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大水管强行入了五公分,这段长度基本冲破了处女的防线,乔元张嘴呼吸,大口大口呼吸:“我,好紧,好。”

 “啊…”百雅媛感到下体一阵阵撕裂般的刺痛,乔元亢奋道:“还有半截没进去。”百雅媛怒得几乎把牙齿咬碎:“乔元,我发誓,你会死在我手里。”

 乔元直起上半身,用掌击翘来回应百雅媛的恫吓:“股真不错,至少有三十斤。”“啊。”裂痛在加剧,百雅媛的香汗渗出肌肤。乔元伸手,摸了一把大房的边沿:“子真不赖。”那剩下的半截大水管蓄意已久,迫不及待捅入,整条大水管成功占据了百雅媛的处女道,出于好奇,乔元随即拉出半截大水管,入目血迹斑斑,他暗自欣喜,大水管再次尽没在中。

 “呵呵,雅媛姐真是处女,我判断没错,雅媛姐,你的处女给我破了,我还要在你下面大你肚子。”

 “乔元,丝…”百雅媛大蹙眉心,她极度失落,因为一切都已无法挽回,珍贵的处女没了,她也不想挣扎了,全身劲力消失殆尽。

 “知道我为什么要强你吗?”乔元察觉百雅媛没了力气,肌体软绵绵的,他就大胆地松开了百雅媛的双手,为了以防万一,乔元把身体下,一只手搭着百雅媛的香肩,万一有反抗,他能迅速压制百雅媛。

 “因为你有男朋友了,我以为你还没有男朋友,如果我现在不强你,你就会失身给他,这不好,我喜欢你,我刚才在你上拿了你的罩,啊,这是处女的罩,告诉你,我还是处女控。”

 乔元从兜里拿出了百雅媛的墨绿色罩,还在百雅媛面前玩闻嗅,猥琐下,百雅媛静静地看着,她的注意力都在下体,对她来说,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以前没有过的感觉,虽然疼痛依旧,但多了一种酸麻,酸麻在扩散,隐隐有尽后的轻松。

 更奇怪的是,充道的东西动了,的感觉也在扩散,几种陌生的感觉一起出现,似乎道里有东西出,百雅媛轻轻地呻

 “觉得怎样?”乔元一边坏笑,一边动。百雅媛停止了呻,她怒火狂烧,悄悄地恢复体力,准备对乔元发起致命一击。

 乔元浑然未察,他在调戏百雅媛:“要不要我用力点。”百雅媛依然不吭声,体力迅速积聚。“不说话就是用力。”

 乔元笑嘻嘻的提了速,大水管犀利多了,道变得润滑,他的畅快连绵,大头终于放心撞击道深处,百雅媛猝然酸麻,刚积聚的体力瞬间崩散,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用劲用不上了,她浑身颤抖,耳朵听到奇怪的“啪啪”

 声。“啊,不要用力。”百雅媛惊恐之极,裂痛又加剧了,乔元得兴起,见血迹并不多,他有了经验,还把经验告诉了百雅媛:“放心,放心,皇莆媛一开始也是求我不用力,后来她了,求我用力呢。”百雅媛怒道:“乔元,你最好有吃就吃,有喝就喝。”

 乔元一听,马上警觉,他再次反剪百雅媛的双手,抓牢她的双腕,鲁的揪了揪她头发,戏谑且羞辱:“威胁我么,我就你个痛快,驾…好大一匹野马,母野马,呵呵,驾…”

 “嗯。”百雅媛后悔不迭,心知此时嘴硬只会遭罪,她不敢吱声了,忍受着难以忍受的羞辱,身体耸动,彷佛就像匹马被人骑着驰骋。

 乔元越,越越有感觉,他一眼憋见百雅媛的门,见猎心喜:“雅媛姐,你知道眼吗,我昨晚才试过。”

 这本事乔元无心之说,他对眼并不是十分上心,只是好奇,这会口,也是逗逗百雅媛,可听在百雅媛的耳朵里,无异于晴天霹雳,她不算很传统的女人,但眼这事在她看来无异于人神共愤,她颤声道:“乔元,你不能这样过份。”

 乔元坏笑,大水管拉长了再深,他要征服百雅媛:“反正我都要死了,我就试试你的眼。”“不要啊,求你了。”百雅媛踢打她的双脚,刚才跑了那么久,她的双脚脏兮兮的。

 乔元乐了,他热血澎湃:“你求我啊,一级警督居然求我,百雅媛居然求我,哈哈,麻烦你再求一次。”

 “求你了。”百雅媛恨得无以复加,她不敢嘴硬了,她知道乔元是个小混混,小混混就是无赖,就是无底线,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先忍忍他,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好吧,不眼了,摸摸总可以的。”乔元坏笑,笑得浑身颤抖,大水管刚好在道里抖动。百雅媛身体异样连连,急道:“别摸,别摸。”

 “那你说,是摸你眼,还是摸你子。”乔元问。“摸部。”百雅媛没辙,两害相权取其轻,相比眼,她当然情愿乔元摸房,反正也给他摸过了。

 “你要我摸的哦。”乔元乐不可支,腾出一只手,这次,他直接潜入百雅媛的身下,手掌向上,实实在在地握住了沉甸甸的大子,他张嘴惊呼:“啊,好舒服的子,你男朋友摸过你子吗?”百雅媛羞辱之极,哪会应答,乔元却不依不饶:“问你话。”

 “没有。”百雅媛狠咬牙。“喜欢我摸不?”乔元笑问。百雅媛拒绝回答,乔元竟然很促狭地捏住了尖,轻轻捏,眨眼间,尖有变化,乔元笑嘻嘻道:“雅媛姐,你头硬了,女人都这样,摸得你舒服了,头就会变硬。”

 “啊。”百雅媛的体温竟然在升高,她颤抖着,似乎有一丝快,不仅是房上有这种感觉,下体也有这种感觉,她好奇怪,好恐惧,她想小便。

 “雅媛姐,我跟你商量商量。”乔元索双手都潜入百雅媛的身下,同时握住两只硕大的子,玩着,着:“你不杀我,我以后随时侍候你,洗脚按摩,眼,随传随到,呃,我会很有钱的,你不用忧这方面,然后呢,你给我生几个孩子,你个子高,生出来的孩子肯定高,我可不希望人家说我的孩子矮。”

 百雅媛当然没怎么听进去,她惊奇地察觉下体的快在加剧,更惊奇的是,那裂痛在消失,恰巧,乔元又问:“舒服了么?”

 百雅媛没说话,她在品味这种只有梦时才有感觉,可又与梦时不太一样,梦的感觉很模糊,这会却很真实,而且强烈得多,啊,快在扩散,在弥漫全身。

 “这里就是子了,我进去,你就会怀我孩子。”乔元用大水管的前端摩擦子口,还让百雅媛感觉摩擦的部位,并密集摩擦,磨得百雅媛浑身打颤,她惊恐不已,她不能怀孕,她有远大的理想,为了理想,她甚至拒绝和葛明结婚“不要,求你了,不要进去,碎尸案刚破,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你不能太无。”

 乔元脸皮厚着,哪管无不无,不过,百雅媛这一说,乔元愣了愣,想起了李妙芸,不难过伤心,停止了:“雅媛姐,你是怎么破案的,跟我说说。”

 百雅媛的心咯登一下,暗暗讥讽乔元伪重情,她乘机提条件:“你不进去,我就跟你说李妙芸是怎么死的。”

 乔元当即同意:“好,要说详细些,我要知道这个畜生为何要杀死李妙芸,这么漂亮的女人,他为什么下得了手。”百雅媛冷冷道:“是的,有些人就像畜生,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乔元脸一热,讪讪道:“说我呢。”百雅媛当然是含沙影,指桑骂槐,不过,她担心乔元会报复,赶紧否认:“不是说你。”

 乔元恼羞成怒:“快讲碎尸案,别惹我发火,我生气的话,会像机关一样进去。”百雅媛心想,我今天认栽了,什么都忍,看我以后怎死你这小狗崽子。她活动了一下酸麻的手臂,指了指旁边的手提电脑:“把那个递给我。”

 乔元一边警惕着,一边将上的笔记本电脑拨到百雅媛面前,她起上半身,微着打开电脑。乔元乘机把玩两只硕大拔的大子,百雅媛恨得咬牙切齿,却只能忍受下体和房被乔元双戏

 电脑有了画面,是一处房子的室内,画面清晰。百雅媛说,周秘书每次杀人,都会拍摄记录下来,从猎物进入他在乡间别墅开始,到杀人肢解尸体,都有全程记录,等于把他的犯罪经过如实完整的保留了下来,平时他会拿出来欣赏。

 “这么变态,真该死。”乔元骂了两句,催促道:“快快快,先看看李妙芸怎么被杀的。”“很恶心。”

 百雅媛出厌恶之,她不是不想给乔元看,是自己不想看。乔元胆子大得很,哪有不敢看之理,嚷着要看,下体动了几下,百雅媛如遭电击,浑身酥软,她恨恨道:“你不能拔出来再看吗?”

 乔元竟然猛烈送大水管:“不,一边着你,一边看惊险电影,那多刺,你少动歪心眼,惹我,我眼。”

 百雅媛张了张嘴,体温又升高了,道传来快,她咬咬,像讲解员似的,一边看着电脑播放的录像,一边讲解周秘书杀人的经过,她本不想跟乔元多废话,可如今说说话能分散下体的快,百雅媛恼怒自己,多么可啊,怎能有快,怎能被小混混强了还觉得舒服。

 “李…李妙芸和欧晨是同时被害的,这是她们两个刚到周秘书的别墅。”百雅媛指着电脑上的一帧图像:“从画面上可以看出,李妙芸和欧晨都喝了很多酒,我去酒吧调查过,她们喝的酒只有酒吧才有。”乔元恍然记起:“我想起来了,我在酒吧见过你。”

 百雅媛接着说:“我调取了李妙芸被害那天,本市所有酒吧外的监控,结果发现了有人跟踪她们,而跟踪她们的车子我们经过仔细寻找其他监控比对,发现这辆车曾经在市委对面的街上停过,而且,最后开走这辆车的人,正是周秘书。”

 乔元不由大赞:“哇,好厉害,雅媛姐绝对是当代福尔摩斯,我必须要动一动,慰劳雅媛姐。”双手一握,再次握着两只豪,下身动,百雅媛连哼:“别动,嗯。”“还痛吗?”乔元突然温柔,温柔地,温柔,百雅媛脸色微变,咬了咬嘴,继续指着电脑播放的画面:“你看,周秘书还不放心,给李妙芸和欧晨吃了催情药或者幻药。”

 乔元看去,看见你周秘书趁着李妙芸和欧晨上洗手间,他悄悄的拿起一个小瓶子,在李妙芸和欧晨的杯子里各滴了几滴体,等李妙芸和欧晨回来喝了那杯子里的饮料后,两人变得异常放

 乔元想起朱玫也曾遭了周秘书下药手段,刚想破口大骂,忽然,乔元瞪大了双眼,电脑的屏幕里上演了情戏,那周秘书李妙芸的下体,欧晨则周秘书的下体,乔元的心砰砰跳,下的大水管剧硬,他动着,呼吸浑浊。

 这害苦了百雅媛,她之前也有看过这些视频影像,当时的生理反应没这么强烈,只当这些影像是犯罪证据,可此时,她的道,她的身体完全处于愉悦的状态,很容易被刺,很容易被挑逗,哪怕心理不愿意,生理也不得不接受媾的事实。

 快越来越强烈,乔元很会,他趴在百雅媛的后背,像狗一般羞辱百雅媛,只是他不再一味猛猛打,而是变换节凑,时而温柔动,时而密集狂暴,那紧窄异常却黏莹充沛,大水管进出自如,加之百雅媛的部很翘,所以大水管每次都能完美的完进去,每次完进去,百雅媛至少要呻三次,她受尽了侮辱,却彻底放弃了反抗的念头,因为她身体需要这种,尽管羞,但确实愉悦。

 “嗯。”百雅媛深深地呼吸着,竭力表现自然:“李妙芸和欧晨现在开始跟周秘书发生关系了,周秘书很谨慎,李妙芸和欧晨都不要周秘书戴避孕套,周秘书在那种情况下,还是坚持戴避孕套,可见他不想留下任何犯罪痕迹。”

 乔元只好一心两用,既百雅媛,也被电脑影像吸引,尤其是李妙芸和欧晨的打扮令乔元眼前一亮,他不兴奋,加重了,手握大子也用劲了:“这家伙让李妙芸和欧晨轮穿上护士服,警服,还有空姐服,真会玩花样。”

 百雅媛咬不语。乔元浮想联翩,又道:“雅媛姐,如果你穿上警服,空姐服,护士服给我一次的话,我答应为你做任何事,帮助你陞官发财,帮你娶到如意郎君,呃,其实我就是你的如意郎君,你说呢?”

 “你还看不看?”百雅媛实在听不下去了,一怒之下把手提电脑合上。乔元树濑熊似的住百雅媛,双手放肆地抚摸她的身体,大水管持续:“不想看了,以后再看,现在只想雅媛姐。”

 大水管一个深到底,意外停止了,乔元紧紧抱住大翘,缓慢转动大水管,像钻井探头那样钻磨,百雅媛脸色骤变,打了好几个哆嗦,发出断断续续的嘤咛。乔元坏笑:“雅媛姐,我你了吗?”

 百雅媛没说话,她既不想说话,也不会回答乔元这个问题,乔元则躬着身子,顺时针,逆时针地钻磨了一会大水管,蓦地启动密集,他小腹无情地击打长大水管猛烈地摩擦娇,天啊,那是处女地,他就这么鲁。

 百雅媛难以忍受,她再也无法表情自然,双手用力抓着单,牙齿几乎咬破瓣,两只豪剧烈晃着,实在太难受了,难受得无法抑制地呻:“啊,喔,啊,噢,啊。”

 乔元腾出一只手,抓住悬空晃的豪,好奇问:“雅媛姐的子好结实,是不是经常锻炼的结果。”“喔。”

 乔元心知百雅媛还在愤怒,他笑嘻嘻地恳求:“一夜夫百夜恩,你别杀我,我给你做牛做马,再说了,你杀了我,蒋先生那边你不好代,你这么年轻漂亮,前途光明,以后,雅媛姐你有什么难办的案子需要我乔元帮忙,我绝不含糊。”

 忽然想到了什么,乔元兴奋问:“对了,那龙学礼抓到没有,破案立功了没有?”他这一问,正好问到了百雅媛心中的郁结处,本不想说话的她,冷冷道:“有人这案子,不让我查。”乔元惊呼:“肯定是龙申出钱买通了你老板。”

 百雅媛冷哼:“他们不让查,我就不能查么,本来我打算准备出去查案的,由于你…”“对不起,对不起,我妨碍了雅媛姐办案子,不过,我能帮你查,我跟龙学礼他们父子,我还知道龙家很多秘密窝点,如果雅媛姐想查下去的话,我可以…可以那个…那个将功赎罪。”

 百雅媛心中一动,想想对呀,乔元是会所的员工,对龙家父子的底细很熟悉,完全可以帮上忙,她忍着道的和愉悦,沉了片刻,问道:“你怎么帮我。”乔元乐了,他就等百雅媛这句话:“你想我怎么帮,我就怎么帮。”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