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
第453章 凌书记的说法
凌寒讲了一些话之后,海胜刚也上去讲了几句,对于了航天动力项目落户在哪不重要,重要是尽快落户的关健他是很欣赏的,年轻人的认识高度很有档次,市委常委们不由都对凌寒有了新的认识,这年轻人的看法居然和海书记在同一个高度,这大该也是人家被海书记‘重视’的理由吧。

 闻仁明市长也继海书记讲话之后上去说了几句,顺便把西南省长郑介之、北省副书记谢天豪介绍上来…之后座谈形式就淡化了政治氛围,各人随意的交流起来,除了渝高新区的科技专家学和一些科研所的组建、负责人之外,还有一部分是渝市地方上的商界名,有几位还是市政协的委员。

 几位脑型的人物在一阵自由交流之后,就给专人请进了小型的宴客厅去,渝市三位‘书记’海胜刚、闻仁明、陈琰一付‘严阵以待’的架式,等凌寒来到时,郑介之、谢天豪二位已经在坐了…

 “…项目在哪落户在哪上马,我看咱们这些人敲定个办法吧,在哪上都行,总之让它快点上嘛。”

 海胜刚此时摆出了‘委员’的姿态,给即将开始的‘谈判’定了调子,看意思没有个结果不行了。

 六个人互相看了看,似乎都等着对方先开口谈呢,海胜刚又笑了,看了眼郑介之和凌寒,他道:“介之啊,我提个议吧,先有一点我们能确定,一直以来与新雅乃至华投合作最愉快的应该是凌寒同志了吧?我想这一点认识大家是全有的吧?”他环视几个人的时候,除了凌寒外基本上都认可了“…那就是说凌寒同志最有言权喽?哈…其实年轻人现在敢想敢为,比我们这些上了些年纪的人有魄力啊,尤其凌寒这个同志,新法一向是新颖却又符合客观现实的,他也曾是我的部下哦,虽则共事时间不长,但我对他还是相当了解的,凌寒同志,怎么样?你提个说法,我们几方面一起讨论?”

 海胜刚必竟是老练的他等于是指出了左右这个项目落户在哪地关健人物是谁,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只要你凌寒设计出一个框框来,我们就依着你在框框里谈,不然这东扯西拉的谈到什么时候去?

 闻仁明也配合海胜刚的说法,朝谢天豪笑道:“天豪书记,我们海书记的意见你怎么看啊?”

 你们海书记是‘委员’嘛,我听‘委员’的话也是应该的,他就笑道:“我同意海书记的建议。”

 既然大家都不想继续‘演戏’了,那就散场吧,凌寒笑了笑“我啊?胜刚书记是不是欺负我年轻?”

 “哈…”海胜刚忍不住大笑起来。“欺负你年轻那是比较正常地。必竟这个事实年龄你是无法跨越地。但是在一些事物地认识上。你凌寒同志还是很超前地。也很具大局意识。介之同志。你说呢?”

 郑介之点了点头。“嗯。胜刚书记说得对啊。凌寒同志在一些问题上地认识是很高地。我赞承。”他这是一语双关。一方面是赞同海胜刚。一方面是点醒凌寒‘你要在这个问题上有很高地认识啊’。

 陈琰始终不表意见。海、郑都快清楚她是‘姓凌’地。保持沉默倒是她现在最适合地态度。

 表面上对海胜刚极为尊重地闻市长对于陈琰这个副书记也是极是客气地。做为正省职官员地他自然清楚陈家现在有着绝不一般地背景。从某一角度上说。陈>地到来缓解了自已地压力。是件好事啊。

 凌寒也不做作了。“那我就提个简单点地说法吧。昨天我还以私人地身份请卓雅姿女士吃了顿饭。借这个机会也问了问她个人对这个项目落户地想法。她只是说‘川难给西南人民造成了难以弥补地损失。如果有机会地话想为川县人民做点什么’。当然。雅姿女士地这些话。我也不敢揣磨她地深意。但要是我以这个借口拉她去西南蓉城搞项目地话。我想她一定会点头地。不过我指地可不是航天动力项目。动力动机研究领域很广。涉及到航空航海陆基三大部分嘛。要搞个新地项目出来很容易地…”

 包括陈>在内地所有人都暗骂凌寒是个‘滑头’。明明你说出了要把卓雅姿劫持去蓉城地打算。还算不搞航天动力项目。搞个别地项目把她拴在那里她还搞什么航天动力啊?这意思很明白嘛。我不和你们争航天项目。以我雅姿地关系我们搞别地项目她也得先帮着我啊。至于航天动力慢慢考虑…其实这只是凌寒表达他心意地一种姿态。也等若告诉渝市。你们除了过来合作。就是放弃这个项目了。

 郑介之心里却是乐翻了,凌寒地心意果然难测,正应了‘此一时彼一时’的说法,至此他心中地担忧不复存在了,更从兜里掏出烟来缓解会议室的尴尬气氛“来来来,尝颗烟…”他昨天打劫了凌寒一包19166,此时拿出来滋润心情,一边还道:“是啊,动力动机研究领域很广啊,项目多嘛!”

 这对冤家在这一起糊人了,海胜刚哭笑不得,虽然他在坐下来谈之前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但是凌寒‘婉转’表达了他不是一个‘第三’的不光彩角色,还借故说卓雅姿想为川民做点什么

 。

 “你们一唱一合的很搭调啊?”海胜刚接过郑介之的烟,笑道:“忘了你刚才讲话中很期许航天动力项目的上马吗?现在又说不是指航天项目,从另一个角度上讲,凌书记这是拆我们的台啊…”“呵…胜刚书记,这帽子扣大了,卓雅姿女士一向情怪僻,喜恶由心,在哪搞项目她都无所谓的,只要有实验室就是放她在深山老林中也没有问题嘛,但是这次卓女士真是动了恻隐之心啊,川难这么的事件,全国各族人民眼巴巴的望着,多少人想做点什么,都恨自已能力不够,手不够长,伸不过来,所以卓女士有这份支援灾区的爱心,我们大家是可以体谅的嘛,诸位难道不想做点什么吗?”

 “唉…你呀,你就是个滑头书记…”海胜刚苦笑了,人家都把卓雅姿塑造成爱民人士了,自已还能在这数落卓雅姿的不是?闻仁明这时候道:“凌书记严重了,据我所知,你们蓉市没损失嘛!”

 他的意思是指‘你们蓉市没损失怎么就成灾区了?这也是沾了川县的光?摆明是借题挥啊’。

 凌寒却一本正经地道:“唉哎,我们损失还小吗?仁明市长,川县也是我们蓉市组成的一部分,一百多万群众风餐宿、无家可归,我这个市委书记心里着急啊,面对一双双充期待和渴望获得的家园的老百姓,我心里难过啊,整整一个县毁了,损失的仅仅是每年上缴国家的那点利税吗?他们平时用的,吃的,住的,全县的基建设施,和那些已成套成型地硬件统统毁于一旦,那是几辈子人付出多少汗水、心血、精力、和劳动结收获的硕果,金钱无法衡量它人价值,更重要的是灾难中逝去的人民群众,损失不是能用‘惨重’两个字能形容来的,我知道仁明市长指的是蓉市城区这一块的损失小是吧?这一点我承认,要说城区是蓉城的心脏,那川县起码也是我们一条小腿啊,都是身上的嘛!”

 闻仁明冒了一头汗,好玄就给凌寒扣个大帽子,还好他最后一句话替自已解释了,不然…

 陈琰心说,闻市长你就省省吧,我们家大少主意已定,你就是把天鹅说成板嘴鸭子也没用了。

 …

 当夜凌寒和陈琰又去‘香巢’幽会了,明天就要结束渝市之行,航天动力项目落户地意项最终搭成,三家全入股,‘柏明’是大股东,蓉市给定为了落户点是二股东,而渝市只能算是老三了…

 因为之后许也经常要去蓉城‘视察工作’,所以她也不会痴凌寒,倒是陈琰没机会和大少亲近,这一别不知又要守几时的孤苦,是夜陈>情的很厉害,较前两天见面之初那回更疯狂,让凌寒大大体验了把女风情的醉人滋味,和陈琰凌寒向来是没有‘顾忌’的,即便想让他怀孕也怀不上。

 “如果把脏东西吐到肚里能怀上孩子的话,人家也会迁就你的…”陈琰每次都会想这个事。

 “要不人工受孕吧?现在科技达,我又不缺那玩意,与其白白的浪费,不若给琰你一个孩子。”

 陈琰轻打了一下在自已身上凌寒的股,俏面红无比,眸中却也有一丝无奈“我都这岁数了。”

 “这岁数怎么了?六十岁的老太太还老蚌生珠呢,只是你现在地身份太过敏感,我要是让你孩子,你愿意提前退下来吗?”凌寒就感觉自已的东西深深地探进了陈>‘宫房’里去,给紧紧的在那里,好象拔不出来了,另外也是陈>紧紧扳住他两片坚,不让他起来,这一刻真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陈>美目凄,泪光盈盈,噘着鲜润的瓣亲了亲凌寒的嘴,吐气如兰的道:“你怎么安排都好。”

 意下之意是‘我听你地’,凌寒就笑了“嗯…这是陈琰部长一生最遗憾的事,凌寒要圆你地梦。”

 陈琰无法控制溢出的泪水,手大力地掐他的,急促地道:“用力…凌寒,就在里面吧!”

 到第二天上了飞机,凌寒还在怀念昨夜与陈琰的爱恋,至此,陈>的第二春天彻底盛开了。

 世间事,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蓉市,中城区分局局长今天终于来了市纪委的‘宠召’,自从分局刑警队的王臾长给带走之后,他就‘茶不思饭不想’了,但那没有什么大用,该生的一切照旧。

 今天是周四,因为渝行的凌书记今天要回来,市里的领导们在准备接书记大人的凯旋,航天动力项目要落户蓉城的消息早一些给传来回,没被允许去参加这次洽商会的周强生高兴的直蹦,他认为是郑省长的功劳,他不以外是凌寒做了什么,必竟之前凌寒的立场是‘坚定’地,这回终于胜出了。

 但是张战东得到的消息却是另一个版本的,给他传消失的自然是张真康了,大该最郁闷的就是张真康了,怎么就同意让郑介之挑人去渝市了呢?怎么就放了凌寒去渝市了呢?这子戳的,唉…

 另外市委常委中还明白实情的是副书记卢剑平、组织部长陈再道、副市长杨芬他们三个人。

 其它人如周强生也搞不清楚,郑介之不会和他说这些打击

 要是够聪明自已总能想的通的。

 家里靓靓和蒋芸都在,听说老公要回来了,二女喜欢的不得了,背着柔柔,她俩躲到卫生间去剪刀、石头、布;赢得人自然扮今夜地‘主角’了,三局两胜制,结果靓靓前两次靓靓都输了,第三局都不用比了,蒋笑的弯了,给气苦的靓靓瞅住机会,朝她肥上海了两巴掌“笑的好啊!”凌寒自已不晓得蒋芸偷偷从柏明溜达回来,因为卓雅姿走了,所以她也无聊就跑回了蓉城…

 凌寒上飞机前在机场给郑宜芝去了电话,二人足足聊了十多分钟,宜芝最后不舍的挂了他的线。

 在蓉城机场,市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周妩和戎戒以及凌寒现任的专职秘书姚东两个人一起,这次戎戒没有去,因为没带车,又是回公务,不好总带个‘保镖’,越是现在位高权重了,凌寒越注意这个问题了,官小的时候注意你的人不多,官大了你就惹眼了,所以现在他刻意在某方面低调地行事。

 就象这次来机场接他,凌寒就让周妩和张战东说,谁也不许来机场,都在市委等我就好了…

 和郑介之一起下了飞机,就现省政府几个副职都在接机大厅,还有一些制服警员,派场不小。说起来凌寒也是省委领导,这不光是来接郑介之的,也有他的份,实际上他现在的影响是相当不小的。

 在他们这些人后边是周妩和姚东,郑介之道:“快中午了,我看都各自回家吧,下面有安排吗?”

 常务副省长葛明林道:“张书记说下午开会,三点…其实省政府餐厅准备好了,不若…”

 凌寒笑道:“明林省长,你就让我和郑省长先回家嘛,工作的事一步也落实不了,大家要有耐心。”

 在场的人都笑了,听出凌常委是在开玩笑,借着‘想老婆’的借口还把郑省一起拉下水去…

 不过郑介之倒是很配合,他也道:“就是嘛,回家回家,好几天没吃上家里饭了,肚子闹意见了。”

 就这样,大家在机场就分道扬鏣了,凌寒上了自已的专车,周妩和他一起坐在后面,姚东坐在助手席,戎戒架车,一上车凌寒就扭过头问周妩“家里的一切都好吧?连环案子地问题搞清楚了吗?”

 “一切都好,连环案子还在进一步进行中,今早市纪委的同志把中城区分局长施万群请去了…”

 凌寒微微点了头,看来又一起涉及到官员地事件要真相大白了,关健这事件牵扯到三条人命,他剑眉蹙了蹙,沉道:“你和宣传部的建华部长勾通一下,关于连环案一些内幕情况暂时不要公开报道。”

 周妩点了点头应诺,凌寒又道:“一涉及到官员总是感的,要控制一下舆论导向,不要把社会影响搞大,但还要尊重事实,这是个很头痛的问题啊,这方面工作不是很好做,我们尽量把这种负面影响控制在一个相对的层次里,让更多市民和群众比较正面地了解整个过程,政府的形象还是要注意地。”

 谈这一些连环案的话题,凌寒也听周妩隐隐地点到了孟承志的名,心里微微一叹,有些同志就是这样,俗话说,久在河边走,没有不鞋地,权力这个东西真是不好把握,官场也有一定潜规则,一些没有背景的官员就要望风行事,不附过来就是‘格格不入’,而有背景的不吃这一套,就要生一些勾心斗角,官场自然是个复杂的圈子,形形的人和事都时刻存在着,自然形成的定律也很难改变。

 “…对了,凌书记,还有个事,政法委最近几天因为民工群访事件搞了个法律咨询专题…”

 “民工群访?外籍民工还是我们本市的?怎么没听你汇报啊?”凌寒不认识周妩会提一件‘小事’。

 给大少批评的周妩,又吐了下香舌,半垂着头低声道:“我怕你在那边又生气,就、就隐瞒没报。”

 话才落,就感到粉背后凌寒的大手滑下去,她知趣身子歪了歪,欠起半个股给大少捏,凌寒一边捏她,一边道:“哦,我是癞蛤蟆吗?哪来那么多气啊?隐瞒不报,我看你不想干这个主任了吧?”

 这话要是对别人说的话,那保证能吓坏那人,但是周妩知道大少爷是借着说这句话出出‘气’,对别人他可不会这么说,说是对你不你也不可能听到他对说‘你不想干了’这类的话,那就太没水平了,也就是和周妩才这么说吧,前面的姚东忍不住笑,哧了出来,结果周妩挨了训正没出气的地方,听他还笑,就伸手过去在姚东肩头砸了一拳“你还笑?凌书记生气了你没看到啊,这秘书不称职…”

 平时周妩和姚东也相处的惯了,她知道此人是大少的同学,关系不一般,人家父亲又是京市常务,所以没把姚东当下属,倒是处的象朋友一样,平时在办公厅还是相当严谨的,偶尔开开玩笑罢了。

 【本月最后的钟了,兄弟们,有票票的全砸上来吧,谢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谢谢!(。支持&泡 书 吧&!)  m.VjuXs.Com
上章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