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
第543章 弃子
“什么?那个笨蛋让警察给抓了?很好,居然也没干成就给人家抓了,让他自生自灭吧…”肥猪李啪的一声把电话挂掉,对侍立在一边的马秘撇了下嘴哂道:“你那个笨蛋老公给警察抓了,我们转移一下,这里不能在呆了,即便小庄不清楚这个地方,但为了保险还是要转移的,机械厂那边你盯好了,别出了什么差子,快去办吧…”马秘点了点头“老板…那小庄…我们不管他了吗?”

 “我现在管得了他吗?我的股都给瓦扣上了,你没看见吗?咱们现在是在亡命,随时都有可能和小庄的下场一下样子,这一点你有没有想过,赶紧让那个姓曹的与我们合作把东西搞完善了,他**的,那家伙居然在最后设了一道密码,看样子是想要胁我们把他老婆和孩子先放了,你说现在怎么办?”

 马秘其实也不是很关心小庄,这些年她和小庄是有名无实了,各自逍遥,互不干涉,甚至还有点恨对方,不过总是夫一场,此时听说他落进了法网,马秘心里也有几分悲哀,但是转念想一想,也许这是个好的归宿,象自已这样和姓李的一路走下去,将来的收场不可预料,横尸街头也有可能…

 “…老板,姓曹的这老婆和孩子不能放吧,放了她们姓曹的也未必与我们合作,不行就他就犯。”

 “哈…都说最毒妇人心,这话果然有几分道理,也不能做的太光了,姓曹的主要是关心他的儿子,至于他老婆嘛,我看就不一定那么关心了,我考虑了一下,那个女人可以放掉,那个孩子…”

 “老板,还是你说了算,我听你。的吩咐,反正我的意见是一个也不放,人在我们手里随时可要胁他就犯的,万一放了的话,他又存心报复我们,一命换一命的事不是做不出来,这个姓曹的不是善类。”

 肥猪李点了点头“嗯,你看的很准。这样吧,你再和他婉转的谈一谈,只要肯说出秘码,我就放了他一家三口,我们现在也不能想的太远了,17处绝对不是吃干饭的,我预感着要出问题的…”

 这话说的马秘心里一颤“老板。我去和姓曹的聊一聊,试探一下他的想法,看看能不能谈妥…”

 被关在一间房里的曹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他知道。姓李的肥猪比自已更着紧,外面的世界肯定草木皆兵了,出了这样的大的事,政府不可能不重视的,只怕李肥猪现在有如火烧的蚂蚁的在焦急中徬惶。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风韵极佳的马秘走了进来,守。在门外的两个大汉没有跟进来,只是将门关上,房里只剩下了马秘和曹,不过马秘知晓这房间里有监控器材,她媚眼朝曹挑了挑,向那边瞄了一眼。

 曹就会意了,这个女人看来有话要说,这头李肥。猪身边的人各怀鬼胎啊“我还是那个条件…”

 “…我们老板的意。思是只要你把最后设定的密码说出来,就保证你们一家3口的安全,怎么样?”

 “嘿…不怎么样,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老板的所谓承诺吗?我要亲眼看着我老婆和孩子走进威市公安局的大门,只有这样我才会说出密码,不然我宁可玉石俱焚,大家既然都不想好活一起死吧。”

 谈话充了火药味,曹没有让步的意思,在另一间房里,肥猪李坐在临控屏幕前,不仅能看到他们,同时也能听到他们的说话,在他身后站着一个三十几岁的冷酷男子,一双眼也冷冷的盯着画面。

 “小康,马秘这个妇人不是很可靠,她对日本很向往,做梦都想去日本过富太太的生活,哼,想法很天真啊,就她这个衰样去了当ji女人家都嫌她老,一但利用价值失去,山井会无情的抛弃她。”

 “老板,马秘昨夜和山井有过接触,表面上是奉行您的指令,实际上谈了些什么没人知道的…”

 “哈…谈什么?不用想我都知道,她能和井山谈什么,除了撅着股给那个倭子干就是听凭人家摆布,这个蠢女人,真以为小鬼子会给她好处,不过对我们来说,她现在剩下的只有一点点价值了。”肥猪李目光凝视着画面“不用猜我也晓得她打的什么主意,无非是想私自搞了东西向小鬼子邀***,哼。”小康没有接口,肥猪李继续道:“我们必须转移了,她是引开这次警方注意的主要人物,让她把曹的女人带上,这样会让警方重视她们的,我们趁机离开,只要手里捏着那个小鬼,不怕姓曹的耍花样。”

 “老板高明…”小康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跟着这样的老板多少有些那个啥,不知下一个牺牲的会不会是自已?好象每一个能利用的人都是老板的棋子,在需要的时候他就将这些棋子一个个抛掉。

 马秘离开房间前回过头朝下瞄了一眼,然后大有深意的看了曹一眼,又朝他眨了眨眼,等她走后曹假装在在房里舒展身体,然后又趴在地上做俯卧撑,眼角往下扫时就看到一个小纸团,他估计是马秘刚才手在桌子下面抛出去扔到下去的,这个女人果然有其它想法,不会是警方的卧底吧?

 …

 17处的人从小庄嘴里问出了一些情况,基本上他知道的他也都待了,隐瞒了不少是因为那些勾当都和他有关,都说出来只会加重他的罪孽,所以他也不敢说,这无形中又保护了肥猪李的利益。

 17处人的经过一夜的调查收取证据发现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显然对方提前就撤走了,也消毁了可能曝他们的可能证据,那么小庄提供的一些情况就无用武之地了,把这个结果向仝永成汇报之后,仝就给谭宁转述了一遍,夜里和凌寒一起吃饭时,谭宁谈到了这个事“那个小庄我看是个弃子。”

 “呵…谭局长的判断很下确,这个小庄跟了姓李的多年,居然不知道他现在藏身的地点,都说狡兔有三窟,我看这个姓李的有八窟,他谁都不信任,只信任他自已吧?这样的人也很可怜啊…”“他不信任别人,别人自然也不会信任他的,我看不是可怜,是可悲,对了,今天靓靓来电话了?”

 “哦?说些什么?你打她的小报告,我不会说出去的,有什么就说呗…”凌寒笑呵呵的道。

 “你少来,别挑拔离间我们姐妹之间的关系,我和靓靓那么,怎么可能出卖的她?不告诉你…”凌寒放下筷子,显然吃的差不多了,今天周妩没在,她这个秘书长有时比省长更忙,凌寒倒是没什么事做,白天就是视察,或是开开会,各处转悠转悠,到了晚上就是休息了,虽然眼下的大事很让他心里紧张,但这事也不是能急来的,反不如放松心情下来,此时他摸了摸肚皮就掏出黄鹤楼上了。

 谭宁仍在细嚼慢咽,吃饭一向很文雅也很慢,不向凌寒那般一惯就狼虎咽,好象胃口特好似的。

 “我是吃了,谭宁,咱们今天能早睡会了,威市的夜景不错,但也不方便带你出去逛街,天气又这么冷,不若钻在被窝里情话绵绵,又说你和靓靓好还不是有其它的目的嘛,和我好才是真的吧?”

 谭宁伸过筷子轻打凌寒的手,他及时闪开了,谭宁俏脸微微红着“别惹我,最近我心情不。”

 “谁欺负我们谭妞妞了?那得多大的胆子啊?我要是收拾不了他,你回家告你老头子去…”

 “除了你谁还敢欺负我?”谭宁白了他一眼“说正格的吧,靓靓说蒋芸和苗玉香她们要来威市。”

 “瞎胡闹,谁批准她们来了?”凌寒脸色一变“这个事要是没有什么把握,你和周妩也都撤离,我这么大个省长,还没这点小手法把你调走吗?只是…唉,还没到了那么悲观的地步,曹,我不了解这个人,谭宁,你做事也不能全凭感觉,在国家和人民利益面前,你必须摆正态度,端正态度。”

 谭宁也放下筷子,正的道:“你别想打发我走,你要是这么做,我就上吊给你看,不信试试?”

 凌寒瞪了她一眼“你股蛋子发了吧?说什么呢?”不过说真的,谭宁还是怕他瞪眼球的。

 此时一听男人又要打股,不由吐了下舌头,她晓得凌寒爱揍女人股,也听靓靓说过揍的很疼,就不敢嘴硬了,不然受苦的还不是自已啊,于是撒娇道:“反正人家不会走的,死也要和你一起的。”

 凌寒唉了口气,伸臂揽住她的纤“别那么傻,我们的孩子也大了,你不能让他失去双亲吧?”

 一提这些谭宁更是有感触,头一歪靠在凌寒肩膀上,美眸深情的注视着男人道:“好多干妈会照顾孩子的,有一天他会理解他**妈的想法,凌寒,我没见这么悲观过,是不是这次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凌寒淡淡摇了摇头“我就是瞎说,能有什么不好的结果?几个跳梁小丑,也想搅风搅雨?他们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不要搭理他们,有永成处长国义处长应付着,他们足是以引之为荣了,一会我带你去个地方,今天咱们也换个‘窝’,等一等周妩,一起走…”说着话,他抬腕看了看手表…

 “去哪呀?这里不是好的吗?你也怕给人逮着嘛,没事,组织上审查我也不揭发你这坏蛋…”

 凌寒扳过她摁住,在谭宁惊呼声中大巴掌落在她丰上“哎唷,不敢了,不敢了,人家不敢了嘛。”

 “快去收拾餐桌,”挨了巴掌的谭宁从凌寒怀里钻出来,股去收拾餐桌了,偏在这时手机响了,估计是下面人有情况汇报,忙接起来“…我是谭宁,说,什么情况?”此时她面上神情严谨了。

 “…谭局,我们的人发现了姓马的女人,她是小庄的老婆,据小庄代她还是李某的情妇,而且和她一起的另一个女人好象就是曹的子田某,现在她们的车正在往城外驶去,我们请指示…”

 谭宁几乎没有犹豫“…还用什么指示,抓,立即给我抓,别给他们什么机会,等的就是她们。”

 收线之后谭宁就对凌寒道:“估计不能陪你去某窝了,我得赶去工作了,这是端正态度的表现。”

 凌寒微微点头“去吧,小心一点,我等你回来咱们再走,你有两个小时的时间,10点不回来我也不去了,明天再说嘛…”谭宁有些歉意,不过凌寒肯迁就自已,她心里甜丝丝的,不由点头。

 等谭宁架车赶到威市公安局时,抓捕行动已经完成,一举拿获了马秘和另两个人以及曹的子,九点钟时这几个人给带到了市局,收到消息的仝永成和展国义他们也齐齐赶了过来,这算是突破啊。

 “…那个姓李的在放烟幕,我看曹的老婆没那么的利用价值了,这是要转移我们的注意力。”

 在市局,仝永成这样判断,展国义点了点头“只是他不会想到在威市我们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算他肋生双翅也休想逃出生天,谭局,那个曹你亲自接触一下吧,我们就不进去了,呵…”在某间房里,谭宁见到一脸悲却不无一丝喜悦的曹田某,到底说离了危险处境,心情是不一样了,虽然她仍旧担心着丈夫和孩子的安危,至少与外界取得了联系,这也算是一种‘进步’了。

 “你好,我是谭宁,济州市公安局副局长,也是这次事件专案组的副组长,把你知道的情况说说?”

 “谭局长好,”田某前前后后的把自已落入肥猪李手里的经过说了一遍,包括自已遭受的蹂躙也都说了“…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其它的奢求,只要我的丈夫和孩子能平安的回来也就心满意足了…”

 “田,我只能告诉你事件不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对方手里有威慑力极强的危险物品,我们警方必须谨慎处理,这关系到威市百万群众的生死,这一点你丈夫心里是清楚的,他可能没有和你说这些情况,总之你现在必须信任我们警方,事实是国家公安部和军委都在关注这个事件,绝对不容有失,现在拒我们判断,姓李的把你放弃了,他在利用你和那个姓马的女人转移警方的视线,企图转移。”

 “我只听他们说什么弹头,还让我老公设制程序,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那个姓马的女人清楚。”

 “你和孩子被绑架之后没有关在一起吗?”谭宁感觉到对方在用那个三岁的小孩威胁曹某…

 “没有,当天就分开了,我再没有见到过孩子,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田某想到儿子不由泪下。

 谭宁拍了拍她的肩头“…只要孩子还活着,我们尽一切力量救他出来,你要把你所知道的情况全数讲出来,警方会根据种种蛛丝蚂迹判断姓李的新的藏身之处在哪里,只有找到他和你丈夫,这场危机才能免除,这样吧,你先休息一下,整理整理要说的东西,我让他们来做详细的笔录吧…”

 几分钟之后谭宁又看到了那位丽的马秘,此时马秘居然一点没有紧张或绝望的神情,反而轻松无比“…看上去你的心情不错?是不是想进局子想了好久了?”对她这种表情谭宁很不

 马秘突然笑了起来“现在可以这么说吧,我很庆幸肥猪李把我当第二个牺牲品抛掉,我还要感谢他的仁慈,我的梦也醒了,跟着他的最后出路是一条死路,这一点我有清醒的认识,你们要问什么?”

 “是吧,有这样的觉悟就好,那么你可以谈一谈弹头的问题,李某搞的是什么样的弹头呢?”

 “就是填装了那种原料的弹头,其实也不是什么弹头,他手里也没有专业的队伍制造和设计弹头,不过是土制的‘炸药包’罢了,但是那个东西威力很大,我要全说出来,能让我转到济州看守所吗?我…我想去见一见我的丈夫?你们要是答应我的要求,我就知无不言,言无不信,这不算条件吧?”

 谭宁道:“事件比较紧迫,我现在也懒得和你计较之些,按理说你有威胁的意味,态度很不端正,别忘了你没有任何权力和法律讲条件,好了,你现在说吧,我答应转你去济州,李某现在藏在哪?”

 马秘摇了摇头,苦笑道:“你们太高看我了,我要是知道他的藏身之处,你们认为他能让我出来引开你们的注意力吗?我只能讲我知道的情况,我不知道的情况我也说不出来,这一点事先申明了,我的态度绝对端正,坦白从宽的道理我也是懂的,我还有立***的念头,可惜我一片苦心,白传了一个纸条给姓曹的,他却再也见不到我了,唉,人算不如天算啊,在威市有一家山井重机的公司你们知道吗?”

 “当然,事件背后涉及的一些国际怖组织我们也是清楚的,山井有日本东明会的背景,对吧?”

 马秘出佩服之“我们中国的警察果然很出色,是的,山井是日本东明会在我们国内的主管,这个人很狡猾,就我所知他没有犯做科的把柄,事实上东明会在威市一直都利用城东区的荀飞在做事,那个笨蛋是山井的狗,让他咬谁就咬谁,他眼里只有钱,他把他女人的族兄都拉下水了…”

 马秘滔滔不绝的讲了一堆,她基本把自已知晓的情况全代了,但真正有价值的事况几乎没有。(!)  M.vJUxS.cOM
上章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