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
第305章 这次算低调
\重生之官路浮沉 第305章 这次算低调

 马娱乐城一夜之间就被贴了封条。往日繁华景象随风…上午十点。视察组领导以凌寒牵头。在县委大楼会议室召开了临时会议。并传达了市委市纪委的决定。把金马县常委班子的五名成员列为重点调查对象。凌寒便在会议上发表了重要讲话。指示市纪委副书记卢定军为调查组组长。政府副秘书长督察处副处长曲良军市局副局长黄占江为副组长。迅速从严查办此案。对任何涉案嫌疑人都有不经请示的直接审调权力。值此十六大三中全会闭幕之初。金马就曝出这样糜腐案。涨脸啊!

 这次下来也不是专程办案的。视察的要点是金马县全局形势。在纪委的人把五名常委带走之后。气氛就变的更严肃了。上百双眼睛都盯着看呐今天的会不是专为县领导干部们开的。而是面对着县中广大中层干部。下面坐着的都是各局各办各部委的头头们。当县委常委副书记张崇文纪委书记赵松海组织部长白世刚常务副县长程子明副县长卫志彬这五个人被带走时。下面的人全傻眼了。

 “我此时的心情很沉重。金马县委班子的腐化问题是极其严重的。十名常委就有五名被纪委同时请走。同志们。对此你们有何感想?嗯?刘盛书记。在这里我想问你一句。你这个班长怎么当的?”

 刘盛面沉似水。垂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他没法回答这个问题。被上百道目光剌的他有些坐卧不宁了。会场静的落针可闻。好半晌他才道:“做为县委书记。对干部们如此作风。我我是要负主要责任的。是我没有把班子带好。是我没有把干部们管好。我深感愧疚。我请求上级委给予我处分…”

 曹远征也在这个时候做了自我批评。他必竟是县长嘛。要担的责任还是担。虽然他有点冤。

 李贵成这时道:“你们都坐下来。具体责任要等事件查清了才能划分。该是谁的就是谁的。推了推不了的。凌市长和我这次下来主要还是要看看金马县最近的全局形势。你们倒是送给我们一个惊喜啊。此此事件还没有最终定。肯定对你们的处分是跑不了的。这一点不庸置疑。不过是怎么处分罢了…”

 “李市长说的对…”凌寒接过话头。“现在调查还没有深入。如果某些做了亏心事的人愿意主动找卢定军书记去代自已的问题。委会给予从轻处罚。这也是悔过的表现嘛。对顽抗到底的死不悔改者。一经查实。绝不留情…今天我把这个话摆在这里。你们都带着耳朵的。别执不悟…”

 下面的动是可想而知的。不少人头上都冒出汗也不敢擦。各人做过什么事他们心里能没数吗?又知道“凌青天”是个铁腕人物。撞在他手里不死也的层皮啊。他的话吓都能把胆儿小的人吓死。

 “关于金马娱乐城引发的事件就谈到这里。不能因为一部分干部的问题就影响了全县工作的开展。在这里我搞一个小小的民意测验。下坐各位都是人民的代表。有各局办的局长主任。有各乡镇的书记乡长。还有各部委的副职干部。你们的声音也代表着人民的声音。金马县的工作由谁来主持。你们可以举手告诉我。这不是人大的表决会议。大家不要有心里上的负担。这只是民意测验。不要有思想上的包袱嘛…现在我提名。你们举手。同意县委书记刘盛继续主持全县日常工作的现在请举手…”

 然。凌寒这种临时动议也就象他说的。算是个小小的民意测验吧。他把自已的意见取向交给了大家来决定…下面坐着的几十号人都在左右观望。倒是有几个人一开始举起了手。但是左右一瞅不对劲。又把手缩了下去。雷笑也在下面坐着的。和她一起的是以记者身份特邀而来的嘉宾风秀雅。

 一早被凌寒介绍了这位出名的大记者给雷笑认识。她心里泛起了古怪难明的感觉。从风秀雅眼底能找到一丝疲惫娇慵不堪的神色。昨天的事她多少也是知情之一。她和曲良军都听到了黄占江在楼道里审问那个刘大的话。那个刘大说“给那个女人灌了苍蝇水”但别的没做什么。仅此而已。

 雷笑也听说过苍蝇水。平时就喜欢看各种报纸。一些商机广告也是免不了的。报社同事们对一些做广告的商家也有各种亵贬不一的说法。也就不了会谈一些产品的看法。尤其男人们坐一起会讨论那一种壮药更好用。用品之类的东西也是大谈特谈。听多了自然是有影响。苍蝇水听说是一种极猛烈的药。服食者难以自控会表现出让人吃惊的异常行为。而她昨天和凌寒呆在一起一个下午…

 另外从风秀雅望向凌寒的目光中也能捕捉到丝丝的柔情和恋。虽然她隐藏的很深。但雷笑自信看不错。她对女人还是了解的。看样子凌市长和这位风记者之间隐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一上午就在琢磨这些。在与风秀雅交流中也发现她一提凌寒的往事。眼神中就充了热烈。对此雷笑感到一丝莫名其妙的哀伤。而这丝哀伤中也挟杂着一丝奢求。那就是凌寒私生活不那么严谨。他能和风秀雅保持一种特殊关系的话。就可能与别的女人也保持着一些关系。他又那么出色。对他动心的女人怕是不少吧?

 想到自已就是其中一个。雷笑不由心慌脸热了。风秀雅倒是没注意雷笑在想些什么。此时下面的情况很让她想笑。不由俯在雷笑耳畔低声道:“喂。你看这些人。搞的好象心虚。举了手的还放下了。”

 乍被风秀雅柔柔温沾在耳朵上叶吐芬芳气息。雷笑就感觉一阵的舒莫名。小腹竟也卷起热。她既有点享受这种亲密的接触。又被自已感的体质反应吓了一跳。轻轻嗯了一声。强下心中绮念。这一刻凌寒的形象在脑海中清晰的闪现。这还是风秀雅。要是说成凌寒这样剌自已。真不敢想象了。心里惊羞莫名时。就感觉底温乎乎蒸发出一股气。她更是羞不可仰。天啊。下面居然水了。

 风秀雅要是知道自已碰了碰雷笑的耳朵就让她幻想连篇的丢了自已的裆。不自会否引以为荣。

 刘盛也抬着眼皮扫了一下会场。那情形让他更是尴尬。十来个举起手的人很快就放下了。最后竟没有一个坚持举着手的。这对他的打击是很大的。大该这些人都想到金马娱乐城和自已的关系了吧。

 凌寒和李贵成等人换了一个眼神。他又环视一眼会场。道:“怎么搞嘛?举了手又放下?这算什么?我再说一遍。支持刘盛书记主持县里工作的请举手…嗯?没有吗?支持曹远征的请举手。”

 “哗啦”一大片。连开始举手支持刘书记的那些人此时也都举手了。这就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的表现。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刘书记可能在这次金马娱乐城事件中翻船。因为在坐的人有许多都已经在散会之后去找市纪委卢定军书记代问题了。而曹远征不会受什么影响。他随着事件渐渐浮出水面越撇越清的。事件越糜腐。越把曹县长衬托的清廉。不少人已经看到了事件发展的结果。不举手待何?

 “好啦好啦…”凌寒摆了摆手。侧过头和身左的李贵成市长商量着什么。大该在谈他们的意向。

 不片刻。李贵成站了起来。轻轻嗓子道:“同志们。现在我宣布一个视察组领导们临时做的决定。这个决定也将在散会之后向市委领导汇报。鉴于金马县出现罕见的干部作风糜腐事件。导致县委班子不能正常行使职能。县委书记刘盛同志要担负主要责任。县长曹远征同志也要担负较次责任。但是群龙不能无首。在事件没有完全澄清查明之前。对他们两位县领导干部的处分也暂时不做裁决。工作还是要搞的嘛。刚才凌市长的民意测验很说明问题。我们商量了一下。暂时让县委书记刘盛同志放下手中的一切工作。进行一下反思。至于县里的日常工作。也暂时由县长曹远征同志临时主持…”

 曹远征在掌声响起的时候站了起来。朝着大家鞠了一功。颇有此感概的道:“感谢上级领导对我的信任。也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做为县委副书记县长。在金马糜腐事件中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虽然没有扮演不光彩的角色。但也没能尽到一个副书记县长的应尽的责任。我为自已戴罪之身还能的到组织上的信任和同志们的热烈支持。感到无比惭愧。同时也激动万分。在这里我想说一句。只要组织上给我机会。我就是拼掉这把老骨头也要让金马县贫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因为我还是个员!”

 于是。一篇以“我还是个员”为标题的文章在几后被风秀雅寄到了人民报。然后关于曹远征县长的故事就被全国人民知晓了。然后被竖成了典型。成了学习对象。也奠定了曹远征未来的路。

 姐姐的作用无疑是非常厉害的。她和一般的驻省站记者又不一样。不是谁的稿子发出总部就能被采用刊登面向全民发表出来的。那是要经过层层审核的。稿件能被总部采用那是当记者的无上荣光。一般来说工作一个季度能你获的这一次机会足以令同行把当神来看待了。有的人辛苦半年也不会有这样一次机会。风秀雅不会担心这方面的问题。因为凌寒叫她递稿子她才递的。至于上面是稿内参还是稿头条那都不是她能左右的。她虽然不晓的凌寒在上层那边拥有什么样的门路。但估计大少有办法让稿件刊载出来。自已也能小小的虚荣一把。以直以来她对大少那令人看不透的背景就极感兴趣。可却没有机会走的他更近。现在终于成了他的“女人”风秀雅知道俊男人的神秘背景正在被自已寸寸揭开。

 …

 这天下午郑宜芝临时召开常委办工会。是在她的办公室的会议室。参加会议的也就几个常委。王重马玉茹罗明瑞赵成舟林珏芬徐红叶薛永靖。就金马县五位常委落马的问题进行讨论。

 正式的常委会一般每个月也就二三次。非正式的常委会也是由书记决定临时召开的。象四套班子的联议会一般都是间段工作总结会。一个季度开一回吧。就本阶段工作做一个总结。也要对下阶段的工作提出要求和指导;不管怎么说郑宜芝还是市委书记大班长。她的权威也是不庸置疑的…

 “我们的凌市长果然能折腾。一下去整翻五个县委常委。连刘盛书记也被停职反醒了…”

 马玉茹笑了一下。接着郑宜芝颇带讽剌的说话。道:“凌市长兼着全市政法工作的重担。他眼里又不的沙子。对这种腐朽贪糜的作风哪能忍了?说到底还是我们一些干部经不起考验。这些害群之马不早清除只会给政府和人民的利益造成更大的破坏。十六大三中全会提出了对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更完善的指导思路。我们在搞经济建设的同时也要搞干部政治思想建设和社会精神文明建设。这就要考虑社会治安是否安定的因素。许我不良风气是会直接影响社会安定的。只要摒除这些不良因素才能更好建设这个民族。尤其是廉政建设。确实是任重道远啊。领导干部们是人民群众的榜样。不以身做责。又如何能带领群众搞建设搞精神文明呢?我们干部队伍的思想素质还是有很大提升空间的啊…”马玉茹一席话不仅在为凌寒争辩。也指出了事物本质。认识是比较深刻的。干部队伍的自身建设是个紧迫的重要的问题。要在工作中不断提高和学习。薛永靖瞅着马玉茹。似对她有了新的认识。

 他一直认为自已的理论水平很高。但是此刻发现与马玉茹一比好象差了些。这个女人不简单的。

 王重这时也发话了。“马书记说的对。关于这次金马事件我们是值进一步反思的。从电厂开始。到润水到庆县到金马。一路揭曝了惠平市隐藏的太多的问题。这些毒瘤是要尽早摘除的。这无疑是滞碍经济社会发展脚步的拌脚石。不搬开它们。我们即将开展的工作会面临更大困难。凌市长对金马县临时做出的决定。我表示赞承。金马县班子的调整也提上了议程。我建议空降一批干部下金马。”

 马玉茹不动声的和林珏芬徐红叶换了一个眼神。王重之前的话不过是

 势。最后这句空降干部才是今天要议的主题吧?不过也未要和他们争什么。能把一把手掌控住就不失大局。而凌寒已经保住了曹远征。至于金马县书记的人选那是省组扳拍的事。市委不过是个提名荐议。在这里自已还是有发言权的。只要推荐人选能入围提名。那郑大书记吃瘪的可能就超过60%以上了。

 “是啊。工作还是要摆在头一位的。不能因为一部分干部犯了错误就要影响全县的工作。市委必须做出迅速反应。马书记薛部长。你们尽快拟定一批干部名单。提常委会讨论。罗书记。对金马县涉及糜腐案的领导干部先实施双规。徐秘书长。你立刻拟定市委通知。对涉案人员就的免职…”

 郑宜芝发出一连串指示。这一刻她找到了一把手的感觉。“大家有不同意见的。现在可以提…”

 这时候哪有人会提出不同意见?就是凌寒在也会表示同意的。结果自然是全票通过。“散会…”

 这边会议一散。徐红叶就给凌寒拔了电话。把会议决定向他简叙了一番。顺便问他有没有别的指示?凌寒笑着说。我哪敢指示姐姐。徐红叶不由莞尔。心里却充斥着温情和甜蜜。她就发现不能和凌寒接触的多了。这个极讨女人喜欢俊男人有一股让人无法抵抗的魔力。“你就瞎说。看我告不告苏检?”

 凌寒又问了问刘定一夫妇目前的情况。徐红叶说一切完好。月底就回来的。双方这才收了线。

 2星期四。市委通知下来。金马县涉案的五位常委被的免职。新任命的几位常委也于同一天到位。事件远远还没有结束。随着案情的深入。县委办主任杨林也被双规了。县招待所所长也被双规了。还没有被波及到的刘盛书记越来越不安了。这天中午他主动来到宾馆。要求见凌寒凌市长。

 当时凌寒刚刚吃过午饭。想午休一会也被突然造访的风秀雅和雷笑打扰了。风秀雅一个人不好意思过来。只的拉着雷笑打掩护了。在别人看来是雷笑拉着风秀雅在当掩护。至于他们不认为凌寒与风大记者有什么秘情。事实上风大记者从周一开始沦陷之后。周二三夜夜都和凌寒在一偷情销魂。

 表面上她是与雷笑住一个房间。实际上一到晚上就消失了。早晨又早早的爬回房间补觉。不敢说“明目涨胆”也差不多了。风秀雅眼力奇高。她看出雷笑“在劫难逃”了。和她私话时都忍不住要打超她。说什么大少极少主动接近哪一个女人。一但接近的话肯定她跑不了。雷笑又气又羞的反讽她“不知道谁半夜窜窝去某人房间。早晨又跑回来补觉”女人们一但打开了心里的秘密。很快就能和对方混的。虽然雷笑忍不住问了许多关于凌寒的事。但风秀雅守口如瓶。只说“等你窜了窝。我就告诉我所知道的一切。现在不行。私大少秘密。我都不晓会不会给他剥光了挂在外面的旗干上吹风”

 知女的感情一夜间升华。亲若姐妹。风秀雅比雷笑大一岁。已经认她当妹妹了…因为有了风秀雅居中闹腾。凌寒和雷笑在一起时也不觉的尴尬了。反而受风女的影响。双方的认识进了一步。

 铁兵把刘盛挡在外面。打手机请示凌寒。说刘书记有事汇报。凌寒朝风秀雅雷笑打了手式让她们进里面卧房去。二女就乖乖进去。风秀雅还将门关上。凌寒告诉铁兵。让刘书记进来吧…

 叫刘盛坐下后。凌寒还拔支烟给他。看着这位几天就些清瘦的县委书记。凌寒心下不无感慨。

 “你以为我冲着你来的吗?那你就错了。刘书记。你说金马县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该负责吗?”

 刘盛无言以对。默默点着了黄鹤楼。享受着这第一的好烟。叹了一气。“我是有罪的…”

 “刘盛。你不会以为你的侄子刘大进了精神病院就没事了吧?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我也不妨告诉你。种种迹象都在表白。金马事件后面隐藏着一个人。这个人藏不了多久了。我还想跟你说。你要相信组织。相信我们的和政府。我们自已的同志还是要以挽救和教育为主的。随着社会经济改革发展的深入。人民内部矛盾趋多样化复杂化。员干部要适应新时期新形势的一切变化就要不断的提高自身的素质和认识。思想观念要跟的上时代的步伐。不能让这个飞速发展的社会把你淘汰。”

 凌寒教育他的话刘盛也听的出来。自已都五十岁了。坐在这时被一个头小子上政治思想课。惭愧啊。自认为精明一世。笑话这个笑话那个。到头来还不是让这个头小子笑话自已吗?老喽!

 “凌市长。其实今天我也是来向你告别的。我愧对和政府组织与群众。我要向纪委代罪行。”

 “去吧…最后一次称呼你刘书记了。也许你不是一个好员。但是你还有当一名好农民的机会。”

 刘盛突然热泪盈眶。站起来激动的道:“凌市长。下辈子我还跟着的红旗走。谢谢凌市长。我会是一个好农民的…”他象凌寒鞠了一躬。转身就走。他知道凌寒最后一句话替他保住了命。因为凌市长还给他当农民的机会。走出房间的刘盛失魂落魄。再没有了数前的无限风光了。恶有恶报。

 这天下午。金马县县委书记主动向纪委代了他的错误。他是腐化堕落的纵容者和包庇者。金马事件在凌寒的干予下。没有再深入调察下去。因为越调察情况越糟。值此学习中央新指示新精神的特殊时期。这种事还是低调一点好。庐南省委经不起折腾了。最终案子定让刘大这个精神病患者承担了拉拢干部下水的重大责任。在金钱美的腐化下让不少干部陷入泥潭。这和干部主动堕落腐化的质又不同。1030。金马县干部腐化事件结束。其实凌寒并不低调。十常委下去七个。低调吗?  M.vjUxS.cOM
上章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