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
第512章 安副主任
第512章安副主任

 二上午,靓靓给凌寒打来了电话“…老公,公员跳楼案的相关材料转了过来,这里面涉及某些官员的贪污受贿,盛济怀和周志良都批过‘条子’,不过看上去好象又不是一回事…”

 凌寒蹙了一下眉“这是硬要把盛济怀和周志良里面去吗?公安局方面想让你们检察院手,案子一但到了你们这边他们就轻松了,而你又是我老婆,想来办起案子来更能得到各方面的配合…靓靓,暂时不要接手这个案子,事实既然不清,就让他们再去查,必竟两个官员被牵涉在内,要慎重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听你说这事件背后有政治矛盾存在,就请示请示你的意见了…”

 “这就对了嘛,一定要多请示多汇报多和‘领导’勾通,多层次的领悟领导的意图,这样就少走弯路,少挨批少挨巴掌哦,哈…”凌寒又忍不住调侃老婆,靓靓娇笑道:“我很怕你?咱们回家算帐。{}”

 挂了靓靓的电话没多久,安秀军的电话就直接打了进来“凌省长,魏主任让我担纲跟进那案子。”

 “是吧,你秉公办行了,这案子并不简单,背后应该牵涉到一些政治斗争,但也仅是地方系的小斗争,无需多虑,另外省委省政府让督察室跟进的目的就是要‘主导’这个案子的侦破方向。”

 安秀军一怔,忙道:“魏主任督察室不宜手太深主要还是协调有关部门把工作落到实处…”

 “哈…他说的对,面上督察室是在扮演这个角色,但现在督察室很有权威,它的权威在于能把跟进的事件‘主导’在某一方向上,换句话说督察室在领导相关部门处理事件,他们不按照你的道道来,你就‘督促’他们,要把他们的认识统一在你的认识高度上,谁没有这种觉悟,你就‘检察’他;这是督察室的强势姿态是强势的基础在于你们对这一事件有一个深刻的认识一下发展的方向,然后推进进程,如果你们督察室没有这样的认识,那就只能扮演魏主任说的那类角色了…”

 听罢了‘姐夫’的解释,安军茅顿开来这里面还有这样的应运技巧“…凌省长是不是说督察室也可以直接的去与嫌人员接触并收集一些资料,只看有关部门提供的资料未必全面。”

 “这点在工作细则没有明文规定,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灵活掌握嘛,你就是去调查了,‘有关部门’也不能把你怎么样还能告你越权吗?是你们在督察他们,不是他们在督察你们白了?”

 “明白了。凌寒长打扰你工作了…”安军这一刻就感觉到自已手里真是有权力了。嘿…“秀军啊…坚持一个标准定以事实为依据立准方向。大胆地去干嘛。天又塌不下来…”

 无这句话就象一剂强心针。让安秀军底气骤然十足。想想‘姐夫’地强势。天塌了也轮不到自已去顶。只要自已掌握一个‘事实’。那就让他们把认识统一过来。谁不听话。嘿。安主任就检察你。

 中午。周芳华陪着妈妈一起去招待所给爸爸周志良送饭。周志良地‘停职’升格了。被隐‘双规’了。它并非正式司法程序地一部分。而是一种先于司法程序对人身自由加以限制地内措施。

 和周志良一样。盛济怀也在招待所享受这一特殊待遇。所以他们两家亲属很不意外地就在招待所碰面了。盛济怀中年丧偶。现在膝下仅一子又在外地读研。所以来看他地是弟媳和侄女盛涵雨她们。

 四个女人相聚不免一阵地嗟叹。盛涵雨地妈妈晁珊也是商界名人。从衣着打扮上就能看出其地雍容华贵。虽也年届五旬但仍旧风姿绰约。依稀可见昔日之靓美容姿。长相倒是与女儿涵雨八分相似。

 周与晁珊也相,相较之下周的神情更为凄楚,必竟被限制了自由的自已的丈夫,而且她也明白‘双规’的意义,一般来说被纪委监察部门‘双规’的对象都犯了内原则错误,也等若政治前途就此终结了,甚至获刑坐监也不是什么让人吃惊的后果,事实上双规调查之后就移检察院了。

 “…周嫂,芳华,你们也来了?唉,看看我们这两家出的事,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咋就出事了?”

 晁珊脸色也很沉郁,老公的哥哥出了问题连使他们的集团公司受到了一此部门的搔扰,平时那些部门客气的很,看看现在,一个个板着一张脸,好象谁欠了他们多少钱似的,动不动就检察什么的。

 也因为这次事件,晁珊看了出来,商与政是不可分割的,不然寸步难行,竞争对手稍加利用一些关系就让穷与应付了,别说是赚钱了,就是天天应付‘政府相关部门’的检查就让你疲力竭了…

 周叹了一口气,眼里蕴蓄着泪光“命吧,命中该有这一劫,我家老周不敢说是两袖的清风也算为官廉洁了,这年头官场上哪有个干干净净的?查谁都是一大堆问题,偏巧就撞在口上了,唉!”

 “妈,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相信爸爸还是经得起考验的,这个事件一定能查得水落石出…”

 晁珊看了一眼女儿的闺友周芳华,苦笑道:“芳华,你在政府部门还没呆三年吧?你才了解多少呀?这次的事有内幕的,根本不是那么简单的,政治这个东西让人琢磨不透啊,一但牵扯上就甩不开了。”

 周接口道:“甩是甩的开,不过就想现在这样了在衣锦荣归的又有几人?官难当啊…”盛涵雨也开口道:“周姨,你也别太难过了,我也相信周叔叔的,象我大伯那么正直的人,唉…”

 几个女人正在接待大厅说话,就有一个工作人员朝她们走过去“你们是周志良、盛济怀的家属?”

 “是的,是的…是不是可能让我们去见见人啊?麻烦你了同志,我们带了一些饭,你看…”

 那个工作人员脸孔板着目光在周芳华和盛涵雨脸上掠过赞二女的靓美,嘴上道:“你们还是回去吧,目前是不许他们与家人见面的,双规你们懂不懂?被双规的对象哪有权力和亲朋见面?”

 四个女人都傻眼了,感情她们是白来

 忙道:“不是说只是协助调查吗?怎么就双规了?

 “那我就不知道了,上午市里监察局的副局长亲自副队来调查的周盛二人很不合作,态度不端正啊,拒不待他们所犯的误,对于你们提出的请求,组织上不予考虑,在他们没待问题之前们不要再来了,来了也见不到人也不要拿送饭这种借口来见人,现在都是人化规范管理能饿着他们不成?好啦好啦,你们回吧要再来了,有什么新情况,组织上会派人通知你们这些家属。

 ”

 这时电梯的门开了,出来七八个人,其中赫然有安秀军,他高的身材尤为显眼,周芳华一眼就看到了他,芳心不由一颤,他来招待所干什么?盛涵雨也看见了,悄悄拿手戳了一下周芳华的后

 “喂…你心上人好象‘小人得志’了,蛮威风的嘛?”盛涵雨低声音在她耳边说了一句。

 周芳华也感觉有点不对劲,好象那些人都围拱的着安秀军,而安秀军的目光掠过她们时平平淡淡的,没有片刻的停留,好象从不认识他们似的,这眼神让周芳华心里好疼,疼得她的心一阵阵痉挛。

 簇拥着安秀军除了后面的几个脸色严肃的工作人员之外,身边左右各有一个中年男子,神态举止之间一看就是当官的,左首的一个颇有威仪,四十七八的样子,他是市监察局副局长刘得海,右首那个是市公局副局长马云龙,在省政府督察室副主任面前,他们两个也不敢托大,谁让人家衙门大呢。

 “…安副主任,这个事我看还劳你大驾啊,市检察院说事实不清,拒不受理,这还要怎么清楚啊?基本上证据凿确了嘛,就拿周志良来说吧,他批的那些条子,办了多少事?都是有据可查的嘛。”

 安秀军边走道:“刘副局长,周志良同志也是为我工作了25年以上的老员了,对这样的老同志我们的调查和处理还是要慎重的,不要给社会上造成更多的负面影响,就你说的那些条件子,那也叫什么证据吗?我上午专门派人去落实了一下,那些条子没查出什么来,表面上不符合规定,但也不完全是一种能说明问题的证据,事过境迁,物是人非,这些条子真调查的清楚吗?能调查清楚为什么市检察院不受理这个案子呢?我们还是要从实际出发的,端正自已的工作态度,调查不要超过24~,超过了就放人,省纪委没有正式下达双规通知之前,我们没权力羁拌嫌人24~小时以上…”

 “可是…”右边的马副局长尬的道:“安副主任,事实上已经超过24~小时了,调查还在进行。”

 安军很严肃的转头看着他“马副局长,你是公安执法机关的老同志,你应该比谁更了解法律的严肃,如果当事人对这一点提出质疑,这个责任是一定要追究的,他们目前还没有被免职,那他们就还是政府的干部,你们违法规定扣留他们超时,这是不严谨的态度,马副局长,现在你就放人…”

 “这个…”马副局长不由望了眼对面的副局长,刘德海却目光转到一边去,假装不关我的事。

 这叫马云龙很郁闷,他心下道,不是你说的证据齐了,省委纪的双规通知今天也正式下达了吗?现在好了,人家督察室的质问了,你想一推了之?哼…想到这里他就故意道:“对了,刘副局长,你不是说省纪委的双规通知今天就下达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如果有通知你拿出来让安主任看嘛!”

 “没有啊…我也是昨天听市纪委的领导这么说的,回头我给去个电话落实一下,安主任你看…”

 安秀军心说,你们耍我呢?咽,好啊,他道:“你们之间怎么协调我就不多说了,但是这些围规操作会在我的工作报告中体现出来,省政府督察室做为检查督促部门在这方面肯定是严格要求自已的,二位留步,请回吧,不要再送了,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们对此事相当关注,还等我回去汇报工作呢…”

 马云龙一听心慌了,忙道:“安主任,我们马上放人,马上放人,是我们的失职,我们检讨…”

 刘德海也干笑道:“是啊,是啊,是我们的失职,实在是事太多,一时疏忽了,安主任,这都中午了,我看你就一时在招待所将就一顿吧,我们具体再讨论讨论这个事,马局,你赶紧安排先放人嘛!”

 他们边走边说的这番话自然给厅中的四个女人都听到了,对他们的对答四女都捏着一把汗,最终安主任胜出,把两个副局长摆平了,四女心中大石落下,望着安主任的目光就不同了,年轻人,行啊!

 安秀军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刘副局,马副局,责职所在,恕我不能作陪了,盛情心领了…”言罢大方的伸出手和二人握了握,然后就扭过身大步离开了,四五个严肃的工作人员也相随离开…

 “我呸…哪冒出这么个小子来?居然牛气的很?我放人?我放个?老刘,你咋搞的?冷我场?”

 “嘿…老马,怎么会呢,人就先别放了,这个主任刚上任,就想在咱们面前摆威风?拖拖他!”

 “你就是会说嘴,人是我扣的,不放人找我麻烦,我看还是先放了吧,这小子火力很壮,避避吧。”

 “别价老马,他壮什么啊壮?刚冒出头的血气方刚小头嘛,无非是想表现表现,我们是吓大的?”

 “少扯,人家是省政府督察室的,你没听说嘛?那个张诚本来要当这个副主任的,结果都给这个姓安的的队,张广琛的儿子,他和刘振义秘书长关系很不错的,我看这个姓安的也有背景啊…”刘德海瞥了瞥嘴“就算要放人也不是我们俩说了算吧?就算不放人也用我们俩顶缸吧?嗯?”

 “还不叫我们俩顶缸?哦…是你不叫你顶缸吧?你们监察局只是协助工作,还是以我们公安局为主的,责任下来我马云龙不就是冤大头吗?扯淡…放人放人,好事老没我,这种事就想起我了?”  m.VJuXs.Com
上章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