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卻,利娴庄 下章
第二百零一章
乔元含糊其辞:“听说他要买酒吧,也不知道他买哪一家,你说了,我才懂。”利君竹接着神秘道:“今晚我和君兰去蓝十字酒吧玩,我在酒吧里,亲眼看见陶歆和你爸爸就在酒吧的角落里做那事。”乔元郁闷不已:“做就做呗,陶歆又不是我老婆。”

 利君竹幽幽道:“我知道你不怎么喜欢陶歆啦,但是你破了她的处,陶歆好像也喜欢你的,你不在乎吗。”

 乔元冷笑:“她也喜欢我爸爸,既然她喜欢我爸爸,我就不在乎,好了,不说了,我好困。”利君竹娇嗲道:“亲一个再拜拜。”于是,乔元对着手机连续地“啵啵啵…”放下手机,林冰绣惊呼:“哇,你好风诶。”

 余婉珠媚眼如丝,娇声问:“你说那个陶歆,是不是你们二中的校花,我听然然说起过。”“嗯。”乔元没好气。余婉珠忍住极度舒服,气问:“你上了她,还破了人家的处,现在她喜欢你爸爸了。”

 乔元双手抱扶余婉珠的小蛮,一边耸动,一边叹气:“她喜欢别人,我可能生气,她喜欢我爸爸,我没办法。”林冰绣凑过来,调皮一戳乔元的鼻头:“那你说说,你喜欢你丈母娘,你老婆知道吗。”

 乔元一口怒气了出来:“林冰绣,我要好好你,烂你的臭。”“怎么能说人家的臭呐。”林冰绣挑衅地噘起了红嘟嘟的小嘴儿,小手里甩动着一条丝袜。

 “咯吱。”身边的查清源竟然笑了出来,不知为何,她的睡袍敞了大半,乔元一眼就能看见两只巧克力拔大子。

 夜深了,明月当空,深秋微凉。翻来覆去的利君竹无法入眠,她喝了冰镇酸才睡的,可依然火焚身。

 月圆之夜,利家的女人都会发情,只是今晚的发情来得异常猛烈,利君竹的脑子里全是乔三和陶歆在酒吧里勾搭的画面,很香,很恼人,陶歆靠着墙壁,提起单腿和乔三媾耸动。

 利君竹做梦都想不到陶歆会跟乔元的爸爸做这事,更想不到乔元知道这事后并没有太在意。利君竹很在意,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同学陶歆成为乔爸爸的女人,未来乔爸爸乔三可她利君竹的公爹,传出去会让人笑话,而且,万一陶歆嫁给乔三,那陶歆以后的辈份就是利君竹的“妈”了,利君竹绝对接受不了。思来想去,利君竹拿起手机,拨给了乔三,她要劝劝乔三。

 “乔叔叔,我是君竹呀。”利君竹的娇嗲传到了乔三耳朵里。乔三刚送完陶歆和张美怡表姐妹回家,虽然两位小美人百般挽留,乔三还是没有留下,蓝十字酒吧刚接手,铁鹰堂百废待兴,乔三还有很多事情处理,他正驾着车赶回他自己的住所。

 如今的乔三成了名副其实的铁鹰堂老大,不仅买下了三家大酒楼安顿铁鹰堂帮众,还投资买下了酒吧街的蓝十字酒吧,可谓风生水起,声势人。

 这一切全仰仗成了利家乘龙快婿的儿子乔元,所以乔三对儿媳的电话格外重视,今晚酒喝得有点多,乔三没敢边开边聊,他把车子停在路边。

 “君竹还没睡啊,今晚乔叔叔算是开了眼界,你和君兰的舞跳得很,呵呵,以后你有时间就来酒吧跳舞,酒吧绝对生意兴隆,呃。”

 说完,乔三打了个酒嗝。利君竹郁闷道:“乔叔叔,我心里很不高兴,我和君兰以后不去酒吧跳舞了。”

 “啊。”乔三一听,整个人都不对了,焦急问:“君竹怎么了,是不是有人在酒吧欺负你,你告诉我是谁,我找人噼了他全家。”

 利君竹暗暗好笑,她想劝乔三不要跟陶歆来往,可这些话一时半会说不出口,也不好在电话里说,想了想,利君竹嗲道:“乔叔叔想不想知道是谁欺负我。”乔三怒吼:“想,君竹你快说。”

 利君竹眼珠子一转,撒娇道:“电话里不好说啦,乔叔叔来我家,我在家门口等你,我当面跟你说。”“好,我很快就到。”放下手机,乔三酒醒了八九分,带急迫的心情赶往利娴庄。

 深夜的道路好行车,乔三只用十五分钟就见到了可爱的利君竹,她灵敏地窜入车副座,身上只穿着紧身薄上衣,部高耸拔,睡前她洗过头发,那是如瀑的青丝。

 乔三鼻子,闻到了发香,眼睛偷瞄利君竹的粉红色短热,心脏蓦地噗通狂跳,暗道:好美的腿儿。

 “君竹,我知道是谁欺负你了,是不是沙斌斌,今晚沙斌斌老是给你献花,很讨厌的家伙,是他的话,我一句话,沙斌斌保证跪在你脚下,你想怎么处置他都可以。”

 乔三瞪着绝美准儿媳,着酒气。利君竹自然闻到了浓浓酒气,她皱了皱小鼻子,小玉掌扇了几下:“我知道乔叔叔是铁鹰堂的老大,很厉害的。”

 “呵呵,是不是阿元告诉你的。”心细的乔三赶紧打开车窗,让夜风冲淡酒气。利君竹娇滴滴道:“不是阿元说的,我又不眼瞎耳聋,大家传开了,我能不知道铁鹰堂老大嘛。”

 乔三柔声道:“既然知道乔叔叔是铁鹰堂的管事,君竹有啥委屈就直接说出来,沙斌斌也就是乔叔叔手下的一个徒儿辈,他绝不敢欺负你和君兰。”

 利君竹心里好犹豫,她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不过,想起乔三在酒吧跟陶歆风的一幕,利君竹还是大为不:“不是沙斌斌欺负我,欺负我的人,是乔叔叔。”

 “啊。”乔三大惊:“君竹,话可不能说,乔叔叔哪有欺负你,你是我儿媳,我哪会欺负你。”话说到这份上,利君竹也不客气了:“乔叔叔上了陶歆,对不对。”

 乔三愣了愣,他和陶歆的事没几个人知道,面对准儿媳质问,乔三好不尴尬:“谁跟你说的。”利君竹撇撇嘴:“我亲眼看见的,就在酒吧的角落,你们很过份诶。”

 乔三挠头傻笑:“就算乔叔叔跟陶歆那个了,也跟欺负君竹挨不着边啊。”利君竹好生焦急:“我不管,乔叔叔上其他的女人我管不着,就是不能上陶歆,你们要一刀两断。”

 “君竹,为什么要和我陶歆一刀两断,能说原因吗。”乔三感觉莫名其妙,他平里跟一帮大男人在一起,很少说心事,此时面对准儿媳,又喝了酒,就忍不住敞开怀:“乔叔叔承认喜欢陶歆,她很漂亮,身材又好,不瞒君竹,乔叔叔有了阿元这儿子后,一直很想要个女儿,我把陶歆当女儿看待。”

 君竹瞪大眼珠子:“你跟陶歆做那事,还说把她当女儿?”乔三苦叹:“男人的感情很复杂,很矛盾的,你年纪还小,不懂乔叔叔的心,乔叔叔既把陶歆当成情人,也把他当女儿,那感觉我都不知道怎么说,蛮有趣的。”

 利君竹虽不明白乔三的情感,但利君竹也心知自己一个小女孩,没资格指责长辈,何况这长辈是她的未来公爹,只因利君竹实在难以接受陶歆成了乔三的女人,她娇滴滴劝道:“那乔叔叔找别的女孩不行吗,找别的女孩,我不反对喔,我就是不想让陶歆做阿元的阿姨。”

 乔三听了,顿时哈哈大笑:“乔叔叔明白了,你担心这个。”利君竹娇羞,点了点头。乔三有心逗这个漂亮之极的准儿媳:“好难说,如果乔叔叔娶了陶歆,有可能让阿元喊陶歆做妈,至少也要阿元喊陶歆做阿姨。”

 利君竹大发娇嗲:“哎呀,不要诶,阿元喊陶歆做妈,我怎么办,喊她阿姨,我也不愿意。”乔三眼前浮现陶歆的倩影,刚才送她们表姐妹回家时,陶歆青春娇美,楚楚可怜的样子很令乔三动容,他差点就留在表姐妹家,只因刚买下蓝十字酒吧,堂会里的事务繁多,乔三才依依不舍地跟陶歆表姐妹告别,要不然,他此时已是左拥右抱,享受温柔乡了。

 如今准儿媳要他乔三放弃陶歆,乔三哪里舍得,他苦叹道:“乔叔叔还真的找不出比陶歆更好的女孩,除非乔叔叔认识一个像君竹这样的女孩,别的女孩,乔叔叔不喜欢,在乔叔叔的心目中,能跟陶歆相提并论的女孩,就只有利君竹,可惜,利君竹是我儿媳。”

 “什么呀。”利君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乔三哈哈大笑,继续逗利君竹:“乔叔叔的意思是,谁叫陶歆像君竹呢,你有没有发现,陶歆身上有很多地方像你,乔叔叔就喜欢这样的女孩,当然,陶歆远远比不上君竹,陶歆不会跳舞,陶歆说话也没有君竹好听,气质上,陶歆更比不上君竹。”

 利君竹的小芳心大为受用,有比较才知优劣,样样都比陶歆好,利君竹的虚荣得到了大大足,她腼腆地看着其貌不扬的乔三,觉得乔三很顺眼。

 乔三继续大嚼舌头:“我家阿元好有眼光,娶了这么漂亮的女孩,乔叔叔很嫉妒的,心里就想着也要找一个像利君竹这样的小女孩,既当女儿,又当情人,恰好,陶歆有点像君竹,我就喜欢上了陶歆。”

 利君竹好不娇羞,心儿想,原来乔爸爸是见陶歆像我了才上陶歆,这么说来,乔元爸爸其实是喜欢我。啊,好羞人诶,乔爸爸怎么能喜欢我呢。

 “那,乔叔叔打算真的跟陶歆在一起嘛。”利君竹紧张问。乔三挤挤眼,哄逗道:“是的,我又找不到像君竹这样的女孩。”

 “慢慢找嘛。”利君竹一阵发嗲,乔三竟然被利君竹嗲得浑身骨酥,讪笑道:“乔叔叔年纪不小了,再慢慢找就老了,等十年八年后再找到,乔叔叔也有心无力了。”

 “咯咯。”利君竹忍不住发笑,桃腮粉颊,大眼儿水汪汪。酒气冲脑的乔三完全被这漂亮的准儿媳强烈吸引,陶歆也漂亮,陶歆也是校花,身材各方面都不逊给利君竹,但利家女人自有一股勾人的魅惑,尤其是入秋之季,她浑身上下散发着狐媚娇嗲的气息,别说乔三,就是定力再强的男人都很难抗拒,何况乔三喝了很多酒,他一时情不自,动情道:“君竹,乔叔叔好喜欢你,你真的好漂亮,比君兰,比君芙都漂亮,你说话好好听。”

 利君竹得到公爹夸张,心里好不得意,娇嗲问:“比陶歆呢。”乔三深深一呼吸:“陶歆只不过是利君竹的一个影子。”

 利君竹被哄得芳心欢喜,又有点尴尬。乔三兴致盎然,不想中断和准儿媳聊天,就带着一丝央求问:“君竹,陪乔叔叔吃点宵夜,好不好。”

 利君竹是临时出门的,也没想过会聊很久,所以才随意穿着,听乔三说要去吃宵夜,利君竹好生为难:“我穿这样子,不好意思去什么餐馆,小吃店啦。”

 乔三心中焦急,灵机一动:“到乔叔叔那,乔叔叔东西给你吃,吃完了乔叔叔送你回家。”“嗯。”利君竹对乔三大为好感,就愉快答应了。一路上,乔三还恳求利君竹,要她每个星期至少去一次蓝十字酒吧跳舞,增加酒吧的人气,利君竹自然口答应,连出场费都不要,她以前经常混夜店,结识不少道上的朋友,很讲义气,这正对了乔三的胃口,也对了利君竹的胃口,加上乔三在道上颇有声望,连沙斌斌这样的人物也只能望乔三的项背,利君竹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崇拜心理。

 他们很快就聊得很投机,乔三又懂得哄女孩,两人相谈甚,嘻嘻哈哈就到了乔三住的地方,那是一处高层豪宅,乔三刚买下没多久,很大很宽敞。

 利君竹已经跟乔三很相,没有了拘束,她好奇地在豪宅里到处查看,乔三跟随着,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这位漂亮的准儿媳。

 “乔叔叔一个人住那么大房子喔。”利君竹其实想在这间大豪宅里寻找陶歆的痕迹,可惜她没找到任何线索,乔三从来没有带陶歆来过这间豪宅。

 “所以乔叔叔很无聊,很空虚的。”乔三拿来两罐果汁在客厅沙发坐下,很细心地用纸巾擦了擦罐口,把其中一罐递给准儿媳,天气炎热,又聊了这么长时间,利君竹也口渴了,她愉快接过,边喝边道:“对不起,我爸爸抢走了蓉姨,害得乔叔叔孤单寂寞。”

 乔三心一颤,随手打开电视:“那是天意,也是缘份,我们乔家和利家几百年前就是一家,我不怪希蓉,也不怪你爸爸,你爸爸娶了希蓉,你又嫁给阿元,我们永远是一家人。”

 利君竹笑得很灿烂,对乔三不计前嫌,宽怀大度很有好感,她容易心软,想到乔三孤单一个人住着,不幽幽道:“乔叔叔,如果你实在找不到别的女人,你就找陶歆呗,就是最好不要跟她结婚,我知道我这么说很自私。”

 乔三很动情,目光炯炯:“谢谢君竹体谅乔叔叔,君竹真好,心地好,人又漂亮,乔叔叔真的喜欢你这个儿媳。”

 利君竹耳软心软,最听不得这些甜言语,芳心一阵鹿撞,忙不迭扯开话题:“乔叔叔,我们吃什么宵夜。”乔三想了想,憨笑道:“快餐面怎样。”

 “快餐面?”利君竹富贵人家,哪里爱吃这个东西,蹙眉道:“我不饿,乔叔叔你自己吃吧。”乔三自然看出利君竹的心思,柔声道:“我也不饿,乔叔叔也不会做东西吃,乔叔叔只想跟君竹说说话,所以才叫君竹来这里,听君竹说话,心里好舒服。”

 利君竹心里又一阵愉悦,小脸蛋微红,噘起嘴儿撒娇发嗲:“哎呀,乔叔叔骗我。”乔三哪见过这么娇嗲的女孩,嗲得他的骨头酥麻发软,想起利君竹在酒吧跳舞时,有几个动作很暧昧挑逗,乔三笑呵呵问:“君竹,你那个扭下蹲的舞姿是怎么做的,再做一次给乔叔叔看好吗。”

 利君竹一听,马上明白乔三说的是什么动作,她正心情愉悦,就爽快答应了:“我可以给乔叔叔跳舞,但乔叔叔要给我说说阿元以前的事儿。”

 “好好好。”乔三大喜过望,立马啄米般点头。利君竹袅袅地从沙发站起,很调皮地给乔三挤挤眼,便甩动如瀑秀发,扭起小蛮,那儿一翘一翘的,没音乐,她自个哼着曲儿舞动起来,哪怕只跳给乔三一个人看,利君竹都跳得很美,很勾人。

 利君竹不知道,乔三是喝了酒的不羁男人,他没有太多的世俗道德,和王希蓉离婚后,他的感情完全开发,他敢爱他喜欢的女人,他完全被利君竹吸引,像丢了魂似的看着娇娆的利君竹,裆发,口干舌燥。

 乔三已经忘记了利君竹是他的儿媳,眼前的利君竹就是一个尤物,她感娇娆,她那双大眼睛水汪汪,她的高耸部在晃动。

 几个动作潇洒畅做完,利君竹咯吱一声笑,停止了舞动,微着坐回沙发。乔三浑身燥热,大胆地看着利君竹的身体:“君竹的身材真好,腿儿好漂亮,比陶歆的腿还要漂亮。”利君竹好不得意,嗲嗲道:“阿元最喜欢我的腿了。”

 说着,举起了一条极美的修长腿儿,就在乔三的面前平举。乔三看得口干舌燥,火焚身,他竟然伸手过去,用手背托住了利君竹的腿肚,惊叹道:“阿元不止喜欢君竹的腿吧,好像君竹什么都漂亮,除了腿,君竹的股也比陶歆翘多了,我猜是跳舞多的原因,君竹的部也大,跟陶歆差不多。”

 利君竹一愣,收起了腿儿,气鼓鼓地傲人的脯:“陶歆哪有我部大,学校里公认我部是最大的。”乔三张开手掌比划了一下,意外地摇头:“不一定哦,我看差不多大。”

 利君竹不高兴了:“我部比她大多了,乔叔叔不信的话,就问阿元。”乔三连连点头:“不用问阿元,乔叔叔信,不过,陶歆的子很,好像比君竹的…”利君竹娇嗔:“乔叔叔什么眼神,看不出来我的更嘛。”

 生气之下,利君竹把得很高。乔三见将成功,心里暗暗好笑,又接着刺利君竹:“那可说不准,我摸过陶歆的子,她的子很很大,乔叔叔一只手抓不完。”  m.VjuXs.COM
上章 乱卻,利娴庄 下章