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三十五章
乔元出色的表情:“这不是坏话,七八糟的有时候很吸引男人,至少吸引我。”“整齐不吸引男人了。”

 吕孜蕾看了看自己的下体,玉指轻抚她的整齐。乔元心跳加速,他缓缓跪下,跪在吕孜蕾的双腿间,用那大的黑水管抵住了吕孜蕾的户,吕孜蕾一愣,咬着红没吭声,大水管随即轻轻摩擦口:“不是这意思,女人,肯定强,男人一想到这,就冲动。”

 吕孜蕾竟然不避开大水管,这出乎乔元的意料,他不知道,此时的吕孜蕾有多需要异,她的大眼睛不仅好奇,还充了期盼。

 她酸酸道:“这么说,一点的女人才吸引男人,曼丽很吸引你。哼,她这么吸引你,你是不是跟她做很长时间。”

 “才几分钟。”乔元兴奋地将大头碾磨吕孜蕾的口,了那片整齐的,因为又有黏冒出。“这么差么。”吕孜蕾娇笑,她对爱似懂非懂,平时和闺蜜聊到方面,认为持久是衡量男人能力的标准。乔元解释道:“不是,我几分钟就搞定她了。”下身微,大水管狠狠地了一下口。

 “啊…”吕孜蕾呻,怔怔地看着头几乎陷入她的道口,太紧窄了,无法进入,乔元缩了回去,心想着处女地需要慢慢开垦,急不来,他想到了用嘴先开垦,于是坏笑说:“好想吃你这块肥。”

 吕孜蕾佯怒:“你亲了我部,现在又想非礼我下面,你想干什么。”乔元以为吕孜蕾还不愿意,便郑重其事地乞求:“孜蕾姐,要不,你先把处女给我,反正你要嫁给我的。”

 吕孜蕾见事已至此,也不愿再守着二十六年的处女了,加上情怀漾,火焚身,她下了决心,决意把处女给乔元,毕竟以后经常需要乔元的按摩,免不了给他挑逗,挑逗了总会做,不如把处女给他,也好过给陈铎。

 想到这,吕孜蕾眨了眨大眼睛,用残存的理智对乔元说:“阿元,我的处女可以给你,但我不一定要嫁给你,我们各方面悬殊太大,你以后也不能管我,你能做到吗。”

 “能。”乔元痛快答应:“不过,孜蕾姐你也要兑现我们的承诺,一年内你不许嫁人,如果我一年内有钱了,我就娶你。”

 “好吧,我答应你。”吕孜蕾想笑,一年内有几十亿,这不是天方夜谭么,吕孜蕾当然不会讥笑乔元,她确实喜欢乔元,这是缘分。

 从沙发上坐起,吕孜蕾举起玉手,轻轻地握住了乔元的大水管:“我要好好看看你的大东西,这么黑,好奇怪。”乔元紧挨着吕孜蕾,起大水管:“你亲一下。”

 吕孜蕾没拒绝,笑嘻嘻地吻了一下大头,觉得不够,又吻了两下,美脸发烫:“味儿怪怪的。”“孜蕾姐。”

 乔元轻声呼喊着,手臂用力,吕孜蕾缓缓后倒,倒在沙发上,她羞不自胜,美目看着乔元去身上的会所制服,她忽然有一种解的感觉。

 好几年前,吕孜蕾就期待有爱,从冼曼丽和郝思嘉的口中,吕孜蕾得知爱有多么愉悦,可她仍然是处女,一位强势的地产白领不能享受爱,这是她无法忍受的,她一直希望将处女送给心爱的男人,很遗憾,她依然没找到心爱的男人,她崇拜利兆麟,也喜欢利兆麟,但她不愿意把处女给利兆麟,至于陈铎以及其他男人就不必说了。

 为了能趁早享受爱,吕孜蕾必须放弃处女,乔元恰好就是最理想的被赠予者,他干净阳光,他身上有吸引女人的地方,尤其他救了郝思嘉,这令吕孜蕾非常感动,这是白马王子所为。

 乔元上了感娇躯,娇躯微颤,壮的大水管再次抵住了润娇,吕孜蕾明显感受到来自口的压力,大头正试图进入她身体。

 吕孜蕾紧咬红,媚眼如丝,等待刻骨铭心的一刻到来。这时,办公室门突然被人敲得山响:“孜蕾,孜蕾。”

 是陈铎的声音,本来陈铎回了他办公室,处理一大堆事务,听了几首音乐,好半天,他才猛然想到一个吃了媚药的女人怎么可以给一个男人按摩,这有多危险,于是,陈铎发疯般跑来,猛敲吕孜蕾的办公室门。半小时后。乔元载着吕孜蕾来到了一处安静小区,吕孜蕾正准备下车,乔元心有不甘:“孜蕾姐,你不邀请我上你家坐坐吗。”

 脸红红的吕孜蕾忍着笑,柔声道:“不了,我很累,洗个澡就休息了,你回去吧,反正你知道我住哪了,等我哪天心情好,再叫你来,东西还是你的。”

 乔元的叹息很内涵,他只能目送吕孜蕾下车,直至她那翘的美消失在他视线中,半小时前,若不是陈铎来敲门,乔元就是吕孜蕾的第一个男人了,遗憾总伴随着人生,幸好这种天大的遗憾还有弥补的机会。

 可夜长梦多,谁又能保证吕孜蕾的“东西”还是乔元的呢。回到“足以放心”会所,乔元换下制服,与财务交接完工作便下班了。他打算去吃点东西,然后直接去机场的医疗部上班。

 刚上车,一位漂亮之极的青春少女飞跑过来,不是别人,正是大家公认龙学礼的女朋友,文蝶。“阿元,晚上陪我去酒吧玩,好吗。”

 娇滴滴的文蝶很时尚,她是那种又漂亮又会打扮的女孩,龙学礼视她如宝贝,整天带在身边。对于文蝶的邀请,乔元很惊讶,虽然喜欢文蝶,但乔元拒绝了:“我不会喝酒,我晚上还要工作。”不会喝酒鬼才相信,还要工作倒是真的。

 “工作?”文蝶大感意外,她没想到会被拒绝,她对乔元是有好感的。乔元为难道:“我晚上要做兼职,都没时间,不好意思,不能陪你去玩。”

 “哼。”“小蝶再见。”乔元有点意兴阑珊,脑子里还在播映之前与吕孜蕾的香。出师不利,文蝶没能邀请到乔元,她只好去经理室找张剑“张经理,我试过了,阿元好像不喜欢我。”

 文蝶脸怒气,她本不愿勾引乔元,但身不由己,她明白自己的处境和地位。“怎么可能。”张剑大感意外,以文蝶的上乘姿,想勾引谁就勾引谁,难道乔元眼瞎不成,问了一下文蝶,张剑才知道乔元要去做兼职,这把张剑吓得不轻,不管乔元去哪兼职,都是干洗脚按摩的活,就有可能被人重金挖走。

 如果乔元被挖走,张剑就活到了头,他哪敢怠慢,赶紧打电话,把这情况向龙申汇报。电话里,龙申冷笑:“他老子乔三还在我手上,他跑不了,你叫文蝶抓紧勾引乔元,我亲自出马,去了他妈,我要把他们一家三口都控制在我手里。”

 战战兢兢地放在电话,张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小蝶,之前的话,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能不能留下阿元,关系到你和学礼的关系,做不成夫,大可以做情人,学礼的女人多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做她的情人不吃亏,很多女人想做都做不成呢。”

 “万一阿元不愿跟我上呢。”“那你就要多想想办法了,你不行,就找你的姐妹朋友,必要时,你妈妈也可以的,阿元整天跟他妈在一起,有恋母情结,你让你妈妈出手,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你妈妈很漂亮哦。”

 文蝶气得小脸扭曲:“张经理,你溷蛋,你名字起得好,真是够。”“别发火,我是为你好,你不愿意就当我没说。”

 张剑讪笑,他不敢得罪文蝶,被文蝶骂了也只能赔个笑脸,内心里,他气大了,也暗骂文蝶不识好歹,想着总有一天把她个七晕八素。

 麓山俱乐部的私人小筑里古香古,别有一番情调,这里只招待富豪和贵客,这里的厨子都是顶级厨师。

 雷建达还没有回来,因工作繁忙不开身,他给王希蓉来过几个电话,都是千抱歉,万抱歉。王希蓉一点都不介意,因为有一位很有魅力的男人请她吃饭,这男人就是利兆麟。

 王希蓉有些做作,桌的精美佳肴她都没吃多少,利兆麟更是以王希蓉的美当饭,得不亦乐乎。自从两人下午邂逅,就一直聊,聊到月儿挂树梢,饭桌上也是相谈甚,两人都觉得相见恨晚。爱慕的火花缤纷四溅。在利兆麟的眼中,王希蓉至少有三处地方与胡媚娴相似,丰和大眼睛,不同是,胡媚娴渐犀利,她的温柔一去不复返。

 王希蓉则柔情似水,婉约恬静,这是利兆麟最想要的,无论是郝思嘉,还是冼曼丽,都没有这种腻透男人的风情。

 在王希蓉的芳心深处,她完全被利兆麟吸引,他是如此儒雅英俊,谈吐不凡,是王希蓉不曾遇到过的男人,他的魅力不是乔三,雷建达所能比拟,对于雷建达,王希蓉只是看在他的钱上,对利兆麟,王希蓉有随时献身的望,她了好多次,利兆麟就是王希蓉最喜欢的那种男人。

 从交谈中,王希蓉更感受到利兆麟的稳重,多金,大方,他许诺,只要王希蓉答应与他利兆麟“深”保证让她享尽奢华的生活。

 “希蓉,聊了这么久,我就有话直说了,萍水姻缘也是姻缘,雷总迟迟不归,注定你们没有缘分。我则不同,我们很投契,我想说,雷建达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我可以拍口说,我能给予你更多,我比他更喜欢你。”

 利兆麟大胆握住了王希蓉的小手,王希蓉默许着,娇羞着:“利先生…”“喊我兆麟吧。”利兆麟目光炯炯,大胆真切,王希蓉鼓起了勇气:“兆麟,我也有话直说了。”“这最好。”王希蓉轻声道:“金钱富贵我当然喜欢,但如果你答应救我丈夫出狱,我才答应你。”

 利兆麟有点心焦:“凭我的人际关系,这不是难事,你丈夫也不是犯什么大罪,只是交通事故而已,但一时半会也不能说救就救,你总要给我三五天时间。”王希蓉柔柔道:“我相信你,只要你口头答应。”

 利兆麟握紧王希蓉的手,语气坚定:“我答应捞你丈夫出狱。”王希蓉似乎猜透利兆麟的心思,她沉了一下,羞涩道:“你放心,哪怕我丈夫出狱了,我仍然对你好。”

 利兆麟儒雅一笑,对王希蓉的好感剧增,他就等着王希蓉这句话。利兆麟生怕将乔三救出狱后,王希蓉“过河拆桥”不再理他利兆麟,如今伊人有诺言,利兆麟自然放心许多,他掏出手机,豪迈道:“不要住雷健达的房子了,我这就给你买一套,最好的装修,家俱电器一应俱全,房子是你名下,不是我说他的不是,他让你住下来的房子,竟然不是你名下,这是对你的不尊重。”

 说完,利兆麟拨通了吕孜蕾的电话:“吕总啊,明天我买你们公司的一套房子,买最贵的。”“好啊,明天见。”

 电话里的那头传来娇慵的声音。按平常,利兆麟会关切地问候几句,但此时此刻,他哪顾得上吕孜蕾,他的心已被娇媚风情的王希蓉倾倒。

 山上的气温很凉爽,不用开冷气,王希蓉上衣领子里却出了内衣的颜色。必须结束晚餐了,有情的男女都迫不及待。

 朱玫送了很多内衣给王希蓉,王希蓉带来了几款最精美的,她原本给雷建达一个惊喜,却不想让利兆麟欣赏去了。

 麓山俱乐部的客房更有情调,欧式的风格,华丽内敛。王希蓉身上那件暗红色的吊带内衣让利兆麟看得血脉贲张,他只看了一眼王希蓉的完美身材,就决定把王希蓉带回利娴庄,因为王希蓉又像多了几分胡媚娴,利兆麟深爱子,他彷佛找到了子的替代者,只可惜,王希蓉没有尾巴。

 利兆麟缓缓跪下,跪在王希蓉的脚边,轻抚她的暗红色的丝袜美腿,显然这是一套的内衣,丝袜也是吊带,内也是暗红色,脚下穿着黑色细跟高跟鞋,浑身上下,王希蓉散发着贵妇般的,这是利兆麟曾经拥有过的梦幻,这是胡媚娴曾经给予利兆麟的风情,如今又复返了。

 眼泪从利兆麟的眼角滑落,他跪着仰视王希蓉,让泪珠尽情滴淌。王希蓉吃惊利兆麟的反应,她没想到这位风度翩翩的男子会对自己如此虔诚,就如同奴隶仰视主人般虔诚。

 王希蓉感动了,她知道,男人一旦对女人如奴仆般虔诚,必定深爱,必定付出。“兆麟,亲我。”王希蓉秋波动,她很,很,她把下体递到了利兆麟的嘴边,利兆麟动鼻子,他闻到了爱的味道,这味道比药还厉害,利兆麟迅速起。

 王希蓉暗暗吃惊,她被利兆麟下撑高的帐篷震撼。爱不停地溢出,腥臊不住地飘散,利兆麟用嘴吻上了王希蓉的内,舌尖伸出,了一点爱,继而深吻,深吻那腥臊的,舌头挑开了蕾丝,直接咬住了,轻轻地咬,王希蓉浑身颤抖,芳心坠落,坠落在这位情趣怀的男人身上,火燃烧着王希蓉的躯体,她迫切需要入。

 利兆麟是老手,他不会这么快就让王希蓉的愿望得逞,他的舌头盘旋着娇,韧嘴的花瓣要好好,利兆麟听到了呻,王希蓉已经一次次仰头呻,又复低头,看着利兆麟挑逗她的下体,覆盖了利兆麟的脸颊,王希蓉抱住了他的后脑,下身动,用感的下体磨蹭利兆麟的嘴巴,快起伏,念丛生。

 暗红色的丝袜美腿在扭动,浑圆结实,利兆麟吻上了丝袜美腿,徐徐吻下,吻下膝盖,吻下脚脖,他像一只虔诚的狗,跪在地上吻王希蓉的高跟鞋,吻鞋跟,吻脚面…王希蓉目光妖异,她举起一条美腿,将脚下的细高跟踩在利兆麟的肩膀,吃吃娇笑:“兆麟,没想到你这么好。”

 利兆麟没否认,他又缓缓吻上来,重新含王希蓉的,剥下小蕾丝,他竟然把整个吃在嘴里,爱到舌尖,他咽着,品尝着,一脸桀骜不驯:“我是狼的儿子,不止好,还很野疯狂。”

 “没见你疯狂。”王希蓉的眼神很轻佻,她似乎期待利兆麟的疯狂。利兆麟不急不慢,他缓缓站起,示意王希蓉转身,的肥非常翘,暗红的蕾丝勾起了强烈的惑,利兆麟握住两团,轻轻:“好漂亮的股,好漂亮的。”

 “啊!”王希蓉感觉到了热烫,有个东西正顶在她的口,轻轻撞击,耳边是利兆麟低沉的男音:“希蓉,我会得很深。”王希蓉的芳心被融化了,她颤声呢喃:“想多深就多深。”

 “至少比你丈夫得深。”利兆麟坏笑,握住大,弓着腹,慢慢动大,硕大的头撑开了泥泞的口,王希蓉张着嘴,身子后靠,大深入,王希蓉情不自喊了:“啊!”余音未断,呻再起,这次更大声,因为利兆麟的大深入了大半,快如电,王希蓉目眩神,她感受到了下体的充实,感受到了道的,大还在继续进,王希蓉几乎无法呼吸,直到与利兆麟的小腹紧贴,王希蓉才真切地感受到整条道被大完全占据,热力四散,炙烤这王希蓉的灵魂。

 突然,利兆麟的双臂穿过了王希蓉的两肋,双手握住了她的大房,下身意外地猛烈送,王希蓉猝不及防,喊都没有来得及喊,那快就如火山爆发般倾泻,可恨的是,利兆麟只送了十几下,就停了下来。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