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三十六章
王希蓉好半天才回神过来,她息着,埋怨着,更多的是呻,太舒服了,舒服得无与伦比“兆麟,你坏。”

 王希蓉靠在利兆麟的身上,她的肥在扭动,她期待道的摩擦重新开始。利兆麟吻着王希蓉的秀发,重新动大,他得很慢,王希蓉能感受到大的尺寸,似乎跟乔元的差不多,肯定比乔三的长,热度异常强烈,烫热了感的子口,那里正开始受到了碾,快蜂拥而至。

 王希蓉不住耸动,刚好利兆麟,两厢纠,房间里响起了奇妙的“嗖嗖嗖”声。“喔,兆麟。”王希蓉尖叫,舒服得尖叫,这是水融,王希蓉噘合,波迭加,后式就是如此销魂,利兆麟加大了撞击肥的力度,王希蓉的道有一股火,很的火,很野的火,这火在疯狂燃烧,烧焦他们的灵魂。

 此时,铭海公司的副总裁办公室里.一男一女也用站立后式疯狂媾,女的叫常香玉,男的赫然是雷建达。

 息和呻充斥着办公室,两人都穿着衣服,只是下体勾搭着,由于烈,快来得很快,眼瞅着到了最后冲刺,女的尖叫,男的低吼,不一会,两人都瘫软在地上。好半天,常香玉软软道:“雷总,今天这么厉害。”

 雷建达趴在常香玉的背上,大口大口地穿着气:“还用说么,他们几个飞行机师一签合约,我的心全放松了,要不是等会要急着回家,我还想来多一发。”

 “那小师傅是什么来头。”常香玉问。雷建达不会实话实说,他吹嘘道:“是我花大价钱请来的,没想效果到比我预想的好。”

 常香玉轻笑奉承:“雷总,我好佩服你,我感觉公司的领导层也佩服你,你用了这么一招妙计,就成功挽留了这些飞行机师,估计师烟舫的男人也会留下签约,她还要让乔师傅治病呢。”

 “那就太好了,兵不血刃。”雷建达缓缓从常香玉身上爬起,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授意:“香玉,你帮我想想办法,想办法让乔师傅安心留下来,那几个飞行机师签的合约还是有很多附加条款,这说明他们还保留着跳槽的心思,我们不能掉以轻心,留住乔师傅,那些空姐就不会走,她们不走,飞行机师也不会走,乔师傅可是关键。”

 “我明白,我琢磨着能不能让师烟舫跟乔师傅上,他们有了那关系后,师烟舫这货铁定留在公司,她男人就不会走了,只要她男人不走,其他飞行机师全不在话下,师烟舫的男人可是这些飞行机师的头。”

 常香玉心领神会,媚笑人,二十九岁的她算是老空姐了。雷建达不大喜,见常香玉还软坐在地上,他蹲下来,捏住常香玉的下巴,一脸笑:“我就这意思,你全力以赴去运作,等会我转给你三十万,算是运作资金,你尽量笼络那些空姐,至于乔师傅,如果必要,香玉你也可以使一使美人计。”

 “三十万就要我做出牺牲呀。”常香玉本想多敲一点。哪知雷建达老巨猾,脸一沉,冷冷道:“再讨价还价,我就减到二十万。”

 常香玉旋即撒娇:“好啦好啦,为了配合你的工作,三十万就三十万。”雷建达笑駡:“你这货,改天再狠狠你。”

 穿戴整齐,雷建达离开了办公室,迳直去医疗部,他要看看乔元有多神技,他万万没想到,由于乔元的按摩神技吸引了一批美空姐,从而造成了一部分飞行机师的留下,这势必引起骨牌效应,无意中,乔元在一夜之间挽救了铭海航空,而乔元是雷建达推荐来的,雷建达的贡献和威望也在一夜之中大幅飙升,这让雷建达如何不兴奋,他甚至忘记了要和乔元的母亲上

 医疗部里,铭海的其他高层也有不少人前来参观,加上慕名而来的其他空姐员工,顿时把小小的医疗部围得水不通。

 这么多人围观,乔元当然紧张,好在他戴着白口罩,别人看不出他紧张,而他的按摩技艺并不受心理影响,一招一式都很专业,由于动作规范,加上一双干净漂亮的手,乔元迅速赢得其他空姐的赞誉,纷纷在医疗部登记派对按摩,只接受乔师傅的按摩。

 那位让乔元按摩了四十分钟的长发美空姐对着铭海高层撒娇:“哎哟,我都不想起来了,能加按半小时吗。”一位空姐怒气冲冲:“快滚蛋,墨蹟什么,轮到我了。”

 铭海高层和雷建达见状,不哈哈大笑,大家都跃跃试,只是一个个大老爷们总不能跟早已排好队的空姐们争抢,大家打算等乔元有时间了,再找乔元按摩。

 雷建达瞧出空姐们的厉害,他开始真心关切乔元,于是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警告:“乔师傅年轻还小啊,你们不许欺负他。”

 这话一出口,马上引来一片莺莺燕燕的反弹:“哎哟,我们怎么会欺负按摩大神,我们的身体还要全靠他的照料。”

 “他按哪就按哪,他捏哪就捏哪,分明是他欺负我们才对。”“乔师傅很善良的,任我们欺负。”“好了,不影响你们了。”一嘴难敌众口,雷建达好不尴尬,苦笑着要告退,不料瞧见了皇莆媛,她是处女的新闻也在今天广为扩散,雷建达心生好奇:“咦,小媛,你什么时候飞。”

 “后天。”“那你来这里干什么,你昨晚不是按摩过了吗,今晚排不上你。”雷建达更好奇了,皇莆媛可是有名的“大忙人”每次飞机落地,她在医疗部待过的时间不超过五分钟。皇莆媛翻翻白眼:“我来看看乔师傅不行吗。”大家哄堂大笑,雷建达也乐了:“行行行。”

 说完,赶紧脚底抹油,怕待久了,说不准哪个七嘴八舌的,把他雷建达的糗事给爆了出来,他的韵事在铭海里没少传。

 皇莆媛没说假话,她确实是来看看乔元,心里揣着小算盘,想着让乔元上门服务,到她家为她按摩,她对乔元技艺已深有体会,昨晚的按摩还远不过瘾。

 好笑的是,有此同感和打算的李妙芸和师烟舫也来了。尤其是师烟舫,她昨晚听了乔元的一通警告后,今天中午就去了骨科医院检查,这一检查,几乎应对了乔元的判断,师烟舫的椎和骨都不好,她晚上前来医疗部,就是想找乔元商量如今治疗椎病,想想自己那么年轻就有椎毛病,师烟舫哪笑得出来。

 乔元早注意到了师烟舫的表情,他也猜到七八分,这次乔元长了记,没有直接问师烟舫为何不高兴,避免她个人隐私外,一般来说,空姐的身体状况要求很高,有病的绝不能飞。

 有人也在注意师烟舫,这人是常香玉,趁着众人在看乔元按摩,常香玉把师烟舫叫到了楼道僻静处。“怎么了,香玉姐。”

 心情虽不好,师烟舫还是要给领班常香玉面子的。常香玉大概也瞧出了端倪,她看着师烟舫,柔声道:“师师,你心情不好都写在脸上了,跟我说说实话,我就不把你的身体状况汇报上去,就按假期让你静心治病一个月,如果是请假治病,你季度奖就泡汤了。”

 师烟舫一听,顿时吓得花容失:“香玉姐,你高抬贵手啊。”要知道,一般飞了几年的空姐,家里至少也有过百万的积蓄,而师烟舫友甚多,花俏巨大,她的银行里就只剩下几万元,她还要生活治病,哪怕航空公司有补助,也是杯水车薪,远远不够,一旦季度奖被取消,师烟舫就不堪重负了,这季度奖,少则七八万,多则十几万,是空姐一个很重要的收入来源,因为有这笔收入,师烟舫才大手大脚,花钱如水。

 听完师烟舫的病情,常香玉同意了不上报她的身体状况,她希望师烟舫多多,听从医生的安排,把椎病治好。

 师烟舫忙迭点头,常香玉眼珠一转,笑道:“你椎病是不是事多造成的也一定,说要,那多难为你,或许不那么频繁就行,具体情况,你问问医生,也顺便听听乔师傅的意见。”

 “知道了,谢谢香玉姐。”师烟舫好不郁闷,她喜欢做的话多难受。常香玉叹了叹:“本来呢,我就想让乔师傅给你开个小灶,求他今晚好好给你按摩,最好去你家,你大概也这心思,现在看来,李妙芸和皇莆媛也有这打算,这就麻烦了,大家都抢。”

 “她们就是跟我过不去。”师烟舫恨声道。常香玉乘机挑拨:“她们是享受,你是治病,她们应该分个轻重,不要跟你争,现在要看乔师傅的意思,你是咱们航空公司的头号大美人,按理说你最吸引乔师傅,不过,皇莆媛亮出了处女招牌,肯定勾引乔师傅,一旦让皇莆媛勾住乔师傅,那对你师烟舫就是一个重大打击。”

 “有这么严重?”师烟舫大惊。常香玉严肃道:“你想啊,乔师傅如果喜欢你,他一定尽心为你治疗肢,如果乔师傅喜欢皇莆媛或者别人,乔师傅哪有心思顾得上你。”

 师烟舫脸色凝重,呼吸急促。常香玉又道:“还有,皇莆媛有第二职业,她不做空姐,随时可以做腿模,所以她随时可以离开公司,一旦她离开,说不准就带走了乔师傅,以后你们想找乔师傅按摩治病,就得看她皇莆媛的脸色了。”

 师烟舫气得几乎要咬碎玉牙。常香玉轻挽师烟舫的胳膊,语气关切:“师师,你这辈子只能干空姐,你如果想干下去就要养好身子,要养好身子,你得需要保健医生,乔师傅就是你的保健医生,你要仔细想想。”

 “我该怎么办。”师烟舫那是又气又急。常香玉撇撇嘴:“还用我点明吗,我若是有你师烟舫的一半漂亮,我就把乔师傅留在身边,做私人保健医生也好,做小情人也行,至少乔师傅收入不错,不花你钱。”

 师烟舫好不尴尬,同行空姐都知道师烟舫喜欢在男人身上花钱,如今银吃紧,囊中拮据,加上需要钱治病,她才意识到问题严重“香玉姐,我知道怎么做了,你别说出去就行。”

 常香玉敲了一个暴栗过去:“我说出去做什么,我脑子没坏,干我们这行久了,腿都不是很俐落,我还指望乔师傅给我按摩呢。

 气死我了,我排队排到了后天,后天又要飞了,再回来时,我还得排队。”师烟舫发疼的脑额,气鼓鼓说:“等我搞定乔师傅后,我让他经常给香玉姐按摩。”

 常香玉好感动:“师师,我早知道你是好人,你好好养病,好好搞定乔师傅,我想办法给你再申请一些假期补贴。”

 “香玉姐。”师烟舫抱住了常香玉,常香玉也抱住了师烟舫,两人抱在一起多么感人,只不过,师烟舫在哭,常香玉在诡笑。

 最后一个空姐按摩完,已是深夜。又到了乔元做护花使者的时候,乔元搞不清楚空姐们为何喜欢让他送回家,小小的保时捷里居然进了六位香的空姐。

 长发美女空姐欧晨大方道:“乔师傅,你帮我们按摩,我们感谢你,请你吃宵夜吧。”乔元想去的,这么多美女空姐陪着,白痴才不想去,可乔元迫切想见母亲王希蓉,他很不情愿地找个藉口拒绝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就不去了,我送你们回家吧。”

 “好吧,乔师傅先送她们,我最后一个。”欧晨大糗,美女最忌被男人拒绝。“什么呀,我最后一个。”皇莆媛当仁不让。

 “我有事情跟乔师傅商量,我最后一个。”李妙芸在副座,她推了推乔元的胳膊,有暗示,有撒娇。师烟舫冷冷道:“昨晚我是第一个,今晚我是最后一次,没得商量。”

 众位空姐面面相觑,心里都觉得好笑,大家各自心怀鬼胎,但谁都不揭穿。乔元哪懂这些奥妙,他好不着急,不知该送谁先回家。

 就在这时,乔元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一听,竟然是龙家少爷龙学礼的电话:“阿元,来酒吧街的蓝十字酒吧,我要醉了,你快来帮我抵挡一下。”

 “好。”乔元完全是朋友有难,两肋刀的架势,一放下手机,他正道:“都不要争了,还是按昨晚那样,我先送你们回家,我老板急着找我。”

 众空姐一听,都不做声了。乔元一个个将空姐送回家后,便风驰电掣地来到了蓝十字酒吧,这间酒吧距离凯星酒吧和99酒吧都不远,都同在这片酒吧夜店区里.见到龙学礼时,龙学礼正在一个包厢里左拥右抱,他身边围着七八位衣着入时的美少女,其中就有文蝶。

 出乎乔元的意料,龙学礼吐着酒气,示意身边一位娇滴滴的美少女:“阿元来了,你去叫服务生拿一盆热水来,阿元帮我洗脚。”

 美少女咯咯娇笑,真的跑出包厢门,估计是去找酒吧的服务小姐去了。“学礼哥,你这是。”乔元愕然。

 “叫你洗脚,你没听清吗。”龙学礼怒吼,身体“大”字一样打开着,身边的美少女们偎依着他,又是摸又是亲,龙学礼似乎并不在乎乔元的脸色有多难看,他指着乔元,大声道:“你不洗的话,明天就不要去会所了,宝马车上缴。”

 “你是惩罚我呢,还是开玩笑。”乔元怔怔地看着龙学礼,脑子里思索着到底发生了何事,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美少女在笑,似乎想看乔元洗龙学礼的脚,包厢还有几位龙学礼的朋友,他们也都在好奇地等待,等待乔元受辱。

 这当然是受辱,这不是上班洗脚,而是命令,乔元从愤怒中冷静了下来。龙学礼却越来越怒了:“什么开玩笑,我就是要惩罚你。”

 “我做错什么了。”乔元平静问。龙学礼一指文蝶,怒吼道:“小蝶叫你出来玩,你说你去兼职,你好大的架子,你兼职什么,是不是用我的宝马去开出租。”

 乔元算是明白了,他千不该,万不该得罪女人,尤其是得罪公子哥的女人,可他乔元没办法,他要工作,他只能得罪文蝶。

 “学礼哥,你醉了。”乔元不好解释他去铭海做兼职,他以为就算自己去兼职,就算得罪了文蝶,龙学礼也不应该发那么大的火,更不应该侮辱他乔元,他和龙学礼的关系一直不错,乔元认为龙学礼喝多了。

 “我没醉。”龙学礼有些狰狞,因为乔元还在顶嘴,还没有乖乖服从,这让龙学礼很没面子,乔元来之前,龙学礼已在他的朋友面前夸下海口,叫嚣要羞辱乔元。

 乔元并不在乎宝马车,他在乎这份工作,因为有了会所的工作,他才有了安全感,有了依靠。此时,乔元哪怕再愤怒,也不愿与龙学礼撕破脸:“学礼哥,咱们回会所吧,我在会所帮你洗,在这里洗不大合适。”

 “我就要你在这里洗。”龙学礼已决心羞辱乔元,文蝶就在他怀中,一双灵动的眼睛有了悔意。“好吧。”乔元微微一笑,笑得很难看。龙学礼得意地伸了伸双腿:“帮我鞋。”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