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冼曼丽赶紧拽住郝思嘉的手:“行行行,现在就去买。”两位大美人相视一笑,彷佛嫌隙尽释。出了咖啡店,闲逛在时装中心,两位大美人已经和平那样无话不说:“曼丽,你觉得利灿厉害,还是乔元厉害。”冼曼丽吃吃娇笑:“当然是我老公厉害,你试过的。”

 神色间有一丝得意,郝思嘉不脸烫,狡黠道:“我没试过乔元的。”冼曼丽竟然不觉得震惊,她意味深长道:“你还想试乔元啊,他是君竹的老公。”郝思嘉挤挤眼:“你不也试过了。”冼曼丽不以为然:“那不一样,我跟阿元那个的时候,他还不是君竹的老公。”

 郝思嘉诡笑:“你敢保证以后不跟乔元那个吗。”冼曼丽几乎没考虑:“我当然能保证。”郝思嘉太了解冼曼丽,她当然不信:“发毒誓咯。”冼曼丽怔了怔,也拒绝了:“你不发毒誓,凭什么我我要发毒誓。”

 两个大美人不咯咯娇笑,旁若无人,有些事儿她们彼此心知肚明,不挑明而已。冼曼丽故意扯开乔元这话题:“思嘉,你老实说,你跟利灿那个的时候,他直接进去吗。”

 郝思嘉没说话,只是羞笑,敢情是默认了。冼曼丽紧张问:“你有没有避孕。”“没。”郝思嘉耸耸肩,很尴尬。冼曼丽酸妒不已,郝思嘉抱着好闺蜜撒娇:“好啦,别这个了,我又不是小孩。”

 冼曼丽正要奚落郝思嘉,突然,她张大了嘴巴,举手一指:“思嘉你看,那人是不是乔元。”郝思嘉顺着所指望去,不惊呼:“真是他?,他一个人来这里干什么,鬼鬼祟祟的。”

 冼曼丽建议:“我们偷偷跟着,准备好手机拍照,这家伙风,说不准跟某个妞约会。”郝思嘉点头赞同,两人盯梢似的盯住了乔元。乔元还不知道被人跟踪,他先进了一家‘成人用品’商店,买了一盒避孕套,盒子碍事,他取出避孕套放进兜,把盒子扔进了路边的垃圾箱。

 这是乔元第一次来国贸大厦购物中心,买了避孕套,他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闲逛,在一家专营名牌女鞋店门前,乔元瞪大了双眼。

 “小帅哥,进来看看。”店员是一位姿不错,身材不错的女人,她热情地邀请乔元进店,像乔元这种公子哥,店员小姐见多了。

 “你们店的鞋子很好看。”乔元走入了鞋店,左看看,右看看,嘴上不停夸赞。店员小姐笑眯眯的:“我们是世界名鞋店,选购鞋子,你是买给你女朋友,还是买给别人。”

 “买给我妈妈。”乔元说。“好啊。”店员小姐恭敬地引导乔元走向鞋店的一处展台:“我们这里有几款适合成的鞋子,你妈妈的脚有多大呢。”

 “35码。”乔元眼前浮现出一双举世无双的金莲足,他好不兴奋:“我想买99双不同款的35码女鞋,夏秋冬都行。”

 99双?饶是店员小姐见过大世面也被震住了,看看乔元不像开玩笑,很像有钱人,店员小姐又是兴奋,又是为难:“我们店里没有这么多小码鞋。”

 乔元点点头,他也看出这家高级鞋店陈列的鞋子才二十几双,更别说小码鞋了,不过,乔元还是从兜里拿出一迭钞票放在展台:“有多少买多少,一个款式买一双,你给我准备好,我去隔壁的鞋店瞧瞧,这是一万定金。”

 连定金收据都没索取,乔元就转去隔壁另一家鞋店。远远的,郝思嘉和冼曼丽在张望,她们不晓得乔元干什么,见他从一家鞋店出来,又走进另一家鞋店,连续出入了好几家高级鞋店,郝思嘉和冼曼丽愈发心生疑窦,两人紧急商量,决定先进一家乔元进去过的鞋店问个究竟,这一问,更是把两位美人得云里雾里。

 郝思嘉蹙眉:“他买99双鞋给谁,肯定不是买给他妈妈,蓉姨的脚码我不清楚,但看起来跟我们差不多,要说是买给媚娴姐,那也不对,媚娴姐是36码。”

 冼曼丽深有同感:“35码的,只能是君竹或者君兰,她们的脚都是35码,君芙才34码。”郝思嘉不惊叹:“君芙的脚好小啊,好看是好看,可很难买鞋,我的37码,曼丽,你的39码吧。”冼曼丽怒极反驳:“去你的个蹄子,我的才是37码,你的43码企鹅脚。”

 郝思嘉扑哧一笑,那绝对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她对乔元有情的,幻想着是乔元买鞋送给她,但她也知道,这不太可能,所以郝思嘉很想知道乔元的意图:“不对,不对,99双鞋,同时送给君兰和君竹的话,一人49双,一人50双,好奇怪,好别扭。”

 冼曼丽也在琢磨,她脑子灵光一闪,激动道:“哎呀,99朵玫瑰,99双鞋,应该是这么理解啦,鞋子一定是乔元单独送给君竹,他是为了讨老婆心,这乔元得很,懂得哄女人,哎,我这辈子是遇不到一个愿意送我99双鞋子的男人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既然冼曼丽和乔元上过,郝思嘉就听听好闺蜜对乔元的评价,她嘴道:“喂,乔元那东西大不大。”

 冼曼丽还不知郝思嘉跟乔元上过,女人善妒,她有点不愿意让郝思嘉分享乔元,于是,冼曼丽佯装一脸失望:“他那东西好小的,又短又小,还半软不硬。”

 郝思嘉拚命忍住没笑出来,心儿大骂,你妈的臭曼丽,乔元又不是你的专属,你用得着骗我么,看我怎么气你。

 想了想,郝思嘉不屑道:“哦,短小的我没兴趣,像阿灿那样就不错。”冼曼丽瞪大双眼,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你去死吧。”

 郝思嘉娇笑,搂住了冼曼丽细,在她耳边嘀咕:“阿灿,我要,我要,我还要…”冼曼丽气坏了,刚想放下手中的礼物袋收拾郝思嘉,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她们面前:“思嘉姐,曼丽姐,你们在跟踪我。”

 两个大美人呆住了,竟然是乔元。郝思嘉反应很快:“没…没啊,我们正好逛街,好巧啊,在这里见到你,买东西呢。”

 乔元冷笑,自从知道郝思嘉和利灿偷情后,他对郝思嘉的好感打了折:“别装了,刚才那家鞋店的店员说有两个大美女打听我买什么,我就奇怪,找了一圈,原来是你们。”

 两个大美人面面相觑,冼曼丽拿出了大舅嫂的气派:“是我们怎么了,跟踪你又怎么了,我们是关心你,看你做什么,哼,送君竹99双鞋,也不见你送一双给我。”乔元也不隐瞒:“鞋子不是送给君竹的。”

 “啊。”郝思嘉吃了一惊。“那送给谁?”冼曼丽好奇不已。乔元想了想,实话相告:“是送给一位大人物的老婆,求她办事。”

 “大人物老婆,办什么事?”郝思嘉追问。乔元看了看冼曼丽,没把昨晚3P的事说出来,只说了重要的:“龙学礼昨晚被抓后,早上又被放出来了,他可是杀人犯,危险份子,我得想办法再把他送进监狱,所以求大人物的老婆,那大人物能管警察局长。”

 郝思嘉没听明白,她不清楚利家和龙家之间的敌对关系。那冼曼丽就很清楚怎么回事,她昨晚和龙学礼通过电话后,龙学礼是应约来见冼曼丽的路上被警察抓捕,龙学礼自然猜到是冼曼丽向警方告密,这么一来,龙家父子肯定会迁怒冼曼丽。

 “啊。”冼曼丽听了乔元这么一说,不心生胆寒:“那,那快送鞋子去吧。”她了解龙申,知道他是眦睚必报的人物,与其被龙家父子报复,不如先抓了龙学礼,最好把龙申也抓了。

 乔元没说出全实情,他不仅要整死龙家父子,还想着帮百雅媛渡过难关,甚至想过帮百雅媛陞官,为此,乔元决定讨好董雨恩,希望董雨恩在大人物面前说好话,至于买鞋所花费,乔元一点都不在乎。

 “大舅嫂,思嘉姐,你们刚好在,那就请你们帮我选鞋子,那个女人四十岁左右,看起来像三十多岁,35码的脚,她身材有点像我妈妈,所以我刚才就对那家鞋店的人说我要买给妈妈,呵呵。”

 冼曼丽和郝思嘉自然愿意帮忙,何况乔元没白辛苦这两位大美人,答应送她们每人三双鞋子犒劳,两个大美人开心坏了,你一言我一语地给乔元出谋献策。

 “可以买新点的款式。”“不要太高跟,十公分以上的高跟就不要选了。”“人家肯定是官太太啦,鞋子的颜色不要太轻佻鲜。”

 “哎呀,媚娴姐跟蓉姨年纪差不多,她就有好几双轻佻鲜的鞋子,这99双里,我认为有几双点的鞋子也没什么,说不准人家喜欢。”

 乔元连连说好,他脑子已幻想着董雨恩穿上一双轻佻鲜,很气的高跟鞋跳舞,天啊,要命了,乔元的裆急剧发中。

 有钱能使鬼推磨,郝思嘉和冼曼丽也没多辛苦,那99双鞋子都买齐了,分别从八家高级女鞋店购买,几乎花光了乔元的私人金库,这几家鞋店的老板和店员把乔元当大爷一样伺候,还主动帮乔元送货上门,送到了‘足以放心’洗足会所。

 回到会所,乔元一阵惊喜,六位身材高大,身穿保安制服的矫健男子并排站在乔元面前,他们全是乔三从铁鹰堂里甄选出来的帮众,一个个都经历过多次斗殴打架,身手了得且忠心耿耿。

 乔元懂一些江湖礼数,马上给这六位铁鹰堂的弟兄各派一万元的见面礼,乐得他们左一句乔老板,右一句乔哥地喊。

 乔元没得意忘形,只许保安称呼他乔老板,六人嘴上不说,心里暗暗起敬,乔元正好使唤这六人,他吩咐六个保安把那99双鞋搬进贵宾一号。

 乔元并不急着马上送鞋子给董雨恩,他要给董雨恩一个惊喜。郝思嘉和冼曼丽都是第一次进贵宾一号,她们惊讶贵宾一号的奢华和浪漫情调,两人都兴奋地抚摸红木浴桶,都很想跨进浴桶里,美美地洗一次花浴,不过,郝思嘉很好奇:“阿元,你为什么不直接把鞋子送到那个大人物的家啊。”

 乔元只笑不语,示意六位保安离去。冼曼丽倒是了解一些官场规矩:“这样送鞋子过去,太明目张胆了,人家是官太太,要注意影响的。”郝思嘉两眼一亮:“咦,阿元狡猾的。”冼曼丽哼了哼:“什么狡猾,是大大狡猾。”

 说完,两个大美人咯咯娇笑,依次落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还试了试沙发的柔软度,不约而同的,她们都想到了在这张沙发上跟乔元做是何种感受,情说来就来,冼曼丽得快一些,郝思嘉得慢一点,但都了,她们的内了。

 乔元叹息,也会耍白眼:“你们每人也得到三双鞋啦,还这么说我。”郝思嘉妩媚,举手轻招,把乔元招到身边坐下,只见她玉臂轻舒,搂住了乔元的瘦肩:“我们辛苦帮你选鞋子,你应该感谢我们嘛。”

 乔元猛点头,那冼曼丽自然不甘落后,也紧挨着乔元,高耸部位有意无意地触碰乔元的胳膊:“阿元,我好累,帮我洗洗脚好不好。”

 “我也要…我说的是洗脚。”多余的解释,人的娇笑,郝思嘉眼波大胆,完全颠覆了知女人的形象,娇躯很火烫了,下体如蚁咬,殊不知,只要和利家的男人媾过的女人,从此就走上之路。

 乔元哪能拒绝,他有情有义,两人都是千娇百媚的大美女,她们都有玉足,何乐不为,乔元爽快答应,只是他想简单了,此时的郝思嘉和冼曼丽火焚身,她们的脑子都在幻想那支大水管。

 贵宾一号的浴室里,美动。郝思嘉和冼曼丽换上了感暴的短款按摩服,一个穿白色,一个穿蓝色。穿蓝色按摩服的冼曼丽挑明了:“等会,我想跟他做。”

 她说的他只能是乔元。郝思嘉丝毫不意外,吃吃笑道:“我也要跟他做。”冼曼丽对着镜子托了托高耸的部,有点小凸:“那我们别争。”

 “不争。”郝思嘉盘起了头发,出雪白颈脖,她与冼曼丽无数次争而已,争男人没有过。既然说开了,也就没什么害臊的,冼曼丽有点不好意思:“呃,提醒你呀,阿元的那个,那个东西很大。”

 郝思嘉佯装吃惊:“那你之前又说他的很小。”冼曼丽嗔道:“我是怕你刚勾引完我老公,又去勾引君竹的老公。”

 郝思嘉见冼曼丽又提这茬,直接挑衅了:“有你老公大吗。”冼曼丽也不介意,芳心乐着,挤挤眼:“比他大。”

 郝思嘉扭着细站在冼曼丽面前,起了高耸的部,玉指戳到了冼曼丽的鼻尖:“曼丽同学,是你老公勾引我,你老强调我勾引他,你是不是很希望我跟他上,是的话,那好吧,以后只要我想,我就勾引阿灿,我要他我下面,晚上他再和你亲嘴。”

 冼曼丽毫不示弱:“我们夫爱好相同,我也喜欢男人下面,哪天我了你老公邱宜民的下面,然后跟你亲嘴。”

 郝思嘉蓦地尖叫,追打冼曼丽:“啊,你好恶心。”两人在浴室嬉笑打逗,浴室外有人喊:“你们换好了没有。”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