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一百九十章
乔元如中魔般抬头,痴地看着眼前的绝代佳人,手中轻抚感的极品腴腿,顺着胡媚娴腴腿一直吻上去,吻到了大腿部,望着馒头般的肥美户,乔元伸出手,轻轻抚摸小内花边,顺带摸了:“胡阿姨,你会吗,你今晚,我保证让你今晚很舒服。”

 “如果不舒服呢。”胡媚娴看着乔元下地抚摸她的部,她没有阻止,她开始享受男人的下,有时候男人越下,女人越喜欢。

 “不会不舒服,刚才君竹她们就舒服不得了。”乔元调皮挤挤眼,小心翼翼地扒开胡媚娴的透明小内,小指头轻触那肥美的大蛤:“胡阿姨,你好肥,我好想吃它。”胡媚娴投来水汪汪眼波:“你现在就想按摩我的吗?”

 乔元狡猾一笑:“胡阿姨了我的大,我就给胡阿姨按摩。”胡媚娴芳心暗喜,她很想那大水管,脸上却装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你坐到上来。”

 乔元马上站起,很听话的坐在了沿,他万万没想到胡媚娴却跪了下去,就跪在乔元的双腿间,当着乔元的面下了乔元的短衩,直接面对一雄伟的大。乔元心疼道:“胡阿姨,别跪伤了膝盖,你膝盖好漂亮的。”

 胡媚娴一心颤,轻轻握住大水管,温柔套:“放心,地毯伤不了我膝盖,蛮懂得关心人嘛。”乔元抱住了胡媚娴的后脑,深情地注视着胡媚娴的大眼睛:“我关心胡阿姨,我爱胡阿姨。”

 胡媚娴十几年没听过这种麻死人不填命的甜言语了,她芳心大悦,羞涩地看着乔元,羞涩地将大水管放在香边,头,缓缓地把大进了小嘴里,一边看着乔元,一边头,她的双手,紧紧握牢大水管,生怕会跑掉似的。

 “哦。”乔元汗倒竖,手指抚摸胡媚娴的耳朵和粉颊,双脚拨摩擦她的大肥,几次从胡媚娴的手中抢过大水管,用大头摩擦她的樱和鼻子,最后,还是胡媚娴抢走了大水管,她贪婪地,大口大口地吐,她完成了一次又一次深,她可以轻而易举咽完大水管。

 乔元太兴奋了,太热爱这位丈母娘了:“胡阿姨,你能不能一边含我的大,一边自己摸自己的子。”

 胡媚娴眨眨大眼睛,居然照办,她双手抚摸紧身罩衣里的大子,小嘴吐大水管,媚得难以形容。乔元彻底臣服,电涌来,他仰头唱道:“你是小货呀,你是小货…”

 “扑哧。”胡媚娴吐出大水管,直笑得花枝招展,小手狠狠握紧大水管,无比娇媚地嗔了一句:“讨厌。”

 乔元失去了理智,胡媚娴媚态深深吸引了他,他疯狂地捧起胡媚娴的脸颊,大胆吻上去,用力含住胡媚娴的舌头,胡媚娴顺势站起,乔元抱住她的腴,两人一起滚落在,乔元翻身骑了上去,把胡媚娴在身下,大水管寻到小内,乔元伸手一拨,大水管狂顶几下,居然顶中了肥美大蛤,只见胡媚娴娇躯轻颤,小嘴张开,大水管徐徐捅入了馒头般的肥

 “胡阿姨,我爱你。”乔元大声喊。胡媚娴来不及回应,她的小嘴就被乔元封住了,他狂吃胡媚娴的口水,腹用劲,大水管长驱直入,慢慢占据了胡媚娴的整条道,她发出急促的“呜唔”声,她的修长腴腿在拍打乔元的瘦

 “嘶。”一声衣物撕裂的声音划破了卧室的上空,胡媚娴的紧身罩衣被乔元野蛮撕裂,他有强悍的鹰爪功,撕开这点丝帛轻而易举,两只无与伦比的超级大美在晃,乔元一手一只,用力握紧,用力,身下已是高举高打。

 “啪啪啪…”“呜唔。”太野蛮了,太鲁了,胡媚娴无法忍受乔元的鲁,也无法挣脱乔元的嘴巴,她只能用粉拳击打乔元的身体,可惜一切都是徒劳,乔元又吻又抓又,三管齐下,尤其犀利,简直就是密集炮火。

 胡媚娴的肥迅速发烫,片刻间就红肿了,她不再击打乔元,而是抱住乔元的瘦,扭动大肥与乔元合,馒头不是柔弱之辈,它和它的主人对乔元发起了反击。

 “呜唔。”战况焦灼,棋逢对手,双方都没有后缩,但总有一个失败者,烈的五百下过去,胡媚娴首先颤抖,剧烈颤抖,接着就是推搡,胡媚娴想推开乔元,无奈乔元的身体坚如磐石,胡媚娴非但没有推开,反而被他的大水管持续,太犀利了,野蛮的如活通上电,彷佛无休无止。

 红肿异常,沫。好不容易摆了乔元的嘴巴,胡媚娴如雨打残荷般摇摇坠,她尖叫刺耳:“啊,你死我了,死阿元,臭阿元,有你这样对丈母娘么,啊,我要死了,我受不了你的大巴…”

 乔元在冲刺,猛烈冲刺:“君竹最喜欢说我是大巴阿元。”胡媚娴紧闭双眼,忘情搐,双腿蹬:“啊,大巴阿元…”

 天崩地裂般的高来了,乔元疯狂,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胡媚娴的子,热撞击下,胡媚娴眼冒金星,魂魄出窍,这是她这辈子得到的最高,没有之一,即便是利兆麟也给不了如此销魂,如此高强度的快,简直登峰造极。

 足足失魂了五分钟,胡媚娴才幽幽清醒,看了看趴伏在身上的小男孩,胡媚娴柔柔责怪:“忘记叫你戴套了,你怎么就不记得。”

 乔元出坏坏笑:“我记得,但我不想戴套子,我要给胡阿姨,我要把胡阿姨的肚子搞大。”胡媚娴白了一眼过去:“我是你岳母,怎能怀你的孩子。”乔元无赖似的:“我不管,我就要胡阿姨怀我的孩子。”

 胡媚娴居然没有半点气恼,她轻抚乔元的瘦背,柔声道:“阿元,不要离开我,今晚你就睡在这里。”乔元巴不得睡在胡媚娴身边,猛点头,下身缓缓动:“我永远不离开阿姨,我要天天按摩胡阿姨的大肥。”

 胡媚娴暗暗惊喜,大巴女婿果然实力强劲,她再次感受到道急剧肿,快卷土重来。胡媚娴用力抱住乔元,送上黏糯香,美目离:“喔,以后不要按摩了,是干,我要你天天干我的大肥。”

 乔元动情喊:“妈,我爱你。”胡媚娴蹙眉娇嗔:“想要我做你的丈母娘,你就要对我好。”乔元超级大美:“天天干丈母娘的大肥。”胡媚娴动腴:“嗯,还要对我女儿好。”乔元加速了,大水管犀利出击:“天天干你女儿的小肥。”

 胡媚娴痛苦呻:“啊,她们不用天天干的,我才是要天天干。”乔元坏笑:“要的,她们是小货,妈是大货。”胡媚娴两眼一蹬,玉掌狂拍乔元的股:“下来,给我滚下来。”

 乔元哈哈大笑,大水管九深一浅,胡媚娴忍不住和乔元十指叉,仰头叫:“喔,大巴女婿。”乔元也是舒服得要命,小腹拚命击打肥美之地:“我爱大货岳母。”胡媚娴媚眼如丝:“你又要死我了。”

 乔元不想这么快就胡媚娴高,他灵机一动,突然停止,双臂抱住胡媚娴的娇躯,闪电侧翻,让她趴在了上面,坏笑道:“妈,你来我,把我死。”

 胡媚娴眼儿异样,缓缓直起了身子,双手整理如云秀发:“哼,等我扎好头发先。”只见她盘好头发,掉身上的残破罩衣,如同战士正准备战斗似的,她那体隐隐泛着粉红色。

 乔元深情注视着胡媚娴的一举一动,她每一个动作都有无尽的风情,乔元大爱:“妈,你知道你有多可爱,那次陪龙家父子来这里提亲,我一见到你,心里就想,如果能跟这个女主人做的话,立刻叫我死,我都愿意。”

 “你下。”胡媚娴啐了一口,双手撑在乔元的瘦上,双腿收拢,下体刚盘旋,她忽然眨眨大眼睛,改变了主意,双手改撑在乔元身体两侧的上,似乎担心乔元的瘦经不起即将到来的战斗。

 乔元觉得胡媚娴多虑了,他虽瘦而,武功根基扎实,身体有无穷的力量,又久经爱历练,寻常女人轻易不是他乔元的对手,何况他天赋异禀,拥有超乎常人的具,他的大水管能轻轻松松顶在胡媚娴的子口“不用担心我,我一个对付君竹她们三个很轻松,搞定阿姨也不是什么难事,阿姨想着怎么就行了。”

 乔元说这话本是无心,他只想让胡媚娴放开手脚欢乐,可听在胡媚娴的耳中,那是气人,她柳眉倒竖,冷冷道:“你能坚持十分钟,我就同意你叫妈。”

 乔元愣了愣,心想干妈亲妈齐上他都能轻松摆平,这个‘妈’的口气也未免大了。当下乔元傲气冲天,不屑道:“如果能坚持十五分钟呢。”胡媚娴呸一口:“我叫你做妈。”乔元被怒了:“看时间,看时间。”

 胡媚娴伸手从枕头边拿来手机,给乔元看了时间:“现在两点三十五。”“胡媚娴大美女,放马过来吧。”

 乔元调皮地发出挑战信号,胡媚娴一放下手机,乔元就抢先发动进攻,大水管疾顶胡媚娴的肥,他可不仅仅想着熬过十分钟,而是想在十分钟之内把胡媚娴,然后让她投降求饶。

 想到这,乔元双手齐出,握住了两只超级大美。胡媚娴轻一声,扭动大肥,目光如电,心儿想:不教训教训他,等他翘惯了尾巴,他哪把我放在眼里,这家我哪有说话的份,哼,今天就让他知道厉害。

 心念至此,胡媚娴收束心,不紧不慢耸动,大水管确实厉害,即便努力克制念,大水管拨子的快还是一阵一阵涌来,胡媚娴紧咬香,沉着战。

 “不会连嘴都不能亲吧。”乔元笑嘻嘻的,有成竹的样子,他一边动大水管,一边改大肥。胡媚娴被顶得浑身舒,刚好也想亲嘴,就趴伏了下来,超级大美狠狠地在乔元的瘦上,他呼吸一窒,手臂闪电勾住胡媚娴的脖子,相接,两人热烈吻了起来,直吻得天昏地暗。

 “呜唔。”“你很会亲嘴嘛。”胡媚娴羞羞一笑,肥悄然抛送,道慢慢收窄,乔元开始感觉不一样了,不过,他也不在乎,双手捏着大肥,加速动下身:“亲嘴算什么,我很会丈母娘的。”胡媚娴不好鲁还嘴,冷冷道:“还不知谁败。”

 乔元信心十足道:“肯定是丈母娘被我打得落花水。”“是吗?”胡媚娴咬牙切齿,直起了感的上半身,肥如打桩机一样吐大水管,这不是普通的吐,而是旋转加提拉,盘磨和挤迫同时进行,大水管几乎每次都是将要拉到口时,再旋转入,如螺钉扭上螺丝帽,到了最尽头,在大肥的重力迫之下,肥异常收窄,夹住了大水管盘磨,顺反时针地盘磨,接着提拉大水管到口,如此这般不停重复,天下没有哪个男人能得住。

 乔元终于知道厉害了,只是年轻人好强,不积极防御罢了,还呈口舌之快:“胡阿姨,哦,胡阿姨,你快点认输了,你赢不了我的,君芙和君兰都怕大巴阿元。”

 胡媚娴又气又急,她的技巧固然妙,却也是双向的,杀敌三千,自损八百,乔元被脑,胡媚娴何尝不是火焚身,大大出乎她意料了,以前她三两下就能轻松对付利兆麟,如今对付乔元使尽了浑身解数,可了三分钟,乔元依然没有溃败的迹象,胡媚娴心生焦急,快又不停袭来,她忍不住张嘴呻:“喔…”

 “胡阿姨,快叫我好女婿。”乔元奋勇,他以为胡媚娴即将投降。哪知胡媚娴缓了一口气,柔柔道:“好舒服,阿元,你再坚持五分钟,我就故意认输。”

 乔元一听,鼻子都气歪了:“什么叫故意认输,我不要你故意认输,我要真真正正打败胡阿姨。”胡媚娴吃吃媚笑,密集吐大水管:“啊,好,大巴好。”

 又过了一分钟,乔元开始焦躁不安,双手摸,想寻找胡媚娴身体的感点,可惜,这个女上男下的骑乘式,乔元捏不到胡媚娴的脚足,他无法挑逗胡媚娴的位,摸了半天,除了把胡媚娴的雪肌摸成粉红色外,一无所获,反而是乔元的尾椎发麻,关告险。

 偏偏这时,胡媚娴说了一个事:“阿元,告诉你了,我准备跟利叔叔离婚,离婚后,我就找个男人嫁了,以后你就不能给我按摩了。”乔元脸色巨变:“胡阿姨,你开玩笑的吧。”

 胡媚娴凄然道:“是真的,我总不能一辈子过无生活。”乔元瞪大眼珠子,气急败坏:“我不是跟阿姨做了吗,我可以跟阿姨过生活。”

 胡媚娴冷冷道:“不行的,你是我女婿,让外人知道我跟女婿勾搭,我就没脸了。”乔元急得坐了起来,踉踉跄跄中,骑乘式变成了坐怀式,乔元抱住胡媚娴的腴,可怜兮兮道:“我不说,阿姨不说,有谁知道。”

 “喔。”胡媚娴双臂勾住乔元的脖子,加速了吐:“纸包不住火,就算外人不知道,也瞒不住我三个女儿,还有你妈妈,利叔叔…”

 乔元毕竟单纯,又极爱胡媚娴,这会竟然信以为真,泪腺一酸,眼泪如江河决堤般了下来:“胡阿姨,不要,不要嫁人啊,呜…”

 胡媚娴大吃一惊,她万万没想到乔元会哭,而且哭得这么难看,心一软,就想改口,可犹豫了一会,她还是决定先赢了乔元,让乔元俯首称臣再说,于是耸动不停,肥快速吐大水管,她自己也得尖叫:“啊。”

 “胡阿姨,我不给你嫁人。”乔元快哭花了脸。胡媚娴几乎忍俊不:“哼,我不但要嫁人,我还不准你叫我做妈,如果顶不住十分钟,你就继续喊我胡阿姨吧。”

 “怎么会这样。”乔元已心灰意冷,无心恋战。胡媚娴一看乔元要气,顿时慌了,这不是胡媚娴的本意,她只是想耍小手段教训乔元,没想到乔元已深深恋胡媚娴,胡媚娴说要嫁人,无异于晴空霹雳,把乔元震得万念俱灰。

 胡媚娴真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为了给乔元打气,为了让乔元恢复信心,她妩媚问:“那你想不想阿姨不嫁人。”

 “嗯。”乔元木然点头。

 “想不想叫我做妈。”胡媚娴挤了挤眼。“想。”乔元人机灵,这会已听出了希望,胡媚娴却是强弩之末了,她抱住乔元的脖子持续吐大水管,任凭大水管撞击她的子,已经撞击了四百多下,胡媚娴颤声道:“那你就坚持十分钟。”

 乔元彷佛添加了充足的能量,他紧抱住胡媚娴的大肥,一轮密集顶“啪啪”声不绝于耳。胡媚娴蹙眉叫唤,膝盖颤抖:“大巴阿元,还剩下一分钟,你能坚持吗?”乔元大吼:“我能,我能。”

 他顾不上在前跳跃的超级大美,狂吻胡媚娴,可还没吻几下,乔元苦叹道:“完了,完了,我忍不住了,胡阿姨好厉害,你的下面好紧,胡阿姨,求求你慢点。”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