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
第454章 回蓉
重生之官路浮沉第454章回蓉

 妩谈的另一件事是关于民工们拿不到薪水和有些负了|不赔款的事。诸如此类的情还有多种。总之这些人都是拿不到钱的可怜人。凌寒问是本的民工还是外籍(非的户籍者民工。周妩说哪的都有。非本的户籍者70%左右。光是这类型需要法律援助的民工和一些困难户就百多人。

 “。志鸿书记这两天正在开会研究这个问题。说起来我市也有几家这样的法律顾问援助机构。只是涉及到有些案子他们都没不受理或给予援助。连环案中涉及的一些情节和这也有一定牵连。”

 凌寒点了点头。“我明白了…看子这个连环案拔出萝卜带出了泥。明天好好的讨论一|这事。”

 一路上凌寒又问了一些其它的情况。车子到市委的时候已将近十一点了。等凌寒走进会议'。所有的常委们都站了起来。张战东笑道:“书记此行收获又不小啊。航天动力项目能在我们蓉市落户可喜可贺啊。同志们都对有“动力之母”之称的卓总工怀着期待啊。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家都不敢相信是真的。不过我们总是相信奇迹会出现嘛。谁说我们蓉市的竞争实力最差?我看是三家中最|的。”

 大家都笑了起来。寒也笑着摆摆手。让众常委和政协主席李汉祥都坐下来。“。关于航天动力落户蓉城的事项基本已经定了下来。这次航天动力研究所是以新雅集团为主成立的渝市长空科技为辅。柏明市蓉城三方面都有一定比例的投资。按资派股。这个动力研究所的背景很强大啊。具体落户选址等事项由高新主任强生同志负责与新雅代表接洽。估计这次前期的投资也不会太少银行方面强生主任也有处理好一些事宜此行在渝市见到了柏明发展银行西南大区的财务总监渝行行长许女。她说可能会直接贷款给动力研究所。因为近期他们银行内部在做整。但给予担保支持。

 ”

 柏明银行的担业是绝对让人眼馋的。因为那份担保协议和拿到贷款的意义是完全相同的。

 开始凌寒说明银行不给贷款大家也心叹可惜但听到给担保不由都舒展了眉头柏明银|有钱了。|要是华投的手笔太大。川难中它直接捐款100亿绝对是个吓坏人的数目。现在太多的人把自已的活款死款在柏明银行通。“股”暴涨。越红越红了。信誉不用说是卓著的。倍受追捧。周强生表一定把工作做好。脸上的笑却多少有一丝勉强的意味一开始张战东的说话好象很恭维凌书记此行好象是凌寒的功劳?怎么郑省长没提这个茬?不过现在仔细想一想。还真有这个可能。

 各人都准备了些汇的工作但是看了看时间。就都没有开口。十一点半多了。现在谈不-适了。张战东又讲了一些话。最后道:“。凌书记也好几天没回家了。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书记。你说呢?”

 凌寒看了看表。微微点头。“。好。近期工作大家也都辛苦了。下午我还参加省里的会。市里明天上午九点召开常委会。关于这些天的工作总个汇总。大也准备一下明天会议的相关资料。下午给办公厅送过去。我晚上有时间先熟悉一下。别的也没什么。有特殊情况的可以给我打手机。”

 散会后凌寒是最,一个走出来的。政法委书记罗就站在门口。显然是有事要和他谈。“书记。”

 “嗯。我知道。走。去我办公'。”凌寒点点头。志鸿心里一松。知道就好。看来周妩已经向凌书记汇报了一情况。但有更重要的情况却是在上午才接到下面人汇报的。必需让书记知道。

 一进办公室。姚就给两位领导砌茶倒水。他现在也渐渐习惯侍候凌寒这个“老同学”昔日还将他当“农民”整个出了天大有笑话。现在自已却成了“农民”的秘书。这让他感觉有点不真实。

 一切好之后。姚东就先一步退了出去。凌寒叫罗志鸿坐下来。从兜里掏出烟给他扔过去。

 “。书记。就在上午周秘书长去接你的时候。案件又有新的突破。牵涉到的一个人是城区孟承志书记的公子孟某某。目前这个情况我只向战东市长汇报了一下。他的意思是先向书记你汇报。”

 凌寒蹙了下剑眉。看来这个孟承志真是要给拉下水了。不管事件背后有没有他的影子。只怕他的威信也将扫的了。结合的年龄来看。可以说他的仕途也走到了最后一程。“具体情况落实清楚了?”“事实基本清楚。在就是还没有下令逮捕孟某某。不过孟某某已在警方二十四小时严密控中。”

 “如果说事实认楚的话那就抓人吧。孟承志同志那里然后再通知。我还听说有个民工事件?”

 罗志鸿点了点头。“的。这个事件的矛头也是指向孟某某的。他的背好象很大。我也派人调查了孟某某的一切。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发现孟某某有个姨居然是京城官。好象是中组部的。”

 凌寒眉头微微蹙了。难怪这个孟少爷敢折腾呢。感情人城也有靠啊?自已来了也有一年多了。倒是不曾发现孟承志有这个“亲戚”在京城。看来这层关系不足向外人道哉?“阿姨”?指什么?

 “不要管他那么多。他有个阿姨在中组织上班就可以违反法律了吗?先把人捕了办案…”

 听了凌书记这句话罗志鸿就有了底气。心里暗道这层关系还另有复杂内情。要不是张书向自已透。恐怕自已也一时搞不太清的。各人看似非亲非故的其实一扯上了就能是关系了孟某某那个阿姨是京城卢氏的“媳妇”又和卢剑平扯上了关系。这一点只能装不知道了。这是张书记的指示。

 当然。不能说只是现在随着案子的“推进”这个底就揭开了只是那时凌卢就尬了。

 “好的。凌书记。其它情有待查实具体孟的阿姨是哪一位。我们根据案情需要再查实。”

 。

 当几个警察突然出现在孟某某面前的时候。他有点懵了。带头的那个队长面色酷冷。抖出一张拘留证让他看。“。孟某某是吧?你涉嫌

 案子。请与我们配合。铐上他带走。”和孟某起的除了一个花枝招展的靓女郎之外还有几个衣冠楚楚的年轻人他们大约都二十四五的样子。

 “喂。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嘛?这位队长。孟公子可是市委常委中城区孟承志书记公子…”

 “没你什么事你给他证人的话。可以跟着一起来公安局。”那队长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孟承志的大名并没有将他吓倒。随在他身后的警察上来就把惊疑不定的孟某某给上了。他还想掏出手机打电话呢。这时也打不了。不心急的朝几个同伴叫道:“你们打电话给我爸。我不会有事的。”

 他前脚给警察从大豪酒店带出。孟承志就接到了儿子朋友打来的手机。“孟叔。你儿子让抓了。”

 其实从施万群给双规之后。孟承志就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头了。但是自已对儿子的事并不是很知情。一直以来儿子在自已眼里都是个能干的年轻企业家。他参股控股的公司就有好几家。出入坐的是大奔。比自已这个市委常委还牛气。家里的烟喝的酒全是儿子给搞回来的。曾问过儿子“你有多少身家”他的回答是“几千万吧”不过从他的意的神态中孟承志认为他报的这个数不详。应该隐瞒了一半多。

 从那个时候就开始担心他了。但是做为父亲的老孟一直还是'爱儿子的。当然。偶尔有儿子打来的电话什么事的。他关照通融。久而久就养成了一种习惯。甚至叫儿子“你直接叫某某人办吧”

 现在儿子却事了。才还想着下午要准备一些近来的工作重点向凌书记汇报呢。这个电话接的什么心思也没了。如今家里也就孟承志一个人。早年他就和老婆离婚了。再没有娶过。生活一直是孤寂的。当然。以孟承志的条件。再结一次婚是件简单的事。但他不会轻易和谁结婚。他在信守一个,诺。一个只有他和儿子亲娘的诚诺。早年和老婆离婚也是因为这个“领养”回来的亲生儿子的问题。

 来来回回了几步。承志觉的心头烦闷无比。儿子被抓的事。自已在事前居然毫无所觉?市公安局的人不知情吗?还是罗志鸿这个政法委书记没接到汇报?不能。要抓我孟承志的儿子。局的人能不向主管政法工作的罗书记汇报?想一想罗志鸿下来是省委张真康书记的点头。人家背景强大。不自已放在眼里也是正常的。而且也能推测出来。如果不是儿子做了“大事”他们也未必会先抓人。

 正思忖这些问题的候。手机又了。看了一眼。是市局一个叫杨利群的副局长。上次怀林案他就担任过组的副组长。这个人能当上副局长记的自已也替他说过句话。这次来电话。应该有消息。

 “。孟书记。我是杨利群啊。市局杨利群。您还记的我吧?”杨利群很少主动给领导们去电话。他本身就是个市局的副局长。没什么特殊作用。逢年过节去看望领导是有的。平时不敢打扰。今天突然发现孟某某给刑警队的抓了回来。他心中一惊。做为副局长。这事自已居然不知道?有内幕?

 不知情就要问问。于是他就拉着那个刑警队的中队长谈了谈“工作”才知道孟某某原涉及的案子麻烦。不光是牵扯上了连环案还在民工群访事件中扮演“被告”的主要角色。看来事不小啊。

 那个中队长也透。“姓孟这小子吃的对狠。仗着他老子是市委常委也不能这么老百姓的血”

 杨利群把电话拔给承志多少报前恩的心思。饮水思源嘛。当年自已能起来。亏了孟书记的一句说话。如今人家有难了咱也不能趋利避的闪的老远这是让人心寒吗?打个电话不算什么。

 “哦。是利群局。你好啊。怎么想起给我来电话了?有事就说嘛。也不过来家坐坐?呵。”

 听到孟书记这样说话杨利中过激动。听他的口气好象不知道他儿子被捕啊。但是家对自已这个态度还真是叫人感动。心头一热。就道:“孟书记。只是我要说的事怕对您来说是个坏消息。”

 “哈。你这个同志啊。我孟承志风风雨雨走过几十年了还有什么坏消息我承受不了的吗?”孟承志故作姿态无非就是让杨利群感受他的“怀”还假装不知情的故意把话说的客气就是让他抛掉自已“功利”的念头。下面这些人都有是想法的。没事的时候领导你想不起我。有事了你客气?

 杨利群果然是这种'态。念及孟书记之前的“知遇之恩”忙道:“就在刚才。我看到您公某某给刑警队的带了回来。我从侧面打听了一下。他涉及到连环案。您是知道的。这个案子我不负责。具体情况也不知。也就是今天看到了您家公子才上了'。另外。他涉及了民工群访事件…”

 孟承志大体已猜到了儿子可能涉及的情况。但并不确定。所以他心里还不定主意。此时一杨利群的话心里就有了决断。沉半晌方道:“这样啊。利群同志。谢谢你的电话。这个不成器的小子居然捅了这么大的|子。是我工作太忙。疏忽了对他的监管啊。唉。国家自有法度。他该生该灭看他的造化吧。我们谁也帮不上他的忙。利群同志。你可以关注一下事态。但是千万不要替他说半句话。这种事太感。这也违反你的工作原则。和政府信任我们。翻过来我们也要信任和政府。相信政府的法律会给予任何人最公平的说法。他经的起考验自然没事。经不起考验。|就任他去吧。”

 杨利群心中升起敬意。对孟书记的人品大是佩服。“。|记。我力所能及的一定会去做的。”

 “杨利群同志。注意。要把握原则。站稳立场。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我不允许你胡来。”孟承志了解下面这些人了。越是这样说。越能起他们的另一种热情。在竖立自已形象的同时也征服了下面人的心。让他们死心塌的认识自已是个什么样的“领导”绝不因私废公。绝不循情枉法。

 “好的。好的。孟书记。您诲我牢记。我不会胡来什么的。这一点请您放一万个心吧。”

 |志挂断了杨利群的电话。脸色显的更沉凝了。考虑再豫再三。最后还是拔通了京城的电话。平时没什么事的时候。他是不会打这个电扰她的。必竟她现在离自已太远了。遥不可及啊。

 “。我不知该怎么说。但是这消息我还是要告诉你。儿子给公安局的抓了。涉案问题很大。”

 线端突然传来女人急促而沉重的呼吸。“。孟承志。我把儿子交给你抚养。你就是这么惯他的?”

 “我。唉。也许是我工作太忙疏忽了他吧。在这点上我对不起你。现在谈这些没用了。。”

 “我什么我?你不也是堂堂的市委常委吗?怎么?这回的事你这个常委不上手了吗?嗯?”

 孟承志苦笑道:“。我要是能上手我会给你打电话吗?蓉市的情况你不是不清楚吧?我看全国城市中也不出一处比我们这里更复杂的政治局面了。我在这个小圈圈里又算什么?现任的市委书记凌寒是什么底子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一点我还是知道的。听说他老婆是现任南省委书记苏靖的女儿。此的背景我也知道一些萧”系色彩很浓。那就是说他的女婿凌寒也是“萧”系了吧?这个凌寒这次是立了大功的。关于他的事迹广为传。如今在蓉市的威信和人望是无人可及的。不过我看他很强势的和人家郑省长或张书记争风头我看他迟一的成为政治牺牲吧但是眼|。”

 被他称做翎的女。在线端叹了口气。这时打断了孟承志的说话。她道:“唉。你知道什么?你以为凌寒年纪轻轻是凭他老婆才上到高位的吗?关于他的那些传说你有仔细研究过吗?那桩桩件件都是实实在在的功勋功绩。我们现任的杜南江当年也在水库危机上打过这个年轻人但他是拿水库事给“杜部长”上了生动的一课他怕真正背景没几个人知道。但我绝对是知情人之一。今天告诉你你可不能说什么。是真正的萧家第三代领军人物。萧正勋唯一的儿子。至于他从母姓姓凌的原因没人知晓。你真以为他是个无能的人?从北省到庐南又到南海。短短几年他凭借超人的能力完成了萧家的几步战略。此子百年难的一见我们的儿子与他相较萤虫与皓月之差吧。”

 孟承志一间听的|瞪口呆。惊闻凌寒的神秘身世他完全懵头了。太子当面。自已竟有目不识。

 “。老孟。千万不要手个事。儿子的事我会从这边想办法的。,妹妹和萧家二媳妇张然关系甚笃。我想通过这一层关系。保住他的小命没问题吧。但愿他不是谋产害命的幕后主使。你呀。还有。关于凌寒的一切你要守口如瓶。不许对任何人说什么。你心里有数就行了。不要表现出来。”

 “我。好的好的。我我清楚了。翎。我真是没想到凌书记会会是。唉。不可异。”

 “正如你所说的。蓉城是龙谭虎。从省里到市里。萧张郑卢海的影响力搅一起。太复杂了。我们京城人把那边称为“第二舞台”了。你应该明白这个称谓的含义吧?别轻易去站队。”

 抹了抹了额头渗出汗。孟承志了话之后一种置身梦境的不真实感。如此局面。

 。

 家里三个养眼的大美女。靓靓蒋芸柔柔;在家里吃饭的时候不多今天又是个例外。柔柔的手艺比靓靓和蒋芸要好的多。她们属于“女强人”型的。做饭衣这种事那叫个“一塌糊涂”

 “。老公。政法罗书记在搞法律事务援助专。准备要成立这方面的法律咨询所。前天你表妹凌琳来电话给我。隐约透出想来蓉城发展的事。我一口就应了。她不敢和你说。我答应错了吗?”

 凌寒点了点头。“唔。这个好。你嘛。当然答应错了。未经家长同意。擅自做主。芸。给你个机会打靓靓的股你干不干啊?”蒋芸哧哧的笑。“我敢干啊?就因为一个赌约。我的美就肿了。”

 “啊?”凌寒诧异的望向靓靓。除了她没人敢向自已的“领的”侵犯。不愧是我老婆。恶趣她也学的惟妙惟肖。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哈。好啊。她一向嫉妒你的大过她。不我啊?”

 蒋芸白了他一眼。“就知道你向着她。狼狈为一块欺负我。柔柔。你看到了吧。二不好当啊。”

 靓靓伸出筷子去打蒋芸的筷子。嗔骂道:“一的状你也敢告?你等着。我不烂你才怪。”

 “你听听。老公。你还管不管啊?还让不让我们活了。苏靓靓。你别着我们起义推翻你啊?”

 靓靓瞪着俏美眸道:“蒋芸你很。敢造我的反?老公啊。蒋芸昨天和我说好想你。还说这次一见你就让开发她后面。她说特怀念那销魂蚀骨的滋味。做为一我很佩服二的这种奉献精神啊。”

 “是吧。哈。感好。柔柔。下午给你蒋姐姐做个肠道水疗。今夜唱一出“菊花香室·…”

 “香你个头啊?苗玉香来了。你“香”她吧。好你个苏靓靓。输了赌约不服气是吧?报复我?”

 “就报复你了。你怎么着吧?你咬我啊?”靓靓,了一声。衅的瞅着蒋芸。凌寒这时突然赏了她丰|一个大巴掌。的靓靓娇呼一声。“啊。怎么人家?”蒋芸拍手叫好。“好耶好耶。”

 “没你这样欺负人的。身为大姐头。要做出榜样嘛。一天就欺负“妹妹们”不大好吧?”

 “哇。老公。你真是我们的偶象啊。我和柔柔对你的佩服有如那个滔滔江水啊…”蒋芸大凌寒。  M.vJUxS.cOM
上章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