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
第199章 卓雅姿的邀请
早晨醒来时已经七点多了。凌寒窜起来就往外跑。快出卧室门时察觉到自已光着腚。苦笑一下又回过身从地上捡起短胡乱套上。然后出来直奔卫生间。扭把手就进。然后听到一声尖叫…

 叫声嘎然而止。许婧自已掩上了嘴。她正穿着小短睡裙坐在坐便上。两条玉腿光着…

 眼前是只穿着内的凌寒的雄硕躯体。内下的东西撑的好高。几而出…两个人呆望了对方仅三秒钟。齐齐做出反应。许婧是双手掩面垂头。凌寒是掉头狼狈逃窜。不会撞这么巧吧?

 许婧因此一上午神情恍惚。对男女之间的事她也不是不晓得。前些天就被萧菲拉着一起偷看过片。萧菲还说这是你哥搞回来的。事实上萧菲因为有了实战经验。所以视之为小儿科。许婧则不同。

 对欧美人做的风格她讶然不已。早晨撞到凌寒那个样子。许婧是惊羞绝。随后就产生了幻想。她为自已有荒诞怪的暇思而感到惊恐莫名。以前从没幻想过哪个男人是自已梦中的主角。这一次凌寒的形象却无比清晰的出现在了脑海中。而且不是梦幻。是实实在在的意。天啊。怎么会?

 那一刻许婧在心里怪怨萧菲怪怨哥哥、怪怨冒失的凌寒。他们必须为自已的思想不纯洁承担责任。因为心神恍惚。结果上午课间下楼时踩失了台阶拧伤了脚。纤秀的脚腕当时就肿了。我好倒霉啊。

 许婧扭伤的脚的时候。凌寒正在处里召集一些人开会。分工之后。决定明天下两院考察那些干部。曹、罗二人肯定是要去的。还有几位正科级的组织员。这一次凌寒把一直打杂的厉灵也叫上了。

 头一次出征。头一次获得这样的机会。厉灵心喜如狂。暂时抛开了心上人的事。她相信只能自已也能跟着考察组出入。就不愁没有机会替康茂全说话。尤其这次工作对自已来说。是一种进步。

 凌寒故意把厉灵分到高院考察组。曹海负责省检。罗宏负责高院。各领数人。明天一早就下去。凌副处长居中调度。两头来回跑。其实厉灵更想跟在凌寒身边。别人考来考去最后还得他说了算。他最终的意见才会呈给陈副部长。然后部里开会拍板。可以说凌寒地意见是至关重要的。他就是主考官。

 两拔人马利用今天下午地时间继续熟悉和了解即将被考察地对象的资料。为明天的工作作准备。

 陈琰找来了《水库危机》和《柏明大事件》相关的资料。因为和丈夫两地分居。她晚上有大量的闲余时间看这些资料。的确她发现了一些蛛丝蚂迹。昨天中午凌寒和周新明一众人地相聚也传到了她耳内。光是煤炭厅那些人也就罢了。问题是还有省委省政府的两位常委在场。这说明什么?

 做为实权副部长地陈琰。她想。即便自已出现在昨天的那个酒宴。也不会凌寒传说中地那么从容的吧。尽管传说可能存在一定量的水份。但也未必全是讹言。这个凌寒究竟有什么背景?

 正思忖这些的时候。办公室的门敲响。陈琰把那些资料收进了抽屉里才喊了一声请进。

 凌寒进来汇报了一下工作组准备明天下两院考察的情况。“陈处…您还有什么指示吗?”这种工作前的请示其实是来听领导的一些安排地。领导地情绪是要照顾的。除非没有特别吩咐。

 “坐吧…小凌。这次考察中有几个正处级地对象。对这些干部们的考察要深入、细致。要注意我们的工作方式和原则。不要参挟私人情感。要有客观的立场、宏观的眼光。有问题随时打我手机。”

 “好的。陈处…组织工作我还是头一次搞。免有不了有这样那样的小暇。陈处多指点…”

 “呵…别那么谦虚嘛。我对你还是有信心的。你遭遇的几次大事件。你都有鲜明的立场。组织考察工作是、原则、思想、素质、认识。觉悟等综合审察工作。哪方面有待提高。哪方面有待加强我们都要提出意见的。不要因为自已年轻在面对一些比你资深的干部就傻眼。就象你自已说的。你代表的是省委组织部而不是你个人。他们面对的是省委组织部也不是你个人。不要有思想负担嘛。”

 这些凌寒自已是清楚。他来指示无非是看看陈副部长有没有需要特殊指定的考察对象。听她说了一堆。也没提到哪一个人。看样子陈琰在两院没有要特殊照顾的对象了。想想也是。两院在地方权力结构中算不上什么的。民间传着一句说话大公安。小法院。可有可无检察院。由此可见一斑。

 凌寒刚走。陈琰就接到了堂小叔金涛打来的手机。说是有个朋友在检察院。正好是这次被考察的对象。陈琰问了一下姓名。金涛说叫韩霞。她心里就微微一动。普通的女朋友金涛会上心吗?

 “我不会手两院的前期考察工作。如果她的名字在初审合格的名单中。基本不会有问题的。”

 金涛也知道堂嫂的脾气。这种事不用多说。你自提了这个茬儿。她心中自然有数。多说反而无益。

 “堂嫂。中午有没有时间?罗燕想和嫂子坐坐。其实这个韩霞是她的表姐。她姑家的孩子…”金涛这么解释是怕陈琰误会了自已。好象自已花花公子的形象并不那么显眼啊。平明装的很清高呀。

 罗燕在柏明市委组织部工作。是副科级的组织员。她比老公金涛小两岁。今年整三十岁。是个慧黠的美女。如果不是金涛父亲曾任柏明市委书记。他这个眼镜男能娶到罗燕的可能不大。罗家本身在地方上也有不错的家势。父亲和叔叔都政界人物。本想借着与金家的姻亲关系再进一步。哪知金义征调出了北省。去了南方某省也没能掌正印。也不晓得是哪出了问题。这让罗家人很是郁闷。

 更郁闷的是金涛挂职回来居然下面的人了一把。偏偏他那个人是现任柏明市委书记苏靖地老婆。真是冤家路窄啊。罗家为此也担上了一些心思。近来金涛在老婆面前大献殷情。以证明他金家的实力影响在柏明还是有一定地位地。所以他先后两次通过堂兄想借堂嫂地能力打那个人。

 他心里清楚。金家有今天的地位也是沾了堂嫂家的光。但是父亲没能出任更高的位置也能看出来。陈家在省部级层面上话事能力是很有限的。但在地市一级还是有说话权力的。因为这个范围相当广阔。

 罗燕也希望老公能获得他堂嫂地助力。如果陈家肯出手。苏靖也不足为虑。但是陈家不会轻易出手对付谁的。因为上升到他们这个层次地势力考虑的问题会更多。涉及面会更广。陈琰就分析过柏明地核心势力。现在的柏明班子很和谐。在展秀芝没有掌政府大印前就和苏靖走近了。具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不好分析。总之一但沾上了。那就牵涉到了辽东萧系。因为展秀芝的老公许长征是萧系的铁杆。北省上任集团军司令萧正绩是萧家二代中坚人物。他已经调回辽东军区掌大权了。

 如今的辽东省委书记是挂政治局委员的。现在的地方势力除了四市两省的委一把手。都没资格进入政治局。四市:京津沪渝;两省:辽东、广东;这是当前国内地一级重地。一般人进不去。

 所以陈琰对惹了麻烦地金涛是有看法的。好多情况他也不清楚。自已也没必要向他解释。这个层面上地复杂关系和他说了也没用。只需要表现一种姿态让金涛和罗家安静就好。他们搅不起风

 “小涛。你和罗燕说嫂子比较忙…有时间再聚吧。那个韩霞的事也不是大事。我心里有数。”

 金涛心下一叹。其实开口之前他就做好了吃闭门羹的准备。别说是自已。就是堂兄在他老婆面前也经常吃瘪的。陈琰可以说是陈家目前留在北省的代表人物。但陈家的影响力只能说很一般吧。

 华北顾系才是北省真正有影响力的家族。杜江南正是顾家的三女婿。陈家与之相较。就是散户。

 可以说陈家是在挟中寻找生存的依附势力。但真正依附那一系现在也没定下来。老大在中组部干部局。老二在辽东军区。老三南方某省某市当市长。家族势力很分散。但没有真正掌舵的人。

 陈琰深知家族情况。所以她很低调。对于潘公很明显的态度她看的出来。顾系想拉陈家这样的散户。因为他们一但收拢是有一定实力的。触须也伸的较远。利用价值较大。这一点陈琰也有考虑。如果大哥得到了华北顾系的支持。上升到中组部副部长的位置是有可能的。但她现在很犹豫。

 潘公是杜江南麾下大将。今年才47岁。精力正旺盛。是男人最成的黄金年龄。他已经数次给了陈琰暗示。陈琰当然看的出来。她也分析过潘的心态。搞定自已的话。他将成为顾系联络陈家的重要角色。会更受重用。也是因为这一点。自已有点惶恐。到了这个层面上。利益关系要重过体关系100倍不止。只能把体关系当做一种增进感情的交流。但它的负面做用很大。陷入此节。则后退无路。人家打击你的时候不在乎牺牲一个潘公。但陈家将受到一系列牵累。潘想和陈琰把关系推进到这一步也是想让她后退无路。这是决择。也不是陈琰一个人能主的了的。即便自已想和潘公发生点什么。也要经过三位兄长的同意。因为这关系到家族利益。未来家族的命运。绝对不能等闲视之。

 凌寒的出现让陈琰感觉到了新的契机。就因为他是苏靖的女婿。也因为他和许长征的隐关系。现在搞不清的是苏靖、凌寒到底谁为谁拉辽东萧家的铁杆许长征。如果苏是凌的引介人。那凌地份量就轻多了。最多算个年轻一辈要培养的后起之秀吧。但如是凌寒为苏在引介。那就不同了…

 快下班地时候凌寒接到了萧菲地电话。说许婧把脚扭伤了。脚腕肿的很厉害。都不能走路了。

 凌寒打了个出租车赶去了柏明工商管理学院。从医疗室把许婧背出来。萧菲在一边伴着。一个劲的哧哧笑。“喂…婧婧。谈谈被大帅哥背着的感想好不好?会不会很心慌啊?萧菲还朝她挤眼。

 许婧羞的面通红的。可恨萧菲还用一只手托着自已地股捏着。她忍不住狠瞪了萧菲一眼。前与凌寒后背全面的接触让她更是羞涩难当。双臂还不得不盘住她地脖子。少女纯洁坚房狠狠迫着大帅哥。许婧骨贴着凌寒地背。随着走动那个部位不可必免的被磨擦。哦。受不了…

 一路走出来。无数的帅哥美女看呆了眼。超清纯的校花就这样被一个帅哥给背走了啊?

 不讲意气的萧菲把凌寒和许婧让上出租车。摆了摆手。“哥。好好照顾婧婧。我去和许靖约会啦。”

 “喂…你有没有搞错?小婧脚葳了。你应该叫许靖来的吧?这家伙不管他妹妹还有心思约会你?”

 萧菲却翻翻白眼娇笑道:“我们许靖好忙啊。今天中午要陪德国大众旗下布加迪威龙考察团的成员吃饭啊。我也去混吃。哥啊…婧婧就交给你了哦。司机师傅开车吧。去省医院。哈…”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凌寒仍背着许婧。拍过了片子。医院说问题不大。用碘酒两三天就好了。

 一点钟左右。凌寒背着许婧进了医院附近地一家肯德基。两个人随便吃了些东西。等他们回到淮安路公寓时快两点了。本来凌寒打算要搬进部里分地房子了。可许婧这一伤脚。他又不好意思走了。

 所以这个茬儿他也没提。等过两天她脚好了再说吧。不然的话非给萧菲那丫头编排一堆不是。

 把许婧放在沙发上。凌寒看了下手表。“小婧。我帮你脚吧。下午我迟去一会也不打紧…”

 许婧心里一慌。怯怯地道:“寒哥…我、我还是自已吧。都两点多了。你还是去上班吧。”

 凌寒知道她不好意思。可是她哪会用劲来肿脚呢?头一两回不用点力道的话是不行。当下伸手捞起了许婧的那只伤脚。帮她将鞋袜褪去。出晶白如玉、纤秀无暇的雪足。一点不加修饰的天足。不会象萧菲那样把脚趾甲染成古怪的颜色。手握着温滑柔腻的足踝凌寒心下忍不住暇思无限了。

 许婧羞的大气也不敢出。一张俏面涨的绯红。头垂到了小巧拔的脸前。眼色偷瞄凌寒的表情。

 凌寒细细观察了下她的脚腕。肿了好些。连脚面都带的浮起了。他把这只秀美的足放在自已大腿上。伸手拿过碘酒瓶拧开。瓶口摁在掌心倒过来。然后放了瓶子双手互。下一刻开始脚工作。

 “哦…哥呀…疼…你能不能轻点。哦。哦…哥啊。轻些…哥…”许婧苦着脸双手攥紧在前。疼的时候想收回脚又不不行。因为凌寒握的很紧。躲也躲不了。只能发出这种叫声了。

 这样熟悉的叫声凌寒只在给女人破瓜的时候听过。苏靓靓这么叫。蒋芸这么叫过。沈月涵这么叫过。苗玉香也这么叫过。不过她们都没许婧叫的这么娇。21岁的许婧看上去好象只有十八九的样子。清纯秀丽的让人不敢对她生出亵渎的想法。漆黑灵动的美眸象两颗夜明珠一般晶亮。水光动灵气迫人。发出叫声时。樱桃小嘴微微张着。出细碎的银白洁齿。粉的舌尖不时闪出来…

 她纤秀的躯体最多85斤的样子。真的无法想象纤秀的她将来如何能承受得起男人的野蛮蹂

 想思开了小差的凌寒。在聆听着许婧呻的叫声地同时。下的东西不可必免地发涨了。

 许婧似乎发现了凌寒呼吸变地沉重起来。眼神也有一些样在。她才惊觉自已的呻片中的女主角那么相似。天哪。我一直在叫吗?她羞忿无比的双手掩面。把喉咙的声音了下去。

 凌寒什么时候走的她都没有留意。最终紧张过度地许婧在心神松懈之后很快就倒在沙了上睡着了。

 下午。凌寒意外的接到了卓雅姿地电话。冷淡美女也会主动的给男人打电话吗?奇怪了。

 “凌副处长。晚上有没有空?我想请领导吃顿饭。有些工作地事想听听你的建议。赏脸吗?”

 “呵…荣幸的很呐。我想我应该是头一个享受雅姿姐邀请的男士吧?有关新雅动力工作方面的事还是蒋芸说了算的。我凭什么指手划脚呀?当然。雅姿姐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着出主意的。我也不介意谈谈自已的看法。好久没见雅姿姐了。心里还怪想地慌呢。晚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我只邀请了你。如果你还叫别人地话我也不介意。凌寒。我也当你姐姐好不好?”

 对于卓雅姿突然提出这个问题。凌寒感觉到她是真的想把自已当弟弟地。这个女人的感情很封闭。她就是个工作狂。很冷血的。难道她是动了什么心思。想把自已和她限定在姐弟之间吗?

 想到这里。凌寒想大笑。但他又不确定。必竟和卓雅姿相处的时间极为短暂的。平时自已都想不起这个女的。可以她却老被蒋芸、许靖提醒着自已的存在。还有那些关于自已的事迹。她能不清楚?

 你不注意人家。不等于人家也不会注意你吧。这个很难说啊。这也是凌寒从她这个要求得来的判断。那就是说冷淡的卓姐姐可能对自已冷淡不起来了吧?好象她和项雪梅同岁。虚36吧?

 下班时候凌寒给萧菲打电话。让她回去照顾许婧。说自已晚上有个约会。可能回去的迟一些。

 卓雅姿选的地点比较幽静。在柏明市城南一家高档次的商务休闲中心。出入高档地方的人都是具备高修养的那撮人。当然。也少不了一些浮华却追求高品位的世家贵族子弟在这里享受奢侈。

 吃饭的时候卓雅姿着凌寒签定姐弟协议。只许他叫姐姐。不允许他在姐字前面加卓、雅、姿三个字中的任何一个。因为这种叫法会把姐弟关系间疏。她不给凌寒可机会。蒋芸没少向她秘述凌寒的风债。和这样一个男人接触是危险的。尤其自已对他的抗也很弱。所以她力求一种转变。

 “我很少跳舞的。小寒。你别踩姐的脚嘛。应该中我踩你才对啊。”卓雅姿发现。想和凌寒平心静气的相处。就得磨平两个人之间的棱角。这主要是在锻练自已。至于凌寒她可以不管。只要自已能控制住自已。他就不足为患。他要是敢动什么歪心思。当姐姐的自然可以大耳聒抡他的…

 但是头一次和男相拥在舞池中锻练。卓雅姿一颗心慌蹦的到了嗓子眼儿。可表面上还得装出淡然自若、从容不迫的神态。这可是真是难为她了。从来不认为男人的气味会使自已产生什么波动。今天却发现自已错了。被凌寒气息打的卓雅姿芳心怦怦的狂跳。脚下更是一片凌乱。磕磕碰碰的。三几次撞进他怀里去。不可必免的进行了吻。最终选择放弃这种锻练。要求找个地方坐下来。

 凌寒又要了雪树伏特加。两个人坐在角落里。不过旁边不远处的一对年轻男女让他们很受不了。他们的一吻尽长达几分钟。居然不觉得累。卓雅姿悄悄向凌寒道:“那个女的好象时下某当红明星。”

 “象是很眼的样子。不过我对影视明星不太关注。那个男的不象是明星吧?那么寒渗。”

 卓雅姿淡淡一笑。坐下之后她渐渐恢复了平静。对凌寒一直没有挑逗自已她深感满意。“那男的应该是柏明某个公子哥吧。倒是老见他出入这里。身边的女人更换频繁。现在这些小明星就这样呗。谁不想找个好家势嫁进去?但是真正的豪门贵族又怎么会接受娱乐界的小明星呢?不谈这些吧…你少喝点酒吧。德国大众旗下的布加迪威龙想和咱们新雅达成一项合作。共同开发超马力发动机。他们的条件是购入新雅20%的股份。给的价格很高。蒋芸这段时间在忙电厂的事。让姐问问你的意思…”  M.vJUxS.cOM
上章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