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八十六章
利君兰慧智,根据乔元的教导改进了动作姿势和媾要领,两人顿时水融,快行房,彼此器官密集摩擦之下,利君兰渐渐放:“啊,阿元,你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乔元笑嘻嘻道:“具体时间忘记了,肯定是上初中一年纪的时候,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了,你好漂亮,是我第一个暗恋女生哦。”利君兰大喜:“那利君竹和利君芙呢?”

 乔元也猛点头:“也是第一次见了就喜欢,她们也是我的第一个暗恋女生。”“什么。”利君兰脸色大变:“见一个暗恋一个,哼。”乔元猛亲利君兰的小嘴,下身温柔顶:“没办法,谁叫你们三个长得这么好看,男同学都喜欢你们,都暗恋你们,我只是其中一个,你们是学校里的大校花,好多其他学校的学生也来我们学校看你们。”

 利君兰颇为得意:“很多男生给我写情信喔。”原以为这话能刺乔元,让乔元吃醋,哪知乔元没这么小气,他知道有好多同学写情信给利家三姐妹,一声傻笑,乔元也袒了心底里的秘密:“我也想写给你。”

 “为什么不写?”利君兰激动问。“不知道怎么写,没文化。”乔元讪笑。利君兰噘嘴,幽幽长叹:“你不高,不帅,没文化,就是有大巴。”

 说完,朝乔元挤挤眼,好调皮。乔元立马加速,大水管猛烈攻击小,利君兰虽有防范,但大水管发威,还是很可怕的,利君兰娇:“啊…阿元,你温柔点嘛。”

 “你老说我大巴。”乔元牙。“你确实有大巴嘛。”利君兰给乔元皱了皱了小巧鼻,秀发如瀑,一下倾泻在乔元的脸上,他瞪着娇媚动人的利君兰,柔声道:“说的也是,但你这么喊我,总觉得刺耳。”

 利君兰芳心大震,她第一次感受到乔元的温柔,眼神温柔,语气温柔,动作温柔,连磨子的东西也温柔,不由得爱火织,情动漫漫,嗲声道:“那,那我以后温柔点喊,绝不刺耳,大巴阿元,大巴哥哥,大巴老公,嗯…”乔元的眼睛润了,浑身热血澎湃:“君兰,我好喜欢你,我好爱你,你一定要做我老婆。”利君兰无限娇羞,小股耸动得烈:“阿元,我,我,我要你。”

 乔元握住两只滚动的大子,嘴里大赞:“动作好哦,比利君竹。”说完,两嘴儿突然相,热烈吻起来,儿颤抖,一阵“唔”过,利君兰猛地扭小蛮,秀发飞散:“阿元,我好舒服。”

 够及时的了,利君兰一泻千里之际,大姐姐利君竹冲了进来,快地爬上:“到我了,到我了,阿元,你别哦。”早上七点整。微风,多云。一辆宝石蓝法拉利驶出了利娴庄,驾车的人是乔元。

 真是应了那一句:人靠衣服马靠鞍的话。利家三丫头看乔元的眼神是直勾勾的。胡媚娴不但给乔元买了豪车,还给乔元买了将近三十万的衣服,鞋子,皮带,新款手机,以及腕表,把王希蓉吓得不轻,乔元倒是坦然笑纳,因为他知道准岳母超级有钱,几十万算个而已。

 出门前,对衣着有非凡品味的胡媚娴还给乔元整理一下头发,此时的乔元必须用丰神俊朗来形容,光他身上的衣服就价值好几万。

 利君芙脸儿发烫,芳心暗许,只是嘴上不愿发表意见而已,她的两位姐姐就不吝赞美之词了:“矮油,阿元其实也蛮帅的嘛。”利君兰细声细气道:“以后谁跟我说阿元不帅,我跟他急。”

 “哈哈。”三位美少女的笑声飞出了车窗外。送了利家三姐妹去学校,乔元向燕安梦请了一个上午的假,有诸多事要办,乔元不得已,这是他第一次请假,还在上的燕安梦口答应。

 乔元又给吕孜蕾打去电话,恰好,吕孜蕾雷厉风行,已经帮乔元找好了一套地段不错的全新装修大房子,用来换赵倩倩在西门巷的破房。

 乔元随即开车去接赵倩倩,一同去看大房子,这一看之下,赵倩倩都不想走了,乞求着乔元无论如何她都愿意拿西门巷的破房换。

 乔元也觉得太值了,他替赵倩倩开心,柔声道:“换了也好,我就不用买房子给阿姨了,到时候,我给阿姨一百万买家俱,家电,你和丹丹好好过日子,房契什么的,你自己拿好,不要给孙叔叔拿。”

 “我懂,我懂。”赵倩倩抹着眼角,楚楚可怜的,乔元裆一热,就在这大房子跟赵倩倩做了一次。赵倩倩心满意足,这女婿何止半个儿子。乔元载着赵倩倩回了她家住的出租屋,刚好有一众还住在西门巷的三姑六婆,七叔八公来孙家窜门,一见乔元这般光鲜,再看楼下的法拉利,众人都眼晕了。

 乔元乘机鼓动这些街坊邻居,要他们把房子卖给他乔元,价格公道云云。这些街坊开始还有些怀疑。赵倩倩马上拿出大房子的资料,还有刚才在大房子里的自拍给大家看,这一下,全炸开了锅。

 “大家等会可以跟赵阿姨一起看她的新房子,随时可以入住的,赵阿姨已经有钥匙了,房契手续迟些也会交给赵阿姨,我们乔家在西门巷从来没坑骗过人,你们相信我的话,我会让人来跟你们具体谈,是真正的大公司收购你们的房子,我是帮这家公司打工。”

 啊,一个打工的就这么夸张,这公司的实力厉害了。乔元的话引起了共鸣,几个老头低语:“他们乔家确实在西门巷有口碑,他父亲仗义。”几个老妇咬耳朵:“希蓉的孩子有出息了。”

 有位嗓门大的大爷倚着窗子问:“阿元,这辆是你的吗?”“是。”“多少钱。”

 “说出来,我怕你心脏受不了。”“哈哈。”众人大笑。也有不笑的,脸色凝重:“倩倩,我们去看你的新房子,马上去好不好。”赵倩倩口答应:“行,我带你们去。”

 结果,所有人都要跟着去。乔元好机灵,马上从袋里拿出一迭钱递给孙丹丹的父亲孙浩:“你们自己打车去,我车小,就不管接送了,这是打车的钱,剩下的,孙叔叔就代我请各位叔叔婶婶吃个饭,喝个茶,你们边吃边聊,我安排人跟你谈判。”

 众人鼓起了掌,孙浩脸面红光,估计这辈子第一次领头请街坊吃饭,好不得意。乔元趁热打铁,中气十足道:“反正,我乔元绝不会让叔叔婶婶吃亏。”

 有人惊叹:“我,阿元,你啥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这么会办事了,哎哟,你有女朋友了吗?”乔元咧嘴笑:“孙丹丹就是我女朋友。”话音未落,当场一阵动:“孙浩,你发达了。”

 回到洗足会所,已近中午。乔元的衣着和豪车又引得会所上下沸腾议论,都戏说他乔元是公子富二代,何必来抢他们的饭碗。

 乔元一笑置之,这世界变化太快,他自己也没思想准备。刚换好制服,就有人想队找乔元洗脚,会所客服一查不是VIP会员,就拒绝了,没想到,那人直接找乔元,乔元一看,很意外,不是一人,是两人,一位是大舅哥利灿,另一位是大舅嫂冼曼丽。

 “阿元,吃过午饭了没有。”利灿上来就拍乔元的肩膀,瘦肩有劲得很,利灿大感意外,他也懂武功,一拍之下不由得惊诧。

 “还没呢,利灿哥请客么。”乔元笑嘻嘻的,眼儿特尖,瞧冼曼丽脸带倦意,夫俩一夜未归,想必昨晚他们几个玩得嗨了。

 利灿似乎心不在焉,看了好几次手表:“请客没问题,不过,我临时有些急事,要请你改天了,我带你嫂子来洗脚,要排队么。”

 “不用,不用,一家人还排什么队。”乔元笑嘻嘻的瞄了一眼冼曼丽,见她端坐着,好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利灿叹道:“我说等你下班回家后,在家里洗,她听咱妈说在家里按摩没气氛,非要来这里给你洗,我刚好有些急事不能陪她,把她搁在这了,你好好照顾她。”

 乔元又瞄了一眼冼曼丽:“利灿哥放心,我开个贵宾房给曼丽姐,她洗完脚了,按摩完了,可以在里面休息,我看曼丽姐有点困的样子,她想睡多久就睡多久。”利灿不由大喜:“这样最好了。”

 冼曼丽笑了,笑不齿,目不斜视,这是大家闺秀的标准仪态,得体端庄。夫俩嘀咕一会,腻歪两下,利灿就告辞了。乔元徵得燕安梦的同意,恭大舅嫂进贵宾2号。冼曼丽一看这贵宾2号房就赞不绝口,夸乔元贴心。乔元讪笑,客气说应该的,虽然他和冼曼丽有过体关系,但此一时彼一时,那时的冼曼丽是顾客,如今的冼曼丽是大舅嫂,关系不一样了。

 上了温水木桶,献上了菊花茶,服务生全数退离,贵宾2号里就剩下了乔元和冼曼丽,她裙子够短,似乎不想换按摩服,就把双足放入了木桶,冼曼丽的玉足还是属于上乘的,乔元赶紧细心洗

 “我听说,妈给你买了辆车。”冼曼丽问得不经意,实则妒火中烧。乔元不明其中原因,老实回答:“是的,就停在外面。”

 “哼,她还没给我买过车。”冼曼丽越想越气,目光冰冷:“好厉害嘛,一个洗脚的,鲤鱼跳龙门,做了利家的乘龙快婿,你妈妈又做了利家的二夫人,以后利家的家产都改姓乔了。”

 乔元不笨,听出了火药味,他机智道:“曼丽姐,我什么都不懂,我和我妈妈绝不会争什么财产,你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乔元绝不让你为难。”

 见乔元态度诚恳,冼曼丽的怒火没有继续狂烧,她警告道:“我和你的事,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不会说的,但孜蕾姐知道我们事,龙家父子以前装有监视器,估计他们也知道我们的事。”

 乔元战战兢兢,其实也何尝不害怕这事传出去,这他乔元也没好处。冼曼丽蹙眉:“你不说出去就行,如果利灿真有怀疑,我一口咬定没有这回事,你也一口咬定没这会事,知道吗?”

 “知道。”乔元暗暗佩服冼曼丽,来一个死不承认无疑是最佳的自保。出乎乔元意料,冼曼丽突然叮嘱乔元:“还有,你不能碰君芙。”

 “哦。”乔元漫不经心,利君芙是他的女神,已经破了她的处,想不碰都不可能了。冼曼丽见乔元漫不经心,心里懊恼,口而出:“你不能随便敷衍我,我跟你说,龙申已经很不你娶了利君竹。”

 “这事龙老板怎么知道。”乔元那是大吃一惊,他有做好准备,一旦龙家父子知道他娶了利家的女儿,乔元马上停止工作,因为他知道龙家父子的秘密,龙家父子不会轻易放过他乔元。

 “我…”冼曼丽结巴了一下:“这么多人知道了,龙申知道有什么奇怪。”乔元眼珠一转,试探道:“是曼丽姐告诉龙老板的吧。”

 冼曼丽怒气冲冲,也没否认:“是不是我告诉他的重要吗,龙学礼要跟我们家提亲的,你全部都霸占完了,人家还怎么提亲。”

 乔元这下更吃惊,冷汗直,他即刻做了最坏的打算:“曼丽姐,你是不是还告诉龙学礼和龙老板,我喜欢利君兰。”

 冼曼丽讥讽道:“你还真敢喜欢利君兰,你有一个利君竹还不够吗,你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世。”乔元虽然还不明白冼曼丽和龙家父子的关系,但乔元看得出冼曼丽帮龙家说话,而利兆麟夫妇是要收拾龙家父子的,这说明,利兆麟夫妇对冼曼丽隐瞒很多事情。

 乔元越想越心惊,想清冼曼丽到底和龙家是什么关系,于是,他狡猾地祭出了杀手镧:“曼丽姐,你要不要换按摩服。”

 冼曼丽确实累了,昨天跟龙家父子大战一场,消耗很大体力,昨晚喝酒唱K到深夜,没有回利娴庄,就在莱特大酒店住了一晚。

 期间,利灿又搞了两次,冼曼丽累得不行,本想睡个够,不想利灿早早叫冼曼丽起喝茶,喝了茶,吃了东西,又说是去洗脚,可到了‘足以放心’会所,利灿说有事走了,搞得冼曼丽无所适从,心情很不好。

 此时给乔元洗了几下脚,全身放松,经乔元这么一问,冼曼丽决定换上按摩服,让乔元按摩按摩,好睡一觉。

 按摩服是短款的,白色,很感,如同稍宽的束,冼曼丽是极品女人,极品美女穿短款的按摩服很吸引人。

 乔元有了强烈反应,这是男人的正常生理,他不动声地给冼曼丽捏脚,隐蔽的挑逗手段层出不穷,不到十分钟,冼曼丽就处于极度感状态,乔元发现,这种状态下,不用直接触摸感部位,就是光触碰手臂,脸颊等普通部位,也能达到挑逗效果。

 冼曼丽呻:“啊,好舒服,阿元,我不是反对你喜欢谁,而是想告诉你,做人要适可而止,你总不能同时娶两个老婆,三个老婆。”

 乔元默默点头,脸带微笑,轻轻一冼曼丽的胳膊,她感地呻:“啊。”乔元继续按摩,很镇定地捏。冼曼丽则天人战,呻很销魂:“阿元。”

 “怎么了,曼丽姐?”乔元柔声问。“没…没什么。”冼曼丽在扭动身体,她的雪白肌肤泛着光泽,鼓鼓的大脯有股火需要释放,她曲了美腿,然后并拢夹住,这样就能不痕迹地摩擦部,不曾想,她越夹越兴奋,实在难忍了,不停呻

 “啊。”“痛吗?”乔元狡笑。冼曼丽娇娇回答:“不痛。”乔元又问:“有点酸,是吗?”冼曼丽娇羞:“是的,酸了过后,好舒服,啊,好舒服…”

 “这里要按一下。”乔元的指尖触到冼曼丽的腋下,才两下,冼曼丽就呼吸急促:“阿元,阿元。”“怎么了,曼丽姐,有什么尽管吩咐。”乔元静静地等候冼曼丽发情,他试过好多个女人,基本到这程度,就跑不出他手心了。只听冼曼丽放肆娇笑:“我记得,你那东西大的,咯咯。”乔元淡定地拉下拉链,拿出长的大水管:“你说这个东西吗?”

 冼曼丽惊呼,随即深深呼吸:“是的,好大,好长。”乔元坏笑:“上次,我到曼丽姐哪个地方,够深吗?”

 冼曼丽先给乔元一个媚眼,随即美目盯紧大水管,难过地呻:“好深的,好想你进去一次。”“你是大舅嫂,能吗?”“一下不要紧。”

 乔元暗暗好笑,知道冼曼丽很想要了,他佯装愁眉苦脸:“曼丽姐,万一让利灿哥知道了,我…”冼曼丽已是火遮眼,浑身滚烫,迫切需要媾,这会哪管太多,一改温柔端庄,很挑逗地扯下按摩服,漉漉的人下体,儿散发淡淡的腥臊,那微卷蓬松箕张着,彷佛在召唤雄伟的爱物。

 她见乔元,索张开两条雪白美腿,让乔元看个真切,嘴上也佯装气势汹汹:“少罗嗦,快进来,你不会想着要我给你钱吧。”

 “我哪会要你钱。”乔元好不委屈:“我第一次跟曼丽姐做,心甘情愿的,都没打算要钱,是你硬给我,我不要白不要,曼丽姐这么漂亮,我好想经常跟你做的,只是你现在变成了大舅嫂,我不敢了,如果曼丽姐实在想要,你自己放进去吧。”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