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没,没嘀咕。”乔元讪笑一声,哪有什么心思吃皮蛋瘦粥,眼珠子转了转,装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我是说,表姐这么漂亮可爱,嫁给龙学礼太可惜了,不如嫁给沙斌斌。”

 “沙斌斌是谁。”张美怡猛眨眼。陶歆有印象,马上说:“就是前晚那个挟持你的大胖子呀。”张美怡顿时花容失,惊呼道:“怎么会是他。”

 乔元脸堆笑,早准备好了如何替沙斌斌说好话:“他挟持你,就证明他和表姐有缘分,他是99酒吧的看场大哥,手下有一帮跟他混的兄弟,人够朋友,重情义,虽然没有龙家有钱,但他能保护你,当然,要沙斌斌送一辆什么拉蒂给你的话,也是有可能的。”

 “玛莎拉蒂。”陶歆提示一句。乔元猛点头:“对对对,玛莎拉蒂。”张美怡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碗:“我今天找你来,是想个方法,让龙学礼主动和我离婚,我没想到他们父子这么坏,希望后悔还来得及。”

 顿了顿,美目放电:“等我和他离婚了,我就嫁给沙斌斌,胖一点没关系,我喜欢勇敢的男人。”乔元起了瘦:“我也很勇敢的。”张美怡掩嘴失笑,这次,陶歆反应好快:“我也喜欢勇敢的男生。”

 说完,美脸绯红,觉得有失矜持,马上改口:“我说,我也喜欢大胖子。”乔元酸得够呛:“沙大哥好幸福,有两位大美女暗恋你。”

 张美怡和陶歆哈哈大笑,见乔元很快吃完了一碗粥,张美怡以为乔元爱吃,又给他盛了一碗,嗔道:“快帮我想办法啦,我现在胆战心惊的。”

 瞄了瞄沙发边并排的四条美腿,乔元无意中看到了两处裙底青光,张美怡的青光更明显些,能看见黑色小内,实在是太惑了,乔元结结巴巴道:“我…我高中都没毕业,我能想什么办法。”

 张美怡咯吱一笑,神秘道:“我有个办法,需要你配合,就不知道行不行。”乔元耸耸肩:“说说看。”

 张美怡竟然一把抓住乔元的手,将他牵进了卧室香闺。陶歆紧跟着,不料,张美怡却让陶歆出去,陶歆不道:“我是你表妹,我不能听吗。”张美怡绷着脸:“这年头,父母亲姐妹都靠不住,何况是表妹。”

 陶歆火了,顿了顿足:“不听就不听,哼,我洗澡去了。”陶歆一离开,张美怡就和乔元并排坐在大上,乔元无心欣赏香闺,他眼睛有意往张美怡的睡衣下瞄去,张美怡盘腿上时,不经意青光大,黑色小内里连都看得一清二楚。

 “乔元,我问你,你恨不恨龙学礼。”张美怡兴奋过头,浑然未觉私处漏光,乔元难免心猿意马:“不是恨,是非常恨。”张美怡猛点头:“龙学礼跟我说,他也非常非常恨你。”乔元挤挤眼:“你不恨我就行。”

 张美怡妩媚道:“你是我表妹的男朋友,我为什么要恨你,你这么好玩,我喜欢你,我只恨龙学礼,我本来就不想跟他结婚的,都是他爸爸求我,我那天真是昏了头。”

 说着无意,听着有心,能被美女喜欢当然高兴,乔元一冲动,猛拍瘦:“表姐,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你想办法跟龙学礼离婚,只要你跟他离婚,跟沙斌斌结婚,我保证送一辆玛莎拉蒂给你们做贺礼,说话算话。”

 张美怡闪电般伸出了小手指:“拉钩。”乔元二话不说,也伸出小手指,两人就紧紧地“勾”在一起了,好久才分开。张美怡兴奋得脸娇红:“我是这样想的,如果龙学礼发现你勾引我,他绝对生气。”

 乔元装傻:“我没勾引美怡姐啊。”张美怡急道:“我说如果。”乔元挤挤眼:“那还用说吗,肯定生气。”

 张美怡一挑柳眉,诡异道:“那我们就让他知道你勾引我,他一生气,就提出离婚,我的计划就成功了。”

 乔元眼珠转,想了想,对张美怡的计划略有修改:“不好,我勾引你的话,他只更加恨我,不恨你,如果他不恨你,他就不会跟你离婚,应该是美怡姐勾引我,龙学礼觉得你水性杨花了,他才生气,才会愤而离婚。”

 “你才水性杨花。”张美怡啐了一口,乔元咧嘴,笑嘻嘻道:“我说如果,没说美怡姐真的水性杨花。”张美怡一听,脸色好多了:“也行,只要他提出离婚,我们谁勾引谁不重要。”

 乔元一副好纯情好男人的样子:“可我是陶歆的男朋友,我怎么会勾引她表姐呢。”张美怡咯咯娇笑:“因为她表姐漂亮。”说完,和乔元开怀大笑,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别开玩笑了,我们说正事。”张美怡给乔元抛了一个媚眼,两条修长腿合拢起来,青光顿失。乔元干咳两声,一本正经道:“那怎么才能让龙学礼知道美怡姐勾引我。”

 张美怡举起了手机晃了晃:“有图有真相,等会我们自拍几张亲密照,然后你用手机发给龙学礼,龙学礼看到后,肯定发怒。”乔元肃然起敬:“不错,不错,果然是好计,美怡姐好聪明。”

 张美怡芳心大悦,马上打开了手机的拍摄功能:“事不宜迟,我们马上拍了,你靠过来。”乔元求之不得,赶紧靠过去,只听手机发出“卡嚓,卡嚓”

 响,几个十连拍过,两人一起看照片,乔元看了半天,直摇头:“这几组照片很普通嘛,顶多算是朋友照,不像偷情,根本看不出美怡姐勾引我。”张美怡觉得有理:“那再亲密点。”乔元道:“不是亲密,是亲热,我们应该抱在一起。”

 张美怡眨眨大眼睛,咬咬牙,就同意让乔元拥抱了,一开始两人尴尬,张美怡又穿着睡衣,幸好几次尝试搂抱后,两人终于完全抱在一起,乔元紧紧搂住张美怡小细,看着镜头,像一对小情侣似乎的,只听又是一阵“卡嚓卡嚓”

 声。“光凭这些,好像很难怒龙学礼,何况让龙学礼提出离婚。”乔元还是觉得不满意,张美怡也觉得有哪些不对劲:“那要怎样。”

 乔元看出了问题所在:“我们不应该看着镜头,还有,我应该掉衣服,然后再和美怡姐拍几张骨的,准气死龙学礼,那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张美怡涨红美脸,想了半天,她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睡衣,很难为情:“我就不了。”乔元严肃道:“好,美怡姐现在很感了,都差不多,我就行。”

 说完,就在卧室里去衣服,剩了衩,瘦排骨没什么出彩的,张美怡就注意看,更没注意乔元的衩高高隆起。

 两人忸怩一番,又抱在了一起,这次完全不同,算是肌肤相亲了,不仅有站着拥抱,也有坐着拥抱,还上了,乔元想到了一个姿势:“美怡姐,你坐在我身上拍一张。”

 张美怡没意见,修长美腿分开,跨坐在乔元身上,不料被一物事顶到,她一声惊呼:“啊,什么东西顶我。”

 乔元尴尬一笑,张美怡这才发现乔元的衩隆起了一个大帐篷,芳心剧颤,暗暗惊呼:我的妈呀,不是真的吧,这么大。

 恍惚之间,小细被乔元搂了过去,张美怡身子一倾,就跨坐在乔元的身上,下体刚好在了一竖起的巨物上,热力迅速传来,张美怡了心神,差点连手机都滑落了。

 “你的手。”张美怡警觉到乔元的一只手按在她的翘上,睡衣没有遮住,乔元的手是直接摸到了。乔元坏笑:“美怡姐的股好有弹。”

 “不要摸。”张美怡小小挣扎,乔元圈在细上的手臂紧了紧,正道:“我的手必须放在你的感部位上,这样拍出来的照片才能气死龙学礼。”

 张美怡前后受扰,有点慌乱,又不愿意放弃拍照,只好任凭乔元东摸西摸,而她忙着拍个不停,这助长了乔元的胆子,他越摸越夸张,裆顶着张美怡的部不说,还索把手潜入了张美怡的睡衣,握住了一只拔滑腻的玉,张美怡猝不及防,想阻止已来不及,房被乔元紧紧握住。

 “不要摸那里…”张美怡焦急扭动盈盈一握的小细,身体感觉怪异,下被火烫硬物频频迫,房意外被得她心如鹿撞,情渐生。乔元却催促道:“美怡姐,拍呀,快拍照啊。”

 张美怡只好强忍奔腾的念,举起手机连续拍照,为了不看镜头,她只能看乔元,看着乔元如何她的玉,乔元得起劲,竟然从吊带睡衣里把美丽雪白的玉拉出来,张嘴吻上:“再来,再拍一张我亲美怡姐子的照片,龙学礼看到后,绝对气晕过去。”

 张美怡情知被乔元占了便宜,本想挣扎,可房异常感,给乔元蹭了几下,不难耐,便笑了出来:“咯咯,,你的胡子。”

 乔元见张美怡娇娆万千,不怒反笑,他放心了,很下的与张美怡戏,一手揽着张美怡的细,一手着她的,嘴里还着她的玉,张美怡渐渐难以支撑,火铺天盖地而来。

 忽然,一条丽影冲入卧室,不是别人,正是刚沐浴出来的陶歆,她瞪大美丽双眸,难以置信:“乔元,表姐,你们在干什么。”

 “别大惊小怪的好不好,我们正在进行一个计划。”紧密纠的两人居然很淡定,依然保持姿势紧抱着,张美怡整理了一下睡衣,先解释了为何这么做。

 乔元很默契,随后也耐心详解。陶歆听了之后,无话可说,乔元道:“美怡姐,正好陶歆在,就让陶歆来拍照,你举着手机也累的。”

 “对喔。”张美怡将手机递给了表妹:“陶歆,你来拍。”陶歆一脑混乱,不情不愿地接过手机,将镜头对准了上的两人,她刚沐浴出来,身上穿的吊带睡衣比表姐张美怡的睡衣还感,藕如肤,水珠犹沾发梢,美得令乔元刮目相看,他一直盯着陶歆。

 张美怡扳正乔元的瘦脸,不道:“别看镜头,看我。”乔元猛点头,双手大肆抚摸张美怡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几次都摸入了张美怡的小内,张美怡如遭电击:“啊…”“好下。”陶歆顿足却也无可奈何。张美怡娇,玉又让乔元含住,她磨动下体,与乔元的裆互相摩擦,颤声道:“勾引男人当然下了,啊,陶歆,这不是真的,是故意拍给龙学礼看的,你拍好点。”

 陶歆好不郁闷:“用不用这么真啊,做做样子就行。”张美怡娇柔道:“要让龙学礼相信我勾引乔元,就…就要真。”

 乔元似乎被张美怡磨得受不了了,他一手托起张美怡的翘,扯下了衩,将肿的大水管放了出来,张美怡早有猜疑乔元的物不小,可没想到这么惊人,一见之下,不由得惊呼:“啊,这么大。”

 乔元抓住张美怡的小手放在大水管上:“美怡姐,快抓住。”张美怡轻轻握住,又是惊呼:“好烫,好,好长。”陶歆把脚跺得脆响:“你们是不是太过了。”

 乔元看向陶歆,一本正经道:“真点好,我们先给龙学礼看普通的亲热照,他如果答应离婚,我们就不用给他看真照片,如果他不愿意离婚,我们再给他看真的照片,这叫有备无患。”

 张美怡被乔元逗乐了,不住花枝颤,颤动:“乔元,你真的好好玩,我喜欢你。”此时的张美怡已是桃腮粉颊,眼睛水汪汪,手中的大水管被她轻轻捋动,不停往自己的下体触碰,另一只手勾着乔元的脖子,吐气如兰。

 乔元何尝不是火高涨,眼见张美怡渐渐,他竟然从张美怡的手中夺过大水管,用大水管直接拨张美怡的:“陶歆,为了你表姐的人生幸福,我做出牺牲。”

 陶歆急得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乔元,你不要这样,不能放进去,她是我表姐。”乔元却不以为然,用大头挑开张美怡的黑色小内,直接把大头顶在了张美怡的,顶扫了几下,索来回摩擦那润的瓣,张美怡提半蹲配合着,黝黑发亮的大头几次破门而入,乔元道:“做做样子而已,我不会真的进去,就在外面摆几下,陶歆,你赶快拍照就是。”

 张美怡已是浑身热烫,主动用户上下磨蹭大水管,颤声问:“陶歆,你就是让这个东西进去的吗。”陶歆点点头,张美怡吃惊道:“这么大,这么长,你受得了吗。”

 陶歆想了想,扁着小嘴儿,那是心有余悸:“它进去时,好痛,好难受。”张美怡明白了,玉指伸出,轻抚口的大头,接着问:“是全部都进去吗。”陶歆点头说是,张美怡不由得惊叹:“太可怕了。”

 乔元心急火燎,两个美女说话见,他的双手再次握住张美怡睡衣里的两只玉:“美怡姐,我们可以亲亲嘴拍几张。”

 张美怡两眼一亮,心领神会,立马送上香:“对,拍几张亲嘴的照片。”“呜唔…”陶歆瞪大眼睛看着两人热吻,看得心神,乔元和张美怡那是你吃我的口水,我你的舌头,陶歆心里别提多难受,实在看不下去了,催促道:“你们别亲这么久,我已经拍了好多张,你们可以不要亲了。”

 话音未落,张美怡果然松开乔元的嘴,只是她脯突然急促起伏,小嘴张大,两眼失神地看着乔元,轻轻喊出:“啊…”“怎么啦。”陶歆狐疑,不知表姐为何这般模样,不过,她随即发现端倪,低头望去,不花容失。乔元苦笑:“不知为什么,好像进去了,都怪美怡姐那里太滑了,都是水。”

 “喔。”张美怡深深娇,双臂搭在乔元的瘦肩上,低头看去,那大水管确实‘不小心’入了她的,足足了一大半,张美怡浑身哆嗦,只觉得道暴

 “快拔出来,快拔出来。”陶歆急得直跺脚。乔元忍住笑,大声催促:“陶歆,你先别急,赶紧拍照,这个动作最真了,龙学礼看到这个,百分百愿意离婚。”

 他不仅没有拔出大水管,还把剩下的一小半大水管全捅了进去。张美怡失声尖叫,再看去,那大水管已不见了踪影。陶歆一边拍照,一边气恼:“怎么不见了。”乔元辩解:“滑进去的,全滑进去的。”

 陶歆焦急道:“乔元,你快拔出来。”张美怡意外开口:“先不要拔出来,反正都进去了,就拍多几张不同姿势的,气死龙学礼。”说完,她举起双臂,感睡衣,出一具曼妙杨柳细,皎皎白皙摄人魂的好身姿。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