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一百零四章
不一会,利君兰回来了,高跟鞋的走姿很好看,很多观众情愿看她,也不看电影。经过身边的卡座时,利君兰愣了一下,回来一坐稳,利君兰马上紧张的低了声音:“喂,隔壁卡座是个男,捂着脸。”

 乔元没好气:“莫名其妙,看电影的人不是女的,就是男的,有什么奇怪。”利君兰小声道:“我认得那衣服,好像是龙学礼。”

 “什么。”简直是晴天霹雳,乔元心情本来就郁闷着,这会如火上浇油,刚想站起来,利君兰急忙拽住:“阿元,冲动是魔鬼的爸爸,我们不需要亲自动手,我们合计合计,想个办法修理他。”

 有什么办法呢,四人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看电影了。大姐姐利君竹不愧是大姐姐,眼珠飞转,立马想到了一奇招:“我有好办法…”

 “快说。”利君芙比乔元还焦急。利君竹思索片刻,牙尖嘴利地说了出来:“我先跟阿元做,故意出点声音给他龙学礼听到,他听了肯定想入非非,男人想入非非了一般会打飞机,我们就发短息给影院热线报警,说有人在电影院耍氓,等警察叔叔来了,把龙学礼抓走。”

 “好计。”利君兰还没有这么佩服过大姐,论相貌,论身材,论舞蹈都不输给利君竹,学习成绩的话,她更比利君竹高出一筹,利君兰平很少服姐姐。

 “女诸葛哟。”利君芙竖起了大拇指,哪怕个子比大姐姐逊好多,利君芙平也很少服利君竹,抬杠顶嘴一样不少,这会她不得不服。利君竹芳心大悦。利君芙坏笑恭维:“大姐见识多广,知道男人打飞机的事儿。”

 利君竹没听出妹妹的话儿隐含讥讽,自个得意:“哎呀,不见过猪,也听说过猪会走嘛。”“噗”两个妹妹同时笑

 “嘘。”乔元示意小声点,利君兰小声道:“此计谋好是好,有点瑕疵,得改动。”“改哪里?”利君竹眨眨大眼睛。利君兰不慌不忙道:“不是阿元跟你做,是阿元跟我做。”这一改动,得到了的支持,利君芙频频点头:“不错,不错,大姐已经要了很多次,我都看不过眼。”

 “关你什么事,讨厌。”利君竹狠狠瞪了妹妹一眼。利君芙当没看见,主动帮二姐子,这紧身牛仔好看是好看,可下来不容易。旁边的七号卡座里。

 龙学礼更没心思看电影了,他一路跟踪乔元他们,从会所跟到时代广场,从内衣店跟到了影厅,乔元前脚刚买电影票,他龙学礼后脚就出高价,买了七号卡座的票,紧挨着八号卡座,他发疯般上了利家三姐妹。

 “哎,我龙学礼自诩风倜傥,拥美几十,可比起这三个妞,他妈的全是歪瓜裂枣,她们三个原本都属于我龙学礼,上天为何这么戏我,为何生一个乔元出来,我要杀了他。”

 龙学礼在黑暗中偷偷悲叹,明知打不过乔元,他也握紧了拳头,他恨不得生吃了乔元的。“嗯。”忽然,一阵细微的呻传了过来,龙学礼触电般将耳朵贴着卡座的阻隔板,越听越怒,嘀咕道:“气死我了,又干上了,这孙子到底一天能干几回,妈的,听声音好像是干利君兰,啊,万恶的乔元,你千万别碰利君芙,把她的处女留给我,我赏你个全尸,要不然,我剁你十八段,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人家好舒服,啊…”龙学礼气归气,隔壁卡座的呻还是要听的,听得他血脉贲张,心中暗骂:“妈的,君兰叫得真带劲,别看她一副清纯的模样,不上老子的车,还不是娘们一个,真受不了,来一发再说。”

 果然不出利君竹所料,龙学礼真的解开皮带,掏出肿物,痴痴地套动起来,那猥琐样与他的外貌有天壤之别,隔壁的呻越来越清晰,龙学礼套动得越来越快。

 突然,黑暗中亮起了两只手电筒,有两人冲了过来,其中一个身材高大,声音沧桑:“你在干什么,你耍氓。”

 龙学礼还没反应过来,两只胳膊已被来人拧住了,他急得大喊:“喂喂,你们放开我,你们先让我穿回子。”

 沧桑的声音很严厉:“让你穿回子,你来个死不认账,我们岂不是白抓了,我们不会这么笨,你老实提着子,把家伙放在外边,别惹大爷我生气,我一生气就你。”

 龙学礼被带走了,专职影院保安的大爷还是让龙学礼把家伙放回子里,毕竟在公共场合下体太不雅观。

 八号卡座里,四个人笑得前俯后仰,乔元惊叹道:“君芙妙计,竟然提醒保安不给龙学礼穿子,怕他耍赖。”

 “哈哈。”三个小美人又是笑得作一团。乔元动情道:“君芙,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利君芙晃着脑袋,有些得意:“别来这一套,我才不像我两个姐姐那样大无脑。”

 “你说什么。”两个姐姐要发飙,乔元赶紧圆场:“嘘,看电影,看电影。”利君兰幽幽轻叹:“哎,知道再晚一点报警好了,人家正舒服就停,讨厌。”

 利君芙笑道:“不晚不晚,再晚的话,万一他出来,到你头上,你倒大霉的。”利君兰瞄了一眼卡座,疑惑道:“隔着木板,他怎么可能过来。”利君芙双手比划:“他是上空中,再落下来,刚好落到你头上。”

 利君竹实在忍不住,笑得花枝颤:“好好笑,君芙还划了个抛物线,你以为是炮弹呀,我的阿元还差不多,阿元有大巴。”

 三个美人顿时笑,乔元无故被扯进去,很是不:“君竹,你没搞错,这是电影院,你说话注意点。”

 利君竹马上娇嗲:“你发我脾气,我就花掉你的钱。”乔元一听,吓坏了,赶紧道歉:“我错了,我错了。”

 利君竹依然不,轻责道:“都不会哄人开心的,你应该说,以后不惹我生气了,钱呢,让我随便花,那才对嘛。”

 ~乔元牙:“利君竹,我好想,好想…”利君竹咯吱一笑,抱住乔元的胳膊撒娇:“好想我,对不。”乔元确实有这想法,他怒道:“你敢坐上来,我就敢你。”

 原以为利君竹是大家闺秀,再怎么也不敢在电影院放肆,哪知,乔元低估了利君竹,她小小年纪能在夜店领舞,自有过人素质,只听她哼的一声:“乔元同学,我利君竹除了人漂亮外,胆子也很大的,你不说我都想坐上去,你小瞧我,我更要坐上去。”

 说完,利君竹一侧身摆腿,就骑在了乔元身上,可她旋即又坐了下来,气鼓鼓道:“讨厌,怎么不硬。”

 “咯咯。”两位妹妹笑得要打滚。利君竹冷冷道:“耍我是不,我硬它。”说完,伸手从乔元的裆里拉一半软不硬的大家伙,身子俯下,张嘴就含入了大家伙,不到五秒,大家伙轻松变成了大水管,乔元叹气:“哎,不争气,两下就硬了。”利君竹吐出大水管,娇嗲道:“它喜欢我。”

 乔元苦笑:“还是算啦,这里是电影院,周围很多人。”利君竹大怒:“我硬了它,你跟我说这个?”

 “噗。”两个妹妹把爆米花都笑泼了。

 “真的要啊。”“要,要定了。”不一会,八号卡座里飘出了一道细微的呻:“啊…大巴阿元,你好厉害,我好舒服,一天十次都不过瘾。”

 电影是没法看下去了,连脸皮超厚的乔元都觉得实在太过份,匆匆了利君竹,他带着三个小美人狼狈离开,观众里有人感叹如今的年轻人胆大放纵。

 乔元留了个心眼,让利君芙打电话回家,告诉父母要在外边过夜,以免惹怒胡媚娴,没想到,胡媚娴爽快同意,她叮嘱女儿们玩归玩,要注意安全,三个小美人欢呼雀跃,口答应了母亲。

 消除了回家的担心,情在泛滥,利君竹和利君兰都难以忍受刚挑起的火就这么燃烧着,既然无需回家,她们迫切希望乔元兑现安排,去莱特大酒店开一间房,然后做做的事情。

 乔元也跃跃试,誓要征服两个小美人,只是,他总觉得利君芙不加入有失完美,于是,乔元使出三寸不烂之舌鼓动利君芙,无奈利君芙油盐不进,死活不答应,倔强得很。

 两位姐姐有心助乔元一臂之力,在一旁鼓噪,大谈爱的乐趣,加之利君芙处于发情期,听着听着,她似乎动了心。

 乔元察言观,见女神犹豫,不心头狂跳,加快了车速。哪知车刚到莱特大酒店,乔元眼尖,远远地看见了那辆送给皇莆媛的保时捷停在酒店的停车位上,乔元暗叫不妙,万一撞见皇莆媛,以皇莆媛的傲,她肯定不会避让,那后果不堪设想。

 情急之下,乔元找了个借口:“利君竹,我们换一家酒店好不好。”利君竹都准备下车了,见乔元调转车头,很意外:“哎呀,都到了,换什么换。”利君兰也很不:“不用换了,莱特酒店的情侣套房好的。”利君芙恍然:“哦,你们来这里开过房。”

 两位姐姐吐了吐小舌头,算是默认。利君芙酸怒加,哼了哼:“换一家酒店也好。”利君竹一听,怒瞪妹妹:“君芙,你别怪气的。”利君芙绷着脸,大声回敬:“是乔元说换的,关我什么事,讨厌。”

 乔元赶紧驶离莱特大酒店:“别吵,别吵,换一家更好酒店。”利君竹无奈:“换就换,快点吧。”乔元哪住过什么大酒店,他就知道莱特大酒店,匆忙中也不知去哪个酒店好。正焦急,利君兰灵光闪现:“阿元,你家不是要拆了吗,我们去你家吧,我还没去过你家。”

 “我家?”乔元愣了一下。彷佛一语提醒了梦中人,大姐姐利君竹两眼放亮:“对对对,你家要拆了,再不去,以后就没机会去,现在就去你家,媳妇不上老公的家,好像不对喔。”

 “我家好小的。”乔元脑里闪过家里的情景,有些自卑。“我们不嫌弃嘛。”利君兰说的是心里话。

 “很简陋的。”乔元仍然不愿意。利君竹恼火了:“都说不嫌弃了,你吐吐的,有古怪,是不是藏着常然。”乔元怒道:“你胡说八道。”

 这时,关键的人说了关键的话,利君芙一锤定音:“我要去你家看看。”“好吧。”乔元哪敢说半个不字,马上朝西门巷开去。到了西门巷已是深夜,黑魆魆的巷口,森的路灯,以及地垃圾令三个小美人心里直嘀咕。乔元把车停在家门口,三个小美女竟然不敢下车,乔元赶紧先下车打开家门,又打开房灯,三个小美人才敢下车,一熘烟进了屋,环视简陋寒碜的四周,利君竹小巧鼻:“什么味儿。”

 乔元悻悻道:“好久不住了,当然有味。”利君竹见乔元脸色有异,赶紧撒娇:“阿元家好的。”乔元冷笑:“你肯定没说实话,我家都没你家的洗手间大,你觉得好,你就住一晚呗。”利君竹秀眉轻佻:“我就住一晚,你别小瞧我,不过,你要和我们一起睡。”

 乔元能不答应吗,这么小的房间也不可能分开睡,他乔元的太小,就去了王希蓉的卧室。三个小美人一字排开坐在沿,一个个如花似玉,一个个大眼睛好无辜,那模样超可爱。乔元乐坏了,腹爱意,主动收拾房间,更换枕巾。估计是累了,三个小美人都不想动,利君竹和利君兰也不了,嚷着困了,想睡觉,乔元就颠的端来一盆温水,找了一条还算干净的巾,轮帮三个小美人洗脸洗脚,殷勤得像个仆人。

 乔元以前伺候母亲王希蓉习惯了,做这些琐事周到细致,三个小美人挤眉眼,心里丝丝甜蜜。再累也要上洗手间,去了紧身牛仔和七分,利君竹和利君兰才发现没有适合她们的拖鞋,只好穿着上衣,穿着高跟鞋,着修长玉腿去洗手间,那圆圆翘悬在半空,巧蕾丝小内絮娇柔,清纯少女也感的,乔元无法不

 睡觉总不能穿着外衣,上完洗手间回来,利君竹和利君兰去了外衣,利君芙也去了连衣裙,入眼都是遮羞的大白兔,大兔,大兔。

 “笃笃笃。”竟然有人敲门。乔元一愣,心想这时辰会是谁来呢。三个小美人都瞪着乔元,半夜三更的,这敲门声有点渗人,利家三姐妹问乔元是谁来,乔元也不知,他开门去了。

 门一打开,乔元几乎变成了呆子,敲门的人是孙丹丹,不稀奇,稀奇的是她身边站着一位又软又羞,超级漂亮的女孩,这女孩竟然是常然。

 孙丹丹兴奋不已:“阿元,你在喔,我见你家的灯亮着,猜是你,就过来找你,有事儿,有事儿。”往身旁一指,调皮问:“她不用我介绍了吧。”

 乔元心跳加速,居然有点不好意思:“认得,认得,是常…然同学。”那常然竖着马尾,穿着一件白衬衣,百褶裙,脚上一双人字凉拖鞋,玉足圆润,肤白如雪,清纯到极点,也朴素得很,她怯怯地对乔元点了点头:“乔元同学。”乔元的大名在市二中已是如雷贯耳,几乎无人不知。

 “进来说。”乔元示意孙丹丹和常然进屋,关上门,他瞄了一眼卧室,卧室里没响动,三个小美人的东西物品都没留在卧室外,所以孙丹丹没察觉房间有何异样,倒是闻到了香味,她也没多想,以为是洗发水,沐浴的香味,要是她知道卧室里藏着三个大校花,估计想死的心都有。

 一落座,孙丹丹就说:“阿元,常然是找你的。”“找我。”乔元大吃一惊,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卧室,心虚得皮疙瘩都起了,回想起那一年他跟踪常然,竟然恬不知地提出要摸常然的脚,此时想起来,乔元羞愧万分。

 那常然大概也想起了这事,她的美脸多了一抹桃红,低垂着头,一声不吭,孙丹丹急了,催促她:“说呀。”

 常然抬起头,长长的眼睫眨了两下,还是犹豫。孙丹丹干脆先说了:“阿元,其实我跟常然并不算很熟悉,人家是大校花。”

 “丹丹。”常然娇了一声,楚楚可怜,乔元的心啊,七上八下的。“我来简单说。”孙丹丹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那个樊正义找到了常然的爸爸妈妈,给了一大笔钱,说要娶常然,还说要带常然去英国,她爸爸妈妈同意了,但常然不愿意,就逃了出来,她怕她爸爸妈妈找到她,就来找我,因为我跟常然不熟悉,她的家人想不到常然找我,现在常然肯定不回家了,我就带她来家住,反正家里空着。”

 原来是这么回事,乔元然大怒,他对樊正义恨之入骨,竟然摸了女神利君芙的股,还想打利君竹和利君兰的主意,如今竟然觊觎常然,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乔元怒骂了一句:“我…我怎么帮啊。”

 ~孙丹丹道:“你想办法呗,学校的人都知道樊正义怕你。”三人陷入了沉默,卧室里,三个小美人穿着罩小内,都躲在卧室门边偷听着。乔元想了半天,柔声道:“很晚了,你们先回隔壁休息,我要好好想办法。”

 常然一听,脸上起了感激的笑容,很恬静,很纯朴,缓缓地站了起来,与孙丹丹对望了一眼,正准备转身,乔元想起了什么,从衣服兜里掏光了所有现金,递给了常然:“常然,这有点钱,你先拿着。”

 常然如此朴素,肯定是平常人家,匆忙离家,身上多半没钱,孙丹丹也不富裕,钱对于常然来说,太重要了,只是厚厚的一大迭,没有八千,也有五千,她嗫嚅了一会,小声道:“太多了。”

 乔元硬过去:“不多不多,你要做好长期的抗争准备,钱的方面,我随便帮你,但你嫁什么人都不能嫁给樊正义,他这么坏。”

 常然感激颔首:“我知道,所以我才逃出来,谢谢你,乔元同学。”乔元咧嘴一笑,孙丹丹猛眨眼睛,她心地好,整晚都陪着常然,但她自知容貌远不及常然,见常然和乔元你看我,我看你的,心里肯定小吃醋,就急急地拉走了常然。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