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一百六十一章
乔元心中蓦地涌出了浓浓的温暖,他感受到了关怀,感受到了家的温馨。长这么大了,就是他母亲王希蓉也很少给乔元买衣服,王希蓉一直不在意这些增进亲情的手段,她以前身上没什么钱,身上的钱多是乔元给的,王希蓉就存了起来,舍不得花,连她的内衣旧了都舍不得买,更别提给乔元买衣服了,平时都是乔元自己买衣服。

 来到利娴庄后,乔元的上上下下都由胡媚娴心,连他的内也是胡媚娴去买。王希蓉曾给儿子买过衣服,可她哪有什么品位,买来的衣服不是土得掉渣,就是不合适乔元穿,胡媚娴三两句,就说得王希蓉面无光,最后她买给儿子的衣服都让利萍拿去送人,从此之后,王希蓉再也不敢给儿子买衣服了。

 “晚上孜蕾和思嘉都过来吃饭,你利叔叔在外边有应酬,今晚不回来吃晚饭了,阿灿好像约了朋友,等会也出去吃,你代表家里的男人,自然要穿得体面些。”

 深谙际礼仪的胡媚娴很在意这些小细节,她即将带乔元去外地,少不了待人接物,际应酬,此时她对乔元的各方面教诲,都潜移默化影响了他的素质,这对他将来大有裨益。

 逐一试穿了新衣装,乔元没有不满意的,乐得他左一句谢,右一句谢,嘴甜得很。胡媚娴瞧在眼里,见乔元愈发清新神逸,痞气渐淡,芳心顿时欣慰,虽然他个子矮了点,却可以匹配大女儿利君竹,只是,一想到二丫头利君兰也痴着乔元,胡媚娴就恨得牙的。

 乔元腼腆道:“胡阿姨,你对我这么好,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晚上我给你按摩吧。”这话正中了胡媚娴下怀,她对乔元这么好是有私心的,不完全因为乔元是利家的女婿,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乔元的按摩手法,胡媚娴彷佛上了瘾,她甚至希望乔元每天能给她按摩两小时,但胡媚娴怎么好意思要求女婿天天给她按摩,让外人知道了,不流言蜚语才怪。

 “这样啊,好吧。”胡媚娴尽量表现得不那么激动。晚饭的气氛很热烈,郝思嘉一如既往的知,黑色晚礼服过于隆重了,却暗示她的心情很好。

 吕孜蕾意外没有制服风景,而是一套优雅长裙,披肩长发,柔美得令胡媚娴大加赞赏,发誓要给吕孜蕾物一位高富帅男朋友。

 因为有客人来,利家三姐妹打扮得美轮美奂,玩具娃娃似的,那嗲死人不填命的嗲声此起彼伏。“阿元,今晚好像有点帅诶。”

 利君竹给了准丈夫一个大媚眼,另外两位也是含情脉脉,爱郎越来越顺眼,对他的爱就越来越深,到底有多深呢,她们都不约而同地认为,像入子那么深。

 “有点而已么。”乔元很失望的样子,惹得大家哈哈大笑。利君芙属于破坏型的,喜欢在欢乐的时候恶心人:“妈妈说,要帮孜蕾姐介绍一位高富帅,你要不要祝贺孜蕾姐。”

 乔元干咳,笑得很难看,利家三姐妹表情古怪,挤眉眼。倒是吕孜蕾神情淡定,谢过了胡媚娴,纤手拿起了酒杯,慢慢喝了一大口红酒,两只明亮大眼睛带着调皮的喜悦打量着乔元,小情人越来越有范了,一身名牌,时尚有品位,当然,不是乔元懂得打扮,是他的准丈母娘精心给乔元搭配好,乔元只需照着胡媚娴的安排穿上行头,整个人比一般的富二代高出了两个档次。

 儿子清秀脱俗,做母亲的自然开心,王希蓉笑得像朵花似的,腻在胡媚娴身边,咬耳低语,很诚恳地讨教打扮心得。

 胡媚娴看似不厌其烦,有问必答,心里却暗暗讥讽:打扮穿衣这事能三五天学会,天下就没有土包子了。

 “阿元,刚才我听思嘉说,你们会所还有贵宾室,我怎么不知道。”吕孜蕾眨了眨亮如星辰的大眼睛。利君芙兴奋地比划着:“我们早去过了,贵宾室最有特色就是大木桶。”

 王希蓉想起了和儿子在会所贵宾室里的情景,美脸微烫,意味深长道:“我也去过,别说,那里的环境真好,红木大浴桶好香,水里的干花也好香,改天我要好好去泡一下花浴。”

 吕孜蕾看了身边的郝思嘉一眼,像小女孩般撒娇:“我也要泡花浴。”这番话是吕孜蕾在强烈暗示乔元,暗示他想办法带吕孜蕾离开利娴庄。昨夜破处之旅不尽满意,乔元心疼女神,破处后,他没有再和女神媾,而是战利家三姐妹,吕孜蕾当时顾忌会出血,可利家三姐妹那死的快乐表情令吕孜蕾印象深刻,她今天做好了充足准备,还捎带上郝思嘉一起玩3P。

 无论如何,今晚得补偿回来,如果在利娴庄,恐怕有所不便,吕孜蕾暗示去洗足会所,那里环境好,有人服务,比酒店,比家里都好,而且是乔元的天下,可以无所顾忌。

 乔元当然明白吕孜蕾的心思,他也想足女神,尤其是胡媚娴誓要帮吕孜蕾物男朋友时,吕孜蕾居然一脸喜悦,惹得乔元醋意大发,很想今晚暴女神,可是,得找个好借口才行。

 找什么借口呢,乔元一边吃饭,一边琢磨。运气来了,胡媚娴惦记着给乔元按摩,在家里按摩确实不如在会所按摩有气氛,胡媚娴决定去会所洗脚按摩,她本来就是很挑剔的贵妇,谈不上奢侈浪费,但她绝对有条件享受最精致的生活。

 “阿元,等会吃完饭,我和孜蕾,思嘉一起去会所,这两天我觉得有点累,泡泡花浴可能不错,顺便也让孜蕾见识贵宾室,要不然,她会觉得我们亏待她。”

 吕孜蕾娇嗔:“媚娴姐,我从来没有觉得你亏待我,你和利叔叔都对我很好,我打算下辈子做你的女儿,和君芙,君兰,君竹做姐妹。”胡媚娴气鼓鼓样子:“为什么要等下辈子,这辈子不行吗。”

 吕孜蕾眼珠一转,笑嘻嘻道:“我现在喊你媚娴姐,做了你女儿就要喊你妈妈了,降辈分无所谓,可这一来,就显得媚娴姐比我年长许多,你看上去就二十多岁,一点都不像我妈妈。”一席话,逗得桌子的人哈哈大笑。乔元明知故问:“我用去吗。”

 胡媚娴柔声道:“当然要去啦,我要找你洗脚按摩的。”扭头看向三个宝贝女儿,语气严厉:“你们就不要去了,昨晚疯了一晚,今晚就在家里待着,写写作业,陪囡囡玩。”

 利家三姐妹哪敢不听话,可又不想和乔元分开太久,利君竹咬着筷子头,无辜的乌眸子盯着乔元,幽幽道:“早点回来喔。”

 乔元登时魂飞魄散,傻傻的点头。王希蓉和胡媚娴见他们两个小孩如此深情,都抿嘴窃笑,不想一声惊呼,惊扰了这动人的一幕,原来是郝思嘉在叫喊。

 “怎么了,思嘉。”胡媚娴吃惊地看向郝思嘉,郝思嘉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一旁的冼曼丽冷笑:“她吃得太了。”

 原来,刚才乔元和利君竹深情对视的那一刻,郝思嘉妒火中烧,悄悄地伸腿过去,用玉足中了乔元的裆,不料这举动被冼曼丽察觉,她岂能忍受,也伸出腿儿,狠踢了郝思嘉一脚,郝思嘉痛得大叫,却也不好发作。

 晚餐吃罢,休息了一会,胡媚娴就坐上乔元的宝石蓝法拉利,吕孜蕾则坐郝思嘉的白色法拉利,两辆车一同离开了利娴庄,朝“足以放心”洗足会所开去。

 “有媚娴姐跟着,计划不算成功。”吕孜蕾略有失望,这是她们计划好的3P活动。郝思嘉诡笑:“放心,贵宾室有三间,等会让媚娴姐单独在一间,我们在另一间,这样,乔元就能跟我们一起玩了。”吕孜蕾不由大喜,可转瞬间,她又担心了:“我怕还会痛。”

 那破处之痛令吕孜蕾刻骨铭心。郝思嘉就不以为然,安慰道:“当然会痛点,不过,肯定没第一次痛,反正你第一次出血不多,不用怕。”吕孜蕾羞涩道:“思嘉,你有没有发现,其实阿元蛮帅的。”

 “我早就发现了。”郝思嘉咯咯娇笑:“我还注意到他的手很修长,我听一个看手相的人说,手像女人手的男人,是大富大贵之相。”吕孜蕾两眼骤亮,比夜空的星星还要明亮:“那我嫁给他好不好。”

 郝思嘉敲了敲方向盘,幽幽叹息:“唉,好是好,可惜关山多重。”吕孜蕾轻哼:“哪有什么关山多重,只要过了媚娴姐这一关,一切都不成问题。”

 郝思嘉莞尔。到了会所,霓虹灯下的停车位几乎停了车子,生意不错,乔元很高兴,等会收账的时候,钞票又可以堆他车子的储物箱。

 乔元意外没见到燕安梦和小蝶,他没上心,总经理晚上一般不用硬值班。乔元先带着胡媚娴和吕孜蕾,郝思嘉三个超级大美人参观一番会所,然后把胡媚娴安排在贵宾一号,吕孜蕾和郝思嘉安排在贵宾二号,看来乔元的心思和吕郝两美不约而同,两人不心花怒放,正是心有灵犀,心想事成。

 一见红木大浴桶里注了温水,温水上干花飘,胡媚娴顿时心难耐:“哎呀,不行,不行,我先泡澡再按摩。”

 “阿元,你带孜蕾去贵宾二号洗脚吧,我在这里陪一下媚娴姐。”郝思嘉心思敏捷,有意给吕孜蕾和乔元单独相处的机会,至于3P,什么时候玩都行,郝思嘉并不着急。

 “胡阿姨,那一个小时后,我再过来给你按摩。”“好的。”乔元又吩咐了两位服务小妹专门来侍候胡媚娴,他带着吕孜蕾去了贵宾二号,值班服务生刚送完香茶热水,两人就腻在一起卿卿我我,几经挑逗,吕孜蕾已是漾,下体润。

 狡猾的乔元却下了身上的名牌衣服,换上了会所制服,一本正经的要给他的女神按摩洗脚,吕孜蕾也乐得享受乔元绝指法,刚才还蛮精神的她坐在软软的鹿皮沙发上,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白天工作了一天,她其实倦意身,这会慵懒无力,动都不想动了,任凭乔元摆布。

 乔元伺候王希蓉惯了,伺候起女神来自然游刃有余,他先了吕孜蕾的七公分高跟鞋,还猥琐地闻了闻高跟鞋里的气味,让羞涩的吕孜蕾一顿臭骂,然后掉了女神身上的长裙,大美呼之出,美腿修长笔直,不知是不是有意给乔元制造麻烦,吕孜蕾不愿提,乔元那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的小内下,吕孜蕾想笑,她强忍着。

 只剩下白色的半透明蕾丝罩了,乔元小声道:“换按摩衣洗脚更舒服。”吕孜蕾没意见,她对洗脚的程序已经很熟悉,两只大眼睛带着一丝调皮的笑意。

 乔元反倒腼腆了,赶紧跑去浴室拿来白色的短按摩衣,吕孜蕾一看这么薄,美脸马上羞红起来。乔元拿着按摩衣傻愣口水,眼前的吕孜蕾美得难以形容。吕孜蕾白了一眼过去,嗔道:“换啊。”

 乔元抹了一把嘴角,热血沸腾,他抱住吕孜蕾,双臂潜入她的背部,摸索到了罩后扣,娴熟一摘,就解开了吕孜蕾的罩。

 吕孜蕾一动不动,就看着乔元如何捣,芳心早已乐开了花,两只高耸的大的一瞬间,她脯急剧起伏,雪白美晃了晃,粉红头尖尖竖起,娇滴,原本光滑的晕像含羞草那样忽然收紧,冒起了淡淡的小疙瘩。

 乔元猛,好想去平那些小疙瘩。“我和思嘉,还有曼丽的部,哪个漂亮,你说实话。”吕孜蕾其实是希望听到甜言语,最好乔元把她的部夸上天。可惜乔元还不懂风情,他煞有其事地评论了一番:“差不多,差不多,呃,曼丽姐的稍微大一点,思嘉姐的软一点,孜蕾姐的结实些。”

 男人喜欢“大”是恒古不变的至理,女人也喜欢大,吕孜蕾做梦都希望自己的房大,至少比郝思嘉,冼曼丽的房大。

 “给男人摸多了就会大,对不对。”吕孜蕾调皮问。“那是肯定的。”乔元低头,轻吻了一口娇头,吕孜蕾触电般轻颤:“以后你要多摸我。”

 乔元立马握住一座峰,很猥琐地,另一只滑到吕孜蕾的下体,坏坏问:“这里也要摸吗。”吕孜蕾脸红红的:“这里暂时不要摸,等洗完脚了,你再摸。”

 眼儿本能地瞄向乔元裆,见隆起一大团,她吃吃笑道:“你很难受吗。”乔元猛点头,吕孜蕾小声道:“拿出来。”乔元很利索地掏出了大水管,吕孜蕾伸手握住,急切道:“给我含。”

 乔元起瘦,将大水管递到了吕孜蕾的边,她张开小嘴,看着乔元,缓缓地含入了大头,再一入,大半截大水管不见了,女神香腮鼓起,缓缓平复,因为大水管吐了出来。

 “好怪啊,不知为什么,我在公司一静下来,就想这大,想含它。”吕孜蕾着樱着罕有的珠。乔元坏笑道:“破处了,就发了。”

 话音未落,大水管没入了樱,哪知樱里的两排贝齿收紧,乔元一声惨叫:“哎哟。”幸好贝齿迅速缩回去,吕孜蕾眨着大眼睛,珠滚动,很温柔,像吃冰那样得乔元都松了:“喔,好舒服,孜蕾姐,你上下来时,特别舒服,很像。”吕孜蕾佯怒:“你说我的嘴像女人的下面。”

 乔元眉飞舞道:“孜蕾姐,你就不懂了,很多女人做梦都希望自己的嘴像那样,男人最爱这种女人。”

 吕孜蕾一愣:“啊,那我的嘴像不像下面。”乔元挤挤眼:“才做过一次,不是很清楚,等我多几次才知道。”吕孜蕾白了一眼过去:“你现在是不是很想我。”

 “很想。”乔元猛点头。不料,吕孜蕾有心擒故纵,她放下滚烫大水管,把修长美腿伸了过来,故意逗乔元:“快给我按摩脚啦,酸死了。”

 乔元心有不甘,加上火渐旺,他拿着大水管摩擦吕孜蕾的小腿肚,甚是下:“孜蕾姐,其实做就是最好的按摩。”

 “万一你得我很累,回不了家怎么办。”吕孜蕾靠在沙发背上,离着双眼,娇柔万千。乔元心生爱怜:“孜蕾姐,等会累了就泡花浴,泡完花浴了就在这里睡大觉,想睡到什么时候都可以。”

 爱意动,吕孜蕾终究难以抵抗火的侵袭,她轻轻颔首,算是答应了乔元,不过她毕竟刚破处,没那么迫切,需要调情挑逗,她主动将一只雪白玉足踏上乔元的瘦拨乔元的头,乔元着嘴,一副的样子。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