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七十章
敲开三号贵宾室的时候,乔元刚好出来,差点跟服务小妹撞个怀,服务小妹有点姿,但在乔元眼中,充其量也只是三,不过,乔元不是见忘义的那种人,他对谁都客客气气。

 “乔师傅,燕经理说你以后只为女客服务,我替你推掉了很多男的,现在有两位很漂亮的空姐找你,她们指定要你服务。”

 服务小妹面对会所的大红人,自然更客气,甚至有点撒娇。乔元不受这一套,跟他撒娇的女人多了,整了整衣领,严肃道:“要有个先来后到嘛,成天队像什么话,大家会认为我乔元不讲信用的,按顺序来,不要一漂亮就可以队,我妈妈够漂亮了,她来也要排队。”

 服务小妹不暗叹,以为运气不好,两支化妆品恐怕擦肩而过了,嘟哝道:“好可惜,铭海空姐来这里办会员的话,能带来很多空姐的。”乔元一愣:“什么空姐?”

 “铭海空姐。”乔元心头一跳,对铭海空姐异常感,也不知道是哪两位空姐来了,兴奋之下不动声,眼珠转得飞快,已然好说话:“我知道,你这当班的,办理会员多了,有奖金提成,对不对。”

 服务小妹尴尬娇羞,乔元正好顺势做好人:“好吧,你小红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你安排好房间,我就过去,下不为例喔。”

 服务小妹大喜,刚想要走,乔元又叮嘱道:“呃,对了,小蝶和燕经理睡了,没什么大事,不要吵她们。”

 “好,谢谢乔师傅,亲你一个。”服务小妹见周围没人,大胆亲了乔元一口,因为乔元的通融,她不仅得到奖金,还得到名牌口红和睫膏,她当然要感谢乔元。

 “不能这么随随便便亲我的。”乔元急忙擦掉脸上的口红,想要怪罪服务小妹,她已跑得不见了踪影。推开VIP306按摩房,师烟舫和皇莆媛好奇地打量四周,她们刚办理完‘足以放心’会所的贵宾服务卡,马上就享受到殷勤服务,服务生端来了温水木桶,服务小姐捧来了上等花茶,还有可口的小点心。

 就在服务小姐亲切耐心地给两位空姐讲解会所的服务项目时,对门的VIP308房豁然打开,里面的一位先生大步走出,不耐烦喊:“哎哎哎,小姐,你们另一位紫金徽章师傅来了没有,我都等半小时了。”

 “对不起,我不清楚。”正给两位空姐服务的小姐面对男士很为难,这男士正是利灿,他也指明要乔元服务,但乔元已不给男士服务,会所只好联系另一位紫金徽章的技师尽快赶来,那紫金技师傲慢多了,要利灿耐心等候,哪知利灿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人来。

 两位空姐一看是利灿,乐了,师烟舫道:“咦,利先生,是你呀,这么巧,你也来这里洗脚。”利灿见是跟他同一航班的空姐,很是高兴,他目光下移,发现两位绝美空姐都穿着黑色丝袜,他双眼异光骤闪,兴奋地走了进来:“呵呵,好巧,好巧。”就在这时,乔元来了。

 “啊,乔元。”“阿元。”两位空姐齐声欢呼。乔元一看是皇莆媛和师烟舫,顿时心花怒放,嘴都笑不拢了。两位美丽空姐马上拉乔元坐到沙发,一左一右,又聊又蹭的,看得利灿目瞪口呆,心里很是好奇:这小子臭未干,竟然就是这间会所荣誉栏上排名第一的紫金徽章技师,他跟这两位空姐这么熟悉,一定技艺不凡。

 乔元也发现了陌生的利灿,忙问利灿是谁,利灿冷笑:“我是顾客,你为什么不服务男士。”“你们认识?”乔元左看看右看看两位空姐,以为利灿是其中某位空姐的男朋友。

 皇莆媛微笑道:“利先生是我们这趟航班的旅客,我们在飞机上认识,不算很熟悉,但利先生是个好人,他在飞机上救治了一个身体突然不适的旅客。”

 “哦。”乔元忽然对利灿有好感,一来他是好人,二来他姓利,乔元对这个并不多见的姓很有感情,他不卑不亢:“我以前也洗男客的脚,现在忙不过来了,就不洗男客的脚了,只洗女客的脚,既然两位姐姐说你是好人,我就给你洗。”

 扭头看向两位空姐,笑嘻嘻道:“媛媛姐,师师姐,要不你们先等等我,我给利先生洗完了,再给你们洗。”

 “好呀。”两位大美女爽快答应,反正她们要休息好几天再飞,有的是时间。利灿浓眉一挑,脸色好看多了:“算啦,这两位美女在飞机上对我服务很周到,我得感谢她们,她们比我更累,我在头等舱好歹睡了觉,她们绝对睡不好,我就不跟两位美女争了,显得我小家子气。”

 “不过,我有个小要求。”利灿淡笑,清瘦的脸庞上棱角分明,浓眉下的双眼清澈有神,他不但对乔元愈发好奇,而且对两位绝美空姐也愈发有好感,他的视线一直在两位绝美空姐的美腿上游离,他喜欢空姐的黑色丝袜。

 不知从何年何月起,利灿就开始喜欢女人的丝袜,各种各样的丝袜都喜欢,他是一名超级丝袜控,对女人的丝袜有一种近似于病态的恋,他有个密室,里面收藏着几万双不同款式的丝袜。

 “啥要求。”乔元对利灿的大度很意外,对他好感陡增。利灿突然有个龌蹉的想法,他想等待时机拿到两位空姐的丝袜,开口索要肯定不行,这么体面的男人不可能干这种事,只有偷拿,要偷拿就必须待在一旁,利灿找了一个借口:“我利某也算是走南闯北的人,我倒要看看什么洗脚师傅需要排队一个月,又只洗女的,不洗男的,好大的架子。”

 “咯咯。”两位绝美空大声娇笑,皇莆媛给了乔元一个媚眼:“他前段时间还在我们机场的医疗室给我们空姐按摩,很受的,技术很的,可惜他突然不去医疗室了,我们只好追来这里。”

 幽幽一叹,皇莆媛居然用上了师烟舫惯用的嗲人语气:“阿元,是不是打两份工太辛苦了。”“一句话说不清楚。”

 乔元苦笑,骨头有点酥,赶紧转移话题:“利先生,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为什么。”利灿很失望,又偷偷地瞄了一眼两位空姐的美腿,不料被乔元敏锐的目光捕捉到了,他视力有2。4,他高度注意某个物体时,物体的任何细微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这是练鹰爪功的本能,也是乔元的天然本领,这种本领就来自鹰身上的血脉。

 “想知道我洗得好不好,自己亲身体验,我答应给你洗一次脚。不答应你看的原因,是因为你在旁边看很不礼貌,女人洗脚的时候,姿势很多,你盯着看,女人会很不舒服,除非是你老婆,那又不一样。”

 乔元并不介意利灿注意两位空姐的美腿,他以为利灿喜欢美腿,这么美的修长美腿,是男人都喜欢,乔元就很喜欢,他不知道利灿实际上是想得到空姐的丝袜。

 “好吧,下次我带我老婆来洗脚。”利灿收起了急迫的目光,朗一笑站了起来,与两位空姐聊了几句就离开了306按摩房,回到对面的房间,心里有一丝懊恼,好奇怪,利灿对乔元似乎有一种敬畏感,说不出为什么。

 无聊的等待中,利灿始终惦记着两位空姐,他不担心得不到空姐的丝袜,他有两位空姐的联系电话,凭他的魅力,凭他富邦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兼投资总监的实力,他要拿到任何女人的丝袜都不算困难。

 一辆火红色法拉利在‘足以放心’停车处停好,从车上走下两位的美妇,她们嬉笑着走入了会所,迳直来到服务台,其中一位超级大美妇轻声询问:“小妹妹,请问乔元在不在。”

 服务小妹不由得感叹乔元如中天,一大早就这么多人找他洗脚,她很亲切道:“乔师傅他很忙,找他洗脚请排队预约,预约一个月后。”

 另一位美妇惊讶娇笑:“咯咯,厉害了,要一个月后才能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么夸张的洗脚预约。”

 这两位美妇正是朱玫和王希蓉。王希蓉心疼儿子,生怕儿子被如狼似虎的朱玫搾干,所以一大早就离开利家赶去莱特大酒店,找到了朱玫,着朱玫说出昨晚的状况,朱玫闪烁其词,不敢道出昨晚到底跟乔元做过几次,王希蓉更加心焦,就拉着朱玫一起来会所看乔元。

 朱玫刚好买了一辆新车,很扎眼的火红法拉利,就有意炫耀,同意跟王希蓉一起来看乔元。内心中,朱玫充了甜蜜,早上乔元上班前,和朱玫又合了一次,那绝对是畅快淋漓。

 朱玫对乔元已爱意怀,才分别没几个小时,她也想见见乔元了。“我是他妈妈,我不找他洗脚,我找他说一些事。”

 犹豫了一会,王希蓉还是对服务小妹说出了身份。把服务小妹惊得手足无措:“哎呀,原来您是阿元的妈妈,好漂亮哟,那您等等,我广播通知他来见阿姨您。”

 王希蓉急忙摇手:“不用,不用,我想看看他怎么工作的,他在哪间房子,我自己去看一看就行。”这才是王希蓉的真实念头,她如今身份不同,境遇改变了,对乔元极度关心,不像以前放任乔元,爱读书,爱打架都不管他。服务小妹举手一指方向:“他在306号房间,这边直直走过去就是。”

 王希蓉连声说谢,正要进去找乔元,见朱玫跟着,王希蓉可不愿朱玫看见乔元干什么,委婉道:“玫姐,你在这等等,我看两眼就出来,不打扰他工作。”

 朱玫哪敢不同意,马上驻足,现在她对王希蓉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以前她是施恩人,如今反转了,王希蓉变成了朱玫的施恩人。

 扭着大股,王希蓉走了过去,不难找,门牌上有号,在306房前,王希蓉停下了脚步,她想敲门,似乎觉得不妥,于是在前竖起耳朵,贴着门偷听了一会,可惜隔音效果极佳,王希蓉没听到什么动静,她环顾左右,没见什么人,便调皮一笑,伸手拧动门把,居然把门拧开了一道,有女人笑声随即飘出。

 王希蓉心一紧,微微弯,偷偷地往门里瞄,这一瞄,瞄出旎,只见乔元左右开弓,分别用两只手给两位美女捏脚,这两位美女又是笑,又是叫,她们身上只穿着短得不能再短的按摩服,人,四只可爱的大白兔时不时暴,暴了又急急忙忙回按摩服,看得乔元火焚身,体内的催情药还没过药效,他轻易地起,关键是,从王希蓉的偷窥角度,正好窥见乔元高高隆起的裆,王希蓉脑子猛地嗡嗡响,她回忆起了被乔元入的那一幕,那一幕刻骨铭心。

 意外的场面出现了,乔元竟然用嘴去按摩两个女人的玉足,得两位美女花枝颤,雨打蕉枝,美极的大白兔再次暴,这次两位美女顾不上遮掩,让乔元大解眼馋,这场面何止旎,简直就是香

 王希蓉了,她情不自夹紧双腿,今天她穿了丝袜,的丝袜,丰腴修长的美腿看起来格外惑,如今王希蓉很在意打扮,她要每时每刻都吸引利兆麟,她很感,微撅的肥浑圆感无比。

 而这只人的肥被一个人看见了,这人就是利灿,他不想再等技师,他放弃洗脚决定回家,可开门的一瞬间,他发现一只大肥在眼前晃着,他还发现一个性感的女人正偷窥306按摩房。

 利灿突然有强烈的反应,眼前这个女人太感,那只大肥也是他的至爱,他喜欢股大的女人,更何况这女人穿着丝袜,利灿血脉贲张,出差这么多天,利灿都不没有偷腥找女人,他本来就很需要释放,这会他被强烈刺到了,他慢慢走向背对他的女人,他幻想着用肿入她的肥,至少也要摸摸这美腿丝袜。

 这时,有脚步声,有人走来,王希蓉吓了一跳,赶紧掩门站直,不料她身后传来了温柔的男中音:“偷看很不礼貌的。”王希蓉大吃一惊,倏然转身,猛眨大眼睛:“关你什么事。”

 利灿坏笑,很不羁地坏笑:“里面的人我认识,能说不关我事吗,再说了,女人偷看女人洗脚有什么劲,难道你有同姓癖好?”

 王希蓉脸一红,狠狠道:“你…下。”利灿好不冤屈:“是你偷看,还说我下?”王希蓉心虚着,不敢再纠讨论下去,一扭大股转身就走,利灿看着王希蓉的曼妙背影,用力地裆,他必须要回家,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娇冼曼丽做,太难受了。

 “怎么啦。”朱玫一眼看出王希蓉脸色不佳,她不由得紧张,以为乔元出了什么事。王希蓉气鼓鼓道:“遇到一个,一个…”也不知道该如何说,碍于面子,王希蓉言又止。

 “一个什么?”朱玫好纳闷。王希蓉只好说出实情:“遇到了一个混蛋,我刚才偷看阿元工作,不想打扰他,谁知被那混蛋看见了,他不清楚状况,说我是同恋,偷看女人洗脚。”

 朱玫忍俊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王希蓉大糗,刚想责怪朱玫,忽然紧张道:“他来了。”朱玫抬目看去,不抿嘴娇笑,低了声音:“蛮帅的,好有气质哦。”

 “玫姐。”王希蓉顿足。这时,利灿很潇洒地从她们身边经过,那瞬间,利灿对王希蓉挤了挤眼,出了很人,很暧昧的微笑。

 如果说王希蓉对利灿的微笑没有一丝动心,那绝对是假的,就连见多俊男才子的朱玫也心仪利灿这种男人。

 “哎呀,他见我们这么亲热,更加以为我是同恋了。”王希蓉瞄了一眼利灿的背影,芳心意外地鹿撞了一下。

 “同恋就同恋。”朱玫揽住了王希蓉的腴,逗得王希蓉脸羞红:“玫姐,你越来越坏了。”朱玫也不否认,调皮栽赃:“是阿元把我带坏的。”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