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九十七章
皇莆媛看着两只子被乔元的手捏得生疼,却意外地浑身电,惬意无边,她连连点头:“嗯,不一样,不一样,嗯,也不知什么地方不一样,你东摸西摸,摸得好下,你都是这样给女人按摩的吗?”

 乔元嬉笑:“如果女人给我按摩到子的话,基本就想做了,有些女人受不了,又不想跟我做的话,就会喊停。

 真正做时摸子肯定不一样,我现在越摸你,你就越想我用力,对不对。”皇莆媛娇:“嗯,想你停,又不想你停,好奇怪。”

 乔元瞧出皇莆媛差不多来高了,他突然俯身,轻轻咬住美尖,又咬又,比狗还会,弓起的下腹逐渐密集送,皇莆媛立即陷入了离,只有娇,没有了意识,给乔元这么猛一百多下,皇莆媛感觉所有的血彷佛都聚集到了道,蓦地,电如百倍袭来,这一刹那,皇莆媛觉得天旋地转,从来没有过的快道扩散,她的娇躯在震颤中迅速僵硬,脸色如纸,呼吸异常急促,双眼紧闭着,香汗微微渗出雪肌。

 乔元充了征服感,他轻薄常香玉的身体,大水管依旧猛烈。常香玉轻打了几掌乔元的瘦肩:“好了,好了,媛媛都快没气了。”

 话音未落,一道绵长的叫唤从皇莆媛的嘴里飘出,如哭如泣,却又多么悦耳动听,销魂夺魄,她的第一次果然轰轰烈烈。乔元停住了,瞪着皇莆媛,嘴里喃喃道:“我还没呢。”常香玉一把拉住乔元的胳膊,焦急道:“有我呢,你给我也行。”

 拉得有些用力,乔元的身子后倾,大水管离了皇莆媛的,带出不少分泌,那些分泌隐约淡红,显然处女血了不少。

 乔元见状,不忍心再创伤皇莆媛,可情高涨中,大水管急,乔元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在皇莆媛的身边上了常香玉的体,大水管寻到浓部,常香玉伸手引导,滋熘一声,大水管一杆进,直达最深处,把常香玉舒服得仰头呻,双腿盘上了乔元的瘦,两嘴烈纠,疯狂接吻,疯狂送,浑然忘记了娇柔美丽的皇莆媛。

 皇莆媛幽幽睁开双眼,气若游丝,呆滞的目光注视着媾中的乔元和常香玉,那尤云殢雨的风景令皇莆媛醋意顿生,彷佛见着自己的丈夫在跟别的女人偷,而这种感觉之前并不存在,带着情余韵的深,皇莆媛软软道:“你们如胶似漆,不像第一次做。”

 常香玉笑,动下体合:“当然是第一次,你洗澡的时候,我们老老实实,什么都没做,可能是缘分吧,我和阿元有缘,嗯,好刺,现在感觉像跟媛媛的老公做,媛媛,你和阿元的名字都是这个音,一个叫阿元,一个叫媛媛,你们更加有缘,你就嫁给阿元吧。”

 媚眼转动,常香玉有意讨好皇莆媛:“乔师傅,你最好娶了我们的媛媛做老婆,人家的处女可是实打实给了你。”乔元大声道:“一定娶。”

 皇莆媛想笑:“香玉姐,假如乔元是我的丈夫,你就不能跟他做这事了。”常香玉忘情地与乔元合,没有回答皇莆媛,心里却暗骂:不识好歹,帮你皇莆媛说话,你应该投桃报李,这事都做开了,我怎能忘掉这小男人的好,答应你就委屈了我。

 “你不答应么。”皇莆媛催促。“好舒服,你老公好厉害。”常香玉故意放,双臂圈紧乔元的瘦,用力耸动,大水管很配合,像打桩似的,把常香玉的撞得砰砰响,浓悠然。皇莆媛急了,转向乔元:“阿元,你呢?”

 乔元不好答应皇莆媛,常香玉也是名空姐,她有她的魅力和风情,乔元正兴头上,五爪握住常香玉的酥,笑嘻嘻道:“媛媛姐,你看香玉姐的头,好特别,像探照灯。”

 言下之意,夸赞常香玉好特别,不忍心就此一次萍水情。皇莆媛哪能听不出来,恨恨道:“花心乔公子,我也是很特别的,你要想娶我,就准备好九千九百九十九万彩礼,少一分钱,我都不会嫁给你。”

 乔元不以为然,口气很大:“说那么多九干什么,浪费口水,不就是一亿么,我给你,等我出一趟远门回来,我会很有钱的。”

 见识过胡媚娴的巨富后,乔元暗暗发誓要讨好这位美绝伦的丈母娘,只要学到丈母娘的一半本事,那何愁赚不到金山银山。

 皇莆媛不顾处子刚破之痛,触电般坐起来,睁大双眼:“你要去哪,什么时候去,几时回来。”“不告诉你。”

 乔元卖似的常香玉的,拉长了再,汁溅起。其实乔元也只晓得是去缅甸,至于何时去,何时归,他不能确定,干脆卖了关子,吊吊皇莆媛的胃口。

 可乔元不知道,皇莆媛不止被吊足胃口,她还陷入了深深的失落,女人对不确定感,她的心大

 “啊…”常香玉也心头大,寻思着乔元能给皇莆媛这么厚重的彩礼,如果能匀到给皇莆媛的一个零头,那也是个惊人数目。

 她极力合乔元,主动翻身趴着,让乔元从入,她知道男人都喜欢这招式。果然,乔元对常香玉大为满意,在皇莆媛的注视中,摁下了一柱擎天的大水管,直接入常香玉的深处,随即猛烈撞击,常香玉叫,绽放,波震颤,她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住这小阔少的心,她脑子里想到了铭海公司新招募的空姐,有好几位小空姐才高中毕业,都是十八九岁的妹子,个个条件优越,正接受培训,将来等时机一成,常香玉打算把这几位小空姐都撮合给乔元,虽然这么做很对不起皇莆媛,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机会是让人把握的,不是同情有爱心得来的。

 皇莆媛多么希望眼前的尽快结束,可两人偏偏如胶似漆,没完没了的合,了好多种姿势,尤其是常香玉跨坐上乔元的身体,拉着乔元的手,一边耸动驰骋,一边对乔元语不断:“阿元,你好,我喜欢跟你做,你顶子了,啊,快给我,快给我。”

 乔元冲刺了,因为常香玉的道迅速收缩,叫此起彼伏,她的还算纤细,她的大子很柔软,仰躺着的乔元用力捏着,用力冲刺上顶。

 常香玉则摆动,下体猛烈拍击乔元的小腹,猛烈地吐大水管。一旁的皇莆媛惊愕不已,她被吸引了,这场面,远比乔元和师烟舫媾时更烈,更

 不过,常香玉很快就溃败了,乔元放心,那粘稠灌道。皇莆媛穿上感贴身小内衣,开始忙活了,她在狼藉的心形大上摆上一大堆护肤品,呵护她的美足和修长美腿,美脸冰冷,内心里琢磨着如何效彷常香玉,绝对要住乔元。

 乔元以为皇莆媛生气,主动请缨要帮皇莆媛涂抹,皇莆媛拒还了一会,就把交给了乔元,本以为可以享受小男人的眷爱,没想一通电话打来,乔元说有急事要走了。

 电话是朱玫打来的,说有急事。乔元好为难,不想离开刚破处的皇莆美人,但他也心系着百雅媛,想问问百雅媛的情况。

 乔元认为皇莆媛反正在酒店里,又有常香玉陪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不需要盯着。接了电话后,乔元尴尬告别两位空姐,马上去了酒店的另一个房间,那房间刚好是乔元的母亲原来住的那间,朱玫对这间客房有情,那是她和乔元第一次的地方,值得留恋。

 敲开门,入眼的朱玫自然浑身感,她懂得如何勾引血气方刚的小男人,乔元硬了,抱着香的干妈,忙问有何急事,一只手很不老实地潜入干妈的感睡衣里,握住了一只子。

 朱玫正期待乔元耍氓,越氓越好,她情问:“小鬼头,是不是一箭双鵰了。”乔元笑嘻嘻的,很的样子,算是默认了。朱玫又问:“累不累。”乔元自然说不累,事实上他也不累。

 朱玫两眼一亮,说出了急事:“干妈着了道,今晚喝了几杯饮料,饮料里估计放了药,那几个官员好无,竟然这些东西给我喝,现在干妈很不舒服,所以才急着找你。”

 原来朱玫出于际礼数,也陪了几个官员聊了一会,喝了几杯东西,不曾想这几个官员暗藏调戏朱玫之心,给朱玫喝下放有烈药的果汁。

 朱玫很快就有所察觉,她迅速离开泳池,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煎熬了半天,等宵夜散了,她才打电话给乔元求救,此时她的蕾丝小内了,她已经换了八条内

 乔元大吃一惊,也觉得朱玫的身体烫得厉害:“干妈要不要去医院。”朱玫极度妩媚,眼儿都快滴出了水,她心急火燎地将乔元的皮带解开:“你就是好医生啦,现在只有你能救干妈。”

 乔元赶紧去衣服,很下地将大水管入了朱玫的小蕾丝内里,焦急道:“马上就医,保证医好干妈的病,这些老家伙太他妈卑鄙了,干妈先告诉我,泳池的联会结束了吗?”

 “早结束了。”浑身烫热的朱玫牵着乔元倒下了,成的娇躯感,她与乔元动情拥抱,两人既像母子,又像情人。

 朱玫深情地注视乔元,先忍住火,用玉指一戳他的额头,嗔怪道:“以前听你妈妈说,你懂些拳脚,没想这么厉害,你打伤的那个保安要住院了。”乔元忙不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赔他医药费,营养费。”

 朱玫哼了哼,严肃叮嘱:“不用了,酒店会搞定的,以后你跟人打架,下手别那么重,知道吗?”“知道了。”

 乔元懊悔不已,当时情急护花,他没控制好自己。朱玫的媚眼一转,心知乔元不高兴,她也要提醒乔元:“阿元,听干妈的话,以后少跟那些空姐混,这些空姐被政府的人盯上了,你掺一脚不合适,漂亮女人多了。”

 朱玫社会经验丰富,很清楚那些官儿有多大的权力,只要他们看上哪个心仪的美女,他们总会想方设法到手,朱玫打听到周秘书喜欢皇莆媛,出于护着乔元,朱玫今晚与秘书配合着阻止皇莆媛免于失身,但难保以后不出事,朱玫可不想心爱的干儿子有麻烦。

 乔元不知朱玫的深意,敷衍点头,手上和嘴上开始猥琐:“干妈,你那个秘书漂亮的。”朱玫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珠子,气呼呼地一把抓住大水管:“胆子不小,干妈身边的人,你也敢打主意。”

 乔元咧嘴一笑,把脸埋进朱玫的睡衣里,像猪一样拱着两只大子:“我是瞧她够,对那些官员拍马,表情又很正经的样子,特想她。”

 朱玫已是火焚身,脑子里忽然想到了一位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啊,刘云湘才新婚不久,她丈夫是我们酒店的第一号美男子,身高一米八五,好帅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乔元一听这身高,顿时妒火中烧,用力着两只大子,在朱玫面前撒娇:“干妈,我要上她,我要干她。”

 如今的朱玫堪称乔元的超级粉丝,爱得不行,手中又握住大水管,自然有求必应,想想让小秘书委屈一下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就应承了下来:“等会你能让干妈舒服两次,干妈找机会安排你上她。”

 乔元大喜,抱住朱玫猛亲:“干妈,我爱你,我爱你,我要吃你。”朱玫的母爱和火疯狂迭,与乔元亲了半晌的嘴,突然翻了个身,美目一眨,娇笑着倒骑在乔元的身上,腴体下滑,大在了乔元的脸上,她则把脸埋在乔元的双腿间,手抓住大水管,这是情人很喜欢的爱姿势,六九体位,互对方的器官。

 朱玫仔细端详大水管,摇:“你吃干妈下面,干妈吃你大。”话刚说玩,那儿就被一条软的物事摩擦,朱玫欣喜,快传来,她娇如泣:“呜唔,阿元,干妈好爱你,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跟干妈这么。”

 乔元咬了咬腥臊的,嘟哝道:“干妈以后想怎么,我都奉陪到底。”朱玫急忙大水管,口中的大柱越含越,越含越硬,朱玫惊叹不已:“好一巴,阿元,你是大巴,你是大巴男人。”

 汁分泌,浇了乔元一脸。乔元一抹,野十足:“干妈,平里,只要女人一说我是大巴阿元,我会狠狠她的。”朱玫吃吃娇笑,小舌翻卷:“是吗,大巴阿元,你会得多狠。”

 乔元腹怒火:“不会是两次,是三次,我要干妈三次高。”朱玫一见将成功,心中暗暗好笑,决定再乔元:“说话算话,干妈好像不怎么相信你有这么厉害。”

 乔元大怒,哪里还得下去,身体泥鳅般一滑,反骑上朱玫的腴背,大水管从朱玫的肥后强行,只听朱玫惨叫:“啊,阿元,你好狠,这么,你就不能慢点吗?”

 “朱阿姨,你好。”乔元趴伏在朱玫后背,猛大水管,得准也得猛,加上水足,这会房间里响彻了那种“嗖嗖”声。朱玫眉开眼笑,噘合:“我,还是你妈妈。”

 乔元没想到朱玫提起他母亲王希蓉,心中一动,火更甚,更猛:“妈妈也很。”朱玫吃吃笑问:“你喜欢不喜欢跟你妈妈做?”

 乔元没吱声,双手抱住朱玫的大子猛,朱玫见乔元不说话,揶揄道:“做都做了,还在干妈面前害羞啥。”乔元只好笑答:“喜欢。”朱玫不好奇:“你在家里有跟你妈妈做吗?”

 乔元说没有,朱玫狡笑,对乔元心思门儿清,她猜出乔元有厚重的恋母情结,索哄乔元开心:“阿元,只要你对朱阿姨好,朱阿姨会让你经常跟你妈妈做。”

 乔元的脑子嗡嗡一响,登时腔热血:“他妈的,我太喜欢朱阿姨了,太喜欢干妈了。”说着,下腹发力,一通长短打,大水管剽悍地击朱玫的道,势如破竹,把朱玫得直尖叫:“干妈也喜欢你,爱你,喔,我的好儿子,你好威猛,干妈愿意为你去死。”

 “得够深么?”乔元在持续密集,不能有十分之一秒的间断,他要征服朱玫,足朱玫,他鲁地把朱玫的小蕾丝内扯断了扔在头。

 朱玫领略到了什么是疯狂,她那肥烈地晃动着,黝黑大水管把翻卷,汁长,想必朱玫体内的药剧烈发作,她大声喊:“还不够深。”

 乔元急了,持续猛:“不会吧,都顶到子了,现在呢,得够用力么。”朱玫有些受不了乔元的狂飙,失声喊:“轻一点,干妈的下面都被你烂了。”

 “我烂干妈的。”

 “你妈妈的。”“我一起。”“嗯。”乔元赶在天亮之前回到了利娴庄,干妈固然要疼爱,皇莆媛也要珍惜,不过,家更重要,三个小美人是乔元的心头,他风归风,总要分清哪里更重要。

 换上了一件短睡衣,假装早起,乔元一一地敲了三个小美人的门,催她们该起上学了,谁知怒了利君芙,她向乔元扔了两只抱枕和一只拖鞋:“你脑子进水了吗,今天周末,上你个几吧吧学校呀。”

 哦,是周末,乔元这才想起是周末,他捂嘴窃笑了,灰溜溜回了房间,准备去上班。学生周末不用去学校,‘足以放心’洗足会所就没这规定,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算周末节假也要上班,一般会有轮休。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