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五十九章
乔元浑身颤抖,双拳紧握,眼泪决堤般落了下来:“百姐姐,我能帮什么忙,我难过死了,我帮李妙芸按摩过,她身材好好,人又漂亮,我还打算介绍她给沙斌斌做女朋友,欧晨也很漂亮,头发长长的,她还排队等着我给她按摩。”

 百雅媛有些意外乔元的反应,对他的憎恶少了许多:“别伤心了,如果需要你协助破案,我会找你的,这事很感,你自己知道就行,不要到处说,跟蒋先生也不要说。”

 正说着,蒋文山竟然快步走来:“阿元,怎么不回书房,大家都等着你。”乔元机警地弯,捧起泳池的水浇到脸上,强装笑容:“蒋先生,我什么都不懂,你们谈啥我也不明白,不如就让吕小姐代表我。”

 “好吧。”蒋先生见乔元如此小孩气,心想对乔元培养急不来,叹了叹后,叮嘱百雅媛:“雅媛,那你陪阿元聊聊天。”百雅媛微笑颔首:“好的,我们有很多话聊的。”

 蒋文山关切道:“阿元按摩很厉害,你一天忙来忙去,不如让阿元给你捏捏脚,别小看阿元,捏了你就知。”

 “是吗,我倒要看看他有多神奇。”百雅媛淡淡一瞥乔元,忽然想起了什么:“爸,我朋友从国外给你带了治疗脚臭的雾剂,我放你头了。”

 “有阿元捏脚,我脚臭减轻了很多。”蒋文山摇摇手,正要离开。百雅媛却有几分嫉妒:“科学点好不好,我没听说捏脚能治疗脚臭的,可能是上次我给你买的药起作用。”

 蒋文山不以为然:“雅媛,我不想瞒你,你那些药根本没效果,我早就不用了,不好意思跟你说而已。”

 “哼。”百雅媛好不郁闷。蒋文山慈笑:“好啦,好啦,一大帮人等着我。”回头给乔元挤挤眼:“阿元,施展你的手段,让这位美女心服口服。”说完,大步离去。

 乔元却在发呆,想着两位活生生的美丽空姐居然已经香消玉损了,这心情可不好受。那边,百雅媛躺下了太阳,一双长腿平伸,吆喝道:“按啊。”乔元大怒:“你什么表情,要我按,得说请。”

 百雅媛不吭声,拿起太阳边的一杯东西轻尝,她在国外待了两年,习惯自由,比较开放,身上也没裹住东西,大大方方地穿着比基尼任乔元看,乔元却很有骨气,就是不看:“不说是吗,古德拜。”

 刚想走,百雅媛怪里怪气道:“请你乔元帮我按按脚。”乔元眼珠一转,找了借口:“没有润滑油,按不了啊。”

 百雅媛反应神速,从太阳下摸出了几瓶护肤品扔过去:“我有,权当润滑油,将就一下。”乔元没辙,他也不想把关系搞僵,悻悻地坐到太阳沿,将百雅媛的两只脚丫放上了他的大腿。

 百雅媛本不想,不过,义父蒋文山说乔元的按摩功夫要多厉害有多厉害,她心里也好奇,很想试试,于是就随乔元摆了。

 “你这脚真难看。”涂了,乔元抓住了百雅媛的双脚捏了起来,那双脚丫说不上好看,也肯定无法跟利家女人的玉足相提并论,但也不算难看,乔元是有心气百雅媛。

 “哪地方难看了。”女人天生爱美,百雅媛明知乔元的意图,她仍然上当生气。乔元得逞,忍不住干笑,一一数落着:“你的脚皮,有脚茧,瞧这长宽度,至少有三十八码了,这么大的脚,要在古代,会被鄙视的。”

 百雅媛急剧呼吸,目光能杀人:“我一百七十八公分的身高,脚有三十八码算大吗?”乔元干笑,手活不停,捏得用心,他就是要一手。百雅媛却是耿耿于怀:“再说了,现在又不是在古代。”乔元捏着捏着,心里有了谱:“我摸得出来,你脾气不好,爱逞强。”

 百雅媛冷笑:“你胡乱猜一猜,也能猜到,我不否认我脾气差,特别是对小氓。”乔元抬头,怒道:“我不是小氓。”

 “我没说你。”

 “你昨晚说过。”“我现在没说。”乔元“嘿嘿”干笑:“怪不得没人追,你还是处女。”百雅媛蓦地瞪大了双眼:“这能摸得出来?”乔元得意:“你有口臭。”百雅媛有点憋气:“以前有一点口气,没口臭。”

 乔元冷笑:“口气就是口臭,中医上说得很清楚,你不懂就别?,平时多刷牙,多吃口香糖。”百雅媛恨得要咬碎牙齿:“还有什么。”

 乔元捏了捏,想了想,怒气竟然渐渐消去:“你丹田有淤气,会有闷的感觉,可能是我昨晚打了你一拳淤积的,三五天内应该会自动散去,你如果想散得快些,晚上去跑步,跑久一点,明儿起就基本没了。”

 “有点意思。”百雅媛也没这么火了,她真的觉得丹田闷。乔元偷瞄一眼百雅媛的双峰,小孩气浓,嘴上又犯了:“也不一定是我打你的原因,你部大,平时过于强硬束椎,就是说,你故意戴小号罩,这大大影响你的呼吸系统,由此体内排气不畅,丹田容易有淤气,加上你好胜心强,内积火气大,不仅影响呼吸,也影响消化,便秘是常有的,口臭是难以消除的,我可以肯定,你股长了好多痘痘,幸好你没男朋友,否则,肯定把他恶心死。”

 “闭上你的狗嘴。”百雅媛双眼火,怒不可遏。乔元心里好不痛快,挤挤眼问:“舒服不。”

 气急败坏的百雅媛本来是要揍乔元的,打不过也要打,给他这么奚落太伤自尊了,只是有个奇妙原因,就是感觉乔元捏得很舒服,所以百雅媛才强忍着没出手,此时乔元问来,百雅媛自然不会承认舒服,还一口说:“不舒服。”

 乔元正好落个口实,把百雅媛的双足放下,一股站起来,拍拍双手:“既然不舒服,就不勉强捏下去了,古德拜。”

 “继续捏。”百雅媛命令。乔元心想,你好声好气求我,我还愿意帮你捏,想命令我,门都没。一声冷笑,乔元摇头晃脑,像极了街边混混:“凭什么啊,我就是不捏,你能拿我怎样。”

 真的说不捏就不捏,转身就走,百雅媛那个气啊,怒火遮眼,身子腾空而起,一个箭步冲向乔元,紧接着就是一记凌厉的连环腿。

 乔元不是笨蛋,他知道百雅媛生气,他绷紧神经注意着身后,听到脑后风声,一个疾进,那连环腿堪堪踢了空。

 按理说,百雅媛是吃一亏长一智,偷袭不着,就应该及早收手,可是,她理智没了,她多么希望能运气好一些,狠狠地打中乔元。

 很可惜,没打中,这起了她的斗志,她立马稳固下盘,双拳闪电出击,祭出了实战中非常有用的搏击术,只不过百雅媛错了地方,错了对象,在这么宽阔的地方施展近身搏击术,威力肯定大打折扣,何况乔元身子异常灵巧,百雅媛根本没机会住乔元。

 闪过几次扑击后,乔元开始反击,他已经了解百雅媛的实力,加之在百雅媛的家里,出手没那么凶狠,几次对打,都没用上全力,更没使出鹰爪功,饶是如此,百雅媛的手骨也疼得要命,她不想打了,偏偏乔元擒故纵,有些轻佻,不是击中百雅媛的翘,就是撞中百雅媛的部。

 百雅媛留过学,绝不是笨蛋,她知道被乔元戏,心里气急之下有了主意。乔元毕竟还,戏了百雅媛半天,见她娇厉害,脚步笨拙,乔元放松了警惕,以为百雅媛不过如此,闪躲腾挪随意多了。

 哪知百雅媛瞅准机会,出其不意地把乔元到一处死角。乔元发现不妙时,想腾空逃窜,不料被百雅媛候个正着,她比乔元高出两头,手长脚长,一下子就抓到了乔元,顺势借力打力,揍了乔元一拳,又给他来了一个大背摔,把乔元摔了个眼冒金星。

 大意失荆州,小溪翻龙船,乔元接受了一次深刻的教训,幸好他实力强劲,儿拧动,一个旋腿后蹬,差点蹬中百雅媛的脸颊,她急忙后退。

 乔元算是缓过了劲,不恼羞成怒,迅速反击,使出一招凌空飞腿,快如闪电。百雅媛心惊,连连后退,双臂举起,挡住了这一脚,却是力道十足,百雅媛一百七十八公分的身子竟然倒飞,轰然落入了泳池里。

 乔元出了口恶气,刚想得意,不料,身后传来娇斥:“阿元,你干什么,你怎么能打女人。”原来是吕孜蕾,她刚和蒋文山他们谈完,就过来找乔元,没想到看到了这一幕。乔元赶紧回头解释:“我,我没打她,是她先打我。”

 不料,在泳池里冒出来的百雅媛大声咳嗽:“咳咳,刚才他想摸我,我不给他摸,他就打我。”乔元脸绿,吕孜蕾脸黑:“阿元。”

 “她,她胡说八道,她血口人。”乔元急得上跳下窜。吕孜蕾当然不相信乔元的话:“阿元,我亲眼所见,她明明已经打不过你了,你还继续打她,你分明就是欺负女人。”

 乔元傻眼,吕孜蕾说得不错,但前因后果没搞清楚。而这时,百雅媛脚步踉跄,步伐蹒跚地走出了泳池,她手捂着手,可怜兮兮:“他欺负我。”轮到乔元两眼火了:“你,你…”“我最讨厌欺负女人的男人。”吕孜蕾一扭股,扬长而去。乔元赶紧追上去:“孜蕾姐,孜蕾姐,她有一米八,我怎么敢欺负她。”

 “你还狡辩。”吕孜蕾然大怒,不再理会乔元,乔元只能跟虫似的跟着,比划着,那个冤啊。百雅媛好不得意,一脸坏笑,没笑多久,有人就来到了她身边:“雅媛,你太过了,再怎么说,你也是个警察,又留过学,人家阿元比你小好几岁,你何必跟他计较。”

 见是义父蒋文山,百雅媛撒了个娇:“谁叫他三番五次地气我。”蒋文山摇头,当着百雅媛的面拨通了电话:“吕小姐,你别误会阿元,是我女儿跟你开玩笑,阿元是个好小子。”百雅媛的表情难以置信:“爸,你怎么护着这小氓。”

 放下手机,蒋文山柔声道:“我不小心掉了块玉,就是你小时候玩过的那块绿玉,阿元捡到了送回给我,以你的判断,他是小氓吗?”百雅媛没好气:“可能是他觉得捡到了也没机会私才还给你。”

 蒋文山又道:“他不厌其烦的帮我洗臭脚。”百雅媛冷笑:“那是他的工作。”蒋文山不厌其烦的说乔元好话:“我出钱让他开公司,办实业,他不愿意,宁愿帮人洗脚。”百雅媛更是不屑:“哼,这说明他不追求上进,一辈子只知道给人洗脚,他就是丝命。”

 蒋文山沉下脸:“雅媛,爸爸生你气了,爸爸可是很少生你气的。”百雅媛娇笑:“好啦,别生气了,气多了脚更臭,反正我讨厌他。”

 蒋文山脸现诡异,轻轻点头:“你可以不喜欢他,讨厌他,但你以后不能欺负他,不能给他脸色看。”百雅媛很不解:“一个小混混在你心目中,比我还重要。”

 蒋文山慈爱地看着百雅媛,柔声道:“当然能这样比,我当你是亲女儿那样看待,乔元呢,我当他是亲儿子那样看待。”

 “啊。”百雅媛惊呼,蒋文山会心一笑:“我已经认阿元做干儿子了。”百雅媛突然冷静了下来:“爸,你再给我仔细说说这乔元,一个小…小洗脚的,怎么会得到我们蒋文山先生的厚爱,我要知道来龙去脉。”蒋文山神秘一笑:“他给你按脚了。”

 “按了。”

 “怎样。”“有点乎。”蒋文山背负双手,若有所思:“应该说,人家乔元很有水平的。”百雅媛两眼骤亮,霍地站起:“我去跑一下步,回来再跟你唠嗑。”

 龙申一来到会所,就急着在经理办公室召见乔元,询问胡媚娴来洗脚的经过,他好不兴奋,利家的女主人两天时间二次光顾“足以放心”这说明利家女主人很喜欢会所,很喜欢洗脚,或许很想跟龙家攀亲,龙申能不高兴吗,只要跟利家攀上亲,如同攀上了金山银山,他旋即打电话告诫儿子龙学礼,要他即起收敛点,暂停风,暂停去娱乐场所,想女人就文蝶。

 “那女人喜欢花浴吗?”龙申问。“喜欢。”乔元回答说。龙申眼光犀利:“阿元,你老实告诉我,她漂亮吗?”

 “漂亮。”乔元如实回答。龙申的眼珠转了转,狡诈道:“你给她按摩身体时,有没有胡思想。”“呃。”乔元一时语

 “说实话。”“好像,好像有一点。”

 “你想上她,对吗?”“没有,没有。”“你上了她。”龙申脸色一沉,杀气大盛,乔元赶紧摇头摇手:“怎么可能,龙老板不要诬陷我。”

 龙申收起了杀气,冷冷道:“最好是我诬陷你,最好是我判断错了,你有想法可以,可千万不能上她,如果我知道你上了她,我把你碎尸万段,她是我龙某未来的亲家母,不是随随便便的女人。”

 乔元诚恳道:“龙老板请放心,我懂分寸的。”心儿想,我上不上她说不准,你龙申就绝对不能上她,她也绝不是你的什么亲家母,而是我乔元的好岳母,如果你敢上她,我把你的卵蛋割下来,你妈的大傻

 “你懂最好。”龙申笑,心里却如蚂蚁抓似的,脑子都是胡媚娴的影子,恨不得代替乔元给胡媚娴洗脚,他多想在贵宾一号里安装偷窥设备,多想见见胡媚娴的体。

 可惜他无法实施,心里骂道:“要不是警察准备来这里大检查,我就安装监视设备了,妈的,也不知道谁透我这里安装了监视设备,嗯,应该不会是乔元这小子。

 龙申错了,正是乔元打匿名电话去警察局,举报‘足以放心’会所私设隐蔽摄像头,偷窥客人的隐私,影响恶劣,道德败坏。

 警察局当然有龙申的人,接到了举报,就第一时间透给龙申,龙申哪知道是谁告密,为了避免出意外,他不但不敢再安装新的隐蔽摄像头,还把原来的那些偷窥设备都拆了。

 “车子加油了吗?”龙申问。“加了。”乔元恭敬道。“没损坏吧。”

 “没有损坏。”“小心开车。”“是。”“出去吧。”乔元松了一口气,赶紧离开,意外在门口遇见了文蝶,还有她母亲燕安梦。文蝶喜道:“咦,阿元。”乔元两眼一亮,微微点头,看了看燕安梦,不敢停留,匆匆离去,心里不得不大赞燕安梦和文蝶太漂亮,尤其是燕安梦,眉儿带俏,那身材婀娜得像少女。

 “龙叔叔。”文蝶快地给了龙申一个拥抱,这一抱就不分开了,龙申紧紧地回抱文蝶,下的硬物顶着文蝶的下体,文蝶娇羞,回头看母亲燕安梦。龙申也看燕安梦,口水都快滴出来了。

 “你妈妈也来了,好漂亮,你们母女俩都很漂亮。”龙申兴奋道:“小蝶,龙叔叔给你买的车等会就到。”

 “啊,谢谢龙叔叔。”文蝶惊喜加,不敢相信是真的。燕安梦见龙申出手如此阔绰,更坚定了跟龙申上的决心,今天她隆重打扮,就是打算吸引龙申,成为龙申的情妇,母女俩都成为龙申的情妇。

 “怎么谢我。”龙申的,双手开始文蝶的小股。文蝶已是情泛滥,能得到一辆玛莎拉蒂,文蝶甘愿奉献一切,何况她身体已被龙申玩过,她更不在乎了:“怎么谢都行。”

 “龙叔叔想你。”龙申抱着文蝶坐到沙发上,很放肆地摸文蝶的身体,文蝶今天特别漂亮,紫雪纺短裙,黑色紧身衣,脚下是一双紫高跟鞋;燕安梦则是一袭深蓝色晚装,黑色高跟鞋,涂了十个红色脚趾甲,美得令龙申火高涨。

 “我妈妈在。”文蝶娇羞忸怩,她和燕安梦昨晚聊了一夜,达成了共识,就是做龙申的女人,博取龙申的心,以此在‘足以放心’会所立足。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