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九十五章
乔元坐在泳池边,嘴角挂着冷笑,双脚戏水,远远地看着被美女簇拥的中老男人们,心想将来有一天,他也把这泳池包下来,泳池里到处是美女。

 乔元此时并不嫉妒这几个政府官员,他闻到一丝不祥,因为乔元知道百雅媛的身份,他好奇百雅媛身处其中。

 “吃宵夜了,吃东西了。”厨师长推着餐车来的泳池边的长餐桌边,几个服务生正端上佳肴美食,很快就摆了一长桌,姑娘们食大振,纷纷围了过来。

 几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却不在乎美食,他们头接耳,嘀咕着什么,表情猥琐。“你怎么不去吃东西啊。”

 皇莆媛拿着一杯饮料来到乔元身边坐下,她穿着连体泳衣,曲线极美,该凸的凸,该翘的翘,美腿修长,在泳池边与乔元并排坐在一起,两条美腿就格外显眼了。

 “我想吃你。”乔元盯着在眼前晃的美腿滑肌,口咽唾沫。皇莆媛蓦地脸红,因为她发现乔元偷看她的双腿间,由于穿着紧身泳装,那地方显得很,想起乔元过这之地,皇莆媛下体隐,浑身发烫,娇羞道:“我准备给你吃了,再忍忍,我们就离开。”

 乔元还能怎样,他只有忍。皇莆媛突然脸现忸怩:“问你个事。”“问呗。”乔元漫不经心的,他已在思考等会如何破皇莆媛的处女,是快刀斩麻呢,还是慢工出细活,是大刀阔斧呢,还是诗情画意,总之,今晚势夺皇莆媛的圣地。

 “香玉说,她想跟你做,你愿不愿意。”皇莆媛轻声说完,糗得脸羞红,双腿戏水,踢出了水花。乔元愕然:“试探我么。”

 皇莆媛正了正:“不是,我说真的,刚才香玉见你这么厉害,一拳打倒那大个子,她很佩服你,就问我是不是跟你上过了,因为你送车给我,她怀疑我们的关系了,我跟香玉关系好的,反正今晚要给你,我就说,跟你上过了。”

 见乔元静静听着,皇莆媛掩嘴轻笑,接着说:“谁知香玉又问你是不是很厉害,我见你跟师烟舫做的时候,确实很厉害,就跟香玉说你很厉害,香玉听了,好想试试,她说好想试试,咯咯…”乔元明白过来了,将信将疑:“媛媛姐不是试探我的话,如果媛媛姐同意的话,我肯定没意见。”挤挤眼,他有点儿兴奋:“香玉姐的好像多的,刚才我见她下面的了点出来。”

 “哼,你好下。”皇莆媛佯怒。乔元特委屈:“她穿三点式,又没整理好,怎能怪我,媛媛姐的也不少,我就没见出来。”皇莆媛大羞,赶紧夹住双腿:“你…”乔元出坏坏的表情,皇莆媛想了想,忧心道:“我可以同意你跟香玉做,但你不会又送车吧。”乔元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她又不是处女,又没你漂亮,我怎么会送车给她,我了,应该是她送车给我才对。”

 皇莆媛咯咯娇笑,有心替常香玉说话:“你是男人,大方点,送车倒不必啦,你送点礼物给她就行。”乔元一听,口答应:“可以可以,只是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好,干脆我送钱给她吧,呃,送个两万好不。”

 皇莆媛有点心疼,赶紧点头:“够了,够了,就当嫖了她。”乔元哈哈大笑:“媛媛姐你好坏,好好玩。”

 这时“噗通”一声,美人鱼跃入了池水中,乔元不赞美:“啊,泳姿好美。”这美人鱼就是百雅媛。皇莆媛脸色一沉:“你好像喜欢这女人的。”

 乔元急辩:“拜托,她这么高,我跟她做的话肯定不舒服,我喜欢媛媛姐这类型,等会媛媛姐要穿丝袜跟我做。”皇莆媛心动不已:“我有点担心。”乔元问:“担心啥。”皇莆媛道:“你一拳能打倒一个大个子,我担心你对我鲁。”

 彷佛醍醐灌顶,乔元两眼放亮:“我明白了,媛媛担心我鲁,就希望香玉姐陪在身边,所以就同意香玉姐跟我上,对不对。”皇莆媛眨眨明亮大眼睛,意味深长:“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媛媛。”有人喊。皇莆媛迅速从池水中出修长美腿,站了起来,神秘道:“准备走了,我跟他们说我感冒了,他们就想我们快快离去。”

 说完,手中的物事往鼻子里,迈着轻灵的猫步,走向那些中老男子。“怎样啊,皇莆媛小姐,你的感冒好点了吗?”周秘书笑眯眯的,像九岁的狐狸。

 “我看不像感冒嘛。”一个六十岁左右的男子出怀疑的眼神,皇莆媛不想呕。另一个老男人轻浮道:“亲个嘴,就知道是不是感冒了。”

 皇莆媛可爱的小巧鼻,竟然出晶莹的物事来,大家一看,那不是鼻涕么,皇莆媛接着醒了醒鼻子,可怜兮兮道:“周叔叔,各位伯伯,我不骗你们的,你看,鼻涕都出来。”有老男人皱眉:“啊,真的感冒了,你远点吧,别传染大家了。”

 “好的,真抱歉。”皇莆媛连招呼都不打了,就迅速后退。那周秘书低声骂了一句:“扫兴。”有人奉承:“她总不会一辈子感冒,以后周秘书再好好修理她,今晚这里很多美女嘛,那大个子呢?”

 “在池里。”一位大腹便便的家伙阿谀道:“周秘书,我敢说美人鱼穿起制服来,绝对像警察。”众人知道周秘书好这口,都齐声附和。周秘书哈哈大笑,对身边大腹便便的家伙道:“那我也给黄主任物一个。”

 举手一指:“那个怎样,穿黑色比基尼那个。”大腹便便的家伙仰天长笑:“哈哈,周秘书懂我,知己啊。”

 刘云湘静静地坐着,她本来是公关际的角色,没想到她被一位老男子盯上,眼神特猥琐:“我觉得小刘不错。”刘云湘暗骂一句“老畜生”美脸上却笑的:“我月事来了,要不然,我会游泳的,我喜欢游泳。”

 “可惜,好可惜。”那“老畜生”脸色微变,虽不完全相信刘云湘的话,但他总不能要检查人家是否来了月事。

 “以后有机会。”周秘书着脸,他们这种层次的人不会缺女人,但要找到心仪的女人,也不是每次都顺顺利利,毕竟他们都是老男人,对女人的吸引力不大,不过,权力也能俘获一些心慕权力的女人。

 “跟皇莆媛同来的那个有味的。”一位壮硕的中年男远眺皇莆媛身边的比基尼女郎:“小刘,她叫什么来着…”

 刘云湘望去,马上答上来:“常香玉是吗?”壮硕中年男连连点头:“对对对,你喊常香玉过来。”刘云湘不敢怠慢,她知道这些男人开始寻找心仪的目标了,她走过去,跟常香玉说了几句,就回头了。壮硕中年男以为谈成,不心花怒放,连喝了几口尾酒,两眼放绿光。

 出乎意料,刘云湘失望地告知壮硕中年男人:“哎呀,刚才我过去,见那常香玉咳了几下,她是和皇莆媛一起的,会不会…”壮硕中年男赶紧摇手:“算了算了,我换别人。”

 他不知道,常香玉听说乔元愿意和她做后,激动得如少女发情,一门心思等着少男的爱,断然拒绝了壮硕中年,刘云湘不好说出实情,编了个假话,壮硕中年男果然不愿意和病女人上

 周秘书心情大坏,厉声吩咐:“小刘,你找个借口,打发他们三个离开,别污染了这里的空气,感冒很容易污染的。”有人想大家放松,贫了贫嘴:“是传染,不是污染。”

 居然没人笑,刘云湘早已不愿待下去,她甜甜一笑,安慰道:“我马上就去安排,你们别担心,还有很多漂亮姑娘,各位领导慢慢甄选。”

 乔元对皇莆媛肃然起敬,因为一切如皇莆媛说的那样,刘云湘委婉地催促他们三人离开。三人大喜,迫不及待地离开了泳池,换回了衣服后,三人正要进电梯,朱玫匆匆赶来,对乔元一番歉意,乔元趁机要求:“朱阿姨,麻烦你让酒店最的厨师做几个好吃的菜送到八一三号房。”

 朱玫当乔元小祖宗似的,自然口答应:“好的,我再送些水果点心给你们,你们玩开心点啊。”乔元也不说谢,在电梯里,皇莆媛好奇问乔元跟朱玫是什么关系,乔元不敢说实情,就说是他的一个亲戚,饶是皇莆媛聪明,也想不到乔元跟朱玫是干妈干上的关系。

 常香玉也有疑问:“乔师傅,我好奇怪,你这么有钱,为什么还打工。”乔元眼珠一转,深情道:“我是慕名媛媛姐的大名,假装打工接近她。”皇莆媛乐不可支。常香玉叹息:“原来是媛媛的粉丝。”

 “对对对,圆粉。”“哈哈。”处于亢奋状态的皇莆媛没有直接去八一三号房,她着急乔元送的车子,试驾了保时捷,载着乔元和常香玉在四周兜了一圈后才兴高采烈的回酒店。

 充温馨浪漫气氛的豪华情侣套房里,有一大束娇滴的玫瑰花摆在心形大上,还有一桌香味俱全的美食,以及新鲜的水果,可口的点心。

 朱玫亲自催促下,厨师能不快手吗。常香玉感言沾了皇莆媛的光,即便是沾光,她也觉得很幸福。乔元小小年纪,做事做得漂亮,他当着皇莆媛和常香玉的面,把两万现金放进了常香玉的手袋,那一刻,常香玉润了,口腔润,眼睛润,下体润,有时候,金钱就这么神奇,能充当催情剂。

 幸福爆棚的常香玉有了借口,说要洗澡,就在乔元面前从容地下了外衣,只穿着半透明的罩和全透明的小蕾丝内,乔元猜得不错,常香玉的很浓。

 有浓的女人很高,但常香玉是成女人,清楚今晚她只不过是配角,主角是皇莆媛。优秀的配角是不会抢了主角戏份,知趣的常香玉真的去洗澡了,让男主角和女主角有单独相处的时候。

 皇莆媛无需在乔元面前做作,他们挑明了一切,反而相处融洽,两人肚子都饿了,美食人,他们一起开开心心地大快朵颐,吃了,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那个事。

 “再忍忍哦,我也要洗个澡。”皇莆媛对着房间的镜子衣,尽管给乔元看过身子,过下体,但她还是充了羞涩,她全身尽拔的丰很骄傲,皇莆媛故意走猫步,美,丝绸般的肌肤在柔和灯光下褶褶闪亮,她放下乌黑长发,配合乌黑,展示了身体的层次,白的是白,黑的是黑,转了个身,让乔元看见她的柔滑背嵴,看到那翘的白股。

 乔元若有所思:“媛媛姐,你不会真感冒吧,在泳池时,你往鼻子了什么。”“婴儿油。”皇莆媛吃吃娇笑,给乔元做了个鬼脸:“我漂亮还是师烟舫漂亮。”乔元笑嘻嘻回答:“我说过了,怎么还问,你们都漂亮。”

 皇莆媛瞄了瞄桌上的车钥匙,不无得意:“师烟舫确实也漂亮,可她比我笨。”乔元想起了师烟舫的小软不住赞:“师师姐做的,跟她做很舒服。”皇莆媛不以为然:“以后,你跟我做比她更舒服。”

 听见浴室有开门的声音,皇莆媛拿出了新内衣,还有一张丝袜,调皮道:“好了,乔师傅,我洗澡的时候,你不能跟常香玉做,等我和你做了之后,你才能跟她做。”乔元猛点头:“我听媛媛姐的。”

 常香玉走出浴室时,皇莆媛跟她嘀咕了什么,还一起笑。乔元也光光了,盘腿坐在,两只眼睛盯着缓缓走来的常香玉,她很妩媚,眼睛很人,上身围着浴巾,香的,一爬上,那浴巾就滑落了,出了微褐头,晕很大,不过,两只子还是很丰的,乔元看了一眼她那浓密,立马举。

 “哇!”常香玉大吃一惊,瞪大了人眼睛,芳心剧跳:“乔师傅,你可是真人不相喔。”“媛媛姐没跟你说。”

 乔元眉飞舞,女人第一次见他的大水管都是这种表情,那红彤彤的头对常香玉充了致命的吸引力,她结结巴巴道:“她可没说你有这么大,她要我先不跟你做,等她跟你做了,我才能…我能摸摸吗?”

 乔元应允,常香玉吃吃娇笑,兴奋得不行,一手握住大水管,惊叹不已:“啊,好厉害,热热的,好硬。”乔元来而不往非礼也,也摸向常香玉的大子,嬉笑道:“香玉姐再忍忍哦。”

 常香玉浑身热烫,摸了一会,已是火高涨,她是成女人,丝毫不忸怩,提出了新要求:“我亲一下不算做吧。”

 乔元何尝不是火焚身,给常香玉这么来摸玩,大水管硬得厉害,他当然支持常香玉的要求:“应该不算,呵呵,香玉姐想亲的话,等会媛媛姐怪你,不关我事。”

 常香玉一听,瞄了一眼浴室,随即弯股噘起,一双在了乔元的腿上,脖子伸向大水管,张嘴含住大头,几口,逐一深喉,乔元仰躺而下,张开双腿享受,出乎他意料,常香玉的口超越了他所认识的女人,以前最的口女人恰恰就是空姐师烟舫,这会又是空姐常香玉,乔元心想空姐的口技术都这么么,心中一沉,胡思想了起来,担心皇莆媛也有这么出众的技术。

 了半天,常香玉过足了嘴瘾,脸红红地坐直了身子,晃着丰子,一副样:“乔师傅,我下面好,好想你进来。”

 乔元脸有难:“香玉姐,我答应了媛媛姐,你也答应了媛媛姐,她先,你后。”常香玉用丰子磨蹭乔元的瘦,腻声乞求:“乔师傅,你进来,让我体验一下大家伙,不算是做,媛媛洗澡要很长时间的,我就体验体验是什么感觉。”

 “就是一下?”乔元问。常香玉轻轻颔首,声音娇柔:“嗯,看看我能否受得了。”“一进去就拔出来?”乔元又问。常香玉猛点头,心想:让他了再说,一进去就由不得他了,小坏蛋,逗老娘呢,看老娘怎么吃你。其实,常香玉算不上老娘,她不过三十岁而已。

 “好吧,你别喊。”乔元也很想常香玉的,一来做破处的准备,二来也想试试浓是否紧实,他叮嘱常香玉不要喊,常香玉立即掩嘴,乔元嬉笑着放倒了常香玉,分开她双腿,瞪着她浓密的,将火烫的大水管漉漉的口,临的那一刻,两人都瞄了一眼浴室,见无动静,乔元下腹一,大水管缓缓入。

 “唔。”常香玉从手指里吐出娇:“乔师傅,你好厉害呀。”“我拔出来了。”乔元坏笑。常香玉大惊,以为乔元真的不解风情,只一下就拔出,赶紧焦灼喊:“等等,你还没到尽头。”

 乔元忍住笑,将大水管往里挤,常香玉被顶得难受,伸手握住半截大水管往外拉:“你拔出一点,再用些力进来,我体验体验到尽头的感觉。”

 “这样么。”乔元照着常香玉说的做了,拔出大半大水管,再深深入,带了点速度,连续十几下,次次撞击尽头,常香玉张着嘴,等乔元停了,她才大口大口地气:“对对对,就这样,你继续呀,用力点。”

 乔元出了漫天火,他在常香玉的催促下重新启动程序,手摸着那片浓密,下身动,常香玉美极了,第一次体验到如此强道里的摩擦,如电快袭来,她忘情了:“喔,乔师傅。”

 “叫我阿元就行。”乔元越越兴奋,忘记了皇莆媛的叮嘱,他玩常香玉的大子,情挑常香玉的灵魂,还与常香玉接吻,俨然是真真切切的做。常香玉离问:“阿元,你还跟我们公司哪个空姐做过?”

 “就师烟舫。”“啊。”常香玉幡然醒悟:“怪不得她在大家面前老说你如何如何厉害,大家还以为她说你按摩厉害,原来你们已经偷偷搞上,啊,阿元,我以后也要和你保持这关系,我常香玉姿比不上师烟舫,身材比不上皇莆媛,但也不差很多。”

 事实也如常香玉说的那样,她身为国际线的领班,各方面条件自然上乘,乔元嘴甜:“香玉姐蛮不错的,下面很紧,晕很大,我喜欢你,如果香玉姐介绍几个空姐给我玩,我以后就跟香玉姐做,还给你钱。”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