯狂不可理喻,萎了近一年多的东西今夜居然拔如戟,这让联靖把深心中的那种末日恐惧感觉都投入进了这次疯狂中,陈的老婆撅着股被干了4多分钟,呻的嗓子都哑了,可联靖弊的就是不出来,累的要死的联靖最后揪着女人的头发让她拿嘴裹…几个跟着联老板地家伙从门偷看,那雪白肥腻的体在幽夜中闪着白光…

 很难说这不是最后地疯狂了。联靖双目无神的盯着看不见什么东西的屋顶。心头凄然一片…

 天色朦朦亮起,风秀雅就起了。每天早晨她都有冷水晨浴习惯,冰冷的水从头上淋下来,她双手急着被水淋身子,这也是一种保持形体和皮肤的健美方法,好多年她都一直坚持着。

 捏着双的时候会忍不住有闭眼张嘴呻的表情,这个时候本应该想到的是丈夫,可凌寒的脸孔却跳了出来,这让风秀雅很是羞涩,难道说自已会对这个小男人有些什么感觉吗?太恶了!

 和凌寒认识也有大半时间了,接触多了总会受到他一些影响地,甚至把他地一些靓点保存在记忆中,抛开他所拥有的内涵不提,光是俊秀光鲜地外表和气质也绝佳情人的选择,不过自已好象没想过要找个情人吧?虽然和丈夫分开大半年了,生理上很需要慰藉,但是出轨这个念头还是很罪恶。

 外间的手机震响时,风秀雅顾不上擦身子就跑出去接电话了,这么早,不会是凌寒吧?

 “喂,大记者,今天有行动,你不要第一手资料的话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啊,呵…”“要啊…”风秀雅一边嚷着,一边下意识的用手把双护住,腿都挟紧了,好象怕给看到似的。

 “那就收拾一下来区局吧,别说我不照顾你,其它媒体的记者可不了你的待遇,就这样…”

 八点的时候风秀雅和小张两个人打出租车赶到了区局,区报社、电台和市里其它报社的记者们已经来了不少,近他们天天都在关注区局的行动,武警被调来还来了直升飞机,这让他们感觉到大行动在即,一个个兴奋的堵在了区局大院里的楼门厅外,只等着那个重要人物出来围攻他呢。

 李志刚这时候跑进来向凌寒正在汇报情况,他的审终于取得了突破的进展,昨天后半夜一个家伙毒瘾犯了,居然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都供了出来,最后大发羊癫疯都口吐白沫了…

 据这个家伙待,联靖的老巢就在狼牙沟里,面子团的基地也在那里,黑武装相当庞大,光是手里有火和猎的面子面员就达200多人…这是一股不容忽视的黑力量,凌寒当下就和萧泰商议,决定不再等候王定山的电话,八点三十分准时出发进山。李志刚先行开进,从矿务局工程处借高来几辆装载机去清通路障,把被有心人破坏的入沟土路修复铲平铺垫出来,以供武警车队开进。

 8点30分,凌寒与萧泰登上了直升飞机,同时登上的还有风秀雅和小张,二人也兴奋地不得了。

 当武警车队开出区公安局时,一路上的人们欢呼鹊跃,这次真实的严打行动他们期待多年了。

 牛太子虽被救了出来。但被炸的伤势不轻,身上多处受伤。经过简单的伤口处理之后他还能坚持着,本来那张牛气年轻的脸也坑坑洼洼的尽是小伤疤了,还好山沟里有部分面子粉供他用,麻木神经还飘飘仙。那一刻他的灵魂就会飘在九天之外,如果永远也不会醒来那就太美妙了…

 “…集合人,咱们把外面沟里那帮审查组地都拿下当人质好了,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指望有条活路吗?不能窝死在沟里了,我们必需跑出去,不然就死定了,姓联的已经跑了…”罗公子这个时候反应过来了,联靖留下自已主持大局。其实是让自已当替死鬼呀,可是自已老子也给扔了进去了。不拼怎么办?光是人命就背了好几条,还指望着有活路吗?那根本就是在做梦。

 一个面目狰狞地胖大秃头这时候道:“罗公子,煤沟外面那群人已经被警察保护起来了,他们昨天半夜就来了,有三十多号人的,我、我们总不能拿着和警察对着干吧?那和找死差不多呀…”

 “你现在怕了?早是个球的?啊?料面地时候,搞女人的时候你怎么不怕呀?”罗公子狠狠瞪了那个人一眼,他身边一个干瘦的家伙手里居然拿着六四手,此时瞪着那胖秃子。

 “我说死肥猪,你别没了良心。自从了跟了公子。哪天断过你的货?哪天没三几个女人侍候你?这二年你还不够好活的?真要断你几天货,你比老子还要干的吓人呢。这阵警察来了你怕了?去年是谁把狼牙沟那个女条子活活干死的?啊?死了还要尸,你还当自已是好人啊?!”

 胖秃头也恶狠狠地瞪着瘦干头,他手里也是六四手,他知道这回跑不了就得把命代了,但是他还真的没胆子和警察部队对抗,甚至想到了自已有可以被打死地结局,大该这是最后的归宿吧。

 还有几个女郎在屋子里,一个个抹的好象鬼一样,眼神之中也都充了惊惧和恐慌…

 “让兄弟们准备好,警察敢冲上来,我们就和他们拼了,肥猪,你带一部分人下去拿人质…”

 王定山负责着保护工作组的重任,不时的有干警把情况传递过来,牙沟窑里出现了不少拿着猎和土火的家伙,好象要有什么行动似的,而且里面冒出来的人越来越多了,超过一百多号人…

 王定山有点凝重了,这些面粉成员无疑全是亡命之徒,他们手上沾的血腥不知多少,这几年中条区就在这伙人的折腾下变得乌七摸黑地,在他们地影响下,一批又一批的社会小青年们被带着走上了失足地道路,致使中条区形成了社会局面动不安的黑暗形势,警方打击力度弱是一方面,再就是来自内部的保护伞,那些犯了事的家伙,没几天又能在大街上逛,这种风气渐行,一发不可收场。

 用凌寒的话说,治大得施重典,但是如此强势的黑暗势力集团,王定山所率领的警力显的太薄弱了一些,事实上大部分干警也没有面对这种大场面的经验,自然他们也就免不了要紧张了。

 连工作组的人加在一直,五十多号人就堆在狭窄的沟路边,六七辆桑塔纳排成了一列,出是出不来,想进也进不去,金涛一夜也没怎么睡好,窝在车里那就一个弊气,天一亮他就出来了。

 “王副局长,牙窑里不少暴徒啊…怎么手里还都有家伙?你是不是派人保护大家先撤离呀?”金涛无法想象在和平年代会有这种真刀真的对抗,他真是心虚了“我们这些人也派不上用场嘛。”这个时候他说这种话也是一种本能,他完全忽略了左右不少人看他的目光。那些目光中充了失望。

 “金副区长,事实上我们一路进来遭遇了好几拔面子团的成员,有过短促的交接场面,虽然他们一触即溃,但不保证这些人散落在四周的小沟里,如果我们现在分散力量地话,被他们钻了空子就更不好应付了,金副区长必竟还是我们的领导,您应该对我们有信心。这里还有三十多名干警的。”

 金涛还是年轻了点,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事件。这时被王定山一说脸就是一红,可眼眸瞅到一批面子团成员正涌出牙窑矿沟时,他又气馁了“必竟这是你们公安的事嘛。我一个文职小官对这种事也不懂,但是工作组的大伙是我带出来的,我总得带大家安全回去吧?大家说是不是啊?”他一边说着一这还朝四周的工作组成员们打官腔儿,可是目光接触到的大家地神情让他心里一缩…

 这个时候他发现这些人对他都不再那么恭敬了,眼神里甚至含着很明显的那种失望,更有甚者竟出鄙夷地神情,几乎那个表情就代表着一句话你还是员吗你还是干部吗?

 这让金涛很是受伤害,脸色微微一变,根本就没人附合他的说话。尴尬的气氛在漫延…

 “王局…王局,他们冲过来了。不知道要干什么,您是不是去看?这些人要疯了吧?”一个干警跑了过来,手指着从牙窑矿冲下来的一百多名暴徒,居然各个手里都有家伙,这群人无法无天了。

 “告诉干警们,找掩体,随时准备和这些暴徒开火,喊话警告他们,不许接近,不然就开…”王定山必定是部队出来地。这个时候他越发镇定了。反是金涛为首的一众人员都面色苍白了。

 “大家赶紧上车躲好,我们不能给公安同志们再制造麻烦了。不能在这个时候分他们的心,上车…”金涛就这么喊了一声,就带着路到了排在最前头的那辆车前,反一个正要钻上车的年轻人一把住“喂…你去后面那辆车…”言罢就钻进了车里去,缩着脑袋从后挡风往外望,那形象把一堆人恶心的差点吐出来,被他揪开的年轻人就差一口痰他脸上了,这是个什么东西呀?

 王定山不由摇头,唉…干部们全象金副区长这样,老百姓们还有什么指望啊?和凌副区长相比,他差的不是一丁半点啊“同志们,都上车躲着,只要我们干警们还有一个活着,绝不让大家受到暴徒的侵害,你们放心吧…”他代了这句话就大步朝车队后面行去,几个干警跟着他也有了勇气。

 形势突危急,掏出手机想给凌寒打电话时才发现没信号了,沟底位置被屏蔽了,想打电话估计得爬到小山头上去,王定山浓眉一皱,再扫了一眼冲出来地乌合之众,不由豪气陡生,让这帮人吓倒了自已还算个公安战士吗?他从套里拔出手“同志们,准备,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开。”

 胖秃头是豁出去了,今天死也得死地象个人样儿,,反正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了,不指望政府再给自已宽大处理的机会了,缩头是一刀,伸头还是一刀,起码得给道上的兄弟们留个英伟形象。

 “下面的警察,我们手里有人质,你们别来,赶快撤走,留下审查组的人,不然我们不客气了。”

 “你们公然和政府执法机关对抗,你们这种行为已经严重的触犯了刑律,现在你们放下手中的武器,不要进行无谓的抵抗了,你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投降,就是争取政府地宽大处理,别一意孤行…”

 “放你妈个驴…”肥猪一抬手就了一过来,砰地一声打在桑塔纳的车身上,众干警都是一惊,那肥猪在一突出地巨石掩体旁停下来“我告诉你,少骗三岁小孩,老子贩毒杀人,还有活头吗?反正滥命一条了,你们不想当烈士的话就赶快滚…兄弟们给老子家伙,死路一条了,咱们拼了,兴许就能杀出活路,他们人不多,别怕他们,上啊…”他探出头又开了一

 王定山也知道,这伙人已经不可救药了,和他们讲政策那是浪费口舌“大家准备还击…”  m.VjuXs.COM
上章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