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
第477章 萧老虎的传奇故事
仅在辽呆了一天,凌寒就先一步取道锦了,顾兴纪委的同志进一步讨论研究那些厚厚的材料,纪委还没有正式的请涉案的主要人员来‘喝茶’,因为涉案一方面是地方高官,一方面种种材料还缺乏有力的证据,包括人证物证,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愿意正面站出来作证的。

 光凭一堆材料和检举告状信也不能轻易的去查一名地方高官,纪委手里还要掌握确切的证据,另外,倒是一几名小官员已经给请进了省委纪,但他守口如瓶,根本就没人待什么有用的实质情况。

 这次凌寒轻车简从下锦,他要亲自深入底层调查一些实际情况,他特别从众多告状信中选了一封含着血泪的控诉,他就不信查不出问题来…下锦时他拒绝坐省委派的公车,而是领着戎戒和几个监督3的工作人员上了火车,真正的当一回老百姓,不坐卧铺挤普座,混进平民老百姓中去。

 靓靓知道老公要去搞基层摸底,她也不会纠不放,就和谭宁留在省城逛街什么的,暂时不下去。

 从辽去锦的火车要走四个小时的路程,只是普快车,大约有18公里的样子吧,锦比辽更靠北,听说那边的平均气温比辽还要低三至四度,此趟一起下来的工作人员都准备了厚厚御寒服。

 倒是凌寒体质异,只是多加了一件靓靓昨天在辽买的保暖和羽绒服,看上去凌寒的样子也象个比较普通的社会工作,除了人长相出众一些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戒不芶言笑的紧随大少身侧,他体质更强,很随便的套了一件皮夹克,丝毫不显的形型臃肿,一脸酷冷的表情,比天气还严肃。

 本次列车是辽始、锦终点,所以大多数人都是回锦的‘本地人’总之车上这些人说话的口音一听就是北地方言的味道,认识不认识一听口音大家就亲了,全是老乡嘛不亲土还亲呢!

 凌寒混在堆里,只是着烟,听周围人们的说话,来来回回听到最多议论的就是‘锦虎’的传奇故事,这头锦虎是何许人也?一个多小时之后凌寒就听出味了,所谓的锦虎正是锦市权倾一时的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萧正明,就这一会听来的关于他的各种传闻估计能写成一本厚厚的书了。

 “…喂们听说了吗?今年咱们锦电台个走红的演员要上晚了,报纸都登出来了,人家沾上了锦虎,这身值钱了,以前就是个市歌舞团的临时演员,一朝侍虎,咸鱼翻身啊…”“你眼红啥?你让你老婆去侍候那头,人家还瞧不上你婆娘呐你和人家当红的演员怎么比?人家股是股的,瞅着也让人眼热啊,你不会认为人家萧老虎瞅着老母猪也会吧?”

 “我靠干妈地。你去死…”几个人闹哄哄地在凌寒那边嘈闹。这边还有三四个人也声音不高地谈论锦虎地事寒也没准备向谁提问。只是侧着耳朵听戎戒更是眯着眼一付快睡着地样子。

 “…一个演员算什么?说那头虎几年前当电视台台长地时候。把整个歌舞团稍有姿地女演员全睡了有男人没男人地‘一视同仁’。近二年从歌舞团出来不少有姿女人到各部门当小官听市里人说吗?‘想升官财。进舞团电台’。有权有势地人。哪个不喜欢搞女人?只是搞地没萧老虎这么明目涨胆吧?我倒佩服这个萧老虎地胆量。如今萧家强势地很。听说他和中央地萧正勋沾着亲呐。

 ”

 “你就别瞎扯了。萧正勋要是沾上了萧老虎这种亲戚也够没德地。迟一天让他搞地臭名远扬。”

 “就是嘛。姓萧地多了。每一个都和萧正勋有关系啊?我也姓萧。怎么我还在做苦力啊?”

 “你他妈地命苦呗。此萧非彼萧。五百年前可能是一家。五百年后地今天可就难说了。不过老李说地倒也是正地。我在辽干了好几年。就听说咱们锦地萧老虎和省委地萧正德好象是堂兄弟。如果属实地话。那就不得了啊。你们知不知道?萧副省长地亲姐姐可是萧正功地老婆啊。这关系厉害不?”

 “扯,你就扯吧…萧家真要是和萧老虎有关系,那不是纵容包庇这个恶霸吗?官场上的事说法多了,咱们就是小老百姓,没事瞎扯蛋,谁和谁有关系又怎么?关咱们鸟事啊?咸吃萝卜淡心…”

 另一个人却道:“那是萧老虎没干了你家婆娘,所以你还能站着说风凉话,我今天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就我们那块住的一个女人,也是市歌舞团的名伶角色,花信少妇,自有风韵一股,她家的遭遇真是让人同情,听她给人家打成残废的男人说,他老婆就是让某某给睡了,他想替老婆讨个公道,结果脚筋给人家挑了,怎么样?混不?看手法是黑道人干的事吧?可你知道这伙人是谁给他们撑吗?”

 “嘁…不是什么新闻了,这种事太平常了,去年我们块拆迁,某某公司和不搬迁的钉子户闹腾,没把一对年过七旬的老夫当场给活埋了吧?明知道人在房里没出来,他们硬开着推土机把房子铲倒,你们说说这是人干的事吗?事后人家却说‘明明都撤离了嘛,房里没有’,连公安局最后调查也是这说房里没人,那家老两口的儿子告到市里也没人管,没几天他老婆在小巷里给七八个氓又了,怎么样?还告不?那人又跑省里去告状了,听说还是人过问,结果怎么着?没出半个月,腿给人家打断一条不知是什么人干的,其实还是那伙人,没半年的功夫家毁人亡啊,据说这人去京城告状了。”

 “唉,如今这告状要是找不到门路,我看不好告啊,尤其中告那种有背景的人可能搭上命啊!”“谁说不是?萧老虎的儿子听说了吗?那小子今年才十岁,在锦就号称小老虎,干的最出色的一件事就是把他学校一名漂亮老师给睡了事可是去年咱们锦的头号新闻,你们没听说?”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狗熊儿软蛋,我家老子要是也当官,我***明天也能嚣张起来,信不?”

 妈的,幸好你老子是扫厕所的然凭你那氓本萧老虎为害还要深啊…”“哈…那倒不至于,我算个鸟啊?跟人家萧老虎比?人家拔下来也比咱啊…”…

 这一路上凌寒听到的比材料上看到的更多,老百姓的说法虽有不实之处,但有的地方却比材料上的更真实,这一点他深信不,这次下来他挑中的那封血泪控诉,就是那段折迁活埋了老夫的事。

 下辽东时凌寒就提前知会了17处处长永成永成现在是刑侦局副局长,仍兼着17处处长,他第一时间通知了东北分区负责人宁剑峰彻查‘萧老虎’事件,动用一切力量尽速上手…凌寒不想在这边耽误什么时间,同时他还通知了辽东军区马他也派军区情报处的协助17处的搞调查。

 明面里省纪委和中纪委的调查人员也深入了锦,现在凌寒带队的中组部监督局的调查组也下来了管齐下,这个萧老虎要是知道他劳动这些人为他的事出面以引此为平生之殊荣了…

 一出火车站,:成就领着宁剑峰了上来“凌局长,车子准备好了,我们先去宾馆还是…”

 凌寒微微点了下头“先去馆吧,我听听你们的汇报,还有局里的工作我还要安排一下的…”

 几辆非锦官方的深蓝色商务车停靠在路边,和凌寒一起下来的监督局3的这些人并不认识永成和宁剑峰他们是干什么的,17处这些人一向神秘的很,对外没人知道他的身份,除非你和他们打过交道,事实上与17处打过交道的人都给去劳动改造再教育了,有些受益的老百姓却敬他们若神明。

 在锦一家星级宾馆临时安顿下来,寒就听取了永成的汇报,他比凌寒早下来两天半,但凭借手中的优势力量和特权,查到的问题自然进展相当的深“…那对给活埋掉的老夫的残废儿子我们已经查明了他的下落,如今他心灰意冷回了乡下,初步接触之下,他好象对告状死心了,他老婆更是噤若寒蝉,一提这事吓的脸都变,可见受害之深,锦警方参与办理那起案子的几个嫌人员我们也已经拘押,其中身份最高的是治安管理处和处长,据他待某某地产开公司的负责人是萧老虎的小舅子,此人叫陈某某,他也是锦黑道上的‘一哥’,据最新线索现,此人还与东三省最大的贩毒组织有密切关系,并包销进入锦地区的所有毒品,这件事他姐夫萧老虎可能也被瞒着的…”

 凌寒目光锐利起来,脸色也变的很沉,永成继续道:“…我们也向他比较得力的几个助手下了手,其中三个已经秘密拘押在了铁军区军情处,地方势力是介入不了,陈某某似乎察觉了不对劲。”

 小时控他,一有出境可能立即拘拿…”凌寒冷冷的咐吩“还真把锦当成了他们的展基地?无法无天了…其它较严重的证据全面查实,下面该拿的人也都拿吧,我倒要看看这两个虎没了爪牙还如何凶的起来?你安排一下,明天上午我去那个残废了的人家探视,我请他出厅当证人。”

 中午休息之后,下凌寒给监督3处的处长、副处长和几个工作人员开了个简会“…你们的工作任务是进入锦市委,和市委组织部的同志先接触,按照相关举报事实找当事人谈谈话,包括那个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萧正明在内,正规程序还是要走的,必竟他也是的干部,我们给他一次机会…”

 凌寒嘴上是这么说的,其实也就是说一说,就他所导演的那一幕幕‘大戏’和他所扮演的角色来看,够把他拉出去崩十回有余了,堂伯,小寒要大义灭亲了,您老有个心理准备,萧家人敢作敢当,没有充狗熊的角色,欠人家的债始终是要偿还的,从他们做那些事的一刻起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

 时间进入年末,全国各地普遍降雪,连南方一些从不降雪城市都降了雪,在北方,有的城市降了暴雪,光是雪的厚度就达几十厘米,不少简易房不堪负荷纷纷倒塌,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一些落后的农村也有房屋倒塌现象,甚至出现死人活埋人的情况,2010年的年初,华夏大地以雪灾揭开了序幕。

 锦也是受暴雪侵袭的城市之一,第二天清晨起来,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那些堆在房屋顶上的雪足足有七八十厘米厚度,市委市政府紧急召开了‘清雪会议’,接二连三的损失汇报雪片般飞进了市委。

 上午,全民清雪运动展开,凌寒则让监督3处的人去市委报道,他则在永成等人陪同下出城了。

 在距离锦有五十里左右的一个小村子里,村民们正在清理厚厚的积雪,大队干部分工合作,领着村民们分区分块的清雪,到十点左右总算把村庄通往大路的雪清理的差不多,由于今天的天气不太冷,雪没有冻硬,据天气预报讲,明后两天将降温68度,雪再不清理的话,冻成冰就难清理了。

 村子里也有一些旧老房子不堪雪崩塌了,住在村尾的赵强胜家就塌了一半,只是开始没人注意这种情况,直到十点以后才有人跑到村委会向干部们汇报,说是赵残废家塌了半拉,估计夫俩也受伤了,连门也出不了,赶快去救人吧,村委会领导们也慌了神,这要是出了人命可就麻烦了…

 就在他们赶往村尾赵残废家时,两辆小车也驶进了村里,朝村尾半塌的赵残废家开了过去…

 村民们都往那边涌,可怜的赵残废连老天都和他过不去,村民们叹息之余也纷纷垂下了同情的泪。

 当所有的人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两个陌生的男人清理出了一些塌房的残壁,成功的从屋里把赵残废和他老婆救了出来,他们是17处的人,是永成派在这里‘保护’证人的两名身份隐秘的干警!

 PS:继续求推荐票票,望各位支持不要忘记投票。

 谢谢!(。支持&泡 书 吧&!)  M.vJUxS.com
上章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