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一百五十四章
在黑暗处远远观察利家三姐妹的龙学礼也被利君竹和利君兰深深住,尽管新张美怡也很漂亮人,但在龙学礼的眼中,利家三姐妹无疑是最美的女人,尤其有舞蹈底子的利君竹和利君兰,她们很娴熟地扭动,挥舞秀发,她们的身材高挑惹火。

 一个干瘦小子来到龙学礼身边:“龙哥,那个子稍矮的女孩喝得最多,估计她先倒。”龙学礼满意道:“你手脚利落点,千万别让她们发现你放药进她们的酒杯。”

 干瘦小子猛拍脯:“龙哥请放心,我们干这事不是一天两天了,保准让她们神不知鬼不觉磕了药,多少女人都被我们搞定,她们得很。”龙学礼大喜,裆发:“改天大大有赏,你去吧。”

 “是。”干瘦男子退下。酒吧的气氛随着驻店歌手开唱而更加热烈,酒水都是喝,所有的来宾都多喝了几杯。利君芙晃了晃脑袋:“姐,我有点头晕。”

 大姐姐利君竹乘机教训妹妹:“哎呀,你又不会喝酒,你喝那么多干嘛。”利君芙噘嘴,浑身软绵绵:“好喝嘛,甜甜的。”利君竹嗔道:“别喝了,好好坐着看人家唱歌。”

 利君芙扁着嘴,她好想法跳舞,但个子没姐姐高,她有些自卑,就不跳了,一个人呆坐着,好无聊,刚想打电话给乔元,陶歆风风火火地拉着新娘子来到了跟前。

 “表姐,她们都是我同学。”陶歆给张美怡介绍利家三姐妹,张美怡见利家三姐妹容貌出众,不同凡响,也有心结:“你们好。”

 “敬我表姐一杯吧。”陶歆笑道。利君竹马上笑嘻嘻举杯:“美怡姐,恭喜你找到如意郎君。”利君兰没有含沙影:“祝美怡姐幸福。”

 利君芙没有敬酒,她已经有点昏昏睡了,不想利君竹和利君兰喝下一大杯后,竟然也有了浓浓醉意。利君竹强打精神:“呃,美怡姐,不好意思,我们上上洗手间。”说完,姐妹三人互相搀扶,朝洗手间走去。张美怡见状,叮嘱了陶歆:“你同学喝多了,你照顾她们。”

 陶歆正玩得高兴,有些不愿意,不过,新手机从利君竹手上赢来的,又是她邀请利家姐妹来酒吧,她多少要负责。

 跳了一会舞,陶歆见利家三姐妹还没回来,就去洗手间找去,没想到,陶歆找遍了洗手间,也不见利家三姐妹的踪影,她不由得气恼:“咦,她们人呢,一定是走了,真恶心,走也不说一声。”

 陶歆以为利家三姐妹走了,可她完全错了,利家三姐妹被人扶进了一个光线昏暗的包间,三人没有了意识,倒在沙发上昏昏睡去。

 龙学礼疾步找到龙申,兴奋道:“爸,人已经睡过去了,现在全躺在八号包间里。”龙申淡定得多:“别急,千万别急,你妈妈和你妹妹都还没走,等她们走了,我们再好好玩,呵呵,苍天有眼。”

 将近深夜十一点了,乔元还没等到女神吕孜蕾来,他又不好意思打电话去催,心中好不郁闷,见常然准备下班,乔元走过去,小声道:“走吧,我送你回去。”常然摇头:“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乔元久等不到吕孜蕾,不免烦躁:“少啰嗦,现在西门巷每天都有人搬家,别说你,就是一般大男人也不想在那里住,你一个小学生,逞什么能,我打算在附近买一套房子给你住,不是给你房子,是给你住。”

 “不要。”常然吓坏了,想到金窝藏娇那句话。乔元忙解释:“我买房子等于投资保值,空着也是空着,你就去住得了,水电费你自己。”

 常然不是白痴,听出乔元为她好,联想到乔元一直帮她,她的小芳心没有感觉是假的,可乔元太风,太多女人了,常然本能抗拒:“对我这么好干嘛。”乔元懒得掩饰,索表明了心迹:“我喜欢你。”

 常然心头一震,找了借口:“别喜欢我,陶歆刚才来警告我了。”“她来过?”乔元好意外。“你不知道?”常然也意外,见乔元一脸茫然,常然道:“不止她来了,利君竹,利君兰,利君芙也来了,她们聊了一会。”

 “啊。”乔元大吃一惊,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三位小祖宗,她们来了会所也不知会一声,把乔元吓得不轻,赶紧拿出手机拨打利君竹的电话,竟然没人接听,他又分别拨打了利君芙和利君兰的电话,也都没人接,乔元心里不,焦躁不安。

 常然也跟着着急,她想到利家三姐妹跟陶歆聊过,就主动拨打陶歆的手机,万万没想到,陶歆也不接听电话。

 “四个人都不接电话,什么状况。”乔元急得直挠头,干脆打电话回利娴庄问萍姐,哪知萍姐说利家三姐妹都没回家,这下乔元头大了,他得去找,不过,他也心系着常然,执意要送常然回西门巷的老房子了才放心。就在这时,常然手机响了,她一声惊呼:“是陶歆。”

 “然然,你刚才打我电话吗。”陶歆问。常然急不可耐:“对啊,你怎么不接。”陶歆笑道:“我在酒吧,这里很嘈,我刚才没听见。”

 “利君竹她们呢。”常然问。“走啦。”“你是说,刚才利君竹她们在酒吧。”

 “对啊,今天是我表姐订婚庆典,我就叫她们三个来玩,她们走了。”乔元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一把将常然的手机抢过来:“陶歆,我是乔元,我怎么打利君竹她们的手机,她们都不接。”陶歆蓦地紧张:“不会吧,可能是醉了,她们好像喝了很多酒。”

 “你在什么酒吧。”乔元沉声问。“酒吧街新开的MISS酒吧。”“我马上过去,你等着我。”

 乔元一挂断手机,就飞跑出会所上车,那常然也紧跟着,乔元不放心常然独自一人回去,就同意了常然上车。

 法拉利风驰电掣,夜深的道路车少人少,乔元仅用十五分钟就赶到了酒吧街,来到MISS酒吧前,那陶歆已站在酒吧门口等候。

 来的路上,乔元和常然都不停地拨打利家三姐妹的手机,都是没人接听,乔元已预感到一丝不祥,车一停稳,乔元就冲到陶歆面前,大声吼:“你最后见到她们在什么地方。”

 陶歆被乔元暴怒的样子吓坏了,结结巴巴道:“她们去了洗手间,我大概十分左右去洗手间,就不见她们了,我以为她们喝多了先回家,我还怪她们不打招呼。”

 常然放下手机从法拉利里出来,焦灼道:“还是没有人接电话,看来得报警。”就在这时,美丽的新娘张美怡从MISS酒吧走出来,陶歆焦急道:“表姐,我们三个同学不见了,打电话没人接,也没回家。”随手一指乔元:“他也是我同学,他打算报警。”

 张美怡脸有难,很不情愿:“报警啊,今天是我订婚庆典,别搞砸了,你们是不是等等看,可能她们去别的夜店玩,那里太嘈了,她们听不见手机响。”

 乔元冷静了下来,漠然摇头:“不对,这么长时间了,不可能她们三个人一个都没发现我打她们电话。”

 几个人正纠结是否要报警,那常然眼尖,看见酒吧里到处飘扬的彩带上写着谨祝龙学礼先生,张美怡小姐订婚之类的贺字,她大吃一惊:“咦,龙学礼订婚。”

 看了看张美怡,常然依然难以置信:“陶歆,你表姐是跟龙学礼订婚吗。”“对啊,你认识龙学礼?”陶歆莫名其妙,张美怡也很奇怪。

 “太认识了。”常然望了乔元一眼,想起龙学礼杀人之事,不心有余悸。张美怡狐疑,按理说今天订婚,能请来的人都应该会请,可为什么不请乔元和常然呢,他们开着法拉利,不像穷人啊,张美怡忍不住问:“那你们认识龙雪吗。”

 常然不认识龙雪,乔元对龙雪再熟悉不过了,早上还破了龙雪的处,他淡淡道:“认识,龙雪呢。”张美怡遗憾道:“龙雪和她妈妈刚走。”

 乔元马上意识到利家三姐妹失踪可能与龙家父子有关,因为乔元知道龙家父子一直想得到利家三姐妹,他脸色铁青,强忍着口的怒火:“龙学礼呢,我去见见他。”

 张美怡不敢带乔元见龙学礼,而是拿起手机拨通了龙学礼的电话,然后把手机递给了乔元。“学礼哥,我是乔元,你在哪。”

 “找我有什么事。”龙学礼一听是乔元的声音,有些慌乱。乔元努力稳住龙学礼:“今天学礼哥订婚哈,我送个大礼给你。”

 龙学礼敷衍道:“改天吧,我现在没空。”乔元没办法,只好直接问:“你见到利君竹了吗。”“没见到。”

 “她刚才还在酒吧里。”“我没见到她们,我不想重复第三遍。”“那我得报警了。”

 “你爱报就报。”乔元被怒了,他冲进酒吧,直接找酒吧经理索要酒吧的监视录像。可人家哪能随随便便就给他看监视录像,酒吧经理不客气道:“你是什么人,凭什么给你看监视录像。”

 乔元没辙,情急之下也顾不了许多了,立刻打通百雅媛的手机,言词恳切:“雅媛姐,帮帮我,我在酒吧街的MISS酒吧,快来救命。”

 百雅媛倒是爽快,要乔元在MISS酒吧门口等她,她马上就到,乔元得到强援,心里总算没有这么恐惧了,他和常然在酒吧里搜索着,希望能发现利家三姐妹的踪迹,可惜哪里有什么踪迹,乔元只你们寄希望于百雅媛,只要她能赶到,她就有办法看监视录像,就能找到利家三姐妹的线索,乔元都急死了。

 酒吧的八号大包间里,龙家父子正瞪着沙发上三个睡的小美女。龙学礼紧张道:“爸,现在怎么办,乔元这小子偏偏这时候来了,还要报警。”

 “哼。”龙申一抹脸上的横,冷笑道:“报警又能怎样,报警了我也要硬上,先看看是哪个警局出警,我打电话给刘宽,让他,等我们先上了她们三个再说,他妈的,刚才我还喝了两杯滋补鹿茸酒,巴硬得要命,无论如何都要干,先干了再说。”

 “好,干了再说。”龙学礼被父亲的气势鼓动了,他贪婪的盯着利家三姐妹的腿儿:“爸,你看她们的腿儿。”

 龙申裆,举手一挥:“走,先叫人把乔元赶出酒吧,省得我们的时候,他来捣乱。”

 几分钟后,MISS酒吧的门口处有些,几个彪形大汉站在了乔元面前:“这是私人聚会,没有请你的话,请你出去。”

 别说乔元和常然,就连陶歆和张美怡也都震惊眼前的一幕,身高马大的酒吧保安把瘦小的乔元推出了酒吧,换平常,十个这样的保安也休想赶走乔元,可此时乔元心存忌惮,没找到三个小美人之前,他投鼠忌器,不敢强硬出手,乖乖地出了酒吧。

 “怎么会这样。”张美怡询问保安。保安头目认识新娘子,客气道:“龙申先生吩咐的,今天他包了场,他说了算。”

 乔元盛怒之下让常然发了一则短消息给龙学礼:“龙申,龙学礼,我乔元发誓,你们胆敢碰一下利君竹,利君兰,利君芙,我保证把你们父子剁成酱。”龙学礼把手机递给了龙申:“这小子发短信威胁我们。”

 龙申暴怒:“他不威胁我,我还有点犹豫,他敢威胁我,我就敢了他的女人,我已经给刘宽打了电话,附近的警局都不会出警,现在我们就放心去,我忍不住了。”

 “我也忍不住了。”龙家父子疾步去了八号包间,一下子就拉下了裆拉链,各自出了狰狞的大具,睡的利家三姐妹不知灾难即将来临,在门外等候百雅媛的乔元却是有种强烈的预感,预感到利家三姐妹有危险,可惜乔元不知危险在哪个方向,他只能干着急。

 龙学礼首先扑了上去,他扑向利君竹。龙申也不甘落后,他扑向利君兰。突然,八号包间的门被急促敲响,龙家父子硬生生地停了下来,紧接着是张美怡的声音:“龙叔叔,学礼,你们在里面吗,警察来了。”

 龙家父子面面相觑,龙学礼问道:“怎么还有警察来,不是说好不出警的吗。”龙申哪知是什么状况,他示意儿子收起具去开门。包间门一打开,龙家父子大吃一惊。

 只见一位大胖子拿着一把刀子架在张美怡的脖子上,大胖子的身后,还站着一群人,看上去都是道上混的。

 新娘子张美怡第一次被挟持,她吓坏了,瑟瑟发抖。龙申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指着大胖子大吼:“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你把刀放下。”大胖子冷冷道:“叫利君竹出来。”

 龙申一惊,见对方人多势众,这事闹大了再想利家三姐妹已无可能,便佯装镇定,回头一指包间沙发上躺着的三个女孩:“她们是来参加我们订婚庆典的来宾,喝多了,睡着了,我们会照顾好她们。”

 大胖子两眼火,根本不给龙家父子面子,他又是一声冷笑,揭了龙家父子的丑:“放你妈的,你们够无了,叫刘三给小女孩下药,刘三已经招了。”

 龙学礼顿时脸色大变,大胖子所说的刘三,就是刚才那干瘦小子,眼看事情败,龙学礼不暗骂刘三是个无用的东西。

 事已至此,龙学礼腹狐疑,怎么凭空杀出了这么个大胖子,他想知道这大胖子到底是谁:“兄弟,你跟利君竹是什么关系,她是你什么人。”

 大胖子一把推开张美怡,大跨步走进包间,下巴仰起,傲然道:“我叫沙斌斌,利君竹是我主子。”在酒吧街,沙斌斌绝对算是一个响当当人物,龙学礼经常在酒吧街混,对这名字有点耳,他点点头:“哦,好像是哪个场子的老大。”

 沙斌斌懒得跟龙学礼这种卑鄙之人多解释,大手一挥,喊道:“兄弟们,进去扶她们出来。”正当几个小青年要闯进包间时,龙申掏出了手,所有人包括沙斌斌都愣住了。龙申怒吼:“你当老子这里是地方,都给老子滚出去。”

 口一转,对准了沙斌斌:“你是老大么,我明天就让你做不了老大。”面对管子,沙斌斌当然恐惧,不过,他道上混了这么多年,深知名气和名声的重要,此时此刻,如果他退缩,你他以后真的做不了老大了,他必须拿出勇气面对危险。

 果然,沙斌斌没有丝毫后退,硬着头皮回应龙申:“有种你就开。”沙斌斌失算了,龙申不是别人,如果他不做生意而是去混黑社会,那他一定会混出名堂,因为他心狠手辣,狡诈阴险,他是一个枭雄,这种情况下,龙申他真的敢开,毕竟几千万的钱不是白送的,他的后台很硬,所以他敢开。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