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利灿哑口无言,他和郝思嘉相视着,彼此需要的身体没有停止耸动,快如山,即将天崩地裂。郝思嘉咬咬呀,毅然接过手机,大胆地气,大胆地呻:“邱宜民,我承认阿灿一直在我身边,我和他现在正在做,很舒服的,阿灿比你厉害,啊…”利灿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这会却惊得张大了嘴巴,郝思嘉却很平静,知女人的优点表现得淋漓尽致,她坦率道:“邱宜民,你无需生气,你在外边也玩女人,玩很多女人,我很清楚,你想要证据吗,我有很多,事已至此,我们离婚吧,大家好聚好散。”

 显然,这是导火索,郝思嘉想离婚很久了。“曼丽知道吗。”邱宜民也很平静,既然子跟别的男人上了,跟一个是出轨,跟两个也是出轨,邱宜民似乎并不觉得有多生气,见郝思嘉没有说话,邱宜民笑了:“看来曼丽还不知道你们的事,呵呵,我倒要看看曼丽是不是像我这样冷静。”

 手机忙音,两人面面相觑,利灿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地步,他只想勾引郝思嘉,完成义母的嘱托,没想过要破坏郝思嘉和邱宜民的家庭,他们夫都是他利灿的多年朋友。

 “思嘉,这何必呢。”利灿叹息。郝思嘉平静道:“明天我亲自跟曼丽说。”“啊。”利灿大吃一惊,郝思嘉却出轻蔑之:“怎么,你怕了。”

 利灿当然心虚,半天说不上话来。郝思嘉冷冷道:“怕也没用,你得承受你勾引我的后果。”说完,气恼地离开利灿的身体,跑向客人房,利灿急追:“思嘉,思嘉,你等等。”

 乔元还在发愣,利君芙催促快走,乔元回神过来,赶紧抱起利君芙疾步上楼,利君芙说困了,要回房睡觉。乔元焦急乞求:“我还没呢。”

 利君芙刚窥看了郝思嘉和利灿偷情,心情严重郁闷,哪还有什么念,绷着脸道:“找我姐姐去。”乔元嘴上说不去,可回房没多久,他实在忍不住要,就悄悄去找利君兰了。早晨的利娴庄鸟语花香,空气清新,这里远离喧嚣,如世外桃源。

 胡媚娴心情很好,十只脚趾甲都涂上了猩红色,白色筒裙有点紧,把她的完美肥衬托得美轮美奂,她扭着肥走入了客厅。

 利萍在厨房张罗着早餐,餐桌上却只有一个人,胡媚娴很意外:“阿元,她们几个呢,都什么时候了,还不下来,等会上学要迟到了。”

 乔元瞄了一眼胡媚娴的双足,笑眯眯道:“胡阿姨,我没喊她们,今天她们想请假。”“请假?”胡媚娴一愣,乔元早准备好了说辞:“昨晚,我们四个玩扑克,玩得太晚了,呃,所以…”

 胡媚娴也没在意,女儿经常不去学校的,请假是家常便饭:“好吧,请假就请假,不如你去学校当面跟她们老师请假,我不打电话去了,每次打电话,老师就知道怎么回事,得我不好意思。”

 “好。”乔元爽快答应,那利萍麻利的端上了胡媚娴的早餐,胡媚娴优雅入座,乔元等利萍离开,他眼珠一转,小声道:“胡阿姨,呃,那我,等会,去买那个,那个…”

 “买什么。”胡媚娴看着乔元,勺了一小勺红米粥,轻轻放进娇的小红嘴里,她的瓣天然玫瑰红,不许要涂口红。乔元嗫嚅道:“套套。”

 “哦,我都忘记了这事。”胡媚娴差点呛着,她马上镇定:“去买吧,买的时候别不好意思,把真实尺寸告诉店家。”

 说着,那拿勺子的白玉手颤了一下,接着道:“晚上教你看玉的时候,我顺带教你戴套套。”乔元笑眯眯着站起:“胡阿姨,我吃了,我先去会所,再去学校帮君竹她们请假。”胡媚娴微笑颔首,叮嘱说:“嗯,慢点开车。”

 刚要离去,乔元的目光落在了胡媚娴的小翻领肩小白衫上,恭维道:“胡阿姨,我喜欢你这样打扮,好好看。”

 一说完,颠的离开了,胡媚娴当然高兴,芳心暗叹:这小滑头,嘴巴这么甜,多半是想跟我要利君兰,哎!忽然想起了什么,胡媚娴扬声喊:“萍,孜蕾和思嘉还没醒么。”

 利萍一个小步跑来回话:“小蕾早走了,说是去上班,嘉嘉还在睡呢。”胡媚娴转动她的人大眼睛,试探着问:“昨晚你…你没听到什么吧。”

 顿了顿,笑道:“我是说,怕孜蕾和思嘉昨晚半夜肚子饿,找你煮东西吃。”利萍不好意思道:“她们没有找我,我睡得沉的。”胡媚娴放心了。

 宝石蓝法拉利徐徐开出了利娴庄,有钱公子似的乔元换了一双黑色的华伦天奴皮鞋,这双皮鞋在奢侈品专卖店售2900美金,胡媚娴还特地为这双鞋配了深蓝,浅灰,粉黑三双袜子,可以说,胡媚娴不但把乔元当成女婿,还把他当成了儿子。

 凭着胡媚娴对时尚衣装的品味,她轻松写意的就把乔元变成了一位很容易受到女人瞩目的气质小哥。一位超级漂亮的白领迅速注意了宝石蓝法拉利,只不过,她故意没正眼看,她张望着远方,佯装等计程车。

 乔元没理由不看见这么漂亮的女人,宝石蓝法拉利缓缓在白领面前停下:“孜蕾姐,我送你,快上车。”

 “哼。”超级漂亮的白领当然就是吕孜蕾,她已经在利娴庄出入口的公路边等了乔元足足半小时,但她又不能让乔元知道她吕孜蕾在等他乔元。

 乔元见吕孜蕾不搭理的样子,赶紧下车,脸堆笑:“孜蕾姐,这里很难截到出租车的,求求你了,快上车吧,你还生我气呀。”

 “哼。”穿着高跟鞋的吕孜蕾比乔元高出了一个头,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老师和学生,或者姐姐和弟弟,谁也想不到这超级漂亮的白领竟然是这个公子哥的女神。

 女神发话了,把淤积在的怒火全发出来:“前半夜惹我生气就算了,为什么后半夜没去找我。”乔元反应神速,解释道:“我想去找孜蕾姐的,后来出大事了。”吕孜蕾一怔:“什么大事。”

 于是,乔元就把昨晚如何跟警方合作抓捕龙学礼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半天,最后口水都说干了,他可怜兮兮道:“等完这些事,都三四点了,我不忍心去打扰孜蕾姐睡觉,孜蕾姐整天工作辛苦,我心疼的。”

 吕孜蕾的眼眶差点就红了,她深深了一口气,才成功假装没被乔元的话打动:“说得没错,幸好你没扰我,害我休息不好有黑眼圈的话,我收拾你。”

 乔元心里好生纳闷,之前吕孜蕾还怪乔元为什么不去找她,这会又是另一番意思,哎,女人心,海底针啊。

 一番真情意切的恳求后,白领女神很不情愿地上了法拉利,把乔元高兴坏了,女神趾高气扬道:“现在送我去西门巷,今天要谈五户人家。”

 “看来拆迁工作进展顺利,孜蕾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细心地给女神系上安全带时,乔元偷偷地用手肘蹭了蹭女神的高耸部位,够猥琐的了,不过,女神佯装没发现,她气呼呼地给乔元的瘦肩扇了一巴掌:“你什么意思,那是给老人祝寿的话。”乔元哈哈大笑,启动车子:“对不起,对不起,我文化低。”

 吕孜蕾心里还气着,自然不忘揶揄:“文化低还想追文化高的女人。”乔元昂起了头,指头轻敲方向盘:“看见这车没,我虽然文化低,但我有钱。”吕孜蕾忍俊不:“说说看,你现在有多少钱。”

 乔元一本正经道:“现在倒没有多少,不过,我已经是洗足店的大老板了,天天能挣钱,胡阿姨又教我看玉石,到时候,我跟她一起去做玉石生意,孜蕾姐,你是知道的,那玉石比钱还值钱,一块手掌大的玉石就好几千万,嘿嘿,不出五年,我就能完成你五十亿的目标。”

 吕孜蕾怦然心动,她心知乔元的话不算太过吹嘘,她了解利家的雄厚财力,如今她眼前的乔元完全有可能拥有惊人的财富,吕孜蕾是女神,不是天使,财富能吸引女人,她不想错过乔元,年纪悬殊不重要,将来是什么名份也不重要,因为吕孜蕾已经爱上了乔元,她心如鹿撞,试探道:“就怕你有五十亿的时候,就不喜欢我了。”

 乔元急忙表白:“谁说,我喜欢的,我永远喜欢孜蕾姐。”吕孜蕾芳心一阵开心,怪气问:“仅仅是喜欢吗。”

 “爱,永远爱孜蕾姐。”乔元大吼。吕孜蕾很动情,她感觉到了乔元的真实情感,吕孜蕾不想再等了,岁月如梭,内,她迫切希望苦短的人生里,及早和喜欢的男人做喜欢做的事,吕孜蕾又一次厚着脸皮暗示:“晚上去我家。”

 乔元心欢喜,裆发,刚要答应,忽地想起今晚要学戴套套,这事不好推,更不好推迟,万一胡媚娴不教了,乔元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乔元很期待学戴套套,心底里,他有个鬼心思,他想在胡媚娴面前暴大水管。

 权衡了轻重,乔元只能敷衍吕孜蕾:“今晚胡阿姨要教我看玉。”“算了。”第二次被拒绝,吕孜蕾的自尊心深受打击,她也知道以胡媚娴的强势,乔元不敢放弃学看玉,芳心好不郁闷。

 乔元赶紧哄劝:“明晚,明晚我一定去你家。”“好吧,你要认真学,听媚娴姐的话,她可是你的丈母娘哦。”

 吕孜蕾一声甜笑,假装轻松,她要面子,要矜持,也不想在乔元表现得太迫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吕孜蕾下高跟鞋,出她的一对玉足来,乔元看在眼里,心里暗暗发誓,明晚就算有天大的事,也要破了女神的处。

 到了西门巷,吕孜蕾和乔元都有浓浓的不舍,见几个合山地产公司的员工走过来,吕孜蕾才与乔元告别,临下车时,吕孜蕾的葱葱玉指几乎戳到乔元的脑壳:“明晚就算刮风下雨…后面一句是什么。”

 “不懂。”乔元一脸茫然。吕孜蕾没指望乔元能答上来,她耐心道:“是不见不散四个字,你把这两句连在一起说。”乔元这回懂了,笑嘻嘻道:“明晚就算刮风下雨,是不见不散四个字。”

 吕孜蕾脸色大变,要发火的样子,乔元哈哈大笑,赶紧重新再说一遍:“明晚就算刮台风下暴雨,我也要见孜蕾姐。”

 吕孜蕾很满意,她的背影婀娜优美,犹如一道亮丽的制服风景线。乔元把车子停在家门口,住了十几年的地方,总是有感情,既然都到了西门巷,就顺便回家看看。

 刚掏出钥匙要开门,门却开了,把乔元吓了一大跳,一位校服美少女亭亭玉立在房门里,她居然是常然。

 常然也吓了一大跳,两只瞪圆的大眼睛呆呆地看着乔元。回神过来后,乔元问明了常然在他家的原因,原来,常然真的害怕她家楼下的那一大滩血迹,虽说有好事者拿水冲了,但血迹依稀还在,加上那天惊心动魄的情景不时浮现,常然心有余悸,她跟父母提议,说是去孙丹丹家住几天,她父母同意了。

 “你妈妈放心你住在外边。”乔元问。常然道:“一开始是不放心的,妈妈和丹丹通了电话后就放心了,不过,我没在隔壁孙丹丹家住,我有你家的钥匙,我就来你家住了。”

 瞄了瞄乔元,常然心虚道:“对不起,我没经过你同意就来这里,我马上拿东西走,以后不来了,这是你家房门钥匙。”

 说着,递上了钥匙,乔元没接,推了回去:“不用搬,你想住多久都可以,这里又没人住,不过,我得首先说明,你不许带你男朋友来这里。”常然抬起头,惊诧道:“你胡说什么,我没有男朋友。”

 乔元讪笑:“别激动,别激动,你是校花,很多人追求你,有男朋友很正常。”常然严肃道:“我没有男朋友。”

 “没有最好,没有最好。”乔元别提多开心,见常然背着书包,想起她还要上学,乔元爽快道:“走,我送你去学校。”

 常然欣然同意,上了车副座,她更好奇乔元的巨大变化,忽然,她想起了一事来:“乔元,一大早的时候,有人来开门,我扣门了,他进不来,就敲门,我问他是谁,他说是你爸爸,那人也问我是谁,我说是你同学,我想开门的时候,你爸爸说不进屋了。”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