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
第275章 酒店小闹剧
关于城区分局局长挂市局副局长的申请是凌寒递上常委会的,并且在会上他也讲了公安系统在这方面的职权重叠引起的一些管理上的混乱,郑宜芝在这里没有为难凌寒,这都是小问题,如果这都和他斤斤计较的话,那矛盾一定会深入的,她还有个担心,就是意大利墨里索集团万一开出过高条件让惠平市委为难的话,退一万步来说,她还得想办法让凌寒去和柏明银行斡旋,而这次柏明银行表现出的不也增加了凌寒和郑宜芝的代沟,其实凌寒没往心里去,他知道这个事最终郑宜芝要吃亏的。

 郑宜芝也隐隐感觉不妥,所以她现在是绝对不会和凌寒撕破脸的,稍稍打一下,抢抢他的风头就可以了,必竟还有个代表项氏的王重在虎视眈眈,万一给他瞅住机会与凌寒联手,那就不妥了。

 和周妩的突然暖味凌寒也没后悔,虽然有酒在作崇,但他心里对周妩这个女人也不排斥,尤其现在让她玩无间道更需完美掌控,一个心智成的女人在私方面都有极强的控制能力,她能表示好那种姿态,说明她认定了将来的方向,周妩也清楚的知道,只要和凌寒保持这一暖味关系,即便自已在惠平混不下去,也可能去别处嘛,就凭凌寒在辽东那一脸,可见他在那个城市有着非凡的影响力,凌寒还表面似有点华丽的周妩其实并不虚荣,生活上还相对简素,有股返归真的味道。

 政治上她也相当成,综合各方面因素来考虑,凌寒把她收进***里也不意外,将来自已离开惠平时。她也能迈进市委常委的行列。周妩心里笃定的多,这基于她对凌寒的信心,在她眼里,凌寒这个在市委常委里排不上号地人物却在惠平掀起了风雨无数,而他却屹立不倒,由此可见这人地出色!

 6月28,谢天罡正式被任命为惠平市公安局副局长…这段时间谢涛一直在整合惠平私营建筑企业,入股收构了十余家私营建筑企业,组成了新的惠恒工程公司,另一家与他争抢市场资源的公司是惠平锦工程公司。总经理叫唐代明,这人是锦集团总裁唐代元的堂弟,替他坐镇惠平。

 另外还有一家新世纪工程公司,凌寒隐隐感觉和苗玉香有关,这美女也不晓得是不是还在惠平,自已一直没时间去看她,心里多少有些愧疚,想当年苗姐姐也是身边力助之一嘛,现在也是元老。

 加上惠平市政工程公司,四大建筑公司将成为未来建设惠平的主力大军。他们都在招兵买马,配制武器装备。这是必要的竞争资本,想拿下最油的肥,不的。

 凌寒正在考虑,把城建这一块大任交给谁来负责?几个副市长中林珏芬之外,其它的都接触不深。现在郝生明更为纪委暗中调查着,他地可能已经排除。即便没这个事,他也要抓贫困县工作。分身乏法的说…赵成舟本是最合适的人选,可他成了宣传部长。剩得就有杨志建、李贵成、钱海正、洛水生四人了,前天常委会上罗世才提出了要尽快再提名一位副市长,惠平建设在即,需要更多人才嘛。

 29日常委会上,马玉茹提供了两个人选让常委们讨论,一个是市政府秘书长康茂森,一个是黄江县委书记李国荣,罗世才还是首先开口,他支持李国荣,其实论资论历康茂森都要略胜一筹,他这个政府秘书长也当了快三年了,当年给调上来时就是黄江县的县长,那时候李国荣是组织部长…

 不过康茂森运道欠佳,那时候陈锐黄市长给孟呈祥着,想给他个好职位是有很大阻力的,所以他只能在市政府秘书长的位置上呆着,不过陈锐黄在的时候,他这个市府秘书长是很有威信的,事过境迁,自陈锐黄去后,康茂森就不得不低调行事了,这次陈锐黄去了新光市,康茂森有心过去发展,但是陈锐黄的意思是让他留在惠平,因为惠平更有作为,他答应康茂森,必要的向凌寒说句话。

 那天罗世才一提副市长提名地事,康茂森就心中一动,以前自已这个秘书长管的事、掌地权要比副市长还牛叉,但那是因为陈锐黄给他撑,现在不行了,想在仕途上进一步攀升,副市长这一级是必须晋的,本身他现在是正处级别,和副厅级的副市长差着半格呢,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比嘛。

 具体他也不清楚陈锐黄有没有代为说话。问又不好问。只能坐等常委会地结果了。这是种煎熬。

 罗世才虽然倾向于李国荣。但是马玉茹不发话。郑宜芝心里有数。马部长还没有完全站正位置。想让她站正也难啊。人家这趟进了省里和潘大部长有了进一步勾通。更增加了政治筹码。如今又和罗世才闹不对。估计他支持地人马玉茹都要反对地。为了不让常委会气氛更紧迫。郑宜芝发言

 “我看啊。就这个人选。让人大代表们投票决定吧。民主选举嘛。啊。有不同意见

 这回马玉茹发话了。“我支持郑书记地意见。民主选举还是很能体现民主精神地嘛。公平、公正、公开。康茂森和李国荣两个同志都是有资历地嘛。具体让谁上。我看就让人大代表们决定吧。”

 赵成舟、凌寒、林珏芬、徐红叶都一一表态支持郑宜芝、马玉茹地意见。最后罗明持。王重也反对不了。还做了总结地发言。其实他比较郁闷。又让郑宜芝出风头了。那我替你总结发言。

 “班子地健康发展就是体现民主精神嘛。我看今天地常委会开地很好嘛。以后要继续发扬嘛!”

 凌寒心里暗笑。你又不是惠平班长。总结什么嘛,分明是在抢郑宜芝的风光,本来好地气氛,让王重一总结,就总结地郑宜芝脸黑了,马玉茹不管他们的事,继续发言“下一个议题…”

 接下讨论的是秀水河开发项目领导组成立事宜,这又是郑宜芝搞出的花样,她是铁了心要抢政府的风光了。会前她和罗世才、马玉茹、赵成舟都有过勾通,透出的意思无非是要当领导组的组长。

 市委书记亲自挂帅似乎也没什么不妥,一但有了成效,人家也就收获巨丰,当然,有责任她也扛。

 罗世才继续充当马前卒,开口就提郑书记如何如何,组长非郑书记不能胜任,他这么一说别人也没话法了,你总不能公开表示有比郑宜芝更合适的人选吧?接下来的讨论就简单了。王重是市府班长,自然挂常务组长了。然后是凌寒、林珏芬、钱海正等副市长和城区区长周妩,工作组的秘书长自然是徐红叶了,工作组地副秘书长是市府副秘书长,成员是一些部委局办的一把郝生明的问题也落实清楚。小问题有一点,但没那么严重。7月5号这天,市委就郝生明问题讨论处置。最终给了个行政记过处分…而关于副市长的选举,也以康茂森胜出而落下幄幕。其实康茂森在选举上占了一些便宜,做为市府秘书长,这几年他的人际关系网更为广阔,他需要的就是那个提名的机会,又有凌寒和马玉茹的默认,这次胜出也没出众多人的意料之外。

 这段时间韩刚也希望康茂森能挪开位置,有他挡在那里,自已这个副秘书长一时半会也动不了嘛,康茂森当了副市长,韩刚也就顺理成章地当上了市府的正职秘书长,王重认为他能力较强,办公室主任还让他兼着,实际上办公室这一摊儿韩刚也干腻了,这次挪成了正职,他基本上分权给了副主任们,让他们各管一摊儿,政府班子工作调整也提上了程,王重认为有必要把自已地权威扩大一下。

 自从来了惠平,他就感觉自已这个市长一直没能进入角色,凌寒虽然也没着抢他的风头,可他的确是有威信的,这一点不庸置疑,别说是在政府这边,就是在常委会上,人家凌寒也比自已强的啊。

 企改组这一块问题较多,手,乐得让凌寒去持,国华工人安置问题这次还是让林珏芬给解决了,她出面和市里银行涉贷款,再请柏明银行给担保,几千万款子很快就贷了出来,国华地工人才700多名,安置起来要比电厂省事的多,但是这次安置却不可能达到电厂那种效果。

 即便如此,政府也欠下了一堆银行贷款,已经撤回庐地柏明银行代表近期不再来惠平了,如果不是看凌寒的面子,就是市委出面柏明银行也未必肯做这次担保,可以说这次郑宜芝地决定把柏明银行给得罪了,郭存祥回了庐南就开了会,暂时不介入惠平市的任何经济金融和建设领域,无声地抗议。

 也是因为国华的事处理掉了,凌寒也暂时没有用柏明银行的地方了,所以对他也没甚影响,郑宜芝这个时候拿走了秀水河项目去建立政绩,那就让她去折腾好了,搞出这些事凌寒认为该低调一阵了。

 另外秀水开发工作他也不想过多参与,本来就与郑宜芝政见有出入,没必要顺着她的步调瞎折腾,有那功夫自已不如把企改组的事彻底解决一下,收揽一下民心嘛,所以对于王重的副市长工作调整凌寒也没什么意见,他本身就主抓着企改组工作和全市的政法工作,已经很忙了,别的暂时不想多管。

 王重也是有心建立威会上表示要亲手大抓经济工作,要大力的招商引资,要把惠平发展的步子调整到与秀水河开发项目同一个高度上来,相辅相成,刚柔并济,干部们统一思想,齐心协力。

 同时也是为了拉拢林珏芬,把她的担子加重了一些。也有让她从企改事务分身出来的意思。

 受了处分的郝生明也暂时的离开了工作岗位。省委组织部建议他去参加一期校学习,受受思想教育,他之前分管地工作全部转交给了新提拔起来地副市长康茂森,秘书长韩刚也部分配了新任务…

 落余辉,映的红霞天,每到这个时候,才有了几分清的感觉,对南方的天气凌寒也渐渐适应,苏靓靓体质也好,适应力较强。并不因南方气候润而感不适,比起北方的干燥这里的环境更好。

 近年来很少有牵着手和苏靓靓并肩逛长街的时刻,两个人步履悠缓的象对初恋爱人一般,路边段文忠开着蓝用广本吊着他们,这样的车占自行车道里走也没有管,其速度要比步行还慢,象蜗牛一样。

 铁兵被打发去和计苹谈恋爱了,每天一下班凌寒也不用车,苏靓靓都会叫段文忠把他接走,这也是个能更好的守护婚姻爱情地手段…今天是顾海军要请他们吃饭。因为还脆步行。

 “昨天你蒋姐姐说这一两天要过来的。要不要我给你买点补品先补一补身子啊?”

 凌寒捏了捏靓靓的手,听着她的调侃,不由笑道:“我摆不平她吗?咱俩才旗鼓相当,蒋芸很的。”

 “呸…谁和你旗鼓相当啊?”苏靓靓娇靥一红,低啐一口又道:“是不是嫌我天天着你了?”

 “什么话嘛。我这么强壮,你不我的话。我会把蒋芸长期留在身边的,别忘了我身怀瑜珈秘术。”

 “不许长期留她。人家已经很迁就你了,最多三天。敢有第四天,小心我修理你

 两个人边聊边走,路灯把他们的身影拖的长长的,苏靓靓仍旧是一袭检察制服,她很想让凌寒搂着自已地肢逛街,可是穿扮的这么庄严,不能有失体统,只好忍着了“不想走了,凌寒,上车很能增进食地,平时坐在办公室,缺乏锻练,体形会变的难看哦。”

 “去你的吧,增进了食体形同样会变啊,吃成个大胖女人,你都不会看人家了,我要节食塑体。”

 “傻了吧你,节食塑体是不科学的,有的人喝冷水也长,该胖是挡不住地,你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吃喝足咱动,那个运动最能挥发热量,既享受又保持体形,两全齐美

 苏靓靓噗哧一笑,妩媚的白了他一眼“凌寒,就你这样地形象,让谁看也不象一个上的悍牛,可实际上你是个不折不扣地大灰狼,每到夜幕降临思想就龌龊了,以后不许在检察长面前谈秽话

 “嗯,以后咱们尽量不谈这些空话,直接用实际行动来检验生活水平,怎么样?老婆…”

 苏靓靓翻了个白眼,叹口气道:“在我面前你怎么就不是凌市长了呢?花言巧语的很低俗啊。”

 “唉…没办法啊,人呐,总是有一些很俗地想法,我也有街上小混混那种调戏美女的情怀,可我身为市长,不能那么做啊,怎么办呢?那就只能调戏老婆了,当然,你要是批我一天假,我就…”

 话声嘎然而止,手被苏靓靓指甲抠了一下“老公,你是不是很怀念上次股浮肿的滋味啊?”

 凌寒干笑了一声“怎么会?我就是打个比方嘛,哟,你看咱们走的快的嘛,都到陶然居了。”

 惠平一大酒店之一陶然居就在眼前,苏靓靓回头朝段文忠找了个手式,他就开车上了停车场去,酒店门口出出入入的人很多,都是衣着光鲜有脸面的人,顾海军和荣蓉都是一身便装,站在酒店门前,一样,东瞧瞧西看看,凌寒和靓靓还没上了台阶,顾海棠就和郭子义从别一面台阶上来了。

 他们俩是打出租车来的,他们都没有专车,平时上班顾海棠骑摩托,郭子义骑自行车,倒是顾海军这次好了,前天他给调到市局刑警队。进了三中队给了个副队长。今天请凌寒就是要谢他的。

 不用说肯定是凌寒这个公安局长安排的嘛,他调个人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吗?太简单了。

 几个人一碰头,寒暄了两句就一起上楼了,顾海军早就订好了包间,能请来凌市长,面子很大呀。

 击案中顾海军是受表彰的干警,所以这次调职升级也是正常地,借这种机会提拔他一下对凌寒来是举手之劳地小事,因为有顾兴国的面子,又因为凌寒和郭子义之前有点小情。他觉得郭子义这个人还可以,所以也认他这个朋友,象今天这样的宴席凌寒肯定会来,但是顾家姐弟为此却商量了好几天,必竟凌寒是惠平市的高官,应酬多不说,你请人家的话也要考虑一些综合因素,人家有没有时间?人家给不给面子?和你一起要是撞上了认识的人又怎么处理?万一给曝光了又怎么办?很麻烦。

 最后拿了一百二十个主意才决定请凌寒,而且这个主意前没靠吧。他也没想法,现在有靠了。他自然也有幻想了,自已这个宣传部新闻办的副主任还得继续熬着,可是老婆顾海棠这个正科级的副主任当了快两年了,也该动弹动弹了嘛,今天就是要借这个机会向凌寒要个说法。

 比较巧的是就在他们左边地隔壁。城区区长周妩正被几位副区长邀请吃饭,更巧的是右边的隔壁是市局刑警队的几个年轻干警也在请他们的队长。顾海军喝的酒不少,跑去卫生间放水。回来时就在右边雅间门口撞到一个年轻干警“哟…这不是顾队长吗?你也来吃饭啊?呵。进来一起喝一杯?”

 “咦…陈军,你也来吃饭啊?呵…巧了,你和谁?”顾海军正好是陈军他们中队的副中队长。

 “顾队,进来进来,我们和刘队长,呵…”陈军拉着顾海军就进来了,雅间里几个年轻壮实的汉子正围着一个三十几岁的警服男子敬酒“刘队…碰上顾队了,呵,你们几个倒酒,和顾队喝点。”

 那个刘队看了一眼顾海军,笑了笑“海军啊,呵,坐吧…”嘴上说的颇为客气,但神色之间却出冷淡,顾海军这几天在队里也感觉得地出来,这个刘建队长对自已好象有看法,不是陈军硬拉他进来,他也不想和这个刘建在照面,当时喝了杯酒,他也没坐,客套两句就出去了。

 他前脚刚走,后脚刘建就哧了一声道:“你们几个小子以后看清点人,姓顾的靠谁进地市局你们不清楚吧?知道不?他姐是城区区委办副主任,八成和咱们新来的副局长谢天罡有一腿,现在这人,唉!”

 “哟…刘队,还真有这说法?怎么我们以前没听说过啊?看不出来啊!”陈军一楞就反问了一句。

 顾海军出了门并没走,他刚才那酒喝的急了点,一出门有点头晕,扶着墙站了一下,就这一下站的站出麻烦了,时里刘建的话就给他到了,顾海军当时就大怒,回身猛地推开门“姓刘的,你放呢?”

 门咣当一声撞在墙上,顾海军踉跄着就进来了,雅间里突然死静,刘建也没想到顾海军去复返,得他相当尴尬,但这时给顾海军骂,大感没了面子,不由站了起来瞪眼道:“顾海军,你骂谁呢?”

 “骂你呢,你他妈是个什么狗队长?啊?有你这么不说人话放驴地吗?我姐招你了惹你了?”

 “姓顾的,别嚣张,别人怕你我刘建可不惧你…”刘建自知理亏,话也没多硬气,不过顾海军这时真地火了,突然来了劲,直接扑上去就是一脚,正踹在刘建小腹上,刘建猝不及防,一个趔趄差点摔二人抱了住,顿时雅间就炸了锅…很快这边就听到了动静,顾海棠和郭子义、荣蓉一起跑过来,因为他们听到了顾海军骂人的声音,三个人进去就拉顾海军出来,顾海军还不走呢。

 赶巧一出门就撞上周妩,她也是上洗手间回来,听见这边热闹就慢了脚步,哪知一眼看见了顾海棠,这几天在区政府她老见这个女人,倒是没想到在这碰上她,顾海棠也颇为意外“啊,周区长…”

 “哦,小顾啊,这是怎么回事?这几位喝多了酒吧?”周妩往那里一站还是颇有几分女官威严地。

 刘建是见过周妩的,此时乍一见她,心里一惊,也就住嘴不骂了,悻悻坐了下来,几个小警察也都安静下来,郭子义顺手给他们带上了门,扶着顾海军往雅间走,周妩路过他们雅间时却瞥见了凌寒。  m.VJuXs.Com
上章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