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二百章
啊,好香的嘴,乔元暗暗称奇,他不知这些小女孩爱吃当地的一种花草,吃过之后,口齿留香,他越吻越,双手捏摸两只美,也越摸越起劲,身下自然动,查清源闭上眼睛,两只小手紧紧抱着乔元的瘦,似乎也在卷动小舌头,似乎剧痛的下体有一丝舒服,她哼出鼻音,感受道的别样酸,车后座响起了有节奏的响声。

 胡媚娴看不下去,重新正坐着目视车前方,心里一阵妒忌,下体酥麻,寻思着是不是药还在发挥药效。突然,老刘的手机响了,他一边开车,一边接通电话:“查哥,有啥子吩咐咧。”

 胡媚娴一听,立刻紧张地看着老刘,老刘回头看了胡媚娴一眼,意外道:“停车干撒子哟,不好吧,利夫人要急着赶路,到底出啥子事咧,查哥。”

 手机里传来吼叫,对方似乎气急败坏,胡媚娴惊得浑身起了皮疙瘩,她暗叫不好,一定是哪个环节被查鸿安识破,他现在肯定是命令老刘停车,难道查鸿安追来了。

 正惶恐疑惑,车后的夜空中响起了两声清脆的响,紧接着又是两声,连乔元都听出是声,他赶紧停止,拔出大水管,顾不上查清源了,慌慌张张穿好衣服就来到胡媚娴身边,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如临大敌。

 胡媚娴深知只要老刘停车,那就完了,此时此刻,全看老刘的态度,胡媚娴努力镇定,却怎么也镇定不起来。

 老刘似乎通话完毕,但他依然拿着手机,车子非但没有停下,反而在加速飞驰,他大声喊:“利夫人,你和乔元坐好,我不会停车的,你对我有恩惠,我要报答,我和利先生的情比山高,放心吧,他们跑不过我,你们虽然听到声,但他们离我们还很远。”

 胡媚娴一听,顿时热泪盈眶,孔都松了,她连声感谢,发誓要报答老刘。老刘却又拿起了手机,好像跟家人通话。

 胡媚娴也拿起电话向大使馆求救,但她知道,如果不能摆后面的追来的车子,即便有警方赶来也是鞭长莫及。

 房车在茫茫夜中飞驰,后面有五辆车子疯狂追来,相隔不到三公里,老刘刚才说很远,那是在安慰胡媚娴和乔元,老刘了解查鸿安,即便停车,他也会死,所以老刘在上演生死时速,他车技不错,追来的车始终没拉近距离,但这很危险,没有路灯的公路无法放开手脚驾驶,万一前方有堵截,或者有车挡路,就有撞车危险,若是开慢点,又会被后面的车追上。

 胡媚娴和乔元都绷紧了神经,那查清源则在车后座里安静地卷缩着身子,乔元回头看她,她也看着乔元,面无表情。

 乔元刚想扭头,查清源竟站了起来,摇摇晃晃攀扶过来,乔元马上戒备,查清源来到乔元面前,脆声道:“前面有修路,路边有砍了很多树,你们把树挪到路中间,浇上汽油烧了,后面的车就追不上了。”

 胡媚娴和乔元一听,都面面相觑,没吱声,也没答应。开车的老刘喊道:“有道理,你坐好。”查清源抿了抿嘴,斜了乔元一眼,又摇摇晃晃地攀扶着回到车后座,卷缩着身子,乔元再看她时,她闭上了眼睛。

 老刘没有停车,依旧狂飙,约莫过了半小时,前方意外有灯光,路边有人拿着电筒,不像警察,胡媚娴和乔元大吃一惊,幸好老刘喊道:“不用紧张,是我亲戚的店,我们来时在那里吃过饭。”

 胡媚娴和乔元一听,绷紧的心松了下来。房车也刹了车,路边拿电筒的人跑了过来,老刘放下车窗,张嘴大吼:“放火,赶快找些树在路中间,浇上油放火,多放几处,放了就跑,店子就别管了。”

 吼完,老刘开动车子,飞驰而去。不一会,身后的公路上火光冲天,映红了夜空。警车来了,响着警笛,还有军车和军人,以及路障,老刘的房车顺利通过了路障,朝大使馆方向驶去。胡媚娴在通话,是利兆麟打来的:“媚娴,你和阿元现在怎样。”

 胡媚娴道:“我们离开了大其力,正赶往仰光大使馆,老刘开着车,今晚多亏了他。”利兆麟柔声道:“对不起,媚娴,我疏忽了。”

 胡媚娴岔开了话:“现在别说这个,得想办法搞定查鸿安,要不然,老刘在大其力没法待下去了。”利兆麟道:“我已经有安排好了,老刘去瑞丽,帮我们打理那家玉石店,他的家人,亲人都可以接来。”

 胡媚娴默默颔首,她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利兆麟又道:“那大石头已经过了国境线,查鸿安刚打电话问我要钱。”

 胡媚娴一听,差点没气炸:“这老东西居然还敢要钱,脸皮够厚了,他为什么不问我要。”利兆麟沉默了片刻,柔声道:“媚娴,我打算把那六千万给他。”

 胡媚娴冷静了下来,深深一呼吸,很不甘心:“我知道,你想堵住他的嘴。”利兆麟微笑:“稳住他,将来找机会再收拾他。”

 放下了电话,胡媚娴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查清源身上,她已不恨这小女孩了,房车经过市区一个路口时,胡媚娴让老刘停车,她拿出一迭钞票递给查清源,让她找家旅店休息,天亮了自己再回大其力。

 大大出乎所有人意料,查清源没有接钞票,而是恳求道:“利夫人,我不要回家,爷爷肯定讨厌我了,我又不是处女了,你带我走吧,我懂你们家乡的话,我也能做事。”

 胡媚娴愣住了,觉得这事有点荒唐,可一口回绝嘛,又于心不忍,这小女孩刚才在路上建议放火阻追车,应该说是有功的,即便是将功赎罪,也是值得奖赏,如今她开口要求跟随胡媚娴去华夏,胡媚娴犯难了。

 乔元眼珠一转,伸长脖子在胡媚娴耳边嘀咕:“胡阿姨,我是这样想的,利灿哥受伤在家,需要人照顾,我妈妈又特别懒,家里这么大,没人干活可不行,将来利君竹生三个,利君兰生五个,利君芙生六个,胡阿姨又生一个乔眉,家里光靠萍姐一个人,好像忙不过来,不如让清清做我们家的小保姆。”

 胡媚娴一听,那是又好笑又好气,牙的颔首,还伸出手指计算:“嗯,将来又过了二十年,君竹那三个长大了,又各生三个,君兰那五个长大了又各生五个,君芙那六个长大了又各生六个,那就三三得九,五五又二十五,六六三十六,加起来…”

 乔元居然没听出胡媚娴在讥讽,还认真道:“少算了一个,还有乔眉长大了呢。”胡媚娴实在忍不住了,给了乔元的脑壳敲了一个大冬枣“笃”的一声,笑骂道:“还乔眉,我敲你个头。”

 乔元捂头坏笑,不过,胡媚娴却想到查清源将来可以去瑞丽的玉器店做事,她看了看查清源,见她透着机灵,于是先卖个关子:“我考虑考虑,清清这两天就跟着老刘…”

 老刘一听,连忙摇手:“利夫人,这不好,你和乔元一回去,我就把家人接来仰光,有很多事忙,不方便把小姑娘带在身边,她又是查鸿安的孙女,跟着我,会给我添大麻烦的。”胡媚娴颔首:“是喔。”

 正为难,乔元又有主意:“胡阿姨,我有个办法,不知行不行。”胡媚娴白了一眼过去,还是听听乔元怎么说,不料,听着听着,胡媚娴竟然面:“好大胆,不过,好像可以试一试,等会我跟大使馆的人商量看,你马上联系那些空姐。”

 乔元拿起手机,拨通了余婉珠的电话,说上两句,他兴奋得不行,要老刘带他去一个靠近机场的酒店,老刘识路,又正值半夜,房车风驰电掣赶去了一家酒店,那余婉珠和林冰绣以及一些铭海航空人员都在这家酒店里住宿。

 到了酒店,乔元和查清源都下了车,老刘则载着胡媚娴去大使馆。“阿元。”余婉珠和林冰绣好不兴奋,她们没想到这么快又见到了乔元,乔元刚想左拥右抱,两位美丽小空姐注意到了查清源。

 “谁呀。”林冰绣瞪大眼睛问。乔元这两晚经历了那么多事,彷佛一下子老成了,不过,他还是风地左拥右抱,摇头长叹:“一言难尽,我们又累又渴,先找张给我们休息。”

 余婉珠一指哄哄的房间:“和我们一起住吧,我这双人房宽的,她和绣绣睡一张,你和我睡一张。”林冰绣不依:“什么呀,我和阿元睡一张,你和她睡一张。”

 查清源见两个漂亮女孩争着和乔元睡,一股怒气涌上心头,道:“有什么好争的,把两张拼在一起,你们就可以和乔元一起睡了,我睡地下。”林冰绣大喜:“好主意诶。”

 乔元又怎么可能让刚破处的查清源睡地,他大声道:“两张拼在一起,我们四个人一起睡。”回头对查清源笑嘻嘻道:“我们拼,你去洗澡吧。”

 查清源眼珠子转了转,已然猜出乔元想和两个空姐说隐秘话,不想让她查清源听到,心中暗叹,转身走进浴室。

 她刚破处,去衣物后,见内上有血迹,不免心生悲戚,打开了花洒,就坐在地上哭泣,才哭了一会,浴室门被轻轻敲响,查清源赶紧站起,问什么事,门外的余婉珠说有新内要给她查清源,查清源一听,赶紧开门,从余婉珠手中接过一条崭新的内,那瞬间,查清源的芳心有了一丝温暖,也不怎么悲戚了,仔仔细细地洗了个干净,浴室有浴袍,她穿上浴袍走出浴室。

 入眼是两张拼好的,还看见乔元和两个小空姐都笑嘻嘻的,查清源有点奇怪,乔元指着一张椅子上放着的空姐服,示意查清源穿上。

 “我穿?”查清源大感意外,旁边的林冰绣甜笑道:“你身高跟我们差不多,试一下咯。”查清源不知乔元搞什么,反正她要跟随乔元走,乔元叫她做什么,她哪敢拒绝,拿起空姐服,查清源又回了浴室,不一会就穿好了走出来,乔元顿时两眼放亮,顾不上欣赏,马上举起了手机:“清清,我先帮你拍几张大头照,马上传给我们的大使馆,大使馆帮你个证明,航空公司也帮你个证件,你现在算是她们航空公司的空姐了。”

 乔元指了指余婉珠,余婉珠上前,挽起查清源的手臂,惊喜道:“啊,这种巧克力肤的空姐,我们公司是第一个诶,保证抢手。”

 乔元登时黑脸:“什么抢手。”余婉珠只觉得股辣疼,马上撒娇:“哎哟,这么用力捏人家。”林冰绣嗔骂:“活该,你还看不出她是阿元的女人。”

 “真的吗。”余婉珠看向查清源。查清源淡淡道:“我处女给他要走了,是不是他女人,我不知道。”“乔元。”余婉珠好不气恼,粉拳招呼道乔元身上,乔元一下就光,甩着大水管跑进浴室,也不关门:“大家准备休息了,今天好累,我洗完澡就睡觉,明天回家,我太想家了。”

 其实乔元不累,他精神得很,他知道查清源累了,一个小女孩跟他在车里搏斗了那么久,岂能不累,何况还破处了。

 只可惜,乔元说早睡是一厢情愿,他走出浴室时,大水管立马变成了真正的大水管,虎虎生威,把他的短撑得老高。

 余婉珠和林冰绣笑得花枝招展,两人的身上都是真空薄睡衣,玉腿林立。而那查清源已躺在的一侧,身上依然穿着浴袍,背对着乔元,估计还没睡着。

 “笑什么笑。”乔元爬上了,两个小空姐贴了过来,余婉珠一点都不客气,扯开乔元的短,将大水管握住手中:“阿元,给我含。”乔元瞄了瞄旁边的查清源:“我女人在旁边,你也敢含。”余婉珠趴了下去:“我也是你的女人,我为什么不敢。”

 说着张开小嘴,含入了大头,再稍微深入,香腮鼓起。乔元大呼舒服,提醒道:“现在含了,明天飞机上可不能再含了。”

 “那个跟你一起来的大美女也回去吗。”林冰绣挨过来,拿着杯子喝白开水,准备轮到她含了,所以要润润喉咙。乔元正舒服,也没多想就回答:“是的,明天她会准时会登机。”余婉珠马上接着问:“如果大美女要含你大呢,你会反对吗。”

 “你说什么。”乔元急了。余婉珠道:“就是跟你一同来的大美女呀,你自己都承认跟他在飞机做了,难道你怕被清清知道呀。”

 乔元恨不得给余婉珠一耳光,他不是怕在飞机上谁做,而是怕胡媚娴的丈母娘身份暴,所以乔元赶紧辩解:“我哪有。”

 这时,一直侧躺的查清源转身过来,好奇地比划着:“你们说的那个女人是不是长这样的…”两个空姐一看查清源的生动比划,马上点头:“是啊,就是她。”查清源生气道:“她是乔元的丈母娘,你们别说。”

 “噗。”林冰绣一口白开水全了出来,直接到乔元的脸上,余婉珠则惊得尖叫:“阿元,你连丈母娘也…”

 乔元大急,猛扑上去,用嘴封,不许余婉珠多嘴,身下的大水管寻到小,一举入,余婉珠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就被大水管进入了,地充斥着道。

 “喔…”乔元松开余婉珠的小嘴后,也不解释了,他疯狂余婉珠的小,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余婉珠初时还觉得乔元暴野蛮,下体不舒服,可是,给乔元猛了五十下后,她有感觉了,叫得特别动听,小蛮开始扭动回应,扭得很好看,看得查清源脸红。

 偏偏这时候有电话来,是乔元的电话,是利君竹打来。乔元不敢不接,他拔出大水管,仰躺在,示意大家噤声,也示意余婉珠暂停,哪知余婉珠刚有感觉,火如焚,岂肯停止,马上如影随形,骑在了乔元身上,将他的大水管噬。

 乔元无奈,只好一边和余婉珠,一边和利君竹通电话。“老婆,还没睡呀。”乔元故意这么称呼利君竹,就是暗示余婉珠和林冰绣不要说话,果然,两个小空姐一听是乔元的老婆来电,都不敢太放肆了,余婉珠很温柔地吐大水管,林冰绣则把耳朵贴过来偷听利君竹说话,得乔元好不愧狈。

 “阿元,我好想你喔。”利君竹娇嗲的声音连一旁偷听的林冰绣都听得心跳,乔元坏笑,与林冰绣亲了亲,对着手机说道:“老婆,我也想你。”

 “你在干嘛。”

 “准备睡觉。”“妈妈说,你们明天就回来了,是吗。”“是的,明天下午,你就能见到我。”利君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阿元,本来我想明天再告诉你,可是实在忍不住,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哦。”

 “什么事。”乔元漫不经心,他也有感觉了,下身动,大水管摩擦余婉珠的小。不经意地扭头一看,乔元发现查清源竟然在观看。

 “陶歆和你爸爸上了。”利君竹说,乔元一惊,忙问:“你怎么知道。”利君竹道:“你爸爸买了蓝十字酒吧,你知道吗。”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