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
第597章 月涵的心伤
那种感觉千峰万壑怪石嶙峋苍松积雪银亮素襞山古柏冬日之萧索景况令是一番美不胜收晷腾腾随风恍若置身在仙境。

 雄奇森严的古殿碧瓦红墙飞桤转角怒金刚金身罗汉弥勒笑佛千手观音斑驳的巨大铜钟曲廊环绕鼓台正院中灰青色的香鼎踏着遍地枯草残枝在这香雾缭绕的寂静禅院是一囹心神也在不知不觉沐浴进了接天的空灵境内寒风抖着衣探沈月涵紧紧靠在凌寒怀里两个一起望着不远古柏间蹲着的男孩那只雪狸就在男孩腿侧长尾巴盘住男孩的腿状极亲昵“…雪儿我要是跟着妈妈走了你会不会伤心?你知道的我很想妈妈和f爸但我舍不得你。”

 雪狸只是紧沈天的脚腕不时的伸出舌头一下他的手指它似乎听不懂沈天在说什么。

 不远处的沈月涵美眸里蕴泪光抓着凌寒的手微微的抖她可制着不叫自己哭出来事实上她昨夜一直没有睡着八岁的儿子一个人睡在空旷宽大、走风漏气的侧殿里夜夜伴着他的却是那些石雕泥塑或金刚或罗汉、或坐佛或观音;清冷冷孤寂寂没爹没妈的孩子在孤儿院也有伙伴的。

 “凌寒我快疯了让我带孩子走吧求求你了…”想到这些沈月渴心似刀剜一般难受…

 半拥着她的凌寒心里也不是滋味他不知怎么开口向月涵说“…你是孩子的母亲络做主吧。”“真的吗?凌寒…”沈月涵抬起螓深深注视着心上人其实她知道凌寒一惯尊重自己的。

 “嗯我可不想你因为挂念孩子落点什么毛病天和其它孩子不同他天赋异禀拥有千载难寻之资质这一点从他独立特异的个性就看的出来当然我也希望你能听听孩子自己的意见嗯?”

 沈月渴不由气苦攥着拳头就砸了情郎膛一记嗔目道:“他就象你是个没良心的年前离开我们时也不就是他自己任选择的吗?他也劝不住他我也知道孩子跟着铁兵能学些真本事但他必竟还是个孩子你看看这里白天都枯森森的到了晚上就不用说了他还一个人睡在那种木板陋上这么冷的天连炉火也没有天啊凌寒我无法想法孩子受的苦楚我是他母亲呀…”

 凌寒单臂拥紧了月涵“你只看到了表面玖象铁兵和我说过天一上山就洗经易髓了你看他现在的身体似是单薄其实已寒暑不侵、百毒不浸了你以为铁兵吝啬几件衣服一个暖炉吗?”

 这边两个人低低说话远处天已将雪狸紧紧拥有怀里“雪儿你不能跟我一起走吗?我们回家。”

 这一次那雪狸似听懂了吱吱叫了两声居然伸出前爪拍了天的肩头两下然后嗖的从他怀中窜出去上了那颗古松大尾巴翘的老高又扭过头往远处的山峰望了望天明白了它家在那边。

 “妈妈…雪儿不和我走我怎么办啊?”天站起来回头望着母亲沈月涵从凌寒怀里捧快步过去把儿子搂住臬声道:“好儿子听妈妈的话咱们回城市里上学和同学们一起生活“…可是没人陪雪儿玩了它会寂寞死的山里还有坏蛋欺负它没有我保护它它会受伤的。”“咱们抱它回家不就行了?找个铁链子把它抢住了不叫它跑好不好?”沈月涵继续规劝儿子。

 天摇摇头“不好妈妈雪儿有母亲的就在那边山峰上我去过好几回了我不能让它离开母亲它会伤心的它妈妈也会伤心的我已经离开母亲了我…妈妈你也会伤心的吧?”

 沈月渴哽咽的说不出话捂着嘀泪如雨下丢下儿子一个人就往大殿里跑天也泪眼模糊。

 铁兵一个人坐在殿中神态安祥见沈月涵跑进来不由出笑容“你能带走他我绝不阻拦。”“铁兵我想带他走我会疯掉的真的我不能没有儿子…我不知道他要在这里呆多久…”

 铁兵颔“由来去往自有缘法半不强求不得月涵你既要带他走就随你我没有意见的。”

 落叶索索寒风又是天色黄昏一行人从终南山上下来都累的够呛沈月涵手牵着天却是心满意足儿子还是跟娘亲最终他还是放弃了山上修行必竟是孩童心一时冲动也难免。

 当新雅么Jl3晃晃悠悠顺着娃土路往国道土行驶时天仍在频频回他那张脸越来越悲痛莫名了月涵知道儿子难过下山时本来抱着雪狸的可在半路时雪狸跑了天心情就低落无比。

 眼看就要上国道时车前突然白影一闪开车的于风就刹了车那只可爱的雪狸居然蹲在路中拦车天尖叫“停车…放我下去…”第一时间蹦下车的天急着要去抑雪狸可惜雪狸不让他抱却是吱吱叫着闪开又往回去的路跑了而且跑开几步就回头吱吱叫任谁都看出它是叫天回去。

 沈月涵傻眼了凌寒也感慨万分“此畜通灵了月涵分明是来战天的真叫人想不到啊。”

 天朝雪猪招手“雪儿…来到我这里我抱你走好不好?你不是吗?可我想妈妈的…”

 雪狸只是蹲在路边枯草中吱吱叫沈月涵狠下心下车把儿子抱上了车关了车门道:“开车…”

 车子再次启动那雪狸又扑了过来居然跟着车在路边跑天趴在车窗上泪眼蕃挲的朝它招手。这样情况下于风都舍不得把车开快天色越来越来行出数里后雪狸渐渐落下了天又从车窗挪到后边玻璃看哭的呜呜的“…妈妈…雪儿哭了它和我招手啦…妈妈…雪儿好可怜…”

 “停车吧于风…”沈月涵捂着嘴嘤嘤而泣于风把车靠到了路旁去天冲下车时雪狸正好跑到一下就窜到了他怀里去呼呼着伸出舌头猛的脸天惊莫名“雪儿你同意了?”“”

 话才落雪狸就窜起来进了路旁枯草中白影闪了闪它出现在一处土丘上人立而起居然朝天挥动前爪然后出撕心裂肺的嘶叫悲鸣下一刻雪狸转身窜走但其悲声仍远远可闻令闻者心颤。

 也许这是最后的告别吧天突然天一声长啸他也心悲无比两个拳头捏的猛烈震颤起来。

 “天还要跟你母亲走吗?”刚才雪狸消失的方向传来了铁兵的声音昏黑的天际下铁兵高大的身形从远处出现在他肩头蹲着的正是那只雪狸天惊喜大叫“师傅…”然后就奔进地野。

 凌寒。沈月涵等人纷纷下了车站在道旁一由傻了十几米外天和铁兵汇合“师傅…”

 “好孩子在这里结你母亲、干爹磕头祀他们一路顺风师傅带你上山知道你也走不了的。”

 嗯…”天扭回身就跪了下来“干爸妈妈请原谅儿子雪狸要是没了天会伤心死的天不会抛弃它妈妈至少还有干爸陪着不会孤寂有一天儿子会下山找妈妈和干爸的请谅我。”

 沈月渴只知擂着嘴哭再也不会说话了凌寒微微点头眼珠子也红了“铰哥孩子交给你了。”

 “大少放心好了月涵你也无需担心这子从生下来我就知道他是什么个性了他和大少一样绝不会放弃他心爱的东西即起我将带他遍历天下名山大川搜奇探幽八年之后他必还世。”

 转回京城后月渴就病了对此凌寒也没有办法除了开导还是开导但月涵心里的结却是不能解开众姐妹们也纷纷劝说蒋芸拉着凌寒又出了一个馊主意“要不再让月涵生一个?转移视线。”“你烧说胡话呢吧?她都了我的蒋大姐还生一个啊?她现在是什么身份?能生吗?”

 “有啥了不起的?她看上去象四十六吗?我看三十六也没有吧?瑜珈私术有驻颜之功你又不是不知道别说才这么七十岁生一个都没问题你还不是想让月涵在事业上再展吗?”蒋芸反驳。”好好好…这话你说的啊我记住了等你七十岁的我不叫你养一个对不起你蒋芸…”“我怕啥呀?你尽管放马过来看看谁成害嘁…哎呀…”蒋芸话没说话股上就摆了一巴掌。

 那晚凌寒又安慰月涵“…有人建议产咱俩再养一个省得你一门子心思都放在天那里…”

 “滚一边去谁出的这个馊主意啊?真够缺德的…”月涵拥着锦被叹了口气道:“唉那个4_兔子果然没良心这还是一只雪狸要是换成一个女人的话我看他更不要我这个老娘了和你一样。”

 “关我什么事啊?我女人也不少我有不要老娘吗?你说你和一只灵畜也吃醋啊?儿子慢慢大了有他自己的主意咱们当父母的还能守护他一辈子?跟着铁兵我也放心你就别胡思想好不好?”

 月涵咬着牙嗔着杏仁儿美眸瞪着凌寒这让大少想起最初时沈书记拎着掸子教育自己的那一幕不由失笑“…别瞪我了会馆可没给你准备掸子的再说了我现在是堂堂省长。”

 “省长就能气人了吗?”月涵心气不顺腾出手来掐他却给凌寒一把捏住挣了挣未挣脱气道:“你也就会欺负个我谁越乖你越欺负谁还把人别打到广南去身边连个姐妹也a有唉!”

 凌寒心里也生愧念半躺下来将月涵拥进怀里臬声哄道:“好啦好啦就两年好不好a317之后我去哪你就去哪还不行啊?我怕了你啦别这种眼神看我我说真的哩现在形势不同嘛。沈月涵的大局观还是有的这也无非是借这个机会撒撒气…你也就会油嘴来拱我我又心软经不起你的甜言f6又不会撒娇取宠不然也不会给某个没良心的人支到天南海北的大老远。”

 凌寒苦笑不已但月涵说的是事实自己也否认不了“涵姐要不勐17你就退了吧有意见没?”

 沈月涵轻轻打他一下更紧的搂住情郎“好了嘛人家就是随便一说你就拿‘退了吧这种更没良心的话来要胁人?跟了你这么些年没功劳也有苦劳吧?让我退也行上了正部级再考虑…”

 凌寒权了一把她的玉面笑道:“以月涵书记的能力上正部是迟早的事么Jl7保证就能上哦!”“人家这官还不是为你当呀?你以为沈月涵是官吗?每天和别人勾心斗角的累都累死了。”

 “是我不好累了月渴姐姐郑介之也不是稀泥软蛋你去广南是暗助他的他这个省委书记还不得回护你?我才不信他傻了吧唧的会给你鞋受了曲屈你就说看我怎么整他妹妹的嘿…”“整你个头啊?”沈月涵笑骂一声“整的郑宜芝再养一个吗?都不知多羡慕她想当官就当不想当就消失了来的潇洒去的从容什么时候我沈月涵也象郑宜芝那样活两天这辈子也算不委屈。”各人各脾你学不来她的郑宜芝任起来躲她爹都躲三几年的你办的到吗?呵…”这倒是沈月涵是真办不到自己只剩下寡母了再就是有个弟弟可一年也见不了两面。”对了凌寒我母亲老病犯了可能要开刀动手术靖飞昨天还给我未了电话你说咋办呢?”“有病了该咋办就咋办总得先治病吧?咱家缺谶还是缺关系?这还用问我啊?你做主呗。”“不是啦靖飞的意思是在当地动手术还是来京城必竟这边条件好一些母亲都快七十了唉。”

 “哝来京城吧好好检查一下把一些该治的病也都统统治一治老人家苦了一辈子不能到老了连个看病的人也没啦你平时又不在身边趁这几天你在把老人家接来吧我不是也在吗?”

 正月十五前沈月涵母亲京城做了手术月涵弟弟靖飞和他老婆都来了京城凌寒也回了鲁东这一次蒋芸的孩子和秀蓉一对双胞胎都送进了幼儿园去她要是想去鲁东随时都可以但又不放心孩子就决定暂时呆在京城了。

 关于安秀蓉是否外放最终还是认为时机不够成三月份各地市省份都要开人代会了鲁东这边也忙成了一团据听说副省长徐光明和刘仁东兼的‘市委书记这次要卸下来这两个位子瞬间耀眼。

 先拜东这个组织部长的官员就多了起来还大都是省内各地市的市长抛开大港市现在捏着的深水港建项目不说就是威市的书记一职也极为剌目的必竟威市频东是真正的沿海城市经济达状况可以想象比靠近内地的城市自然强的多去不了大港去威市也不错的这次调整虽不在届限但有一个人动的话其它人都有动的可能当然只是‘可能具体还要看省委如何决策。

 1915年3月1912:1525-23号周一陆新东就跑到了省政府这边大楼去找凌省长汇报工作因为年前他族弟的事陆新东多少也有点尴尬但最终他没有说半句话这也算遵守了工作原则事实上这个原则他必须去遵守最大的问题是他根本惹不起安秀军的后台那么聪明的作法就是谨守自己的工作原则。”新东部长来了…”凌寒笑着起身抬手让他在沙上坐秘书肖鹤给二人工了茶然后退出。

 陆新东把一份文件放在了茶几上才道:“…省长各地市的市长们都在往省城跑啊眼看他们地方人代会就要召开了省里面关于威市和大港的两位书记人选省里还没有具体敲定省的意思是…”

 凌寒不慌不忙的点了一支烟笑道:“成市书记的人选是该定了光明省长也兼了有年余多了吧。”“是啊有一年余了光明省长也是个大忙每月至少三五趟去威市早定下来他也省不少事啊。”

 “嗯省内黄河战略今年也要筹划准备没人坐馈可不行啊东跑西跑的事我来办让他徂还是各管一摊吧”凌寒的个话让陆新东有些疑惑看意思黄河战略凌省长也不会主抓?这倒有点想不通了。

 凌寒拿起了烟扔给陆新东一支自己也点了一支又道:“关于威市书记人选我看可以从各地市市长中选拔一位组织部应该有个提议推荐吧?”他随手就拿起了那份文件陆新东嗯了一声。

 文件上果然是关于成市书记人选推荐的面提到了三位资格深、强、能力出色的市长凌寒看了看这三个人自己倒是都有印象周妩也曾细致的分析过他们按她的说法好象是倨向那位较年轻的海州市长黄涛至于周妩与这些市长们之间有些什么样的关系凌寒倒不会去多考虑…

 “…黄涛同志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年轻的宁都市长刘河同志也不算老啊开城市长马邦明s6了单纯的从年龄上看马邦明同志还是不要动了我记得开城书记赵子明同志明年要退是吧?”“对对对”陆新东有点明白了前两位可能挑一个出来去威市马邦明明年可以按起子明的班。

 其实凌寒的说法和没法也差不多但就是这么一个说法然后他就岔开了话题“这些伞长们也是下面要召开人代会了他们还往城里跑什么?我看新东你可以轰他们回去政治上一定要安定…”

 与此同时周妩奎在接海州市黄涛的电话“…周秘书长我又要给你麻烦了我的车丢了。”“什么?车丢了?在哪丢的?”周妩听了就是一楞市长的车也有人敢偷?她心里就纳闷了。”是、是…昨天夜里的事应该是后半夜吧我是在朋友这过的夜车就在他们楼下所以…

 周妩翻了个白眼“我说黄市长你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你说你迟不丢早不迟的偏在这时…”“周秘书长…你看这…唉我也是有点大意了要不这个事我回了海州解决?”

 “荒唐在济州丢了车你回海州去解决?你让别人怎么想?怎么看?你知不知道陆部长现在可能已经把你的名字报到了凌省长那里?你也别在心里骂我这要怪你自己了堂堂司长一个人开车进省城你没司机吗?政府早有规定配备了专车的干部一律不许自己驾车你是全当耳旁风了吧?”

 周妩又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这个黄涛真是个自由主义泛滥的典型不知老同学咋就嫁他了?又说昨夜在朋友那里过夜八成是偷会情人或是去什么场了吧?不然诡诡崇崇的说话都中气不足?

 当即她就拔通了昔年大学同学张燕的手机“你那个老公可够不争气的居然把车都丢了。”啊?怎么回事?周大秘这事不会影响他这次调动吧?咋就把车丢了呢?这个人也太大意了。”

 “具体情况你问他吧要说这事对他没影响是假的先他进省城非公干又没带司机现在又丢车你说上面领导知道了会怎么想?不是姐妹不帮你你男人太不争气了好了我也不和你聊了。”

 挂了电话周妩就起身出来直奔凌寒办公室转过楼梯角时撞见了陆新东“陆部长好…”“哦周秘书长啊留步留步…”陆新东看看左右没人就低声苦笑把来请示省长意见的过程说了一下末了还道:“我一头雾水周秘你就帮帮忙吧省长的意向不好揣测啊我是左右为难。

 周妩笑了笑陆新东这个组织部长当的是够累的但凡有一点办法都怕他放不下这个脸来和自己说这种话吧?人家必竟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啊只是鲁东权力核心的形势太复杂了他不为难谁难?

 “年轻的资历差些年老的又不符合干部年轻化的标准是难啊陆部长怎么选取还看你啊。  m.VJuXs.Com
上章 重生之官路浮沉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