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一百五十三章
利君兰也是娇颜灿烂:“那现在我们还进去吗。”利君芙举起了粉拳:“他车子在这,人肯定在,我们进去看他在做什么,如果他没什么事又不回家,我们收拾他。”利君兰羞羞道:“他没事最好,我想让他给我洗脚。”

 大姐姐一听,立马戳穿了利君兰的心思:“君兰,你不会找他洗脚这么简单的。”利君兰羞笑,也不否认,姐妹三个同时想到大水管,都有了花花心思,都跃跃试,正要集体进会所,不料,一条婀娜身影先一步进去,利君竹眼尖,忙拉住两位妹妹:“等等,那是谁。”

 “陶歆。”利君芙不由得气恼:“这下知道错了吧,大姐,二姐,不是我说你们蠢,你们确实蠢到了家,输了手机,还输了人,陶歆给乔元上了,虽然不会说出去,但她以后肯定着乔元。”利君竹两眼火:“陶歆说她不会喜欢乔元的。”

 利君芙冷笑:“她说话还算个,我也说不喜欢乔元。”忽然惊觉不对,急忙捂嘴,可惜话一出口,如覆水难收,立马招致两位姐姐讥讽:“嗳哟,原来我们的小天使口是心非嘛。”

 “嘴谎言嘛。”“口腹剑嘛。”“言行不一嘛。”

 利君芙大糗,哀求两位姐姐不要再说了,再说的话就要哭了。两位姐姐好不过瘾,本来不会这么轻易饶过利君芙,只是眼下得一致对外,看看这个陶歆来会所到底想干什么。

 “陶歆。”正在发呆,整个脑子都在想乔元的常然突然像见到鬼似的瞪大了眼珠子。“乔元呢。”陶歆神秘一笑,长发飘飘,大眼睛四处张望着。常然淡淡道:“他在里面,你找他啊。”

 陶歆拍了拍她新买的名牌手袋:“刚逛完街,就过来看看你,我是来找你的,有事想跟你说。”常然没去关心陶歆买了什么,知道陶歆为了一部手机而失身给乔元后,心里有点鄙视陶歆,不愿多聊:“对不起,我要上班到11点,你等我下班了再来。”

 陶歆见常然态度冷淡,她也绷起了小脸:“我哪有心情等你到11点,我要告诉你,乔元是我的男朋友了,我跟他那个了,你不能噼腿。”

 常然冷冷道:“他是你的男朋友么,那利君竹,利君兰是他什么人。”陶歆一怔,蛮横道:“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做乔元的女朋友。”

 常然气恼无语,她既不能反对,也不愿答应,正尴尬着,门外忽然飘进三位小美人,为首的那位脆声问:“我能做乔元的女朋友吗。”

 常然一看是利家三姐妹,赶紧开熘:“你们聊,不关我事,我要上班。”正好前台小妹从洗手间出来,常然一下子就不见了人影。陶歆急忙拉起利君竹往外走:“你当然是乔元的女朋友啦。”身后跟随的利君兰道:“我刚才好像听到你说你是乔元的女朋友。”

 陶歆赶紧辩解:“我是故意这样说给常然听,让她不要勾引乔元。”利家三姐妹换了一下眼色,都变了个大笑脸,纷纷夸陶歆。

 “你这样想很好嘛。”

 “你做得很对嘛。”“你很守承诺嘛。”四人娇笑,看起来好开心,聊了几句,陶歆想起了什么,她热情地向利家三姐妹发出邀请:“对了,等会我表姐有个订婚派对,在酒吧街的MISS酒吧,我们一起去玩吧。”

 利君竹和利君兰好久不去酒吧玩了,陶歆这一邀请,又听说MISS是新开的酒吧,两人不心动,大姐姐有心撇下么妹:“君芙,酒吧有规定,十六岁以下…”

 利君芙甜笑,酒窝儿浅浅:“那我不去了,我在这里等阿元送我回家,他要是问你们去哪,我就说你们去酒吧玩了,他要是再问我跟谁去,我就说你们跟陶歆去,他要问我为什么不去,我就说我是少女,不宜去酒吧,两位姐姐不是少女了,可以随便去酒吧勾仔。”

 利君竹脸色大变:“别诬陷喔。”二丫头柔柔道:“我觉得君芙跟我们一起去好了,我们一起出来的,怎能丢下她。”利君竹见风使舵,马上改变态度:“那就一起去嘛。”利君芙好不得意,酒窝儿深深:“我不够十六岁?”

 利君竹急道:“酒吧的规定没那么严格执行啦,再说了,是订婚派对,年纪小点没什么关系。”二丫头瞧出妹妹故意赌气,她有办法:“君芙今晚打扮很漂亮,很成喔。”大姐姐狡黠似狐狸,立马附和:“嗯,很有夜店妹气质。”

 利君芙最讨厌人家说她长不大,最喜欢人家说她成,她孔一舒,顺势下台:“好嘛,好嘛,我还没去酒吧玩过,让我见识见识什么是醉生梦死嘛。”

 “哈哈…”晴朗的夜空飘着动人笑声,四位兴高采烈的校花招来了出租车,一同前往那个醉生梦死的地方,那种地方对如花似玉的少女来说,既充了刺又充危险。贵宾一号里。董雨恩终于从第二次强烈高后悠悠醒来,太刻骨铭心了,太销魂了,余味依旧人,她轻抚乔元的瘦背,软软道:“阿元,我要回去了,他回家不见我,会找到这里来的。”

 乔元很不舍,趴在嘟嘟的娇躯上,有说不出的舒服:“我让人把鞋子送到阿姨家。”想到那99双鞋,董雨恩再次感动,她用红亲了亲乔元:“想要董阿姨怎么谢你。”

 乔元温柔地玩手中的雪白大:“经常给我吃阿姨的金莲足,经常给我阿姨,就算谢我了。”“阿姨给你吃,给你。”

 董雨恩好动情,两人随即热吻,乔元小腹微动,董雨恩触电般抱住乔元的脑袋,美目惊诧:“怎么又硬了。”

 乔元坏笑,大水管刚完,又生龙活虎:“董阿姨,再来一次,最后一次。”“喔,你好贪心。”董雨恩又感受到了大水管的强悍,快袭来,她也跟着贪心了,不由自主地扭动合小男孩的大力冲撞,户被撞得砰砰作响。

 乔元完全被董雨恩人的风情吸引,他直起瘦,抱起一腴腿,顺着小腿肚吻上去,吻到了绝美的金莲足,足后跟很光滑,乔元得很仔细,脚掌心很红润,乔元用舌尖勾扫,董雨恩见,扭动金莲足。

 乔元坏笑,逐一啜粉凋玉琢的五只脚趾头,最后张开大嘴,将整排脚趾头,连同半支金莲足都吃进嘴里,腹用劲,一边吃玉足,一边,动作如体运动员做体那样浑然一体,娴熟自如。

 董雨恩陷入了离,这是她从乔元身上才能体验到的双重享受,这种享受无法复制。“阿元,我好爱你。”

 董雨恩情不自,一时间炫目,乔元伸手抓去,凹陷,同一时刻又又抓,这叫三管齐发,如此高难度,乔元竟然没有一丝一毫手忙脚,他还空乞求:“董阿姨,求求你,做我女朋友。”

 董雨恩妩媚娇笑:“啊,我要做你女朋友,我要做乔元的女朋友,啊,得好舒服,得好深…”一辆黑色奥迪缓缓停在了‘足以放心’洗足会所的不远处,车后座的中年男子望了望会所的霓虹,用沧桑的声音问道:“是这家么。”司机恭敬回答:“就是这家。”

 中年男人让司机待在车里,他自己下了车,抚了抚油亮的头发,迈着沉稳的步子朝会所走去。前台接待小妹见有客人到,忙站起,恭敬招呼,中年男人和蔼道:“我不是来洗脚的,我来找人。”

 “请问先生您找谁。”前台小妹恭敬问。“找一位你们会所的VIP客户,她姓董,叫董雨恩,估计她现在还在这。”

 中年男人很沉得住气,他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子董雨恩,晚宴很热闹,可中年男子却越想越不对劲,才酒过三巡,他就推说有紧急公务,匆匆离席,带着秘书兼司机小梁来找子。

 “请先生您稍等,我帮你查一下。”接待小妹恭敬说。中年男子绅士颔首,他正是董雨恩的丈夫,市委郑书记,他确实很敏锐,回想起这两天在子董雨恩身上发生一些不大不小的变化,郑书记有理由怀疑子出轨了,因为子变活泼了,爱打扮了,整天香水得香的,最重要的是,董雨恩突然对郑书记温柔了,这种温柔郑书记有二十年没遇到了。

 不一会,接待小妹甜笑道:“先生,董女士还在接受我们技师的服务。”郑书记礼貌问:“我能进去看看她吗,我是她的爱人。”

 接待小妹很为难的样子,委婉拒绝:“真抱歉,会所保护客人的隐私,我们无法证实你是董女士的爱人,就算你是董女士的爱人,我们也不能让您进去,除非有董女士同意,先生可以致电董女士,让董女士转告我们。”

 郑书记平静道:“算了,我在这里等她吧。”他心想,此时打电话给子董雨恩成何体统,堂堂省委书记岂不成了小家子气的男人吗,贸然而来,既唐突又有失体面,还不如不来。

 淡淡一笑,郑书记在接待处找了一张椅子正襟危坐,他不知道,此刻的贵宾一号里,气氛紧张又旎,乔元和董雨恩都在冲刺阶段,董雨恩即将来第三次高,偏偏这时候燕安梦打来电话,十万火急示警乔元,说董雨恩的丈夫到了会所。

 正是因为前台接待小妹发短信徵询燕安梦,是否允许董雨恩的丈夫进按摩房见董雨恩。当燕安梦知道乔元正在贵宾一号给董雨恩洗脚后,她大吃一惊,严令接待小妹不准任何人去按摩房见董雨恩,同时立刻打电话告知了乔元,乔元闻讯后,吓了一大跳,也把郑书记已到会所这事告诉了董雨恩。

 董雨恩扶住乔元的瘦,忘情呻:“别管他,你先用力,阿姨要来了。”乔元吻上香,奋力冲刺,大水管次次撞击花心,长时间的摩擦令道急剧发烫,肥美因此发红肿,乔元在嘶吼:“董阿姨,我要够你,我要征服你。”

 “啊…”一声凄厉几乎震破耳膜,董雨恩猛烈哆嗦,媚眼如丝,快淹没了一切,山崩地裂的高瞬间到来,把她的灵魂击得粉碎,幸好粉碎的灵魂会聚合,慢慢聚合。

 等了五分钟,郑书记想到了一个问题:“请问小姐,你们这里有一位十六岁左右的技师吗。”接待小妹甜笑道:“您说的技师,一定是我们的乔老板,这里的技师就他十六岁。”郑书记若有所思,嘀咕道:“十六岁就拥有这么大规模的会所,不简单啊。”

 十分钟后,穿戴整齐的董雨恩走出了贵宾一号,乔元跟随在她身后两米的距离,来到前台时,董雨恩吃惊地看着等候多时的丈夫:“老郑,你这么在这。”郑书记上前搀扶:“怕你按摩后身子软,特地来接你回家。”

 董雨恩端笑:“那走吧。”回头对乔元眨了一眼:“谢谢乔师傅。”乔元恭敬道:“董阿姨慢走,再来。”

 走出了会所,漫步在夜中,本来很浪漫,哪知董雨恩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句:“来捉吗。”郑书记多尴尬,呵呵笑道:“看你说的,肚子饿了吧,回家我给你做香菰丝面。”

 “哼。”刁灵燕接受了龙申的说法,同意让儿子龙学礼结婚,一来是冲喜,二来是有个女人管束龙学礼。

 难得父子都喜欢张美怡,刁灵燕就默许这位儿媳。龙申想得更长远些,张美怡是他的人,有她跟着龙学礼,不怕龙学礼在美国滞留不归。

 龙学礼包下了MISS酒吧做订婚庆典,他把所有的朋友都请来了,给足了张美怡面子,让龙学礼意外的是,利家三姐妹也来了。

 利家三姐妹也很意外,她们万万没想到陶歆的表姐竟然是龙学礼的子,这年头什么怪事都有,什么怪事都会发生,不久之前,龙学礼还视利家三姐妹为相亲对象。

 订婚庆典很热闹,利家三姐妹却没了玩下去的心思,还不如回家跟爱郎玩成人游戏,可又不好意思早早离开,惹陶歆不高兴。

 酒吧的一个大包间里,龙学礼急匆匆找了父亲龙申:“爸,利家的三个女儿都来了,乔元没来,你说,这是不是天意。”

 “什么意思。”龙申狠狠了一口雪茄,他看着儿子,儿子也看着,父子心灵相通,都在笑,笑,因所想的相同,父子俩都亢奋不已,如同饿狼遇见了小绵羊。

 “要玩就玩大的。”龙申吐出了袅袅烟圈。“怎么玩。”穿上正装西服的龙学礼还是很英俊的,很多女人都因为他订婚了而失落。龙申狞笑,招了招手,龙学礼身子前倾,龙申低了声音:“夜店有的是摇头丸,嗨粉,利家的女孩不知检点,嗑了药,被人轮,还被拍了大量的照。”

 龙学礼一点既通:“要赎回这些照,没三五亿不行。”龙申不悦:“学礼,你太仁慈了,少说也要个十亿,他们利家有钱,三个女儿的照只要十亿,划得来。”龙学礼频频点头:“外加睡一下胡媚娴吗。”

 龙申想了想,有点儿沮丧:“这个有点难度,因为别人去睡的话,我们父子犯不着折腾,如果是我们去睡,那就等于公开跟利家决裂,不好给自己找麻烦。”

 龙学礼想想也是,万一急了利家,来个鱼死网破就不合算了,他激动道:“不管怎样,能轮那三个小货就足以告慰平生,无所遗憾了。”

 龙申见儿子没有太冲动,很是欣慰:“对头,对头,我马上去安排,你先找人稳住三个小货。”龙学礼马上有主意:“叫龙雪去,她跟利君竹和利君兰还谈得来,顺便也叫张美怡去,张美怡的表妹是三个小货的同学,没想到张美怡的表妹也这么漂亮。”龙申得意道:“所以你要感谢爸爸。”

 龙学礼佩服之至,给龙申抱拳施礼:“谢谢爸爸,您真有眼光。”父子哈哈大笑,就等着好事降临。龙雪的出现,改变了利家三姐妹想离开的打算,龙雪的朗性格还是很能博取别人好感的,利君竹和利君兰都开始喝酒了,利君芙入乡随俗,也小酌一杯,酒吧里音乐劲爆,气氛热烈,利家三姐妹的舞动细胞被拨了起来,渐渐地,她们放开去玩,无所顾忌了。

 “乔元怎么没来。”龙雪乘着酒,一边扭动身子,一边大胆问利君竹,利君竹回答:“他和我们都不知道你哥哥订婚。”

 “打电话告诉他呀。”龙雪很想见乔元,早上的时候,她的处女给了乔元,她已经喜欢上了乔元。见利君竹犹豫,龙雪急道:“我来打他电话。”

 利君竹却阻止龙雪:“算了,乔元和你哥哥有矛盾的,你哥哥没有请乔元,就是不愿意见到乔元。”龙雪一听,幽幽地叹了叹,拿起酒杯敬了利家三姐妹一大杯。利君竹和利君兰曾混过夜店,喝果子酒不是问题,奇怪的是,喝了第五杯后,利君竹和利君兰都有了些酒意。

 酒能壮胆,也能令人兴奋,利家三姐妹越喝越兴奋,她们随着音乐节拍舞动身子,感释放,甚至有些放肆,很多男人都注目她们。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