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
第306章 脸部按摩是美容
\重生之官路浮沉 第306章 脸部按摩是美容

 。金马县班子的干部们都没有休息。上午他们都在里开会。在新的县委书记到任之前。这段时间的工作将由副书记县长曹远征全权主持。今天的会主要还是由曹远征具体分析和介绍金马县目前的现状的面临的困难。新来的几位常委还不了解大部分情况。视察组领导列席会议。

 凌寒李贵成等人都坐在主席台上听取曹远征的报告。县人大主任政协主席都列席本次会议。

 会议从八点半开始。一直到十一半才结束。最后凌寒发表了几句讲话。并对新班子鼓励了一番。

 中午县长曹远征被凌寒李贵成叫去宾馆陪席吃饭。市政府副秘书长督察处副处长曲良军市纪委副书记卢定军市宣传部副副长戚晨光市组织部副部长陆海空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马设计相陪。

 席间气氛比较融洽。凌寒也给了曹远征一些指示。“金马县和庆县都是农业生产基地。我们还是要把自有优势发挥出来的。要科技种殖扩大亩产。大力的鼓励我们的农民朝这个方向发展。县里的工企也要向这边靠拢。要与种殖农产品结合起来。形成优势。畜牧业林业。都要搞。把好的项目给我报上来。市里面给你们大力的支持。给你们优惠的政策。那些面临危局的工企。让他们转型或破产。把这些包袱都抛开。轻装上阵。李市长会全力以赴的抓庆县和你们金马的发展。农业基地一定要建。”

 凌寒基本是给金马定下了发展方向。农业大县的农民不种地。都想进县城当工厂的工人?那不套了。没人种地吃什么?喝什么?曹远征就是地道道的农民。他对这方土地怀着深刻感情。但是刘书记对搞农业不兴趣。一心想把家业大县转型成为工企大县。结果转了好几年还是老样子没变。

 没变也算好。可是折腾了好多钱。工企建了不少。除了糟塌钱还是糟塌钱。几乎没有营利的。

 听了凌寒的指导思想。曹远征有了底气。只要上面有领导支持。他就有决心把这项工作搞好。

 宴,回到房间的凌寒也放弃了午休的打算。因为风秀雅和雷笑坐在沙发上低言细语。不时传出娇笑。茶也砌好了。就等大少回来喝了。岳崇越这个秘书当的省事不少。从润水开始也接触认识了风秀雅。但还不。风秀雅也对他比较客气。能被大少看中的秘书也是有其优势和特点的。凌寒不用无能之辈…因为和凌寒的关系突然明确。风秀雅就有心理上的优势了。有些琐碎事项她敢替大少作主了。

 就象这几天端茶倒水之类的事。风秀雅就把岳崇越给轰走了。让他回房休息。有工作上的事再过来汇报指示。岳崇越苦着说怕凌市长不满意。风秀雅就笑着说“凌市长责问你就往我头上推。没事”

 老婆不在的时候。那情人肯定是要说了算的。岳崇越见铁兵都对风秀雅“言听计从”就明白了。

 凌寒在沙发上坐下来。喝了几口茶。笑着问。“你们中午吃的什么?”雷笑抿着嘴不说话。风秀雅白了他一眼。把休闲鞋掉。双脚就回来放到了沙发上去半跪着。侧着身子倚靠在沙发上。让高弹牛仔包裹着的丰微微翘起大半个朝着凌寒的方向。她才不怕把人的部位在他面前暴呢。

 “你还管我们吃不吃饭啊?本来以为今天周末你给我们改善改善生活。现在看来做了个梦…”

 凌寒不由莞尔。看了一眼雷笑无声的笑。心里不由涌动热。这美女的静是无可匹敌的。与牙尖嘴利词锋剌人的风姐姐完全是两种个性。真怀疑那篇揭发庆县陈三启黑幕的文章是不是她写的?

 “呵…下午吧。让铁兵开车。咱们去野山峡逛逛。能打到野味的话请你们吃特味烧烤…”

 “真的…”风秀雅一下就来了精神。她拍手叫好的同时腿一伸耷拉着就过了凌寒这边的沙发。然后又蹬了鞋跪腿上去。也不避晦雷笑就半倚在了大少身侧。紧身线衣下崩的丰就贴在了他的大臂上。纤纤玉手搭着凌寒的肩头。那亲热状让雷笑忍不住有些脸红了。她却俯贴在凌寒耳朵上。

 “我们雷妹妹恬静的能融进空山幽谷。你不是想找个天然的环境把她给就地正法吧?嘻…”风秀雅着说着还朝雷笑暖味的挤了一眼。凌寒也忍不住望向越来越脸红的雷笑。大该他二人的表情和密语让雷笑怀疑了什么。又见风秀雅笑的暖味。凌寒看的暖味。她心下更是紧张。俏面更红了。

 凌寒微微一笑。却不便说什么。因为一笑什么可能让想象力丰富的雷姐姐更产生误会。见她了眼风秀雅。那嗔怒神色更是别有一番风情。心下更是一动。此女过于的耐看。越看她越是觉的秀气。

 雷笑给大少有的目光瞅的有点别扭。再加上风秀雅的亲密暖味姿态。她有点坐不住了。当时就起身道:“你们先聊。我回去一会儿…”风秀雅忙叫“别走啊…”可雷笑还是快速的逃离了现场。

 出了凌寒房间她才松了口气。银牙轻咬着拍了拍酥。以前自已对领导搞男女关系。最是看不起。可是现在面对凌寒却没出生厌恶的想法。真是奇怪了。轻轻摇了摇头转身才迈步就看见几米外的另一个房间门口戚晨光正朝自已微微的点头。脸上的笑容很亲切。雷笑心里咯噔一下。这下糗大了。

 戚晨光朝她无声的招手。意思是叫她过去。雷笑也犹豫就走了过去。然后跟着戚晨光入了他的房间。进来才知道房间里没人。戚晨光也没关房门。怕有什么误会。大方的请她落坐。“坐。小雷。”

 这两天他就发现雷笑和凌寒接触相当的频繁。有两次碰见更发现他们之间谈话什么的好象是朋友。而不是领导与下属的那种生硬。那个风大记就更不用说了。和凌寒整个儿就是朋友。还与雷笑关系极融洽。天天拉着她去凌寒那里。这些都看在了眼里。戚晨光心里不免的激动。发展情况很好啊。

 “戚部长。陆部长没在啊?您找我有事吧?”雷笑知道他和陆海空住一个房间。故有此问。

 “呵…海空部长在定军书记那边打牌呢。还有曲秘书长和

 |。他们正好一摊儿。”戚晨光自已也坐下。拿了茶几料递给雷笑让她喝。雷笑接过来又放在了茶几上。“谢谢部长。我不想喝。”

 戚晨光点了支烟。把要说的话在脑子里先酝酿了一番。才慢条斯理的道:“小雷啊。一直以来我都很看好你的才华。只是做为女在工作精力上还是有一些先天缺陷的。但只能努力我相信这些小困难你还是能克服的。你笔杆子又硬。的理论知识基础也扎实。如果有机会去领导身边工作。对你将来的发展还是大有说处的。今天闲聊时海空部长说马书记身边缺个秘书。我就向海空部长推荐了你。呵。他对你的评价也很高啊。小雷。这样的机会不多。你还是要把握的。我也会帮你在马书记那里说话的。”

 雷笑心里不由怦怦的跳。怎么好事跟着就来啊?运气真是上来了吧。戚部长咋这么热心?“啊?不妥吧?戚部长…我才是刚刚调入宣传部。突然就去给马书记当了秘书。部里人会不会有说法啊?”

 “呵…说法什么时候都有的。吃不到李子的人说李子酸。这也很正常嘛。这个事你就别管了。呵。我来酝酿吧。别的没什么事。好了。你回去休息吧。金马这边水硬。你要注意饮食啊。呵…”雷笑说谢谢部长关心。到底是成男人。懂的体贴人关心人。不过想想戚部长应该是有目的的吧。以前没见他“特别”关心过谁啊?也许是和领导接触的少吧?一直走回房间她还在想这个问题。

 戚晨光送走雷笑后无声的一笑。手。自已这招玩的好基本能把雷笑送上更美好的前程。借陆海空不过是个借口。他未必办的了事。也未必会为雷笑出头。因为他不晓的雷笑和凌寒的关系。自已只要知道马书记缺个秘书这一点就够了。真正要推荐的凌寒。只要自已向他开口。即便马玉茹书记看不中雷笑也要给凌寒面子的。安排这么个人替自已在马凌面前说话。那将来还不是前途光明吗?

 戚晨光这边为自已的策划暗自庆幸的时候。凌寒刚刚给铁兵打完手机。让他会准备些烧烤野味的调料什么。他是部队出来的精英。野外求生训不知搞了多少回。对吃野味那是大大的行家里手。

 雷走后。风秀|就爬进凌寒怀里了。头枕着他的大腿。臂着的。仰望着这个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心里的甜意。从三年多前的新县结缘。一直到现在。三年多了。那年离开柏明时就开始单相思。如今终于的到了这个男人。终于成了他的情妇之一。回首这三年走过路。不胜感慨。

 只拉着凌寒的大手在自已峰上。一边静静的听他又给人打电话。好象是打给马书记。

 “马书记。关于金马县一把手的人选。我的意见是选择一位对发展农业种殖有特殊情感和经验的干部。这方面马书记如果有合适的人选推荐那最好。或是问问林市长徐秘书长她们。如果实在没有的话可向省里面助。现在金马县的大方向定下来了。但还是要看领导干部怎么带大家走这条路…”

 “嗯。我同意凌市长的看法。好的。我去尽快办理这个事。嗯。对了。凌市长。你何时回来?”

 “明天要下各乡镇看看。后天返回去一趟庆县。既然下来了。回去时就路过的各县都看看嘛!”

 马玉茹那边笑了起来。“你呀。存心吊郑书记的胃口吧?这两天她就有些急燥了。柏明银行那边是死烂打。看样子不等你回来。这个签字协议是搞不成的。那你就转悠转悠吧。呵。好。就这样…”

 收了线之后凌寒把手机放在茶几上。手指进了风秀雅大波卷的秀发中去捏她的头部。

 “哦…好舒服的。凌寒。这也算是异按摩吧?呵…要不人家趴着。你给来个全身按摩?”

 “你倒是不会客气呀?不怕我红你的股就趴着吧…”凌寒笑着。眼里透出捉狭的神色。

 风秀雅一翻身坐了起来。下一刻就骑跨到了他的腿上去。双臂紧他的颈项。呶着嘴亲亲他的。娇笑道:“大坏蛋就想着美女的吗?我把雷笑摁住你敢不敢她的?那丫头的美比我的还肥。

 ”

 “哈…她的是比你的肥些。但不及你的翘啊。各有所长嘛。有个消息告诉你。你的稿子定了。”

 “稿子?”风秀雅一楞。恍然道:“是前几天发去北京总部的那篇“我还是个员”吗?真的吗?太好了…我家大少果然是手眼通天啊。那篇文章一发。省委都会注意到金马的曹远征吧?会提他吗?”

 凌寒轻轻摇了下头。“金马腐化事件他也是担了一点责任的。谁叫他是县长呢?不过是最轻的行政警告处分。但这个处分一背。六个月之内不会考虑他的提拔。不然以他的资历。县委书记非他莫属。”

 “呵…碰上这样的事我们大少爷也没办法了吧?我那篇文章一上人民报。不晓的庐南有多少官员会来讨好奉承我啊?我应该给自已打个广告。给风大记者采访过的人都是未来的官路之星。哈…人家以后都不愁吃喝了。哇。会有多少送礼的人?排成长龙一直到火车站?哦耶。钞票一捆一捆的”美梦还没做完股上给挨了一个结实的大巴掌。风秀雅身子猛的一缩贴紧凌寒。嘴着吐出娇

 “我看你不是缺钞票。你是欠巴掌…”凌寒笑骂着。大手五指收缩。掐捏风姐姐丰硕的

 风秀雅发出更动人的呻。周身火焰四窜。捧着他的俊脸忍不住息的他的。“哦…少爷。我犯错误了。要剥掉子惩罚人家吗?喂。这样勾引你都不会起的吗?怎么就没一点反应啊?”

 她使劲的前后运动身。大力的磨擦凌寒的裆部。股下面是有一团东西。可没硬度啊。

 “呵。本少爷如今是经的起考验的。任你妖媚万端我自巍然不动。别撇嘴哦。呵。要不打个赌?”

 “好啊。你敢吹这么大的气。就是不怕人家使各种手段了?你要输了的话就请我吃半年大餐。”

 …

 铁兵驾驶着越野警车出了县城往北朝十多公里的野山峡开进。车上就

 风秀雅雷笑。

 凌寒坐在助手席上悠闲的着烟。因为车里有女士。他这边的车窗降下一半。这样不会使车里烟雾弥漫。和雷笑一起坐在后座上的风秀雅一脸的不忿。不时要一眼凌寒。那模样恨不的想咬他两口。

 她一边拿眼珠找凌寒的麻烦。一边还在自已的腮邦子。出发之前的赌输的真惨。做梦也没想到自已“炉火纯青”的舌技艺居然没把他击败?在长达三十多分钟的疯狂进攻中。大少那东西就和死蛇一样。软绵绵的象一团绵花。到最后风秀雅都傻眼了。眼泪婆摩的说一句“天哪。你萎了?”

 后来凌寒说“天黑以后它才会进入工作状态的”风秀雅惊异不动。又见他神色有些诡异。总是感觉这其中有什么秘密。偏是凌寒这家伙不告诉你。反正等天黑也快。耍你姐姐啊。有你好受的。

 “雅姐。你牙疼啊?”雷笑见风秀雅不住的腮邦子。以为他牙疼呢。故有此问。凌寒差点笑了。

 风秀雅那叫一个尴尬。白了她一眼。“你才牙疼呢…”她又不能解释说我给大少唆脏东西唆乏了。

 “那你怎么老是两个腮邦子啊?不对啊。牙疼也不会两边一起疼的嘛。”这次连铁兵都有点忍俊不住但他还的苦忍着。装出一付冷酷无比的样子。凌寒捂着嘴笑。风秀雅又瞅他一眼。这回真是恨的他牙有点疼了。臭凌寒。我饶不了你…无奈瞥了眼刨问底的雷笑道:“脸部按摩美容啊。笨。”

 “噗哧噗哧”两声。凌寒和铁兵同时笑了。雷笑更傻眼了。这有什么好笑的啊?风秀雅又气又羞。身子前倾。抢到雷笑身前伸手去掐凌寒的脖子。一边还娇嗔着。“我让你笑。我让你笑。我掐死你。”

 兵笑也等于告诉风秀雅。他猜到了怎么回事。风秀雅只是有点羞。也没太多的顾忌。她清楚铁兵是凌寒的贴身保镖。大少的事他哪有不晓的?这次还是他出手废了那个刘大成精神病人的。他更知道自已被灌了苍蝇水的事。凌寒事后都和自已说他清楚的。反正无所谓了。当他是空气好啦。

 就是傻乎乎的雷笑不懂怎么个情况。风秀雅心说。你这傻丫头。等哪天被大少欺负了你就明白我我为什么要“脸部按摩美容”了。唉…这可大了。在凌寒讨饶声中风秀雅才暂时饶了他…

 野山峡是金马县一处自然风景区。但这里没什么游人来的。条件太差。附近有个小村庄叫野山庄。全庄也就十几户。一共也没五十人吧。散落在野山峡外的小丘上。远远看上去苍桑孤寂。令人心酸。

 越野车在这种颠波的土路上行进还是很有优势的。速度也不会很慢。此时已以下午三点多了。警车是铁兵向黄占江借过来的。就是为了走这种土路方便的。铁兵问凌寒要不要进庄子打个转?

 凌寒想了想了一下道:“对这一带地形我们不。要不进庄子请个向导吧?大记者。你说呢?”

 “,…不想搭理你。”风姐姐|口还弊着呢。翻了白眼把头扭一边去。雷笑道:“找一个吧。

 ”

 “好。”凌寒一说好铁兵就转方向。顺着庄子的土路开进去。很快就到了庄口。那些土坯子房越来越清晰的映入眼帘。凌寒看的真切。目光不由变的沉凝起来。直到车子进入庄里。目也都是这样土坯房。给他的感觉是。一个有力量的汉子上去一脚可能把墙壁直接踹塌吧?这样的房子还能住?

 这时有吹吹打打的声音传进众人的耳际。听上去是一种哀乐。雷笑道:“庄子里有治丧呢。”

 “过去看看…”凌寒又吩了一声。铁兵就顺着声音来源开车往过走。庄子里也没有什么特定的路。只有能过去的车的路铁兵就捡了走。很快穿过一排低矮的土坯房子来到哀乐的吹打处…

 入目首先是一口停放在某户人家门前的棺材。一个十分简陋的灵堂罩着那口棺材。三两个披孝服的男女跪在棺材前哭死去的亲人。这时候因为来了一辆警车。围在这家人门前的庄民们都转过了脸。

 车子停下凌寒就第一个下了车。随后铁兵风秀雅雷笑也都下了车。只看这些庄民身上的衣服就知道他们有多穷了。一个个土灰着脸。眼珠子里也没什么光采。似对凌寒他们的到来也感到很吃惊。

 人群中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怔怔望着风雷二女。似乎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嘴里的口水都出来了。身上的衣服是补了又补的…野山庄是离的惠平市最远的境边小村落。这里都没有一家提供给孩子们上学的小学校。此时。吹吹打打的人也都听了下来。见到警车他们总是有点诧异。

 棺材前跪的那个三个人中的一个男人站了起来。一脸怆慌之。朝凌寒走过来。“这位同志。我我们就这一次丧治了。别再罚我们钱了好不好?家里实在是没钱了。给父亲买这口棺材还是借的钱。求求你们了。我知道我们丧治土葬违违反了规定。可是我们没钱去火葬啊。砸锅卖铁也付不起那笔费用。同志。我我给你跪下了。求求你。总不让我把我可怜的父亲弃在荒野让狼叼吧?我还算人吗?”

 这位三十几岁的男子眼里又出了泪。想给凌寒下跪却被他紧紧的揪住。风秀雅和雷笑都受不的这个。一个个红眶就红了。摇摇泣。凌寒深了一口气。“老乡。别跪我。我担不起。你治办丧事吧。我们不罚款…”凌寒回过头朝铁风雷三人道:“你们谁身上带了钱。都给我…”铁兵身上也不装钱。都是各种银行卡。他苦笑摇了下头。风秀雅也没拿夹包。身上同样没钱。只有雷笑从兜里掏出几百块钱递给凌寒。他接过手就把钱给了那男人。“把丧事办好。别让你亡父死不瞑目。哎。乡亲受苦了。”  m.VJuxS.Com
上章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