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一百五十六章
利君兰和利君芙急忙捂嘴窃笑,吕孜蕾哪里能忍,不放声大笑。气氛如此融洽,乔元心头一松,就大胆把短衩扯下,大水管跃然而出,四个女人瞬间行注目礼。

 乔元见小媳妇娇媚,干脆忽略挑逗,提抢上马,对准小到底,利君竹玉臂紧勾住乔元瘦,嗲声喊:“啊,阿元老公,我。”

 吕孜蕾哪见过这么的利君竹,她也被逗得浑身火烫,心跳加速,美目一眨不眨地盯着大水管在利君竹的下体频密进出,内心的顷刻间爆发,一不留神,下体润了。

 乔元有意在吕孜蕾面前卖,所以他拿出了最好的技艺,无论是的招式,力度,节奏,都堪比情小电影里的男主角,由于在医院里的时候,乔元看出沙斌斌对利君竹依然有深深的感情,乔元很受刺,他忽然更热爱利君竹了,他喜欢利君竹无处不在的嗲劲,他喜欢利君竹的直,他还喜欢利君竹的感,将利君竹的双手举过头抓牢,乔元另一手握住了她的高耸左,用力

 利君竹离娇啼,与乔元目视两秒,就接吻了,很热情的吻,小蛮在扭动,下体被乔元事儿撞击,事儿碾,她舒服得忘情大赞:“喔,阿元,大巴好厉害哟吗,你会不会把我死…”

 另外三个女人必须经受灵魂崩溃的考验,场面太惑了,利君兰咬着红,直接将小手伸到双腿间;利君芙拚命夹紧双腿,脸红脸烫;而吕孜蕾已悄然坐到了沿,近距离感受那惑,听利君竹动人的呻

 利君芙突然小声道:“孜蕾姐,你会受不了的,别看了,快去睡觉吧。”吕孜蕾正看得心神,哪里肯走,一个白眼过去,嗔道:“睡你个头,你再叫我去睡觉,我就告诉你妈妈,说你勾引姐夫。”

 这句话厉害了,明里是警告利君芙,实则是把她们姐妹三个都警告了,这为她和乔元做埋下了伏笔,她吕孜蕾可不是那种愿意低声下气,甘愿做人家情妇的人物,这会如果参与,就是一个平起平坐,共享乔元的好机会。

 利君兰怀之时,可不愿节外生枝,嗔道:“君芙,你这么啰嗦干什么,孜蕾姐想看就给她看啦。”

 她现在就期盼大姐姐尽快结束,能顺顺利利轮到她。利君芙噘起小嘴,委屈道:“我是关心孜蕾姐嘛。”

 吕孜蕾心知得找个借口才可以跟乔元结合,眼珠一转,试探道:“你们这么,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加入你们咯。”

 “啊。”利君兰和利君芙都大吃一惊,吕孜蕾狡黠道:“开玩笑的,我又不喜欢乔元。”美目飘去,乔元和利君竹已换了姿势,两人相拥侧卧,利君竹的修长腿搭在乔元的瘦,两人一起耸动,动,娇不停。乔元居然空回了一句:“我也不喜欢孜蕾姐。”

 气得吕孜蕾体温急剧升高,伸手打了一下乔元的小腿:“我干嘛要你喜欢。”那利君竹娇道:“啊,阿元喜欢我吗。”乔元动情狂吻:“我爱你,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一片笑声中,利君竹给两个妹妹发出了信号:“阿元,人家要来了。”

 乔元狂,大水管凶猛摩擦利君竹的小,手上的青春大美怎么都不过瘾:“来什么,这么好玩的子没摸够,不许你有高。”

 高又怎能克制住,利君竹得到了完美的高,电,粉红娇躯剧烈颤抖,小里强力收缩,呻销魂得无与伦比:“啊,啊…”“姐姐的高好难看。”利君兰随口一评,引得吕孜蕾和利君芙猛眨大眼睛。利君芙饶有兴趣道:“二姐的高就很好看吗,我没注意?”

 “好看。”利君兰羞笑,自个跪了起来,准备接大姐姐,乔元正爱抚高后不停娇的利君竹,也是好奇:“不知高要怎样才好看。”

 怀中的利君竹软软道:“君兰有自,对着镜子自,所以知道自己高的样子。”几个人一听,顿时哈哈大笑,笑得利君兰面无光:“讨厌,说人家的丑事出来干嘛。”利君竹斜了一个媚眼,开心道:“谁叫你说我高不好看。”

 乔元见利君兰等急了,就拔出大水管,仰躺着,漉漉的大水管剽悍高举,吕孜蕾一看,很有含入的冲动,那利君芙刚想爬过去,利君兰闪电出手,打了利君芙一掌,利君芙无奈坐好,不敢了次序,次序很重要,没有明说,却要默契遵守的。

 “哦。”大水管来了利君兰的小,小翘徐徐落下,没了剽悍之物,她身后,那条可爱的小尾巴在了空气中,乔元伸长手臂,摸到小翘,摸到了小尾巴,利君兰娇躯俯下,颤声喊:“啊,阿元,大巴阿元,我喜欢你摸我尾巴…”

 “大巴阿元。”吕孜蕾竟然也学着说了一遍,忍不住好笑,她早知利君兰和利君芙有尾巴,见惯不怪,身下的股不自不觉中越挪越靠近乔元,美目闪动,暗叹大水管雄武,暗赞利君兰的下体秀气可爱,她吕孜蕾的肥美是肥美了,就远不如利家姐妹这般秀气娇

 乔元不再介意‘大巴阿元’这个难听的称谓,他着利君兰的小尾巴,温柔动大水管,爱怜道:“君兰,你妈妈已经知道我和你做过爱了,你以后不要担心,等我说服你妈妈,让她把你嫁给我。”

 利君竹,利君芙,还有吕孜蕾都大吃一惊。利君兰欢喜道:“真的吗,太好了。”小股忽然拉高大水管,几乎到了头的边沿,又迅速落,把两人舒服齐声叫唤,乔元勾下利君兰的脖子,两人热吻,彷佛这世界只有他们两个,利君兰的乘机把大水管全部吃完,让大水管一点不剩的留在她的道里。

 吕孜蕾从他们的身后角度去看,发现利君兰的小口鼓鼓的,完全被大水管撑着,利君兰稍一拔拉巨物,立刻翻卷那粉粉红的,蔚为可观。

 吕孜蕾好奇,迅速挪动股,靠近媾中的部位,弯下,伸手摸了摸利君兰的口,问道:“这里是不是很。”

 “嗯。”利君兰有感觉到小被摸,情不自耸动几下,对乔元娇柔道:“孜蕾姐摸我下面,好羞?”

 乔元坏笑,动大水管回应:“等会我去她好不好。”利君兰急忙摇头:“不好。”乔元一脸同情:“她看我们做很难受的,我们做做好事,帮一下她啦。”

 女人时最容易哄,利家三姐妹平与吕孜蕾关系极好,说要帮忙,从来都是吕孜蕾帮她们三个,这会要她们帮吕孜蕾,利君兰几乎义不容辞,她真的回头问:“孜蕾姐,你想做吗。”

 利君竹和利君芙都目瞪口呆,吕孜蕾刹那间红透了美脸:“你这问题问得…”利君芙反应最快:“孜蕾姐肯定不想的,她又不喜欢阿元。”大姐姐利君竹可不这么想:“不喜欢他,不等于不想做喔。”

 利君芙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哼,做,不爱怎么做。”利君竹即刻反驳:“就是纯粹。”

 “咯咯。”姐妹俩大笑。吕孜蕾哪在乎是‘’还是做,她已是跃跃试,迫不及待了。利君兰被乔元连捅了十几下后,娇道:“姐姐和君芙同意的话,我没问题,就让孜蕾姐嘛。”

 “君竹。”乔元看向利君竹,目光恳求,利君竹心知爱郎的意图了,撒娇道:“呜,你这个大狼,见孜蕾姐穿得这么感,你就东想西想了,人家孜蕾姐说说而已,不会跟你做的啦。”

 “我想做了。”吕孜蕾也撒娇,学着利君竹的样子撒娇有点不伦不类,却意外地把乔元电得浑身酥麻,情泛滥。

 利君竹还有点抗拒:“啊,孜蕾姐意志要坚定的喔。”吕孜蕾猛点头:“坚定跟你们的男朋友做。”利君竹赶紧把皮球踢给妹妹利君芙:“君芙不会答应的啦。”

 吕孜蕾见只剩下利君芙这一关了,她很有信心:“君芙,孜蕾姐对你好不好。”哪知,利君芙大大狡猾,她既不想乔元跟吕孜蕾做,也不想得罪吕孜蕾,皮球又踢了回去:“问我干嘛,姐姐才是阿元的老公,孜蕾姐问姐姐就行,她同意把老公让给你,你就她老公咯。”

 姐妹三个都咯咯娇笑。吕孜蕾脾气上来,美目一瞪,气鼓鼓道:“不管阿元是谁的老公男朋友,你们都得答应孜蕾姐,孜蕾姐不想留处女了,君芙才十五岁就不要处女,我都二十七了。”

 “二十八了。”利君竹纠正一下。吕孜蕾然大怒:“利君竹。”利君竹吐了吐小舌头,撒娇道:“别生气嘛,我同意了,我同意我老公孜蕾姐。”

 多刺耳啊,吕孜蕾大皱眉头,心底里有点怕了这三个小刺头,可刺耳话还在后头,利君芙翻翻白眼,叹气道:“着,就把孜蕾姐成老婆了。”

 利君竹悚然一惊,赶紧打预防针:“呜唔,孜蕾姐,你要答应不能做阿元的老婆。”“我答应。”吕孜蕾倒也痛快。中的乔元暗暗叫苦,他视乎吕孜蕾为白富美女神,誓要娶吕孜蕾为的。正焦急,那吕孜蕾悄悄给乔元使了使眼色,乔元眼珠一转,已然和吕孜蕾心灵相通,知道这是吕孜蕾的缓兵之计,反正没说清楚阿元到底是谁,叫阿元的男人多了,她先敷衍利君竹,以后再计较。

 “啊,顶到人家肚子了。”利君兰娇动听,大水管异常犀利,小带着黏频繁翻卷,吕孜蕾见状,情不自夹了夹双腿,实在害怕大水管等会破了她娇

 利君芙有点儿担心:“孜蕾姐,那你别队,等我…等我跟阿元那个了,你再…”吕孜蕾掩嘴娇笑:“那当然,孜蕾姐不会不讲道理,凡事都讲究个先来后到,该排队还是要排队,哄哄可不好。”利君芙嫣然,眉目如画:“二姐,好了没。”

 利君兰正大力吐大水管,大水管上全是她分泌的晶莹,耳听妹妹催促,她气恼不已:“催什么催。”利君芙毫不示弱:“就是要催你,每次你都是赖好长时间。”

 “赖?”利君兰停止耸动,瞪大了眼珠子。这下不仅把利君竹和吕孜蕾逗得捧腹大笑,也把乔元逗乐了,急忙抱紧利君兰的小蛮,给她来一轮长达两分钟的

 利君芙自知理亏,吐了吐小舌头,也跟着笑了。利君兰被大水管一轮狂,怒火早抛到九霄云外,她双臂撑着乔元的瘦,双膝夹稳乔元身体,顿时落,密集吐大水管,耸动得急,如瀑的秀发在飘,看上去就像骑着一匹骏马,正在放驰骋。

 爱了乔元的丸,利君兰已呈强弩之末,她脸色大变,痛苦叫唤:“啊,大巴阿元,我爱你…”乔元动情道:“君兰,我也爱你,真的很爱你,以后我绝不会让你们有危险了,我发誓。”

 “阿元。”最后的一喊,利君兰整个人趴在了乔元身上像蛇一样扭动,哼出的声音不知是哭还是笑,她高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看。

 小肚兜摘下了,利君芙的肌早早是粉红色,利家的女人天生丽质,美貌绝伦,她的子又大又匀称,大得稍稍与她的个子不成比例,这不要紧,小美人有信心拉长个子,因为她坚信,只要跟乔元多做,个子就会‘嗖嗖’往上长,事实上,就连她的母亲也觉得小女开始长高了。

 娇柔绵软的利君兰躺到一边去了,乔元坐在上,张开双臂:“君芙,抱抱。”羞答答的利君芙自有别于两位姐姐的风情,她酒窝时而深深,时而浅浅,明亮的大眼睛无辜得任何男人都不忍心亵渎她,可乔元不但亵渎了她,还调戏她,利君芙刚坐到乔元怀里,乔元就坏坏地羞辱利君芙:“自己放进去。”

 “什嘛。”利君芙彷佛没听清楚,全身尽的她双手搭在乔元的瘦肩上,双腿分跪在乔元的身体两侧,小翘微翘着,正准备下落,她娇几乎和大水管面对面,只要乔元轻轻一,大水管就能进小里,小已经很润了。

 可乔元偏偏懒得上大水管,他要求利君芙用手抓住大水管,亲手把大水管放进小里。是可忍孰不可忍,纯情少女怎么做这样的事,以前有做过这样的事吗,利君芙不记得了,但主动抓住丑陋的家伙放进纯情少女的道,这不是羞辱是什么。

 利君芙绷着脸,大子起伏着,小翘高悬着,就是不接受羞辱。“自己把大放进你的小里面去。”

 乔元冷笑:“还要我重复一遍吗。”利君芙也冷笑:“我自己放它进去,我不成妇了吗。”上一片欢笑声。利君竹叹息:“嗳哟,好讨厌有人脑子里整天想着大,又装着很纯情的样子。”利君芙嘴硬:“我想着大,也是很纯情的。”

 “是很纯情,子也很漂亮。”目视大美的乔元毫不妥协:“不过,如果纯情少女不自己进去的话,我就跟孜蕾姐做了。”

 吕孜蕾大眼睛一亮,股又挪近了乔元几分,利君芙一看,芳心发虚,咬了咬红,好女不吃眼前亏,只见纯情少女竖起食指,一下句戳中了乔元的鼻尖:“乔元,算你狠。”

 就在乔元张嘴,想咬住纯情少女的尖尖食指时,尖尖食指化成了小玉掌,玉掌一张一收,抄住了大水管,纯情少女美丽骤红,心如鹿撞,手中的玩意热烫坚硬,如儿臂,那样子桀骜不驯的,很想打它两巴掌,可如今之计不是教训大水管的时候,纯情少女两只大眼睛已经水汪汪,下体酥难耐,再没有东西冲进去,恐怕要马上死翘翘。

 不得已,纯情少女无奈之下做出了很不纯情的举动,她将手中的大水管对准她双腿间的绒中心,缓缓地了进去,身子配合着下蹲,大水管徐徐入了酥紧窄的地带。

 啊,太舒服了,只入一个大头哪能止,纯情少女带着纯情娇羞,继续下蹲身体,感小居然懂得后退一小步才能前进一大步,来回了半天才没大半截大水管。

 “哎呀,好羞人诶。”利君芙的一声动人娇打破了寂静,刚才大家都在注视着她如何被羞辱,如何吃大水管。

 利君竹妒意的,扬声道:“大家快来看啊,看利君芙如何勾引姐夫,拿姐夫的大。”大家哈哈大笑,吕孜蕾不莞尔:“你们几个越说越,好难听。”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