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六十九章
那燕安梦自然芳心欢喜,她也不想再磨蹭了,优雅地扯去按摩服的下半部,人下体,娇,几分粉几分,那双美腿一曲再一张,蛤更鲜,燕安梦娇声喊:“阿元,进来呀。”

 乔元本想漉漉的蛤,可火难忍,先迫不及待地入了再说,大水管高举着来到燕安梦面前,她有了反应,美腿张得更开,燕安梦紧张且兴奋,她顾不上羞,主动掰开,大头搭上温暖蛤,燕安梦如遭电击,乔元没有任何挑逗,立马入,燕安梦张嘴就喊,面部的表情彷佛痛彻心扉,她情不自抱住乔元,肌肤相贴,体温彼此传染,那大水管直接到尽头。

 这一幕,深深震撼了文蝶,她瞪大双眼看着母亲和乔元合,看着乔元的大频繁进出她母亲的下体,白汁冒出,叫声刺耳,文蝶看得几乎无法自持。

 燕安梦迷茫了,道感受着从未有过的暴,小腹被用力撞击,隐隐有一丝刺痛,幸好花心深处的阵阵酥麻彷佛是电遇到了正负极,那蜂拥而至的快强大得几乎淹没了她的思维,她用力抱着乔元,似乎不想他这么快,可燕安梦开始品尝自己种下的孽果,乔元已失去理智,火焚身中,他哪管什么怜花惜玉,他只知道,大水管快速启动,快速,在燕安梦的急促娇中加速,如同上了链条的传动机,猛烈地,一遍一遍地,看不出丝毫有停歇的迹象。

 燕安梦只能享受痛且快乐的合,不仅满意,还对计划满意,美人计永不过时。“阿元。”燕安梦情不自的把双腿盘在乔元的际,太舒服了,起的角度能更顺畅接纳乔元的大水管,这种刮灵魂的无法形容,彷佛在地狱又彷佛在天堂,撞击异常烈,了,燕安梦觉得自己完全变了一个人,曾经的贤淑家庭妇女,懒惰一点而已,并不,别说出轨,连想都没敢想,可自从被利兆麟强暴后,燕安梦一夜之间就变了,她对爱憧憬,她的和野心都急剧膨

 太舒服了,燕安梦抚摸乔元的身体,极力合,她想过乔元会勇猛,却没想到会这么勇猛,年轻就是好,那种起的劲道不会让道有丝毫空虚,狂飙的啪啪声如同悦耳的音符,很有节奏,很有朝气,是女人都喜欢有朝气的,彷佛永不停歇,永远摩擦道。

 “燕阿姨,我好喜欢跟你做。”乔元的嘴与燕安梦的香近在迟尺,他想吻燕安梦,却又不好意思,燕安梦成细腻,哪能不明白乔元的心思,她不但送上香,还袒了双,两只美也算丰,燕安梦将乔元的双手放了上去,乔元紧握住,一遍一遍地冲击,一遍一遍地捏,把头都肿了。

 “啊,阿元,你好厉害。”乔元得意之极,他也觉得极度舒服,从来没有过的舒服,平时,他会变换速度,姿势来寻求不同的愉悦,如今,他只需简单的就足够,他体内的火随时爆炸。

 燕安梦不能爆炸,她需要乔元,之前需要乔元留下或许只为了乔元的按摩手艺,如今是双重需要,如此男人天骄,女人都梦寐以求,燕安梦娇着问:“阿元,利兆麟是你什么人。”

 “是我老婆的爸爸。”乔元没心机,老实说了,那支大水管依然摩擦燕安梦的道,手中依然玩捏两只丰

 燕安梦莫名紧张:“啊,这么说,他是你的岳父了,他好像很有钱,这么有钱,你还会在会所工作吗?”

 乔元不傻,他明白燕安梦期望他留下,因为文蝶之前也曾经恳求他乔元留下,眼见旁边小文蝶直勾勾的目光,乔元眼珠一转,讨巧道:“阿姨想让我留下,我就留下。”

 “想的。”燕安梦不由芳心大喜,激动送上香吻,儿扭动,密集地吐大。乔元浑身舒,加力送,嘴上语:“阿姨想什么我都答应,阿姨想让我你,我就你。”

 “阿姨想让你,啊,好舒服。”燕安梦娇笑,得不行。把文蝶刺得崩溃,这本是计划好的剧本,只是剧情如此香是小文蝶始料不及的,她无法独善其身,小得要命,火焚身,她幻想乔元的大入她的小

 可是,仅仅幻想怎么能熬过这熊熊的火,她不依了,跪在燕安梦的身侧撒娇:“妈,我也要。”合中的两人略为停顿,一脸的燕安梦有意与女儿分享快乐:“啊,阿元,小蝶也喜欢你哦。”乔元吃了燕安梦的一口唾道:“那我就她。”

 说着就想从燕安梦的身上起来,燕安梦没想乔元这么不解风情,说起来就起来,芳心一急,又紧紧搂住乔元的瘦,嗔道:“阿姨不想你拔出来。”

 “妈。”文蝶见状大发脾气。燕安梦无奈,不甘地吐了几下,还是放开了乔元。文蝶芳心暗喜,只是刚才嘴硬,说了‘不稀罕’,如今很不好意思正面看乔元,于是调皮娇笑,一个飞快的背转身,双膝跪着,小股撅起,这姿势很明了,就是希望乔元用后式。

 乔元漉漉的大水管,扒下文蝶的按摩服,一手扶着文蝶的股,一手握着大水管,对准了粉红小:“不许让龙学礼知道。”文蝶心急娇嗔:“罗罗嗦嗦,我给他戴绿帽,又怎会让他知道。”

 乔元被呛了一句也不想还嘴,嘟哝着:“要了,肯定比龙学礼大,注意咯。”文蝶又紧张又期待,赶紧跪好,双手按着沙发背,只觉得道口忽然被火热物体撑开,极度撑开,她立马惊呼:“啊,阿元,你好。”乔元坏笑,大水管徐徐进入小:“你妈妈喜欢,你喜欢不?”

 文蝶咬住香,与母亲的目光对接一下。燕安梦娇着,不停叮嘱乔元‘慢一些’‘温柔点’。乔元火狂烧中,哪有温柔的心思,之前文蝶主动勾引他,他都拒绝了,而此时已顾不上什么忌讳,烫热的大水管到一半后,他索一股脑儿全了进去,好紧窄啊,大水管直接到了小的尽头,文蝶颤身喊叫,几乎跪不稳,所幸乔元停了下来,他也暗叫侥幸,差点儿就了。

 乔元很想的,不过他好胜心强,心机嘛,也是有点的,琢磨着将来还是要文蝶和燕安梦管理这家会所,这会就好好征服她们,好为己所用,略一停顿,他深呼了两口气,大水管开始启动,文蝶呻,彷佛动一下就撕心裂肺,乔元再问她喜不喜欢,她也不羞涩了,娇地回答:“喔,好喜欢,这么用力,会烂吗?”

 “很难说。”乔元加速,眼瞧着文蝶的小出了汁,她撕心裂肺喊:“烂就烂,怪不得妈妈喊得这么大声。”

 乔元好不兴奋,看向一旁的燕安梦:“阿姨,等会我再跟你做的时候,你能像小蝶这么吗?”燕安梦妩媚地拢了拢秀发,笑道:“阿姨比小蝶更。”

 言语中,美微颤,双腿微分,乔元又见到了口,文蝶有所察觉,撒娇着后靠,靠在乔元身上,乔元急忙双手抱住她的双,文蝶反应神速,只见她玉臂后勾,勾住了乔元的肘子,两人再猛烈合时,浑然一体不费力。

 看得燕安梦好不新鲜,心想现今的小孩真会玩,这姿势好看又,得好好记下,等会也跟乔元这么

 文蝶属于心灵巧思的女孩,平时没少和龙学礼各种姿势,这会信手拈来,曼妙娇娆,乔元竟然配合得上,小芳心更是欢喜,娇着密集地吐着大水管,浑身是说不出的快,极度愉悦,不住叫:“阿元,你这支大炮炮要我命喔。”

 “你快点高啦,我还要跟你妈妈做。”乔元瞄着燕安梦,两人竟然眉目传情了,文蝶有点不悦:“和我妈妈做舒服,还是和我做舒服。”

 “都舒服。”乔元猛呼吸,手中的酥得过瘾,文蝶娇柔道:“那你以后不许拒绝我,除了学礼,很多男人想上我的,我都不答应,就给你上,你还拒绝我,气我。”

 乔元笑道:“我不是气你,我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可你是龙学礼的女朋友,我只能偷偷喜欢你,那时候,我晚上打飞机经常想着你。”燕安梦一听,笑得像朵花似的。文蝶也嗔了一句:“恶心。”

 乔元狂大水管:“我以后不用想着小蝶打飞机了。”文蝶娇道:“嗯,好舒服,你以后想我了就找我,这几天学礼和他爸爸有事,都不会来会所,我们可以…”

 “小蝶…”燕安梦笑骂女儿太不矜持了。文蝶突觉花心被一阵舂米似的碾,顿时电窜,不住失溢出,扬声叫:“妈妈,阿元好,阿元好坏,他顶我。”

 这一喊,把燕安梦的拨得不可收拾,她焦急催促:“快点啦,妈妈也要他顶。”其实,这也是燕安梦在催促乔元,希望他尽快搞定文蝶,相对于燕安梦来说,文蝶很容易征服,成女人的瘾更大一些。

 果然,乔元犀利的有了效果,文蝶在这么强烈地合下迅速来了快,刹那间江河决堤般涌来,两眼一闭,浑身哆嗦,不停地叫:“啊,不行了,啊,不行了…”

 燕安梦惊喜加,喜的是轮到自己了,惊的是那巨大物如此犀利,心想不能由着乔元主动,否则也会像女儿一样一下子就高了,眼见乔元兴冲冲地就要入,燕安梦伸手握住了大水管,娇柔说:“让阿姨在上面,你坐下来。”

 乔元没觉得累,不过久了,换一个姿势也好,他顺从地坐下沙发,燕安梦立马跪坐上乔元的双腿,婀娜的身子轻摇,一起一落,大水管缓缓入了,两人一起呻,享受大水管缓慢摩擦道的乐趣,那里都是愉悦神经,到底更愉悦。

 “阿姨,文老师有我厉害吗?”乔元面红耳赤,双爪抓住了两只大美,一通,也不管前后左右,顺时针还是逆时针,就是,比面团还不规整。燕安梦娇呼:“差远了呀,啊,阿元,你好会摸。”

 乔元转移了目标,他摸燕安梦的,很漂亮的,拉扯着,玩着:“我做梦都想不到能跟文老师的老婆做,我记得我在学校的时候,很多同学都说燕阿姨漂亮,都说想跟燕阿姨做。”

 “你们好坏喔。”燕安梦大羞,提起,马上落下,娇呼响彻了房间,乔元扶住了她的儿,大水管冲顶:“燕阿姨是很同学心目中的女神。”

 “你的女神是谁。”身边的文蝶缓过气了,面,目光温柔着,她故意这么问,就是希望乔元说女神是她文蝶,哪知乔元不解伊人意,仓促回答:“就是现在的老婆,叫利君竹,所以文老师调戏我老婆,我很生气。”

 提到这一茬了,燕安梦不免心惊,生怕怒乔元,赶紧耸动,为乔元降火:“那你现在还生气吗?”乔元还不知文士良过利君竹,还夺了利君竹的处女,以为只是未遂而已,虽然心有不,但把文士良打成了重伤,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此时正舒得要命,他哪会计较,嘴上讨了个便宜:“我干了文老师的老婆,又干了文老师的女儿,我等于报复他了,不生气了。”

 话是这么说,实际行动也迅猛,那大水管凶狠地冲顶,与密集吐的燕安梦大打对攻,摩擦强烈发热发烫,电充斥着道,燕安梦目光离,蹙眉叫:“阿元,你以后还可以继续报覆文老师的,啊,阿姨很恨他,阿姨支持你报复他,你想什么时候报复都行,呜唔,阿元,你好像顶到阿姨的子了。”

 乔元好奇问:“那里就是生小蝶的地方吗?”燕安梦猛烈耸动:“是的,你戳它。”大水管猛戳,燕安梦摇动儿,放声呻:“喔,好舒服,戳得好舒服。”

 文蝶又想要了,咬着手指头责怪:“妈妈,我出生的地方怎么能给阿元戳。”燕安梦双手搭上乔元的双肩,低头看着合中的生殖器,秀发飘,不停说话:“阿元喜欢戳就给他戳。”

 乔元心中一动,觉得在文蝶的出生地入一坨水,那是何等刺的事,想到这,他坏坏问:“阿姨,我能不能在你子。”

 “不行,不行。”文蝶脸色大变,燕安梦假装为难:“小蝶说不行。”乔元不气恼:“小蝶越说不行,我就偏要进去。”

 说完,双手抱住燕安梦的,加紧,两在他眼前晃动,他张嘴一含,正好含住了其一,顿时香,肥腻滑溜,落齿咬住蓓蕾尖,燕安梦双眉紧蹙,张了张嘴,痛苦低:“阿元,阿姨来了。”

 继而是密集的“啪啪”声。文蝶瞧出了端倪,焦急喊:“阿元,拔出来啦。”乔元懒得理会文蝶,他在做最后的冲刺,天地即将崩塌,谁也无法阻挡,燕安梦忘情耸动,忘情呻:“啊。”

 道收缩了,强烈地摩擦着大水管。乔元脑子一片空白,神,动作僵硬,嘶吼道:“小蝶,我了你妈妈,我要烂你妈妈的。”

 “说这种话。”文蝶大怒。“喔。”燕安梦最后一喊,双臂闪电般抱住乔元的脖子,烈地吻住他的嘴,渡入了香舌和唾。“阿元就是在这家会所吧。”

 皇莆媛抬头看了看‘足以放心’的金子招牌,莫名地有点兴奋,有点迫不及待,飞了好几天的国际线,皇莆媛浑身酸痛,和她一起来的师烟舫更是累不堪言,这不,一下航班,两位大美人空姐顾不上休息,来不及换掉制服,就相约来找乔元按摩,一消疲劳。

 “就是这家。”师烟舫雀跃的同时心如鹿撞,她很怀念那天的绵,怀念乔元的黑大水管,自从知晓自己的椎有严重毛病后,师烟舫就不得不有所节制,这些天她一直,按时吃药,按时敷药,椎似乎大有好转,师烟舫打心底的感激乔元,可是,很难受,医生嘱咐是节,可以少量的爱,师烟舫就是打算把这少量的爱留给乔元。

 两个美丽空姐走进了会所的前台,服务小妹热情招呼,听两位空姐要找乔元,服务小妹甜笑道:“我们乔师傅很忙的,我们还有其他很好的师傅,包你们满意。”

 师烟舫很窝火,不过,空姐的高素质是多年培养的,她忍着怒火,笑道:“我们是专程来找乔师傅的。”

 服务小妹好为难:“找乔师傅的客人都要预约,现在预约乔师傅的人已经排到下个月了。”“下月?”皇莆媛大吃一惊,兴冲冲赶来,真不愿扫兴离去,换别的师傅等于换了心情,和师烟舫换了一下眼色,皇莆媛娇滴滴道:“我们没预约,我们是铭海航空的空姐,难得来一趟,小妹妹能不能通融一下,给我们个队,拜托了。”

 服务小妹直摇头:“不行喔,我们会所的制度很严格,而且你们又不是我们会所的尊贵会员。”皇莆媛一听,似乎有希望,她马上从随身手袋里掏出钱夹子和一支口红,恳求道:“我们马上办理会员就是,求求你了。”口红一递,笑嘻嘻说:“这是美国的正品膏,送一支给你,没用过的。”

 身旁的师烟舫反应不慢,也从手袋里摸出一个物事来:“我送你一支睫膏,没用过的。”服务小妹顿时大喜,这两支化妆品不但是牌子,还价格不低,她见猎心喜,却犹豫不决,这事她也不能做主,想了想,小声道:“我问问乔师傅,你们稍等。”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